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是我干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比賽還沒有結束,但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

  符龍戰隊這邊還剩下三個人,符篆師白牧野,刺客姬彩衣,主攻型靈戰士司音。

  黃金屋這邊,就剩下一個剛剛臨陣突破的弓箭手施頌。

  就算他狀態再怎么好,可站在上帝視角的觀眾們都不覺得他能創造奇跡。

  包括黃金屋戰隊這邊已經淘汰出局,在作戰室默默看著光幕的幾個人。

  刁雨佳看了一眼張可欣和林德輝:“這場比賽,咱們輸得不怨,就算采用第二第三種打法,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林德輝一臉苦澀的點點頭:“他們的符篆師太強了!”

  刁雨佳看了一眼張可欣,張可欣苦笑道:“不用看我,這場比賽我發揮得很爛,完全被他牽制住,而且他就是單純的想要牽制我……”

  刁雨佳淡淡說道:“人家是在練兵呢。”

  “練兵?在這么重要的比賽上練兵?”林德輝承認符龍戰隊的實力的確特別強,但對這種說法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這種感覺,就像一個普通學生,拼了老命各種刷題,用無比虔誠的態度去對待的一場重要考試。

  然后聽學霸說:“我就隨便考考。”

  “如果不是為了練兵,那個白牧野一個人就能挑了我們全隊。”張可欣在一旁說道。

  “不是吧……”林德輝嘴角抽搐著,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兩個女孩兒,忍不住道:“不是,你們倆……是不是看人家長得帥?”

  “長得帥是真的,實力強,也是真的,我現在算是終于明白老師說過的那句話了。”張可欣淡淡說道:“他說,精神力高,未必一定就強,天賦好,如果夠勤奮的話,可以在這條路上走的很遠;天賦沒有那么好的,可能走不了那么遠,但或許人家可以走的很高!一直以來,我都沒弄明白這高和遠之間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關系,今天跟白牧野打完這場比賽,我想我明白了。”

  “那咱們這場比賽豈不是……”林德輝一臉自責,他覺得如果他沒有出局那么快的話,他們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別想那么多了,先看施頌還有沒有機會帶走對方一個人吧,如果符篆師不出手,我想,他還是有機會的。這才是我們今天最大的收獲。”刁雨佳說道。

  遠古遺跡中。

  施頌已經收到刁雨佳和張可欣被淘汰出局的提示,換做之前,他恐怕會信心全無。

  但在今天,他有種莫名的興奮!

  竟然一點恐懼都沒有!

  甚至有種自己即將創造歷史創造奇跡的預感。

  如果在這種時候,我能力挽狂瀾,干掉對方三個人的話,那么,這將是我這一生,最值得回憶的一個壯舉!

  未來的輝煌,屬于未來。

  眼下,我要先創造一個輝煌奇跡再說!

  施頌整個人的走位飄忽到極致,他的預判能力,也已經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他出箭根本不用瞄準,甚至不需要考慮。

  不管哪個方向,他隨手一箭,就一定能射中對方!

  此時,導播將鏡頭高高拉起,給了一個全景長鏡頭。

  施頌在整個地圖的西北角,試圖往中部戰區靠近。

  司音在地圖的正北,兜了好大的一個圈子,正朝施頌的方向摸過去。

  一些猛獸被司音驚動,但全都遠遠避開!

  司音身上爆發出的那股氣勢,實在有點太兇。

  畢竟剛剛也是殺過人的!

  萌蘿莉身上帶著一股子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的殺氣。

  地圖的西邊,姬彩衣身形接連閃現,她在從那個方向摸過去。

  戰場上的感知能力,可不僅僅只有施頌有。

  無非是誰的更強一點,誰的稍弱一點。

  白牧野從中部戰區方向,直直的往西北角溜達過去。

  他終究不是強大的靈戰士,在沒有任何符篆加持的情況下,很多地方都沒辦法直接越過,還需要繞行。

  但就是這份氣定神閑的態度,就已經讓無數人感到佩服。

  “這才是一個符篆師應有的樣子。”光頭美女大加贊賞,她脾氣就這樣,對討厭的人毫不掩飾,對喜歡的也不吝溢美之詞。

  哪怕她是來自書城的專業解說,但一點都不妨礙她欣賞白牧野。

  溫柔妹子在一旁,眼睛亮亮的看著地圖中的白牧野,柔聲說道:“他到底會用什么方式,來擊敗僅存的黃金屋隊員呢?”

  “他應該,會在正面吸引對方的注意力。”鳥哥分析道。

  董栗想了想,推了下眼鏡:“他可能只想溜達溜達,熟悉熟悉這塊地形,說不定以后在決賽圈還能抽到。”

  光頭美女看了一眼董栗,撲哧一聲笑出來:“這才分賽區第一場循環賽……”

  “我相信他們,要打賭嗎?”董栗一臉認真。

  “和你?逢賭必輸董先生?”大家都是一個圈子的,其實彼此間早就知道對方。

  董栗哈哈一笑:“我現在可不是逢賭必輸董先生……怎么樣?敢不敢跟我賭一場?”

  光頭美女挑了挑眉梢:“不賭,這明擺著輸的賭局,傻子才跟你賭。”

  鳥哥在一旁說道:“說起賭局,這場比賽的盤口,之前可是完全看好黃金屋戰隊的,呵呵,也不知道這下子那些博彩公司要賠多少錢。”

  “博彩公司,永遠都不會賠錢的,他們都用大數據賺錢,平衡點找的準著呢。不過嘛,這場比賽……恐怕他們是要虧點了。”光頭美女一邊盯著屏幕,一邊笑著道:“畢竟很多人喜歡博冷門,再加上你們百花的人如果買了這場比賽,估計大多數人都會選擇自己的主隊。之前開出來的賠率,可是高的很呢……”

  比賽場地中,司音、姬彩衣和白牧野分別從三個方向,朝著弓箭手施頌而去。

  這時候,白牧野手腳并用,爬上了一座殘破的高塔。

  高塔破敗得厲害,很多地方樓梯都沒了,小白倒是秀了一把攀巖的技巧,看著十分輕巧的爬到了這座殘破高塔的頂層。

  然后,他爬到外面,坐在最上層用石頭砌成的陽臺上,兩條腿懸空,腳下就是六七十米的大地。

  如果掉下去,肯定是必死無疑。

  哪怕有著四級靈戰士的身體,這么高距離也扛不住。

  很多有恐高癥的人都看得有些眼暈,白牧野卻是一臉舒服的樣子。

  一支箭,毫無征兆的射向他。

  鏡頭給到施頌,施頌嚴肅的臉上,目光清冷,沒有任何嘲諷或者多余的神色。

  爬那么高,生怕人看不見你,不就是引我對你發動攻擊么?

  但你又是否清楚?

  我的箭,也不是之前的箭了!

  一道光幕,出現在白牧野面前。

  寒冰箭射在防御光幕上,竟然將這光幕瞬間凍成了幽藍的顏色!

  嗖嗖!

  又是兩支箭,一前一后,緊隨第一支箭,射向那道光幕。

  直播間里,董栗說道:“施頌應該是想要剛剛淘汰單谷時所用的套路,一箭凍結,一箭破之,一箭殺之!”

  鳥哥接過話來:“但是……”

  但是沒用的!

  第二支箭,射在光幕之上,并沒有想象中光幕破碎的場景出現。

  那強烈的寒冰屬性,只是讓白牧野的防御光幕顏色變得更深了一點。

  第三支箭射在光幕上之后,顏色更深了一些。

  光頭美女瞇著眼,喃喃道:“這是……加持?”

  溫柔妹子點點頭:“應該是防御符中的加持了……要是這種時候,再有幾次火屬性的攻擊,應該可以破掉,不過,有這么長時間,足夠符篆師做出任何反應了。”

  “你們百花城,真的是撿到寶貝了!”光頭美女不無羨慕的看著董栗跟鳥哥。

  董栗推了推眼鏡,一臉淡定。

  鳥哥有些得意的翹起嘴角。

  施頌三箭沒能湊效,頓時有些急了。

  對方不過是個中級符篆師,就算他是個超級富二代,身上全都是買來的高級符,可他又怎么可能對每一種高級符篆都控制得如此爐火純青?

  自己三支寒冰箭射出去,靈力消耗巨大,結果呢?

  卻給人家的防御符套上了一層寒冰屬性的加持!

  這特么的!

  就在這時,他突然間感覺到,自己左側傳來一股巨大殺氣!

  施頌毫不猶豫的就是兩支箭射出去。

  遠遠的,接連兩聲脆響。

一道身  影,朝著他這邊光明正大,狂奔而來!

  我去!

  是那個拎著錘子的暴力大蘿莉!

  她竟然能直接砸飛我的寒冰箭?

  施頌來不及感到震撼,他朝著西方直接退去。

  他必須跟司音這種強攻型靈戰士拉開距離!

  作為一個弓箭手,跟人家短兵相接,那不是找死嗎?

  施頌正面面對著司音,邊退邊射箭攻擊。

  寒冰箭對靈力的消耗巨大,但這種時候,他也顧不上那么多。

  他一箭又一箭的射出去,竟然沒有一支箭射中那個越來越近的萌妹子。

  對方的錘法……有點太可怕了!

  施頌的這種選擇,并沒有錯,他不能背對著司音一路狂奔,若是那樣,他會錯失很多機會。

  但此刻,無數站在上帝視角觀看比賽的人都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

  作戰室里,刁雨佳嘆了口氣:“他也盡力了!”

  “是啊,盡力了。”林德輝一臉失望。

  僅存的隊友終究還是沒能創造出他們幻想的奇跡。

  因為所有在上帝視角觀看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施頌背對著的方向,距離他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正隱藏著一道幽靈般的身影——姬彩衣!

  臨陣突破,晉升到八級的姬彩衣,直接施展出潛行術,距離施頌越來越近。

  然而施頌光顧著去對付追上來的司音,完全沒意識到,對手竟然就在他的身后。

  姬彩衣在接近施頌的那一剎那,如同一道風一樣略過施頌的身體。

  施頌直到最后一刻,似乎才有所察覺。

  巨大的光幕上,給了他一個臉部特寫鏡頭。

  他的表情充滿了驚訝,接著便是遺憾。

  然后,他倒了下去,身體化成光雨,消散在空氣中。

  百花符龍戰隊,循環賽首場。

  直播間里,鳥哥跟董栗很有風度的率先鼓起掌來。

  光頭美女和溫柔妹子也隨后鼓掌。

  董栗說道:“這場比賽,無論符龍戰隊,還是黃金屋戰隊,都打出了他們的風采。少年強則國強,我們的少年越來越強!恭喜符龍戰隊,拿下循環賽首場勝利,同時也要對黃金屋戰隊說一聲,你們的表現,同樣非常優秀,一時成敗得失算不得什么,總結教訓,重整旗鼓,下場比賽繼續努力!”

  光頭美女點點頭:“好的,今天這場比賽,已經結束,接下來我們會回到演播室,讓后方專家團,來給大家分析這場比賽……”

  白牧野幾個人,從作戰室的虛擬艙里面出來,卻看見單谷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那,低著頭,胳膊肘拄在膝蓋上,兩只手抓著灰白的長發,似乎非常苦惱。

  聽見幾個人從虛擬艙出來,頓時換了一副臉孔,笑嘻嘻道:“哈哈,恭喜彩衣,臨陣突破,恭喜我們自己,再下一城……”

  “單谷,一時成敗得失,沒什么大不了,不要太心急。”姬彩衣性子也直,有些擔憂的看著單谷。

  “哈哈哈,想多了你,我剛剛就是有點遺憾,本來可以干掉對方的弓箭手的,結果卻把人家逼得臨場突破了……”單谷嘻嘻哈哈,摟著白牧野肩膀道:“下場,下場比賽我一定突破!”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好!”

  “隊長呢?”司音問道。

  “我出來就沒見到,大概是回休息室去了吧?”單谷說道。

  “走,咱們也回休息室吧,之前那件事,他們還沒給出一個交代呢。”白牧野一邊說,一邊清了清嗓子,這是他跟大漂亮之間約定的暗號。

  大漂亮在他耳機里說道:“別擔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回頭看官方解釋吧。”

  官方解釋能信?

  白牧野心里面吐了句槽。

  大漂亮仿佛能讀懂白牧野心聲似的:“這次能信。”

  回到休息室,也沒見老劉,姬彩衣有些急,就要給老劉打電話。

  不過就在這時,光幕上畫面突然被切換。

  老劉跟幾個組委會的大人物一起,出現在一個發布會的現場。

  老劉的位置居然還不在最邊上,而是在中間偏左一點。

  “這是什么情況?”單谷一臉疑惑的看著光幕。

  “應該是結果出來了。”白牧野道:“這種大賽,出現這種意外,最著急的一定是大賽的主辦方,要是不能在最短的時間解釋清楚這件事,必將謠言四起,對他們形成的傷害,也將是巨大的。”

  這時候,光幕中,一個面容威嚴的中年人,坐在正中,沖著下面大量媒體記者點點頭:“首先說明一點,這是發布會,不是提問會,所以,關于這件事,我們只公布結果,不接受任何提問。好了,現在開始吧。”

  坐在他身旁的一個干練女子,一臉大方的面向下面諸多媒體,說道:“經查,組委會理事袁恩光,也就是之前帶著一眾媒體記者硬闖比賽選手區的那位……”

  這時候,有人把那眼鏡青年的形象,投放在光幕上。

  “他在這場比賽開始之前,購買了數額巨大的……黃金屋戰隊勝利的彩票。”

  下面一眾記者,頓時一片嘩然。

  包括正在收看的那些觀眾,也全都一臉無語。

  尤其是白牧野,他終于明白大漂亮為什么說,不是他想的那樣了。

  “同時,我們還調查到,他同時跟幾家小博彩公司,私底下有往來,并且他們之間,有大量的現金交易記錄……”

  臥槽?

  組委會牛逼啊?

  現金交易記錄你們都能查到?

  這個時代,紙幣基本上徹底退出歷史舞臺了。

  大家都是使用數字貨幣、信用點進行各種消費。

  現金紙幣的額度,通常十分巨大,它們也只剩下了少數的一些功能。

  比如說,冒險者們,通常喜歡現金交易。

  或是在一些網絡無法覆蓋的遙遠資源星球上,大家也可以使用現金進行交易。

  還有一些時候,就是不希望在網絡上留下痕跡的交易,也會選擇使用大額現金進行。

  那么問題來了,組委會這邊,到底是通過什么手段,弄到這個袁恩光現金交易記錄的?

  這手段……有點恐怖啊!

  實際上,組委會的人也不知道那東西是怎么來的。

  反正就那么恰到好處的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范圍內。

  簡直就是瞌睡送枕頭。

  那些視頻里面不但有袁恩光跟幾家博彩公司的交易記錄,還有袁恩光拉攏一些媒體記者的視頻……

  總之,這些證據只要公布出來,無論組委會,還是書城,肯定是干干凈凈。

  至于已經死了的袁恩光,以及那些他收買的記者,還有那幾家小型博彩公司的下場是什么,那就沒人關心了。

  反正肯定不會好!

  畢竟這是法治社會。

  尤其那幾家博彩公司到最后發現事情暴露,那個混在記者群中的博彩公司人害怕袁恩光把他們交代出來,直接啟動了早就埋在袁恩光身體里面的劇毒物,瞬間將其毒死。

  就連這些視頻,組委會手里面全都掌握得非常詳細。

  隨著這個干練的女發言人一條條證據拋出來,別說下面這群記者,就連那些正在收看的人,也全都被驚呆了!

  這簡直是有生之年系列啊!

  “我們看到了什么?臥槽,太驚人了!飛仙聯賽,白岳城分賽區的主辦方和組委會的人員太牛逼了!一場比賽的功夫,不到一個小時,竟然直接破獲了一起這么大的博彩案!太牛逼了!”

  “我服了,這場比賽就夠精彩的了,沒想到比賽之外居然還有更精彩的事情在等著我!從今以后,鎖定白岳城分賽區!”

  “我得給書城的朋友們道個歉,原諒我之前認為這件事是你們干的,你們受委屈了,我說錯話,我道歉!”

  “我道歉!”

  “道歉……”

  網絡上,一下子就炸了。

  無數人對書城人道歉,書城這邊雖然輸掉了比賽,但在賽場上,刁雨佳的風度贏得了無數人的好感;賽場外,使盤外招想要坑符龍戰隊這件事,也跟人家完全沒關系!

  所以書城這座一級主城的聲望,瞬間暴漲!

  這結果,讓不少書城的人都哭笑不得。

  我們只想贏得比賽啊……媽蛋,一級主城,漲聲望有卵用?

  殊不知,就在那發言人一板一眼,一條一條往外拋出證據的時候,幾個小伙伴,全都一臉詭異的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們:“你們別看我,我不知道,不是我干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