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太陽神戰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趙璐看著白牧野:“而且你放心,我沒那么傻,會在現在這種時候使用它。還有,從今以后,我把你當成我的老板,你……也必須要把我當成是你的人!你是控制了我,但一個全心全意為你服務的人,跟一個心里面存著很多小心思,隨時可能會反戈一擊的人,你想要哪個……自己選擇?”

  白牧野抬起頭,看著趙璐:“可是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會全心全意的跟著我?畢竟,齊王才是真正的大老板,而我……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普通少年。”

  趙璐撲哧一聲樂了,笑得特別無奈那種。

  “咱能別裝嗎?你?平凡無奇?那我算什么?腦子進水的腦殘少女?”

  白牧野:“你不是少女了。”

  “滾!”趙璐怒了。

  “好吧,你還有一顆少女心。”對面炸毛了,小白秒慫,但還是看著她:“我要怎么相信你?”

  “當老板,就得有心胸,不然你當什么老板?”趙璐看著白牧野,忽然柔媚的一笑:“要不……你把我變成你的女人?”

  白牧野甩出兩顆靈珠,落荒而逃。

  干不過啊!

  如果沒有瑞叔,他上次就死在這妖精手上了。

  如果沒有大漂亮,他絕對沒有任何機會鎮住這個妖精。

  太可怕了!

  回去的路上,控制了一輛出租車的大漂亮少見的跟白牧野自我檢討。

  “是我疏忽了,沒想到她竟然還有那么多手段。唉……離開人間太久了,幾乎快要忘記人間的那些道道了。”

  “這不怪你,也是我自己粗心大意。”白牧野道。

  “這怎么能夠怪你?你才多大?你已經很厲害了!不說同齡人,就算那些年紀比你大很多的,也沒有幾個人比你強。”大漂亮道。

  “姐。”

  “嗯?”

  “你說這個人能信任嗎?”

  “嘿,你不確定還給人家兩顆珠子?莫非是看上她了?”大漂亮忍不住嘲諷了一句。

  “扯淡,我怎么可能看上她?我是真的覺得這女人很厲害,我想真正收服她。”

  “所以就先施恩唄?”大漂亮問道。

  “是啊,想讓人干活,還想讓人心甘情愿的給我干活,總得把好處給足了吧?”白牧野道:“但她這人我拿不準。”

  “嗯,其實,應該是沒問題的。”大漂亮道。

  “這么肯定?”白牧野有些驚訝。

  “我剛剛又深入調查了一下這個小姑娘的身世,發現她……怎么說呢,其實也算挺可憐的一個人。”大漂亮說道。

  “說說看。”白牧野來了興趣。

  “她年齡其實沒多大,才六十多歲,對一個高級宗師來說,這種歲數,真的是年輕的很。”

  白牧野理智的沒有對此發表意見,因為在流光月小姐姐看來,六十多歲,就是個小姑娘嘛。他要是敢反駁,漂亮姐絕對會當場翻臉。

  “她出身貧寒,小時候也曾經是一個特別上進的女孩子,一心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家人能過得更好。她有著超強的天賦,但可惜……她沒有遇到伯樂。不僅如此,她的家人……也不怎么樣。”

  “什么意思?”白牧野問道。

  “她本來可以有更好的前途和更加廣闊的未來,但她有一對貪婪的父母,還有兩個特別不成器的坑妹哥哥。她父母眼睛里只認錢,兩個哥哥更是整天游手好閑,一點正事不干。自從發現她的天賦之后,她家人并沒有像一般人家那樣,哪怕自己供不起,也絕不會拖后腿。”

  大漂亮冷笑道:“他們不但拼命的拖后腿,讓她早早為了錢去打各種比賽,去加入冒險團隊冒險,甚至還曾經要把她嫁給那些有錢有勢的大人物,付之行動的就好幾次,嘿,我這還有視頻呢,嘴臉真丑陋,好在被她抵死拒絕了……”

  白牧野有些無語,他對家人這兩個字,沒有太多概念。

  對父母曾經有過怨念,但在知道事情真相之后,早已原諒了他們,并且一直牽掛在心中。

  身邊這些朋友的父母家人,都正常的很。

  哪怕像老劉的父母,也只是希望他走另一條路,但對老劉絕對沒的說,關愛的很。

  像司文山這種寵娃狂魔就更不用說了,誰敢欺負他姑娘,保證直接上去跟人拼命。

  所以剛剛年滿十八歲的白牧野很難想象,如果生在趙璐那樣的家庭里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會有怎樣的心路歷程。

  “后來他的兩個哥哥,仗著妹妹實力強大,惹上了一樁天大的麻煩,眼看就要掉腦袋,被趙璐趕去及時救下來。但在當時,就算是趙璐也根本沒能力徹底解決這件事。這個時候,她的父母又跳出來了,指責趙璐只顧著自己,從來不肯管她兩個哥哥,如今出了這種事,就是她的責任,讓她想辦法去解決,至于怎么解決,他們是不管的……”

  大漂亮是冷笑著說出這一番話的,被氣到了。

  甚至忍不住放出了一段視頻……視頻中,兩個中年人模樣的男女相貌倒是不錯,但態度相當惡劣。

  只放了一小段,白牧野就受不了了。

  “行了姐,我知道你厲害,這種東西你都能弄出來,快關了吧,我不想看。天底下怎么會有這樣偏心的父母?”

  “你還小,天底下這樣的父母多了。”大漂亮冷笑著關掉了視頻。

  “然后呢?”白牧野問道。

  “后來沒辦法,趙璐只能通過各種關系,好容易求到齊王下面的一個人那里,那人見趙璐年輕貌美,天賦又很好,于是就提了一個條件。他讓趙璐成為他的女人,然后他就出手管這件事。”

  白牧野冷笑道:“無恥!”

  “是挺無恥的,不過這也是現實,不然人家憑什么幫你?”大漂亮淡淡道。

  “趙璐答應了?”白牧野問道。

  “不答應有什么辦法?她骨子里是個非常孝順的女孩兒,”大漂亮冷笑著,“事情的轉機出現在趙璐去見那人的時候,正巧遇到齊王身邊的一個姓張的常隨,那個張常隨……人還可以,當場制止了這件事,大罵了那人一通,然后帶著趙璐去見了齊王。齊王看見趙璐,也覺得這姑娘不錯,直接讓張常隨出手解決了趙璐家人的安危。”

  “這么看的話,齊王也是有點人性的?”白牧野若有所思。

  “人都是復雜的,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非黑即白?”大漂亮看了一眼白牧野,“從那開始,齊王算是把趙璐給收到了麾下。但她的家人,實在太過分了……”

  “還在繼續惹禍?”白牧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心說有一次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

  “豈止是繼續惹禍?”大漂亮冷笑道:“他們不知道女兒跟了一個什么樣的人,只知道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于是開始瘋狂的從女兒身上壓榨金錢。”

  “后來有一次,趙璐的一個哥哥,無意中知道了妹妹身后的大老板是齊王,這下更好了……從此后,直接開始打著齊王的名號招搖撞騙……”

  白牧野一臉無語:“這特么不作死嗎?”

  “哈哈你說對了,這件事很快就被齊王身邊的人給發現,把這件事匯報了上去,于是,趙璐的兩個哥哥,很快就死了。”大漂亮淡淡說道。

  “臥槽……這是什么神展開?”白牧野整個人都有些驚呆了:“齊王的人下的手?”

  “你說呢?”大漂亮反問了一句,“所以我說,人都是復雜的,齊王幫趙璐,不是出于什么路見不平,而是因為趙璐有那個價值!他毫不猶豫的殺趙璐那兩個哥哥,同樣也是因為她那兩個哥哥不但毫無價值,而且越是這種不起眼的小人物,往往越是能造成巨大的破壞。所以,干脆利落的干掉他們,徹底絕了后患!”

  白牧野滿心震撼,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這就是他的敵人?

  一個心狠手辣又高高在上的帝國親王!

  不但身邊高手云集兵強馬壯,而且自身也曾經被譽為戰神!

  白牧野長出一口氣,未來,任重而道遠啊!

  “也正因為這件事,趙璐心中無比痛恨齊王,因為不管怎樣,死的那兩位都是她一母同胞的親哥哥。”

  大漂亮嘆息一聲,道:“她父母也因為這件事,徹底被齊王那邊給軟禁了起來,雖然沒怎么限制他們的自由,但始終有人看著。算是徹底拿捏住了趙璐的命脈。同時因為兩個兒子的死,她父母也不肯原諒這個女兒。認為她是個喪門星,害死了自己的兩個親哥哥,害得他們家族絕后。所以這些年來,他們一邊拒絕認這個女兒,一邊拼命壓榨她,瘋狂跟她要錢,然后往死里的享受,日子奢華到難以想象……”

  這時出租車已經到了訓練場館門口,白牧野一臉無語,他無法想象趙璐內心深處要承擔著一種怎樣的壓力。

  “所以趙璐這些年來拼命貪財,從來都不是為她自己,而是為她那一對貪婪的爹娘。而且她的內心深處,對齊王也是又恨又怕,但又無可奈何!查到這些信息之后,我才終于明白,為什么當時拿住她命脈之后,她看上去非常識時務,非常果斷的投靠了你。實際上,她的心里面,應該是存著一絲幻想的。”

  白牧野看了一眼四周,沒有任何人出現在這里,于是下了車,溜溜達達走進訓練場館。

  喃喃說道:“她想報仇?”

  “當然!”大漂亮很肯定的說道。

  小酒館里。

  趙璐有些呆呆的看著手上兩顆色澤亮麗的青色珠子。

  這個心黑手狠的少年,竟然給了自己兩顆靈珠?

  這非常出乎她的預料。

  她原以為白牧野一顆珠子都不會給她。

  雖然消息是她提供的,可從始至終,她什么都沒做!

  一點風險沒擔,然后卻得到了價值至少上千億的東西。

  而且這玩意兒就算有錢,也未必能買的來呀!

  “看來……我對你的了解,還是有些不夠呀。一下子給了我兩顆,是想收買我的心么?”

  “我是那么容易被收買的?”

  趙璐面色復雜的把玩著這兩顆珠子,然后長長的嘆息一聲。一雙眼有些迷離的放空著,良久,才將這兩顆珠子收起來。

  喃喃道:“好吧,我暫時被你收買了。至于能不能買我一輩子……那,就要看你本事了。”

  站起身,搖搖晃晃往后走去。

  回到訓練場館之后,單谷頓時溜達過來,嘿嘿笑道:“白哥約會回來了?”

  白牧野瞪他一眼:“約你個頭!抽簽結束沒?”

  單谷下巴朝著光幕方向抬了抬:“喏,正在進行中。”

  姬彩衣跟司音兩人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光幕,對白牧野回來都沒有太關注,只是看過來一眼,又連忙把頭轉了回去。

  因為現在正好輪到劉志遠上場抽簽。

  之前抽中輪空的簽,可以說是超級幸運。

  整個分賽區,一百四十支隊伍,那么多輪比賽,就那么一場是輪空的,都被老劉給抽到了。

  這手氣絕對是可以的。

  老劉在抽簽處被官方的幾個記者攔住了。

  “劉隊長,能先接受一下采訪嗎?”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記者一臉微笑的看著劉志遠。

  姬彩衣頓時冷哼一聲:“狐貍精!”

  白牧野坐過來,聞言笑道:“狐貍精不是夸人長得漂亮的嗎?”

  姬彩衣瞥了他一眼:“你閉嘴!”

  光幕上,劉志遠露出一個得體的微笑:“抱歉,下場比賽結束之前,我不接受任何采訪。”

  說著沖著幾個記者微微鞠躬,然后直接離開。

  “就應該這樣!”姬彩衣臉上頓時露出笑容。

  白牧野一臉無語。

  光幕中那幾個記者還在后面大聲喊著:“劉隊長,您就接受一下采訪嘛,我們就問幾個簡單的小問題……”

  劉志遠沒回頭,伸出手擺了擺,大步離去。

  單谷冷笑道:“屁的幾個小問題,還不是想問那些無聊的東西?”

  “隊長做得對,不能讓他們得逞!”司音說道。

  這時候,鏡頭切到了抽簽現場。

  分賽區打到現在,已經有一百二十二支隊伍被無情的淘汰掉,就剩下十八支隊伍,即將進行分賽區的最后一場淘汰賽抽簽。

  其他的那些隊伍,大家都沒怎么去關注,反正有老劉在那收集資料,他們只想知道自己下一場的對手是誰。

  很快抽簽開始。

  因為上輪輪空,這一輪,老劉是第一個!

  他上去之后,輕輕按動按鈕。

  光芒在十七支隊伍上面閃爍著,終于停在一支隊伍那里。

  “我靠!竟然是這支隊伍?”單谷當即從沙發上彈起來,大聲道:“他們是這一次分賽區的奪冠大熱門啊!擦……怎么分到他們了?”

  光幕上,劉志遠的嘴角,在結果出現那一剎那,稍微抽了抽,不過只是一瞬間,就恢復了正常。

  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未因為抽到這支隊伍而產生什么心理負擔。

  這時候,現場的主持人大聲宣布道:“十八進九的淘汰賽,百花中學,對陣白岳四中的太陽神戰隊!”

  是的,人家這支隊伍,是有名字的!

  而且聽上去還挺響亮。

  來自這次比賽的東道主,一級主城白岳四中的一支高二隊伍。

  “看來百花中學上一次輪空已經把好運給用光了呀,他們居然碰到了實力如此強勁的對手……”現場主持人忍不住搖頭嘆息,那架勢,好像百花中學這邊已經輸了比賽似的。

  “他哪來的優越感呀?白岳四中又怎么了?奪冠大熱門很了不起么?”姬彩衣坐在那怒氣沖沖地道。

  白牧野點點頭:“是的,沒什么了不起。”

  單谷看了兩人一眼,很明智的選擇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大聲道:“對,見面就打爆他們!”

  劉志遠在抽簽結束之后,依然拒絕了一大群沒提的追趕,迅速離開了抽簽現場,乘車歸來。

  回來之后,他先是對白牧野說道:“你回來了?”

  白牧野點點頭。

  隨后,劉志遠苦笑道:“抱歉,這次沒抽好……”

  “抽的挺好的。”白牧野笑著說道。

  “就是,太陽神戰隊怎么了?咱們還怕他們不成?”單谷說道。

  劉志遠說道:“這支隊伍……不太好打啊,之前我就對這十七支隊伍做過全面詳細的了解,以求不管我們遇上哪一支,都能用最短時間去了解對方。”

  “其中這支太陽神戰隊,差不多算是分賽區這邊綜合實力最強大的一支隊伍了!”

  “他們隊伍一共有六個人,五個靈戰士,一個符篆師。”

  “弓箭手孫蕓……”

  老劉說著,隨手揮出一道光幕,上面顯示著孫蕓的相關信息。

  “孫蕓,女,十九歲,八級靈戰士,擅長流星箭雨!曾經最多一次射出過二十四支箭!”

  單谷在一旁呆呆的看著,嘴角抽了抽,嘀咕道:“一個女人,多大一只手……能抓住二十四支箭?”

  “她用的箭,全都是特殊的箭,箭桿非常細,但殺傷力特別強,這里有我剪輯出來的視頻片段。”

  劉志遠說著,放出幾段視頻。

  全都是這一次聯賽上,太陽神戰隊中這位弓箭手孫蕓的單獨戰斗畫面。

  從畫面中不難看出,這是一個相當強悍的弓箭手,不但走位精準,而且戰斗直覺也想當驚人。

  她放出二十四支箭的畫面,就在這屆比賽上!

  可能是受到單谷用流星箭雨壓制對手的啟發,她在當時,也是用流星箭雨,壓制得對方抬不起頭來。

  單谷看后,沉默了半天,最后有些沮喪的說:“我現在,最多最多……能同時控二十支,所以,在這上,我不如她!”

  “這是團隊比賽。”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不是誰一次性射出來的箭多,誰就能贏的。”

  劉志遠點點頭:“小白說的對,關于孫蕓的弱點,我已經全部整理出來,待會會拿出來給你們分析。”

  “下面我接著介紹其他人的資料。”

  “景浩宇,男,十九歲,狂劍士,九級靈戰士,劍術高超,修煉寒冰屬性功法。”

  “梁宗光,男,十九歲,盾戰,九級靈戰士,修煉土屬性功法,防御能力超強!”

  “霍玲,女,十八歲,刺客,八級靈戰士,修煉寒冰屬性功法。”

  “任渝,男,十九歲,弓箭手,八級靈戰士,箭術刁鉆,擅長偷襲放冷箭。”

  “梁坤,男,十九歲,太陽神戰隊隊長,輔助型符篆師,精神力一百九十七……”

  劉志遠將這幾個人的資料同時打在光幕上,然后調出梁坤的資料:“他的精神力,我懷疑在下場比賽,會突破到兩百,踏入高級符篆師領域,所以,這個人,是我們著重要防備的!”

  白牧野看了一眼太陽神隊長梁坤的資料,然后說道:“交給我,我會讓他一張符都打不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