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八章 布局和破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且不說網上那群正在收看比賽直播的人是什么反應,雙方的直播間里面,一下子就炸了!

  鳥哥終于忘記了解說大賽的緊張,雙臂瞬間伸展開,然后用力向下壓,大概是想狠狠拍一下桌子,不過到最后,輕輕放在桌子上。

  一臉激動的道:“臥槽他飛起來了!”

  專業的比賽解說,總體來說還是比較輕松的,沒那么嚴格的要求。

  跟播報新聞肯定是不一樣,沒那么正經。

  但諸如“臥槽”“我去”這種話,一般來說大家還都會比較注意的。

  只是現在,非“臥槽”無法形容鳥哥心里面的激動啊。

  董栗在一旁接連推了兩三次眼鏡框,鏡片背后的一雙眼也在放著光。

  “隔壁”的直播間更是不堪。

  那兩個遠山的主持人先是一陣呆滯,一起張大了嘴吧。

  會飛的東西他們當然見過。

  各種鳥自由飛翔的樣子他們都熟悉的很,雞要是急眼了也能飛起來一段,除了鴨跟大鵝白長了一身羽毛之外,其他大多數長著羽毛的東西都會飛。

  飛行器就更不用說了。

  可會飛的符篆師?

  他們真的從沒有在現場見到過!

  哪怕是視頻中,這種場面也并不多見!

  飛行符,那是符篆術當中相當稀有相當特殊的一種。

  像這白岳城,雖然是一級主城,符篆用品商店里面各種符篆材料琳瑯滿目,各種類型的成品符篆也令人目不暇接。

  但抱歉,關于飛行符的材料,相當稀少!

  飛行符的成品符……更是幾乎沒見到過。

  這個少年,怎么可能會飛?

  回過神來之后,一名遠山這邊的主持人大聲道:“飛行符……我們看到了什么?百花一中這邊的小符篆師,竟然用出了飛行符?”

  另一個主持人在那質疑道:“他有多少精神力?敢這樣揮霍?難道能做到一直浮空嗎?”

  “我現在很想知道的是,他是從什么地方買到這種飛行符的!”

  “白岳恐怕是沒有,整個飛仙能賣飛行符的商店怕是也不多,恐怕也只有在古琴才有吧?但價格……肯定無比昂貴!”

  “真是奢侈啊!雖然在虛擬世界中的比賽,并不會真正將這些符篆消耗掉,但至少,你首先得能拿得出一張飛行符才行!”

  “百花城這位帥氣的小符篆師,金錢玩家!”

  至于網絡上,炸裂得更加厲害。

  能飛跟不能飛,那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擁有一張可以飛起來的符篆,哪怕它只能堅持那么幾秒鐘,但依然令人感到無比的震撼。

  尤其白牧野飛行的動作,看上去還很輕松寫意。

  鏡頭給到他特寫,本來就帥,這下更是將他一身氣質完全展露出來。

  “天吶……我雖然是元山城的,但現在我發現自己愛上他了怎么辦?”

  “愛上就上啊!不說了,我已經買票了,準備強推……有組團的姐妹嗎?”

  “哈哈哈,我們小白就是這么厲害!”

  “小白太帥了!沒說的,一輩子的粉絲!”

  “樓上是想一被子吧?”

  現場。

  單谷在峽谷上方沿著邊緣一路狂奔。

  姬彩衣一馬當先,沿著巖壁的半山不斷突進。

  司音霸氣無邊,掄起大錘子硬生生為自己開路。

  小白用飛的。

  直接超越了姬彩衣,他的目力也是極佳。

  跟單谷一起,形成兩個瞭望點。

  在前往一片地勢相對緩一點的山腰處,白牧野一臉輕松的落到那里。

  峽谷的半山腰,七十多度的角度,依然陡峭的很,想要爬上來也沒那么容易。

  這里巨石嶙峋,生長著各種巨大的樹木。

  同時,下面的谷底,有一片積水。

  像是一個小湖,長度不到七十米,但絕對沒人敢輕易涉水,因為第一不知道水深,第二不清楚那水里會有什么東西。

  也就是說,對方來到這里,要么從對面的山壁走,要么,就只能從白牧野他們這邊過。

  而對面的山壁,卻十分陡峭!

  所以,在雙方相互沖向對方的這個過程中,雙方不知不覺中轉換了各自的地勢!

  原本在谷底的小白團隊,出現在了半山腰!

  先對方一步,占據了有利地形!

  而這,要有一半功勞,是在老劉身上的。

  因為是他,幾乎兩天沒怎么合眼,仔仔細細研究十三條峽谷的全部地形之后,分析出來的信息。

  單谷在距離白牧野這些人還有幾十米的地方,就已經從峽谷上方跳下來。

  他這邊剛跳下來,那邊就有幾十個小惡魔因為收不住身子,直接從峽谷上方滾落下來。

  一路尖叫著滾到谷底。

  單谷跳下來之后,瞬間幾個縱躍,將自己的身形掩藏起來。

  差不多是跟姬彩衣和司音同時到達了這片嶙峋巨石處。

  四個人幾乎沒有多余的動作,第一時間找到一處谷底的視覺盲點隱藏起來。

  在這里,他們能看到谷底那邊情景,而站在谷底,卻很難看到他們!

  這種熟門熟路的感覺,甚至讓很多人心中忍不住生出疑惑,他們之前是不是來過這里?

  谷底處,那英俊少年模樣的隊長賀天宇,也已經帶著盾戰龍罡,兩個弓箭手孟竟軒和盧亦彬來到谷底那小湖附近。

  此刻他們身處的地方,同樣生長著一片茂盛的參天大樹。

  四個人各自以一顆大樹為掩體,他們聽見了右側峽谷頂傳來的動靜。

  是那群發現了單谷,然后沒收住腳,從單谷滾落的小惡魔。

  “他們在那邊!”弓箭手孟竟軒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沉聲道:“但他們藏起來了。”

  “該死!他們現在占據了有利地形!”另一個弓箭手盧亦彬皺著眉道:“他們隊伍當中,也有一個弓箭手!”

  “咱們只能強突上去。”龍罡揚了揚手里面的巨盾,說道:“老賀,走吧?”

  隊長賀天宇一臉沉著,輕聲道:“先等一下!”

  他皺著眉,看著眼前那七十多米長的小湖,然后又看了看對方有可能藏匿身形的那片嶙峋巨石,抿了抿嘴:“有沒有辦法,上去之后,把大量的次元生靈引過來?順著他們藏身的地方……帶下來?”

  其他三個人相互對視一眼。

  龍罡低聲道:“這樣……咱們就要犧牲一個人。”

  “但這樣做,值得。”賀天宇一臉認真的道:“你們想一下,如果有大量的次元生靈從他們那里下來,他們是不是……只能選擇沖出來?他們一旦沖出來,能往哪跑呢?”

  只能是他們這個方向!

  龍罡頓時有點明白了,說道:“我去!”

  賀天宇拍了拍龍罡的肩膀:“去吧,勝利,從來都是大家的!”

  龍罡微微一笑,隨即舉著大盾,身子往后悄悄縮去。

  他們所處的地方,同樣是視線盲區!

  只要不出去往前走,對方也不可能通過濃密的樹冠看見他們!

  賀天宇這家伙,之前看見白牧野,言語舉止輕浮的很,可實際上,在比賽當中,這家伙相當冷靜且狡猾。

  比賽的形勢,瞬間千變萬化,任你賽前再如何分析得全面到位,也總會出現那種預料之外的情況。

  所以對賀天宇這些人來說,臨場的應變,要遠勝過賽前的分析!

  雙方的觀眾全都看得一臉緊張。

  這絕對稱得上是一場精彩的對決了。

  大峽谷這種地形,本身就十分復雜,這一次官方選擇的地方,更是如此。

  原以為白牧野他們藏在那里守株待兔,憑借地勢的優勢,可以化解掉對方兩名遠程攻擊手的威脅。

  可眨眼間,賀天宇這邊的應對方式,就讓無數人眼睛一亮!

  去引怪那個,顯然不會有太好的下場。

  可那個身材高大的家伙,卻一臉憨笑,毫不畏懼的就去了!

  團隊精神在這里展現得淋漓盡致。

  關鍵是賀天宇這破局的方式,也叫人耳目一新!

  這肯定不是什么賽前分析得來的結果,這是純粹根據場上的形勢,進行的微調!

  一旦龍罡成功,將那些怪物紛紛引到對方的藏身之地,那么留在這里的兩名弓箭手孟竟軒和盧亦彬,瞬間就會化成兩大殺手啊!

  哪怕現在對方識破了他們的計劃,也沒有用!

  因為這兩個弓箭手,就藏身在這里。

  除非百花那邊的幾個人一動不動,只要一冒頭,必然會受到攻擊!

  “高,實在是高!”

  “這一手簡直就是釜底抽薪啊!”

  遠山這邊的兩個主持人,徹底來了精神,臉上也都露出開心的笑容。

  他們仿佛看見了自己團隊的勝利,就在眼前!

  “呵呵,百花這邊的團隊,都是高一的新生,其實能撐過第一輪,已經說明他們非常優秀了。”

  “是,機會還有,明年后年……他們依然可以參加!”

  “對,但今年……抱歉,咱們遠山的孩子們,會走的更遠!”

  半山腰的嶙峋怪石處,幾個人藏好之后,單谷沖著白牧野打了個手勢。

  白牧野悄然無聲的祭出兩張符篆!

  一張是力量符,另一張也是力量符。

  兩張符在單谷身上相繼炸開。

  他們是想要做什么?

  很多人看到這一幕,都有點奇怪,心說這里距離下面湖邊那片濃密的樹林,至少還有一百三十多米的距離呢。

  這種時候給弓箭手加持符篆,是不是有點早啊?

  單谷拉開后羿弓,狠狠一箭,以一個極其詭異的角度,射向下面那個小湖!

  轟隆隆!

  眨眼之間,湖水直接就炸出一排高高的水墻!

  這支箭,幾乎是橫著穿過小半個湖泊,然后射進了那片森林當中。

  隨著單谷這一支箭,湖里面像是炸開了鍋一樣,不計其數的水中生物,紛紛跳躍而起!

  各種魚類,大大小小,全都高高跳出水面。

  被驚到了!

  叢林中隱藏著的賀天宇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呵呵,他們在干嘛?炸魚玩兒?”

  兩個弓箭手孟竟軒和盧亦彬也忍不住笑起來。

  孟竟軒笑道:“小孩子,炫技呢吧?”

  盧亦彬道:“別說,這一手低平箭……還真挺溜的。”

  孟竟軒哈哈笑起來:“可惜沒卵用啊!”

  的確沒什么卵用,剛剛射進叢林的那支箭,距離他們實在太遠了!

  谷底這片森林雖然談不上有多大,但想要通過亂射來射殺對手,無疑是癡人說夢。

  “等著吧,待會兒龍罡成功,他們想不想出來,都必須得出來。”賀天宇笑呵呵的道:“到時候,大家都不要手軟哦,雖然對方隊伍里面那兩個姑娘都特漂亮!”

  孟竟軒笑著道:“放心吧隊長,我們肯定不會手軟。”

  盧亦彬道:“要在賽場上打到她們心服口服,賽場下才好要聯系方式嘛!”

  三個人笑瞇瞇的從藏身的大樹后面溜達出來,一臉輕松。

  在這個角度,他們可以透過樹林,更加清晰的觀察到半山腰的情況。

  同時也有幾顆大樹,可以擋住半山腰那邊射下來的箭。

  百花這邊的直播間里,鳥哥有點不忿的道:“遠山這邊的氣氛,還真的很輕松呢,看來他們都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

  董栗微微皺眉,沉聲道:“這個局,對方隊長賀天宇破的漂亮,而且我有點看不懂,單谷射出這一支箭的目的……”

  正說著,董栗忽然微微一怔,差點就脫口而出一句我靠!

  “單谷下去了!”董栗大喊一聲。

  因為他眼看著,單谷隨著這一箭射出去之后,竟然順著一個死角,一路小跑,直接跑到了小湖邊!

  現在的單谷,跟對方藏身的那片小樹林,已經處在了同一平面之內!

  “他想干什么?”鳥哥一臉驚訝。

  董栗喃喃道:“剛剛那一箭射向湖中……是在試探湖里面有沒有什么危險生物?”

  就在這時,距離單谷足有幾十米的白牧野,再一次將兩張符拍向單谷。

  雖然很遠,但這兩張符卻在瞬息間拍在單谷身上,激活。

  一張是力量符,另一張……還是力量符!

  白牧野的控符能力,看得很多人都忍不住大聲叫好。

  但下一刻,單谷的舉動,卻更是讓他們感到了震撼!

  單谷的箭上,出現了十六支箭!

  比賽中,的確是能帶多少,就會被識別多少。

  但問題是,消耗一支,就會少一支!

  比如被系統識別出你帶了一百支箭進入賽場,那么你射出一支,你身上的箭,就會變成九十九支。

  符篆也是如此。

  單谷手中那張后羿弓上面,幾乎被他裝滿了箭!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牧野這群人,又是怎么打算的?

  時間退回進入賽場前的一個小時。

  劉志遠忽然像是想到什么,再次打開地形圖,對白牧野等人說道:“如果真是這條最短的峽谷,那么最好的地理位置……就是這處半山腰,擅長隱藏,又居高臨下,只要我們占了這里,那么這場比賽,幾乎就會立于不敗之地。”

  “可如果在小樹林當中的人是我們的話,只需要讓一個人去送死,然后將上面的大量次元生靈引下來,那么這處藏身之地,就算是廢掉了!”

  “所以你們一定要結合自身所處的位置,不管你們是在哪一方,破局的方法,都并不算特別難。”

  “官方準備了這些地形,其實也是希望大家能夠開動腦筋,依靠地形地勢,甚至利用次元生靈……反正只要能夠獲取勝利,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沒問題!”

  所以當小白等人來到這里,把自己藏好之后,單谷幾乎第一時間就感知到對方已經來了。

  但他們并未向這邊發起強攻。

  反倒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那一箭射向湖面,最后射進叢林,不但是在試探水中生物,同樣也是在試探對方!

  正常情況下,對方弓箭手根據他出箭的位置,還擊個一兩下,肯定是最基本的操作。

  但并沒有。

  對方仿佛根本就沒在那片樹林當中一樣。

  那么,基本上就是老劉當時說的那種情況……發生了!

  并不僅僅只有自己這群人腦瓜聰明,任何時候,覺得對手應該比自己笨的想法,都是愚蠢的。

  所以白牧野跟單谷這幾個人,毫不猶豫的直接使用了另一套方案。

  同樣也是老劉在賽前,就已經制定好了的。

  單谷彎弓搭箭,用力一拉,小宋家的極品武器后羿弓瞬間被拉滿月。

  被奶過之后,那種力量充盈的感覺實在太痛快!

  空氣中,傳來一股恐怖的破空聲。

  那十六支箭,呈一個扇面,朝著小樹林直接橫推過去!

  “我草弓箭手下來了!!!”

  那兩個七級弓箭手全都一臉懵逼,孟竟軒怒吼一聲:“趴下!!!”

  這特么是大范圍、無差別的攻擊啊!

  他們甚至連回到大樹后面的時間都沒有!

  這種時候,誰還敢賭一支箭都不會射在自己身上?

  賀天宇反應稍微慢了一點,被身旁的盧亦彬一把拉得倒下去。

  十六支箭,帶著凄厲的破空聲,直接射進這片樹林當中。

  就在這三個有點狼狽的人想要起身的時候,空氣中……再次傳來一聲嗡鳴!

  又是十六支箭!

  “媽的,對方在用這種方式壓制我們,他們察覺到我們意圖,想攻下來!”賀天宇的反應,不得不說,算是很快的。

  但這一次的十六支箭,比上一次更低!

  其中一支箭,幾乎是貼著他的后腦勺飛過去的!

  哪怕再往下低那么一點點,就會直接射進他的腦袋里面去!

  那片樹林里面,幾顆中箭的參天大樹都在顫抖。

  可想而知射過來的箭有多大力量?

  就在單谷射第一波十六支箭的時候,白牧野就已經往司音和姬彩衣身上,各自拍了防御符跟速度符。

  同時也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和速度符。

  三個人就這樣,光明正大的從藏身之地沖出來。

  直接沖向距離并沒有多遠的下方樹林!

  比賽進行到這一階段,幾乎雙方的觀眾,包括雙方的主持人,全都沒有了聲音。

  那光幕上的彈幕,也變得稀稀落落。

  所有人,全都無比緊張!

  太精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