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四章 放他們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比賽日,揭幕戰跟小白他們沒什么關系。

  在休息室里面等候的時候,除了白牧野之外,大家都有點莫名的緊張。

  別看之前多么信心十足,但真到要上場的時候,還是很難做到從容淡定的。

  這畢竟是真正的大賽了!

  每一場比賽的收看人數,都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天文數字。

  到了這種星球級別的比賽,收看比賽的人群已經不僅僅局限于飛仙星。

  其他那些星球也會開始關注。

  遠在紫云的林子衿,此刻也正在關注著小白他們這支隊伍。

  看上去她比小白還要緊張似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巨大光幕上,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的白牧野。

  “哥哥真好看!”

  身旁那個短發小蘿莉:“花癡!”

  百花城幾乎有一半以上的人,同樣也在收看比賽。

  這些人當中,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發出了跟林子衿同樣的感慨。

  這小子真帥!

  飛仙大學。

  彭宗師、孔宗師以及冷鐵和孫飛,還有一群飛仙大學的老師,也都坐在舒適的放映廳里面,表情輕松的看著光幕上那支年輕的隊伍。

  “這就是彭老師和孔老師特別看好的那支團隊嗎?他們的數據……嗯,好像,也一般啊?也就那個最小的姑娘,的確是個超級天才!”有年輕老師小聲嘀咕著,發出疑問。

  “那是你不清楚小白之前入學的時候精神力是多少,更不清楚他控符的能力。”孫飛笑著輕聲回應了一句那個老師。

  “能有多強?一個正常的初級符篆師學徒……”那個老師多少還是有點不屑。

  雖然知道這些人是兩位宗師一起看好的,可骨子里,終究還是有些質疑的。

  除了那個司音,他們真的看不出這支團隊有什么過人之處。

  飛仙大學雖然在整個祖龍帝國的排名一般,但畢竟是飛仙星排名第一的綜合性大學。

  這也使得飛大里面的一些老師,多少有些驕傲,沒有什么惡意,但卻習慣性的看低別人。

  孫飛笑了笑,不再回答。

  向來話少的冷鐵,卻淡淡回了一句:“有多強,待會看比賽就知道了。如果這群孩子不是故意藏拙,他們可以輕取對手。”

  “開玩笑吧?”另一個老師回過頭來,有些驚訝的道:“對方可是兩個八級靈戰士呢!”

  冷鐵跟孫飛相互對視一眼,笑了笑,都沒再回答。

  面對偏見,最好的方法不是用嘴去解釋,而是用事實去打臉!

  官方給出的數據是之前收集上來的。

  白牧野,初級符篆師,精神力四十九;姬彩衣,六級刺客靈戰士;司音,八級主攻靈戰士;單谷,六級弓箭手。

  如果單純看數據,的確沒有對方那支來自山水城的隊伍好看。

  光幕上的畫面切回到直播間,直播間里面,董栗跟鳥哥也正在做著賽前雙方的介紹。

  “我們看到,百花城戰隊這邊,隊長劉志遠并沒有上場,而且看那樣子……似乎,在做著分析師的工作?”鳥哥微微皺著眉頭:“這個感覺有點胡鬧啊……百花一中難道就沒有一個擅長分析的老師嗎?”

  董栗卻道:“我倒是覺得,劉志遠很擅長做這個,之前的比賽中,我就注意到劉志遠的計算能力非常強,他在這方面,應該是有天賦。還有一個很關鍵的點,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支隊伍!”

  “這個寒假,小白他們這支隊伍看上去似乎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希望他們會變得更好,更優秀!”鳥哥十分認真的說道。

  他還是第一次主持這種規模的大賽,心里面同樣有點小緊張,也不像之前那么皮。

  董栗倒是一如既往,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框,一臉淡定的認真介紹著。

  “對方上場的人,是隊長弓箭手車潤澤,這是一個八級靈戰士,箭術非常高明!盾戰水雅寧,同樣是個八級靈戰士,不但擅長防御,而且攻擊能力極強,一手刁鉆的刀法加上一面密不透風的大盾,讓她在近戰中幾乎無往不利。”

  “劍客萬一舟,他的劍術有些意思,詭異,速度極快,總會在一些不可思議的角度刺出一劍,他的攻擊不求要害,只求命中!說起來,這種劍客容易被人忽略,但卻是非常可怕的。”

  鳥哥點點頭:“是啊,畢竟戰斗中想要擊殺對手并沒有那么容易,但想要讓對手喪失戰力,卻要相對容易一些。”

  “俞子星,數據上顯示的,是六級刺客,這個刺客……”董栗語氣停頓一下,說道:“這個刺客跟我們的司音差不多,之前的比賽,他幾乎沒怎么上場過,不過,我搜集到了一些更加古老的資料。發現他不上場的原因,極有可能,是被當成一張底牌隱藏起來的!”

  “哦?一個六級刺客,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能讓人專門把她隱藏起來當底牌呢?”鳥哥疑惑的問道。

  “這個,還是看待會兒的比賽吧,很多時候,靈戰士的強弱,真不能單純看數據的。”董栗說道。

  這時候,比賽即將開始的提示音傳來,雙方選手各自離開休息室,前往比賽作戰室。

  “比賽即將開始,讓我們共同關注這場比賽,同時也提前預祝百花城的這支年輕隊伍,能夠取得理想中的好成績!”董栗對著鏡頭,認真說道。

  雙方開始登場。

  比賽的地形,是一個典型的城市地形。

  雙方出現在一條長街的兩頭,彼此間隔著大約五百多米。

  鏡頭先是以全景的角度,給出了一個完整地形。

  大概方圓三公里的一片街區。

  一些次元空間生靈,隱藏在這片街區的一些角落當中。

  還專門給了一些次元生靈幾個鏡頭。

  八級的龍麟劍齒虎,成群的五級小惡魔,以及還有一只……黑幽靈?

  “我去……居然有黑幽靈!”鳥哥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很多正在收看這場比賽的人,也全都被嚇了一跳。

  之前誰都沒想到,飛仙聯賽的地圖上,居然有等級這么高的玩意兒。

  “看來今年的聯賽,沒那么好打呀!”董栗忍不住再次推了推眼鏡框,微微皺著眉,“這地圖里面的次元生靈,幾乎擁有可以團滅他們雙方任何一支團隊的能力了!”

  “是啊,有黑幽靈這種東西存在,一旦相遇,戰斗真的很難打。它的詛咒太厲害了!”鳥哥感慨著,隨即嘿嘿笑道:“不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白好像是會凈化符篆術!”

  董栗看他一眼,笑著點點頭:“記性不錯!”

  白牧野進入到虛擬世界的第一時間,看了一眼自己的數據:精神力四十九,靈力一百二十九。

  嗯,不高不低的精神力,除了那些關注他入學精神力數據的人會感到驚訝之外,其他不會有太多人在意這個數據。

  這場比賽,他就打算以一個初級符篆師的身份,在第一場飛仙聯賽上亮相。

  不需要多驚艷,能夠贏得比賽就好。

  隨后,姬彩衣,單谷和司音三人,出現在他身邊。

  三個人,全都看向白牧野。

  在場下,是劉志遠來制定戰術,到了場上,則是白牧野來臨場指揮。

  白牧野看了單谷一眼:“望。”

  “正前方大概五十米處,有一群小惡魔,應該是五級,一點鐘方向,距離我們大約七十米的那棟樓里面,有一個比較危險的東西。如果咱們強突的話,小惡魔那里不是問題,但必須避開一點鐘方向那棟樓,我建議,咱們走左側,從十一點方向繞過去。”

  “好!”白牧野點點頭,當下直接一馬當先,直接順著長街左側,繞進了一條小巷!

  飛仙大學的放映室里面,先前質疑過這支團隊的一名老師忍不住眼睛一亮。

  質疑,是因為關于這支團隊的五個學生,學校已經過會了,同意免試招收他們!

  所以大家看待這些人的眼光,自然要更加挑剔一些。

  但當他們真正表現出優秀一面的時候,這些人自然也不吝夸贊。

  “可以呀!一個六級弓箭手,竟然有這種預判能力……”這名老師小聲說道。

  白牧野他們剛剛面對的一點鐘方向,那棟樓里面,藏著一只黑幽靈!

  那玩意兒就連宗師都不是很愿意碰到,強大的詛咒能力,加上變態的防御能力,一旦讓它找到其他可以趨勢的次元生靈,戰斗會變得非常難打。

  直播間里面,鳥哥跟董栗也在叫好。

  “單谷這方面的能力,當真是獨一無二的。弓箭手的觀察力非常敏銳,這個毋庸置疑,但問題是,又有多少弓箭手能擁有這份提前感知危險的天賦呢?這真的是一種天賦技能了!”董栗說道。

  “是,憑借這一手,只要他未來的等級不是特別低,必將前途無量。任何一支隊伍,都需要這樣的一個隊友。”鳥哥說道。

  長街上,車潤澤帶著三名隊友,同樣放棄了中間那條寬敞的長街。

  車潤澤嘴里罵罵咧咧:“狗日的單谷,藏頭露尾,說自己叫什么穆錫,待會先弄死你!”

  他們沒有單谷這種提前感知危險的強大能力,但也同樣擁有一定經驗。

  知道越是這種看起來沒什么危險的地方,越是有可能隱藏著一些強大的生靈。

  至于那群五級小惡魔……他們也只當沒看見。

  那些玩意兒,純粹不咬人膈應人,成群結隊的,關鍵還沒腦子。

  見到人就往死里追,討厭的很。

  白牧野這邊的一群人,在小地圖上,用紅色光點表示;車潤澤那支隊伍,則是藍色光點。

  雙方不約而同的選擇走小巷,只不過……他們同時選擇了自己的左側!

  這樣一來,雙方等于是分別進入了兩條大路兩旁的巷子。

  如果都一直往前沖的話,將彼此錯過。

  而車潤澤那支團隊,一直往前沖,必然會來到有黑幽靈的那棟樓附近,十有會將黑幽靈給引出來。

  沒想到比賽一開始,就這么有意思。

  比賽的雙方,是看不見對方選擇的。

  直播間中,董栗說道:“比賽時間一共是一個小時,以雙方最終活下來的人數為標準,剩下的人多一方勝。如果雙方都隱藏起來,誰都不動的話,這種淘汰賽,也不會出現平局。”

  “是的,到四十五分鐘的時候,地圖里面的所有怪物,會開始暴動,地毯式進行搜尋……所以,這種淘汰賽,想要一茍到底,幾乎是不可能的。”鳥哥說道。

  “不過到了積分賽,怪物暴動這種情況就不會發生了。那種比賽會更加貼近于現實。我還真見過幾場這種雙方從頭藏到尾的比賽……”

  董栗正說著,突然發出一聲驚呼:“雙方同時改變方向了!”

  比賽的雙方,在即將錯過的一瞬間,仿佛同時感知到了對方的位置一樣,竟然不約而同的……朝著中間的街道沖過來。

  山水城這邊的盾戰水雅寧舉著一面大盾,一馬當先沖出來。

  萬一舟和俞子星兩人藏在她一左一右,隊長車潤澤,則是在沒有遮擋的情況下,直接出現在水雅寧身旁。

  手中一張大弓上面,搭著的一支箭飛快射出去!

  目標竟然是那邊剛冒出頭來的單谷!

  王八蛋!

  敢騙老子,去死吧!

  白牧野在對方弓箭手車潤澤出手那一瞬間,一張防御符,就已經拍在單谷身上。

  一層淡淡的光芒,出現在單谷身前。

  同時還有一張力量符!

  他知道單谷的心思,想跟對方那弓箭手一較高下。

  但靈力上的差距太過明顯了。

  一張初級上品力量符拍過去,一切自然變得不一樣了。

  先是車潤澤射過來那一箭,直接被防御符擋住,吧嗒一聲掉在地上。

  嗖嗖嗖嗖!

  單谷一張弓,直接就是四支箭!

  專門負責直播山水戰隊的山水城主持人那邊頓時發出一陣嗤笑。

  那個男主持人看見單谷射出四支箭,哈哈笑道:“一個六級的弓箭手,竟然同時射出四支箭,難道他不懂得同時射出去的箭越多,力量越小的道理嗎?還真是一個喜歡旋炫技……呃?怎么可能!”

  他話還沒說完呢,那邊的車潤澤竟然就已經中箭了!

  同為弓箭手的車潤澤反應算是夠快了,在危機關頭,身子稍微偏了那么一下。

  結果,原本射向他心臟的一箭,射在了他的左臂上。

  那支箭直接穿透他的胳膊,掛在他的手臂上。

  弓箭手……兩只胳膊都有用,一旦廢掉一只胳膊,基本上也就等于是費了。

  另外那三支箭,被水雅寧怒吼著舉著大盾給擋下。

  水雅寧回頭看了一眼車潤澤,車潤澤一臉痛苦。沖她點點頭,直接將弓掛在身上,隨手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腳步輕靈的跟在水雅寧身邊。

  看那樣子,似乎化身成了一個刺客!

  該死的,那個叫單谷的弓箭手怎么強?

  他明明只有六級啊!

  車潤澤心里后悔不已。

  “哎呦?有點意思,居然還是一個雙職業者嗎?”董栗用手推了推眼鏡框,笑著說道:“不過……感覺好像沒什么太大用啊。”

  唯一的遠程攻擊手上來就被人廢掉,只能通過近戰來解決戰斗。

  不過問題是,單谷會給他們這種機會么?

  嗖嗖嗖嗖!

  又是四支箭,射向水雅寧他們。

  與此同時,那邊大量的小惡魔被這邊的動靜給驚動,正烏央烏央的朝著這邊沖過來。

  小惡魔這一動,之前躲藏在樓里面的黑幽靈瞬間就飄了出來。

  所有正在收看比賽的人,一下子全都高度緊張起來。

  這就是復雜地形的意義所在了!

  哪怕你能繞開它們,可你戰斗終究還是要弄出動靜的。

  這群次元生靈可沒有什么專屬地盤,只要它們聽到動靜,就一定會湊過來。

  所以,戰斗中的對手,永遠都不僅僅只有對方。

  甚至有些厲害的團隊,可以讓這群次元生靈,間接成為自己的助力!

  而這,不但需要高超的經驗,更需要強大的臨場能力和智慧。

  水雅寧的確是一個強大的盾戰,手持大盾,高接抵擋。

  竟然接連擋住單谷兩撥攻擊!

  不過她的手臂,也被震得發麻!

  單谷在被力量符加持之后,一身力量就算沒到八級,也是相差不多。

  而且他的箭可不僅僅都是直線的,還有弧線的,試圖繞開水雅寧的盾牌,射她身旁藏著那兩個人。

  但水雅寧著實厲害,居然全都給擋住了。

  雙方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了。

  只剩下不到五十米!

  這么點的距離,對這群靈戰士來說,不過是眨眼間的事情。

  司音多少有點緊張,但還是小聲說道:“放他們過來……”

  單谷小聲嘀咕道:“真是,讓我射殺一個多好?”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都讓你殺,大家還玩什么?這是第一場比賽,你就這么貪心!

  以單谷真正實力,剛剛那幾波箭雨,想要帶走對方一個,其實并不難。

  但這是劉志遠賽前制定的戰術,有小白這個托底的,第一場比賽,雖然是淘汰賽,但也可以讓大家都熱熱身!

  得通過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徹底去除掉那種面對大賽的緊張才行。

  不然你嗖嗖嗖全都給人射死了,其他人站在那干嘛?

  上來給你做陪襯嗎?

  白牧野瞬間祭出幾張輔助型符篆。

  姬彩衣身上被加了敏捷和速度,單谷和司音身上被加了力量。

  那邊的黑幽靈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之間,就沖到這群人頭頂。

  毫不猶豫的就是一記詛咒籠罩下來。

  那邊的車潤澤等人頓時大吃一驚,車潤澤大吼道:“速戰!”

  他的手臂上還插著那支箭,疼痛自不必多說,剩下那只手上,握著匕首,動作極快,直接從盾牌的防御中沖出去,直面這群人。

  很多人看到這一幕,全都有些動容。

  一個八級弓箭手,在一條胳膊廢掉之后,竟然還能如此勇猛,不但化身刺客,還敢主動跳出來吸引火力。

  一支箭,瞬間射向車潤澤眉心。

  車潤澤咆哮著,用手中匕首去斬那支箭。

  一聲巨響,那支箭竟然被他生生劈開。

  但他的胳膊,也一下子變得麻木起來。

  面對單谷的第二支箭,他再無力閃避,直接被射中了心臟,一臉不甘的倒下去。

  狗日的穆錫……不,狗日的單谷!

  原本,不應該是這樣的結果。

  堂堂八級靈戰士,居然第一個被淘汰出局!

  司音猛然間高高躍起,掄起手中的裂天錘,拼命砸向水雅寧那面豎起來的大盾。

  此時此刻,一直藏在水雅寧身邊的劍客萬一舟和此刻俞子星,像是兩道幽靈,分別從左右閃出。

  他們的目標……是同一個人!

  白牧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