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章 選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請問劉隊長,你的隊員之前搶占那個點位,是賽前分析的原因嗎?”

  “劉隊長,能跟我們說一下,你們隊伍當中那個特別帥的符篆師,到底買了多少張高級符篆嗎?”

  “劉隊長,用買來的高級符篆打贏比賽,會不會有些不太好?”

  “對于你們團隊這次成功進入分賽區三十五強,你有什么想要說的嗎?

  “劉隊長……”

  “劉隊長!”

  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一群記者蜂擁而至。

  有來自百花城的,也有來自遠山城的,這一次,居然還多了一些來自其他地方的記者。

  別看只有兩場比賽,但他們拼掉的團隊也并不弱。

  進入分賽區的三十五強,對一支來自三級小城的高一團隊來說,已經算是很了不起的一個榮譽了。

  其實按照慣例,先行接受采訪的,應該是輸掉比賽的一方才對。

  但這群記者此刻都顧不上那么多了,什么給失敗者安慰,尊重失敗者……這些都是屁話。

  失敗者馬上就卷鋪蓋卷回家了,誰會去在意他們的情緒呀?

  沒看就連遠山的記者,都急吼吼的圍過來,各自提出自己的問題。

  劉志遠一臉平靜的站在那,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友好的,不怎么友好的,特別不友好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來。

  就像單谷說的那樣,老劉可能天生就適合做這個。

  等到記者們提問的聲音稍微小了一點,劉志遠微微抬起雙臂,雙手往下輕輕虛按了一下。

  “大家安靜一下,問題總得一個一個回應,請大家放心,我保證會回答你們的問題。但現在,咱們是不是先讓遠山團隊這邊接受采訪?”

  劉志遠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既不驕傲,也不狂妄,就是那種很溫和的微笑。

  記者們終于安靜了一些。

  賀天宇看了一眼身旁的劉志遠,心中充滿復雜。

  說實話,雖然同樣來自三級小城,但在一開始,他心里面是完全看不起百花這支高一團隊的。

  賽前分析?當然會有!

  而且他們有專業的分析師!

  那十三條峽谷的各種情況,他們也基本上全都了解了。

  可在賀天宇看來,賽前分析的再好,也不如在戰場上的臨場指揮。

  這一次,原本應該是領隊過來參加賽后新聞發布會的,但他主動要求過來參加。

  失敗了,自然要有人承擔責任。

  哪怕不會有太多人怪罪他們這群年輕的高三學生,但賀天宇依然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

  沒有人對他們發出提問。

  其實本來是有的。

  但那些問題,多半都是指責。

  整場比賽看下來,除了那一刻的放松,賀天宇這支團隊的表現也沒有任何問題。

  所以,還是不要指責了吧。

  他們以后肯定也會吸取這個教訓。

  “我說兩句吧。”賀天宇深吸一口氣,也想像身旁這位不上場的百花高中隊長一樣淡定自若,但面對這烏央烏央的記者,他還是有點緊張。

  “這場比賽的失利原因,主要在我身上。”

  他先把所有責任,都攬過來。

  “是我們太過輕敵。”

  “我經常提醒自己,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千萬不可以認為對手不如我們聰明。”

  “這種想法,是非常愚蠢的!”

  “但可惜的是,我們還是犯了這個錯誤。”

  “其實哪怕到最后時刻,我們依然有機會翻盤,但很可惜,我們還是輸了。我們已經是一群高三學生了,這次比賽之后,馬上就要高考,然后十有八九會各奔東西。”

  賀天宇說到這,神色有些哀傷。

  現場的記者們,心里也都有點酸酸的。

  “這次真的很遺憾,但輸了就是輸了……”賀天宇臉上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忽然轉向身旁的劉志遠。

  “劉隊長,麻煩回去給白牧野同學帶句話,就說我跟他道歉,之前太過輕視他,還曾在符篆用品商店挑釁過他。呵呵,當時是想亂他心神,結果沒想到。亂了的人是我。他非常優秀,你們的團隊每一個人都非常優秀!而你們才剛上高一,你們的未來一定會走的更遠!祝福你們!”

  他說著,對劉志遠伸出一只手。

  這時候,現場有人鼓起掌來。

  勝不驕敗不餒,有胸襟有氣度,敢承擔,敢面對。

  這個隊長,也想當可以了!

  劉志遠也伸出手,跟賀天宇握了一下。

  隨后,賀天宇站起身,沖著下面眾人鞠了一躬,然后轉身離去。

  轉身那一瞬間,眼里還是忍不住閃爍起晶瑩的淚光。

  所有人都目送著賀天宇離開。

  沉默片刻之后,一群記者頓時虎視眈眈的看著劉志遠。

  失敗的人離開了,你該回答問題了吧?

  劉志遠面對著下面的這群人,微笑著點點頭,然后說道:“關于搶占點位那個,不錯,就是我們賽前分析的結果。而且我們當時分析過無數種可能性。然后將最大的可能選出來。”

  “抱歉打斷一下,可是這樣,會不會讓隊員們分心呢?他們真正需要面臨的是戰場上瞬息萬變的比賽形勢,腦子里還得記著各種各樣的可能性,這樣妥當嗎?”

  劉志遠微笑道:“他們都是天才,不會分心的。”

  下面眾人一片嘩然,擦,是真不謙虛啊!

  不過這話說的,也真挑不出什么毛病來。

  學霸類型的隊員,記住這些信息,確實沒有太大問題。

  劉志遠接著道:“至于買了多少張高級符篆,這樣做好不好……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就是比賽中到底該不該使用買來的符篆這件事。”

  他看著下面眾人:“這個問題我覺得沒什么意思。”

  “為什么?”下面有人問到。

  劉志遠笑呵呵的道:“那些真正的氪金玩家,穿著一身頂級防御裝備,手上拎著極品武器的靈戰士,不也都打的挺開心嗎?”

  下面眾人一陣無語,那記者還不死心:“可符篆師不一樣啊!高級符篆的威力,實在太破壞公平性了呀?”

  劉志遠看了一眼那記者,是個年輕姑娘,挺漂亮,但比姬彩衣差遠了。

  他笑著道:“無論是飛仙的聯賽,還是帝國的聯賽,如今都提倡真實,越真實越好。甚至還有人建議這場比賽死掉的隊員,下場比賽不能上場……因為你都死了,怎么繼續打下一場?”

  下面很多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劉志遠笑著道:“這場比賽死掉的人下場比賽當然還是要上場的,不然可能沒打到決賽,就沒人了嘛。”

  又是一陣哄笑。

  白牧野等人回到休息室,看著光幕上劉志遠應對自如的樣子,都忍不住輕笑起來。

  單谷這家伙還是嘴賤,忍不住在那咕噥道:“老劉當個新聞發言人真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真的,你說他回頭會不會去考第一學院啊?”

  姬彩衣看了他一眼:“會的話……怎么樣?”

  單谷有之前的教訓,不敢亂說話,嘿嘿笑道:“這也是個人選擇嘛……當然要尊重唄。”

  姬彩衣沒說話,繼續抬頭看著光幕。

  劉志遠正侃侃而談:“但在其他方面,我覺得,真實一點沒什么不好,有錢就多買點好裝備,多買點高級符篆……當然,高級符篆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而且沒那么容易駕馭。所以在這里,我還是要奉勸一句……”

  姬彩衣站起身,抻了個懶腰,瞥了一眼白牧野:“咱們回去吧,有點累了呢。”

  雖然是在虛擬世界打比賽,但對精力的消耗還是挺大的。

  就像熬夜打了一宿游戲一樣,再怎么覺得自己精神抖擻,但身體的疲憊是騙不了人的。

  “不等等老劉嗎?待會兒要抽接下來的簽吧?”單谷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行,走吧。”

  “嘿……”單谷有點無語。

  回到酒店之后,大家各自回到房間,過了一會兒,姬彩衣敲開白牧野的房門,一個人溜進來。

  白牧野給她倒了杯水,然后坐到她面前:“有心事?”

  姬彩衣點點頭,輕輕嘆息一聲:“劉志遠他,未來應該要上第一學院。”

  “挺好的嘛,雖然現在不是排名第一,但它的新聞政治系……卻一直是第一。”白牧野點點頭。

  “你也這么看?”姬彩衣看著白牧野。

  雖然在團隊當中,認識小白的時間是最短的,但不知為什么,她有什么心事,卻最想跟小白去說。

  對小白,她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哪怕她媽跟她透露過一些事情,她也沒有往那方面去想過。從來都沒想過。

  只是覺得小白這人非常值得信任,不像司音那么天真,不像單谷那么跳脫。

  跟老劉那種成熟穩重,也完全不同。

  “嗯。”白牧野點點頭:“其實關于老劉的選擇,我覺得挺正常的。他想要證明自己,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闖出一片天,我不覺得這有什么不好。”

  “但你呢?你會把這支團隊帶向何方?”姬彩衣也沒有避諱什么,看著白牧野直接問道。

  “認識你之后,我們的這支團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很多事情,甚至是從前想都不敢想的。”姬彩衣看著白牧野:“比如說,高一就能參加飛仙高中生聯賽;比如說,進入遠古遺跡遭遇神族,并且還干掉了神族;比如說,我們每個人身上的兩顆靈珠……太多太多了,小白,這支團隊,無論你做不做隊長,你都是絕對的核心了。”

  “所以你應該清楚,咱們這樣的團隊,絕不應該輕易被拆散。劉志遠他想去第一學院,我不攔著……我也沒資格攔著。”

  姬彩衣低垂眼瞼,低聲說道:“我現在想知道,你想帶我們去哪?”

  白牧野沉吟著,他沒有說現在提這個問題是不是太早這樣的話。

  因為姬彩衣既然找到他,親口問出來,就說明她對這件事非常在意。

  這件事,甚至有可能關系到她跟老劉之間的未來了。

  所以白牧野不敢輕易給她回答,而是看著她問道:“你希望去哪呢?”

  姬彩衣抬頭兇巴巴看了他一眼:“你不許把皮球給我踢回來!問你呢!”

  “我不是踢皮球,我是尊重你的意見。”白牧野看著姬彩衣,一臉認真的道:“其實,咱們這支團隊,去哪都行。任何一所名校,應該都可以給我們想要的學習和鍛煉機會。”

  “嗯,謝謝你啊小白。”姬彩衣有些感激的看著白牧野,說道:“我不想去第一學院。”

  白牧野表情有點怪,看著她:“為什么?”

  “我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姬彩衣輕笑道:“首先先說個人原因吧……”

  “我跟劉志遠、單谷和司音,我們幾個,差不多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這么多年,說實話,我們分開的天數,好像最久的一次,都沒超過一星期。”

  “我跟劉志遠,的確是相互喜歡,從小我就喜歡他,喜歡他身上那種成熟和穩重。”

  “他呢,一直把我當小孩子,總是教訓我,在他面前,我不管怎樣,都像一個不成熟的小女孩一樣。”

  “我是有點沖動,但很多時候,也是故意在氣他。”

  白牧野:“……”

  姬彩衣抬起頭,很是認真的道:“我不想這樣。”

  “他有他的理想,我也有我的理想!”

  “另外,我的家人雖然從來不干涉我的選擇,但我很清楚,他們希望我能在真正成熟之后,再去選擇我未來的人生應該怎么走,和誰在一起……”

  “最后,是團隊的原因,我不想拆散這支團隊,他們兩個同樣不想。雖然他們同樣不想跟劉志遠分開。但說心里話,他的選擇,注定了大家早晚是要分開的。”

  姬彩衣強調道:“我指的是團隊這塊。”

  白牧野笑了笑,說道:“但這……好像并不能作為你不去第一學院的理由吧?”

  姬彩衣沉默了半晌,說道:“其實我想試試,在大學這個階段,跟他分開一段時間,給彼此一個成長的空間。”

  白牧野看著她:“這樣……你有信心?”

  “有呀,怎么就沒有?真正的感情,肯定能經得起時間和距離的考驗吧?”姬彩衣認真說道。

  “我也不太懂,但應該是這樣吧。”白牧野想起老頭子跟林采薇之間故事,他們這些年經歷過的事,是一般人根本無法想象的。但最終,不也還是走到了一起么?

  “其實這個話題,也沒必要把它想的那么沉重,我們都還年輕嘛!我只是有些悶,想找個人聊聊。”姬彩衣笑了笑,說道:“小白,我知道你是想帶著我們進入飛大,我來也是想告訴你,遵從自己的選擇就好,我們都聽你的!”

  “你這樣,我壓力有點大呀。”白牧野有些無奈的笑笑。

  這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真有可能會導致整個團隊分崩離析。

  畢竟在他加入之前,劉志遠……才是這支團隊的核心人物。

  如今被他取代,老劉他心里面……真的一點想法都沒有嗎?

  就在姬彩衣離去之后大概十幾分鐘,劉志遠敲開了白牧野的房門。

  嘿……你們兩口子,都拿我當知心陪聊了是嗎?

  白牧野有點無奈。

  “小白,抽簽結束了,咱們抽了個牛逼簽,輪空!”老劉進來時倒是一臉興奮的樣子。

  “真的?老劉你手氣可以呀!他們知道了嗎?”白牧野也有點意外,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沒想到下一輪三十五進十八居然抽到了輪空的簽,這個可是有點牛逼了。

  別看組委會那邊會為了比賽可看性,在比賽之初會特意將一些有矛盾的隊伍分在同一場。

  但到了三十五進十八這種關鍵比賽,是沒人敢輕易動手腳的。

  因為一旦曝光,那種后果根本沒人能夠承擔,就連帝國都會問責。

  “他們還不知道呢,先來告訴你這好消息,順便也是想找你聊聊,嘿嘿。”

  劉志遠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姬彩衣剛剛做過的沙發上,發現面前桌上放著一杯水:“嘿呦?水都給我準備好了?”

  “準備個毛線,”白牧野瞥了他一眼,“你家那口子剛來過。”

  “彩衣?”劉志遠看了白牧野一眼:“找你吐槽我了吧?她也只能找你,司音聽不太懂,單谷話嘮……找他聊天,三句話不到就會被歪樓,然后被帶入到他的主題中去。”

  白牧野忍不住笑起來,然后在劉志遠面前坐下:“那天你跟彩衣……沒溝通好?”

  劉志遠嘆了口氣,拿起那杯姬彩衣沒喝過的水喝了一口,靠在沙發上,苦笑道:“怎么說呢?談不上好,也談不上不好吧?反正這件事,我們兩個肯定是有分歧的。她不愿意我走現在這條路,可我又沒辦法,所以……只能暫時擱置爭議唄。”

  劉志遠說著,看向白牧野:“對了小白,我想把我的那兩顆靈珠,都給彩衣,既然決定了要從政,那么我留那兩顆靈珠,一點意義都沒有。你說到時候……小音和單谷那邊,該不會有什么意見吧?”

  “他們能有什么意見?東西是你的,你愛給誰就給誰呀。”白牧野看著劉志遠道:“不過你舍得?好大一筆錢呢!”

  至少上千億,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對平民百姓來說,甚至沒辦法去想象這么多錢,底是一個怎樣的量級。

  “這有什么舍不得。”劉志遠笑了笑,道:“錢這東西,夠花就行了,我家雖然談不上多富有,但讓我滿足衣食無憂,還是沒問題的。”

  “小白,說真的,有你在的話,團隊肯定沒有任何問題!我相信咱們一定能走得特別高,也特別遠!這點我一點都不懷疑。所以,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好彩衣……”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我說老劉,叫你一聲老劉,你還真當自己老?你才多大?咱倆同歲,論生日你比我還小好幾個月,所以少來這種托妻獻子的戲碼,什么叫托付給我?你去跟彩衣說一句,看她跟不跟你當場翻臉?”

  “哈哈,所以我才私下里求你嘛!”劉志遠嘿嘿一笑,然后有點無奈的道:“其實我挺怕。”

  “怕什么?你們一個個,怎么都那么矯情呢?”白牧野忍不住吐槽。

  “這不是矯情,唉……”劉志遠嘆息道:“說句自私的,小白,我真的很希望你們能跟我一起上第一學院,但這肯定不是你的第一選擇,我沒說錯吧?”

  “嗯,的確不是。”白牧野點點頭:“就算沒有飛仙學院這事兒,我也不會去紫云上學。”

  劉志遠苦笑著點點頭:“如果我走彩衣希望的路,那么肯定是你們在哪我就在哪,但是……誰讓我選了另一條路呢,所以怪不得你們,所以我才想請你多幫幫彩衣,她的理想,是成為一個偉大的靈戰士……”

  “幫她是一定的,但是老劉,你真的想好了?一定要去第一學院嗎?”白牧野看著他:“其實飛大……雖然不如第一學院,但未來的事誰說得準呢。我覺得大家如果能夠一直團結在一起的話,那么爆發出的能量也會非常巨大……或許會帶給你完全不同的另一種人生,你不想試試嗎?”

  “小白,我不想去賭。我之所以一定要去第一學院,因為那里……是選擇從政最好的起點!”

  劉志遠輕輕抿著嘴,看著白牧野:“就像我不能要求你們四個人遷就我一個人一樣……選擇這條路,也是我一直以來的最大理想。”

  白牧野看著他,忽然問道:“是你最大的理想?而不是為了能跟彩衣更好的在一起?”

  劉志遠哈哈一笑:“小白,我知道你想說什么,對我來說,的確事業的比重會更大一點,但彩衣在我心目中,也是無可替代的!對,沒人能代替她,沒有!”

  “嗯。”白牧野輕輕點點頭:“這點你比我強。”

  老劉咧咧嘴,站起身指了指白牧野:“少來,你這話有點刺耳了,感覺你在諷刺我。”

  “我說真的。”白牧野看著劉志遠,還有不少想說的,但覺得說了未必有用,老劉也未必想聽。

  如果讓他在林子衿和所謂的前途之間做出一個選擇的話,他肯定毫不猶豫的選林子衿。

  因為林子衿是跟他生死與共,宿命相依的那個人!

  如果錯過,就再也找不到了。

  而且前途是什么?

  對年滿十八歲還沒過生日的小白來說——

  我他媽的是個天才,還怕沒前途?

  我若是一個廢物,又哪來前途?

  劉志遠的意思他聽明白了,就是為了前途為了事業,是可以放棄掉愛情的!

  那兩顆靈珠他想送給彩衣,雖然可以說明他對彩衣的感情,但這里面未嘗沒有一些別的心思。

  彩衣會愿意接受嗎?

  在白牧野看來,恐怕不會。

  在他想來,好的感情,是可以催人奮進的。

  選擇了愛情就不能選擇事業?

  姬彩衣并不是那種纏人的小女生啊!

  所以,對于劉志遠的選擇,白牧野并不覺得有什么,去哪上學,只是個人選擇罷了。

  但他最后說的這句話,流露出了太多他內心深處的東西。

  事業的比重會更大一點?

  恐怕不是一點吧?

  對于這點,白牧野無法認同,但也無可指摘。

  畢竟這是別人的事情。

  不是他白牧野的。

  想了半天,他看著劉志遠道:“不過是一個簡單的個人選擇罷了,咋弄得像是分開就分手呢?”

  劉志遠也是微微一怔,隨即說道:“靠,都被你帶溝里去了!可不是嘛!”

  “不過你們倆,一前一后跑過來跟我說這件事,估計也是因為發生了一些什么吧?”白牧野看著劉志遠的眼睛問道。

  劉志遠沉默了一下,搖搖頭:“你太聰明了,真是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不錯,第一學院那邊……找我了。”

  “啥?”白牧野當場愣住,看著劉志遠:“咱們這才高一啊!再說他們怎么可能這么早就找上門?要找……好歹也是等咱拿了飛仙聯賽總冠軍之后的事情吧?”

  劉志遠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他們的解釋,是我這兩場比賽展現出了強大的分析能力,還有我在賽后的表現……”

  感情說了這么半天,這特么是在套路我呀?讓我主動說,不去第一學院,減少你的負疚感?

  白牧野有點茫然,還有點惱,很想說一句老劉你不厚道!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一臉真誠:“小白,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所以呢?”白牧野問道。

  “所以,飛仙聯賽之后,下個學期,我可能會被提前特招到第一學院去。”劉志遠道:“我真的不想錯過這個機會,你能理解嗎?”

  白牧野半天沒能回過神來,他覺得這跟之前彭宗師和孔宗師想要提前特招他們完全不是一回事。

  “你確定……對方不是騙子?”白牧野看著劉志遠,一臉疑惑。

  “當然不是了,我哪有那么蠢?”劉志遠道。

  “也就是說,對方看見你的表現之后,直接就把你特招進第一學院,然后……沒提我們幾個?是這樣嗎?”白牧野問道。

  “你們不也不想進入第一學院么。”劉志遠的語氣有點酸酸的。

  “你別避重就輕,我還沒說你套路我呢!我問你,對方根本沒提我們幾個是吧?”白牧野皺起眉,他想到了一些別的。

  “是的,沒提。”劉志遠點點頭,“但你們如果真想去的話……”

  “老劉,我不建議你答應,至少現在……我不想你答應他們。”白牧野一臉嚴肅的看著劉志遠。

  “為什么?”劉志遠看著白牧野。

  “我有種預感,這未必是好事兒。”白牧野嚴肅的道。

  “把我特招進第一學院不是好事兒?”劉志遠疑惑的看著白牧野:“小白你沒發燒吧?”

  “算了,當我沒說過。”白牧野搖搖頭,說道:“老劉,我會帶領團隊,去沖擊飛仙聯賽的總冠軍,就當送你的入學禮物吧。”

  “哈哈,這才對嘛!”劉志遠開心的道:“高中生涯,總要有個有分量的冠軍在手嘛!”

  白牧野看著劉志遠,忽然問道:“老劉,有個問題……”

  “你說。”劉志遠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不一樣,很亢奮,他在努力壓制著這種亢奮。

  “如果……我是說如果,有朝一日,有人想要你跟我為敵的話,你會怎么選?”白牧野很認真的看著劉志遠。

  “開什么玩笑?”劉志遠一臉奇怪的看著白牧野:“怎么可能會有那一天?咱們是兄弟啊!就算我選擇了另一條路,可你,單谷,司音,依然是我的兄弟姊妹,彩衣……依然還是我的女朋友啊!”

  “如果呢?”白牧野追問道。

  “不可能有如果!”劉志遠看著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道:“小白我知道你來頭不一般,背后可能牽涉著一些什么,但那又怎么樣?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他媽絕對毫不猶豫立馬做你的內奸!”

  “就算你的敵人是……”

  劉志遠朝天上指了指:“老子也絕對是跟你站在一起的!”

  他看著白牧野:“我選擇這條路,不是想和你們割裂,而是因為,這是我的理想!”

  “僅此而已!”

  白牧野看著劉志遠,點點頭:“行,老劉,我記住你的話了。”

  劉志遠走后,白牧野有些疲憊的把自己扔在床上,喃喃道:“大漂亮,成年人的世界,有點煩奧。”

  “裝什么成年人呀,你現在依然還是個未成年少年!距離你的生日還有一個多月呢。”

  大漂亮跳出來,投影成一個一尺多高的精致小美女,穿著一身花裙子,出現在白牧野面前:“另外,看你們這些小孩子的戲碼,感覺也忒沒勁了。”

  “我有點擔心老劉。”白牧野輕嘆。

  大漂亮眨了眨眼:“那是他自己的選擇,反正在我看來,他并非姬彩衣那傻姑娘的良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