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白哥的套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兩個小時之后,白牧野的那間套房里。

  董栗坐在白牧野對面,手上端著一杯茶,苦笑道:“如果不是你最近兩場的表現,我不可能求到你這里。唉,不管怎么說,你都還是個孩子,而且你還有大量比賽,不應該分心。可不找你,我也不知道應該找誰了。”

  “發生了什么事?是關于董老師的事情嗎?”

  晚上剛剛被一中邀請擔任符篆老師,說董老師提出了離職,這邊董栗就找上門來,白牧野心說難道這兩者之間還有什么關聯不成?

  “唉……”董栗身體微微前傾,坐在那嘆了口氣,“這件事,說出來有點丟人,但你也不是外人。”

  “沒事董哥,您有話直說就好。”白牧野一臉真誠的看著董栗。

  “我姐之前就跟我說過,特別喜歡你,說你以后必成大器!”

  白牧野一笑:“董老師太有眼光了。”

  “真的,在我姐心里,你是她這些年帶過的學生里,最出色的一個,也正是從那時候起,我才開始關注你。正好趕上百花杯,我這逢賭必輸的帽子都是你幫我摘掉的。”董栗笑著說道。

  白牧野笑起來,然后問道:“董老師……到底怎么了?”

  “這事兒得從十五年前說起,當年她毫無征兆的突然從外星回來,而那時候她已經有了幾個月的身孕。”

  “但我們全家都不知道,孩子父親是誰。”

  董栗苦笑道:“我追問過她姐夫是誰,可她卻從來不肯說。”

  白牧野有點驚訝,但沒插嘴,靜靜聽著董栗的講述。

  “哪怕到今天,我都不清楚我那外甥的父親到底是誰,魅力那么大,讓她至今死心塌地的瞞著。還一直保持著單身,對任何男人都不假辭色。”

  董栗嘆息著:“孩子很聰明,也很懂事,小時候問過幾次自己的爸爸是誰,但長大一點后,就再沒問過。”

  在白牧野的心里,董老師雖然挺嚴厲,但不失為一個好老師,符篆方面的天賦也是相當高,教課一直很認真。

  “去年冬天,她說有昔日同學約她一起去探索一個遺跡,里面有能夠讓她突破的寶物。結果她出門沒多久就給我發來一條消息,跟我說她在孩子爸爸那里。我當時就懵了,問她具體在哪,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誰?難道現在還不能說嗎?”

  “可是她還是不肯告訴我,只是說,讓我不要管。”

  董栗有些無奈的推了下眼鏡:“她是我姐啊!我親姐姐!我怎么可能不管?”

  “于是我倆吵了一架,怒火攻心之下,我罵她不知廉恥……”

  白牧野:“……”

  董栗臉上露出后悔之色,看著白牧野:“罵完她我心里其實就后悔了,但當時都在氣頭上,也沒想著要給她道歉什么的。”

  “單親媽媽,也沒什么大不了吧?”白牧野忍不住插了句嘴。

  “你說的對,雖說現在這時代,單親母親沒什么大不了,很多喜歡單身的女人甚至根本不找男人,想要孩子就自己生一個。可問題是,我姐不是這種情況,她肯定是有什么難言之隱的!這么多年,身為她親弟弟我看得很清楚,心疼的不得了卻無能為力。”

  “她突然間從學校離開,是因為有同學約她,然后中途轉道去處理這件事了?”白牧野微微皺眉,心說當時朱達說的是用計引開了董穎,現在董栗又說,董穎在她孩子爸爸那里,既然這樣,那董栗來求自己什么?

  難道那個男人還會對自己女人不利?

  董栗點點頭:“她當時只是跟我說,她在孩子爸爸那里,結果一直到這次飛仙聯賽開始,都沒有任何音訊傳來。”

  “我和我爸媽給她發的消息,也全都沒有半點回應,我們都很擔心她。直到前幾天,她突然給我發了一段消息過來,說她在綠野星,跟孩子爸爸在一起,沒什么危險,要我和家里不要擔心她,她過陣子就能回來。”

  “我收到那消息之后,立即聯系她,想要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至少也得告訴我,什么時候能回來……”董栗看著白牧野,“可你能想象嗎?我是立即聯系她的,但她的通訊器,卻已經是無法接通了,居然關機了!你說這種情況下,我們全家怎么能放心?”

  綠野星?

  齊王的大本營?

  那顆星球,雖然并非齊王封地,但基本上也已經等同于他的地盤了。

  從上到下,幾乎都是齊王的人,被經營得密不透風。

  “董老師她……大學是在哪上的?”白牧野看著董栗。

  “綠野大學。”董栗說道。

  難怪……

  綠野大學,跟第一學院齊名的頂級名校。

  “她當年在綠野上的大學,畢業之后,就留在那里發展,大概一年多之后,突然有一天,她突然就回來了,還懷著一個孩子。然后再也沒出去過。這一晃,就是十五年。”董栗說道。

  “這件事,咱們這邊,有多少人知道?”白牧野問道。

  “知道我姐是單親媽媽的人很多,畢竟這種事也瞞不住,但具體情況,連我都不知道……”董栗看著白牧野,“別人自然更不可能知道。”

  “那董哥你現在的意思是?”白牧野看著董栗,“讓我去救董老師?”

  “唉……小白,說句實話,到現在這種時候,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了,”董栗一臉無助地看著白牧野,“在別人眼里,我是一個很有名氣的比賽解說,是一個專業的主持人,可實際上,我就是一個廢物……”

  “董哥,別這么說。”白牧野道。

  “真的,我姐姐有困難,我卻什么都做不成!”董栗雙手抓著頭發,深深的低著頭:“我也是走投無路……小白,你雖然很優秀,但我就算再怎么喪心病狂,也不能指望你一個孩子去綠野救我姐。我只是覺得,能培養出你的人,肯定相當不凡。所以我不是想要求你去做這件事,而是,而是想求你背后的人,看能不能幫幫我。”

  董栗抬起頭,眼圈有些微紅:“我知道我這個請求十分冒失,你沒有任何責任和義務幫我,但真的……我沒辦法。”

  “你先別著急,這樣……”白牧野看著董栗,“既然董老師說她暫時沒危險,那應該也不是在說謊,所以你先回去等一等,我呢……我給你問問!”

  “真的?你肯幫我?”董栗站起身,沖著白牧野深深鞠躬:“小白,謝謝你!”

  “董老師對我很好,我當然不希望她出什么意外,所以,我會盡我所能!”白牧野說道。

  送走了一臉感激的董栗,白牧野回到房間之后,立即召喚出大漂亮。

  “姐,調查清楚了嗎?”白牧野問道。

  “還沒有,別急,這件事有點復雜,我得理一理……”大漂亮皺著眉,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白牧野看著她:“當時……那個朱達說,是趙強找人調開了董老師。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給朱達創造進入一中的機會……趙強在齊王身邊只是一個秘書團成員,地位談不上有多高,所以他也不可能知道太多的事情。”

  “至少他不知道我跟齊王有仇,否則他哪敢胡亂插手。”

  “更別說十五年前的往事,那會兒趙強自己都還是個孩子呢!他能知道些什么?”

  這時候,大漂亮說道:“差不多弄清楚了。”

  “嗯,快說說。”白牧野道。

  “你們這個董老師,經歷有點不一般啊……”大漂亮看著白牧野。

  “飛仙的高材生,以優良成績考進綠野大學,在學校也是風云人物。這些都不算什么,關鍵是她找的男人,很不一般……”

  白牧野:“啥情況?”

  “朱達也沒撒謊,她最初的確是被人叫出去探險的。董穎當年上學時候的同寢閨蜜‘無意’中得到一個相當靠譜的內幕消息,說是一處遠古遺跡里面有很多關于符篆師的寶物。而那處遠古遺跡的特征也非常適合董穎。她同學也是出于好意,聯系了董穎,把她約了出來。”

  白牧野多少有些羨慕,齊王手下,還真是有能人啊!

  各行各業,五花八門,簡直是人才濟濟。

  “不過這件事巧就巧在,當時趙強求的那個人,居然是認識董穎的。”大漂亮說道。

  白牧野一臉你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

  世界辣么大,要不要這么巧?

  可很多事情就是那么巧。

  趙強被麻爺用重金送到紫云去上學,很快嶄露頭角,成功的成為了齊王身邊秘書團一員。

  他的前途和未來,在很多人看來,簡直不可限量。這樣一個明日之星,因為私事想要求人幫個忙,自然有無數人樂意做個人情給他。

  董穎當年在綠野星上學也不是什么秘密,這些信息都是公開的。

  趙強當時求的那人,是負責綠野星資源信息收集的,公開身份則是綠野星冒險公會副會長。

  這種身份的人,手里自然握著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信息。甚至不需要誆騙,通過真實信息,就能把董穎給釣出來!

  趙強需要的就是一中的符篆老師被調出來,然后一時半會回不去,給朱達創造一個進入一種的機會就夠了。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求的人居然認識董穎。不但認識,而且還知道董穎當年那段戀情,更認識董穎背后那個男人。

  于是,他在答應趙強之前,就先把這件事告訴了那人。

  大漂亮將一道光幕,投放到白牧野面前,里面是一段視頻。

  “這人就是綠野星冒險者公會的副會長,趙強當時求到的人也是他。他在知道趙強求他做的事情之后,第一時間給那人打了電話。”

  視頻中,一個相貌儒雅的中年人正在跟另一個人通話。

  “吳先生,王爺身邊秘書團的趙強,求我辦一件事,只是這件事,跟……董小姐有關,就是當年那個,事情是這樣的……”

  從這中年人的言語和神態中可以感覺到,他聯系的那個吳先生,應該是個地位極高的人。

  他吧啦吧啦講述了一堆,那邊都只是在聽著,并未發言。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現在我應該怎么做?”

  中年人一臉謙恭問道。

  直到這時,那邊才傳來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趙強?飛仙百花出來的年輕宗師?他要對付誰?姓白的少年?”

  “嗯,對,好像叫什么……白牧野,對,白牧野,一個高中生。您說這也真是有出息了,堂堂一個年輕宗師,親王身邊的秘書團成員,竟然親自下場對付一個高中生,也不嫌丟人……”

  儒雅中年人一臉好笑的道,“如果這件事不是涉及到董小姐,我也不會給您打這個電話。”

  “他跟一個少年能有什么仇?簡直就是莫名其妙。”那邊那蒼老的聲音沉吟著,然后說道,“不過你也知道,那丫頭當年負氣離開,這么多年始終躲在飛仙不肯出來,從來不肯接我的通訊。所以趙強既然求你,你就幫他一次好了,留個人情。如果你真能把那丫頭給叫出來,我也欠你個人情!”

  “哎呀吳先生,您這話就太見外了,您可是我老領導啊!您放心吧,我肯定會想辦法讓她出來。”

  看到這,白牧野似乎有點明白了一些,但還是有點茫然,看著大漂亮:“然后呢?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大漂亮看了他一眼:“事情真相就是,你的董老師,當年跟了一個很厲害的大人物,但這大人物是有家室的。嚴格來說,他騙了你的董老師,或者說,他一開始隱瞞了這件事。于是,董穎一氣之下,找了個機會跑了,回到飛仙百花,生下了那個孩子,獨自撫養到今天。”

  “這位吳先生一開始并不知道自己在外面還有個孩子,所以這些年來,他雖然也偶爾聯系董穎,但董穎不理他,他也沒往那方面想過。”

  “多年之后,他成了齊王的人,在齊王的幕僚團中,也算很有地位那種,被人尊稱為吳先生!”

  “擦,好狗血的劇情!董老師居然還有這種往事?”白牧野吐了句槽,問道:“你知道這位吳先生原本的身份是什么嗎?”

  大漂亮這次沒賣關子,說道:“他原本的身份,是綠野大學的高級教授!曾經是……董穎的老師。”

  還有師生戀?

  狗血無止境嗎?

  “不過呢,這人在教董穎的時候,卻并沒有跟她發生過什么,他們之間產生交集是在董穎畢業之后。風度儒雅的名校教授,實力又超強,去追求一個本就對他心存愛慕的年輕小姑娘,你說結果會如何?”

  如何?

  小紅帽遇見大灰狼唄。

  白牧野心道。

  大漂亮嘆息一聲:“你們這位董老師,也是個傻姑娘,死心塌地的跟著人家。還一心憧憬著能夠嫁給這個超極品的‘單身’中年大叔,結果被現實打擊得體無完膚。哦,對了,董穎當年也是一個熱情陽光的開朗姑娘呢。經歷了這件事情之后,她整個人的性格都變了很多。”

  “那也就是說,董老師現在,沒什么危險對吧?”白牧野問道。

  大漂亮笑著道:“她的確是沒什么危險,不過你有。”

  “啥意思?董老師的男人,想給我下套算計我?”白牧野皺起眉。

  “那倒是沒有,不過他的地位不低,他知道你。”大漂亮淡淡說道:“他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后,第一反應就是要不要趁機算計你。”

  白牧野撇撇嘴,齊王和他身邊這群人,還真是一群跗骨之蛆,太特么惡心人了!

  “不過呢,他有些糾結,算計你的話,固然可以討齊王開心,但他對你們董老師,也是很有感情的。一旦他利用這件事進行布局,那么,就在所難免會把你們董老師牽涉進來。”

  白牧野看著大漂亮:“所以呢?”

  “所以哪怕是到現在,他都還在猶豫,這個人怎么說呢,我查了所有關于他的信息,還真算不上是一個壞人。他成為齊王的人,也是最近這幾年的事情。”

  “綠野星是齊王的大本營,但凡是被他看上的人,很少有能拒絕的。不過這人還算有良心,雖然跟了齊王,成了幕僚團里面一個地位舉足輕重的人,但卻并沒有什么惡行,只是幫齊王培養人才,在民生方面獻策。最多只能算作是……”

  “助紂為虐。”白牧野道。

  “其實也談不上,畢竟在很多人眼里,齊王并不是壞人。”大漂亮道。

  白牧野嘴角扯了扯:“當然了,人家是帝國親王嘛。”

  大漂亮笑笑:“管他好壞,他都是我們的敵人。”

  白牧野微笑起來。

  大漂亮接著說:“姓吳這人談不上多風流,對董穎呢,也是有真感情的。畢竟帝國允許多妻,只是他當年大概沒想到董穎一個小姑娘,脾氣會那么大。連解釋機會都不給他,說走就走。”

  “他這次好容易把董穎給誆出來,見面之后才終于知道自己還有個兒子。所以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做董穎的工作,試圖說服她帶著孩子回綠野星,為了說服她,他甚至……跟董老師說了關于你的事情!”

  “董穎原本是抵死不從的,她的確是個很有性格的人,哪怕心里面依然在意這個男人,但因為當年被欺騙,加上跟另一個女人分享他,在對方正妻面前伏低做小……所以她一開始說什么都不答應。”

  “這家伙也真挺有意思的,甚至跟她說了關于你的事情,都沒說他老婆已經死了這件事。”

  “死了?”白牧野無語的看著大漂亮。

  “出去旅行,遇到突然出現的次元空間,整艘飛船一千多人,只有五六個幸存者。”大漂亮說道。

  白牧野愣了半天,嘆息一聲。

  “或許他不愿提及這件事,寧可告訴董穎,你在齊王必除的黑名單上,一旦被齊王或者是齊王身邊人知道了這層關系,必然會利用她設局!”

  大漂亮看著白牧野:“董老師或許是為了保護你,或許也為了給自己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最終答應了他。所以才給她弟弟發那段信息,發完那段信息之后,應該是為了防止董栗這邊追問不休導致事情暴露,也為了保護他們,于是干脆關掉了通訊器。”

  “意外的是,就在這時候,她被另一個人知情人給出賣了。”

  白牧野滿頭黑線:“還有另一個知情人?難道是先前通知姓吳的那個冒險者公會副會長?”

  大漂亮:“不,是那位吳先生的親生兒子,他在董穎到來之后,第一時間在父親房間里裝了竊聽裝置。”

  白牧野:“……”

  這算啥?

  兒子監控老子,然后再去舉報親爹?

  狗日的垃圾!

  “你要不強調是親生的,我還以為那是撿來的,養條狗也知道護主吧?”白牧野實在沒辦法理解這種人的腦回路。

  大漂亮說道:“所以現在的情況是,那位吳先生和你們董老師一起,都被人監控起來了,雖然沒有限制他們的自由,但不管他們做什么,都是有人盯著的,而且他們的通訊器,也都處在被監控的狀態。”

  “他們知道嗎?”白牧野問道。

  大漂亮搖搖頭:“不知道,不過幸虧董穎心夠細,跟董栗通完話就關掉了通訊器,所以那些人也沒能監控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但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了,因為我剛剛提醒了他們,讓那個竊聽裝置發出了一點雜音,他們就發現了,嘿嘿。姓吳的第一時間拉著董穎離開了那里,到了一個安全地方,正臉色鐵青破口大罵呢。”

  安全地方?

  好像對你流光月小姐姐來說,沒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吧……除了沒辦法預知未來,哪怕過去無數年的事情,只要曾經留下過光與影,就都能讓你翻出來!

  這份能力,真的太可怕。

  白牧野看著大漂亮:“姐,你這操作可以呀。”

  “那是,也不看姐是誰?”

  大漂亮白了一眼白牧野:“好了,董穎已經讓他冷靜下來了,他們決定暫時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很好,他們都不是笨蛋,懂得應該如何自保。”

  這算是現場直播嗎?

  白牧野看著大漂亮問道:“姐,是不是只要有電子產品的地方,你都能監控到?只要有監控的地方,你都能追溯到它安裝那一刻?”

  “只要我想,只要防御裝置沒有達到一級主城那個層級,就可以。其實就算達到了,我如果真想知道點什么,也不是沒辦法。人只要在電子產品跟前說過話,就會將一部分能量留在那里,別人肯定沒這個本事,但我可以。只是看我愿不愿意消耗能量去找。只要我愿意,就能找回來。”大漂亮語氣平淡,“這在我那個時代,是一種神通,叫時光追溯。”

  神通不神通白牧野興趣不大,反正他也學不會。他只是決定以后一定要弄一間完全沒有任何電子產品的房間!

  “放心,姐看著你長大的,對監控你沒興趣!”大漂亮瞥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嘿嘿嘿。”

  那也要弄一間!

  大漂亮說道:“最近那些人正研究如何利用這件事設局坑你呢。董栗卻在這時候找上了你,你說巧不巧?”

  “董栗知情嗎?”白牧野想確認這件事。

  “當然不知情,”大漂亮道。

  “齊王呢?”白牧野問道。

  “他更不知道!他一天那么忙,最近又在紫云星忙著他的壽宴,誰敢在這種時候隨便打擾到他?”大漂亮道,“所以這件事,目前只局限于姓吳那人的兒子以及……他上面的那個人。”

  “不過他們大概完全沒想到,董栗居然會找到你頭上來,這會兒還在那糾結要怎么算計你呢。綠野星這地方太敏感,他們知道你肯定清楚綠野星是齊王地盤,不會去的。”

  白牧野長出了一口氣:“也就是說,整件事,其實是陰差陽錯交織在一起。最后那位吳先生的兒子,因為痛恨自己父親給他找了個小媽,然后就毫不猶豫的出賣了自己父親?”

  “嗯,可能在他看來,這算不上是出賣自己父親吧,他覺得他只是說了那女人是你老師,然后你呢,正好又是齊王的敵人。”大漂亮精致的臉上露出一抹嘲諷:“那么英明的一個大人物,生的兒子腦子卻不怎么靈光。他還不知道他的這種行為,已經是讓他父親置身于危險當中。明知你是齊王黑名單上的必殺對象,卻瞞而不報……呵呵。”

  “是啊,不想讓自己父親娶別的女人可以理解,但他這種做法,太畜生了,禽獸不如!”白牧野道。

  “所以我現在給你的建議就是,不要去管。一旦你真去綠野星,哪怕再怎么悄無聲息,也是羊入虎口。”大漂亮說道:“姓吳那人肯定不會傷害董穎,我現在又提醒了他們,讓他們知道自身的處境,你也算對得起你的老師了。而他們……究竟會如何選擇,我會盯著他們。”

  白牧野沉吟著,他現在敢讓林子衿來飛仙星跟他一起上學,但卻不敢輕易去闖綠野星,就算他到了大宗師那種境界,闖綠野星的結果也跟作死沒多大區別。

  現在的他,還沒做好跟齊王徹底翻臉正面剛的準備。

  他這時候去綠野,就好比一員猛將仗著一身勇武硬闖敵營中軍大帳,試圖在幾十萬人當中斬首對方主將。

  把你能的,咋不上天?世上就你一個人厲害?

  “姐,要不咱們好人做到底,還是不要考驗人性了吧?”白牧野思索良久,才開口說道。

  大漂亮微微一怔,看著白牧野:“什么意思?”

  “你看,你已經把董老師跟姓吳那人被監控這件事給踢爆,但他們現在應該還不能確定是否被出賣,對吧?”白牧野道。

  “這個……我還沒提醒他們。”大漂亮看著白牧野:“所以?”

  “所以,你想個辦法,找個機會讓我跟董老師聊聊?”白牧野道。

  “你什么意思?”大漂亮微微皺起眉。

  “我要說服董老師,讓她去說服她男人,把她是我老師這件事情,主動上報給齊王!”白牧野道。

  “你瘋了?”大漂亮瞪著白牧野:“你還嫌自己事兒少?”

  “姐,你聽我說。”白牧野說道:“你覺得齊王想要調查到董穎是我老師困難嗎?”

  “當然不難,這都是公開信息。”大漂亮說著,突然間眼睛一亮:“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既然這樣,不如主動給他們兩個一個立功的機會,這樣一來,他們自身算是保住了。其實這件事根本就瞞不過去,一旦被捅出來,他們就太被動了,對吧?”

  白牧野點點頭:“是啊,與其讓那些人在那糾結怎么算計我,不如光明正大送個機會給他們!我可以說服董老師讓她放心大膽的去做任何事情,畢竟……有姐你在,那邊沒什么能瞞得過我們,對吧?”

  白牧野笑嘻嘻的看著大漂亮,接著說道:“既然這樣,他們把這消息報上去,怎么做就成了齊王的事情。而齊王最近正忙著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是沒工夫搭理我這種小孩子么?你看,董老師跟她愛人也算立功了。然后姓吳那位的兒子跟他后面的人,計劃也失敗了……這不挺好的么?眼下這種形勢,能少一事則少一事,我心里的小本本都給他們一筆筆記著呢,總有一天,咱們會連本帶利一起拿回來。”

  大漂亮看著白牧野,然后忍不住連連點頭:“嗯,小伙子,你真的很有前途!聰明!”

  “都是漂亮老師教的好。”白牧野道。

  大漂亮笑得特別開心。

  白牧野靠在沙發上,淡淡說道:“如果齊王在這種時候還能分出心思來對付我,他必然會利用董老師回來接孩子這件事。”

  “光明正大派人來殺我是不可能的,他齊王就算不要臉也得注意影響,所以只能是暗殺,當然,如果私底下他夠不要臉沒下限,還能通過董老師兒子威脅一波董老師,反正咱們兵來將擋就是。”

  “到時候,不管他們來多少人,我都會讓那些人有去無回!我是不敢去綠野星,但這飛仙……也不是他爪子想伸過來就能伸過來的!”

  “一次又一次伸手,早晚剁掉他爪子。”

  看著殺氣騰騰的白牧野,大漂亮一臉欣慰:“我的小哥哥就應該這樣霸氣!咱不去他的地盤找茬,但他想到咱的地盤上撒野,也不行!”

  “嗯,所以,幫我聯系董老師吧,她能這樣護著我這學生,我這做學生的,自然也要送給老師一份大禮。”白牧野微笑著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