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四章 戰黃金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臥槽死了?

  就這么就死了?

  媽的你要真的這么剛,剛才直播的時候你就自殺豈不是更轟動一點?

  一群組委會的人全都懵了。

  這種情況,他們也沒什么經驗啊!

  他們是大賽組委會的領導成員,不是專門處理這個事情的。

  所以一個個,面面相覷。

  有人上前試探了一下鼻息,面色難看的回頭看了一眼眾人:“真死了。”

  “還愣著做什么?趕緊叫救護車送去急救!另外,立馬給我查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個黑鍋,堅決不能落到咱們組委會頭上!”

  滿身威嚴的中年人氣得牙癢癢,感覺心臟都有些難受。

  同時也明白事態的嚴重性。

  正常情況下,就算是被收買了,去挑釁一支戰隊,試圖通過盤外招讓對方失去比賽資格然后失敗了,也不過是會受到嚴厲懲罰罷了。

  但肯定不會沒命!

  畢竟這種事兒,它還罪不至死。

  可這人居然就這樣死在這里,著實是太出人預料了。

  另一個人沉聲道:“這件事,必須盡快壓下去!”

  他看了一眼房間里的其他人:“就算不能第一時間查出真相,我們也要給出一個真相!而且,這臟水,也不能往書城那邊潑!”

  滿身威嚴的中年人點點頭:“不錯,你提醒得對,你們都聽見了嗎?”

  “知道了!”房間里面的其他人異口同聲。

  白牧野他們這些人,此刻并不知道那個眼鏡青年已經死了。

  隨著提示音的出現,五個人一起往比賽室方向走去。

  到了門口,劉志遠笑呵呵的對幾個人說道:“加油!”

  幾個人手掌放在一起,用力向下一壓,隨后,全都一臉輕松的進入了比賽室。

  進入虛擬艙,倒計時結束,一群人,出現在賽場上。

  這是一片蒼涼的遠古遺跡,各種斷壁殘垣隨處可見。

  一些可怕的生靈,隱藏在那些斷壁殘垣之間。

  地圖很大,若是站在高處,視野也十分開闊。

  單谷第一時間爬上一座類似神廟的建筑頂上,往遠處看去。

  隨后他輕輕沖著下面幾人打了個手勢,然后瞬間壓低了身子。

  一支箭,貼著單谷的頭皮而過。

  “我去!”

  單谷嚇得一哆嗦。

  幸虧他足夠機警,預判到事情不對。

  但對方這一箭也讓他升起了巨大的警惕。

  不簡單啊!

  在對方這一箭射出來之前,他甚至沒能發現對方所處的方位。

  不過對方這一箭射出來之后,自然也暴露了自身所在。

  但單谷發現對方在高速移動。

  顯然,對方似乎并沒有想要在一個地方打伏擊的意思。

  他順著神廟滑下來,臉色有些凝重的道:“對方可能分兵了!”

  白牧野點點頭:“我們不分。”

  分的話,他很難一一照顧過來。

  對方那個弓箭手主動發起攻擊,很可能是在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給同伴創造機會。

  因為對方的隊伍中,有隊長刁雨佳這種九級的大刺客!

  再怎么嘴上說著不用在意她,可事實上,一個九級的刺客,誰能真的不在意?

  就在此時,從另一個方向——白牧野這群人左側十點鐘的方向,驟然間飛過來四張符篆!

  那四張符的飛行速度,簡直快到不可思議,幾乎眨眼間,就已經到了這邊四個人眼前。

  白牧野面無表情的四張符祭出。

  轟!轟!轟!轟!

  四張劍符,直接將那四張飛過來的符給劈落。

  就在那四張符飛過來,白牧野出符擊落的瞬間,在他們右側兩點鐘方向,猛然間跳出一個人來。

  狂劍士林德輝!

  那把雙手大劍,高高舉起,狠狠向下劈來。

  他的目標,正是白牧野。

  先干掉奶媽,然后再說其他。

  思路非常明確。

  司音隨手掄起手中的裂天錘。

  林德輝看似不可能做出變招的情況下,身子卻無比靈巧的一扭,似乎想要避開司音這一錘,手中那把大劍的角度,也完全變了。

  以一種詭異的角度,刺向司音。

  司音手中沉重的裂天錘卻像是一個玩具一樣,隨著林德輝的角度,輕輕一轉。

  一聲巨響。

  林德輝手中那把大劍直接就被砸飛了!

  “我的天……”直播間里,光頭美女整個人瞬間都被驚呆了,發出一聲驚呼:“這小姑娘……她的力量,太大了!”

  林德輝百試不爽的招式,在司音面前,被一錘子破掉。

  連武器都被一下子砸飛,五臟六腑翻騰著,差點就一口鮮血噴出來。

  整個人的腦袋都是嗡嗡的!

  一道光芒化成的劍,直接穿過了林德輝的胸膛。

  劍符。

  小白出手了。

  八級狂劍士林德輝。

  死亡。

  出局。

  就在這時,一聲刺耳的聲響,在旁邊傳來。

  姬彩衣身子接連倒退三四步,兩條胳膊都有些微微顫抖。

  一道身影,如同幽靈一般,一閃而逝。

  單谷直接就串了出去,他一邊跑,一邊高速的射向他們正前方十二點鐘方位。

  那邊也有箭矢不斷射過來。

  接連三支箭,竟然在半空中撞在一起!

  幾乎所有正在收看直播的人,在這一刻,全都看直了眼。

  這特么……是兩個宗師級弓箭手在較量嗎?

  靜止的情況下,射中對方射來的箭,對高級弓箭手來說,并不是特別稀奇的事情。

  可在高速的運動過程中出箭,還能精準擊落對方射過來的箭,這種箭術……就有點可怕了。

  隨后,單谷彎弓搭箭,一連三支,呈品字形射向對方。

  對方的身影接連移動,避開了這三支箭。

  不過雙方的箭術,在這一刻,高下立判!

  單谷剛剛后發先至,硬是點掉了對方的三支箭。

  輪到他出手的時候,對方卻進行了閃避!

  雖然不能因此就說對方箭術一定不如單谷,但至少,這一輪的比拼,對方跟單谷同級別的弓箭手施頌,是落了下風的。

  白牧野身邊,姬彩衣身影接連閃爍,消失在了鏡頭里!

  潛行術!

  那邊的黃金屋戰隊隊長刁雨佳,同樣也是如此,鏡頭很難找到她的身影。

  這說明,兩個刺客,是對上了!

  姬彩衣知道小白想要讓她和單谷在這一場比賽中突破,所以單谷很莽的沖出去了。

  怎樣才能臨陣突破?

  當然是在生死之間,那種命懸一線的時候!

  姬彩衣七級巔峰,讓她獨自對上一個九級大刺客,的確是有點難為她。

  但也只有這樣,她才能真正獲得足夠的成長。

  之前他們反復分析討論對方的戰術和打法,發現這支黃金屋戰隊的打法,可一點都不像讀書人那樣溫文爾雅。

  他們的打法相當激進!

  想想也是,四個攻擊型的選手,就連符篆師都是攻擊型的,就跟萬雄他們那支團隊一樣,怎么可能保守?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實際上卻是發生在一瞬間。

  從對方的符篆師張可欣利用斷壁殘垣的遺跡作為掩體,拍出四張符篆,到林德輝拎著大劍從另一個方向殺出來。再到對方的刺客隊長刁雨佳出手襲擊,他們的弓箭手施頌偷襲……這一切,其實也就幾秒鐘的功夫!

  然后,現在的局面變成了雙方弓箭手單挑、刺客單挑!

  黃金屋的狂劍士林德輝一個照面就被小白無情的給淘汰了。

  就算白牧野把他留給司音,他也不是司音的對手。

  但白牧野還要盯著對方的符篆師張可欣。

  一個走攻擊路線的高級符篆師,如果盯上單谷和彩衣,恐怕兩人在這一場比賽突破的心愿,很難達成。

  所以,他必須用最短的時間,解決掉林德輝,然后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這個符篆師身上去。

  得拖住她!

  很顯然,對方的符篆師張可欣姑娘并沒能察覺出白牧野的用意。

  這種時候,別說賽場上的選手,就連直播間里的四個主持人,都沒能察覺到小白的用意。

  董栗:“打的這么開?”

  鳥哥:“雙方……都有點浪啊!”

  光頭美女:“哈哈,這種戰斗風格我喜歡,硬剛,就是要這樣!小白這小子不錯,招人喜歡!”

  溫柔妹子有點無語的瞥了一眼光頭美女,心說姐姐,你是哪邊的呀?

  她柔聲道:“黃金屋這邊形勢有點危險,狂劍士林德輝同學被淘汰掉了,對方的符篆師小白確實是個攻守兼備的全系符篆師……”

  “黃金屋刺客穩贏對手,弓箭手也有八成把握。張可欣的雷電符可不是一般人能破解的……”光頭美女贊完了小白,立即夸起自家的孩子來。

  那意思就是,你們家的孩子的確很厲害,但我們孩子……更優秀!

  嗖嗖嗖……

  張可欣從藏身之處,接連拍出六七張雷電符,一起轟向白牧野!

  而且這一次,她沒等雷電符到白牧野近前就將符篆激活!

雷電符……特別考驗控符能力,距離目標越近,越容易擊中對方,但操控起來很難  反之操控相對容易一些,但想要擊中對方,卻非常困難!

  張可欣常年都在練習,俗話說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在賽場上出風頭不是她的興趣,但在賽場上擊敗對手,獲得勝利,卻是她的訴求!

  就算你小白控符能力再強,又能怎樣?

  姐姐我是高級符篆師!

  六七張符篆被激活之后,至少有四道閃電,精準的劈向白牧野這邊。

  一旦劈中,肯定會被淘汰出局。

  白牧野身前,驟然亮起一道白色光幕。

  張可欣皺眉,就算你用的是高級符,但你這也太托大了吧?

  一張高級防御符,難道能防住我四張高級雷電符不成?

  說時遲那時快。

  四道雷電劈在那光幕之上。

  “擊中了!”直播間里的光頭美女幾乎要站起身來,無比激動的道。

  鳥哥微笑不語。

  董栗推了推眼鏡:“不存在的。”

  光幕紋絲不動。

  四道閃電整整持續了好半天,才最終不甘的消失在空氣中。

  那道光幕,依然還在亮著,又過了一會兒,才消失在空氣中。

  很明顯,只要稍微懂一點符篆知識的人都知道,白牧野的防御符,不但是高級,而且品階也一定極高!

  “這小子……真有錢啊!”

  直播間里,光頭美女目瞪口呆的喃喃道:“應該是高級上品防御符了吧?這符價格非常昂貴呀!”

  他說著,看向董栗:“你們百花為了這一次聯賽,也真是拼了呢。”

  董栗推了下眼鏡,微微一笑,說道:“你可能是有點誤會,我們百花城,包括百花一中,沒有給他過任何贊助。”

  “那這小子是個富二代?”光頭美女難以置信。

  董栗微笑:“先看比賽。”

  司音拎著錘子,在遠古遺跡的斷壁殘垣里繞啊繞啊的,消失了身影,不知道干啥去了。

  白牧野依然站在那,沖著十點鐘方向微笑道:“咱們要不要歇會?”

  許多正在收看直播的人一臉無語。

  天吶,小白現在都膨脹到這地步了嗎?

  還歇會……要不要手拉手談談人生和理想?

  你咋不上天呢?

  “咳咳……”躲在斷壁殘垣那邊的張可欣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你這是要跟我聊天嗎?

  就算你想撩我,比賽結束再撩不行嗎?

  你這么好看,又這么厲害,你想跟我交個朋友我肯定不會拒絕呀。

  可現在多少雙眼睛盯著呢?

  鏡頭給到張可欣的臉上,這個清冷的姑娘臉色有些微紅。

  毫不猶豫的又是四張雷電符祭出,分別從四個不同的方向飛向白牧野。

  她的確是被牽制在這里了!

  對方一直到現在,都是在防御,并沒有對她發起任何攻擊。

  而她打出的雷電符,根本無法突破對方防御。

  但她還是要試一試!

  白牧野笑呵呵的再次飛出四張劍符,斬向那四張雷電符。

  任由張可欣的雷電符如何靈巧,但也終究躲不過白牧野的劍符。

  四聲爆響,四張雷電符再次被他劈落。

  然后劍符不衰,依然飛向四個方向,將遠古遺跡的斷壁殘垣轟得粉碎。

  幾頭暗中觀察的龍麟劍齒虎被頓時被炸得血肉紛飛,要么當場死掉,要么向著遠處狂奔而去。

  高中聯賽的地圖,雖然開始使用復雜地形,里面有各種現實中的猛獸。但對這群強大的少年來說,這些猛獸真的有點不夠看。

  這些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很恐怖的八級九級的野獸,一旦遇到白牧野和張可欣這種強大的符篆師,幾乎不可能對他們造成什么困擾。

  可組委會也不能把地圖里面的猛獸弄得太強,弄一堆宗師級的猛獸進來,肯定是不行的。

  因為地圖是隨機的,從一開始到現在,全部比賽地圖,都是隨機的!

  一旦那種有強大猛獸的地圖被一些弱隊抽到,那極有可能是比賽一開始,雙方還沒等見面呢,就三下五除二的全部被猛獸給咬死了,那場面太難看了!

  總不能像百花杯決賽那樣,差點被野獸主宰了比賽。

  所以主辦方也很無奈。

  只有到了飛仙聯賽的決賽圈,才會引入有更高級別猛獸的地圖。

  白牧野依然站在那,沒有對張可欣主動發起攻擊,但張可欣想跑,也沒機會!

  直播間里面的四個主持人,面對這種比賽形勢,反應不一。

  鳥哥一臉輕松。

  董栗也一臉輕松。

  書城這邊兩個漂亮姑娘卻一臉凝重。

  比賽的形勢,從一開始對書城的黃金屋戰隊就不容樂觀!

  打到現在,她們心里面更是沒底了。

  光頭美女雖然言辭破爛,但她是專業主持,眼光毒辣的很,自然看得出自家隊伍的局面很糟糕。

  她們是上帝視角,巨大的光幕分成幾個區域,顯示著每一個隊員的動態。

  白牧野一臉輕松站在那跟張可欣對峙,居然還扔出一句垃圾話來撩閑。

  可司音這會兒,已經暗戳戳的從另一個方向,朝張可欣那邊繞過去了。

  萌萌噠的漂亮小姑娘明擺著是想要偷襲呢。

  單谷跟對方弓箭手施頌之間的對決,也即將分出高下,他的箭始終是在壓著對方打!

  在之前比賽中有驚艷發揮的施頌看上去有些難以招架,被單谷逼得不斷后退,已經距離中心戰區越來越遠。

  姬彩衣跟黃金屋隊長刁雨佳之間的戰斗,更是精彩萬分!

  一個七級巔峰,一個九級……這兩個刺客的速度都太快了,簡直像是兩道影子一般。

  繞著這片遺跡相互斗智斗勇。

  讓人感到驚訝的是,境界明顯不如刁雨佳的姬彩衣,在戰斗中,卻并沒有被壓制!

  反倒是跟刁雨佳你來我往,動作輕靈至極!

  姬彩衣雖然很難給刁雨佳帶來傷害,可刁雨佳想要給姬彩衣造成傷害,同樣也困難的很!

  兩人打了半天,都是輕微傷!

  勢均力敵!

  這時候,已經有一些遺跡里面的生靈被驚動,開始在暗中觀察。

  但因為雙方身上爆發出的強大氣勢,并沒有在第一時間發起攻擊。

  不過對這些生靈來說,它們向人類發動進攻,幾乎是一種本能。

  所以,這種因素,也是一定要考慮到的!

  隊長刁雨佳的臉上明顯帶著幾分焦急。

  她真的是有些急了!

  賽前他們也曾仔仔細細的研究過百花戰隊這邊的特點,發現符龍戰隊最大的那張底牌,就是白牧野!

  只要干掉這個英俊的符篆師,那么戰斗基本上也就可以宣告結束。

  黃金屋的分析師、教練,包括他們自己,全都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比賽一開始,他們的目標就相當明確,就是沖著白牧野來的。

  準備先把白牧野秒掉再說!

  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場比賽一開始就讓他們覺得之前對這支隊伍的分析全都失效了!

  在這場比賽當中,白牧野除了一開始用一張劍符順勢帶走他們的狂劍士之外,再沒有了其他多余的攻擊傾向。

  他的控制符超級強大,但在這場比賽,卻一張都沒用!

  雖說因為地形限制,想要用符篆直接擊中對手的幾率變低了。

  但問題是,這家伙會飛呀!

  你倒是飛起來跟我們打呀?

  而之前沒怎么被他們放在眼里的刺客姬彩衣,弓箭手單谷,在這場比賽的表現,卻是無比的活躍!

  竟然主動上來跟他們一對一的單挑?

  這是什么戰術打法?

  刁雨佳此刻多少有點心浮氣躁,以她的個人實力,和整個團隊的綜合實力,他們這支隊伍是極有可能被頂級名校看上的!

  但在這之前,卻必須要拿到一個絕好的成績才行!

  雖然就算這場比賽輸了,后面還有七場,他們依然還有機會,可她卻一場都不想輸!

  看來,不把全部實力拿出來,這場比賽肯定是危險了!

  刁雨佳手持一把匕首,在施展幽靈閃現沖向姬彩衣的瞬間,突然間身子一個急停,然后猛的朝著白牧野那邊的方向沖過去!

  不能再和這個等級不如她,但戰力卻無比驚人的漂亮刺客纏斗了!

  必須要幫可欣那邊盡快干掉符龍的符篆師!

  想走?

  哪那么容易?

  姬彩衣身形一閃,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再一次纏上刁雨佳。

  刁雨佳又急又怒,手中匕首狠狠刺向姬彩衣的小腹。

  她原以為這樣可以逼退姬彩衣,然后順勢抽身而走。

  可沒想到的是,這一次,姬彩衣竟然沒有閃避!

  不但沒有閃避,她手中兩把暗月之刃一把抹向刁雨佳的脖子,另一把,同樣刺向刁雨佳小腹。

  同時她的小腹猛的往后一縮!

  就算穿著護甲,但面對一個九級刺客的攻擊,根本不敢直接用護甲面對對方手中利刃。

  想以命換命?

  刁雨佳眼中閃過一絲贊賞!

  有這勇氣的人不多,有這勇氣的妹子更少!

  但是……我怎么可能讓你得逞?

  她盡管同樣穿著護甲,但卻在剎那間往后仰倒。

  眼看就要倒在地上,身子卻是奇異的一扭,兩只腳像是牢牢的定在地上!

  身子跟大地之間的角度已經不足三十度!

  直接避開了姬彩衣這兩刀不說,刁雨佳居然還在仰倒的過程中整個身子轉向姬彩衣這邊!

  在雙方已經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她這一系列的動作,看得無數人目瞪口呆。

  刁雨佳手中匕首寒光閃爍,狠狠刺向姬彩衣腰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