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一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哥你這是打算火力全開了?”單谷一臉驚喜的看著白牧野,自己努力歸自己努力,但如果可以躺贏,他也不好意思拒絕啊!

  “對付這種,好像還用不著吧。”白牧野笑笑,看了一眼單谷跟姬彩衣,“你們兩個,是想要在這場比賽上臨陣突破嗎?”

  “對呀!”姬彩衣點點頭。

  “原本是打算在這場比賽上臨陣突破,但是……”

  “哈哈,那好啊,對方的符篆師交給我了,剩下的其他人,交給你們三個!”白牧野笑呵呵地道。

  單谷有些驚呆了,看著白牧野愣了一下,然后才假裝哀嚎道:“不要啊白哥……”

  “嗯?”劉志遠在一旁瞥了單谷一眼。

  只是輕輕一瞥。

  單谷那假的不能再假的哀嚎聲頓時停止下來。

  有點訕訕的看著劉志遠:“隊長,關鍵是……”

  劉志遠輕描淡寫的看了單谷一眼,說道:“根據這場比賽的重要性,以及對方一直以來的習慣,我推測的對方陣容,應該是弓箭手,八級靈戰士孫蕓,九級狂劍士景浩宇,九級盾戰梁宗光,隊長輔助型符篆師梁坤。關于他們四個人的數據,是截止到上一場的……”

  劉志遠的目光從白牧野等人身上一一劃過:“我十分懷疑,他們這些人也會利用這些天的休息進行突破。所以,我們必須預設對方的境界……是這樣!”

  他說著,隨手一揮,一道光幕出現在眾人面前:“弓箭手孫蕓,九級!狂劍士景浩宇,宗師級;盾戰梁宗光,宗師級;隊長梁坤,高級符篆師!”

  “我去……不可能吧?這樣咱們還怎么打?”單谷瞪大眼睛,一臉郁悶。

  “如果是這樣的話,的確不好打,但也沒必要怕什么。”姬彩衣看了單谷一眼,“單谷,你的勇氣呢?”

  “勇氣我自然是有的,而且絕對不會少!但問題是……”單谷撓撓頭:“算了,也的確沒什么可說的,干就完了。”

  “單谷,我發現最近這段時間,你有點自我懷疑,是因為我一下子升級升的太猛了么?”劉志遠很直接的問道。

  單谷滿臉黑線,不言語了。

  “哦,那看來是了。”劉志遠點點頭。

  “不,不是……”單谷想要解釋。

  劉志遠擺擺手:“單谷,我一口氣升到九級,不是因為我的天賦比你們出眾。雖然沒有使用丹藥,但我心里面很清楚我的極致在哪,我這是急于求成的一種方式。用你們的話說就是,新聞發言人總得有點排面……”

  幾個人全都一臉無語。

  劉志遠接著道:“你們這種做法是對的。不要太急躁,一點點慢慢去夯實自己的基礎,遠比一場比賽的勝利要重要得多。我們看的是未來,不是現在。”

  “可是這場輸了,我們這次高中聯賽……就徹底輸了啊。”單谷撓著一頭灰白的長發:“我想贏啊!”

  “怎么會輸?”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你這是看不起我?”

  單谷:“……”

  劉志遠笑起來:“小白說的對,他隨時可以火力全開,有他在,就算就剩下他一個,也有翻盤的希望,有小白托底的情況下,單谷你怕什么?”

  單谷脫口而出道:“我怕我掉隊……”

  說完有些后悔,不過說都說了,又收不回去,他只能有點尷尬的撓撓頭,然后心一橫:“是,我就是怕掉隊,怎么地吧?我驕傲了嗎?”

  眾人:“……”

  單谷低聲道:“你們都成長的太快了!我怕我跟不上你們的速度!我怕……”

  白牧野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兄弟,前怕狼后怕虎的,這不是你。”

  單谷的聲音,戛然而止,半晌才道:“我怕讓所有關心我的人失望……”

  司音看著單谷:“單哥,別怕,沒人關心你……”

  單谷:ヽ(●`Д)ノ

  司音著急的解釋道:“啊,不是不是,我說錯了,我的意思是,沒人會在意你那么多的,至少我們不會……”

  “妹妹你還是別解釋了……”單谷一臉無語。

  不過被司音這么一打岔,這些天一直壓在他身上的那種無形壓力,倒是不知不覺小了很多。

  白牧野看著單谷:“放心大膽的去打對方那個弓箭手好了,管她是八級還是九級呢,只要你認真,她肯定不是你的對手……我看她挺漂亮的!”

  單谷斜睨白牧野:“哥,啥意思?”

  “去撩一下呀!說不定就成了呢!”姬彩衣在一旁恨鐵不成鋼地道。

  單谷:“……”

  感情你們從來沒有關心過勝負問題是嗎?

  感情就我一個人在這默默的承受著各種壓力?

  你們的心咋都這么大呀?

  劉志遠咳嗽兩聲:“好了,我們繼續……”

  單谷趕緊點點頭:“繼續繼續……”

  再沿著剛剛那個話題說下去,肯定扯到他單身貴族的身份上去了。

  貴族的驕傲,你們不懂!

  第二天,進行場地抽簽。

  依然是老劉去抽。

  這一次,老劉抽到了一個沙漠地圖。

  回來之后,老劉第一時間把大家召集到一起。

  “對方的,可能會有變化!”他一臉嚴肅的說道。

  “什么意思?”姬彩衣問道。

  “沙漠地圖,對寒冰屬性功法的人不利,對方的狂劍士景浩宇未必會。我如果沒判斷錯,對方應該會派遣兩個弓箭手,一個盾戰,一個符篆師,組成一個強大的遠程攻擊團隊。”劉志遠說道。

  白牧野點點頭:“對方的人員比較充沛,有兩個水屬性寒冰系的功法的靈戰士,在沙漠地圖里面,他們很難發揮出優勢。”

  “那萬一咱們出現的地方……正好是一片綠洲呢?”單谷道。

  司音看他一眼:“那不好嗎?”

  姬彩衣:“那不好嗎?”

  劉志遠:“那不好嗎?”

  單谷:“好……吧?”

  白牧野拍拍他肩膀:“兄弟,一挑二,你的任務很艱巨呀!”

  單谷:“……”

  兩天之后,四月二十一日。

  比賽正式開始!

  休息室里面,老劉在光幕上,最后一次講解戰術,分析每一個人的弱點。

  “任渝這個弓箭手,性格有點皮,喜歡開玩笑,在之前的比賽中我們可以看到,他的垃圾話是太陽神戰隊里最多的。”

  大家看向單谷。

  單谷翻了個白眼,瞅我干啥?

  司音小聲嘀咕:“弓箭手都這樣吧?”

  大家都笑起來。

  “他們紙面實力優于我們,所以在比賽中,心態一般會比較放松。任渝似乎對孫蕓有點意思,經常會在比賽中去撩孫蕓,但孫蕓的性格,卻屬于那種比較冷的……所以你們要記住,這個任渝說垃圾話的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

  人狠話不多的劉先生化身分析師之后,已經漸漸朝著單谷的方向發展。

  “老劉,你越來越像我!”單谷道。

  司音在一旁說道:“哥,隊長說的不是垃圾話。”

  單谷瞄了一眼司音的頭發,司音往后縮了縮,小聲嘀咕道:“本來就是嘛。”

  幾人哈哈大笑,氣氛頓時變得輕松起來。

  司小音,也變得比以前活躍多了!

  大家,都在成長著。

  直播間里。

  鳥哥跟董栗再次坐在那,兩人臉上的表情……還算輕松。

  好吧,其實不太輕松。

  “嗯,我們拿到了對方的名單和最新數據……嗯,有點,不是很樂觀呀。”

  董栗推了下眼鏡,“對方這一次,采用了雙弓箭手的設定,他們的九級狂劍士景浩宇……沒有上場,嗯,這大概跟狂劍士的功法屬性有關,沙漠地圖,寒冰屬性的功法很難發揮出最大威力。”

  鳥哥點點頭:“的確,對方應該是出于這種考量,讓我們看一下對方的上場名單,弓箭手孫蕓,九級靈戰士……她比上一次比賽的時候,提升了一級!今年的這群孩子們,有點可怕呀!”

  董栗一臉嚴肅:“對方的隊長梁坤……輔助系的符篆師,精神力兩百零一,嘿,果真是踏入了高級領域,一個高級符篆師和一個中級符篆師之間的差距,可是有點大,這絕不是精神力多了一些那么簡單。”

  “弓箭手任渝,九級……他也升級了!這是一個箭術刁鉆,非常擅長放冷箭的弓箭手!”鳥哥輕嘆一聲,“最后是盾戰梁宗光,宗……宗師級?唉,這一屆的飛仙聯賽上,終于出現了超級天才的身影!宗師級的盾戰,這簡直就是一個可以移動的堅固堡壘啊!太陽神戰隊太狠了,這分明就是朝著總冠軍去的呀……”

  董栗說道:“再看看咱們百花一中這邊,大家也有顯著的提升。嗯,主攻靈戰士司音,依然還是八級,靈力值三百零二,很優秀,但距離九級……依然還有著不短的一段距離;弓箭手單谷,靈力值兩百五十九;刺客姬彩衣,靈力值兩百五十九……這兩個人,全都是七級巔峰,他們是沒辦法突破那道桎梏?還是說……想要臨陣突破?我猜他們是想要臨陣突破,這樣感悟到的東西……會更多!”

  董栗不愧是經歷過很多場大賽的專業解說,眼光獨到,判斷精準。

  鳥哥道:“再看看咱們的小白……嗯?哎?咦?”

  他一連發出幾聲驚嘆,然后道:“小白同學的精神力……一百零一???”

  董栗也看了一眼資料,整個人都愣了一下,看著鳥哥:“他上一場比賽的時候,精神力是多少來著?”

  “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四十九吧?”鳥哥有些茫然的說道。

  “上場比賽到現在,還沒到一個月吧?他經歷了什么?使用神像提升了嗎?”董栗推了一下眼鏡,一臉震驚。

  “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之前好像有人說過小白是高級符篆師?”鳥哥一臉不確定。

  董栗搖搖頭:“不可能的,只不過是使用過高級符篆而已,使用過高級符篆,絕不代表他是高級符篆師。”心里面卻在道,就算是高級符篆師,也不能承認啊!傻鳥,這可是底牌啊!

  鳥哥也反應過來,說道:“董哥說的是,可我還是很好奇,他的精神力怎么可能在短時間內暴漲這么多?”

  不僅僅是他們兩個,隔壁直播間里,那兩個來自白岳本地的著名比賽解說主持,也在驚嘆白牧野的精神力漲幅。

  在介紹其他人的時候,他們都是一臉輕松,哪怕都比上一場比賽有所提升,但他們還是沒把那幾個人放在眼里。

  兩個七級巔峰,就算臨陣突破,最多八級!

  一個距離九級還挺遠距離的八級大蘿莉。

  面對他們兩個九級弓箭手,一個宗師級盾戰,一個高級輔助系的符篆師,哪里有什么勝算?

  紙面實力是不能太當真,可問題是,白岳四中的太陽神戰隊……并不是一支紙糊的隊伍啊!

  他們這一次在家門口打比賽,分賽區冠軍簡直志在必得!

  真正的目標是飛仙高中聯賽的總冠軍!

  他們以往的戰績也強大著呢!

  如果不是因為去年有事,讓他們錯過了上屆的飛仙聯賽,那么他們今年打的可就不是飛仙聯賽,而是帝國聯賽了!

  所以兩個主持人非常輕松,跟無數太陽神戰隊的支持者一樣,根本不認為自家的隊伍會輸。

  那些博彩公司開出來的盤口,也沒有一家看好百花這支隊伍。

  但此時此刻,看著手頭的最新數據,關于全系符篆師白牧野的信息卻多少有點嚇到了他們。

  “不可能是神像,”其中一個男主持人搖頭,“他之前的精神力,只有四十九點,從初級到中級,至少需要暴漲五十一點才行,還要突破初級到中級的那道桎梏……符篆師突破起來,可是比靈戰士要難多了!而且一個初級符篆師,就使用神像來突破的話,我只能說,他太有錢了!”

  那個女主持人拍了拍胸口,微笑著道:“所以說,真的不能小瞧任何人,這個長相超級帥氣的少年成長速度令人感到驚嘆!幸虧他精神力暴漲之后,也只不過是一個中級符篆師,依然可以被我們壓制。”

  那男主持人道:“但他是全系符篆師!對他,還是要重點盯防才行。”

  “所以這場比賽,派出雙弓箭手的白岳四中,應該會使用盾戰防御,弓箭手遠程火力壓制的策略,我覺得,不會有什么懸念……”女主持人分析著。

  白牧野等人,此時已經進入了作戰室的虛擬艙。

  數據掃描。

  精神力一百零一,靈力值一百二十九。

  出現在比賽場地的白牧野依然還是那么帥,穿著一件渾身上下滿是口袋的衣服,空著兩手,面帶微笑。

  每一個口袋里,都裝著一沓露出一小半的符。

  這種裝扮,一出現在鏡頭前,就讓不少人忍俊不禁。

  “這是上來炫耀自己符多的嗎?”

  “有符,任性!”

  “哈哈哈,這家伙,居然帶了那么多符,打的完嗎?”

  “小白威武,你這是要轉行當導演嗎?”

  “口袋里的符要是換成金條,你會更引人注目!”

  “他怎么長的這么帥?”

  “真好看!”

  無數的網友,瞬間開始瘋狂的刷起了彈幕。

  白牧野有點無語的看著身邊的場景。

  稀稀拉拉的胡楊林,茂盛的草叢,前方……一個占地面積大約十幾公頃的小湖。

  這是一片,沙漠中的綠洲。

  姬彩衣也愣住,看著身邊同樣目瞪口呆的單谷:“你這嘴是開過光的?”

  他們真的出現在一片綠洲當中,而對手……暫時不見蹤影!

  但想來雙方的直線距離,不會超過三公里。

  “先隱藏。”白牧野說著,帶著幾人,悄然蹲在草叢里。

  “單谷瞭望。”白牧野繼續道。

  單谷蹲在草叢中,手持后羿弓,觀察著四周的景象。

  他們所處的地方,是沙漠中的一片低洼地帶。

  四周全都是高大的沙山,正午毒辣的陽光照射下來,曬得人頭暈眼花的。

  就在這時,他們身前一點鐘方向的沙山后面,突然間傳來一陣輕微的戰斗聲音。

  不用單谷提醒,大家也都知道,對手就在那個方向。

  霍地!

  一只足有十幾米高的黑色蝎子出現在沙山上面!

  舉著可怕的大鉗子,發出一聲驚人的嘶鳴。

  模樣威武極了!

  可惜帥不過三秒。

  兩支冷箭,狠狠射進這只巨大的黑色蝎子腦袋里。

  大蝎子的防御直接被破掉,當場就掛了。

  一通翻滾,順著沙山的陡坡朝下面的綠洲快速滾落下來。

  接著,一道巨大身影,出現在山頂上,手持一面大盾!

  沙漠地圖中此時正值中午,陽光照射在這人身上,灑下一片金輝。

  黝黑的大盾光芒閃爍。

  年輕的宗師級盾戰……梁宗光!

  他率先出現在山頂上,整個人沒有留下任何可被攻擊的死角,小心的向下瞭望著。

  “擦……那里竟然有一片綠洲!”身材高大魁梧的梁宗光有些無語的道:“早知道這里會出現綠洲,就讓浩宇上了!只要把對手引過來,浩宇那寒冰屬性的功法在這種地方甚至可以獲得傷害加成啊!”

  個子不高,還有點微胖的任渝在一旁看了他一眼,有點哀怨的道:“大哥……您不用說得這么直接吧?”

  梁宗光哈哈一笑,說道:“我們的大弓箭手也不錯!”

  “什么叫也不錯?明明是強大得嚇人!”任渝瞥了一眼下面的綠洲。

  胡楊樹稀稀拉拉,遍布在綠洲四周,一人多高的草長的特別茂盛。

  這種地方,想要藏個人的話,很難發現。

  他看了一眼沉默寡言的孫蕓:“喂,長腿妹,打一波?”

  孫蕓瞪他一眼,卻看向站在最后那個沉默的隊長梁坤。

  梁坤大約一米八左右的個子,皮膚有些微黑,寸發,看上去十分英俊干練,身上幾乎找不到少年人那種青澀味道。

  他輕輕點點頭:“好。”

  孫蕓二話不說,從身上取出二十四支箭桿極細的箭來,搭在那把造型夸張的大弓之上,往沙子上一趴,弓一橫,順著梁宗光大盾輕輕抬起的一點縫隙,輕輕一拉弓弦……大弓瞬間滿月!

  任渝站在那,瞄了一眼孫蕓那兩條大長腿,無聲無息的沖著梁坤挑了挑眉毛。

  趴在那的孫蕓頭也不回冷冷的道:“任小魚,你要是不想活了就吱聲。”

  “吱。”任渝說道。

  孫蕓猛地回頭。

  “小心!”

  梁宗光沉聲吼了一嗓子。

  與此同時,雙方的直播間里,幾乎同時傳來一聲驚呼。

  所有收看比賽的觀眾,更是在這一瞬間,眼睛瞪大,呼吸屏住。

  一支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順著下面綠洲的草叢里驟然射出!

  流星趕月一般,射向沙山上梁宗光那面大盾專門給孫蕓挪出來的一點點縫隙!

  梁坤反應極快,啪的一下,一張防御符直接拍在孫蕓身上。

  那支冷箭,卻無情的穿過梁坤那張防御符形成的光幕,直接釘在孫蕓的頭上。

  孫蕓死。

  出局!

  梁宗光傻了。

  梁坤傻了。

  任渝傻了。

  雙方的直播間里面,一片死寂!

  所有收看比賽的觀眾,目瞪口呆,全都傻了。

  眾皆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