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五章 讓孤開開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架飛行器的速度堪稱驚人,飛得極高,卻相當的平穩。

  坐在里面,幾乎感受不到任何的顛簸。

  跟來時坐的那破玩意兒,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大漂亮,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已經打定主意要這么干了?”白牧野躺在舒適的椅子上,眼睛半睜半閉的問道。

  “怎么會,這全都是小哥哥你的功勞呀!要不是你提醒,我哪想得到?”大漂亮一臉無辜。

  “你少來!”白牧野瞪了一眼過去:“要不是早就算計好,你怎么會把事情搞這么大?這跟你平日那膽小怕事的性子完全就不是一回事。說吧,你這次把鍋甩哪去了?”

  哪怕是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但以大漂亮一直以來的行事風格,也都不應該如此簡單粗暴。

  耗盡飛仙行政中心可以使用萬年的電源,盜取神秘組織在古琴的長老兒子座駕,然后這樣光明正大的跑掉……

  如果這樣還不是在搞事情,請問什么才是?

  雖然白牧野也挺開心的,但他想知道漂亮姐到底是怎么想的。

  “這事兒吧,其實也沒多大。”大漂亮看了他一眼。

  “沒多大?”白牧野瞪大眼睛。

  “你聽我說嘛!”大漂亮看著他:“那枚空間指環的確是太小了,我也確實早就想要改造它。但你也知道,依靠咱們自己的能力改造它太難了,它需要的能量太驚人,根本不是咱們所能負擔的。”

  大漂亮也學白牧野,雖然只是一道投影,卻給人一種慵懶的感覺,躺在椅子上,看著前方:“你是一個符篆師,你的最大底牌就是符,我希望你的空間指環里面,能裝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符篆和材料。之前的太小了,裝不了多少東西的,現在這樣才好,可以裝無數的東西,不管到什么時候,你的心里都會是踏實的。我也是踏實的。”

  白牧野忍不住看了一眼大漂亮:“姐……”

  “別跟我煽情,你現在這樣子,哈哈哈哈……”大漂亮偏頭看著依然女裝的小白同學,樂不可支的道:“你就這樣回去,單谷那個傻乎乎的小朋友肯定會愛上你的。”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準備立馬換衣服。

  大漂亮說道:“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古琴城從上到下,都是齊王的人,不坑他們坑誰?”

  “都是齊王的人?”白牧野有點驚訝:“那豈不是說……整個飛仙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倒也沒那么夸張,還是有皇帝的人,但古琴城的確是在齊王的掌控之下。能在這種時候給他上點眼藥,為什么要錯過呢?”大漂亮笑嘻嘻的道。

  “所以你從一開始,就在打這個主意?那你還讓我說?”白牧野看著她。

  “我一開始就在想要怎么才能狠狠黑他們一下,但說真的,最后還是你提醒了我。空間指環這件事,你要是不提,我現在真想不起來呢。”大漂亮強調道。

  “嗯,我特別信。”白牧野撇撇嘴。

  “之前還有點擔心,古琴這里萬一要是有跟我一樣的存在,事情就會有些棘手。不過來了之后才發現,一個能打的都沒有。這里的智能生命,就是一群弱雞,弱爆了哈哈哈。”大漂亮一臉得意。

  “你說咱們干完這一票,那邊會有什么反應?”白牧野這會兒,也終于輕松下來。

  只要大漂亮心里有數就行,反正太危險的事情,她是從來不肯干的。

  這次她既然敢這樣簡單粗暴的做事,就說明她心里面有底氣。

  “能有什么反應?我覺得一時半會的,他們甚至不可能察覺發生了什么!”大漂亮說道:“不過古琴城那位長老,回頭日子恐怕不會太好過,到時候齊王殿下的人接到兩個空的集裝箱,最好當齊王的面打開,哈哈,他們肯定雷霆震怒,然后肯定一查到底。到時候,絕對會查到古琴城長老兒子的飛行器失蹤了。哎呀,反正都是他們自己人的事情啦,到時候一定很好玩!真想親眼看一看那場景。”

  白牧野:你是魔鬼嗎?

  大漂亮說著,看了一眼白牧野:“所以說,姐姐做事情,還是很有章法的,明白嗎?而且古琴這邊,雖然看上去咱們把事情搞得很大,可實際上,會有無數人想方設法幫著咱們壓下去的。”

  白牧野一臉無語。

  大漂亮笑著道:“這是人性,你還年輕,慢慢學吧。”

  第二天一早。

  整座古琴城都差點亂了套。

  昨天晚上就有人趕到供電中心那里,他們首先發現了這里的全部能量塊,都被人攫取一空!

  這已經不是什么大事件,這是捅破天的事情!

  一座防御森嚴的供電中心,智能系統沒有遭到任何攻擊的情況下,那些能量塊里的能量,是怎么消失的?

  航天中心那里,也終于發現了異常,不是那兩個集裝箱,而是少了一架飛行器!

  在監控上也看不出任何異常來,反正就是憑空消失了。

  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先是古琴城莫名斷電,然后航天中心的飛行器又丟了一架,這兩者之間要被有心人聯系到一起,還有他們的好?

  所以,航天中心這邊第一時間做出了一個決定。

  趕緊找一架一模一樣的飛行器先放在那頂著!

  反正那架飛行器的主人多長時間都不會動它一下,到時候就算用,也未必能從中發現什么異常。

  就像大漂亮說的那樣,哪怕他們干了一件捅破天的大事,但依然會有無數人,想方設法的想要去掩蓋事情的真相。

  供電中心那邊的事情太大,很難遮掩,因為這會兒網絡上已經出現大量關于古琴城停電的帖子。

  這種是根本沒辦法徹底壓下去的,既然沒法壓,那就讓它爆得更狠一點好了。

  于是,第二天上午十點多,供電中心那里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

  整座供電中心,瞬間被炸成了一片廢墟。

  對外的解釋,是供電中心出現故障,系統發生了強烈沖突,先是停電,然后在自查過程中,發生了了嚴重意外——不知道為什么爆炸了。

  是的,就是這么簡單。

  隨后古琴這邊開始免費派發大量的小型能量塊,并且承諾,要用最短時間,查明事件真相(編好一個理由),給民眾一個交代。

  同時重新建造一座供電中心。

  于是,這樣一個疑點重重的重大事件,就這樣暫時被壓住了。

  雖然沒辦法徹底壓下去,但至少……也沒能掀起多大的浪花。

  哪怕它是飛仙的行政中心,但飛仙星太大了,整個祖龍帝國……更大!

  每天發生的各種驚天新聞多得是,這種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除了古琴城的本地人,心里一直充滿疑惑和各種猜測之外,外面根本沒有多少人關注這件事。

  中午十二點,劉老六從兩個年輕漂亮姑娘的肢體糾纏中掙脫出來,揉揉有些酸澀的雙眼,心里充滿感慨:年紀輕輕的小妖精真是叫人吃不消,就算有泡著枸杞水的保溫杯在手……依然還是會腰酸腿疼。

  “唉,這種奢靡的生活,真特么怎么都過不夠啊!”

  抻著懶腰,劉老六下地穿好衣服,回頭看了一眼那兩個裝睡的年輕漂亮姑娘,一臉大方的道:“回頭你們的小費翻倍!”

  說完,神清氣爽的走出門去。

  房間里兩個姑娘相互對視一眼,然后同時撇撇嘴:“弱雞!”

  充電兩小時,使用一分鐘,關機一整晚……簡直弱爆了!

  真不知道他哪來的底氣找倆?

  就因為別人花錢嗎?

  不過看在小費翻倍的份上,還是不吐槽他了。

  劉老六出去之后,就準備離開。

  結果跟他相熟的那位女經理幽靈般的出現在他面前,依舊是一臉謙卑討好的笑容:“劉總,您起來了?”

  “啊。”劉老六很隨意的揮揮手,滿不在意的道:“走了啊!”

  “呃……劉總,您得等等再走。”女經理雖然有點遲疑,但還是叫住了他。

  劉老六微微皺眉,有些疑惑的看著女經理:“等什么?”

  “劉總您別生氣,是這樣,您昨天帶來的那個同伴,很早就離開了這里,不知道去哪了,然后……他賬還沒結呢。”女經理小心翼翼的看著劉老六:“當然,劉總您是這里的常客,掛賬也是沒問題的……”

  “不是,你什么意思?”劉老六直接就火了,怒視著女經理:“昨天我帶來那孫……那個朋友,他走了?”

  “是呀,陪著他的那姑娘說,他進屋只是坐了一會兒就走了。”女經理目光稍微有些閃爍的說道。

  其實說個屁,要不是她,那姑娘到現在還在沉睡呢!

  要不是一早上她有事情找那姑娘,讓人打開那個房間的監控,見只有那姑娘一個人。

  確認半天,發現的確就是一個人,還睡在地毯上。女經理當即意識到可能出事了。過去把那女孩叫醒,果然一問三不知。

  再一調監控,徹底傻眼了。

  監控里面,根本就沒有任何異常!

  這是遇到高人了。

  不用想,劉老六這一次,肯定是眼拙栽了跟頭。

  雖然暫時不會有人把這件事跟昨晚全城停電聯系到一起,但很顯然,劉老六想坑人沒坑到,結果被人反套路了,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坐一會還是做一會兒?”劉老六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那個老王,他怎么敢?于是他斜眼乜著女經理問道。

  女經理苦笑道:“我說劉總,都什么時候了,您還跟我開這種玩笑?您的那個朋友,進了房間之后,什么都沒做,待了一會就走了,小費也沒給,走了就沒回來,咱家的姑娘自己一個人在那睡了一整晚。”

  這倒是沒撒謊,小費什么的,肯定是沒有的,白牧野想要把那姑娘扔床上漂亮姐都不讓,硬生生在地毯上睡了一夜。

  剛剛被叫醒,氣得哭了半天,大罵那個王八蛋是個混蛋,看不上她不直說,讓她一個人睡在地上,簡直太羞辱人了!

  “你的意思是,他沒結賬,直接就走了?然后再也沒回來?”劉老六終于徹底反應過來了。

  “真的沒結賬啊,我這里……我的收銀臺那里是有監控的,再說劉總,您是我們的貴賓客戶,我們怎么敢因為這點錢騙您啊!”女經理一臉委屈。

  劉老六臉色陰晴不定,突然大罵一聲:“老王你這個畜生!我XXX,你他媽敢這樣坑我?”

  “劉總……那這賬您看是?”女經理根本不在乎劉老六心里怎么想,反正這單必須得有人買。

  “老子付!”劉老六從牙縫里擠出這幾個字來,然后無比憤怒的跟著女經理來到前臺,買單的時候,心都在哆嗦。

  三十七萬五!

  這還是打了個折之后,又抹了零頭的價錢。

  劉老六整個人都差點氣瘋,心都在滴血。

  媽的老子沒事裝什么逼呀?給什么雙倍的小費呀?這特么不是哄抬……算了算了,連老王那個王八蛋沒睡過的女孩兒小費都是他付的!

  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用自己的錢,結這個地方的賬,那種心疼的感覺,讓劉老六痛不欲生。

  但更倒霉的事情,還在后面等著他呢。

  航天中心莫名其妙丟了一架飛行器,這種事情肯定是要查的。

  本該一早上就去上班的劉老六一直磨蹭到下午,去了之后直接就被上司叫走。

  “你們這里最近有沒有什么新人?昨天晚上丟了一架最新款的私人飛行器,價值十個億。”

  劉老六被嚇得一哆嗦,這才終于明白自己攤上了多大的一件事。

  當下矢口否認:“沒,沒有!”

  “行了,你回去吧,記住了,有什么異常情況,隨時跟我匯報。”

  劉老劉幾乎不記得自己怎么回去的。

  回到自己辦公室之后,他整個人都渾身發軟,屁都給嚇涼了!

  哆哆嗦嗦點了根煙,然后突然破口大罵老王是畜生。

  就在這時,幾個航空中心安保組的人破門而入。

  “跟我們走一趟吧,我們懷疑你參與了昨天晚上飛行器失竊案。”

  劉老六徹底崩潰,大哭道:“我,我什么都沒干啊!就去找了倆姑娘,還他媽我自己付的錢啊……”

  數日后。

  紫云星航空航天中心。

  一艘來自飛仙的巨大超光速飛船緩緩降落在跑道上面。

  當它最終停穩之后,大批量的貨物開始被機器人卸下來。

  按照上面的標簽,分門別類的送往不同的區域。

  趙強帶著幾個人,等候在接貨區這里,他那不算英俊的普通臉上,帶著沉穩之色,靜靜站在那里,他不算很魁梧,但卻給人一種十分高大的感覺。

  氣場很強!

  這源自于他的修為!

  年輕的宗師級強者,自然有這份底氣。

  趙強沉默的站在那,身邊幾個人也都大氣不敢喘一下。

  他們都挺怕這個上司的。

  雖然年輕,但卻很有威嚴。

  趙強這次撈到了一個好差事,上面知道他是飛仙出來的人,特地讓他來接從飛仙送過來的賀禮。

  只是趙強最近這幾天,心里面卻有種莫名其妙的煩躁感。

  他派去飛仙執行任務的那個人,徹底失去聯系了!

  他不可能大張旗鼓的去調查這件事,他跟那個人一直以來,都很謹慎的保持著單線聯系。

  現在,線斷了。

  但他并沒有放棄,當他得知那個小王八蛋準備去白岳城參加飛仙高中聯賽的時候,他立即通過關系聯系到趙璐,求趙璐幫他干掉那個小王八蛋。

  結果,趙璐那賤人,收了他的錢,卻一直在用各種理由搪塞他!

  不過是王爺手中一顆暗子,竟然就如此囂張?

  難道真不怕有朝一日我起勢報復你嗎?

  趙強對此無比惱怒,但也無可奈何,至少現在,他是不能把趙璐怎么樣的。

  他甚至不敢讓趙璐知道之前他曾派人暗算過白牧野這件事。

  讓他煩躁的事情不止這一件。

  最近這些天,他發現一些平日里交好的人,似乎都在有意無意的躲著他。

  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心里面一點都不清楚,但身為一個優秀的武者,他內心深處敏銳的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大對頭。

  似乎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趙先生,您的貨到了!”一個航天中心貨物管理部門的小頭目,點頭哈腰的出現在趙強身邊。

  “好。”趙強點點頭,面色沉穩的道:“裝車吧。”

  “好的好的。”對方答應著,然后指揮著手下,將兩個巨大的集裝箱裝上貨運飛車。

  趙強看著那兩個集裝箱上了飛車,沖著幾個手下人說道:“我親自押運,你們跟在后面。”

  “是。”幾個手下點點頭。

  貨運飛車一路疾馳,駛向皇城方向。

  到了那座巨大莊園,緩緩落下,趙強親自過來驗證身份,開門進入。

  最后,兩個集裝箱,被送進了莊園的庫房。

  “先生,要不要驗一下貨?”負責送貨的人問道。

  “想長見識?”趙強似笑非笑看了這人一眼。

  “沒,沒有……”送貨的人被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道:“這是應有流程……”

  “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送完貨就趕快離開!”趙強呵斥了一句。

  送貨的人想說那集裝箱我們要還回去的呀!

  不過再一想這座莊園的主人,別說他,就算是他們航空航天中心的老大來了,連屁也都不敢放一個。

  兩個集裝箱而已,就當送他們了。

  送貨的人灰溜溜的走了。

  趙強坐在庫房里待了一會,然后出門,對幾個自己的手下道:“咱們走吧。”

  貨物安全接回來了,他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

  他的腦子里,依然還在想著自己派去飛仙那個人,為什么就消失了呢?

  難道區區一座百花城里的少年,真有那么大能量不成?

  要是那人真的出事,自己該怎么撇清?

  畢竟……那人也算是他的手下啊,又是他派去的。

  簡直腦殼疼。

  就在這時,突然從不遠處過來一群人,其中一人笑呵呵看著趙強道:“這不是小趙嗎?飛仙那邊過來的貨接收完了?”

  “見過張常隨!”趙強看見這人,頓時一臉恭敬。

  齊王身邊的常隨,真正的心腹!

  這一次也是張常隨欽點的他來接收來自飛仙的生日賀禮。

  這讓之前跟張常隨沒有什么交集的趙強心中感動不已,尤其是最近這些天,其他人都在疏遠他,就只有這位張常隨,待他始終如一。

  其實張常隨也聽到了一些關于趙強的風言風語,都說這人從小地方來,眼皮子淺,特別喜歡占小便宜。

  而且做人心狠手辣,在學校的時候一些得罪過他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可偏偏還找不出證據證明是趙強做的。

  但這種事情,一旦發生的多了,就算沒證據,也總會有人懷疑到他。

  張常隨倒不是很在意這個,王爺手下,心狠手辣報復心強的人多了去了,他自己也是這種。

  那又怎么了?

  男子漢大丈夫受了欺負和羞辱不報復回去難道還要憋著藏著不成?

  咱家從王爺到下面,都這脾氣!

  就這么直腸子!

  他挺欣賞這趙強的,這次給他分配這個活,還因為他的一個老朋友趙璐的推薦。

  當時他還取笑趙璐,說你到了飛仙,就開始拉攏飛仙的人了?

  結果趙璐在那邊苦笑著回答,說趙強求過她一件事,但她沒做好,怕趙強不開心,所以就想找機會彌補一下……

  張常隨當時完全沒把這個當回事,直接包攬下來,說這件事,回頭我跟小趙說說。交好你趙璐長老,好處可是大大的!

  今天也是趕巧了,張常隨準備過來檢查一下各地給齊王送過來的賀禮,正好遇到趙強。

  于是準備待會兒跟他好好聊聊。

  作為一個年輕的宗師,趙強也的確有被拉攏的資格。

  “不用多禮,我過來隨便看看,對了小趙,哪個是你們飛仙送過來的賀禮呀?咱們就從你這開始看好不好?”張常隨一臉和善的笑容,沖著身邊的人道:“跟你們說,別看飛仙那地方偏遠,但人家可不窮!送來的東西,保證叫你們大開眼界!”

  身邊有人笑著拍道:“那也是咱家王爺威武!”

  “那是,王爺威武!”

  “呵呵,不僅僅是威武,更多的,是因為咱王爺深得民心啊!”張常隨笑瞇瞇的跟身邊人打趣著,然后沖著趙強微微示意。

  趙強點點頭:“行,那就先從我這邊開始!”

  這是露臉的事情,他也知道是張常隨在提拔他,當然不會拒絕。

  集裝箱的開啟密碼,誰收貨就發送到誰那里,都是到了這邊之后,自動生成的。

  瞳孔、指紋、加上數字密碼。

  趙強站在一個集裝箱前,很快打開電子鎖,集裝箱的門緩緩打開。

  里面空空如也,特干凈,連根毛都沒有。

  趙強當場就愣住了。

  張常隨那群人,也全都愣住了。

  “不是……這,這什么情況?”趙強目瞪口呆。

  接著,他飛快跑向第二個集裝箱,驗證瞳孔,驗證指紋,最后輸入密碼。

  門開了。

  里面依舊空空如也!

  什么都沒有!

  趙強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臉色變得無比蒼白,失聲道:“這不可能!肯定有問題!”

  廢話,里面什么都沒有,能沒問題嗎?

  張常隨臉色也精彩無比,心說幸虧這集裝箱不是當著王爺面打開的,不然可就真的熱鬧了!

  正想著,外面突然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孤聽說從飛仙送過來的賀禮到了?特地趕來瞧瞧,哈哈,快讓孤開開眼,看看有什么稀奇的玩意兒!”

  張常隨瞬間一句MMP憋在心里。

  王爺特么怎么來了?

  這一刻他也懵了,大腦都一片空白,有點想死。

  趙強比他更想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