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零三章 殿下的生日禮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趙璐?

  那個老女人怎么會主動聯系過來?

  雖然這次分賽區是在白岳城,但白牧野可沒想過在這種時候聯系趙璐。

  這種時候,不知多少雙眼睛正在盯著這里,一旦露出一點馬腳,影響的可是將來的全局。

  白牧野在收服趙璐之后,就沒打算過要在短時間內用她。

  接通之后,那邊傳來趙璐有些謹慎的聲音:“公子,是我。”

  “嗯,你這種時候打過來,有事兒?”白牧野開門見山問道。

  “上邊有人找到我,送了我一大筆錢,要我偷偷對付你。”趙璐在那邊說道。

  “誰的意思?”白牧野眉梢一挑。

  “不是那位的意思,是那個人私下里找過來的,那人叫趙強,是從百花城出去的。我讓人調查了一下他,沒能查出什么東西來,他的身份非常干凈。不過據我猜測,他應該跟當時負責百花城那邊的王二麻子有關。不然,在沒有那位授意的情況下,他沒道理針對公子。”趙璐說的也很直接,沒有任何隱瞞。

  趙強?

  想到前些天那位朱老師,白牧野皺起眉。

  這個被麻爺收服之后安排出去的人,可以呀……居然連趙璐這條線都能搭上。

  那豈不是說明,趙強已經知道那個神秘組織?

  那么,當初的麻爺為什么不知道?是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

  不過這也不重要了,因為那兩位麻爺,早就死了。

  倒是這個“有情有義”的趙強,對白牧野來說,是真有點膈應人了。

  “他在那位身邊,是什么身份?比你高嗎?”白牧野問道。

  趙璐笑了笑,多少有些不屑:“他算個什么,憑什么跟我比?充其量就是大人物身邊的一個小跟班,秘書團成員之一罷了。不過嘛,宰相門前八品官。而且這種人,現在雖然沒什么地位,但以后……肯定是不會差。所以正常情況下,一般人也不會愿意得罪他。”

  “他讓你殺我?”白牧野問。

  “對呀。”趙璐回答也很干脆。

  白牧野道:“這人有點白癡吧?這是整個飛仙星高中生聯賽,一個參賽的高中生在這里出事,他就不怕引火燒身,燒到他身后去?”

  “呵呵,如果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哪有那么大能量?公子莫不是以為所有人都是您?”趙璐笑得很輕松,“所以說他是真的不了解公子。”

  馬屁拍的不錯,這是在跟我表忠心?

  白牧野心里想著,取笑了一句:“這位跟你可是一家子呢。”

  “呸!他也配!”趙璐冷笑。

  隨后道:“我通知公子一聲,就是希望您有個準備,因為他未必只找了我一個人。他不了解公子的真正身份,下手怕是也不會有什么深淺輕重。”

  白牧野明白趙璐這句話的意思,趙強在不了解他真實身份的情況下,很可能盡全力,并且肆無忌憚,想要干掉他。

  “有沒有機會把這人騙到這里來?”白牧野問道。

  “公子要干掉他?”趙璐問道。

  “我很煩這些破事,耽誤我學習。”白牧野道。

  “那我來吧。”趙璐在那邊說道:“我在他那邊,還是有點能力的。”

  “那樣不是容易暴露?”白牧野問道。

  “公子的敵人,自然不能留著。”趙璐說道。

  白牧野多少有點奇怪,按理說,趙璐是被他強行收服的,不太可能這么快就徹底對他效忠。

  哪怕他手里握著大量可以置她于死地的東西,她也不應該這么主動熱心。

  除非……

  白牧野問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求我?”

  趙璐在那邊喊冤:“公子這話說到哪去了?我都已經是公子的人了……”

  “嘖,你別說的那么曖昧好不好?”白牧野翻了個白眼:“你有事說事,少跟我兜圈子。”

  “好吧,我的確是有件事,想要求公子,其實也是一件好事。”趙璐說道。

  就知道無事獻殷勤,不會有什么好事兒。

  “你說說看,”白牧野沉吟著,“我不保證答應你。”

  “是這樣,再過一段時間,就是那位的生日,現在大家都在想辦法收集寶物,給那位慶生,我打聽到,其中有一批賀禮當中,有十幾顆靈珠……公子能不能請人出手,劫了那批貨?然后,我只要一顆。”

  這婆娘,還真狠啊!

  要劫齊王的生日禮物?

  不過這個聽上去,似乎很不錯的感覺呢?

  “你能得到準確信息嗎?”白牧野問道。

  趙璐在那邊笑道:“公子怕是忘記了我的身份吧?整個飛仙的全部信息,都在我是掌控之中。我也不怕跟公子說實話,給那位準備靈珠做生日禮物的人,跟我有些舊怨。換做是旁人,我還真得猶豫一下。但他嘛……搶了也就搶了!”

  白牧野心道:拉倒吧,當我手頭掌握那些關于你的證據都是擺設?你這女人,心狠手辣的很!還會在乎什么旁人不旁人的?

  趙璐在那邊繼續說道:“到時候不但可以讓他焦頭爛額,而且咱們也能得到大量好處。只是我這邊,能夠信任的人不多。如果公子……”

  這老女人會不會是想坑我?竟然還在打瑞叔的主意?

  白牧野直接拒絕道:“那兩個人,你想都不要想,且不說他們早就走了,不在飛仙。就算他們在飛仙,我也不可能讓他們幫忙干這事兒。”

  “哦……那就算了吧,回頭我會讓人想辦法做掉那邊那位……”趙璐語氣難掩失望。

  “你確定能做掉那位?”白牧野問道。

  “這個應該沒問題。”趙璐的語氣,也變得有些不確定起來,“如果單純看實力的話,是沒問題的。”

  “哪有那么多單純的事情?你必須得給我一個保證,保證這件事不會牽連到你身上去。”白牧野道。

  不是他有多在乎趙璐,而是用她來換一個趙強,非常虧!

  “這種事兒……沒法保證啊?我只能說,盡量!”趙璐道:“畢竟,在那地方殺人……可沒那么容易。”

  首府星球啊!

  趙夢寧遇刺那種事兒,終究是意外。

  正常情況下,沒有多少人敢在紫云那種地方撒野的。

  “那就先別殺他,想辦法搞臭他,讓他在那位身邊待不下去,這個有難度嗎?”白牧野皺著眉頭道。

  “這個就簡單多了!”趙璐語氣變得輕松起來。

  搞臭一個人,跟搞死一個人,困難程度完全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那就這么定了,盡快搞臭他!這王八蛋沒完沒了的,現在離得遠,沒功夫搭理他。”白牧野道。

  “行,交給我了。”趙璐道。

  “對了,關于那位生日禮物的事情,你把信息給我發過來。”白牧野道。

  “公子答應了?”趙璐驚喜問道。

  “我先看看,研究研究再說,但凡能給那位添堵的事情,我都有興趣。”白牧野道。

  隨后,通訊器掛斷。

  白牧野低聲道:“大漂亮,幫我查查那位生日的事情,看是不是真的?”

  對這老女人,不得不防一手。

  她在這里孑然一身的,跟夏侯明那種整個家族都在麗明的情況完全不同。

  而且趙璐知道齊王想殺他。

  如果她清楚齊王想要殺白牧野的決心,那么就應該知道,她干的那些事兒,在殺了白牧野之后,就算齊王知道了,也肯定不會把她怎么樣!

  功大于過!

  她只是超級貪婪,還真談不上是多么嚴重的背叛。

  所以,真有機會能徹底坑死他,這女人十有不會放過。

  背靠一個王爺,和背靠一個不知根底的少年,那完全是兩種概念。

  至于家人在齊王手上……這種事兒,看怎么想了。

  如果她不背叛,那么家人在齊王手上,就是一種保護!

  還會始終過著特別體面的生活,沒人敢招惹。

  大漂亮很快去查詢去了。

  這時候,趙璐將一份資料傳遞到他的郵箱當中。

  白牧野打開看了一眼,發現這份資料非常詳細。

  甚至包括趙璐自己的!

  這些禮物,都是星球長老級別的大人物,親自監督尋找的!

  這群人都希望自己的禮物,能壓別人一頭。

  看著上面那些禮物清單,白牧野都覺得有些眼紅。

  他奶奶的!

  齊王這個王爺當得真舒服,過個生日而已,區區一顆飛仙星居然就送出價值無法估量的寶物。

  趙璐口中送十幾顆靈珠那位,是另一座一級主城五岳城的長老,名叫杜雨。

  這手筆還真是驚人!

  一出手就是十幾顆靈珠。

  就算只有十顆,一顆按照五百億來算,那也是五千億了!

  當初威脅老夏的時候,曾經想過跟齊王勒索一千億。

  現在想想,自己當時的眼界還是不夠啊,說白了就是窮人家孩子沒見過錢。

  一千億……對老夏這種二級主城的豪門家族來說,絕對會傾家蕩產。

  但對一座一級主城的豪門來說,可能就不算什么了!

  到了齊王那種層級的存在,恐怕一千億對人家來說,還不如腿上一根汗毛粗!

  齊王那老東西,一門心思想要殺他,跟這種人還有什么好客氣的?

  真劫的話,還能就只拿那些靈珠不成?要想辦法都給它劫了!

  過你奶奶個腿兒的生日?

  看下時間,距離齊王生日,大約還有不到兩個月。

  從飛仙到紫云,乘坐星際飛船,至少也得二十天到一個月之間。

  也就是說,再有不到一個月,這些飛仙的長老們,就要將他們拍馬屁的禮物裝在星際飛船上送走了。

  而那個時候,聯賽還沒有打完。

  不行,得想個辦法。

  這時候,大漂亮那邊也已經查出了結果:“是真的。”

  白牧野點點頭,再次看了一眼這清單,然后給趙璐回了個消息過去:“這么多東西,你們每個人不都得派人押送?到時候,那船上可能有幾十個宗師……我說,你這是想坑我呢吧?”

  趙璐在那邊喊冤:“我怎么敢坑公子?如果公子做出決定,到時候我自然會陪著公子一起去!而且我有辦法混上那艘船,當然……如果沒有大宗師的相助,我們不可能成功。”

  “大宗師沒有,所以這個,算了吧……”白牧野回了一句。

  趙璐:“那好吧……”

  打發了趙璐,白牧野心中暗道:這件事就算要干,也絕不能讓趙璐知道!

  如果真能成功,那就給她留一顆靈珠便是。

  但給不給,什么時候給……也是要看她表現的。

  對這女人,白牧野始終心存警惕。

  也一直讓大漂亮監控著她呢。

  “大漂亮,你去給我搜集這份名單上的那些人,看他們可能會用什么樣的飛船進行星際遠航,然后把他們要出行的準確日期找出來。”

  這種星際遠航,不是說你想飛就能飛,必須要先跟飛仙星這邊報備,然后還要在紫云那邊進行申請。

  一切都沒問題之后,才可以離開飛仙,進入紫云的。

  “好……”大漂亮說著,有些猶豫的道:“這件事,可不怎么好做。”

  “我知道,先研究一下。”白牧野道。

  白牧野隨后收起虛擬艙,回到自己房間。

  不出意外的話,他需要在這邊住上一段日子,有需要的時候,直接過來就是。

  晚上跟眾人下去吃了一頓晚飯,餐廳里面人頭攢動。

  一眼望去,幾乎全都是一張張年輕的臉孔,這些,幾乎就是整個飛仙星同年齡層中最優秀的一群人了。

  能來這里參加比賽,本身就是一種榮耀。加上年輕人特有的那種朝氣和熱血,更是讓這群人身上散發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幾百個人,在巨大的餐廳里,并不顯得擁擠。

  白牧野五個人坐在一張六人位的餐桌上,各自撿了一些東西,默默低頭吃著。

  “穆錫!找你一下午,不是說好了,要單挑一場的嗎?怎么?該不會是慫了吧?”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帶著幾分嘲諷的聲音。

  白牧野等人抬頭一看,嘿,冤家路窄。居然是他們來時跟他們同一輛車的四男兩女六個年輕人。

  其中那個跟單谷約了單挑的家伙,微微揚著下巴,正一臉不屑的看著單谷。

  其他人也紛紛朝著這邊看過來。

  單谷看了那人一眼:“白癡。”

  這句話算是還回去了。

  “哈哈,沒膽子就說沒膽子。”那人呵呵冷笑幾聲,然后也懶得理會單谷了,慫人一個!

  單谷無所謂的笑笑,說道:“最好別讓我遇見這位,不然我一定好好教他做人,讓他知道爸爸的厲害!”

  所以,當第二天,眾人來到比賽中心,一抽簽,正好抽到對方這支隊伍的時候,就連單谷,都是一臉懵逼的。

  “不是,誰能告訴我,這是什么情況?單純的巧合嗎?”

  負責抽簽的劉志遠也忍不住微微皺起眉頭,喃喃道:“我怎么覺得這不像是巧合呢?”

  姬彩衣瞪大眼睛:“不能吧?這種系統抽簽也能作弊?”

  “呵呵,多新鮮啊,系統抽簽最容易作弊了好吧?你們該不會是跟這支隊伍有點沖突吧?這是主辦方管用伎倆,他們喜歡通過這種方式,來增加比賽的可看性。”一旁有人笑呵呵的說道。

  幾個人一側頭,卻是看見了兩位熟人。

  董栗和鳥哥!

  剛剛說話的,正是鳥哥。

  在他鄉相遇,就算不熟悉的人,也會比平時感覺更親近一些。

  更別說跟這兩位,還是很熟的。

  “董哥,鳥哥,你們怎么也來了?”幾個小伙伴頓時過來,紛紛跟這兩位主持人打起了招呼。

  “哈哈,托你們的福啊!我們這次過來,專門解說有你們參與的戰斗,所以,要加油哦!爭取像萬雄他們那樣,一路高歌猛進,殺進決賽圈!那樣的話,我們就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古琴了!”

  飛仙聯賽的決賽,是在古琴城舉行的。

  “哈哈,這個好說!”劉志遠笑著點點頭,然后看著鳥哥問道:“剛剛您說……系統可以作弊?”

  “這個……也談不上是作弊吧?幾乎是一種公認的默契分配方式,為了增加比賽的可看性罷了。你們跟對方,是不是有點摩擦?”鳥哥看著劉志遠問道。

  “昨天……”老劉簡單說了一下昨天跟對方的小摩擦。

  “哈哈,那就是了,一定是這樣。”鳥哥笑起來。

  單谷嘿嘿笑道:“還真別說,這樣也挺有意思呢!”

  隨后大家跟鳥哥和董栗告辭,抽簽結束,他們需要回去準備一下。老劉也需要收集和整理關于對手的資料。

  第二天一早,老劉直接召集大家,一群人聚在一間屋子里,多少有些擁擠。

  姬彩衣皺了皺眉,道:“我再去開一間房吧……”

  白牧野說道:“我開好了。”

  單谷斜眼看著白牧野,挑了挑眉:“說,為什么偷偷摸摸私下開房?”

  “放虛擬艙用的。”白牧野道。

  “我去……你不是吧?居然把虛擬艙隨身帶著?”單谷一臉不解的看著白牧野。

  其他幾人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也有點怪怪的。

  “見過認床的,沒見過認艙的。”姬彩衣道。

  白牧野笑著說道:“那虛擬艙,有點特殊。”

  這下眾人誰都不說話了。

  黑域的事情,他們現在都已經知道。

  也知道進入黑域的虛擬艙跟正常的那些不大一樣。

  但他們之前都沒見過,也就沒往那方面去想。

  來到白牧野開的那間套房之后,單谷要白牧野把虛擬艙拿出來給大家開開眼。

  見過之后,單谷大失所望。

  “什么嘛……就這么一個玩意兒?居然還有明線露在外面,哎呦我去,這個糙啊!我還以為多高端的一個東西……”單谷吧啦吧啦的在那批評。

  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虛擬艙什么樣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過它可以去哪!”

  司音在一旁突然說道:“彩衣,單谷哥是想掩飾進不去的尷尬吧?”

  司小音,我從來不揉你頭發呀!

  單谷一臉哀怨的看著司音。

  姬彩衣忍不住大笑起來。

  玩笑了一會之后,白牧野收起虛擬艙,五人坐在套房的客廳沙發上,圍坐成一圈。

  劉志遠道:“這支隊伍,不難打!”

  “嘿嘿嘿。”單谷忍不住笑起來。

  劉志遠看他一眼,潑了一盆冷水過來:“但想要跟你單挑那人,實力不比你弱,真要是單挑的話,你未必能輕易贏了人家!”

  “什么?”單谷一臉不信。

  劉志遠道:“人家也是弓箭手!而且,是個八級靈戰士!”

  八級?

  上來的第一場對手,就碰到這么強的?

  星球聯賽,跟小小的城際聯賽,果然不是一個概念。

  其實飛仙聯賽看起來熱鬧,但事實卻殘酷的很。

  那么多支隊伍,遠道而來,一場比賽之后,就要被淘汰掉一半!

  有些實力很強的隊伍,如果倒霉的話,遇到更強的,只能一輪游。心里面再多不甘,也只能認命。

  據說本屆聯賽上,有幾支高三的隊伍就是這種情況。

  都是上一屆前幾的大熱門,結果一上來,就遇到了更強的對手,有的一輪游,有的堅持到第二輪就被淘汰掉。

  所以說,這玩意兒有些時候看命,有些時候……也有暗箱操作的余地。

  比如小白他們這次的對手。

  對方來自一座叫山水的二級主城,距離麗明城和百花城不算太遠,算是近鄰。

  隊伍中一共六人,四男兩女,分別是車潤澤,也就是那個要跟單谷單挑的弓箭手,那個家伙……居然是那支隊伍的隊長!

  另外三個男生,分別是俞子星,六級刺客;萬一舟,六級劍客;吳宏宇七級盾戰。

  兩個女生,康靜靜,六級刺客;水雅寧,八級盾戰!

  沒有符篆師,六個人,全靈戰士配置。

  但卻有兩個八級靈戰士!

  這樣的團隊,其實已經很強了。

  “我分析了一下他們大概的陣容,應該是隊長弓箭手車潤澤,盾戰水雅寧,康靜靜或是俞子星,這兩個刺客當中應該會有一個登場,再加上劍客萬一舟。”

  劉志遠看著幾人:“根據對方之前的比賽視頻,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出場順序,他們那個盾戰水雅寧非常強,看著高高瘦瘦的一個姑娘,實際上卻力大無比,不但擅長防御,而且一手刀法也相當出眾。那個劍客萬一舟,雖然只有六級,但劍術卻非常高明!這里有他們的比賽視頻,你們先看一眼。”

  劉志遠說著,先調出一段比賽視頻。

  畫面中,一支團隊同樣在打復雜地形,相互間的配合默契無間。

  無論是弓箭手車潤哲,還是盾戰水雅寧,都相當強悍。

  看完之后,姬彩衣說道:“這樣的團隊,如果沒有小白的話,咱們真的未必能贏,不好打。”

  “這才剛開始。”

  劉志遠看著他們,一臉認真的道:“現在,我來分配一下上場之后的戰術,小白的能力,盡量不要一下子展現出來太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