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三章 盤外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次進入黑域,白牧野并沒有去擂臺進行挑戰,看了一眼連勝榜,那位問君能有幾多愁依然高居第一,連勝場次也已經高達兩百七十五場!

  這個連勝場次,的確是有點驚人了!

  黑域這種地方,就算再怎么想要低調,不愿出頭,可終究它是超級天才的地盤。

  能打到接近三百場的連勝,說明這人的實力的確是超強那種。

  關鍵她還是一個靈戰士,并非小白這種全系的符篆師。

  兩百七十五場連勝,距離鉆石還很遙遠,但在目前估計等級比她還高的人,估計也不多。

  問過林子衿,她說問君能有幾多愁是個特別厲害的姑娘,永遠都帶著一張面具,從來沒有人見過她的真實樣子。

  那個女人在黑域除了林子衿外,幾乎沒有任何朋友。

  “你在黑域里的模樣這么丑居然能交到朋友?”白牧野對此感到很新奇。

  “臭哥哥,我這叫淳樸!”林子衿表示不滿。

  不過她也有些奇怪,之前甚至懷疑過問君能有幾多愁會不會也是從三仙島出來的人,但卻始終沒能從她身上找到任何疑點。

  “反正她跟我比較談得來,又是個很厲害的人,至于身份嘛,我覺得也不用去想那么多,這是黑域,她來自三大帝國哪里都正常。”林子衿評價道。

  能在這丫頭嘴里得到一個厲害的評價,那說明那個女人的確是很厲害了。

  “哥哥如果對她感興趣,哪天我可以把她約出來,大家交個朋友唄。”林子衿說道。

  “以后再說吧。”白牧野搖搖頭。

  他現在只想打好飛仙的高中聯賽,然后做好迎接林子衿的準備。

  他如今敢讓林子衿過來,不僅僅是因為她說的那些理由。更多的,也是一種實力提升之后帶來的強大自信!

  而且,子衿來了,回頭打帝國聯賽他會更有底氣。

  打劫齊王生日賀禮之后,雖然沒算過具體的收獲,但以他如今這種身家,已經不是很在意比賽的那些獎勵。

  他在意的是榮譽,以及在比賽過程中得到的歷練!

  最好的歷練場地是戰場,但他們一來太年輕,二來目前也沒有那個機會。

  那么,這種頂級比賽的賽場,就是最好的歷練場所了。

  再優秀的天賦,沒有這種歷練,也都是不行的。

  比如太陽神戰隊,白牧野相信,他們下一次肯定不敢在比賽中隨便開玩笑了。

  這些是教訓,但也是收獲。

  告別林子衿,給于秀秀留言之后,白牧野從黑域下線。

  接下來幾天,他沒有再去黑域。

  而是每天跟幾個伙伴在一起,研究那些對手,商討各種戰術。

  時間一晃,到了四月二十九號。

  面對黃金屋戰隊的第一場比賽,即將開始。

  這場比賽也引來了無數人的關注。

  到了分賽區循環賽階段,每場比賽的關注人數都遠超之前,關注他們的人也不再局限于兩支隊伍背后的城市。

  不夸張的說,現在每一場比賽,都有可能引來其他星球的很多人收看。

  如果到了決賽圈,更是如此。

  到那時,不管愿不愿意,每一支隊伍的每一個人,都會得到無數人的關注。

  當然,這當中肯定少不了那些名校的招生老師。

  這些招生老師最喜歡星球聯賽的決賽圈,一旦盯上心儀的隊伍,從來都是連花帶盆一塊抱走。

  一點都不帶猶豫的。

  這也是為什么彭宗師和孔宗師那兩個身份地位很高的飛大教授,在地下遺跡的時候就如此殷勤。

  不殷勤一點,根本沒機會,完全搶不過啊!

  對年輕的學子們來說,這也是他們展示自己的最佳舞臺。

  如劉志遠被第一學院提前錄取,就足以讓無數優秀的年輕學子感到羨慕。

  這種事在過去雖然不多見,但既然能出現一例,那么以后必然還會有!

  大家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那個幸運兒。

  循環賽階段的直播,不再是各自為戰,而是兩支隊伍的四名主持人,同在一個直播間,一起做直播!

  這樣不但雙方會有言語上的明爭暗斗,增加了更多看點。流量也合二為一,在直播過程中,涌入到直播間里面的人,是一個天文數字。

  每一場比賽的觀眾,最少都不會少于十個億!

  此刻,直播間里。

  鳥哥先介紹了一下自己這邊的符龍戰隊里面的每一個隊員。

  最后面帶笑容的說道:“我們這支來自三級小城的戰隊,也終于有了自己的名字!”

  “這說明孩子們已經開始有野心了,有了對未來更多的期待,我認為這是好事。一個有名字的戰隊,也會增加更多的凝聚力。”黃金屋戰隊的一個女主持人微笑著溫柔說道。

  黃金屋這邊,是兩個年輕漂亮的女主持人在解說。

  這兩人的解說風格也截然不同。

  一個非常溫柔,說話輕聲細語,屬于光聽聲音就能讓人了解她的性格甚至想要娶她的那種。

  她從來不會用語言去攻擊別人,哪怕是對手,她也會輕聲細語的給予溫柔鼓勵。

  另一個則特別火爆,不但言辭大膽潑辣,而且穿著同樣個性無比!

  一身皮衣、皮褲,留著光頭,巨大的耳環,白皙的胳膊上紋著幽冷的鱗片,雙臂平伸的話,就是一條貫穿全身的大蟒!

  光看這身打扮和這發型,一般人都會覺得這是一個紋龍畫虎的街頭混混。

  可實際上,這妹子長得非常漂亮!

  黛眉如山,肌膚似雪,一雙大眼睛特別有神韻。

  如果她穿上一身長裙,留著一頭長發,再把胳膊上的紋身遮起來,那必然是一個仙氣十足的美女。

  這姑娘非常有性格,大大咧咧坐在那,聽身邊溫柔妹子說完,不由嗤笑一聲:“這個……怎么說呢?有野心固然是好事,但這幾個小家伙給團隊取的名字,也有點太大了,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隊伍中有個厲害的符篆師嗎?”

  溫柔妹子柔聲道:“那個叫小白的帥氣小弟弟,的確很厲害呀!”

  光頭美女笑道:“我覺得他最厲害的是那張臉,長得太好看了!當然,他控符手段也很厲害,一個中級符篆師,高級符也能讓他玩得那么溜,挺不錯的。但他精神力太差,當不起符篆如龍這種贊譽!”

  董栗輕輕推了下眼鏡,一臉淡定的道:“小白去年九月份入學的時候,精神力是二十。”

  “我知道,我之前就拿到資料了!但說真的,我表示懷疑!”光頭美女說話那叫一個直爽,根本不在意現在是在直播,有億萬人在觀看。

  “懷疑什么?”董栗問道。

  “懷疑他們學校謊報數據!”光頭美女哈哈一笑:“你們百花城大概是實在招不到學生吧?聽說十年才公開招生一次,但也只能招到小貓兩三只,也真是有點可憐。中間那些年就算有儲備符篆老師一對一的帶著,但也是零零星星,招不到什么人,最后不得已,把招收符篆學生的精神力設定在二十……”

  鳥哥一臉尷尬,董栗倒是十分平靜,雖然光頭妹妹話有點直,但這也是事實嘛。

  光頭美女接著道:“在我們這邊,招生的精神力最低標準,都是三十起步的!所以呀,我覺得,你們那邊的學校,應該早就發現小白是個小天才了,但為了造成一定的轟動效應,為了弄一個噱頭出來,故意說他入學的時候精神力只有二十。反正這種事,也談不上什么罪大惡極,而且操作起來,實在是簡單的很。”

  鳥哥有些沉不住氣,在一旁插了句話:“這種事情當噱頭,有什么好處呢?”

  “嘿,好處多了去了!”光頭美女笑瞇瞇看了一眼鳥哥:“比如說,他們現在就可以借著飛仙聯賽的機會大肆宣傳……快來吧,來我們學校,精神力很弱的人,一年之后踏入中級……哈哈哈,我這人說話不大好聽,百花的朋友別介意呀,你們要是想罵我,麻煩罵得有點水準一些。”

  光頭美女嘿嘿笑著看了一眼光幕上密密麻麻的留言,不用仔細看她也知道,肯定有人在罵她。

  “你的意思是,小白入學的時候精神力瞞報了?”鳥哥不服氣的看著她:“這種事情,可是有記錄的!”

  “哎呀,你怎么這么笨?精神力是可以被封印的嘛!雖然那有點難,但這種事情,誰說的準呢?”光頭美女一擺手:“反正我是不信的!”

  這時候,溫柔妹子過來收場了,她們倆的解說,向來都是這樣,光頭妹盡管嘴炮戰八方,到最后她都能給兜底。

  她聲音柔柔的說道:“幫百花一中打個廣告吧,他們的學校,培養出了白牧野、姬彩衣、司音、單谷這種優秀的學生,還有年紀輕輕就非常擅長交際的隊長劉志遠,還有呀,去年咱們這個分賽區的冠軍得主,同樣也是來自百花一中呢!他們招收符篆師學生的標準,是精神力二十點就夠了,而不是很多地方設定的三十點。所以呢,精神力超過二十但又低于三十的孩子們,你們的機會來了!”

  這個廣告打的真牛逼!

  不得不說,有這樣一個溫柔妹子,光頭妹妹就算再怎么火爆,問題都不大。

  不說別的,這會兒鳥哥跟董栗就都得感謝她。

  董栗也懂得投桃報李,隨后就直接吹捧起書城來。

  商業互吹嘛,大家都懂。

  所以直播間里面沒有什么火藥味,通過雙方的互動,也可以讓更多人迅速了解這兩支隊伍,兩座城。

  休息室里面,符龍戰隊的五個人表情輕松的坐在那里談笑風生。

  之前該做的功課都做完了,現在這種時候,就是要心態放松,用最好的狀態,去迎接這場比賽。

  光幕上播放著直播間里面的主持人互動,大家也都看一樂呵。

  面對光頭美女的質疑,就連單谷和彩衣這種脾氣火爆的都沒什么反應。

  質疑的人多了,在意不過來。

  再說了,我家小白現在就是這么牛!

  這時候,有人聯系劉志遠,他微微皺著眉頭,接起了電話。

  “嗯?我們不接受賽前采訪的……什么?這個不能拒絕?行吧……我這就去……那不行!我們的選手馬上就要上場,不行,誰說都沒用!這不是給不給面子的問題,這是原則問題!你要是能把張可欣叫出來接受采訪,我就讓他去!”

  掛斷電話,劉志遠臉色有些難看,皺著眉頭。

  能把新聞發言人劉某氣成這樣,顯然不是什么小事。

  大家從他們之間的對話都聽出一個大概,但卻不清楚全部。

  “怎么回事?”白牧野問道。

  “主辦方這邊的一腦殘,不知道從哪弄到我的聯系方式,說要進行一下賽前采訪,我答應了。可卻得寸進尺,要我帶著你一起去。”劉志遠說道。

  “白癡吧?再有不到半個小時咱們就上場了,這種時候上去接受采訪?他們存的什么心啊?”姬彩衣一聽就火了。

  “真特么是有病,這種人不用搭理就完了,以為自己是誰呀……”單谷也在一旁怒道。

  不過話還沒說完,那邊突然有人過來敲門。

  劉志遠站起身,示意其他幾個人誰都不要動,他走過去,把門打開。

  呼啦一下,一群人就要往里面涌。

  “出去!”老劉如同獅吼一般,怒喝一聲。

  一個九級靈戰士發威,絕不是鬧著玩的。

  這群人瞬間感覺腦子嗡嗡的,耳朵都差點失聰,面色大變的往后連連退去。

  單谷騰的一下站起身,被白牧野隨手拉了回去,淡淡說道:“讓老劉處理就行了,別分心。”

  劉志遠一夫當關堵在門口,冷冷看著這群人:“你們都是什么人?這是比賽選手的休息室!誰讓你們闖進來的?”

  他說話間,直接出去,反手把門一關。

  休息室內。

  “這算是盤外招嗎?”姬彩衣冷冷道。

  白牧野微微皺眉,道:“不應該吧?老劉之前不是說,書城的名聲向來挺好?”

  司音道:“董哥剛剛還夸他們呢。”

  “那可說不準,”單谷說道,“白哥你是不知道,一些人的下作程度,絕對能令你作嘔!”

  姬彩衣冷冷道:“不管是誰,玩這種手段,太低級了點。”

  門外,劉志遠冷眼看著那群灰頭土臉的人。

  被他剛剛驟然吼這一嗓子,不少人現在都還沒回過神來呢。

  一個身穿西裝,頭發梳理得非常精致的眼鏡青年一臉憤怒的看著劉志遠:“你們百花符龍戰隊,能不能有點規矩?”

  “你在跟我講規矩?”劉志遠二話不說,隨手開啟了錄像設備,大步流星朝著眼鏡青年走去。

  眼鏡青年往后退了兩步,色厲內荏的道:“你想干什么?你們就不怕被取消比賽資格嗎?”

  劉志遠心中微微一動,瞇著眼,看著這人,忽然笑了,不是想來干擾,是想毀了我們這場比賽?

  “你信不信,我現在一劍就能把你劈成兩半?”

  老劉人高馬大,一身氣勢十足,站在眼鏡青年面前。

  那種高級靈戰士帶來的巨大壓迫感,讓這眼睛青年甚至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我是分賽區組委會的理事!你敢這樣跟我說話?”他一邊小碎步往后退,一邊厲聲呵斥。

  這時候,其他那些人全都開啟錄像設備,一臉興奮的樣子。

  一個臉很長,長得十分難看的記者大聲斥責:“劉隊長,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們只想進行一下賽前采訪,你卻為何表現出如此強烈的攻擊姿態?”

  另一個有幾分姿色卻一臉刻薄相的女記者冷笑:“不錯,為什么你們不能接受采訪?莫非你們符龍戰隊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劉志遠目光冰冷,看著這群人,淡淡說道:“比賽隊伍,不允許被打擾,這規矩不是我制定的。而且,你們可能都沒注意到,這條規則后面,還有一條說明……若是有人惡意干擾比賽隊伍,是重罪!”

  “我們沒有惡意干擾!”眼鏡青年見終于有人幫搶,膽氣足了一些,往前走了幾步,大聲道:“反倒是你……一開門就如此態度惡劣,表現出強烈的攻擊型,我現在正式警告你,如果接下來你不肯配合的話,將被取消比賽資格!”

  劉志遠笑起來:“是嗎?你這么厲害?你問問他們答應不?”說著,輕輕一揮手。

  那眼鏡青年嚇得連連后退。

  半空中,出現一面巨大的光幕。

  那光幕上,此刻密密麻麻,簡直完全看不清那上面的字跡。

  全部都是彈幕!

  有密集恐懼癥的人估計看一眼就得犯病。

  “哪來的垃圾?瘋了嗎?干擾比賽隊伍?”

  “組委會理事?組委會的人眼睛都瞎了嗎?會選你這種敗類?”

  “誰給你的權利?小眼鏡?你這是腦袋有病吧?”

  “老子是書城的,老子都看不下去了!”

  “查一查,這人到底是不是組委會的理事?怎么這么惡心?”

  “滾出去,誰給你的權利干擾比賽隊伍?”

  “滾!”

  “滾滾滾!”

  滿屏幕的滾字!

  眼鏡青年微微一怔,又驚又怒的道:“你敢在這里開啟直播?”

  因為涉及到戰術布置和討論,這種大型聯賽的比賽休息區里面,是不允許開啟直播的。

  “你涉嫌違規……”眼鏡青年大聲喊道。

  “滾。”哪怕身后那道門的隔音足夠好,他也不想遲遲不歸讓一群隊友為他擔心。

  而且他知道,對方就是想要故意激怒他和他的隊友。

  少年人熱血沖動,一旦在這跟這群人發生沖突,就算不會被處罰,也肯定影響待會的比賽發揮。

  此時,直播間里,四個主持人全都目瞪口呆的在看著這一幕。

  劉志遠不止開啟了直播那么簡單,他還將信號直接分享給了直播間那邊!

  導播瞬間就給接過去了。

  這場面可是足夠火爆!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絕對吸人眼球啊!

  至于會不會被批評會不會受到處分?

  反正大家各自都有本職工作,這種大賽組委會的構成相當復雜,比賽結束之后,誰也管不到誰。

  先播了再說!

  原本他們這邊的直播間里面人也是最多的!

  這個視頻一接入進來,頓時有更多人不斷蜂擁而入。

  組委會這邊反應也是極快的,發現出事之后,第一時間派人來到現場。

  而且并沒有責令導播那邊終止直播。

  既然都已經播出去了,這種時候再終止,必然會被人罵黑幕。

  賽前干擾選手這種鍋,他們更不想背!

  同時過來的還有大量的安保人員。

  眼鏡青年一見來的這群人,當場就慫了,腿都軟了。

  連句話都沒說利索,就和那些記者一起被安保人員給帶走。

  組委會的人過來給老劉道歉。

  “對不起,這是我們工作的疏忽,希望你們不會受到影響。這件事回頭必然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新聞發言人劉某這時候露出一個如沐春風的笑容:“感謝你們迅速解決問題。”

  這時候,他已經把直播信號給關了。

  媽的,覺得我們是一群孩子好欺負?

  找死!

  送走了焦頭爛額的組委會工作人員,老劉打開門,笑著道:“沒事了。”

  “隊長威武!”白牧野笑道。

  “隊長威武!”其他幾人異口同聲。

  劉志遠抬起頭看了一眼房間里的光幕,一拍腦門:“忘了這茬。”

  “挺好的。”姬彩衣笑道:“對我們沒影響。”

  “我們待會只會下手更狠。”單谷冷笑道。

  “未必是咱們的對手干的。”劉志遠若有所思的道。

  “不管。”單谷道。

  直播間里面,光頭美女也氣得直拍桌子,那堅硬的實木桌子被她拍得震天響。

  “過分!太過分了!這件事跟我們書城黃金屋戰隊絕對沒有一點關系!組委會,趕緊把這件事情查清楚,給所有人一個交代,這鍋我們書城不背!”

  董栗推了推眼鏡,慢條斯理的道:“書城這邊,歷來風氣極好,書香氛圍十分濃重,一定是不屑使用這種手段的。”

  “董哥這話公道!”光頭美女大加贊賞的看了一眼董栗,然后面如寒霜的道:“在比賽中,出現這種問題,一方面是組委會的安保工作不夠仔細;另一方面,不管是誰做的,我都要說,你們太下作了!這是一種恥辱!別把你們那一套骯臟的東西,帶進學生的比賽中來,丟人現眼!”

  這光頭美女的確是脾氣火爆,說話太直接了。

  那邊的溫柔妹子柔聲說道:“這的確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希望大家都把心思放到比賽中來。不要惡意的去搞事情。”

  鳥哥心里面卻不怎么相信這光頭美女的話。

  跟你們書城沒關系?

  恐怕就是你們的人干的吧?

  不過董哥的話也提醒了他,在沒有證據之前不能亂說,所以鳥哥淡淡說道:“比賽馬上開始,還是讓我們把目光放到比賽上吧!”

  那些正在收看直播的人可是沒那么客氣,一多半的人在彈幕里面大罵書城無恥。

  “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總是讀書人!”

  “你們書城向來以書香之城自我標榜,想不到也能做出這種下作的事情!”

  “符龍戰隊的隊長應對及時,不卑不亢,也足夠冷靜,萬一他真的動手,這場比賽豈不是被你們給攪和了?”

  “真是不要臉!一級主城出來的團隊,用這種骯臟手段對付人家三級小城的團隊,害怕就直接投降啊!”

  沒辦法,這盆臟水,在事情真相出來之前,肯定得潑到書城身上,洗都洗不掉。

  此時,比賽中心的一個房間里,眼鏡青年正瑟瑟發抖的蜷縮在一個角落。

  被他拉來的那群記者則在另一個房間里,也全都一臉惶恐。

  他們都知道,攤上大事了!

  心里面都快恨死眼鏡青年了,如果不是一開始他拍胸脯保證肯定沒問題,他們又太想拿到一些獨家新聞,怎么會頭腦發熱的跟著參與這種事兒?

  眼鏡青年面前,站著一群組委會的人。

  這個家伙的身份,的確是組委會的理事之一。

  但誰都沒想到,他會干出這種愚蠢的事情。

  雖說愚蠢,但卻差點就成功了!

  但凡那群少年人沖動一點,沖出來跟這些記者發生肢體沖突,那么無論如何,這場比賽都打不成了。

  這種招數,損且骯臟。

  “說吧,誰指使你做的?”

  一個滿身威嚴的中年人冷冷看著眼鏡青年。

  就在此時,眼鏡青年身子突然猛的一顫,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嘴巴微張,似乎想說什么,瞳孔卻漸漸失去神采。

  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