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六章 打獵歸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英俊儒雅,兩邊邊角有些斑白的齊王龍行虎步,帶著幾個隨從,從那邊走過來,臉上還帶著開心的笑容。

  他喜歡禮物。

  喜歡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兒。

  當然,他更喜歡價值昂貴的那些禮品!

  越奢侈越好!

  也喜歡可以提升實力的寶物。

  比如靈珠;比如神像;比如那些頂級的武器……他都喜歡。

  壽宴這東西,不過是個名頭,反正只要他想,一年中的哪一天,都可以成為他的生日。

  如果他愿意,一年辦兩次、三次壽宴,也沒毛病。

  張常隨不愧是跟隨齊王多年的心腹手下,在經歷了最初的懵逼之后,第一時間回過神來,笑呵呵迎上來。

  “王爺,咱們先看看其他地方送來的賀禮,這次咱綠野星送來的東西,就相當不錯!”

  趙強依然瑟瑟發抖的站在第二個集裝箱前,面色蒼白,顯得弱小、無助、可憐。

  大腦依舊是在當機狀態中。

  齊王微微一怔,看著張常隨問道:“不是說飛仙星的賀禮送到了嗎?怎么……還沒到?”

  “呃……這個,到是到了,不過,還沒來得及檢查呢……”張常隨只能硬著頭皮撒謊。

  怎么著也不能讓王爺在這當眾出丑啊!

  雖說這里都是王爺的人,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不可能傳出去,但這件事……太特么丟人了!

  跨越無盡星河送過來的禮物,竟然是兩個空箱子?

  媽的你們送來的是飛仙星的空氣嗎?

  飛仙組織里那些人都是吃屎的嗎?

  如此昂貴的東西,不知道派兩個高手押送?

  就這樣大咧咧的直接用貨運飛船給送過來?中途全都讓人給偷了都不知道!

  蠢貨!

  簡直就是一群蠢貨!

  齊王可沒那么好糊弄,心眼小那是性格,跟智商可沒關系。

  他收起臉上笑容,看著張常隨淡淡說道:“說吧,這里沒外人,到底怎么回事?”

  噗通!

  那邊的趙強一下子就跪了下來,聲音充滿悲傷的道:“王爺……是小人去接的貨,也是小人一路押送回來的,可打開之后,里面卻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小人……罪該萬死!”

  簡單解釋了一下事情經過,先把自己摘出去,但并并未過多為自己辯解什么,直接認罪。

  實際上,就連張常隨都知道,這件事和趙強之間不太可能有什么關系。

  趙強是掌握著打開集裝箱電子鎖的密碼,也的確單獨跟這兩個集裝箱走了一路,但他只要腦子沒進水,就絕對不可能打這些賀禮的主意。

  退一步講,就算他真的膽大包天,動了這些賀禮的心思,也不可能給一鍋端啊!

  這不是膽子大,這是沒腦子,是在作死啊!

  齊王的臉色,瞬間冷下來。

  他沒去看跪在那的趙強,一雙銳利的眸子,直接盯上張常隨:“有人動了孤的東西?”

  張常隨硬著頭皮,苦笑道:“王爺,我也是才知道,您就來了,還沒來得及調查。”

  “呵呵,不錯哦。”齊王笑瞇瞇看了一眼張常隨:“現在都敢當著本王的面撒謊了呢!”

  噗通!

  張常隨也老老實實的跪下了。

  齊王看了他一眼:“起來吧,你張常隨跟隨本王多年,勞苦功高的,別動不動就跪,一副奴才相。”

  “小的可不就是王爺身邊的狗奴才么。”張常隨頭壓得很低,幾乎要貼在地上。

  “東西……確定沒了?”齊王有點神經質的自嘲一笑:“你們誰手上有禮單呀?這東西沒了,本王瞧瞧禮單行不?”

  跪在那里的趙強跪著往前爬了幾步,哆哆嗦嗦的,打開一道光幕,投影在齊王面前。

  “完美級的火龍拳法一套、寒冰屬性射術一套、閃電刺術一套、大師級……”

  齊王看著那個禮單,嘴里嘖嘖著:“哦,還有這么多靈珠呀,僅僅杜長老一人,便進獻品相完好的靈珠十五顆……呵呵呵呵,十五顆靈珠,至少可以打造出七八個宗師級的強者呢,挺好呀,飛仙星那邊的人,挺有孝心的嘛。”

  趙強整個人都快要嚇癱了,低頭跪在那,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張常隨同樣也是如此,額頭上的汗水滴滴答答往下落。

  他知道,王爺生氣了!

  “哦,還有各種珍稀的制符材料,呦,居然最差的都是宗師級別的呢,不錯不錯,價值連城呢呵呵呵。”

  “還有石家鍛造出來的戰衣、鎧甲……呵呵呵呵,跟大宋家齊名的鍛造石家,都不在一顆星球上,飛仙星那邊的人,居然都能給本王搜羅到,真是有心了,真好,真好呀!”

  “王……王爺……”張常隨跪在齊王面前,硬著頭皮道:“請給屬下一點時間,屬下一定會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屬于王爺的東西,這世上沒人能夠拿得走!”

  齊王面無表情的冷笑一聲:“是么?本王的東西沒人能拿得走?怎么沒有呢?過去有,現在有,將來……還是會有。”

  這話太特么誅心了!

  現在和將來還好說,過去指的是什么?

  “請王爺,給屬下一點時間……”張常隨的聲音都忍不住有些哆嗦起來,心中充滿恐懼。

  就在這時,那幾個原本跟在趙強身邊的人,突然間相互對視一眼,一起跪下,其中一人說道:“王爺,小人有事情稟告!”

  跪在那里的趙強渾身一顫,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懼。

  可現在,有著宗師實力的他卻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選擇了做一條狗,就永遠告別了狼性。

  更別說,即便骨子里還有狼性,也沒用。

  在這片莊園里面,在這位齊王面前,就算是一頭猛虎……也得老老實實趴在那裝小貓咪!

  齊王一眼看過來,就得乖乖的喵喵喵喵喵。

  齊王看都沒看那幾個人一眼,鼻子里哼了一聲。

  剛剛說話那人大聲道:“我們接貨回來的路上,是趙強一個人押運的,貨物到了這里,對方曾經要求趙強驗貨!但被趙強拒絕了!”

  趙強的腦袋瓜子嗡的一聲,一股冰冷的感覺,從內心深處爆發出來,迅速彌漫全身。

  自己的手下,不但直呼其名,而且說的這番話……這是要把他往死里逼啊!

  什么仇什么怨?讓你們如此恨我?

  就算平日里我對你們嚴厲一些,可王爺身邊哪個有點身份地位的人不是這么做的?

  趙強心中又怕又恨,但卻一句辯解的話都不敢說。

  “哦?是嗎?”齊王一雙眼,終于看向趙強:“你,是那個從飛仙來的人吧?你叫趙強?”

  “是!”事已至此,趙強也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了。

  雖然跟隨齊王的時間并不長,但他也清楚,齊王最煩的,就是那種沒有擔當的人。

  想跟隨王爺,成為王爺的心腹之人?

  可以。

  準備好隨時為王爺去死!

  不然就滾。

  “東西丟了,和你沒關系嗎?”齊王問道。

  “屬下絕對沒動,但屬下有責任……”趙強說道。

  “呵呵,你曾單獨跟這批貨物在一起過?”齊王又問。

  “是。”趙強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齊王轉身走了。

  就這么走了。

  趙強本以為齊王還會說什么,或是問什么,結果,問完了這句話之后,居然一言不發就走了。

  這讓趙強心里充滿茫然的同時,也有一絲淡淡的恐懼。

  王爺這是啥意思?

  誰曾想齊王剛剛離去,從地上站起身來的張常隨卻紅著眼珠子,冷冷盯著依然不敢抬頭的趙強,咬牙吩咐道:“先把趙強給我拿下!”

  “張常隨,您是不是搞錯了?這件事和我沒關系啊!”趙強這才敢把頭抬起來辯解一句。

  張常隨咬牙切齒:“有沒有搞錯,查查就知道了!怎么?你還想反抗?”

  “這……屬下不敢。”趙強只是看了一眼張常隨身邊那幾人的眼神,就無比理智的放棄了反抗。

  他雖是宗師,但在張常隨眼里,卻根本不夠看。沒事的話順手拉攏一下,一旦有事,絕對是毫不猶豫的一腳踢開。

  “我是清白的。”白靈力鎖鎖住的趙強看著張常隨,沉聲道:“我建議您最好還是查一查那家星際貨運公司,另外還有飛仙……”

  “我他媽用你教我?”張常隨突然間暴怒,對著趙強破口大罵道:“混賬東西!你害死我了!帶下去,嚴加拷問!”

  齊王的房間里,無數珍貴的東西全都遭了秧。

  整個屋子里面但凡能挪動的東西,在眨眼之間,就被這位英俊儒雅的中年人給砸得稀巴爛!

  一件都沒剩!

  “本王的主意,也敢打?”

  “無論你是誰,本王必將你碎尸萬段!”

  “飛仙星……為什么又是那個該死的地方?老子恨那個地方!該死的……啊!”

  齊王面色猙獰扭曲,就像是一頭暴怒的獅子。

  在這種時候,絕對是沒有任何人敢靠近他的。

  白牧野乘坐著那架奢華的飛行器,在大漂亮一路屏蔽信號的情況下,高速疾馳,返回了白岳城。

  降落在白岳城外一百多里的一片深山。

  大漂亮讓白牧野將這架飛行器收進空間指環里面。

  這么好的東西,哪怕是二手的,價值也超過九個億了,自然不能隨便扔掉。

  拒絕浪費,從小白做起。

  被大漂亮改造之后的空間指環內部簡直大得夸張,直接搬進去一個街區都沒問題。

  白牧野開玩笑道:“要是這里面能住人,我一個人能帶走一支軍隊了!”

  “曾經是能的。”大漂亮在他耳機里面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白牧野一下子愣住,曾經……是能的?

  有這么夸張嗎?我就隨便開個玩笑啊姐姐!

  “但現在想要實現這個目標,卻是有點難了。”大漂亮輕嘆道:“所需要的材料,如今這個時代還能否找到,都是一個未知數。至少,我在網絡上,沒有見過那些材料的相關信息。”

  “我就說說……姐姐你也不用那么認真。”白牧野撓撓頭,換好了一身行頭,看上去就像是個獨狼類型的冒險者,背后背著一個巨大的包。

  “在我們那個時代,真正強大的空間法器里面跟個小世界沒有太大區別,可以養花種草,可以直接住人。如果有厲害的法陣師幫你,甚至可以在里面布置出一個聚靈陣!在那里面修煉很多年都沒問題!”大漂亮有些感慨的道:“可惜,太多東西,都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

  “說不定以后我們有機會實現。”白牧野樂觀的道。

  “呵呵,或許吧。”大漂亮回答道。

  隨后,白牧野一路小跑,從山中出來之后,叫了一輛無人出租車,在大漂亮的控制下,神不知鬼不覺的踏上了返回訓練場館的路。

  從離開訓練場館,到回去,前前后后,一共經歷了六天。

  無比神奇的六天!

  硬生生把整個飛仙星神秘組織送給齊王的賀禮全部劫了過來!

  一根毛都沒給那位齊王殿下留。

  漂亮姐姐的威力,也在這一次的行動中,完全展現出來。

  她是不能跳出來幫自己打架,但在高科技文明的世界里,漂亮姐這種……才是真正的神啊!

  一想到齊王那邊收到“賀禮”之后的表情,白牧野就忍不住想笑。

  同時也有點遺憾,沒辦法在現場去看齊王殿下的精彩表情。

  跟離開的時候一樣,白牧野無驚無險的回到了訓練場館。

  見他終于回來,其他四個小伙伴齊齊松了口氣。

  單谷第一個沖上來,用拳頭輕輕懟了白牧野肩膀一下,一臉哀怨的道:“我說白哥,你這一走就是一個星期,古人云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也,你自己算算,咱們已經多少年不見了?有沒有很想念我?要不要擁抱一下表示親熱?”

  “我只走了六天。”白牧野沖著單谷翻了個白眼,想起大漂亮的話,一臉嫌棄。

  “四舍五入懂不懂?我沒直接約等于十天就不錯了!”單谷強調。

  劉志遠也走過來,拍拍白牧野的肩膀:“怎么樣?還順利嗎?”

  “順利,非常順利。”白牧野點點頭。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問道:“你這是又干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兒了?我怎么聽說,古琴城突然停電,隨后供電中心發生爆炸,整件事疑點重重……正好是你離開這幾天出的事,和你沒關系吧?”

  要不怎么說,別惹女人呢。

  女人的直覺當真是強大到可怕的地步。

  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她都能給聯想到一起去。

  關鍵是她還蒙對了!

  白牧野哈哈一笑:“就是我干的!我用意念控制了一下那邊的供電中心,把里面的能量攫取一空,然后看它不順眼,干脆毀了那地方,讓我們行政中心的人民,也感受感受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停電滋味!”

  “擦,白哥,我發現你現在牛逼吹得越來越嫻熟了!都快趕上我了!”單谷在一旁說道。

  姬彩衣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哥,你現在的確是太能吹了!”

  “哎呦?怎么也學他們叫哥了?知道這里我最大了?”白牧野有點意外。

  姬彩衣面無表情地道:“您的吹牛功力太強,小妹甘拜下風。”

  司音從一旁悄悄湊過來,一臉萌萌噠的看著白牧野:“小白哥,又有什么新的禮物帶給我們嗎?”

  “哎?司小音,學會要禮物了?”白牧野瞪大眼睛,看著一臉呆萌的司音。

  司音有點害羞,說:“上次你出去,不知道打劫了什么地方,給我們帶來了武器,這次出去,難道不是去打劫?”

  白牧野:“……”

  剛說完女人直覺神準,沒想到這里還隱藏著一個神級的占卜師……

  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司音,指了指自己的臉:“司小音,你好好看看,看清楚了,哥這張臉……像是一個去打劫的人?”

  司音仔仔細細的盯著白牧野看了半天,臉色越來越紅,用手捂著臉,有些難為情的道:“哎呀,小白哥你長的實在太好看了,不能一直盯著你看,會害羞的!”

  白牧野:好吧,妹妹你的恭維我就收下了。

  “司音啊,你該不會是……喜歡上白哥了吧?”單谷在一旁嘴欠的問道。

  “小白哥這么好看,你不喜歡嗎?”司音回頭看了一眼單谷,眼神極為純凈。

  單谷一臉無語的看著司音,本想調戲一下最小的小妹,結果硬是被司音天真的眼神給打敗了。

  不過單谷是誰呀,話癆單,不但臉皮厚,轉移話題的本事也高的很,看著白牧野道:“幸虧你回來了,我們的那些照片,都快不夠用了……來,咱們一起拍個小視頻……”

  說話間,單谷直接開啟了錄像設備。

  幾個人一起拍了一個小視頻,隨后直接發布到網絡上。

  在他們看來,這些天的照片視頻都是他們自己上傳的,可實際上,一切都在幕后大黑手漂亮姐的掌控之中。

  白牧野看向劉志遠,有點意外的問道:“老劉,你實力提升了?”

  司音一臉得意,沖著單谷和姬彩衣道:“給錢給錢!”

  單谷跟姬彩衣齊齊看向白牧野,把白牧野看得有點心里發毛。

  “咋了?”

  “你說咋了?你眼神怎么就那么好使?感知能力怎么那么強大?”姬彩衣一臉怨念,然后打開光幕,給司音轉了一萬塊。

  “我說白哥,真的,你在這方面的洞察力,快趕上我在野外的感知能力了……真牛逼!”說著,也打開光幕,給司音轉了一萬塊。

  劉志遠在白牧野的注視下,有點不好意思的打開光幕,給司音轉了一萬塊,還解釋道:“真沒想到你能看出來,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歐耶!”司音則用力的揮了揮小拳頭,一臉興奮,然后對白牧野說道:“小白哥,回頭我請你吃飯,不帶他們三個!”

  “哎哎哎,過分了啊!”

  “司小音,你頭發是不是很寂寞啊?”

  “司音妹妹,你這種思想很危險啊!真的,哥本來對你的頭發沒什么惡意,但你……”

  司音迅速躲到白牧野身后:“他們欺負我!”

  “你們打賭了?”白牧野隨手揉了揉司音的頭發,笑著問道。

  三個人全都忍不住笑起來,司小音的頭發,終究還是沒能逃過魔爪。

  司音一臉怨念的瞪了一眼白牧野,還是解釋道:“隊長提升到了九級!”

  “九級?”白牧野臉上露出驚喜之色:“不應該是八級嗎?”

  “原本就到臨界點了,努努力沖到了七級,然后這幾天,接連使用了兩次……”劉志遠苦笑道:“本來是想等你回來,用完整的兩顆跟你換那兩顆的……可惜,浪費了。”

  “可以呀!”白牧野根本沒在意那些,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靈珠!

  白·財大氣粗·牧野,如今底氣十足!

  隨后,白牧野看向劉志遠,有些玩味的道:“我說老劉,你這天賦……很可以嘛?”

  靈珠這東西,的確是可以強行拓寬靈海,但卻不能突破桎梏!

  老劉原本六級巔峰,來參加比賽之前,就已經接近七級了,如果使用丹藥強行打通桎梏的話,升到七級不算多大問題,但丹藥這東西,不能經常使用,不然對經脈也會有一定損傷。

  所以到了七級之后,他使用一顆靈珠,最多能到七級巔峰,得再次打通桎梏才能到八級,然后再使用靈珠拓寬靈海,將靈力提升到八級巔峰……還得再突破一次桎梏,他才能真正進入到九級!

  所以,老劉這家伙,之前說自己天賦一般?

  這叫一般嗎?

  僅用六天時間連升三級,這種天賦……昧著良心都不能說是一般啊!

  “你用了幾次丹藥?”白牧野看著劉志遠。

  劉志遠嘿嘿笑了笑:“沒用,就是隨便突破一下……”

  大家現在都開始流行這樣裝逼了嗎?

  隨后,姬彩衣手中突然多了一顆青光閃爍的靈珠,看著白牧野:“把你那顆品相一般的拿出來。”

  單谷同樣手里多出一顆品相完好的:“一起。”

  “你們倆?”白牧野看向兩人。

  單谷道:“你一個高級符篆師不知人間疾苦,現在司音是八級靈戰士,老劉這種新聞發言人都特么九級了,我們倆,怎么著也得踏入高級領域吧?不然的話……怎么好意思跟你們站在一起?”

  白牧野想了想,也沒多說什么,將那兩顆品相一般的靈珠取出來,扔給兩人,但卻沒接兩人遞過來的靈珠。

  “啥意思?”姬彩衣看著他。

  白牧野笑笑:“你們自己留著吧,這玩意兒,以后咱們只會越來越多,只要你們有天賦,靈珠這件事……我來負責!”

  “我靠,不是吧?哥,你真出去搶……呸呸,出去打獵去了?”單谷一臉震撼的看著白牧野。

  “打獵?這個詞用得不錯。”白牧野笑得非常開心,“對,我就是出去打獵了!”

  獵物相當肥美!

  那批生日賀禮當中,那些價值昂貴但卻沒什么大用的藝術品就不多贅述了,小白對那些玩意兒沒多大興趣。

  光是和靈戰士符篆師有關的那些寶物,就足以讓白牧野興奮到睡不著覺!

  跟趙璐有仇的那位杜雨長老,的確是送了十五顆靈珠。

  但白牧野在檢查了一下其他那些長老的禮物之后,卻發現了更多意外的驚喜。

  因為靈珠的數量,遠非那十五顆!

  三十六份生日禮物,全部靈珠加起來,數量已經超過了五十顆!

  如果白牧野愿意,如果對方的天賦足夠強大,每一道桎梏都能夠輕松突破廢話——

  他現在,可以造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