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二章 釋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封閉是封閉了,但訓沒訓練,外人就無從知道了。

  進入大會組委會提供的訓練場館之后的第一時間,小白就讓大漂亮接管了這里的系統。

  嗯,不是入侵,是接管。

  這么說畢竟更好聽一點,流光月仙子也是個有身份地位的仙子,不能總用入侵這個詞,顯得侵略性太強。

  “好了,安全了,現在外界看來,你們五個就在這里安心訓練。”大漂亮瞬間掌控了這里的系統,然后通知白牧野。

  所謂封閉訓練場館,真的就是全封閉的。

  除了網絡和便便之外,這里沒有任何東西能流出去。

  吃喝拉撒,完全在訓練場館中進行。

  外面的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這種訓練場館,在比賽期間,參賽隊伍是免費使用的。

  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三十五進十八的比賽還需要一個星期才能進行,十八強全部出來之后,才會進行下一輪的抽簽,進行分賽場淘汰賽的最后一場!

  這場淘汰賽之后,決出分賽場九強,之后將會開始循環賽,九支隊伍,挨個打一場,按照積分排出前三名來,最后進入總決賽的決賽圈。

  作為輪空的隊伍,小白他們下一場比賽,至少要在二十天之后才能進行。

  所以,他們這一次的封閉訓練,當真是想封閉多久,就封閉多久。

  在進入訓練場館之前,他們先是擺平了各自的家人和百花一中的那些校領導。

  說辭完全一致,這個甚至不需要提前去統一什么口徑。

  兩個喝多了的少年,利用醉酒的機會,解決了一些平日里積攢下來的小矛盾。

  深仇大恨?

  開什么玩笑?

  別人不清楚,作為家人的你們,難道也不知道我們是一起經歷過生死的?

  都來做什么?

  都趕緊回家去!

  我們好的很!

  對付外面的人并不累,安自己家人的心才是真的累。

  至于進入場館進行封閉訓練,這個也簡單的很。

  “外面現在氣氛太熱烈了,我們還是一群孩子,受不了這個。為了不影響大家的心情,我們決定抽簽的時候,采用托管的方式,自動抽簽,賽前采訪也不會接受,直到比賽開始之前,我們會直接出現在比賽中心。”

  這是劉志遠的說法。

  當然,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樣。

  因為這是小白的意思。

  “現在這里是安全的。”

  巨大的訓練場館里,一應設施應有盡有,非常全面。從虛擬艙,到各種訓練器械,再到大量的新鮮食物。

  白牧野笑著對幾個小伙伴又強調了一下:“可以暢所欲言。”

  “臥槽?真的?在這里暢所欲言?小白你確定嗎?”單谷一連串的疑問直接扔出來。

  從昨晚到現在,他已經快要憋瘋了!

  他很清楚,肯定是發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老劉跟白哥之間,也絕不是表現出來的那種關系!

  至于網絡上傳得沸沸揚揚的那些猜想……去他媽的吧!

  那就是一群不知懷著什么心思的人,在暗中作惡!

  一群陰險的蛆蟲,讓你單谷爸爸抓到,一人賞你們一箭!

  可他心里面雖然明白沒什么事,但問題是……他想知道原因啊。

  沒看彩衣那一夜沒睡的憔悴樣子嗎?

  她肯定比自己更慘!

  她看上去,除了最后的倔強——對劉志遠和小白的信任之外,就什么都沒有了啊!

  她的男朋友,跟她最好的朋友當街互毆!

  還能保持著冷靜,真的已經算是不錯了。

  所以,哪怕是現在,姬彩衣的表情依然是冷冰冰的。

  司音弱弱的看著幾個人:“內個……誰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么?”

  “那你過來,讓我揉揉你的腦袋。”姬彩衣面無表情地說道。

  要是換做往常,司小音早就跑了。

  我都已經是八級大戰士了!

  尊重一下超級美少女高級靈戰士好不好?不要天天就想著那點事兒行不行?

  但現在,看著彩衣那一宿沒睡的憔悴樣子,司音非常心疼,她有點不太情愿的挪過來。

  “那,給你揉一下,就一下……”

  姬彩衣面無表情的伸出雙手,瞬間將司音美美噠蘑菇頭揉得亂七八糟。

  然后突然展顏一笑。

  司音抬起頭,呆呆的看著笑得很美的姬彩衣,整個人都有些懵了。

  甚至忘了被揉頭發的不痛快,一臉擔憂地問道:“彩衣,你,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兒?他們兩個都沒事,我會有事兒?”姬彩衣神采飛揚地道:“怎么樣?我演的夠真實吧?演技高不高明?你們佩不佩服?”

  單谷在一旁,小心翼翼問道:“你……真是演的?”

  “不然呢?”姬彩衣柳眉倒豎,瞥了單谷一眼,再次問道:“不然呢?”

  “呃……對,土豪小姐姐演技高超,那些星際影后算什么?渣渣!”單谷大聲道。

  未了,他又看向姬彩衣:“真演的?”

  “你滾!”姬彩衣狠狠瞪他一眼。

  演個屁啊!

  她幾乎一夜沒睡!

  難受了整整一宿!

  這個大傻妞,原本就被劉志遠要離開這件事折磨得心情無比郁悶,結果轉眼間又出了這種事兒。

  男朋友跟得了失心瘋似的,喝點酒,那舉止神態,簡直可以用丑陋不堪來形容。

  比較博學的姬彩衣甚至瞬間就把劉志遠和一個銀河系時代的人物聯系在了一起。

  那個人,叫范進。

  老劉昨天晚上在火鍋店的種種表現,跟那范進中舉之后的模樣是何其神似?

  可惜身邊沒有一群捧著他的人!

  因為這幾個伙伴,每個人都有進入第一學院的底氣和實力。

  且不說別的,每人只要用掉兩顆靈珠,誰進不去第一學院?

  至于小白就更不用說了,十八歲的高級符篆師,文化課更不用說,也是學霸級,這樣的人會嫉妒你劉志遠被特招進第一學院?

  你老劉得膨脹到什么地步,才會生出這種心態來?

  所以,哪怕家里那些人火速連夜趕來,哪怕小白跟劉志遠笑瞇瞇勾肩搭背給家里人解釋。

  她依然感到憤怒。

  對劉志遠無比的失望!

  想到這些年兩個人的點點滴滴,她甚至有種想要大哭一場的沖動。

  直到他們進入訓練場館之后,小白說出那句:現在這里是安全的!

  一下子像是有一道閃電,劈進姬彩衣的腦海里。

  小白這是什么意思?

  冰雪聰明的姬彩衣有些回過神來了。

  雖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但她看得出,在小白說完這句話之后,劉志遠身上的氣質也一下子就變了!

  這幾天突然間出現在他身上那種別扭甚至扭曲的東西,這會瞬間消失不見。

  原來……一切都沒有變?

  原來……你們都在演戲?

  姬彩衣心里面松了一口氣的同時,更氣了。

  然后,她把氣撒在主動送上門的單谷身上了。

  小白?長得就讓人打不得罵不得。

  司音?舍不得。

  老劉?呃,也舍不得。

  那就只能是單谷了,誰讓他主動送上門的!

  見彩衣沒事,單谷心里松了口氣,被罵一句對他來說完全無壓力。

  笑呵呵的道:“既然安全了,那就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吧?你們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劉志遠微微皺眉,看向白牧野:“你確定?這個地方……安全?”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你們忘了我的網絡能力了?”

  “呸!是你身邊智能生命的網絡能力吧?”姬彩衣瞪了白牧野一眼:“臭小白你也不是好人!”

  白牧野聳聳肩:“這事兒吧,主要是怪你家老劉。”

  “我不管!”姬彩衣氣呼呼坐到休息的沙發上。

  幾個人全都走過去坐下。

  司音還有些奇怪的看著姬彩衣問:“彩衣姐,小白哥身上有強大的智能生命?”

  姬彩衣氣哼哼地道:“你問你小白哥哥去呀!他身上要沒有強大的智能生命,巨人城試煉場那里,憑什么會對我們免費開放?經營權和管理權又憑什么被他干姐姐給拿走了?”

  “干姐姐?”司音一臉迷糊。

  “百花藝校的副校長孫岳琳呀,那個大美女,你見過很多次的!”姬彩衣道。

  “哦哦哦,是那個姐姐呀,她好美呀!”司音道。

  姬彩衣:“……”沒心沒肺的小東西,你到底有沒有聽明白我在說什么?

  劉志遠長長的松了口氣,道:“安全就好,這些天了,憋死我了!”

  說著,他站起身,沖著四個人鞠了一躬,因為動作快,大家都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老劉這動作就做完了。

  “首先我得給大家道歉,是我不好。”

  單谷:“老劉你有話說話,不過年不過節的,你行這么大禮我也不給你紅包。”

  姬彩衣:“鞠個躬就完了?”

  白牧野:“老劉你沒必要這樣。”

  司音:“啊?”

  劉志遠擺擺手,說道:“我欠大家的,不僅僅是解釋,更多是情。讓你們不明不白擔驚受怕這么多天,都是我不好。”

  隨后,劉志遠從他們來到白岳城第一天開始講起。

  他們來到這里的當天晚上,就有人在分賽區組委會領導的陪同下,找到了他。

  說是專門為他來的!

  老劉也是個場面人,面對這種場面,當然也不會怯場,直接跟對方聊起來。

  那個分賽區組委會的人來了之后就先行離去了,把時間留給這個神秘的人。

  對方很溫和的自報家門,說來自第一學院,并且打開第一學院的官網,在招生那一頁上,找到他的照片,指給劉志遠看。

  加上對方又是分賽區組委會的人陪同過來的,劉志遠當然不能輕視。

  不過在那時候,他還以為這人是沖著他們一群人來的!

  當時他心里還挺高興。

  “雖然我清楚小白的意思,想去飛大……但在當時,我還是覺得如果咱們五個人能一起進入第一學院的話,豈不是更好嗎?”

  劉志遠苦笑道:“誰知道他接下來說,第一學院那邊想要特別招收我,只有我一個……成為第一學院的學生,至于學系,隨便選!”

  “當時你就答應了?”姬彩衣瞥了他一眼,她最在意的,其實也是這個。

  “當然不可能答應他啊!我當時就說,我們現在還不著急選擇大學,而且,我們團隊五個人,是共進退的!”劉志遠說著,直接扔出了一份錄音材料。

  “跟陌生人交流,我多了個心眼,留了一份錄音證據,這個好歹多少能證明一點我的清白吧?”

  劉志遠委屈巴巴的看著姬彩衣,然后又看著白牧野道:“小白你可以驗證真偽。”

  白牧野擺擺手:“驗證毛線啊?你接著說。”

  “后來那個人說過兩天再來拜訪我,”劉志遠回憶道,“他第二次來見我,是咱們第二場比賽之后,那一次,他直接帶著飛大的特招錄取通知書過來的。”

  “第一次,我只是覺得有點怪怪的,不用你們說,我自己幾斤幾兩自己能沒點數嗎?論學識,無論彩衣、單谷還是小白,你們都比我只強不弱!”

  司音在一旁:“我,我呢?”

  劉志遠嘴角抽了一下:“好吧,忘了你,你也不比我差。”

  “嘿嘿嘿。”司音小臉一臉滿足。

  迷糊歸迷糊,看氣氛還是看得分明的。這種時候跳出來賣一下萌,可以活躍下氣氛。

  劉志遠笑著道:“但第二次他們找我,我就真的開始產生懷疑了!第一學院憑什么會看上我?真的是我的分析能力?這個我不謙虛,我這方面的確很厲害,但是否會厲害到讓第一學院遠隔無盡星河來招收我呢?我覺得沒到那地步。因為就算真的是特招,也應該是軍事學院,不應該是他們!”

  “除非他們調查過我,早就知道我的志向和理想是什么。”

  “但他們沒事調查我做什么?所以只能說明,他們還有別的心思!”

  劉志遠道:“我說心里話,不管是什么原因,但進入第一學院這件事本身,我是一點都不抗拒的。我在當時,思考良久,感覺這件事如果有坑的話,那么基本上就是沖著小白來的!所以我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會對小白不利!”

  白牧野剛想說話。

  劉志遠沖他搖頭:“小白,你不用說你的敵人是誰,哪怕這里很安全,但也不要在這里說。我相信,對方既然有這么大能量,肯定不會是小人物。他們費盡心機把我弄到第一學院,絕不可能不聯系我!所以,我自己去應付他們就好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反倒不會暴露。你們都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有事!”

  “那樣你會很危險的。”姬彩衣終于忍不住,說了一句。

  “彩衣,這樣我才沒危險!”劉志遠目光溫柔的看了一眼姬彩衣,然后對幾個人說道:“你們想想,他們想要的,不就是離間我跟小白之間的關系,分化我們這群人么?我們直接把這一步驟給他們省略了,咱們已經躲進訓練場館封閉訓練了,咱們看上去已經有裂痕了。而我還什么都不知道,他們想收買我,多容易呀?一收買就能成功……”

  姬彩衣:“……”

  白牧野:“……”

  單谷一臉驚愕,到現在他才終于有點明白……雖然還不算特別明白,但也知道,老劉接下來所要面對的,恐怕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不要為我擔心,就像小白想要成為大符篆師,彩衣想要成為偉大的靈戰士,單谷想要成為最厲害的弓箭手一樣……”

  “我呢?”司音拿眼神兇了一下劉志遠:“你怎么每次都把我忘掉?”

  “哈哈,抱歉抱歉,我是故意的,呃,不是故意的。”老劉也忍不住開了句玩笑:“就像我們的司小音,想要成為超級美少女戰士一樣……而我,就想成為一個揮斥方遒,運籌于帷幄之間,決勝于千里之外的人!你們有你們的理想,我也有我的夢想!我早說過,我要成為你們最強有力的后盾!這不是說說而已!”

  “唉,老劉,我有點被你感動了。我要是個姑娘,恐怕就會忍不住想要嫁給你了!”單谷看著劉志遠。

  “你滾蛋,我現在只想感動一個人,并祈求她的原諒。”劉志遠嘿嘿笑道。

  “我怎么知道,你會不會真的被收買了?”姬彩衣心里已經原諒了劉志遠,但嘴上卻不想輕易放過他,“萬一到時候對方給你介紹個超級大美女,身份地位又極高的那種,萬一對方允諾未來讓你登臺拜相……”

  劉志遠哈哈笑起來:“彩衣,我只是想要成為那種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大人物,但過程,卻必須是干凈的!如果一路卑躬屈膝心思陰暗的跪著往前走,那我想,這種垃圾一輩子也沒機會起來。低調跟卑微,終究是兩回事。”

  白牧野卻明白,老劉情商的確高的很,說不定,這件事還真能讓他給鼓搗成了!

  他不問自己的敵人到底是誰,一句都不問,其實,又何嘗不是在表明一種態度?

  只是臥底這種事兒……唉,哪有那么容易做啊!

  齊王那群人要那么好對付,皇帝陛下恐怕也不會等到今天。老頭子跟林采薇也不會蹉跎那么多年。

  不過也還在此時的老劉,怕是還入不了齊王的眼,就是一枚閑子罷了。

  所以還是有騰挪余地的。

  “行,那我相信你,你要是敢對不起我這份信任,”姬彩衣抬起頭,眼圈微紅的看著劉志遠,“我會覺得活在這世上了無生趣。”

  劉志遠直接站起身,來到姬彩衣面前,單膝跪下。

  “喔喔!”單谷忍不住叫起來,然后吹了個響亮的口哨。

  白牧野跟司音都一臉“震驚”的看著。

  姬彩衣瞬間面色緋紅:“你,你做什么?”

  “彩衣,我想要成為一個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想要闖出一片天,然后把這些,全都送給你。”劉志遠一臉認真,老臉也有點紅,但還是厚著臉皮,從空間指環里面掏出一束花,還有裝著那兩顆靈珠的禮盒:“雖然我們都還年輕,雖然現在的任何承諾都會很輕,但我依然想告訴你,這輩子,你就是我的唯一!”

  姬彩衣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接過花,另一只手,輕輕把禮盒推回去,然后把劉志遠拉起來,輕聲道:“我知道了,前路漫漫,危機四伏,我希望你能保護好你自己。花我收下,禮盒里的東西你用掉,現在就用,我看著你用。”

  “我去,老劉你行啊,有備而來啊!可以呀!”單谷在一旁咋咋呼呼。

  司音看了他一眼:“你當誰都跟你似的?”

  “司,小,音!!!”單谷終于忍不住,想要對司音的頭發下手了。

  “你打不過我。”司音一臉傲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