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一章 老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流光月小姐姐,您這話說的……有點重了吧?”白牧野瞥了一眼大漂亮。

  大漂亮翻了個白眼,看著白牧野說道:“劉志遠這個孩子,怎么說呢,他品德方面是沒問題的,但是吧……他的功利心,看上去有點過重了,功利心過重的人姐姐當年見過太多,大多結局并不好。”

  白牧野沉默了一下,他也只是一個剛剛十八歲的少年,在這方面的閱歷,的確是差了點。只是本能的感覺老劉這一次的選擇,有點有失水準。

  “平日里他成熟穩重,智商情商極高,但這一次他的做法,卻是明顯被利益蒙蔽了雙眼。”大漂亮說道:“這種性格的人,真到了關鍵時刻,其實誰他都能出賣的。”

  白牧野從床上坐起來,一臉認真的看著大漂亮:“你認真的?”

  大漂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然后突然露出一個頑皮的笑容:“騙你的!”

  “根據我對他平日里那些過往信息的收集,我發現這是一個膽子可能比你還大性子比你還倔的家伙!”

  “什么意思?”白牧野皺眉。

  “他極有可能是察覺到了一些什么,但這個機會,他又不想錯過。”大漂亮看著白牧野:“火中取栗。”

  “火中取栗?”白牧野坐在那沉思著。

  “簡單,就是他猜出這有可能是一個圈套,但他卻膽大包天又十分倔強的想要利用這個機會,不但把敵人送上門的好處吃干抹凈,還想要返回頭算計對方一道。”

  大漂亮看著白牧野:“你還記得他之前對你說過的那句話吧?”

  “他說不管到什么時候,都會站在我這邊那句?”白牧野問道。

  “對,就是那句,當時我沒覺得有什么,漂亮話罷了,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禿嚕出來了。不過轉回頭,我稍稍調查了一下他……”大漂亮有點不好意思。

  “嘖……”白牧野撇撇嘴。

  大漂亮看著他道:“我這不也是擔心你們嘛?你們這群孩子,一天天的,讓姐姐操心的很!”

  “行行行,您接著說。”白牧野擺擺手。

  大漂亮道:“調查的過程中,姐姐也發現了他不為人知的一面。其實這孩子骨子里,是非常正直的一個人,并不像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么功利。不過你要明白,人,都是會隱藏自己的。有些人善于在外人面前隱藏自己,而有些人,不管在什么時候,都會習慣性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所以我也不能百分之百斷定,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人心難測,這東西比在網絡上查找被刪除掉的痕跡,難太多倍。”

  “那你為什么說他不是彩衣的良配?”白牧野道。

  “他如果真的是那種功利心特別重,為了前途可以放棄一切的人,自然不是姬彩衣的良配,這點你沒有意見吧?”大漂亮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如果老劉真是這種人,那當然不是彩衣的良配了。

  “他如果是那種膽大包天的家伙,明知這可能是個陷阱,卻還想著要沖進去把誘餌吃了,然后再全身而退,這種不知死活的性子,說不定哪天就被人給弄死了。一個隨時可能被人坑死的家伙,會是姬彩衣的良配嗎?”大漂亮問道。

  白牧野有些說不出話來,看著大漂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能成功?”

  “你覺得敵人都是傻子嗎?”大漂亮白了白牧野一眼:“你們不是經常跟自己強調,跟身邊人強調,不能把對手都當成傻子嗎?”

  白牧野沉默著,他更希望老劉是后者。

  傻子也總比背叛強吧?

  雖然跟這些伙伴認識的時間加起來都不到一年,但大家卻共同經歷了太多事情,連生死都一起經歷過!

  這種關系,絕對是一輩子的兄弟姊妹!

  如果是后者,白牧野的心里會舒坦很多。

  就算將來會有危險,但車到山前必有路!

  所以千萬不要……是背叛。

  到了第二天,這件事情就傳開了!

  劉志遠這個來自偏遠星球三級小城的高一學生,竟然被特招進了第一學院?

  事情的發酵和傳播速度,遠遠超過白牧野等人的想象。

  在他們都還沒有做好心里準備,用一種平靜的方式接受這件事情的時候,這個消息就已經徹底傳開了!

  傳得滿天飛。

  更驚人的是,第一學院的官網竟然證實了這個消息!

  特么那上面有一整篇關于這件事情的報道!

  標題是這樣寫的——在這個黑暗隨時會降臨的時代,我們的使命與擔當!

  小標題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里面有這樣的幾段話——

  “這個來自偏遠星球飛仙上,一座三級小城的高一學生,從小就是一個特別優秀上進的孩子,學習成績有目共睹,他個人成績突出,品德優秀,帶領團隊的領導能力更是極為出眾……”

  “他化身分析師,甚至令很多頂級專業分析師都為之眼前一亮!”

  “這樣的學生,當得起第一學院的特招。劉志遠同學只是第一個,但絕不是唯一的一個!天才們,屬于你們的時代來臨了……”

  在這個消息徹底傳開的時候,劉志遠正和白牧野一群人在外面吃火鍋。

  司音和單谷的情緒有點低落。

  老劉臉上帶著笑容,姬彩衣表現也正常的很。

  笑語嫣然,一副特別為老劉開心的模樣。

  但白牧野知道,老劉那兩顆靈珠,沒送出去。

  老劉昨天晚上親口跟他說的。

  當時喝了不少酒的劉志遠神色有些黯然,背著一個大背包,里面裝著一個禮盒。

  還專門打開給白牧野看了一眼,說想在臨走之前把定情信物送出去。

  他雖然沒提靈珠這兩個字,但白牧野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劉志遠還說不明白為什么白牧野聽說他被特招之后的第一反應是里面有詐,也不明白為什么彩衣會拒絕他的禮物。

  他甚至完全不給白牧野說話的機會,看上去,他只想傾述。

  “你們本來就不想去第一學院,難道我能提前上大學,上我心目中的理想學府,我就錯了嗎?小白,你告訴我,我錯哪了?”

  面對當時明顯喝醉了的劉志遠,白牧野沒辦法讓他冷靜下來好好想一想,無緣無故的,第一學院為什么要特招你?

  他更沒辦法告訴劉志遠,特招你這件事,十有八九是齊王那邊動的手腳!

  前者他要說了的話,可能會被當成是嫉妒。

  后者他根本不能說,也不敢說!

  這與信任無關。

  而且他也不能百分百確定。

  跟齊王有關的事情,就連大漂亮都不敢輕易去碰。

  所以白牧野只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恭喜老劉,可以提前兩年,進入心目中的理想學府。

  火鍋店的包間里。

  劉志遠開了兩瓶啤酒,遞給白牧野一瓶:“小白,你都年滿十八了,可以喝酒了!彩衣跟單谷還有司音你們幾個喝點飲料就好了。”

  姬彩衣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從地上拿起兩瓶啤酒,用手一推瓶蓋,砰地一聲,打開一瓶,遞給身邊的單谷。

  然后又開了一瓶,放在自己面前。

  “之前又不是沒喝過。”她輕描淡寫的道。

  “行吧行吧,今天高興,喝點就喝點。”劉志遠笑瞇瞇的,“我突然有點想念咱家的米線了,等我過去穩定下來之后,我一定想辦法把咱們的米線店開到紫云去!”

  雖然沒有了那么強烈的亢奮,但老劉今天的話特別多。

  姬彩衣笑吟吟的道:“那必須的呀,我家在那邊也有生意,到時候肯定讓你第一時間吃到家鄉的米線。”

  “來來來,小白,你把酒滿上,酒精度這么低的啤酒你也齜牙咧嘴地一口一口抿,你養魚呢?”

  劉志遠拿起酒瓶,給白牧野倒滿酒,然后端起杯:“咱們五個人,不管到什么時候,都是關系最親密的一個團隊,對吧?”

  姬彩衣點點頭:“當然了!”

  “單谷,你今天話怎么變少了?快點把杯子端起來,咱們走一個!”劉志遠笑著催促。

  單谷端起酒杯,看著劉志遠欲言又止:“老劉,我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那就別說。”姬彩衣瞥了一眼單谷,笑著說道:“今天誰都不許掃興,除了司音,咱們都不醉不歸!”

  “十五進八的比賽輪空,之后是八進四,所有隊伍都需要進行一番修整,所以咱們可以休息很多天。彩衣說得對,有什么話,回頭再說,今天誰都不許掃興!”劉志遠大聲說道。

  “行!”單谷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我還沒說話呢……”劉志遠有點郁悶的看著單谷。

  單谷笑瞇瞇的又倒上一杯酒:“口渴了,嘿嘿。”

  “你小子……”劉志遠用手點了點單谷。

  司音在一旁忽然說道:“我,我也想喝一杯……”

  “不行!”姬彩衣瞪了一眼司音:“小屁孩不許飲酒。”

  姬彩衣一臉委屈:“你也就比我大一歲,也沒成年呀!”

  “我都有男朋友的人了,你有嗎?”姬彩衣瞪著司音,瞄了瞄司音的頭發。

  司音躲得遠一點,可憐巴巴的自己打開一瓶草莓飲料,默默的倒了一杯,然后端起來,看著劉志遠:“隊長,我以飲料代酒,敬你一杯,感謝這些年你對我的照顧。”

  “哎呦……司音你想笑死我,你這一本正經的樣子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單谷在一旁差點笑噴。

  姬彩衣也一臉無奈的看著司音:“哪學來的?”

  司音奇怪的看著大家:“不都這么說的嗎?”

  “好了,你們別總欺負小音,”劉志遠嘆了口氣,看向司音:“你說的沒問題,但咱們之間,不需要這么客氣。”

  “哦,看來學的不太對,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一句。”司音有點沮喪的道。

  “來,咱們共同舉杯,為了更好的明天!”劉志遠端起酒杯。

  隨后,眾人紛紛舉杯。

  五個玻璃杯,輕輕撞在一起,發出一陣清脆聲響。

  劉志遠面帶笑容,一飲而盡。

  單谷面色復雜,一飲而盡。

  姬彩衣笑吟吟的一飲而盡。

  司音喝的是飲料,甜甜的,一口喝光還有點意猶未盡。

  只有白牧野,苦著臉,端著這杯酒,說道:“我喝了這杯酒之后,你們要負責把我送回去……”

  “今天沒人送你回去,我們會在這等你醒!”劉志遠一臉霸氣的道。

  白牧野無奈,嘆了口氣,皺著眉頭,將杯子里的酒,一口干掉。

  然后他就睡著了。

  等他醒來的時候,這群瘋狂的少年果然還在喝呢。

  “行啊你老劉,啊?悄無聲息的就給我們搞了這么大一個炸彈粗來?你這真是特么牛逼大了啊你?第一學院的人直接特招,你牛……牛逼!”單谷明顯喝多了,摟著劉志遠脖子大著舌頭在那說著。

  老劉看上去也喝多了:“我跟彩衣說過的……”

  正跟司音在那說著悄悄話的姬彩衣聞言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劉志遠:“你那是直接告訴我你的決定好吧?”

  “不是的,你聽我說,他們找我,也是我們來到白岳之后的事情,我一開始不說,是因為我需要核實啊,我也不傻對不?等到我核實了真偽之后,我就第一時間去找你跟你說了。”劉志遠也有些大著舌頭。

  司音這時候正好轉身,看見躺在沙發上睜開眼睛的白牧野,剛要說話。

  白牧野瞬間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

  司音沖他眨眨眼,然后把臉轉回去。

  白牧野躺在沙發上靜靜聽著兩個醉鬼半個微醺和一個清醒的小迷糊在那聊著天。

  半個醉鬼是彩衣,因為她看上去還挺清醒的。不是因為喝得少,而是因為她酒量好。

  事實上她喝的跟那兩位醉鬼差不多。

  “所以彩衣,你覺得我不重視你,我不服,我最重視的人,就是你了,這輩子都是!”老劉雖然喝多了,說話舌頭很大,但條理依舊清晰。

  “你有想過,他們為什么單單找到你頭上嗎?”姬彩衣看著劉志遠問道。

  單谷在一旁道:“嘿嘿,真的老劉,我也想不通,你說你優秀吧,是優秀,誰敢說你不優秀我特么就去揍他。可你真的優秀到讓遠在紫云的第一學院招生老師,為了你巴巴的跨越星際過來?我不信。”

  劉志遠看看單谷,再看看姬彩衣,最后看向司音:“司音你呢?”

  司音一口酒沒喝,除了有點困之外,清醒的很。

  她抬頭看了劉志遠一眼,小心地道:“我也有點不可思議……”

  “呵呵,你們吶,我不生氣,因為我明白你們不會嫉妒我,你們不像小白,他嫉不嫉妒我就不知道了,哈哈哈哈,真的,我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但你們好好想想,我劉志遠,身上有什么值得別人惦記的?我那倆錢嗎?咱們幾個數我最窮!”

  劉志遠拿起酒杯,咕咚一下又喝了一杯,然后說道:“所以你們考慮過的事情我都考慮過,但我想不出我身上有什么地方能讓人家花費這么大力氣,跨越億萬里星河,跑到這來坑我。”

  單谷想了想:“說的也是,應該還是因為你優秀!反正不管怎樣,這都是一件好事!”

  他說著,瞪著劉志遠道:“但是老劉,我警告你,你要敢對不起彩衣,我以后絕不認你這兄弟!”

  劉志遠端起酒杯,沖著單谷示意,道:“我對不起我自己,都不會對不起她,她,比我命重要!你們,和我的理想一想,都,比我命重要!”

  說完,老劉哐當往桌子上一趴,睡著了。

  小白一看,得,也別裝睡了,起來收拾收拾殘局準備撤吧。

  結果單谷轉頭看見他,突然哇地一聲哭起來:“白哥,你不會也什么時候偷偷摸摸地走人,不管我們吧?”

  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單谷,剛想要回答,結果這個哭得稀里嘩啦的二貨,接著就往桌子上一趴,也特么睡了。

  姬彩衣眼圈紅紅地看著白牧野。

  沒喝酒的司音也眼淚汪汪。

  白牧野一個頭兩個大,舉起手來:“小祖宗們,咱先回酒店成不?”

  “好,回酒店,不說了!”姬彩衣輕輕擦了下眼角。

  這時候,趴在桌子上的單谷突然抬起頭:“我還沒喝夠呢!”

  “喝你妹!”白牧野瞪了他一眼:“趕緊滾起來,咱們回去了。”

  單谷:“哥,你這對待醉酒人士的態度真不友好。”

  白牧野看著他:“我知道你沒喝多,起來。”

  單谷有些驚訝,搖搖晃晃站起來,嘿嘿笑道:“還是哥了解我……我的確沒喝多!”

  姬彩衣:“……”

  司音:“……”

  這叫沒喝多?

  不過好在被白牧野這么一激,單谷的確自己站起來了。

  白牧野走過去,直接把老劉架在肩膀上,準備架著他往外走。

  “干嘛?咦?小白?你醒了?來,接著喝!按年齡,我還應該叫你一聲哥呢,但你長的太好看,跟我站在一起,誰不說你比我小,昂?咱們今天……一醉方休!特么的,不醉不歸!”劉志遠大著舌頭,被白牧野架著,也是里倒歪斜的。

  “行行行,咱回酒店接著喝。”白牧野說道。

  “擦,慫!小白,不是我說你,你這酒量,跟你的符篆天賦比起來,簡直就是弱爆了你造嗎?”

  “不造。”白牧野道。

  “彩衣,彩衣!去,拿我的包,去結賬……”劉志遠突然揮舞著手臂,大聲說道。

  “我結就行了。”姬彩衣說道。

  劉志遠突然間不由分說的,把自己的包扔給了姬彩衣:“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廢話?還是不是我女朋友了?”

  姬彩衣一把接過幾乎是“砸”過來的背包,柳眉一豎,似乎就要發火,不過不知為什么,輕輕笑了笑,點點頭道:“行,今天你最大,就你請客了!”

  劉志遠哈哈大笑,轉頭看著架著自己胳膊的白牧野,放浪形骸的道:“嘿,小白,你說你有沒有點嫉妒我?你辣么優秀,哈哈,沒想到第一學院會特招我吧?你還懷疑里面有詐,哈哈哈,嫉妒心使然嗎?畢竟一直以來,你都最優秀,哈哈哈哈!”

  姬彩衣瞪著劉志遠。

  劉志遠揮手:“我跟小白兄弟說兩句掏心窩子的話,你瞅啥?趕緊去!”

  姬彩衣皺了皺眉,拎著劉志遠的包,帶著司音和單谷去結賬,白牧野架著劉志遠來到外面。

  走到門外,本來醉得不成樣子的劉志遠卻突然在白牧野耳邊輕聲說了一句:“小白,我知道這件事情不太對勁,我沒那么傻。”

  劉志遠說話的聲音特別小,哪怕是在他耳邊說的,白牧野也只是勉強聽清。

  他臉上沒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心中卻在想,老劉為什么選擇這個時候跟他說這種話?

  “我身上……有個竊聽的裝置,他媽的,那群人以為我傻,在我背包里放著的,就是那個錄取通知書……現在包在彩衣那。”劉志遠低聲說道。

  我操!

  白牧野臉上不動聲色,一顆心卻是徹底被驚到了。

  感情這幾天,老劉特么一直在演戲?

  “一會你揍我一頓,哦不,咱倆打一架。”老劉在白牧野耳邊小聲說著。

  “你這是在玩火!”白牧野已經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果然就像大漂亮說的那樣,這混蛋明知道這是敵人挖的一個坑,但他還是想要跳進去。

  “第一學院都已經把我招進去了,學院官網上公告也都已經發了,你當這是兒戲嗎?我現在拒絕得了?”老劉飛快的說著,然后不斷在那干嘔。

  看起來隨時都能吐,任由白牧野架著他,把他扶到外面路邊的垃圾桶旁,一邊干嘔一邊繼續低聲對白牧野說道:“所以,第一學院我是必須得去的!但是我也必須要讓他們看到一些東西。比如……我和你們,因為這件事,鬧掰了,甚至……決裂了,也只有這樣,隱藏在暗中的敵人,才能在最短時間內浮上水面。不然的話,我他媽還得天天尋思著,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些王八蛋,還得惦記著,他們這樣處心積慮把我從你們身邊分化出去,到底是想干什么……嘔!”

  老劉說著說著,一股嘔吐物,如同一道小瀑布,飛流直下三尺,精準飛進飯店門口專門為醉酒客人準備的嘔吐物垃圾桶。

  其實吐出來的東西,全是酒水,老劉整晚光喝酒來著,壓根就沒怎么吃東西。

  臥槽還真吐了……好惡心!

  老劉你是真影帝啊!

  白牧野一邊拍著劉志遠的背,一邊拿出一瓶水遞給他。

  老劉打開瓶蓋,咕咚咕咚一口氣把這一瓶水都喝了,將瓶子往可回收垃圾箱里面一扔,大聲說道:“看見了吧?我沒醉!我還知道應該吐哪,我也知道瓶子應該扔哪?小白……不是我挑你毛病,自從你來到這個團隊,昂?你知道嗎?他們就都變了心了……呵呵,以前我是他們的大哥,每天照顧他們,但自從你來了,我特么……就什么都不是了!”

  這時候,姬彩衣那邊正好結完賬,拎著劉志遠的大背包,帶著單谷和司音往外走,看見這一幕,三人全都微微一怔。

  不由站在飯店門口,看著馬路邊垃圾桶旁那兩位。

  “你怎么能這么說?你到什么時候都是這支隊伍的隊長……”

  白牧野知道老劉要干什么,他想攔,可問題是攔不住啊!

  就像老劉說的那樣,當第一學院的入取通知是擺設?

  那邊為了這件事,專門在官網放出了一篇文章,結果到頭來,你說你不去了?

  開什么玩笑!

  打第一學院的臉?

  所以這件事,從老劉一開始答應下來的那一刻起,其實就已經沒了回頭路。

  第一學院官網那邊文章,應該算是罪魁禍首。

  看著是為老劉好,鮮花著錦烈火烹油,可實際上,卻是相當陰狠的釜底抽薪!

  斷了老劉所有拒絕的后路!

  這才是大人物落子的風范嘛,隨便一招閑棋,都讓人難受無比。

  也虧著老劉能演啊,基本上把身邊這些人都給騙了過去,更別說外人了。

  劉志遠哈哈笑了兩聲:“我是隊長?我真是隊長嗎?呵呵,小白啊小白,咱他媽都是爺們,做事情就別這樣藏著掖著了好嗎?你敢說,你沒有架空我?你敢說……你現在在隊伍中不是核心人物?我他媽算個什么?我……劉志遠,隊長,分析師……哈哈哈,我連上場的機會都被你剝奪了……”

  站在飯店門口的姬彩衣一臉失望,整個人都怒不可遏,當下就要往那邊沖,被單谷死死拉住,但嘴里卻大聲喝道:“劉志遠你喝點酒在這胡說八道些什么?”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低聲催促:“操,趕緊揍我!”

  白牧野:“情緒不夠啊!”

  “現在,就說現在,姓白的,你說,你是不是純粹嫉妒我?就因為我被第一學院特招了,沒有特招你這個符篆師天才……哈,哈哈,你表面上一副為我好的樣子,居然還在那酸了吧唧的說什么,這里面可能有詐……詐什么?蚱蜢嗎哈哈哈哈!”

  “有什么詐?啊?你告訴我,能有什么詐?你特么倒是說話呀?”劉志遠哈哈大笑道:“嫉妒就是嫉妒!”

  “劉志遠!”那邊的姬彩衣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單谷和司音兩個人拉都幾乎拉不住他。

  劉志遠沖著白牧野怒吼著:“是不是啊?小白,你就是嫉妒我!”

  那眼神里寫滿了你他媽的趕緊來揍我。

  白牧野一拳狠狠砸在劉志遠的臉上。

  老劉直接還手了。

  雙方都沒有動用任何靈力。

  強健的體魄,讓大家都是稍微感覺有一點點疼而已。

  “來呀!有本事用符打我呀?終于暴露出你的自私與狹隘了吧?來!”劉志遠怒吼著。

  “我特么揍死你!”白牧野那張極為英俊的臉,此刻也一片猙獰。

  他是真的怒了。

  當然不是沖著老劉,而是齊王那群人。

  千萬不要給小爺機會!

  兩人你來我往,當街互毆,在被姬彩衣和單谷分開的時候,兩個家伙都已經變成重度哥特風……

  不過也就看著挺嚇人,其實屁事沒有。

  “你們兩個……是不是瘋了?”姬彩衣整個人都要崩潰了:“小白,劉志遠他喝醉了,你也喝醉了嗎?”

  白牧野喘著粗氣,也不說話。

  司音弱弱的走到白牧野身邊,小聲道:“小白哥,我,我送你回酒店吧?”

  單谷也走過來:“走,咱們一起!”說著,回頭看了一眼姬彩衣身邊的劉志遠:“老劉,這么多年兄弟,你這樣,我特看不起你!”

  說完扯著白牧野直接就走了。

  結果走遠之后,單谷卻突然看了白牧野一眼,只用口型沒發出聲音問道:“安全了?”

  小單同學也不傻呀!

  白牧野輕輕點頭。

  “怎么回事?”單谷問道。

  司音則是有點茫然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然后試探著問道:“隊長肯定不是那種人,對吧?”

  “回頭有機會再說吧。”白牧野情緒不高。

  老劉今天這舉動,等于是徹底的將這件事的全部后路給斷掉了。

  當然,原本也沒什么退路。

  但被他這么一搞,實在是太極端了。

  短時間騙過敵人,讓對方認為他們已經在決裂,的確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可在未來,老劉要怎么辦?

  白牧野可以面不改色的收了夏侯家,可以談笑風生的鎮壓趙璐,但他卻做不到心平氣和地看著老劉身陷險境。

  飯店門口的馬路邊,剩下姬彩衣跟劉志遠站在那里。

  姬彩衣鐵青著臉,一雙眼仿佛要冒出火來,深呼吸了幾次,淡淡說道:“走吧,回去吧。”

  劉志遠將一口帶血的吐沫隨口吐在地上,用手擦了下嘴角,一言不發的直接往前走。

  都沒到第二天,當晚飛仙聯賽的官網就已經炸了!

  白牧野跟劉志遠的打架照片、視頻,網上傳得到處都是。

  “震驚,因為本輪輪空,幸運的成為本屆飛仙聯賽白岳城分賽區十八強的百花一中團隊發生內訌!”

  “天才符篆師跟天才分析師當街互毆,原因到底是什么?”

  “隊長和精神領袖之爭?”

  “聚餐醉酒之后,雙方大打出手!隊長被第一學院特招引起了精神領袖的嫉妒?”

  各種各樣的標題,各種流言蜚語和,鋪天蓋地,瞬間襲來。

  這里面大部分都是一臉興奮的吃瓜群眾,他們什么都不知道,但就覺得這個瓜很香甜!

  在少數別有用心人和一大群吃瓜群眾的推波助瀾之下,原本只是一場普通的酒后小沖突,瞬間被上綱上線,上升到非常嚴重的高度。

  這件事情,直接就鬧大了!

  甚至連飛仙聯賽的官方都直接過問了。

  畢竟這里面,有一個即將成為第一學院的學生!

  這對整個飛仙星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榮耀啊。可千萬別在這種時候出點什么事。

  那些小白團隊的支持者們完全不能理解,好端端的,為什么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

  他們這五個人,不但是一支高顏值團隊,也是一支高智商團隊,更是一支特別默契特別有愛的團隊……

  無論是場上的四個人,還是場下的隊長劉志遠,都深受粉絲們的喜愛。

  他們的團隊已經在飛仙聯賽上連勝兩場,又幸運的輪空一場,進入了分賽區十八強!

  隊長劉志遠被第一學院特招!

  這簡直就是雙喜臨門的天大喜事,為什么會在這時候鬧別扭?還弄出了這么大的丑聞?

  別說外人不理解,就連自己人,也都沒辦法理解。

  孫岳峰和幾個帶隊的校領導差點瘋掉,百花中學的大校長和一眾高層,以及劉志遠、姬彩衣、司音和單谷的家人全部在事發之后,第一時間趕來。

  接著,百花一中團隊宣布閉關一周,任何采訪都不接受。

  對外的解釋是:封閉訓練。

  今天這兩章,將近一萬七千字,一個巨大的情節轉折點。

  大家也不用心急,這本書整體風格是輕松向的,而且拒絕狗血。

  這是一群熱血少年的群戲故事,所以每個人都會有相應的戲份讓人物更加豐滿。

  老劉就是這樣一個人,的確有點功利心,但更多卻是膽大心細成熟穩重,注重兄弟情義。

  之前把他塑造得那么好,我哪舍得讓他這個人物崩壞?

  所以安心就好。

最后,這種爆更,你們肯定不好意思不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