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七章 請你當老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劉跟著混了一次新聞發布會,一言沒發,不過讓他出現在那里,其實就已經是一種態度。

  因為最后,身為這邊組委會的最高領導,那個滿身威嚴的中年人甚至站起身,給劉志遠鞠躬道歉。

  怎么說呢,雖然多少有點作秀的成分在里面,但也不得不說,人家的態度也算表達到了。

  同時當眾給劉志遠承諾,這種事情,以后絕不會再度發生。

  老劉始終保持著得體的微笑,態度非常謙和。

  參加完這場沒有提問的發布會之后,便第一時間,趕去參加賽后新聞發布會。

  新聞發言人劉某的一天,真的很忙。

  這場比賽的賽后新聞發布會云集了相當多的記者在這里。

  原因也很簡單。

  一是賽前發生的干擾比賽這件事,雖然真相已經公布出來,可主辦方和組委會這邊只給出了一個答案,卻沒有給出任何其他信息,這讓無數記者心里面急得跟貓爪撓過一樣。

  他們自然沒辦法去逼問組委會的大人物們,但卻不想放過劉志遠。

  另外則是這場比賽真的相當精彩。

  雙方都有隊員臨陣突破,而且整場比賽,看點非常之多。

  所以老劉剛一露面,立即被無數人團團圍住。

  “劉隊長……”

  “劉隊長給我們解釋一下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好嗎?”

  “劉隊長,您當時處理事情非常冷靜,我們想知道一下……”

  各種各樣的提問,鋪天蓋地,瞬間就把老劉給淹沒了。

  那邊前來參加發布會的刁雨佳看得目瞪口呆,一下子就有點緊張了。

  別看她在賽場上如何表現,但到了線下,驟然面對這么多的新聞記者,才一下子明白那種壓力。

  再看劉志遠云淡風輕的模樣,刁雨佳頓時心中佩服,心說難怪這人能提前被第一學院錄取,真的是有過人之處!

  “大家靜一靜,如果你們一直這樣,那今天這場發布會怕是要沒發召開下去了。黃金屋的刁雨佳隊長在比賽中表現出令人欽佩的一面,大家是不是多給女生一點關愛呢?”劉志遠微笑著,沖著那邊的刁雨佳點了點頭。

  刁雨佳心里面的那種緊張,一下子就減輕了很多。

  一些跟劉志遠已經有點熟了的記者此刻也都笑起來,但依然圍著劉志遠不肯離去。

  沒辦法,老劉身上的新聞點,實在是太足了啊!

  劉志遠沒辦法,高舉雙手,說道:“關于賽前發生的那一幕,我真的沒什么好說的,因為哪怕到現在,我知道的東西,也不比你們多多少。”

  “那當時你為什么表現得那么冷靜呢?換做一般同齡的少年……呃,這么說吧,至少我在你那個年齡的時候,恐怕沒辦法做到那么冷靜,那么進退有度。而且你當時是一個人出來面對那些人,你難道不緊張嗎?”一個年輕的男記者大聲問道。

  “擦,這種問題,簡直就是來送分的嘛!”休息室里面,單谷指著大屏幕說道:“這不明擺著給老劉裝逼的機會嗎?”

  “不許說臟話!”姬彩衣瞪了他一眼,然后笑瞇瞇的看著大屏幕上的老劉。

  大概是有點習慣了,她現在似乎覺得老劉這樣子好像也挺好,尤其是從容面對這群記者的時候,也挺帥的嘛!

  被無數聚光燈對準的老劉笑呵呵的道:“可能,我比較成熟吧。并沒有感覺到緊張。”

  單谷哈哈大笑起來:“你看,我就說,這簡直就是給老劉送經驗的……太菜了!”

  這時候,其他記者還想問什么,老劉大聲說道:“其實我們也是受害者呀,我們也很無奈的,不過主辦方已經加強了安保工作和內部排查,以后這種事情,我相信也不會再發生了。”

  “劉隊長,那你有沒有擔心過會遭到那些人的報復呢?”記者當中,有人問到。

  劉志遠笑了笑:“我相信主辦方的安保力量!另外,我們只是一群想要打好比賽的學生,我們既不參與賭博,也不想沾染上太多場外的事情,所以,這個問題,到此為止!”

  說完,他不再理會其他那些人的提問,仗著九級的強壯身板,擠到發布會的發言席那里,挨著刁雨佳坐下,微笑著沖她點點頭:“你好,你們這場比賽打的非常棒,相信接下來你們的比賽,一定可以全勝!”

  刁雨佳微笑著點點頭,雖然有點緊張,但在老劉的帶動下,也放松不少:“你們也是,你們的每一個隊員都非常優秀,相信你們接下來的路,一定會越走越遠!”

  嗯,先商業互吹一波,緩解一下壓力。

  畢竟被這么多記者對著,就算一點都不緊張,但壓力終究還是有的。

  隨后,有記者提問刁雨佳:“請問刁雨佳隊長,比賽過程中,你在發現對方刺客姬彩衣臨陣突破之后,給了她五分鐘時間去感悟升級帶來的收獲,當時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這個問題,也是本場比賽大家最大的一個關注點了,而且賽前賽后,一直有人討論這一幕,熱度高居不下。

  算是一個焦點問題。

  劉志遠也看向刁雨佳,他其實也想知道,這個競爭對手的隊長,當時是怎么想的。

  “這個,其實當時沒想太多,我也是一個刺客,我也在戰斗中突破過,所以我很清楚那種感覺是怎樣的。如果當時我繼續發起攻擊,有機會秒掉彩衣同學的話……那么,我不會猶豫。”

  面對這個問題,刁雨佳一臉坦然,她并不想去說些冠冕堂皇的話來標榜自己什么。

  “也就是說,如果當時你有機會一波帶走姬彩衣同學,你一定會出手,不會給她感悟時間,對嗎?”下面有記者問到。

  “是的,我一定會那么做!”刁雨佳一臉肯定:“但你們也都看到了,我們兩個之前已經打了半天,而且當時我也受傷了,雖然不是致命傷,可當時的傷口如果不進行處理的話,肯定會影響我接下來的戰斗。在這種情況下,我既沒有希望一波帶走姬彩衣同學,傷口又需要處理,我沒有道理繼續強行攻擊,打斷她的感悟。這樣對她,對我,都沒有任何好處!”

  雖然并不是那種冠冕堂皇標榜自我的回答,但刁雨佳的真實,反倒讓在場的記者眼前一亮。

  這個黃金屋的隊長,可以!

  “刁雨佳隊長,我還想問一下,這場比賽,你們是不是一開始就被對方帶亂了節奏?以至于弓箭手對弓箭手,刺客對刺客,符篆師對符篆師……我想知道,賽后你們有沒有后悔,沒有使用完整的陣型去打這場比賽呢?”

  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關注的點。

  因為這場比賽,雖然非常精彩,但其實完整看下來,會發現黃金屋這邊打的并不是特別理想。

  至少,他們一開始想要的那種結果,肯定是沒有出現的!

  以至于狂劍士林德輝完全沒能發揮出作用,不上場就被司音一錘子砸暈,然后被白牧野一張劍符帶走。

  刁雨佳思考了一下,緩緩說道:“怎么說呢,這場比賽之所以失敗,肯定是我們什么地方做得不夠好。雖然還沒來得及進行系統總結,但在這里,我也可以簡單說一下。”

  她一臉真誠的看著下面這群記者:“比賽場上,形勢瞬間萬變,無論賽前做過怎樣的分析,但到了賽場上,都必須要靈活應對。所以,沒有一成不變的既定戰術,也不存在紙面實力的直接鎮壓。我們這場比賽最大的失誤,其實就是錯誤的判斷了對方符篆師白牧野同學的真正實力。”

  停頓了一下,刁雨佳接著說道:“我這么說,并非賽前小看白同學,當時我們已經很重視他了,而且一開始我們的目標也是他。可這場比賽,他從之前的主動型隊員,變成了指揮型……我們沒想到,他不但符篆本事特別高,指揮能力也這么強。所以我們當時多少有點自亂陣腳。后來才看明白,他們這場比賽的目的,其實是為了練兵。所以他們的姬彩衣同學,成功臨陣突破。”

  下面很多記者一片嘩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對比賽有那么深的理解,所以哪怕之前看直播的時候,也聽到鳥哥提過,但他們并沒有太過在意。

  在這種比賽場上練兵,得多大的心臟啊?

  膽兒也太肥了吧?

  可沒想到,在刁雨佳嘴里,竟然得到了證實!

  “對,人家是有那個實力,所以也不是對我們的輕視。以白同學的實力,他如果真的徹底放開,說不定一個人就有挑戰我們全隊的實力。”刁雨佳一臉坦然的說道。

  下面人群傳來一陣驚呼聲。

  劉志遠苦笑著看了一眼身邊額頭鬢角見汗,一臉認真的黃金屋隊長,心說能別再奶了嗎?

  “我說的是真的!”刁雨佳一臉認真,“我覺得,符龍戰隊,有能力去爭奪今年飛仙聯賽的總決賽冠軍!”

  下面一群記者更激動了!

  還是年輕的孩子們好啊!

  這種話,換做任何一個領隊,都幾乎不可能說。就算說,那也肯定是一口毒奶。

  而不像刁雨佳這樣,眼神里充滿認真,一點故意毒奶的意思都沒有。

  隨后,記者又提了幾個問題,刁雨佳都應對得當,幾乎沒用身旁的領隊幫忙。

  結果,她這邊采訪完之后,第一時間對劉志遠小聲說道:“謝謝你呀劉隊長,要不是你坐在這,我肯定不敢這么大膽!”

  劉志遠笑著搖搖頭:“哪里,是你自己表現出色!”

  “哈哈,我是學你呢!”刁雨佳笑得挺開心,看上去沒怎么受到這場比賽失敗的影響。

  休息室里面,單谷撇嘴,瞥了一眼姬彩衣:“嘿嘿嘿。”

  姬彩衣一眼瞪過來:“笑個屁!”

  “不要說臟話哦……”單谷笑得特得意:“看見了吧?老劉多招風!彩衣你信不信,待會兒發布會結束,那妹子一準兒跟老劉要聯系方式!”

  姬彩衣黑著臉:“那又能怎樣?”

  “當然不能怎樣,最多就是咱們打完飛仙聯賽,老劉通訊錄里一排年輕漂亮顏值高的妹子……”單谷哈哈笑道。

  姬彩衣狠狠瞪他一眼,差點就一沖動,脫口而出說一句我突破了你沒有,不過作為這么多年的朋友,她太了解單谷。

  別看這家伙現在臭屁,待會兒回頭一個人的時候,說不定都得一個人貓被窩里哭一場。

  所以還是算了,不打擊他了。

  老劉又回答了記者一些問題之后,賽后新聞發布會結束,回到了休息室。

  一進屋,發現單谷一臉壞笑的看著他。

  “怎么了?”劉志遠看向姬彩衣。

  姬彩衣看他一眼,笑著說道:“沒事兒。”

  司音問道:“隊長,那個黃金屋隊長跟你要聯系方式了嗎?”

  “要了呀。”劉志遠隨口回應,然后有些奇怪的看著幾人:“怎么了?”

  “奧,沒事。”司音搖搖頭,又縮回到角落坐著去了。

  她的心里面,還是多少有些陰影,有點不太舒服。

  一錘子砸死一個活生生的人,不管怎么說,心里那一關都有點不好過的。

  “沒事,挺好的。”姬彩衣說道:“咱們回去吧。”

  單谷看了一眼姬彩衣,然后對劉志遠說道:“以后沒事兒少加些妹子,你就不怕彩衣吃醋?”

  “單谷你有挑壞了吧?”劉志遠瞪大眼睛,然后說道:“黃金屋隊長加我,是想要小白的聯系方式,她說她們隊伍當中的符篆師張可欣想要跟小白請教問題,我隨手就加了……”

  臥槽!

  有我啥事兒啊?

  老劉你墮落得這么快嗎?

  這新聞發言人也沒做多久啊,甩鍋技術就這么成熟了?

  我家小媳婦可是很快就要來了!

  白牧野一本正經的道:“她想請教問題,找她們老師就好了。”

  這時候,白牧野的通訊器突然收到一條信息。

  看了一眼,當即愣住。

  “小哥哥,咱們要不要歇會兒?”

  我去,是林子衿!

  這丫頭得吃了多大的醋啊?

  竟然連安全都不在乎了……呃,想想她的確可以不在乎了。

  人都要過來了,還怕發個消息過來?

  “丫頭,你這啥情況?想跟哥哥一起歇會?行啊,等你來了,咱們就住一起!想怎么歇就怎么歇!”

  對付這種小丫頭片子,并不需要太高深的手段。

  果然,那邊瞬間就慫了。

  “臭哥哥!說什么呢,誰去了跟你住一起?說好了,我睡我的屋,你睡你的屋!但我要睡你現在睡的屋,然后你去找別的屋!好了就這樣,人家要去黑域虐人了!再見!”

  白牧野差點被繞暈了。

  單谷幾個人一看白牧野居然跟人聊起了天,頓時有種索然無味的感覺。

  想黑他兩句都沒得黑,別人光看見他的帥,其實白哥不要臉的很。

  一群人回到酒店之后,孫岳峰又神出鬼沒的冒出來,要帶著眾人去吃大餐。

  “因為賽程密集,咱們都不喝酒,但出去吃頓好吃的是應該的!你們正在帶著百花一中,繼續創造歷史!”

  孫岳峰臉上少見的露出興奮之色,跟他一起的幾個一中領導,也全都面帶紅光。

  百花一中,其實去年就已經出名了。

  畢竟萬雄帶領團隊,拿下了分賽區冠軍。

  但在那時候,出名歸出名,還沒有太多人動心思想要去一座三級小城上學。

  人家都是越走越高,往大城市奔,哪有跑到一座三級小城上學的道理?

  可今年隨著符龍戰隊的崛起,百花一中再度名聲大噪。

  而這一次,在很多人眼里,這座三級小城的高中,已經很不一般了。

  能出一個萬雄團隊,或許只是巧合。

  誰家過年還不吃頓餃子?

  三級小城冒出來一支頂級團隊,也并非不可能。

  可今年又是這樣,這就不得不讓人感到震驚了。

  接連兩年在飛仙聯賽上表現出色,已經不能算作是巧合。

  尤其是百花這邊,的確拿小白入學精神力二十點這件事在做宣傳。

  之前一個丟人的點,隨著小白的崛起,反倒成了最大的一個噱頭!

  這種宣傳,實在太有震撼力了。

  二十點精神力,別說在一級主城,就算是在很多二級主城,都有可能沒資格進入符篆師班學習。

  結果人家百花一中這位入學只有二十點精神力的少年,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竟然精神力暴漲到一百多!

  這真的有點太驚人了。

  他究竟怎么漲這么多精神力,很多人其實并不在乎。

  因為都知道,學校是不可能掏那么多錢給他買增長精神力的寶物的。

  但這所學校不一般,成為了無數人的共同認知。

  所以最近這幾天,無論是身在白岳的孫岳峰等人,還是在百花家里的那些人,全都接到了無數從四面八方打過來的咨詢電話。

  還有很多人,很是干脆的表示,等到秋季入學,就把孩子送到一中去!

  現在百花一中已經在考慮擴建校舍的事情了!

  “小白,還有一件事……”

  餐桌上,孫岳峰看著白牧野,表情很是認真,甚至看上去多少有點嚴肅。

  “嗯?怎么了孫校董?”白牧野問道。

  當著外人,他很少會叫峰哥,親密關系這種事兒,犯不著去顯擺。

  真親密還是假親密,不是一句稱呼能搞得定的。

  “我知道,之前你那幾個同學,就管你叫小白老師。”孫岳峰說著,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是因為平日里,你對他們多有指點,而且你的符篆知識相當扎實。”

  白牧野:“都是大家瞎叫的。”

  “有取錯的名字,可沒有起錯的外號。”一個校領導笑著在一旁插了句話。

  孫岳峰點點頭:“所以我們最近琢磨著,想要聘請你,做兩年特聘的符篆老師……在你高三畢業之前,怎么樣?完全不會影響到你上大學。”

  “我?符篆老師?”白牧野目瞪口呆的看著孫岳峰,“太扯了吧?”

  “一點都不扯!我們已經召開過董事會了,校領導昨天也連夜召開了視頻會議,大家一致同意。現在……就剩下你的態度了。”孫岳峰看著小白,“當然了,這件事,還是看你自己的個人意愿,你不用考慮咱們之間的私人關系。”

  其他幾個校領導相互隱晦的看了一眼,心說果然啊!

  孫校董為什么這次積極主動帶隊?

  私人關系啊!

  白牧野這孩子真的跟孫家關系很深。

  剛剛那個校領導笑著道:“就當幫學校個忙了,待遇什么的,一切按照學校最高標準來!”

  另一個校領導說道:“你要是肯答應,咱們學校這幾年,說不定可以年年開班了!現在奔著你來的孩子,就已經有二十多個了!都是精神力二十五六不到三十的,他們都想來咱這里!”

  劉志遠第一時間拿肩膀輕輕撞了一下小白,低聲道:“好事兒啊。”

  白牧野想了想,說道:“這不算是小事兒,讓我考慮考慮好吧?”

  孫岳峰也沒指望白牧野當場就能答應下來,點點頭,笑著道:“行,在整個聯賽結束之前你考慮清楚告訴我一聲就行!”

  白牧野看著孫岳峰道:“對了,董老師去哪了?”

  “她請了很長時間的假,去做一件對她來說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可能一時半會,她都不會回來,也有可能,她以后都不會回來教課了。”孫岳峰說道。

  白牧野微微一怔,看著孫岳峰。

  “她提出了離職。”孫岳峰苦笑著說出了實情。

  白牧野一臉愕然,對董穎的情況,他多少了解一些。

  董老師看著年輕,跟個漂亮小姐姐似的,可實際上已經年近四十,而且結了婚,孩子好像也沒比他們小多少。

  但卻從來沒見過。

  之前審問朱達的時候,白牧野就曾懷疑過,董老師會不會遭遇什么不測。

  不過從她弟弟董栗的反應上看,似乎并沒有出什么大事。

  如果董老師只是被人用計調出去,那么如今朱達已死,那邊再困著她也沒什么意義了。

  所以他并不適合做出任何多余舉動。

  一旦打草驚蛇,讓人覺得他和董老師之間師生情深,搞不好會適得其反。

  所以這么長時間以來,白牧野都當不知道這件事。

  可沒想到,董老師居然突然跟一中這邊提離職!

  發生了什么?

  說來也巧,就在這時,白牧野突然接到了董栗的來電。

  “小白,你在哪?咱們能見一面嗎?”電話里,董栗似乎沒有了主持節目時的從容淡定,聲音聽起來很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