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二次閃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姬彩衣的動作看上去已經用老,似乎沒了回旋余地。

  但就在刁雨佳身子向后仰、旋轉、手中鋒利匕首刺向她腰間的一剎那——

  姬彩衣像是一只靈巧的貓,順勢向前,猛地一躍而出。

  身子跟大地平行,一只手上的暗月之刃,當做飛刀,向后扔向刁雨佳!

  那邊的刁雨佳施展幽靈閃現,想要避開姬彩衣這一擊,但依然被暗月之刃刺在一條腿的小腿之上。

  鋒利無比的暗月之刃輕而易舉的刺穿那條小腿。

  刁雨佳踉蹌一下,依然將幽靈閃現施展出來,出現在不遠處。

  一臉震驚的看著姬彩衣。

  她的腿上血流如注,但她卻像是完全沒感覺似的。

  一雙眼死死盯著姬彩衣。

  這一幕實在是太精彩了,以至于就連彈幕都在這一刻終止了那么一瞬間。

  然后……更加洶涌的爆發出來!

  “剛剛那一幕,絕對是本次分賽區十佳鏡頭之一!太精彩了!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刺客的戰斗竟然也可以這么燃!”

  “我去,看得我熱血沸騰啊!整個過程,我的眼睛都沒敢眨一下!”

  “太帥氣了,姬彩衣真女神!面對高出兩級的對手凜然無懼,能打到這種程度,真的是太厲害了!”

  “刁雨佳不愧是九級刺客,真的牛啊,但姬彩衣女神更牛,如果這兩人同級的話,她肯定不是我彩衣女神對手!”

  “我們雨佳隊長明顯心神不寧,她是被隊友分心了!”

  這些是比較正經的彈幕評論,還有很多不太正經的——

  “我全家人一起跪著看的!”

  “嚇得我手里面的薯片都掉了!”

  “嚇得我眼鏡都飛了!”

  “嚇得我水杯都打翻了……”

  “擦,嚇得老子都萎了!”

  “樓上你當時在干嘛”

  “樓上威武!”

  “樓上牛逼!”

  賽場上。

  刁雨佳微微彎著腰,弓著身子,看著姬彩衣:“你……很厲害!”

  “彼此。”姬彩衣喘著粗氣,汗水已經濕透了她的頭發,一綹一綹的貼在額頭上。

  她的手中只剩下一把暗月之刃,那把還在刁雨佳的小腿上掛著呢。

  “認輸嗎”姬彩衣問。

  “不。”刁雨佳一邊盯著姬彩衣,一邊慢慢彎下腰,一只手向下探,似乎想要拔掉小腿上掛著的那把刀。

  但就在這一瞬間,卻猛地向前一沖!

  幽靈閃現!

  同樣精神力高度集中的姬彩衣幾乎是在刁雨佳有所動作之前,就已經動了!

  幽靈閃現!

  兩道影子一觸及分!

  兩女擦肩而過。

  一股強大氣息,自姬彩衣身上爆發出來。

  臨陣突破!

  巨大壓力下,在生死之間,姬彩衣終于成功突破那道桎梏。

  踏入八級!

  那種瞬間涌出的感悟,讓姬彩衣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像是得到巨大升華一般,福至心靈,在這剎那,她對刺客這種職業的領悟,進入了一種全新的境界!

  那張絕色的臉,露出一絲笑容。

  “你突破了”刁雨佳一臉震撼。對姬彩衣的突破,她的感受最為直觀。

  因為姬彩衣整個人身上所散發出的那股氣勢,完全變了。

  直播間里,鳥哥一臉興奮的大聲說道:“臨陣突破!彩衣臨陣突破!終于突破到了八級!這種突破方式……我們都知道,她在此時此刻的收獲,是最大的!”

  董栗推了兩下眼鏡,一臉沉穩的道:“如果這種時候,能讓她安靜下來多感悟一會,收獲會更大,但可惜……這是在比賽。”

  “不過也可以了,勝過平時自然突破!”鳥哥興奮的道。

  “讓我們恭喜百花符龍戰隊的刺客姬彩衣同學,臨陣突破,帝國未來又多了一個年輕漂亮卻強大的刺客戰士。”溫柔妹子說話永遠都是那么好聽。

  光頭美女倒吸了一口涼氣,深深的嘆了口氣:“這小姑娘……這小姑娘……厲害!”

  姬彩衣看著刁雨佳輕輕點點頭。

  刁雨佳猶豫了一下,道:“給你五分鐘。”

  姬彩衣微微一怔。

  “說到做到。”她說著,一瘸一拐,往后退去。

  依然扎在她腿上的刀,也必須得處理了,不然的話,失血過多同樣會讓她的戰力大打折扣。

  但不管怎么說,她做出的這個決定,依然看傻了不少人。

  “天吶,這是講風度的時候嗎不趁著這種時候進攻,打斷她的感悟……竟然還要給她時間”

  “是不是傻為什么要成全別人”

  “有病吧自己隊伍都要輸了,還在那玩什么風度”

  “首先要肯定一點,刁雨佳高風亮節值得欽佩。在這種時候打斷對方,明顯損人不利已!再說她腿上那把刀……不抓緊時間處理的話,也是個大問題!這是比賽,不是真正的戰場!就算她現在強攻,打斷姬彩衣的感悟,她就能保證一定會贏嗎所以我站刁雨佳!”

  “刁雨佳可以!”

  “雖說賽場如戰場,可賽場終究不是戰場!刁雨佳同學的舉動,雖然讓我們有點感到意外,但不得不說,她的這一舉動,贏得了我的尊重。”董栗一臉認真的在直播間里對著鏡頭說道:“賽場上是對手,賽場下是朋友,而且我相信,也只有這樣的心性,才能讓隊友真正放心的把后背交給她。我相信,無論今天誰輸誰贏,但這群孩子沒有失敗者!”

  性子潑辣脾氣火爆的光頭美女,此時也忍不住點點頭,然后看了一眼光幕上那些噴刁雨佳的話,忍不住怒道:“那些罵刁雨佳的人,你們究竟是什么心思太陰暗了點吧比賽場上,為了勝利是可以不折手段。但同樣,也可以為了成全對手止戈五分鐘!董哥說的好,賽場如戰場但終究不是戰場!刁雨佳的做法,是很有風度的,是值得贊揚的!兩人之間原本就相互纏斗,難分勝負,這種時候就算搶攻一波,也未必就能帶走對方。選擇成全符龍戰隊的同學,那是同為刺客的一種彼此欣賞!那是同為飛仙人、祖龍人的一種大氣!”

  如果不是這種頂級聯賽,換做平日里虛擬世界的比賽解說,光頭美女肯定會忍不住直接罵娘了。

  面對這出現爭議的一幕,她是完全贊同刁雨佳做法的。她性子就是這樣,愛憎分明。

  那邊刁雨佳咬著牙,拔出了腿上的暗月之刃,將衣服撕碎,用力系在傷口處。

  然后坐在那,拿著暗月之刃,仔仔細細上下打量著。

  果真如她所說,她在等姬彩衣感悟那種瞬間突破帶來的東西!

  突破桎梏的瞬間,會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就像是寫作的人,腦子里突然出現一個特別牛逼的靈感,但如果不能及時抓住把它記下來,很快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以寫作的人最煩被人突然打擾。

  靈戰士的突破,大多也都如此,需要靜靜感悟一番,去尋找那種感覺。

  只有少部分,不需要這種感悟,臨陣突破之后,以戰代悟。戰斗打得越精彩,收獲就越大!

  刁雨佳當然可以不給姬彩衣這五分鐘,沒有人能挑出毛病來。

  畢竟這是比賽。

  但她這么做了,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大多數人都為她這種氣度所折服。

  甚至沒有多少人說她這是為了處理自己腿上的傷而找的借口。

  就算是,姬彩衣都得感謝她!

  她站在那,仔細感悟著突破帶來的那些收獲。

  五分鐘的時間,依然顯得有點緊張。

  但沒關系,這五分鐘,足夠她把那種感覺記下來。

  比賽之后,她可以再慢慢感悟。

  五分鐘后。

  姬彩衣看著刁雨佳,認真道謝。

  “謝謝你!”

  “不用謝,我腿上的傷也需要處理,不全是為了你。”刁雨佳淡淡說道。

  這句話,很大氣!

  沒有刻意去說我這是為了你好。

  這種風度人品,的確令人欽佩。

  “我現在,更有把握了!”姬彩衣說道。

  “未必!”刁雨佳在這一刻,腦子里已經徹底沒有了其他。

  她整個人的狀態,直接調整到最佳!

  一個厲害的對手,能夠激發自身更多的潛力。

  這話一點都沒錯。

  刁雨佳很清楚,如果在這種時候,她腦子依然擔心其他隊友,她可能真的會被這小姑娘給秒了。

  想也沒有用,對方沒有升級的時候,她都走不脫。

  所以……不如干脆利落一點!

  就當這是一次難得的切磋好了!

  她看著手中這把屬于姬彩衣的暗月之刃,隨手往旁邊一扔,直接釘在一面殘破的墻上。

  “刀不錯!”

  那個刀字剛剛說出口的瞬間,刁雨佳的身子就已經動了!

  這一次,她的幽靈閃現,要比之前更加虛幻!

  鏡頭調慢很多倍,都難以捕捉到她的身影。

  對面的姬彩衣,更是如此,動作同樣比剛剛更快!

  而且……她手中的暗月之刃,竟然爆發出一片幽藍的光芒!

  屬性功法!

  直播間里,一直淡定的董栗忍不住激動起來,大聲道:“彩衣進階八級,覺醒了先天屬性功法!”

  那光頭美女也忍不住瞪大眼睛:“太讓人吃驚了!這小姑娘天賦怎么這么好”

  如今絕大多數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兩個刺客身上。

  所以很多人都沒發現,那邊的單谷,在瘋狂碾壓對方弓箭手施頌的時候,突然遭到施頌的反擊……差一點就被射中!

  直播間里的四個主持人有導播提醒,所以第一時間注意到這里。

  溫柔妹子忍不住說道:“哎呀……這場比賽太精彩了,一個鏡頭都不想錯過,兩個刺客的對決無比精彩,弓箭手這邊同樣不甘寂寞……”

  “呀!”

  “施頌反擊了!”

  “他一連串的箭射出來,差點射中符龍這邊的單谷,這是終于要爆發了嗎”

  溫柔妹子的語速驟然加快。

  因為兩個弓箭手之間的對決,也已經進行到白熱化。

  感覺一直被單谷壓著打的施頌像是一下子打了雞血似的,箭矢接連射向單谷。

  每一箭都刁鉆無比,而且勢大力沉!

  各種各樣的角度,各種各樣的弧度。

  單谷這邊,則開始后退、閃避。

  直播間里面,董栗突然沉聲道:“施頌同學……臨陣突破了!”

  一場比賽,竟然有兩個人臨陣突破,不得不說,真是太讓人意外了。

  單谷心里面憋悶極了,他剛剛明明一直占據著上風,可身體中的那道桎梏,卻是怎么都突破不了。

  結果,瘋狂的壓制之下,那巨大壓力反倒讓對方臨陣突破。

  而且對方突破之后,立即展開瘋狂反撲,這是在利用戰斗,去感悟突破帶來的東西!

  大多數人突破之后,需要靜靜思考,慢慢去捕捉突破帶來的那些靈感。

  但也有一部分人,在突破之后,根本不需要靜靜思考,瘋狂的戰斗……就是他們的感悟方式!

  董栗道:“對方弓箭手施頌以戰代悟,他跟剛剛突破的姬彩衣完全不同,他的攻勢越來越猛……”

  “單谷不妙啊!”鳥哥也忍不住著急起來,“剛剛明明一直壓著對的!”

  董栗道:“對方在他的重壓之下,踏出了那一步,成功突破!現在……單谷危險了。”

  鳥哥嘆息:“單谷是不是太著急了呢”

  光頭美女說道:“明顯如此!根據之前的資料,單谷的靈力應該是七級巔峰吧就差一點,便可以突破到八級!但就是這一點,影響了他這場比賽的發揮。他肯定是想要臨陣突破,但他太執著于這件事了。反倒影響到了他的狀態。如果他能忘記這件事,一心一意的比賽,那么現在,不但施頌已經倒在他箭下,他應該也成功突破了。”

  不得不說,光頭妹妹雖然穿著打扮很有性格,言談舉止也十分潑辣大膽,但她的眼界,卻是極好的!

  看事情看得相當精準。

  賽場上,單谷已經有些亂了陣腳。

  他不清楚其他人那邊怎么樣了,但他有種感覺,自己這里很可能要出問題!

  不但無法成功臨陣突破,甚至還有可能要被對方給帶走!

  他當然不甘心!

  別看他整天嘴上說著想要當咸魚,可骨子里……他卻是個相當上進之人。

  單谷開始借助各種地形不斷騰挪閃避,試圖拖延時間,尋找反攻機會。

  但對方的箭太刁鉆,突破之后,施頌的實力遠遠不止提升一級那么簡單。

  先前被壓著打,但現在,是他主動發起攻擊,壓著單谷在打!

  而且他終于打出之前一直沒有使用的寒冰箭!

  每一支射出來的箭,不管射到什么地方,都會瞬間將周圍一大片地方凍結。

  這讓單谷承受的壓力變得更大了!

對方不惜靈力施展屬性箭術,說明了什么  說明對方已經胸有成竹,掌控了跟他的這場戰斗!

  躲閃、閃避!

  單谷那強大的直覺依然在發揮著作用。

  可在這種時候,已經沒有了多大意義。

  因為對方的箭,威力太大了!

  那些單谷依賴的屏障——遠古遺跡里面的斷壁殘垣。

  隨著對方一箭又一箭,紛紛凍成冰雕,然后爆碎!

  單谷很想回撤,往中心戰區那里回撤,去找小白求援。

  他知道就算施頌臨陣突破,也根本不是白牧野對手。

  他的屬性箭術再厲害,也射不穿小白的防御。

  但他不能這么做!

  一旦真的這么做了,連他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的。

  拼了!

  單谷在一剎那,抓出十幾支箭,施展流星箭雨,將這十幾支箭漫天射向對面的施頌。

  他要做最后一搏!

  只要這一波能壓制施頌,他就還有機會!

  可惜——

  施頌接連走位,身形飄忽無比,十幾支箭,全部落空。

  施頌在走位的過程中,發起了致命的反擊。

  他射出了三支箭!

  一支射穿單谷藏身的一面古老墻壁,整面墻瞬間凍結;第二支箭狠狠轟在冰墻之上,冰墻碎裂,轟然坍塌;第三支箭,直奔單谷眉心。

感覺到危機了嗎  當然。

躲得開嗎  躲不開!

  單谷死亡。

  出局。

  直播間里面,董栗跟鳥哥其聲嘆息。

  光頭美女說道:“年輕,受點挫折沒什么壞處。”

  “呀……張可欣……不要呀!”溫柔妹子忽然發出一聲驚呼。

  光幕上,中心戰區那里,戰局也發生了變化!

  張可欣久攻不下,變得有些心浮氣躁起來,心中擔心幾個隊友,想要前去馳援。

  所以在再次扔向白牧野幾張雷電符之后,往自己身上拍了幾張精神力補充符,然后悄悄的……想要從藏身處溜走。

  結果,剛一冒頭,一把巨大的錘子,無比突兀的從天而降!

  張可欣死亡。

  出局!

  她從虛擬艙里面坐起來,都有點沒弄明白到底是什么襲擊了她。

  司音已經藏在那里好久了!

  她差點都等困了!

  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張可欣還是沒能忍住,試圖馳援隊友,被她抓住了機會。

  一錘子秒殺張可欣的司音,臉上并沒有想象中的那種興奮和欣喜,反倒一臉愧疚和自責的沖著張可欣身體消失的地方雙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詞:“對不起呀小姐姐,我也不想這樣,可是你還是冒出來了……”

  無數觀眾在這一刻差點被司音給萌翻了,也都給逗笑了。

  “萌妹子,不用道歉的!”

  “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老子以后就粉她!”

  “太可愛了!”

  打開虛擬艙走出來,原本表情有些落寞的高級符篆師張可欣同學正好抬頭看向作戰室里面的光幕,聽見這句話,表情一下子僵住,哭笑不得的站在那,揉了揉發紅的眼角。

怎么是這個小妹子  我的天……好吧,符龍戰隊,厲害!

  賽場上,白牧野沖著司音做了一個手勢,然后伏地身子,朝著單谷那個方向走去。

  單谷被淘汰,他們都收到消息,司小音是剛剛太緊張,沒注意有消息提示。

  這會兒也看到了,忍不住有點難過,但還是按照白牧野的手勢,朝著單谷那個方向走去。

  姬彩衣這邊,又一次雙雙幽靈閃現之后,兩個人的身形,全都定格在那。

  “你真不錯!回頭交個朋友!”黃金屋的隊長刁雨佳說道。

  “好!”姬彩衣點點頭。

  直播間里。

  四個人面面相覷,全都露出驚訝神色。

  溫柔妹子:“這是……分出勝負了”

  光頭妹子摸摸腦袋:“沒看清。”

  董栗苦笑道:“我也沒看清。”

  鳥哥:“我也是。”

  四個主持人,竟然全都沒看清楚。

  所有正在收看比賽的人,幾乎沒人看清楚剛剛那一瞬間,兩個刺客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顯然,她們勝負已分。

可問題是,誰贏了  這時候,刁雨佳的身體,化作一道光雨,消失在空氣中。

  然后,被放慢無數倍的鏡頭,出現了。

  在兩人錯身的一瞬間,刁雨佳手中的匕首,刺向姬彩衣的腰間,姬彩衣也是同樣的動作!

  對于刺客這種職業來說,遠比其他職業更加清楚對手的要害在什么地方。

  所以,在這一刻,兩人幾乎是同歸于盡的打法。

  但就在刁雨佳的匕首即將刺入姬彩衣的腰部時,已將幽靈閃現用到極致的姬彩衣,竟然再次閃了一次!

  二次閃現!

  直播間里面,一連串倒吸涼氣的聲音。

  光頭美女:“臥槽!”

  鳥哥:“臥槽!”

  溫柔妹子:“臥……我的天!”

  董哥推了推眼鏡,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幽靈閃現講究的是恐怖的速度和超級的靈巧,但在閃現到目的地的那一瞬間,還能做出二次閃現的,他們截止目前,還從來沒在任何一個高中生或是大學生身上見到過!

  從來沒有見過!

  不敢說從未有過,但至少,他們沒見過。

  也沒聽過!

  良久,董栗才一邊搖頭嘆息,一邊說道:“就算是宗師級的刺客,我都沒見過能施展出二次閃現的。”

  “這是大宗師才有的手段呀!”光頭妹子面色復雜,“你們家這個姑娘,了不起!”

  她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