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五章 首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功課,不僅僅我們在做,人家同樣也在做!”直播間里,董栗一臉認真的說道:“他們兩個人同時攻向小白,就說明他們也看過之前我們的比賽視頻!”

  與此同時,旁邊的直播間中,來自山水那邊的兩個主持人,那個男主持剛剛被打臉,身旁的女主持在這刻則變得有些活躍起來。

  她一臉興奮的說道:“看,我們的人,終于突破到他們面前,短兵相接,我們優勢更大!”

  那男主持似乎也從剛剛的尷尬中緩過來,大聲說道:“不錯,百花的這支高一隊伍,終究還是有些稚嫩了,他們勇氣有些不足,在弓箭手創造了有利條件之后,竟然不敢主動沖上去,現在就是我們的……呃!”

  這個男主持的解說,再次如同被掐了脖子的打鳴公雞一樣,戛然而止。

  畫面中,傳來一聲驚天巨響!

  那個留著蘑菇頭,特別漂亮的短發少女,掄起手中大錘,狠狠一錘砸在水雅寧的巨盾上,爆發出的那股音浪,震耳欲聾!

  先前已經擋了單谷好幾波箭雨的水雅寧胳膊本來就是酸的,此刻面對同級別的司音如此勢大力沉的一錘,一條胳膊幾乎當場被廢掉。

  整個人瞬間往后退,一連退出十幾步!

  哇的一口鮮血噴出來。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有些被震撼到了。

  雖然資料上寫著司音是八級靈戰士,可就連董栗和鳥哥都沒有提及這件事。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件事簡直充滿了蹊蹺。

  原本一個五級的靈戰士,怎么可能一下子晉升為八級?

  他們不敢提,倒不是怕弄錯了,而是害怕司音是那種用資源強行堆上去的“高手”。

  紙面的實力,永遠是一堆數據而已。

  真正到了戰場上,中級靈戰士碾壓高級靈戰士的戰斗比比皆是。

  可司音這一錘,卻是讓他們瞬間興奮起來!

  “司音!司音!強!”鳥哥一下子忘記了緊張,整個人都興奮起來,揮舞著雙臂,大聲說道:“這個假期,司音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從之前一個不敢上場的小姑娘,不但晉升為八級靈戰士,而且看上去……她勇氣十足!”

  “氣場很強啊!雖然還是有點緊張,但不得不說,司音……成長了!真的成長了!”董栗顧不上推眼鏡,也一臉興奮的大聲說著。

  兩個沖向白牧野的人,一左一右,那此刻俞子星的身形接連閃動。

  唰唰唰!

  竟然出現了三道殘影!

  而且從觀眾角度來看,竟然都看不出這三道影子哪一道才是真的!

  那邊的萬一舟,一劍驚鴻!

  竟然嗤出一道鮮紅的劍氣!

  屬性武技!

  他修煉的,竟然是火屬性的武技!

  而這,在賽前的資料上,卻是沒有顯示的。

  果然,藏拙的隊伍,絕不僅僅只有小白這一支。

  除非到了帝國高中生聯賽,因為戰斗場次非常多,之前一場場戰斗打下來,很少有能藏住太多底牌的。

  像飛仙高中生聯賽這種,真的太容易藏拙了。

  萬雄坐在休息室里面,看著光幕,手中的筆在飛快記錄著。

  他也需要通過這一場場戰斗,不斷豐富和增強的自己的分析能力。

  姬彩衣一個潛行術,施展幽靈閃現,身影同樣出現了好幾個!

  她的攻擊目標,竟然不是萬一舟和俞子星其中的某一個。

  而是……被司音一錘子打退,震到吐血的八級靈戰士……水雅寧!

  “哎呀……他們的此刻竟然不保護自己的符篆師,這是太過自信……還是排兵布陣有問題?”山水那邊的女主持驚呼出聲。

  當這種比賽解說的主持人,必須得臉皮厚,學會寵辱不驚才行。

  不然經常上一秒剛吹完牛逼,下一秒就被打臉。

  她身旁的男主持人說道:“聽說他們的分析師,是原本的戰隊隊長?呵呵,真是胡鬧……呃!”

  就在姬彩衣沖向水雅寧的一剎那,面對兩個人圍攻的白牧野,竟然一張符篆拍向那邊的水雅寧!

  真的瘋了!

  他難道就不怕那刺客跟劍客的攻擊嗎?

  還是想通過犧牲自己,來換取同伴的勝利?

  糊涂呀!

  一張控制符,直接在躲閃不及的水雅寧身上炸開。

  姬彩衣又是一次幽靈閃現,手中暗月之刃,唰的一下抹過水雅寧的脖子。

  割喉!

  八級靈戰士水雅寧……被淘汰出局。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

  當這一切塵埃落定的瞬間,頭頂上空那黑幽靈的詛咒術也如期而至。

  可就在這時候,白牧野又再次拍出三張凈化符和一張防御符。

  那張防御符,在他自己身上爆開。

  三張凈化符,分別是給自己和司音、單谷他們兩人的。

  一把劍,還有兩把匕首,直接刺在白牧野身前。

  沒看清的觀眾,還以為白牧野被刺中。

  很多人情不自禁發出一聲驚呼。

  可下一刻,卻看見單谷嗖的一箭,射向那刺客。

  這么近的距離,箭的威力尚且未能達到最大化,但擊殺一個同級別,被詛咒術影響的刺客,還是毫無問題的。

  劍客萬一舟,同樣被詛咒術影響,靈力下降,動作變得遲緩。

  被轉回身來的司小音一錘子砸向腦袋。

  只是在關鍵時刻,司音的錘子稍微改變了一下方向,變成砸向他的肩膀。

  咔嚓!

  裂天錘的威力太可怕了,本身就帶有力量增幅,加上司音此刻的等級和力量。

  這一錘子下去,直接將劍客萬一舟的肩膀砸得粉碎。

  山水戰隊,團滅。

  直播間里,鳥哥跟董栗才不管那些,什么主持人不能傾向性太強?

  不存在的!

  大家都是自己播自己城市的隊伍,才不管那個呢!

  兩人跳起來相互擊掌。

  “漂亮!”

  “完美!”

  所有正在收看這場比賽的百花城人,也全都興奮得用力揮動拳頭,或大聲吼叫。

  林子衿臉上笑靨如花,撇了撇嘴:“臭哥哥,真能演!”

  小白居然將自身的精神力,再次封印,而且還封印的那么狠,連五十點都不到。

  不過,以他的控符能力,面對這種比賽,真的是沒有任何壓力的。

  黑幽靈在上方發起尖叫,但比賽,已經結束。

  單谷抬頭看了一眼黑幽靈,笑瞇瞇地豎起一根中指。

  一大群五級小惡魔瘋狂涌上來,但全都撲了個空。

  四個人從比賽室的虛擬艙中出來,相互對視了一眼,臉上全都露出開心的笑容。

  “贏了!”姬彩衣笑瞇瞇的道。

  “真好呀!”司音用力點頭。

  這應該算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場比賽,當真是太出彩了!

  十六歲的八級靈戰士,相信這場比賽之后,很快就可以真正出名了。

  山水戰隊那邊的兩個八級靈戰士其實也算是天賦極高的天才了,雖然他們公開表示過,境界是依靠寶物堆積上去的,但在十八九歲的年齡,就有這個修為,也已經是相當不易。

  可惜,他們的運氣不怎么樣。

  屬于他們的這一屆飛仙高中生聯賽,已經結束了。

  一輪游。

  直播間里,兩個山水城的主持人全都在嘆息著,安慰著自家的隊員,同時又忍不住酸溜溜的恭喜了一下百花戰隊這邊。

  “雖然最后時刻,因為黑幽靈的出現,讓我們受到重大影響,雖然我們的隊伍當中沒有符篆師,但還是要說一句,我們的隊伍,并不差!他們拼到了最后……”

  白牧野幾個人回到休息室,見到劉志遠,一群人相互擊掌。

  “打的不錯!”劉志遠笑著說道:“基本上實現了咱們賽前制定的計劃,對方雖然也藏有后手,但我們顯然更勝一籌!”

  “那是,也不看看咱們是誰!”單谷一臉得意的哈哈大笑道。

  “好了,你們回去休息吧,我要參加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以及下一場比賽的抽簽。”劉志遠拍了拍白牧野的肩膀,笑著說道。

  “哎呦,老劉,你這適應角色還真快呀。”單谷打趣道。

  劉志遠沖他擺擺手,向外走去。

  賽后雙方的采訪,是在同一個區域,對方派出的代表,應該是一名老師。

  看見年少的劉志遠過來,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驚訝。

  劉志遠一臉從容面對著大量鏡頭——主要都是來自山水和百花這兩座城市的記者。

  跟山水這邊的人握了握手,劉志遠示意對方先接受采訪。

  采訪山水這邊的,主要是他們那邊的人,不過提的問題并不怎么友好,因為他們輸了。

  “請問袁領隊,咱們這邊的隊長車潤澤為什么一開始不躲在盾戰水雅寧的盾牌后面?為什么要那么高調的站在外面跟對方弓箭手對射?是瞧不起對方還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

  山水這邊的袁領隊苦笑道:“不能這么說,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符篆師確實非常優秀,如果沒有他那張防御符的話,我們的隊長那一箭,就已經秒掉他們的弓箭手了!所以,不存在什么瞧不起,只能說,他們的符篆師太強。”

  “請問袁領隊,之前想過這種結果嗎?兩個花費大價錢培養起來的八級靈戰士,原本甚至是想要殺進分賽場決賽圈的吧?卻在第一輪就被淘汰,你們現在有什么感想呢?”

  “袁領隊,我問一下,既然咱們山水一中肯花這么大價錢培養起來兩個八級靈戰士,為什么不給他們配備一名符篆師呢?”

  山水這邊的記者都像是憋了一口氣似的,將矛頭對準了自家的隊伍領隊。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之前跟一群百花的記者一起觀看比賽的時候,他們可是沒少嘲諷百花這邊。

  一個不怎么出眾,被人戲稱一秒哥的初級符篆師,一個短短兩月假期便猛漲三級,還沒上過場的靈戰士,還有兩個實力尚可但卻只有六級的靈戰士。

  這種配置的團隊,除非特別了解底細,否則真的不會有太多人放在眼里。

  尤其是一個假期就暴漲三級的靈戰士司音,更是許多人吐槽的對象。

  正式比賽場地都沒踏上過,這明擺著是用資源硬砸上去的金錢玩家嘛!

  這種真的很讓人瞧不起的。

  最終突破不了宗師級的桎梏,就算靠錢砸到九級,又能有多大用?

  聽說那個叫司音的少女,膽子還特別小……

  結果呢?

  結果最終呈現出來的戰績,狠狠抽了他們這群人一巴掌。

  首先是那個不怎么起眼的一秒哥符篆師竟然如此強大,這不得不讓他們懷疑山水一中那些校領導們的智商。

  用錢砸起來兩個八級靈戰士,這件事在山水城并不是什么秘密。

  既然這么有錢,為什么不能給他們配一個符篆師呢?

  人家百花那種小地方都有符篆師,山水這種億萬人口的二級主城,怎么可能連個像樣的符篆師都找不出來?

  袁領隊看著自家這邊的記者,有些無奈的道:“首先,符篆師學徒,多半沒多大能力,在等級提升上去之前,輔助能力有限,自保能力又非常差,有這樣一個符篆師在隊伍中,往往是弊大于利!百花一中那個符篆師……不管你們信不信,但我是相信的,他是個天才!但凡懂一點符篆術的人,應該都能看出來,他擅長的領域很廣,關鍵是……他小小年紀,控符手段相當高明老辣!”

  “其次,對于第一輪就被淘汰,大家都感到遺憾,但這就是比賽,不到最后一刻誰都不知道結果,如果憑借紙面實力就能分出勝負那比賽也沒必要打了。只能說今天的百花一中發揮更好。我在這里,祝福百花一中,能夠走的更遠!”

  說完便不再理會更多刁鉆問題,沖著劉志遠點點頭,直接退場了。

  輸了就是輸了,找再多理由也是輸了,還不如體面一點。

  可惜自家那邊的記者們太操蛋了,問的問題一個比一個過分。

  不過關于團隊中符篆師的配置問題,真的應該好好考慮考慮了。

  以往的飛仙高中生聯賽上,不帶符篆師玩的隊伍比比皆是。

  百花城去年獲得飛仙聯賽第九名的那支隊伍,不也同樣是沒有符篆師嗎?

  劉志遠面對著鏡頭,臉上絲毫沒有緊張之色,微笑道:“大家好,我是百花一中戰隊的隊長劉志遠……”

  “劉志遠隊長,請問你對你的團隊今天的表現滿意嗎?”一名來自百花城的女記者率先發文。

  “劉隊長,請問為什么是戰隊隊長出來接受采訪?另外,我看比賽過程中,你好像是充當了分析師的角色。我們眾所周知,分析師是非常耗費心神的一種職業,必須精于計算。由一個隊長來擔任分析師,勢必會影響您上場比賽。所以我想知道,以后您都不上場了嗎?”

  “劉隊長……”

  “劉志遠同學……”

  一群百花城這邊的記者,全都一臉興奮,七嘴八舌的開始提問起來。

  劉志遠微笑著,不慌不忙的一一做著解答。

  剛剛走出休息室的白牧野幾個人,在走廊的光幕上看見一群記者對劉志遠的采訪。

  單谷忍不住道:“老劉這樣子,還真像極了一個官員啊……你看那一臉沉穩,嘿,面對各種問題從容不迫,感覺他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

  姬彩衣沉默了一下,似乎想說什么,但卻沒開口。

  司音在一旁點點頭:“是啊,隊長的樣子,看起來也帥帥的。”

  白牧野眼角余光瞥見姬彩衣的沉默,不由在心中暗自搖頭。

  這種事兒,旁人是干預不了的!

  老劉一門心思想走另外一條路,對彩衣來說,怕是最煎熬的吧?

  因為按照彩衣這性子,恐怕在內心深處,是更希望的是劉志遠能夠跟大家一起,熱血沸騰的在場上戰斗!

  而不是年紀輕輕,就像個政客一樣……

  他們先行回到酒店,第一場比賽的勝利,并不出乎大家的預料。

  隊伍中隱藏著白牧野這么一尊大神,要是再輸給對手,那才叫沒天理。

  甚至在單谷看來,火力全開的白哥完全可以一挑四,他們幾條咸魚跟在后面喊666就行了。

  只是怕被老劉罵,不敢說,只能在心里想想。

  過了半天,劉志遠才從外面趕回來。

  回來之后,眾人聚在白牧野開的那個套房里。

  劉志遠率先說道:“咱們第二輪的對手,同樣來自一座三級城市,地形是大峽谷。”

  “歐耶!”單谷歡呼一聲,哈哈笑道:“三級城市的隊伍,基本上可以保證勝利了!”

  劉志遠瞪了他一眼:“你興奮個啥?你不是三級城市出來的?對方的隊伍里,有一個精神力一百三十七的中級符篆師!還有一個靈力二百六十二的八級靈戰士!剩下那兩個,也全都是七級!”

  “臥槽!”單谷當即就被驚呆了:“哪座小城這么猛啊?不是……今年的飛仙高中生聯賽是怎么了?往年有這么多強隊嗎?”

  劉志遠看了他一眼:“你先坐好,別在那大驚小怪的。”

  “老劉你賽后接受采訪的樣子真帥。”單谷笑嘻嘻地轉移話題。

  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單谷這才把嘴巴閉上。

  劉志遠說道:“今年的隊伍,總體來說的確比往屆要強一些,但也沒有強大到那么夸張的地步。萬雄學長他們當初能一路連勝,并不是因為對手太弱,而是因為他們戰力太強!戰力這東西,不是看紙面上的數據,不是說中級靈戰士就一定弱于高級!”

  白牧野想起跟萬雄在百花杯決賽上相遇的場面,忍不住點點頭,說道:“萬雄學長的戰力,的確非常厲害,而且,他之前可是沒用任何寶物提升。我相信,這次參加帝國高中生聯賽,他很有可能……會破宗師境!”

  劉志遠點了點頭:“不錯,他現在不會缺少資源。不僅僅是一中,咱們百花城也肯定會出錢,甚至麗明城、包括這白岳城……都可能會出錢支持!畢竟,他代表的,是整個飛仙。”

  “哇塞!宗師境……真是了不得啊!”單谷說道:“那這么說的話,其他那幾個人,不也得沖到九級去了?還有穆錫……那個家伙的精神力,十有八九也會被硬砸到一百以上吧?擦,運氣倒是不錯……”

  姬彩衣皺著眉頭,瞪了單谷一眼:“你能少說幾句廢話嗎?”

  單谷一臉委屈:“怎么了嘛,就隨便聊聊天唄,那么嚴肅干嘛……”

  劉志遠看了姬彩衣一眼,臉上露出一抹愧疚,忽然說道:“彩衣,對不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