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九章 晉級三十五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湖邊的樹林中,符篆師隊長賀天宇跟兩名弓箭手盧亦彬、孟竟軒三人幾乎是連滾帶爬,一點點躲藏到三顆巨大的樹木后面。

  整個過程,狼狽不堪!

  賀天宇一臉喪氣,咬牙罵道:“媽的,咱們不該出來,趕緊想辦法找掩體,然后攔住下來的人!”

  如果不是他這句話,那些依然沉浸在剛剛精彩畫面中的人,一時半會還真想不起來剛剛這三個家伙放松到從藏身的大樹后面溜達出來——

  然后才有的后面的狼狽!

  如果他們老老實實的藏在三顆大樹后面,始終保持著警惕,就算單谷的箭矢如雨,也不可能讓他們如此被動。

  因為這片樹林雖小,但里面的大樹可是一點都不小。

  都有幾人合抱那么粗!

  這種參天大樹,就算單谷的箭再怎么厲害,就算能將整棵樹都給射穿,也沒那么容易射中他們。

  機會這種東西,都是轉瞬即逝的。

  一旦錯過了,那就是真的錯過了。

  哪怕賀天宇心中再怎么悔恨不已,也沒有太大意義。

  兩名弓箭手,無需他指揮,都在第一時間彎弓搭箭,準備反擊。

  他們甚至不用瞭望,也知道對方沖下來了。

  單谷的箭,依然如雨。

  經過了剛剛的狼狽場面,兩名弓箭手此刻的呼吸都是不平穩的。

  弓箭手也好,狙擊手也好,但凡是這種需要高精準的職業,呼吸都是無比重要的一種技能。

  呼吸跟動作不同頻,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指哪打哪。

  別看這些專業弓箭手調整呼吸頻率只需要短短幾秒鐘,但就是這幾秒鐘,就足以要他們的命!

  白牧野的速度稍微落后司音跟姬彩衣一些,但他的符……卻是一點都沒有落后。

  他那超強的控符手段,讓無數人看得大呼過癮。

  精神力低怎么了?

  高有高的打法,低也有低的打法!

  弱就是弱!

  非要找借口說自己精神力差的人,都是辣雞!

  兩個超級美少女一個如同幽靈,身形不斷拉出殘影,左沖右突。

  就連上帝視角觀看的那些人,都無法精準捕捉姬彩衣的身位。

  一個大開大合,拎著一把錘子,一臉兇萌,直撞過去!

  防御符和速度符不斷在她們身上炸開。

  持續時間短怎么了?

  多啪幾下不就行了?

  那邊的盧亦彬和孟竟軒根本來不及再多調整呼吸,一個閃身,從大樹后面閃出來,幾支箭直接便射出來。

  雖然是倉促還擊,雖然呼吸尚且還有些不穩,但不得不說,這兩個弓箭手的實力非常強大。

  射出來的箭,精準程度極高。

  直奔兩女眉心。

  還有兩支箭,竟然是射向白牧野的!

  那邊的賀天宇也在瘋狂往兩人身上刷狀態。

  輔助系……他還真從來沒怕過誰。

  自己一個中級符篆師,會怕一個初級符篆師?

  箭到了兩女面前,兩女連躲閃的動作都沒有,繼續強突!

  姬彩衣這邊,箭沒能射中。

  射到的是一道殘影。

  彩衣同學的幽靈閃現越來越厲害了!

  連對方弓箭手都給騙過。

  司音這邊,倒是射中了,但卻射在一道光幕之上。

  箭被彈飛。

  這一幕卻嚇得不少觀看比賽的人下意識閉上雙眼。

  等他們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見司音高高躍起,掄起手中裂天錘,狠狠砸向對方的弓箭手孟竟軒!

  特寫鏡頭中,那奶兇奶兇的眼神,一下子烙印在無數人腦子里。

  太萌了!

  射向白牧野那兩支箭,毫無意外也被防御符形成的防御光幕彈開。

  白牧野此時正在往自己身上奶精神力補充符呢。

  沒辦法,不到五十點的精神力太低,連續出符的情況下,必須保證精神力的充足供應。

  姬彩衣的幽靈閃現走位太過飄忽,以至于賀天宇跟盧亦彬都弄不清楚他的目標到底是誰。

  不過管他是誰,反正先把防御符刷上再說!

  平心而論,賀天宇真的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符篆師。

  身為一個輔助系的奶媽,他真的很不錯了。

  防御符刷得非常及時。

  司音高高躍起,砸下來那一錘子,狠狠砸在被孟竟軒的防御符上面。

  那層淡淡的防御光芒發出一陣兇狠波動,但成功擋住了司音這一擊!

  姬彩衣眼看著盧亦彬和賀天宇身上剛剛刷了防御符,她的身形無比飄忽的沖向司音的目標——孟竟軒!

  小孟同學滿臉駭然滿心委屈,憑什么都沖我來啊?

  這特么三個人呢,你們兩個大美女是不是沒事兒干了?我就那么招人喜歡嗎?

  姬彩衣計算著對方的防御符失效時間,跟司音一起,一起攻向孟竟軒!

  弓箭手被貼身照顧,還能有什么好下場?

  那邊賀天宇和盧亦彬正準備前來救援,就在這時——

  嗖嗖!

  兩道凄厲的破空聲,再次響起!

  這個時候,他們方才想起來,對方還有弓箭手呢!

  賀天宇再次打出防御符,但這樣一來,他和盧亦彬想要去支援孟竟軒,自然也就不可能了。

  此時此刻,他們特別想念龍罡。

  要是一個強力的盾戰在這里,怎么會如此被動?

  白牧野掃了一眼這兩人,兩張控制符,直接拍向賀天宇跟盧亦彬。

  這兩人身上的防御光幕瞬間亮起。

  賀天宇看著白牧野,眼神中早已經沒有之前那種輕視。

  但依然殘留一絲倔強!

  你的符,打不到我!

  眼看那兩張控制符就要撞在他的防御光幕上……然后被激活,然后失效。

  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兩張符……竟然像是兩只戲水的燕子一般,忽的一閃,各自飛走了!

  根本沒碰到他的防御光幕。

  “我靠!這特么是什么控符水平?”

  賀天宇自己就是符篆師,他平日里一直引以為傲的,就是他自己的控符能力。

  可在看見白牧野那出神入化的控符手段之后,讓他有點懷疑人生了。

  現在精神力低的符篆師,都能這么玩了嗎?

  一旁傳來一聲慘叫,驚醒了賀天宇。

  終于被砸碎防御光幕的小孟同學被司音一錘子砸碎肩膀,然后被姬彩衣如同一道幽靈般給抹了脖子。

  干脆利落!

  淘汰出局一個。

  勝利的天平,已經肉眼可見的偏向到白牧野他們這邊。

  賀天宇只能拼命往自己和盧亦彬身上拍符,然后不斷的想要拉開距離。

  但單谷的箭,卻如同跗骨之蛆一樣,如影隨形的跟著他們。

  雖然難以擊穿防御,但防御光幕的顏色也在不斷變得暗淡。

  擊殺了孟竟軒的司音跟姬彩衣,立即轉向這邊。

  姬彩衣的幽靈閃現讓人難以定位到她。

  賀天宇的心不斷下沉。

  他現在……那一百多點精神力,已經快要見底了!

  如今這種局勢,也讓他幾乎沒有時間給自己補充精神力。

  龍罡啊龍罡,你能不能猜到這邊出事了,然后及時趕回來?

  包括很多支持遠山的觀眾,也都在那期盼著龍罡能及時趕回來。

  因為在他們看來,只要龍罡能回來,這場戰斗……他們就依然有機會!

  畢竟龍罡是一個八級的大盾戰。

  只要他能趕回來參戰,他們就還有機會。

  盡管,那機會很渺茫。

  畢竟百花這邊也有一個八級的強攻。

  但再渺茫,也總比現在的絕望強吧?

  龍罡此刻在干嘛?

  他沖到峽谷頂部之后,頓時引起了一大群次元生靈的強烈關注。

  烏央烏央的小惡魔朝著他沖過來。

  可光有小惡魔不行啊!

  最好再有點其他次元生靈,全都給它引過來。

  所以,龍罡憑借著強大的防御能力,掄著大盾和刀,一路沖殺到前方,將仇恨拉得滿滿的。

  然后帶著大量小惡魔、龍麟劍齒虎等次元空間生靈精準的沖到小白他們之前藏身的那個點位上方。

  這時候,鏡頭給到龍罡身上。

  光幕上,一半是小樹林里面的戰斗,一半則是龍罡這邊。

  龍罡沖到峽谷上方,猛的發出一陣狂笑。

  “哈哈哈哈,百花的弟弟妹妹們,哥哥來給你們送溫暖了!”

  說著,縱身一躍!

  下面這種坡度,對他這種大戰士來說,簡直沒有半點壓力。

  后面烏央烏央的次元空間生靈連滾帶爬的跟著一股腦沖下來。

  當龍罡大笑著喊出這番話的時候,遠山的直播間里、無數正在收看比賽的人全都第一時間有種捂臉的沖動。

  而百花這邊,鳥哥早已經非常不厚道的笑出聲來。

  “哈哈哈,對不起,對不起……這個大盾戰,真的很可愛哈哈哈哈!”

  董栗也不斷推著自己的眼鏡框,表情相對嚴肅一點,似乎想要憋住笑,給對手留最后的尊重。

  但最后還是放棄了。

  “噗哈哈哈哈,這倒霉孩子,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被打擊到懷疑人生啊?”

  下面的樹林中,聽見龍罡那爽朗大笑的賀天宇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忍不住大聲喊道:“老龍,我草,我們在這,趕緊過來救援啊……”

  正帶著怪群狂奔的龍罡瞬間一臉愕然。

  負責這場比賽直播的導播不愧是專業的大賽導播。

  一分為二的光幕上,一半是賀天宇一臉無奈加絕望的表情,一半則是龍罡那復雜到極致的表情。

  兩個特寫。

  龍罡臉上的表情在這一瞬間簡直太精彩了!

  先是茫然,然后是驚愕,然后是焦急,最后是一種……難以言訴的憤怒。

  表情的快速轉換,讓他面部都有些扭曲。

  龍罡瘋了一樣的朝小樹林狂奔過去。

  下面四打二,哪里還有什么懸念可言?

  一個是被纏上的弓箭手,一個是沒有攻擊手段的符篆師。

  白牧野甚至沒有去攻擊這兩個可憐蟲的防御層,但這樣其實他們更絕望。

  因為司音的裂天錘實在太猛了!

  狂砸賀天宇的防御光芒。

  之前覺得司音萌萌噠的那些人,此刻全都看直了眼。

  擦,真兇!

  那大錘子掄起來一下又一下的砸過去,畫面太特么可怕了!

  就在龍罡帶著一群怪物狂奔沖向小樹林的瞬間。

  幾支冷箭,突然間射向他。

  那幾支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轉瞬即至。

  遠山的直播間里,那兩個主持人齊齊發出一陣哀嘆。

  “完了!”

  “對方還有弓箭手在那埋伏著。”

  “龍罡啊……唉!”

  當龍罡意識到有弓箭手對他發起攻擊那一刻,想要舉盾招架,已經來不及了。

  單谷那箭,哪怕沒有白牧野的力量符加持,也絕對是相當恐怖的。

  他只是境界沒有那么高,但箭術……卻是頂級的!

  無數人都在感嘆,這個染著灰白頭發的少年,時機把握的太好了!

  他出箭的時候,正是龍罡心神全部被小樹林那邊的戰況吸引的時候。

  避無可避!

  三支箭,一支刺穿了龍罡的腦袋。

  一支射在龍罡大腿上,一支斜著,插在龍罡的心臟處。

  絕殺。

  “唉!”遠山直播間里面,兩個主持人,再次發出一聲哀嘆。

  如果龍罡不死,防住單谷這一波,身后帶著一群怪的情況下,說不定……還能有那么一絲絲的機會。

  因為八級的大盾戰,防御能力自不必說。

  對方身上帶著的符篆有數的情況下,總有衰竭的時候!

  但現在,卻是說什么都晚了。

  龍罡的出局,在賀天宇發出那一聲大喝的時候,基本上就已經注定了。

  龍罡倒下之后,他的尸體瞬間被無數次元生靈給淹沒掉。

  單谷毫不猶豫,沿著小湖向樹林這邊突進。

  手中的箭更是不停!

  盧亦彬和賀天宇被司音跟彩衣兩人硬生生給分開,白牧野那兩張控制符現在繞著兩人在飛。

  但卻一直沒有真正激活。

  這不是貓戲老鼠,而是在實戰過程中對自己的一種磨練!

  實戰,永遠是最好的訓練。

  而且司音跟彩衣兩人,也基本上完全控制住節奏。

  賀天宇的防御符,雖然還能勉強夠著盧亦彬,但因為不斷受到攻擊,只能越退越遠,馬上就夠不著了。

  白牧野甚至從賀天宇的御符方式上大膽推測,他應該沒藍了。

  精神力見底兒了!

  一邊回藍補充精神力,一邊給自己打防御保證安全,這是一個符篆師的基本能力。

  自己都保護不好,怎么給別人當奶媽?

  奶媽也是媽,是要保護別人的,不是做累贅的。

  但訓練永遠是訓練,它跟實戰是兩碼事。

  尤其現在這種近乎絕望的情況下,賀天宇還能保持著沒有崩潰,已經算是有一顆大心臟,已經很強了!

  那邊的盧亦彬身上防御終于消失了,在這一瞬間,他掄起手中的弓,狠狠砸向司音。

  哪怕出局,也要抵抗到底!

  司音一錘子砸在弓臂上面……弓臂直接斷掉。

  雖然是一串數據,可對盧亦彬來說,這同樣代表著一種巨大打擊。

  他的身子被直接砸飛出去。

  在飛出去的一瞬間,他的手中,還死死抓著被砸成兩截的弓,只有一根弓弦牽著……

  這一幕有點悲壯。

  遠山的直播間里,一片死寂。

  兩個主持人,全都說不出話來。

  百花這邊的直播間里,鳥哥跟董栗給自己這邊的少年們送上掌聲,同時也給對方戰斗到最后一刻這種精神送上掌聲。

  就剩下一個中級符篆師,遠山這支團隊,可以說,已經輸了。

  但賀天宇依然沒有放棄!

  他努力著,想要往樹林外面突破。

  他看上去似乎想去引怪!

  姬彩衣手中的暗月之刃瘋狂刺向他的防御光幕。

  那防御光幕的顏色不斷變淡。

  司音砸飛了盧亦彬之后,也瞬間補位。

  其實如果白牧野出劍符的話,早就破開賀天宇的防御了,但這種時候,已經沒那個必要了。

  賀天宇所有去路都被封死,一雙眼死死盯著白牧野,眼中露出濃濃不甘。

  最后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之后,咬牙說道:“我們輸在自己輕敵上了。”

  回答他的,是遠處單谷毫不猶豫的連珠箭。

  你懂個雞毛!

  如果不是白哥沒有盡全力,在給我們實戰訓練機會的話,你連說這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司音掄錘如風,不斷砸在賀天宇的防御光幕上。

  那防御光幕被她砸得搖搖欲墜。

  原本的白色光幕,此刻近乎透明——隨時可能會碎掉!

  這力量,真的太大了!

  賀天宇依然沒有選擇認輸。

  霍地!

  他將幾張精神力補充符拍在自己身上,然后瞬間祭出三張符篆!

  那是三張高級劍符!

  之前跟龍罡他們一起,在符篆用品商店買來的高級符篆!

  “就只有你們會氪金嗎?”賀天宇面色猙獰,發出冰冷的咆哮。

  為什么撐到現在都不認輸?

  因為他的心中還有對勝利的渴求!

  他們已經高三了!

  如果錯過這一次,整個高中生涯,就再也沒有機會重新來過了。

  分賽區七十強?

  哪強?

  太丟人了!

  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哪怕所有人都已經倒下,但他這個隊長,依然想要創造奇跡!

  不僅僅是想要得到萬眾的歡呼,更是為了心中的那份堅持。

  三張高級上品劍符,瞬間刺破空氣,速度極快的分別打向姬彩衣、司音和白牧野、

  高級劍符,破開他們的防御,然后將他們斬落不是問題吧?

  雖然還有一個單谷,但他身上,還有符篆。

  他還能打!

  誰說防御型符篆師就不能打出可怕的攻擊?

  老子自己不會畫,還特么不會買嗎?

  “可以呀?”

  白牧野微微一怔,眼中露出一抹欣賞。

  不得不說,這個中級符篆師,的確給了他不小的觸動。

  對方居然拿出了劍符?

  駕馭得居然還不錯!

  白牧野剎那間將三張防御符拍在彩衣、司音和自己身上。

  這一次,他拿出來的,同樣是高級上品的防御符!

  三張高級劍符,化成的光劍,狠狠斬在防御的光幕之上。

  劍碎。

  防御幾乎沒有多少波動。

  這就是自己能畫能打,跟買來符篆的區別!

  御符能力再強,可終究還是不了解劍符應該怎么用才最好!

  賀天宇目光呆滯,嘴巴微張:“你怎么可能還有高級符篆?”

  他終于絕望了。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我有錢,買的多唄。”

  賀天宇想吐血,徹底絕望了。

  身前防御光幕也被司音徹底砸碎,然后被幽靈般的姬彩衣一刀抹了脖子。

  戰斗結束了。

  然而所有收看這場比賽的人,卻是久久都不能平靜。

  遠山的直播間里,兩個主持人沉默了一會兒,其中一個嘆息道:“我們的年輕人,的確是輸在大意上了,其實哪怕到最后,都還是有機會的!”

  另一個主持人點點頭:“是啊,最后那三張高級符……唉,對方的準備,確實更加充分。但直到最后,我們也都還是有機會翻盤的。如果龍罡當時能防住那幾支刁鉆的冷箭……帶著次元生靈殺下來,我們應該會贏!”

  百花這邊的直播間里,鳥哥笑著說道:“小白膽大心細,在練兵呢。”

  這算不上是泄露信息,因為這場比賽之后,肯定會有更多人去研究百花這支團隊的。

  董栗從容的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一臉認真的道:“不錯,這場比賽,場面精彩紛呈,過程驚心動魄,但實際上,一切都在他們幾個少年的掌控之中!”

  這種時候不裝逼,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董哥經驗豐富,最擅長的就是這種事兒。

  他對著鏡頭:“估計這會兒,很多人都會覺得遠山這支團隊,是輸在太過放松上,甚至還會有人覺得我們是贏在買來的高級符篆上……呵呵,事實真是這樣嗎?”

  鳥哥瞬間化身捧哏:“是啊,事實真是這樣嗎?請董哥給大家普及一下!”

  董栗點頭:“小白他們率先搶占那個藏身之處,算是一個先手,這應該是賽前分析的功勞!”

  “看似簡單,卻并不容易,因為峽谷一共有十三條!他們能做到這種地步,必然是在之前就將整個地形都吃透了!朋友們,兩天啊!只有短短兩天時間!現在我想問一句,還有誰,對他們的隊長劉志遠轉型分析師感到疑惑的?”

  還疑惑個屁呀,比賽這種東西,永遠都是結果論。

  贏了,自然說什么都是有道理的。

  董栗推了下眼鏡,面帶微笑:“搶占了那個點位之后,遠山團隊的破局手段,也相當精彩!不得不說,這些年輕人,是真的聰明。居然想到通過引怪的方式,來破掉小白他們的地形優勢!”

  “這個時候,小白他們做了什么?毫不猶豫的反制!對,就是毫不猶豫的反制,甚至連一點猶豫都沒有。”

  “力量符加身的單谷,太強了!那種因為等級低帶來的問題,也被瞬間抹平。他用大量箭雨,直接將對方壓得抬不起頭來。一次性射出十六支箭……朋友們,這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所以我說對方并不是輸在太過放松上,也正是因為這個,就算他們當時沒有從大樹后面走出來,其實結果……也是一樣的!”

  “面對單谷的箭雨,遠山這邊的團隊根本沒機會去從容的攻擊司音、彩衣以及小白,而且……就算他們可以從容發起攻擊,那么近的距離,最多也就兩波……真當彩衣和司音她們幾個身上的防御符是擺設?”

  “最后說買高級符打比賽這種事兒,我覺得這個沒必要多說,隨便哪支有符篆師的隊伍都會準備一些吧?可比賽,從來不是誰的符篆高級誰就能贏!”

  “高級符不但對精神力消耗巨大,駕馭起來,也沒那么簡單!在這點上,我甚至可以說百花這邊是有些吃虧的。畢竟小白的精神力沒他們那么高!”

  “所以歸根結底,還是戰斗思路的問題!”

  “這一環套一環的戰斗思路,原本我們通常只能在大學聯賽的賽場上才能看到,現在……由這群年輕的高中生們,完美演繹出來!”

  董哥又推了下眼睛:“這就是綜合實力的展現,他們贏得毫無問題!”

  鳥哥哈哈一笑:“恭喜小白團隊,祝賀他們,再下一城,成為分賽區三十五強之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