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六章 彩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單谷這個二貨這才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大對,但心里卻覺得特別疑惑,為什么會這樣呢?發生了什么?好端端的……咋就不開心了?

  還有老劉他,干嘛突然道歉?

  彩衣又不是剛知道老劉以后都不打算上場,要徹底轉型幕后。

  為什么現在突然間鬧起了情緒?

  以前她也不這樣啊!

  姬彩衣看著劉志遠,眼睛里有一層淡淡的水霧,隨后自嘲地一笑:“我這,挺無理取鬧的是吧?”

  “可……”單谷剛要說話,被身邊白牧野面無表情的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嘴。

  隨后,白牧野若無其事收回那只手,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仔仔細細地認真擦起來。

  單谷滿臉黑線地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什么都沒說,但大家在一起這么久,單谷自然能看出來這是讓他閉嘴呢。

  他看著白牧野:為什么呀?

  白牧野撇撇嘴。

  劉志遠搖搖頭:“哪有什么無理取鬧,是我不好。”

  “行了,其實沒什么大不了,彩衣她也只不過是有所感觸。畢竟這是真正的大賽,她還是希望你能出現在賽場,跟大家一起享受那種勝利之后的榮耀。而不是面對記者侃侃而談說以后都不上場了。”白牧野說道。

  劉志遠點點頭:“我明白,不過我更適合給你們做好保姆的工作。”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劉志遠笑著說:“而且我挺喜歡面對那些媒體的,只要你們一直贏下去,那么這份榮耀,就始終有我一份!”

  “可那不一樣啊。”姬彩衣終于還是沒忍住,有淚水順著眼角滑落。

  她從小出生在大家族,對這些事情不是不能夠理解。

  可她每次想到父親整天忙一攤子事情,母親比父親更忙,整天她回到家見到的只是那些保姆傭人的場景,就有種非常難過的感覺。

  她不喜歡這樣!

  她希望能夠跟喜歡的人一起并肩戰斗,無論是輸是贏,她都無所謂。

  輸了大家一起難過,一起流淚,然后總結失敗經驗,吸取教訓從頭來過!

  贏了大家一起歡呼,一起慶祝。然后提醒自己不要驕傲,再接再厲去攀登新高,去爭取一個又一個的冠軍獎杯……

  那種場景,想想都叫人激動叫人熱血沸騰!

  為什么非要選擇另一條路呢?

  她能理解劉志遠的選擇,但卻沒辦法真正認同。

  就像白牧野說的那樣,她的確是心生感觸,像這種規模的大賽,獲勝的時候,大家心中的那種激動和興奮,是很難用言語表達的。

  而這種時候,最希望的,自然就是能夠和喜歡的人站在一起。

  但那個時候,那個人,卻站在采訪區,正一臉從容、談笑風生的面對著大量的鏡頭。

  這不是她想看到的一幕。

  白牧野看了眾人一眼,然后對單谷和司音道:“走,咱仨出去溜達溜達。”

  單谷和司音點點頭。

  白牧野又對劉志遠和姬彩衣道:“給你們一個小時……夠嗎?”

  單谷:“太久了吧?老劉他行嗎?”

  白牧野順手給了他一下:“就你話多!”

  單谷揉著腦袋,咕噥道:“發型都叫你打亂了!”

  司音感同身受,隨便弄亂別人發型的行為最惡劣!

  白牧野看了一眼她。

  司音嗖的一下躥到單谷身后,一臉警惕地看著白牧野。

  姬彩衣不由噗嗤一笑,梨花帶雨的。

  劉志遠瞪了單谷一眼:“趕緊滾!”

  單谷:“……”

  出門之后,單谷還在那嘀咕:“白哥,有這個必要嗎?他們又不是真的發生什么問題了……”

  司音對這些事情更是沒什么感覺,雖然已經十六歲,但她還是跟個萌蘿莉似的。

  從小被保護得太過了,以至于對這種事雖然也會有所察覺,但更多時候卻是懵懵懂懂,滿心茫然。

  “我也不是很懂感情這些事。”白牧野搖搖頭,說道:“但我知道,他們之間肯定是存在一點分歧的,有些事情,沒有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來,并不代表它不存在。”

  單谷撓撓頭嘆了口氣:“感情的事情,真是復雜呀!我決定單身了!”

  司音看他一眼,在那小聲嘀咕:“是找不到吧?”

  單谷看了一眼司音的頭發。

  司音飛快跑掉,還沖單谷做了個鬼臉,六級小戰士,你追不上我!

  略略略。

  單谷:……

  三個人順著電梯下到一樓,看著外面人來人往。相互看了一眼。

  “小白哥,要不咱們去符篆用品商店逛逛?白岳這種大城,一定有更多符篆材料吧?”司音在一旁建議道。

  一雙大眼睛亮亮的,看著白牧野。

  “是你自己想逛街吧?”單谷問道。

  司音白了他一眼:“你去還是不去?”

  “去,當然去啊!”單谷嘿嘿笑道:“我來叫車!”

  白牧野的那間套房里。

  姬彩衣和劉志遠沉默著,坐在沙發上。

  良久,姬彩衣才輕聲道:“你騙的了他們,騙不了我,你明明是有天賦的……”

  “我從很小那時候起,就知道我媽媽過得并不快樂。”劉志遠像是答非所問,坐在那,輕聲說道:“她和我爸爸雖然是相愛的。”

  “但是她不快樂,這些年來,雖然面對著我的時候,每次都是保持著母親的慈祥和微笑,但在私下里,她經常偷偷的一個人哭。我以前看見過好多回。問她怎么了,她每次都會找各種理由來搪塞我……”

  “后來我漸漸長大,開始明白她不開心的原因,是我爸爸,被我外公家族的人瞧不起,覺得他配不上我媽。”

  劉志遠露出苦澀的笑容:“我當時還天真的覺得,一家人開開心心在一起就夠了呀,何必要在意別人眼光?他們不喜歡,他們算老幾?一開始,我媽媽從不反駁我這種觀點,直到她發現咱們兩個,似乎有那方面的苗頭,于是,從那時候起,她開始希望我能夠出人頭地!”

  姬彩衣看著他:“成為一名強大的戰士,難道就不算出人頭地嗎?”

  劉志遠輕輕搖搖頭:“我外公家里面,光是宗師級的靈戰士,就有十幾個,還有兩個大宗師級別的高手,但是那些人,都沒有在關鍵位置上。也就是說,他們在我外公家族里面的地位,并不是最高的。就像你媽媽背后的宋家一樣,戰力最強的那個,肯定不是地位最高的那個。”

  “地位……真的那么重要?”姬彩衣有些失望的看著劉志遠:“我明白你的心思,你說的這些,我也都懂。我不會像個無知的小女孩那樣,說我不在乎這個,只要有感情就夠了……我不會這樣。但我想說的是,一個強大的靈戰士,縱然不能身居高位,但卻一定是受人尊重的!”

  她真誠的看著劉志遠:“我們現在有小白,小白的真正實力你也清楚……在我看來沒有哪個高級符篆師會是他的對手。”

  劉志遠點點頭。

  “所以他完全可以一路帶著我們,打進飛仙聯賽的決賽,甚至在以后,打進帝國聯賽的決賽也不是夢!你是隊伍中的隊長,你在場上,和不在場上,那是兩個概念,你明白嗎?”

  劉志遠再次點頭:“我都明白,正因為這樣,我才做出現在這個選擇的。”

  “可以利用小白的實力,利用團隊的成績,增加你的個人影響力,是嗎?”姬彩衣輕聲道。

  劉志遠沉默了片刻,點點頭:“這是我的私心。”

  “不能改變,對嗎?”姬彩衣看著他。

  “我答應過我的媽媽,我要走那條路。而且,我自己……也想走。”劉志遠低聲道:“我不希望我媽媽的事情,將來再次發生在我們身上。”

  姬彩衣笑了笑:“那種事情,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我媽媽是希望我將來能嫁給一個優秀的人,但她非常尊重我的意愿。有些事,你不知道……”

  姬彩衣猶豫一下,搖搖頭:“算了,不說這個了……”

  “彩衣,如果我只走靈戰士這條路,這種事情,將來一定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劉志遠看著姬彩衣:“這點,我看得比你清楚!”

  “好吧,我勸不動你。”姬彩衣靠在沙發上,輕輕嘆息了一聲。

  劉志遠站起身,坐到姬彩衣身旁,伸出一只手,輕輕搭在姬彩衣肩頭,柔聲說道:“彩衣,我是真心喜歡你,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為什么要這么做。現在的你還年輕的很,你不需要跟我一起來承受這些,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夠了,好嗎?”

  姬彩衣輕輕把頭靠在劉志遠肩上,聲音輕柔的道:“你應該明白小白未來的打算吧?”

  “我知道。”劉志遠點點頭。

  “他想帶著我們去飛大。”姬彩衣說道:“你呢?你會選擇去飛大嗎?”

  劉志遠猶豫一下,還是搖搖頭:“不,我的目標從來都只有一個,就是第一學院。”

  姬彩衣:“所以……”

  劉志遠:“所以,兩情若在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姬彩衣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選了一個更舒服的位置,靠在劉志遠肩頭,慢慢閉上了眼睛。

  “我累了,讓我靠著你睡一會。”

  “好,睡到地老天荒都沒問題。”

  白岳城最大的符篆用品商店。

  單谷走在前面,這看看那看看,模樣跟個鄉巴佬進城差不多。

  “哇,白哥白哥,你快看,金翅鷹的羽毛筆哦!”

  “哎呦我去……這里竟然還有宗師級野獸的皮,我靠,三億五千萬?這特么是用來做符紙的?宗師級……”

  單谷想說咱們不是干掉過嗎?怎么這么值錢?

  不過在這里,還是止住了這種炫耀。

  “呃,這個……十個億?確定不是多寫了一個零?”單谷盯著一瓶子不知道什么東西的血液,一臉震撼。

  白牧野有點無奈的看著單谷:“那些都是特別高級的符篆材料,差不多算頂級了,別那么大驚小怪,反正咱們也買不起……”

  單谷翻了個白眼,心說我們是真買不起,不過白哥你嘛……太謙虛了。

  司音則是安靜的跟在白牧野身邊,輕聲問道:“小白哥,你不買點嗎?”

  “嗯,我先看看。”白牧野點點頭。

  一級主城的符篆用品商店的確讓他大開眼界,很多過去根本買不到的材料,這里居然都有。

  普通的,屬性的,稀有的……應有盡有。

  好的符篆材料價格都極為昂貴,可對一個真正的符篆師來說,他眼里從來都是只有需要和不需要,至于價錢?

  那是什么?

  誰在乎呢。

  就像這里放著的鎮店之寶之一——

  一塊大宗師級的野獸皮,火屬性的,可以承載大宗師甚至是神級符篆術!

  絕對的超級極品符篆材料!

  白牧野都看得非常眼熱,但他連價格都沒去打聽。

  因為他暫時用不到這種東西。

  還有很多符紙,價格昂貴,因為它們可以承載宗師級的符篆術。

  但現在的小白,同樣不需要這些材料。

  像他之前用的那些高級符紙,最多其實只能承載到高級符篆師的精神力。

  所以畫出來的符篆,雖然號稱是宗師級,可實際上,里面蘊藏的力量,只達到了高級水準。

  因為再高的話,符紙就無法承載了!

  哪怕在黑域中,也都是這樣。

  真正宗師級材料,他那點黑域幣根本不夠干什么的。

  除了當時在巨人城試煉場,所有材料全都免費提供的情況下,白牧野才實打實的畫出了一些真正的宗師級符篆。

  但使用起來,實用性也并不高。

  因為太消耗精神力了!

  現實中,想要制作宗師級符篆,得有材料才行。

  他現在身上的這些錢,倒是能買到一些宗師級符篆材料。

  不過太容易引起別人的關注了!

  之前在百花城的時候,那個流傳出來的視頻,就差點讓很多人認為他是高級符篆師。

  好在那視頻中除了朱達一句疑問,真正能體現出他實力的東西并不多。

  再說符篆這玩意也是可以買到的,比如這里就有賣。

  所以就算有人懷疑,但也沒有實際證據。

  可如果他今天在這直接大肆購買宗師級和高級符篆材料……一旦被人留意到,以后傳出去,一定會引來更多懷疑的目光。

  你都用不了,買它做什么?

  囤貨嗎?

  沒見過這么干的。

  所以白牧野只是中規中矩的,選了一些最高只能承載高級符篆術的材料,不顯山不露水一點都不張揚。

  關鍵是實用,初級下品符篆都照樣打宗師呢,現在買這些材料,可是比當初那批好太多倍。

  就這,也直接花掉了幾個億。

  這種花錢方式,真的有點嚇人。

  不過倒也沒引起什么注意,但凡來這里消費的,大家都差不多。

  哪怕中級符篆師,也會盡量去買更好的符紙。

  畢竟越好的材料,越容易制出高品質的符篆。

  結完賬出門的時候,正好跟一群人走了個面對面。

  白牧野帶著單谷和司音稍微一側身,打算給對方讓條路出來。

  不料對方一個相貌挺英俊的少年,卻忽然擋在白牧野面前,上下打量著他:“你就是那個一秒哥?”

  一秒哥?

  這都哪輩子的事兒了?

  現在都三秒了吧?

  單谷皺眉直接嗆聲:“你誰呀?”

  “呵呵,少年裝老成,染著灰白發,你是話癆單谷吧?”這少年說著,又看向司音:“你就是那個膽小少女司音?不過你今天這場比賽,打的不錯!”

  單谷看著這人:“你是我們粉絲?”

  “不不不,你誤會了,只是提前研究一下我們下一場的對手罷了。”這少年說著,再次看向白牧野:“我看過你最近的一段視頻,挺厲害的,老師都不是你對手,想來用的符篆……級別挺高的吧?花多少錢買的啊?”

  這少年說話夾槍帶棒,明顯帶著諷刺的味道。

  白牧野卻只是笑笑,看著對方道:“借過,我要出去。”

  跟這種自以為是想當然的家伙,沒什么可說的。最好的辦法,就是賽場直接干翻他。

  你認為我用的符篆是買的成品,那就當成是買的成品好了。

  這樣最好,省卻我許多麻煩!

  不過,一個符篆師,買符篆來用……不但花費倍增,而且還很掉價。

  關鍵是,未必適用。

  就像這里另一件鎮店之寶——一張宗師級的萬劍符!

  號稱萬劍,實際上肯定是沒有那么多的,最多也就能幻化出百八十把劍,但這已經很了不得了。

  想象一下,這張符篆被激活之后,天空中一片劍雨,瘋狂的往下刺。

  這種宗師級的符篆術攻擊,有多少人能擋得住?

  可惜激活這樣的符篆,所需要的精神力相當可怕。

  像白牧野現在展現出的四十多點精神力,估計連激活都做不到。

  一張攻擊型的宗師級符篆,想要激活它,至少需要五十點以上的精神力才行。

  不過激活高級符篆,所需的精神力就沒那么可怕了,十幾點精神力足夠激活一次。

  問題是激活之后還要御符……越是等級高的符篆,駕馭起來對精神力消耗就越大。

  就像那張宗師級萬劍符,一個一百多點精神力的人一旦選擇激活它,怕是兩秒鐘就會被徹底抽干精神力!

  那種符篆,就算是真正的宗師級符篆師,也都不會輕易使用。

  所以說初級符篆師和中級符篆師,不是不能越級使用高級符篆,關鍵是代價有點大。

  哪怕可以給自己補充精神力,但絕大多數人,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輕易選擇這么做。

  真正聰明的符篆師,基本都會根據場合來選擇不同的符篆。

  總體來說,都喜歡用消耗最少的符篆,換取最大的戰果。

  單谷冷冷看著對方,大有一言不合就開干的架勢。

  原來是下一場的對手,老劉還沒介紹完的那支隊伍的人。

  還真是冤家路窄,倒算不上有多巧。

  這里是白岳城最大的符篆用品商店,對方隊伍中,有一個精神力一百三十七的中級符篆師,趁著比賽間歇來逛逛,也實屬正常。

  估計對方的符篆師,應該就是這個有點小帥,但比白哥差遠了的家伙吧?

  他肯定是嫉妒白哥的盛世美顏!

  辣雞一個!

  白哥真正解開封印,分分鐘嚇死你!

  就算不解開,你這種在白哥面前也完全不是對手。

  “看我們不爽,有本事賽場上見,好狗不擋道,讓開!”單谷冷冷的呵斥道。

  “你……”那英俊少年眉頭豎起,卻被他身旁一個身材高大的人拉開。

  這人笑著道:“他說得對,有本事,賽場上見。”

  說著,給白牧野等人讓開一條路。

  白牧野沖這人微微點點頭,然后直接出門。

  等到他們出去,那英俊少年才冷笑道:“什么玩意兒?課堂上打老師,仗著有幾個錢,買一堆成品高級符篆裝逼,擦……兩天之后,我就讓他現原形!”

  身材高大的人卻摟著他肩膀笑著道:“走,咱們也買幾張高級成品符篆,以備不時之需。”

  英俊少年“……”

  回到酒店。

  白牧野打開門,卻看見姬彩衣靠著劉志遠的肩頭睡的正香。

  聽見開門聲,睜開眼看了一眼,臉色微微有些羞紅。

  單谷大大咧咧的咋呼道:“你們什么都沒干?”

  姬彩衣惡狠狠瞪了單谷一眼。

  司音在一旁小聲嘀咕:“這是小白哥的房間吧?”

  姬彩衣瞬間炸了,將一身刺客技能發揮到極致,沖過來拼命揉了揉司音腦袋。

  “司小音,你不是一直都迷迷糊糊的?這會兒怎么突然又懂了?”

  司音好容易掙脫姬彩衣的魔爪,一邊整理著頭發,一邊一臉委屈:“我說錯什么了嗎?”

  劉志遠倒是一臉大方,笑著道:“你們回來了?咱們繼續吧!”

  單谷一屁股坐在單人沙發上,往后一靠,說道:“我們剛剛遇見下場比賽的對手了,擦,對方那個符篆師挺囂張的呢!”

  “哦?你們遇到了?這么巧?”劉志遠有些意外,不過隨后便道:“你們是去符篆用品商店了吧?”

  白牧野點點頭:“嗯,不少有符篆師的參賽隊伍,也都過去了。”

  “嗯,在那遇到的話,倒也不算奇怪。我正想跟你們說,對方那個中級符篆師,非常擅長輔助系符篆術,尤其是御符手段,堪稱精通。”

  “有白哥厲害嗎?”單谷問道。

  “你們看看視頻就知道了。”劉志遠說著,直接打開一段視頻。

  視頻中,對方符篆師同時操控五六張符,分別拍向身邊不同的人,符篆的飛行路線,包括控制的精準程度,都相當出色。

  而這個符篆師,果然就是剛剛在符篆用品商店找茬那個英俊少年。

  資料上顯示,他今年十九歲,高三。

  “擦,比我們大,還在那裝嫩!”單谷嘲諷了一句。

  他們這支團隊來自名為遠山的三級小城。

  “之前我記得和你們說過,根據能查到的公開資料,飛仙的高中生當中,精神力超過一百的有三十七個。當然,我相信具體的數字肯定比這多。不過這個叫賀天宇的人,能成為表面上的三十七人之一,足以證明他的優秀。”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道:“所以這場比賽,如果你繼續以四十九點精神力面對他們,恐怕不太好打,除非你上來就控。”

  “那就直接控嘛,暴露了又能怎么樣?之前視頻也不是沒有,白哥的牛逼之處就在于他們明明知道白哥擅長的是什么,但卻躲不開哈哈哈哈。”單谷說得一臉興奮。

  不過笑著笑著發現大家都沒笑,于是笑容漸漸消失,有點尷尬地道:“隊長大人,您接著說。”

  “另外,他們那個精神力兩百六十二的八級靈戰士,是一個強大的盾戰。”

  “剩下那兩個七級的人,全都是弓箭手!”

  “對方遠程打擊的能力相當強大,尤其是在大峽谷這種容易設伏的地形,他們的威力會被放大!”

  說到這,劉志遠看了單谷一眼:“這不是擂臺,對方分散著躲起來,你怎么上來就控?”

  單谷翻了個白眼,小聲嘀咕:“那不你說的上來就控么……”

  老劉沒理他,接著分析。

  “遠山的這支高三隊伍,也是本次咱們分賽區的奪冠大熱門之一。所以,別看他們來自一座三級小城,但實力卻一點不容小覷。”

  “現在,我們來分析一下他們每個人的特長以及我們應該使用什么陣型和方式……”

  姬彩衣沉默的坐在那,靜靜的看著表情認真的劉志遠。

  認真起來的男人最帥!

  所以哪怕她內心深處依然不太認同劉志遠的選擇,但在這一刻,也只能表示尊重和支持。

  就像昨天晚上,她跟媽媽聊起這件事的時候。

  宋星雨說過的那番話:“成年人的世界,不確定因素非常多。想要和一個人在一起,尤其是我們這種家庭的孩子,以后需要面對的問題可能會有更多。如果你自己不能成熟起來,主動去克服這些困難,那么……這注定會是一場無疾而終的……初戀。”

  所以她今天在看到劉志遠面對鏡頭時,像個成熟的政客一樣侃侃而談,情緒瞬間有些崩潰。

  因為這和她心中想的努力方向并不一樣!

  但冷靜下來之后,她心里也明白劉志遠之所以這么選擇,也正是因為想和她在一起。

  再看看一臉認真在那分析的劉志遠,姬彩衣忽然覺得,像現在這樣發展下去,說不定……也會挺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