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九章 說個笑話:齊王的心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邊的吳先生,很快就離開了,他還有事情要去處理!

  發現被自己兒子監聽固然令他憤怒加失望加心涼,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徹骨的寒意籠罩著他!

  他雖然跟在齊王身邊沒多久,但他生在綠野星這個齊王的大本營,他的年紀比齊王小一點有限。

  只是齊王境界極高,所以看上去比他年輕得多。

  吳先生的境界不是特別高,他更多的能力,源自于他淵博的知識和極高的智商。

  身為齊王身邊的核心幕僚成員之一,他不但清楚齊王的很多事情,更知道齊王是個什么人!

  那就是一個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人,說他是神經病也不為過。

  不過從根本上來說,齊王是一個梟雄。

  對身邊的人,可以說是非常好,不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死心塌地跟著他。

  可一旦發現身邊人背叛,翻臉起來,也絕對是六親不認令人膽顫的。

  他那傻兒子以為出賣他可以換來榮華富貴,更能趁機“除掉”父親身邊的其他女人。可實際上,一旦他倒下,他的兒子是不會得到齊王重用的!

  齊王這種梟雄性子,或許不會在意他兒子出賣親爹求榮,但卻肯定看不上一個智商不夠用的傻瓜。

  所以他必須想辦法解決掉這件事,同時他也必須要弄清楚一件事——

  他到底被監聽多久了,他兒子到底掌握了多少關于他的信息。

  大漂亮趁著這個機會,直接給白牧野接通了董穎。

  董老師果然沒有讓白牧野失望。

  當她已經關掉的通訊器驟然開啟并且自動接通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是懵的。

  卻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聲音清冷的問道:“你是誰?”

  “老師,我是小白。”

  “小……小白?”董穎整個人都被驚呆了,愣了足有兩三秒,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兩三秒鐘之后,她甚至沒問白牧野通過什么手段開啟了她已經關掉的通訊器又聯系到了她。

  便直接急急說道:“小白,我長話短說,你有危險,齊王這邊的人很可能會利用老師來對付你,你千萬千萬不要再聯系老師。回頭老師應該會回去飛仙那邊接孩子,但無論是我找你還是其他人,誰找你你都不要來!記住,千萬不要來!而且你一旦接到關于我傳給你的信息,也記住了絕對不要回,離我遠一點,你會更安全一點。小白你一定記得保護好你自己……”

  就在董穎說完準備關掉通訊器的時候,白牧野說道:“老師,謝謝您。”

  “哎呀,這種時候,就別說這些沒用的了,趕緊……”

  “但是老師,您聽我說,現在咱們通訊,是安全的,不會被人監聽到。”白牧野趕忙強調道。

  “你說的……是真的?”董穎問道,隨后終于想起來,“對了,你到底怎么聯系到我的?我通訊器都關了呀!”

  “老師,您放心吧,真的沒事,我是怎么聯系到您的,這個不重要。我要跟您說一件事,現在您和您先生……”

  這邊的董穎面色緋紅,下意識的咕噥了一句:“什么我先生……”

  “您先聽我說,”白牧野笑笑,“您和您先生的處境其實已經非常危險了,您先生那個好兒子已經出賣了你們。現在你們之所以還沒有任何危險,那是因為那邊也在猶豫要通過什么方式來算計我。如果那邊一旦啟動,計劃開始實施,你們就會更加危險!”

  “你你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董穎甚至懷疑通訊器那邊的人,是不是白牧野了,“你真是小白?”

  “哈哈,老師,您還記得我入學那天的細節嗎?我給您隨便說兩個……”白牧野這邊學著董穎的樣子,“下一個,精神力那么低來干什么,在家從來沒測過?通融,通融不了……”

  董穎在這邊長出了一口氣,這些事情不是當天在現場,絕不可能知道。

  但她還是有點不放心。隨后白牧野又說了幾件只局限于他們幾個師生間知道的事情。

  董穎終于敢確定,通訊器那邊的人,的確就是小白,雖然不清楚小白到底是怎么做到這一切的,但她已經不懷疑小白的身份了。

  “所以您聽我說,您這樣……這樣……這樣……”白牧野在通訊器那邊,一口氣說了一大堆。

  董穎這邊有些聽傻了,直到白牧野說完,董穎才態度堅決的一口回絕:“不行,這樣你太危險了!”

  “老師您聽我說,咱們的師生關系不是秘密,您別那么天真,以為別人查不到。就像吳先生之前有妻子,其實也不是秘密……”白牧野忍不住道。

  董穎有些羞惱的道:“老師那時候就是一個被愛情迷暈了的小姑娘,哪里有那個心眼去調查身邊親近之人?你當誰都跟你這么鬼呢?”

  呃……我不過是因為有漂亮姐,機警了一點,怎么就是鬼了?

  “所以老師,您現在趕緊讓您的吳先生去跟齊王匯報這件事,就趁現在,把這件事匯報上去,可以證明你們清白的同時,也可以說明吳先生的坦誠。然后接下來的事情,您就不用擔心了,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因為這件事,跟您沒什么關系!”白牧野說道。

  “不行,”董穎再次拒絕,“老師已經不是十幾年前那個無知的小姑娘了,你這么做,分明等于將危險攬到你自己身上,我雖然只做了你半年不到的老師,甚至這輩子,我們師生的緣分也就這不到半年的時間,但我不能害你!”

  “那不是害我,就像我能知道您在綠野,能提醒你們被監聽,又能在您通訊器被關掉的情況下聯系到您……老師,我不是普通人。”白牧野耐心的自我吹噓。

  “我知道你不普通,能上齊王黑名單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董穎嘆了口氣,“但你知道嗎小白?你還是個孩子,你還小,一旦我讓他把這件事匯報給齊王,那我們成了什么人?齊王會放過這個機會?”

  “您永遠是我的老師,您先生……他也不是個壞人,因為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徹底下決定要通過犧牲我來保護您。”

  白牧野笑著說道:“所以,這件事情,您就按照我說的去做,齊王正在舉辦壽宴,而且他要做的事情非常多,您不用擔心他那邊會用什么方式來對付我。您的學生不是一個小面人,任由別人捏把。”

  最終白牧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董穎給說服了。

  因為一個最基本的重點信息就擺在那——她是白牧野老師這件事,完全不是秘密!

  別說吳先生那傻兒子了,就算是其他知道白牧野跟齊王之間關系的人,一旦知道董穎來自飛仙百花,也絕對會調查一下她,到時候,也肯定會第一時間知道這些不算秘密的秘密。

  所以這件事說到底,跟董穎一毛錢關系也沒有,她不過是教了白牧野半年多的符篆知識老師罷了,更多還都是人小白自學的!

  從頭到尾,她都是一個無辜者。

  但如果在吳先生明知白牧野身份的情況下,卻瞞而不報這層關系……一旦牽涉到齊王這種大人物的恩怨當中,誰會管你無辜不無辜?

  所以越早把自己摘出來,越好!

  區區一個董穎,試圖通過隱瞞來保護自己曾經喜歡的學生,根本不現實。

  董穎到最后,也是想通了這件事,所以最終點頭同意。

  只是她搞不明白,小白到底是怎么知道這么多事情的?到底是怎么聯系到她的?又到底有什么底氣讓她勸說吳先生,去跟齊王一五一十匯報她和白牧野之間關系!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師生兩人關掉通訊之后,董穎發現自己的通訊器,又再度恢復關機狀態。

  “這小子真厲害呀!”

  董穎一顆心怦怦跳,感覺自己就跟做夢似的。

  很快,吳先生鐵青著一張臉回來了。

  “沒事吧?”董穎心里其實已經原諒了這個如今略顯蒼老,但依舊溫文爾雅的男人。

  多年來,他除了妻子,就只有她這么一個女人。

  而且他的妻子幾年前就已經離世!

  但他在勸說她留下來的過程中,卻一直沒提這個!

  哪怕把白牧野跟齊王之間的恩怨都說了,也沒說自己妻子已經不在人世這件事。

  所以他雖然花心,當年招惹了她,但骨子里卻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不想通過獲取她的同情來實現心愿。

  這讓董穎覺得自己當年沒有看錯人。

  “沒事,你放心吧,天大的事情也是我去扛著!”吳平看了一眼董穎,眼神中,一如當年的寵溺。

  哪怕過去這么多年,他依然把董穎當成一個小女孩在寵溺。

  “你兒子那邊,是不是已經把咱們給出賣了?”董穎突然問道。

  “別提那個逆子!”吳平臉色鐵青,怒道,“不為人子的畜生!”

  “算了,你也別生那么大氣,他只是看不上我,又不是想要坑你。”

  董穎一聽就知道,小白那邊說的一點都沒錯!只是這個臭小子,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不是想坑我?呵呵……他也這么說呢!”吳平重重的出了口氣,嘆息道,“我剛剛把他叫到一個地方,問他了,他都承認了,跟我說這件事不要我管,他自會去處理……我呸,他懂個屁?”

  “他大概也是被人蒙蔽了,不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系,所以呢,我建議,你把這件事直接匯報到齊王那里去吧。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洗清我們兩人身上的嫌疑。至于齊王想要怎么做,那就是他的事情了。你說對吧?”

  吳平微微皺起眉,看著董穎,眼神有些復雜:“小穎,你的意思是,出賣你的學生?”

  “如果你兒子那邊真的利用這件事設局,你有能力阻止嗎?另外,回頭這件事傳出去,你又該怎么跟齊王解釋?你兒子會說我好話?”董穎不能說這是白牧野的主意,因為這是小白交代過,說能不提他聯系她這件事,就盡量不提。

  她都記著呢!

  哪怕眼前這人是她孩子的父親,也是她這輩子唯一愛過的男人,但她也不會因此而出賣她的學生。

  “事情的確是這樣,可問題是,咱們這么做了,就等于出賣了你那姓白的學生,萬一到時候他因此有點什么意外……那咱們這輩子,豈不是都要受良心譴責?終日活在不安當中?”吳平看著董穎:“所以我不想這樣。”

  “你呀,還真是迂腐呢,”董穎苦笑道:“道理你不是都明白了?”

  她這會兒有種特別怪的玄妙感覺——

  剛剛白牧野用同樣的理由苦口婆心勸她,結果眨眼之間,就變成她用一樣的理由勸吳平了。

  “明白歸明白,但做人要有底線呀!”吳平糾結著。

  “好了,這件事,就這么定了。”獨自撫養孩子十五年,性格早已變得堅硬而強勢的董穎最后懶得講道理了,直接拍板,“你要不去說,那我去說!而且我告訴你,我這不叫出賣我的學生,因為那些信息,早都已經暴露了!與其弄得我們一身不是,還不如我們自己去掀開它。”

  “回頭王爺那些人利用這件事情設局怎么辦?”吳平問道。

  “我們不說他們就不設局?”

  “這個,還是會的吧……”

  “他們設局,會讓咱倆知道嗎?”

  “應該是不會……”

  “那不就完了嗎?你還能管了你身后的齊王怎么做?”董穎說這番話的時候,心里其實還是有點虛的。

  因為同樣的問題,她這不墨跡的人也都反反復復問了白牧野好多遍。

  每一次都被白牧野輕描淡寫的給踢回來——放心吧,沒事。

  所以,她還能怎樣?

  她也好,吳平也好,在這件事情的處理上,能做到這地步,已經足以讓人豎起大拇指。

  “好吧!那就依你,但我們盡量不要給他們創造任何可以對付你學生的條件!我倒還好,跟他不熟,但我不想你以后終日活在良心不安當中。所以,我們的孩子……暫時就先不接回來了!”吳平咬著牙,“你說得對,這的確是解決我們目前困境的最好辦法。”

  “孩子本來我也不打算接到這邊來的,至少短時間內不會。”董穎幽幽看著吳平:“就算沒有這件事,他來了,他哥哥會放過他?”

  “那逆子!咳咳……”吳平氣得直咳嗽,最終卻只能化作一聲嘆息。

  隨后,吳平將董穎是白牧野老師這件事,通過他自己的渠道,報給了齊王。

  像他這種身份地位的幕僚,是有權隨時隨地,直接跟齊王對話的!

  但之前吳平從來沒有使用過這條特殊通道,這還是第一次。

  齊王在接到他的匯報之后,整個人也有點懵,大概沒想到自己身邊一個純粹的文職幕僚,居然也會跟姓白那小子扯上關系。

  那小東西,就這么陰魂不散嗎?

  他大概不知道,或者說,知道了也不會很在意……小白也是這么想他的。

  “你的女人,是教過那小東西的符篆老師?”齊王愣了一會問道。

  “是的,千真萬確,這件事情是這樣……”

  吳平也沒隱瞞,講了一遍跟董穎相愛,然后中間十五年沒見,這次又是因為什么見到了董穎。

  于是,趙強那個名字,又一次出現在齊王耳朵里。

  齊王當場就有點炸。

  “趙強?他委托我的人……幫他算計白牧野?他憑什么這么做?孤答應了嗎?他算個什么東西?想要討好孤嗎?他又是如何得知這件事情的?”

  齊王根本沒在意董穎是白牧野老師這件事,而是對趙強找人算計白牧野這件事怒不可遏。

  吳平這邊也懵了,心說這什么情況,我哪知道趙強為什么要做這件事。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好了,這件事情,和你沒關系!就是巧了點,我說老吳啊,孤之前就說過,妻子過世了,沒必要沉浸在悲痛中無法自拔。再找一個就是。你還一直推脫,感情這原因……是在這呢?”

  齊王笑呵呵的打趣道:“還有個孩子是吧?回頭趕緊接回來,飛仙那種破地方,窮山惡水,是養人的地方嗎?聽我的,孩子接回來,一家人團聚在一起才是最好的!至于別的事情,和你沒關系了!”

  “王爺,屬下是覺得,是不是可以利用這層關系……”吳平這邊猶猶豫豫,坑人這種事兒,老吳真的很不擅長。

  那邊齊王頓時怒道:“你這叫什么話?你是我身邊的幕僚!是我的心腹!難道不了解孤的為人嗎?孤得多沒出息?對付一個小屁孩還要用孤身邊心腹幕僚的女人去布局?你不嫌害臊,孤還嫌丟臉呢!”

  吳平被訓得有點懵。

  “行了,別扯那些沒用的,這件事你能坦然告知孤,并且給孤出了這個主意,孤已經很感動了!證明孤沒看錯你!”

  齊王說道:“孤的壽宴還有一段時間就開始了,到時候,你帶她過來一起參加!到時候你提醒點孤,孤在現場親自為你們主婚!借著壽宴,成就你們的好事!”

  我去!

  吳平徹底懵了。

  這算什么?

  王爺這次居然沒發神經……并且表現出了他的正常水準?

  然后他一下子從王爺身邊的心腹幕僚,直接就升級成心腹近臣了?

  這特么是該哭還是該笑啊?

  真的是太無語了!

  不過不管怎樣,這件事,終究算是把這問題給解決掉了。

  吳平長長的松了口氣,他決定趕緊把這件事,匯報給董穎。

  相信她聽了之后,也一定會很開心。

  所以說齊王這人,令人看不透,真的就跟個神經病一樣。

  做出的決定經常出人預料。

  好的時候是真好,神經起來也真是無人可擋。

  事實上,吳平剛開口說出這件事的時候,齊王的第一想法,還真就是利用這層關系干掉那個蒼蠅一樣的小破孩!

  你們白家不是有一部分人不買孤的賬嗎?

  姓白的你們兩口子不是挺厲害的嗎?

  孤就要讓你們在天河聽到噩耗卻回不來!

  孤就喜歡看你們恨孤入骨髓,卻又奈何不得孤的樣子!

  不入神級,你們永遠就是兩個渣渣!

  入了神級,你們依然不是孤的對手!

  可當吳平主動獻策的時候,他又瞬間改變了主意。

  孤會利用你吳平的女人去算計一個小屁孩?

  孤成什么人了?

  姓白那小東西,他多大的臉?

  孤會干這種事兒?

  那個小東西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當孤不知道他高級符篆師的水準?

  不過哈哈哈,他也就是一個高級符篆師了,被孤鎖了六年,這輩子也就那樣了!

  狗屁的天才,少年高級符篆師,孤手里有一大把呢!

  孤是個心胸寬廣的人,會跟你這種小東西一般見識嗎?

  而且他奶奶的,皇兄前些日子托人帶了句話過來——

  “朕喜歡那個孩子!”

  朕這個字,果然還是比孤好聽啊!

  孤總有一天,是要自稱朕的!

  孤還有更多的大事要辦!

  孤會比皇兄心胸差?

  就皇兄你會籠絡人心孤就不會嗎?

  孤還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于是,神經病齊王殿下瞬間改變主意,不但不允許吳平這么做,反倒親自邀請吳平和董穎參加他的壽宴。

  他要讓身邊所有親近的心腹都知道董穎的身份!

  然后他要讓那些人都看看,他是怎么對待跟白牧野有關系的人的!

  孤生平,不會做出有負身邊人事情。

  更不會利用身邊人,去算計別人!

  那樣一個小屁孩,孤是不稀的跟他一般見識,想要打殺他,用得著那么費勁?

  對,孤就是這樣一個坦坦蕩蕩的賢王。

  誰不服?

  誰有意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