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章 兄弟,別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是什么情況?

  雙方連個正式的照面都沒打呢,白岳四中這邊就出局了一個強大的九級弓箭手?

  七級秒殺九級?

  還是在穿透了符篆師一張防御符的情況下,直接秒殺?

  “天吶,剛剛那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么?讓我們……呃,讓我們等下看回放,現在我們來看,白岳四中的任渝還手了,隊友被秒殺,他只是愣了那么一瞬間,就快速出手了……盲射!他竟然用的是盲射!這是根據對方出箭的軌跡來判斷對方身位嗎?讓我們看一下這一箭會不會帶走對方一個人……哎呀,防御符,他們竟然也有防御符!我們的弓箭手任渝已經夠厲害的了,盲射如此精準,但可惜,竟然被對方的防御符給擋住了。但這不科學啊!為什么對方明明一個中級符篆師,防御符卻可以擋住我們九級弓箭手的箭?”

  白岳城這邊的那個男主持非常激動,一口氣說出來一大堆。

  百花這邊的直播間里面。

  鳥哥:“呵呵。”

  董栗:“呵呵。”

  兩人臉上全都帶著詭異的笑容,他們并沒有聽見隔壁直播間里面那男主持的咆哮。

  他們只是單純的開心。

  自家的孩子,真他媽優秀!

  董哥從容的一推眼鏡:“一箭就淘汰掉一個對手,單谷的箭,穩!”

  這時候,沙山頂上的盾戰梁宗光已經封閉了所有的死角,帶著兩人退回到視野的盲區當中。

  直播間這邊終于有機會看剛剛的回放了。

  雙方的主持人都聚精會神的看著導播給出來的回放。

  “讓我們看一下,剛剛那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么!”鳥哥一臉興奮的說著:“白岳四中的弓箭手孫蕓,將二十四支箭搭在一張大弓上……嗯,這是她成名絕技,她的流星箭雨,比單谷同學的還要強一點。嗯,她回頭瞪了一眼自己的隊友,哎呀……這種時候,怎么還能分心呢?不得不說,孩子們吶,以后可長點心吧!這是比賽呀!這是高中階段,整個飛仙最頂級的比賽了!太放松了……真是太放松了!”

  董栗一臉淡定的推著鼻梁上的眼鏡,淡淡說道:“讓我們看看百花這邊,嗯,他們蹲在草叢里,單谷的弓上,就只有一支箭。在對方那面大盾挪出一道縫隙的瞬間,單谷就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這種機會的把握能力,真是太強了!小白這個時候,往單谷身上拍了一張符……是力量符嗎?應該是的……那張弓被單谷直接拉得滿滿的,看著都嚇人啊……咦?小白這時候竟然往單谷的箭上打了一張符……哦天吶……我認出來了,破甲!那是破甲符!不過這種符篆,通常是用來破掉對方盔甲防御的,小白竟然用它破對方的防御符,而且是打在箭上……長見識了!”

  董哥到后面也難以保持淡定了,接連推了兩下眼睛,一臉認真的盯著鏡頭,大聲道:“少年強則國強!我們的少年的創造力真的是太強大了!這種打法,之前曾經在大學生聯賽上偶爾看見,但在高中階段,我還是第一次見!高明!太高明了!”

  鳥哥也一臉激動:“單谷精準的抓住了對方的一個空檔,小白跟他太默契了!兩人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交流,符到,箭出……仔細看,這里是慢放,小白那張破甲符打在箭上的瞬間,箭立即就射出去了!雙方幾乎是同步進行的!而且小白的符,沒有給單谷的箭帶著任何的影響!這是什么?這是妙到巔毫的控符能力!”

  網絡上也隨著董哥跟鳥哥的專業解說徹底炸開了。

  因為對方的直播間里面,除了嘆氣的聲音,幾乎沒有更多專業的解釋。

  所以在這一刻,大量原本在白岳這邊看比賽的人,紛紛轉投到鳥哥跟董栗這邊。

  這倒是一個令人感到意外的驚喜。

  沙漠中。

  干掉了對方一個弓箭手的單谷,臉上看不到絲毫的驕傲之色,他一雙眼射出銳利的光。

  然后就在這時候,白牧野幾張符直接拍在了幾個隊友身上。

  姬彩衣如同一道影子,直接順著草叢沖出去。

  司音緊隨其后,單谷跟白牧野卻躲藏在草叢里面沒動!

  “他們想要做什么?那兩個少女,她們是想要沖過去直接跟對方短兵相接嗎?”

  白岳那邊的直播間里,主持人也緩過來,開始解說起比賽。

  女主持人之前自信滿滿,但比賽一開始就被打臉,心里面那種憋悶就甭提了。

  她看著姬彩衣跟司音沖出去,忍不住說道:“太莽了……比賽不是這么大的……咦?對方的符篆師……飛起來了?他竟然飛起來了?”

  身邊男主持道:“百花一中上一次比賽的時候,這個符篆師也曾使用過飛行符,不過現在他用飛行符是想要做什么?咱們這邊還有弓箭手,他想要當靶子嗎?”

  白牧野瞬間浮空,然后朝著沙山的方向,一路疾馳,同時大聲喊道:“對面的符篆師朋友,敢單挑否?”

  臥槽!

  所有人全都被驚呆了!

  太他媽浪了!

  這是瘋了嗎?

  而且你一個全系符篆師,喊一個輔助系的符篆師單挑……你節操哪去了?

  嗖嗖嗖!

  一連三支箭,順著沙山后面直接射向白牧野。

  這么大號的一個靶子,要是還放過,那白岳四中僅存的弓箭手任渝就可以去死了。

  在對方箭射出來的瞬間,一道防御光幕,擋在白牧野身前。

  噗噗噗!

  三支箭,狠狠射在那防御光幕之上。

  完全沒辦法突破!

  “高級符,又是高級符!這個中級小符篆師到底還有多少精神力?他不就一百零一點嗎?”白岳這邊的女主持人有些急了,大聲道,“哎呀,小心啊,他是在給自己的兩個隊友作掩護啊!”

  這時候,姬彩衣跟司音兩人,已經沖到沙山底下,順著那陡坡,速度極快的往上沖著。

  真的是太瘋狂了!

  比賽剛剛開始,就直接呈現出如此精彩的一面。

  不存在的!

  白牧野飛行速度極快,頂著防御符,一邊往自己身上打精神力補充符,一邊又激活一張飛行符。

  這是明擺著,要硬生生沖到對方跟前去打!

  這是不把對方宗師級盾戰放在眼里的節奏嗎?

  沙山頂上的梁宗光也被對方的“勇氣”給驚呆了,他舉起大盾,朝前突了兩步,想要看看對方的人是不是趁機沖過來。

  就在此時,一直隱藏在草叢里的單谷出箭了!

  十六支箭!

  流星箭雨!

  沒有了符篆加持的流星箭雨威力顯然不可能太大。

  但問題是,梁宗光這些人不知道啊!

  對方梁坤緊急將幾張防御符拍在幾個人身上,同時又覺得不保險,大聲道:“宗光,防!”

  梁宗光往后回撤一步,舉起大盾,將單谷射過來的十六支箭盡數擋下。

  但這么一耽擱,那邊的姬彩衣跟司音都沖到了山頂!

  同時飛過來的白牧野直接將幾張符篆分別打在姬彩衣跟司音身上。

  防御、速度、敏捷、力量……一人四張符!

  有錢的符篆師,就是這么霸氣!

  所有正在收看比賽的人,幾乎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眼睛也不敢眨一下!

  簡直太精彩,太刺激了!

  誰都沒想到,百花一中這場比賽打的竟然如此豪放。

  哪里有什么戰術布局?

  分明就是仗著強大的個人能力,硬生生的將戰斗拉進自己的節奏當中。

  白岳四中這邊的確有點被打懵了。

  面對已經沖上來的司音和姬彩衣,弓箭手任渝瞬間就要往后退去。

  對于一個擅長放冷箭的弓箭手來說,跟對方短兵相接等于送死!

  與此同時,依然在下面綠洲草叢中的單谷,直接一箭又一箭的射向沙山背后。

  盲射!

  單谷同樣也是在盲射!

  雙方的直播間里面,四個主持人,全都進入了禁言狀態!

  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音!

  這比賽的走向,已經根本不需要他們解說什么了。

  看就完了。

  渾身頂著防御符,有力量符速度符敏捷符加持的司音高高躍起,掄起手中的裂天錘,狠狠一擊,砸向了對方的宗師盾戰梁宗光!

  我草!

  瘋了!

  一個八級的主攻靈戰士,竟然敢沖著盾戰揮錘?

  她難道就不怕被盾戰一個反彈給直接打飛嗎?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司音從天空中落下,年輕的宗師盾戰梁宗光卻忍不住向后退了七八步!

  宗師盾戰,被八級靈戰士一錘子打退?

  這特么也太玄幻了吧?

  簡直沒人敢相信這一幕是真實的。

  那邊梁坤瘋狂的往梁宗光身上打符,防御符,靈力補充福,耐力符……

  作為一個高級符篆師,他擅長的輔助系符篆也一點都不少!

  可在此時此刻,他卻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因為他打出去的符篆,竟然沒有一張落到梁宗光身上。

  全部的符篆,都在半空中就炸開了。

  白牧野從天而降,微笑著道:“兄弟,你的對手是我!”

  高級防御系符篆師梁坤都特么快哭了,我特么堂堂一個高級符篆師,竟然被一個剛剛踏入中級的符篆師給逼成這樣?

  而且太耍賴了吧?你至于每一張符都用高級的嗎?你咋這么有錢啊?

  不過瞄了一眼白牧野那滿是符篆的口袋,他很理智的保持了沉默,低聲吼道:“宗光頂住!任渝你快撤,任渝……任……我操!”

  任渝死了。

  被單谷盲射給射死了!

  這他媽怎么可能?

  梁坤整個人都崩潰了,差點瘋了!

  這時候他才收到提示:您的隊友任渝被擊殺,出局。

  “那個弓箭手是怎么死的?”

  “天吶……七級弓箭手能打九級嗎?”

  “盲射給射死了?”

  “導播……回放啊!”

  回放個毛線!

  沙山頂上的戰斗激烈著呢!

  司音得勢不饒人,掄著裂天錘瘋狂的砸向宗師盾戰梁宗光。

  防御厲害?

  沒關系,小白哥有破甲符!

  宗師級的力量很可怕?

  不怕不怕,我的力量更可怕呢!

  梁宗光被砸得有種要吐血的感覺。

  更可怕的是,那邊的姬彩衣像是一道幽靈,正繞著他尋找機會。

  宗師級的盾戰防御能力的確是強大得驚人,但在此刻這種情況下,也幾乎成了一頭困獸。

  他們的符篆師梁坤,已經沒辦法打過來一張符了。

  因為,他被控了。

  一張破甲符破掉他身上的防御符,然后又是一張控制符,直接把他給控了。

  正繞著梁宗光尋找機會的姬彩衣,隨手扔過來一把暗月之刃。

  噗的一下,插在梁坤額頭上。

  梁坤,出局!

  頃刻之間,原本的奪冠大熱門白岳四中,威名遠揚的太陽神戰隊,就剩下一個宗師級盾戰,還在苦苦支撐。

  但他連司音的狂攻都擺脫不了,再加上白牧野和姬彩衣,他又能堅持多久?

  說起來,他連堅持下去的意義都沒有了。

  因為對方在下面的綠洲中,還藏著一只弓箭手……

  “我認輸。”梁宗光沒有繼續猶豫,也沒喊著什么要戰斗到底。

  干脆利落的認輸了。

  他有太多的疑問,但卻沒有在這里去問。

  年輕的宗師,還是要臉的。

  已經被淘汰了,今年的夢想被徹底澆滅。

  他們回去之后,有大把時間研究比賽視頻。

  姬彩衣回頭看了一眼白牧野:“打的太快了……沒能突破成。”

  白牧野:“怪我嘍?”

  隨后,眾人一起退出比賽地圖。

  百花這邊的直播間里,鳥哥抬起一只手,跟董栗用力的擊掌相慶。

  兩人臉上全都帶著毫不掩飾的笑容。

  傾向性?

  不存在的!

  這種比賽,都是自家解說自家的,不向著自家孩子說話,難道還要幫著對手不成?

  “贏了!”鳥哥大聲道。

  “贏了!”董栗點點頭。

  這時候,面對網絡上大量要求詳細解說的彈幕,董栗跟鳥哥相互對視一眼,然后董栗微微一笑:“好的,現在讓我們回顧一下剛剛這場緊張刺激精彩激烈的比賽……”

  隔壁的直播間里,兩個主持人整個人都蔫了。

  賽前……幾乎沒有一個人看好百花這支團隊!

  唱衰的聲音比比皆是。

  好在小白這群人全都進行著封閉訓練,每天除了固定時間發發照片和視頻曬曬他們的友情之外,其他時間根本就沒接觸網絡上的那些東西。

  所以大家的心態都好的很。

  白岳這邊的男主持苦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咱們之前……都小看了百花這支隊伍,他們的配合默契,他們的符篆師太全面也太強大了!”

  “可是,用買來的高級符打比賽,這也有點……”女主持人多少還是有點不甘心,忍不住想要吐槽。

  男主持人搖搖頭:“這跟高級符關系不大……”

  “為什么?”女主持人問道。

  “首先就是財力問題。”男主持說道,“很多人可能會覺得,虛擬世界的比賽,符篆又不會消耗,在這里,我要澄清一下。虛擬比賽的確不會真正消耗掉現實中的符篆,但在飛仙聯賽上,現實中的符篆,也只能在這虛擬世界中使用一次!”

  “啊?”這位女主持更大的意義顯然是花瓶——長得好看。

  男主持說道:“每一張符篆,哪怕是同一品類,但就跟人的指紋一樣,都是不一樣的!所以,飛仙聯賽上,每一張記錄過的符篆,就只能使用一次。就像這次,白牧野使用的飛行符,肯定不是上次的那張!高級符的價錢,對平民百姓來說,就已經是天價了。”

  “其次,就算能買得起,甚至不需要買,我們白岳城的符篆用品商店都可以直接贊助我們本地的孩子們一些高級符……反正這東西也不可能真正消耗。但問題是,駕馭高級符的方式,跟駕馭初級、中級符篆的方式完全不同,對精神力的消耗也不一樣……”

  “所以說,并不是說有高級符就一定能贏。”

  女主持忍不住嘆息道:“這么說,百花城那個中級符篆師……除了長得帥之外,在符篆師的領域里,也是相當強大?”

  “對,相當強大!來,我們看一下比賽的回放,這里……就是我們的第二個弓箭手任渝被盲射死的時候……”

  男主持指著光幕:“在當時,我們誰都沒有看見到底發生了什么,現在鏡頭給出了我們答案,看,這個時候,對方的符篆師白牧野突然間做出了一個手勢……對,就是這個手勢,他這是在給他們的弓箭手指點方位,同時也是在發信號!”

  畫面中,白牧野神態輕松,舉止從容,面色平和的舉起一只手,做了一個手勢,看上去……的確像是在確定方位一樣。

  接著,有一張早就飛出去的符,一直懸停在距離白岳四中弓箭手任渝不遠處的地方。

  如果不是鏡頭重放,又專門給了那張符一個特寫的話,幾乎沒人注意到那個地方竟然有一張符!

  因為那個時候,白牧野同時操控的符篆,不少于八張!

  誰都沒有注意到,那張符是什么時候飛出去,又為什么會懸停在那里。

  接著,隨著下面綠洲中的單谷一箭射出,那張原本懸停在那里的符一下子就消失了!

  哪怕鏡頭放慢無數倍,依然給人一種模糊的感覺!

  “恐怖的控符能力!”白岳城這邊的男主持顯然也是一個有見識的,忍不住驚嘆。

  下一刻,任渝直接被控了!

  然后,單谷盲射過來的三支箭,其中兩支,精準的射進任渝的身體里。

  七級弓箭手盲射九級弓箭手。

  完勝!

  然后鏡頭才給到梁坤,他大聲提醒著任渝,想要讓自己這邊的弓箭手快點撤到更遠處。

  “我們輸的……一點都不怨,對方這支團隊,太強了!呵呵,這一屆分賽區……哦不,應該說,這一屆飛仙聯賽的黑馬……出現了!”白岳城這位男主持在最后時刻,恢復了一個主持人應有的風度,但卻狠狠奶了百花一中一口。

  因為內心深處,還是有點不甘心啊!

  同樣也剛剛解釋完這場比賽的董栗跟鳥哥就一點都不敢奶。

  逢賭必輸董先生已經成了過去式,他不想成為烏鴉嘴董先生。

  白牧野等人從比賽室出來之后,彼此間相互對視一眼,都露出開心的笑容。

  單谷看著白牧野:“白哥,這場比賽打的太痛快了!雖然沒能臨陣突破,但真的太爽了!”

  姬彩衣和司音精致漂亮的臉上也滿是興奮之色。

  司音眼睛亮亮的:“真好玩!”

  姬彩衣趁機揉了下司音的頭發,嘿嘿笑道:“好玩吧?拿錘子砸人,是不是特別爽?”

  司音少見的沒有去躲閃姬彩衣對她頭發的蹂躪,而是一臉開心地道:“嗯嗯嗯,不血腥,好玩!”

  采訪區。

  對方出來接受采訪的人,是隊長梁坤。

  其實之前大部分團隊賽后接受采訪的人,幾乎都是領隊,很少會有隊長接受采訪的。

  但從老劉開了個頭之后,很多隊伍賽后采訪的人,都從領隊變成了隊長。

  這一次,還是老規矩,輸的一方先接受采訪。

  太陽神戰隊的隊長梁坤一臉沮喪,不得不說,這次輸得太意外了!

  雄獅搏兔亦用全力。

  別看賽前幾乎所有人全都在唱衰百花一中這支隊伍,但在太陽神戰隊內部,卻是一點都沒有小看對方。

  尤其是全系符篆師白牧野,雖然精神力沒有多高,但他擅長的符篆種類太多了,甚至不知道他的極限在哪,同時他的控符手段,也太強了!

  沒見過哪個初級中級符篆師有他這份控符能力的。

  甚至就算高級符篆師,在控符這方面,同樣也不如他啊!

  所以他們賽前分析的時候,已經把百花一中這支隊伍當成是勁敵來對待。

  但可惜,對方的實力,依然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原本賽后的發布會,領隊說要不他來算了。

  不想讓梁坤在輸了比賽之后,還要面對那些記者。

  不過梁坤拒絕了。

  他站在無數的鏡頭前,面對著大量的記者,對那些拋過來的各種問題充耳不聞。

  勉強露出一絲笑:“比賽,我們輸了,但這并不是世界末日。另外,我想恭喜百花一中這支隊伍,你們很強!”

  他將頭轉向身旁的劉志遠:“我覺得,你們有奪得總冠軍的實力!”

  劉志遠:“兄弟,別奶!”

  下面頓時笑成一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