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二章 子衿要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黃金屋戰隊,隊長刁雨佳,九級刺客,擅長幽靈閃現和潛行術,這場比賽我們進入的地圖是遠古遺跡。在這種地方,她的潛行術將會發揮出巨大優勢……”

  光幕上,首先投放出來的,是黃金屋戰隊的隊長信息。

  姬彩衣看得眼睛亮亮的,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單谷看著姬彩衣:“你同行哦!”

  姬彩衣點點頭,說道:“回頭交給我了!”

  單谷:“小姐姐霸氣!”

  姬彩衣:“但我需要小白的支持。”

  單谷翻了個大白眼。

  白牧野嗯了一聲,底氣十足的道:“沒問題。”

  “白哥我發現你現在真的很浪哦。”單谷道。

  “少廢話,你不需要奶?”姬彩衣瞪了一眼單谷。

  單谷:“強大的高級符篆師浪點怎么了?怎么了?”

  劉志遠笑著搖搖頭,隨后在光幕上又投放出一個人的信息和他的戰斗畫面。

  “林德輝,八級狂劍士,這人的等級雖然沒到九級,但他卻擁有越級挑戰的能力。他的劍術……非常高明!以我現在九級的實力,遇到他,不敢說能贏。”

  大家微微一怔,看向畫面,畫面中,林德輝雙手持一把大劍,正在跟對方一個同樣主攻型的對手戰斗。

  他每一劍都勢大力沉,雷霆萬鈞一般。

  乍一看,這明顯是一個力量型的靈戰士。

  可隊長卻說他的劍術十分高明?

  霍地!

  林德輝手中的劍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完全不同于剛剛的大開大合,突然自上而下,無比靈巧的斬向對方腳面。

  “我靠!”單谷脫口而出,有點被驚到了。

  因為對方這一劍實在是太突然了!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對方那個靈戰士也沒想到林德輝突然間使出這么一招,來不及防備,半只腳被林德輝一劍斬斷,發出一聲慘叫。

  接著,林德輝手中那把雙手大劍,又極為靈巧的刺向對手腹部。

  看那動作,刁鉆而又狠辣,哪里像是一個力量型的靈戰士?

  對方靈戰士剛廢了一只腳,身子因為疼痛而出現瞬間的僵直。

  這機會被林德輝完美抓住,一劍刺穿對方小腹。

  對方死亡,出局。

  “林德輝這個對手,是一個九級巔峰的靈戰士。在一對一的單挑當中,輸的非常徹底。”劉志遠道。

  “司音,如果你遇上他,有把握嗎?”姬彩衣扭頭看了一眼聚精會神的司音。

  司音想了想:“應該是……有吧?”

  “那么不確定?”單谷問道。

  “如果沒有別人打擾的話,打敗他問題不大,他沒我力量大,擋不住我一錘子。”司音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單谷:“……”

  他看著白牧野:“白哥,看來以后咱們得少吹牛了,會傳染的。”

  “那是我們的優良品質。”白牧野道。

  “施頌,七級弓箭手……”

  “哈哈哈,總算遇到一個弱雞弓箭手了嗎?”單谷忍不住笑起來。

  劉志遠看了他一眼:“擅長寒冰箭,曾越兩級擊殺過九級對手。”

  單谷微微一怔,道:“那豈不是跟我一樣厲害了?”

  司音:“你剛說了不吹牛的。”

  單谷打了個哈哈:“哥這不叫吹牛!都是真實的戰績!”

  “他是在正面對敵,沒有任何輔助的情況下,越兩級擊殺了對手。”劉志遠看了單谷一眼:“而你,是因為那人被小白控了。”

  單谷笑嘻嘻的狡辯道:“那是,我有白哥,他有么?”

  眾人:“……”

  “張可欣,高級符篆師,攻擊型,擅長雷電符。”

  劉志遠介紹到最后一個人的時候,神色變得認真起來:“她雖然是攻擊型符篆師,但在之前的比賽中,我見她使用過各種高級的輔助系符篆……或許是買的,或許本來就擅長,只是報了一個攻擊型符篆師,所以這個人,一定要多加小心。”

  “估計就像穆錫那種吧,主攻攻擊型符篆,但其他輔助系的符篆,也是會的。”姬彩衣道。

  劉志遠點點頭:“應該是這種。”

  “擅長雷電符,她之前的戰績應該比較好。”白牧野道。

  劉志遠點點頭:“不錯,黃金屋戰隊的隊長雖然是刁雨佳,但現場指揮戰斗的,基本上是張可欣,她們之前的戰績,也都相當亮眼,幾乎是一路橫掃。”

  “強者恒強。”姬彩衣說道。

  “黃金屋戰隊,一共就這四個人,隊長九級刺客刁雨佳,精神領袖高級符篆師張可欣,八級狂劍士林德輝,七級弓箭手施頌……關于他們的這份資料,都是最新的。其中符篆師張可欣,在上一場比賽之前,還是一個中級符篆師,精神力一百九十三。她也是我之前跟你們說過的,精神力接近兩百那五個人之一。”

  劉志遠說著,有些感慨的說道:“當時收集到的資料,還是不夠詳盡,就像太陽神的隊長林坤,我之前就沒有收集到他的資料。”

  白牧野道:“這也正常,高中階段,隱藏自己的人很多。”

  劉志遠點點頭:“以后還是要加強,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姬彩衣看著劉志遠:“也就是說,張可欣在上一場比賽之前,選擇了提升自己?”

  劉志遠:“對。其實這種情況哪一屆都有,大家通常都會選擇在關鍵比賽之前進行提升。但這樣的隊伍,也并不多,戰前提升,說來簡單,但想要實現,也沒那么容易。所以我相信,下場比賽開始的時候,我們見到的黃金屋戰隊,應該還是現在的數據,不會有太大變化……”

  單谷說道:“這種戰隊,包括被咱們淘汰掉的太陽神戰隊,放在之前,應該都是分賽區總冠軍的有力爭奪者,綜合實力都很強。不過他們大部分,也都有十分明顯的弱點。比如之前的太陽神戰隊,比賽中他們看似全心全意,可在那么關鍵的時候,還敢嘻嘻哈哈的開玩笑。要不是這樣,我也沒那么容易秒到他們那個大長腿弓箭手。”

  姬彩衣道:“所以現在想來,萬雄學長他們的那支團隊,還真是厲害!在沒有符篆師的情況下,居然能拿到分賽區的總冠軍……”

  劉志遠笑著道:“我研究過萬雄學長他們的團隊,無論是萬雄學長,司空菲云學姐,還是潘相文、李秋風兩位學長,他們這些人的個人實力,都相當可怕,全都擁有越級挑戰的本事。我研究過很多他們的比賽視頻,潘相文學長的飛刀相當厲害,上一次輸給咱們,完全是因為咱們的隊伍中有小白……”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不然的話,就憑我們幾個,恐怕連一個照面都招架不住。還有……司空菲云學姐上次根本沒有上場,她的鏈子錘,就連很多符篆師的符篆都沒辦法靠近,直接就會被砸飛……”

  劉志遠說著,放出一段比賽視頻。

  正是去年萬雄的雄霸天下團隊參加飛仙高中聯賽時的畫面。

  司空菲云舞動著鏈子錘,接連砸飛對方一個輔助系符篆師打向隊友的六七張符,然后其中一個錘頭,狠狠砸在那個符篆師的頭上,將對方直接爆頭。

  場面看上去無比震撼!

  另一邊的鏈子纏繞住一個狂劍士的劍之后,那鏈子飛快的纏繞兩圈,然后錘頭重重砸在那狂劍士的心臟位置。

  一箭雙雕!

  幾乎眨眼之間,就秒掉了兩個對手!

  “我去……幸虧百花杯的時候這位姐姐沒上場,不然勝負難料啊!”單谷驚呼道。

  “她上場,也于事無補,小白的控符能力,哪怕在那個時候,也不是他們能防得住的。”劉志遠淡淡說道:“我研究過大量比賽視頻,只要小白火力全開,整個高中階段,應該沒人是他的對手。”

  單谷貓一樣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后看著白牧野:“哥……”

  “下場比賽,你必須突破。”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呃……”單谷頓時無語了。

  他其實是想求躺贏的,直接被白牧野識破了。

  隨后,眾人又一起研究了下場比賽的遠古遺跡地形。

  將對手的優缺點和地圖都研究透徹之后,才能進行戰術分析和各種布局。

  而他們這些天要研究的對手,也絕不僅僅只有黃金屋這一支隊伍,剩下那七支隊伍,也都必須要一口氣研究明白。

  所以,雖然看上去時間充裕,但其實,還是比較緊張的。

  晚上九點多,大家終于散場,各自回到房間休息。

  白牧野在房間里沒走,等眾人走后,他取出特殊虛擬艙,進入了黑域。

  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房子,沒有陌生人進來過的痕跡,那個叫龍傲天的家伙,估計是沒敢再來。

  然后看了一眼黑域通訊器,發現這段時間林子衿、于秀秀都給他留過言,唯獨弓箭手小顧同學,一直沒有動靜。

  這家伙,之前說要去一個偏僻的地方上學,難道斷網了不成?

  還真是慘啊!

  于秀秀給他留言,說三仙島那邊,最近已經開始在籌備進入遠古遺跡的事情了,應該會在今年的八月份,也就是暑期的時候開始。

  林子衿給他的留言比較多,每一場比賽結束之后,這丫頭都會給他留言恭喜他獲得勝利。

  還告訴白牧野,說她所在的第一學院附中里,很多人都想跟她組隊,想要帶著她一起參加紫云的高中生聯賽。

  “但我都拒絕了!”

  “沒心情帶著那群小朋友們玩耍!”

  “我要跟哥哥一起,參加帝國高中生聯賽!”

  “我要去哥哥那上學!”

  “不管有多困難,我都要想辦法!”

  這是最近這兩天的留言。

  白牧野看過之后嚇了一跳。

  心說這什么情況?

  正想著,那邊傳來小妖女上線的提示。

  林子衿上線之后,也在第一時間發現白牧野來了,頓時發消息過來。

  “哥哥你在呀?等我哦!馬上就到!”

  白牧野也開心的很,畢竟這么巧的時候不多。

  沒多一會兒,林子衿便開著一輛造型拉風的越野車停在白牧野門前。

  隨著黑域開放時間越來越長,大家手頭的黑域幣也越來越多起來。這種造型古老只能在地上跑的車子,也不再是少數人的玩具。

  越來越多人喜歡上在黑域飆車的感覺。

  當然,就算這些飆車的都是超級天才,有些時候也是會翻車的。

  出了車禍,也是會死人的。

  最近就有不少車禍,但大家依然樂此不疲。

  人的天性,就是在各種作死中進步嘛。

  林子衿熟門熟路的刷臉進門,進了別墅里面,瞬間變回自己原本模樣,精致漂亮的小臉上滿是興奮的笑容,乳燕投林一般張開雙臂,投進白牧野懷里。

  “臭哥哥,又這么久不上線,都想死你了!我不管,我要去飛仙讀高中!”

  白牧野摸了摸林子衿的頭,說道:“你奶奶答應?”

  “她?她現在正跟你爺爺打的火熱呢,哪有功夫搭理我?”林子衿撇撇嘴,酸溜溜的道。

  “你最近見過他們?”說起來,白牧野已經很久都沒有老頭子的消息了,還真有點想他。

  “沒有,好久都沒見過了!”林子衿道:“前段時間倒是給我發了個消息,說世界那么大,他們準備到處去看看……”

  白牧野一臉無語,這風格倒是很像老頭子。

  “那你跟她說過你要來飛仙的事情嗎?”白牧野問道。

  說起來,白牧野真的挺希望小丫頭來飛仙這邊的。

  如果不是因為有齊王,還有隨時可能冒出來的三仙島上的人,他早就讓林子衿過來了。

  這么可愛的一個小媳婦,誰愿意一直把她放在外面?

  “說過。”林子衿噘著嘴:“她不同意。”

  白牧野一點都沒意外,不同意才是正常的,要真同意才叫見鬼。

  “她說,我在紫云,三仙島那邊的人不敢輕易踏足,畢竟紫云是皇城,天子腳下。而且因為當年的一些約定,三仙島那邊也不敢輕易動我。但如果我去了飛仙,天高皇帝遠的,那一切可就不一樣了。”

  林子衿說著,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牧野,然后嘿嘿笑道:“哥哥,關于以前的事情,你現在知道多少?”

  白牧野瞥了她一眼:“三皇子?”

  “哎呀,你果然早就知道了……”林子衿用手捂臉,一雙靈動的眼睛透過指縫瞄了瞄白牧野,然后嘿嘿笑道:“那根本不是問題,我就算答應,他都不敢娶我!”

  白牧野:“……”

  你這是得把人家給嚇成什么樣啊?

  “我在紫云那邊,不是很快就被解開了記憶封印嘛,然后呢,我發現有一個小男孩,總是有意無意的想要接近我。”林子衿笑吟吟的道。

  “那位三皇子?”白牧野看著她。

  林子衿點點頭:“嗯啊,于是,我就天天揍他。”

  白牧野:( ̄ー ̄)

  “我當時又不知道他是皇子,整天跟屁蟲似的在我身后,煩都煩死了!”林子衿撇著嘴道。

  “他多大?”白牧野問道。

  “比我好像大兩歲吧?還是一歲來著……”林子衿有些不確定的撓撓頭,伸出手拉著白牧野的手,坐在沙發上,又仔細想了想,道:“好像是比我大兩歲。”

  嘖,那位三皇子,也真挺悲催的。

  “后來呢,過了大概一兩年吧,他被我徹底打服了,然后才跟我說他的身份,于是我又揍了他一頓!”林子衿道。

  白牧野:“……”

  “誰讓他敢打我主意的?”林子衿靠在白牧野肩頭,小嘴不停的說道:“他說,身邊的人都告訴他,我是他媳婦,讓他想辦法追到我……真是臭不要臉!我是哥哥的小媳婦!跟他有什么關系?反正他當時就跟我說,以后永遠做我小弟,再也不敢打我主意……”

  “然后呢,我想想,有個皇子當我小弟,好像也挺不錯的樣子,于是就更加積極的訓練他……”

  白牧野有點方:“訓練?”

  “嗯啊,都成我小弟了,也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揍,只能想辦法揍唄。”林子衿理所當然的道。

  我的小媳婦在外面都是這么暴力的嗎?

  白牧野有點無語。

  “臭哥哥,你是不是從來都不關注我?你知道他們為什么叫我林哥嗎?”林子衿瞥了白牧野一眼,有點害羞的說道:“就是因為我對他們都可兇了呢!不過對哥哥,我永遠都不會呢!”

  白牧野笑了笑,摸了摸林子衿的頭,小姑娘已經把頭發染回黑色了,隨著年齡的增長,那張小臉愈發精致動人。

  “最近這段時間,我讓小小白……幫我查閱了很多東西。”

  “小小白?”白牧野微微一怔。

  林子衿道:“就是我的超級智腦啊?”

  白牧野脫口道:“寒冰雪仙子?”

  “寒冰雪仙子?那是誰?”林子衿微微一怔。

  白牧野看著她:“你不知道?”

  林子衿看著他:“我應該知道?”

  “廢話,你當然應該知道,她就是你的小小白!”白牧野擺擺手:“這件事回頭再說,你先說說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林子衿將心中疑惑暫時放在一旁,準備出去之后,再好好拷問一下她的鈕祜祿氏·白。

  “我讓她查了很多消息,最后基本可以確定一件事,現在的齊王,最多只能對咱們使點小動作,可能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沒什么精力來對付我們了。”林子衿認真說道。

  “什么意思?”白牧野看著她。

  “哈哈哈,說到齊王,哥哥我跟你說件特別好玩的事情啊!”

  林子衿突然來了興致,看著白牧野說道:“齊王想要自污,于是讓人給他舉辦一場盛大的生日壽宴。然后呢,所有那些想要拍他馬屁的人,全都瘋狂了,從各地送上豐厚的賀禮。那些賀禮的價值太大了,沒法估量,反正是一個巨大的天文數字。結果,就在前些天,從你們飛仙送去的其中一批賀禮,出了大問題……”

  林子衿樂不可支的說道:“兩個集裝箱,打開之后,里面除了空氣,一根毛都沒有!哈哈哈我跟你說哥哥,小小白當時正在監控他們那邊,轉頭把視頻傳給我,差點笑死我,我給你看看……”

  林子衿說著,隨手揮出一道光幕,投放在白牧野面前。

  視頻中,傳來齊王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孤聽說從飛仙送過來的賀禮到了?特地趕來瞧瞧,哈哈,快讓孤開開眼,看看有什么稀奇的玩意兒!”

  后面的畫面,看得白牧野那叫一個心情舒暢。

  尤其是趙強那個家伙跪在地上的樣子……更是讓白牧野感到開心。

  他也第一次見到趙強的真正模樣。

  “丫頭,你竟然在監控齊王?”白牧野目光流露出一絲擔憂,他有點為林子衿擔心。

  “放心啦,沒問題的!我監控的,只是那座莊園。小小白在這方面跟你家大漂亮姐姐一樣,很厲害呢!她膽子小的很,但凡有危險的地方,肯定是不會去的。”

  膽子小的很?

  這個人設似曾相識啊!

  只是古琴城歸來之后,白牧野便對漂亮姐這所謂的膽子小的很,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齊王呢,最近一直忙著在暗中推動分封的事情,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帝國開國以來,曾經歷過數次分封。但哪一次分封的最終結果,都不怎么太好。最慘的一次,整個帝國差點四分五裂……”

  林子衿靠著白牧野肩頭,聲音清脆動聽的道:“所以他現在想要推動這件事,肯定無比艱難,像我們這些小蝦米,要么先放在一邊不去理會,要么讓人盯著我們。一直以來,咱們之間的最大阻力,都并非來自咱們背后的家族。因為咱們的家族里面,從來都不是只有一個聲音,更別說,咱們還有爸媽呢,雖然他們因為一些原因沒辦法和我們在一起,但他們都是愛我們的呀,我們又不是孤兒,憑什么要被人欺負成這樣?都怪齊王那壞人,哼,早晚有一天,一刀剁了他!”

  看著林子衿兇巴巴的精致小臉,白牧野有些愣怔。

  一直以為小丫頭聰明歸聰明,但很多事情應該是不知道的。

  現在才發現,她遠比自己想的更加聰明!

  估計就連林采薇都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聰慧到這種地步,那些她從未說過,自以為隱瞞的很好的事情,在林子衿這里,早已經不是什么秘密。

  “擋在我們面前唯一的一個人,就是齊王,三仙島也是聽命于他的,島上一大群人,不過是他養的一條狗。”林子衿扯過白牧野一只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大手上,手指緊扣,“過去我們沒有那個能力,但現在嘛……跟哥哥在一起,就算是個大宗師,我也不怕!”

  說著嘻嘻一笑:“哥哥,我厲害吧?”

  “厲害!”白牧野溫柔的伸出手,揉了揉林子衿的腦袋。

  “對了哥哥,齊王在飛仙的那批生日賀禮,是你劫的吧?”林子衿突然問道。

  “這你也能猜到?”白牧野有點驚訝,還打算回頭給她一個驚喜呢。

  “小小白說,這件事只有你家漂亮姐能干出來,看風格就知道了。”林子衿笑著道。

  白牧野:“……”

  “哥哥我說真的,我真的打算去飛仙找你。”林子衿認真的看著白牧野。

  “好,我等你。”白牧野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