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章 這里看風景角度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之前大家在網絡上看飛仙聯賽,看帝國聯賽,從來都是只看戰斗畫面。都看得特別過癮,看得熱血沸騰的。

  卻沒人真正仔細研究過這些比賽的賽制規則那些東西,常年看的人,會比較了解一些。但就算是對賽制規則最了解的那些人,今年也全都必須重新學習一遍。

  因為規則改變了!

  尤其是帝國聯賽,重新加入了單人賽,這不但是一大看點,而且還讓比賽的最終走向,增加了許多懸念!

  可能很多人都覺得,單人賽這個,更多屬于是表演形式,甚至可以放棄。只要最終的團戰能贏,那么單人賽損失的那點積分就可以無視掉。

  其實這種想法,大錯特錯!

  因為在帝國聯賽的賽場上,雙方拼到最后同歸于盡的例子實在太多了!

  打平就意味著雙方的積分是一樣的,那么,單人賽上,誰的積分更高一點,誰就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和主動權。

  有一些實力相對較弱的隊伍,會費盡心機,在單人賽上想辦法多拿一分兩分,甚至全取三分。

  然后在團隊賽上,通過排兵布陣,最終跟對方拼到同歸于盡……那么,最后以弱勝強,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就像劉志遠說的那樣,不能小看任何一支隊伍,也不能將希望全都寄托在小白身上。

  他就算再厲害,還能一個人挑戰人家全隊不成?

  如果真的出現那種畫面,那么對他們這些人來說,也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那樣還要隊友做什么?

  干脆小白一個人自成一隊多好?

  所以,比賽不是這么打的。

  單谷也明白了這個道理,默默的在心中發誓,一定要加速自己的成長速度。

  從飛仙聯賽和帝國聯賽的賽制規則改變上,足以看出很多問題來。

  恐怕神族的再次入侵,已成定局!

  他們身處這個世界的底層,自然感受不到那么多東西來。

  但那些深處上層的大人物們,卻要比他們看得清楚仔細得多。

  劉志遠在介紹完賽制規則之后,看著幾個人道:“三月十五號,一晃就到,我建議,這些天,你們也別干別的了,學校那邊也盡量別去了,都去巨人城試煉場吧。”

  白牧野對這個建議,也表示了贊同。

  “明天開始。”劉志遠道:“所以今天晚上,咱們也不去虛擬世界了,先各自回家,處理一下事情。”

  他看著姬彩衣:“李敏那邊,交給你了。”

  姬彩衣點點頭。

  “好,那就先這樣!”劉志遠說道:“我得回去繼續收集資料。”

  “老劉……”單谷在一旁,叫住劉志遠。

  “嗯?”劉志遠看著他。

  “你真的……不再上場了?”單谷看著他問道。

  “嗯,不上!”劉志遠道:“咱們的隊伍里,未來還需要補充新鮮血液。這個現在還不急,但咱們必須有一個厲害的分析師。這個角色,我最適合。”

  他說著,看了一眼白牧野:“小白,你能進入到更高級的地方,可以留心觀察一下,咱們的隊伍當中,其實缺少一個強有力的盾戰!”

  白牧野想了想,說道:“有防御符,盾戰這個,未必是最缺的。”

  劉志遠思索片刻,點點頭:“那就是遠程攻擊和強力輸出了!”

  白牧野點點頭:“對!”

  話癆單在一旁似乎想說點什么,但最終,還是沉默下來,什么都沒有表示。卻在心里面暗自發誓:我一定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這一次,跟被家人逼迫著去修煉,心里面特別反感完全不同。

  這一次,他是很認真的,想要變強。

  姬彩衣去找李敏,白牧野先是開著車來到孫家莊園,在路上給孫岳琳打了個電話。

  恒叔和瑞叔全都回歸第七軍團了,孫家莊園也變得冷清很多。

  不過莊園里面的那些工作人員見到小白的時候都很開心。

  白牧野到孫家沒多久,孫岳琳就開著車回來了。

  看見小白,先是上上下下打量幾眼,然后滿意的點點頭:“你沒事就好。”

  白牧野心中一暖,看著孫岳琳微笑道:“姐,那件事已經解決了。”

  “嗯?你說……一中那件事?”孫岳琳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看著白牧野的眼神中,帶著幾分驚訝。

  小白這句話里面的信息量,多少有點大。

  “對,那個人,死了。”白牧野道。

  孫岳琳長出一口氣,看著白牧野:“干凈嗎?”

  白牧野點點頭。

  “后患呢?”孫岳琳又問。

  “談不上有多大后患,對方也是暗中行事,也生怕別人知道。說起來那個人,姐也知道,是王二麻子當年扔出去的一枚棋子,叫趙強。”

  孫岳琳想了想,她當初也是看過那些資料的,恍然道:“哦,我知道了,是那個人在背后下的手?他膽子不小啊!”

  孫岳琳眉宇間,露出一抹煞氣。

  這姑娘,看著是藝校的副校長,可骨子里,卻剛的很!

  “沒事,我不怕他,我今天來,就是告訴你一聲,然后接下來這幾天,我們可能要去試煉場展開集訓。馬上就要開始比賽了。”白牧野道。

  “好的,這些事情,你心里有數就行,自己多注意安全。”孫岳琳看著他道。

  從孫家出來,白牧野又給姚謙打了個電話:“老姚,最近沒什么事,你出去給我跑一跑珍惜符篆材料去,我回頭給你列一份清單出來,你也不用買,先弄清楚在哪能買到就行。”

  “沒問題!”姚謙那邊一口答應下來。

  處理完這些事情之后,白牧野開車回到家。

  大漂亮出現在他面前,微微皺眉說道:“其實,這幾天你打黑域,應該成效更加明顯一些。”

  白牧野笑著道:“黑域,也不急于一時,咱們慢慢來就好,我相信,有很多跟我差不多的人,都未必會那么急于在黑域中崛起。”

  大漂亮想了想,欣慰的一笑:“行,你成熟多了,有自己的想法,去試煉場也挺好,可以多跟隊友磨合一下……”

  白牧野看著大漂亮,很認真的道:“姐,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我覺得,所謂天才……只是天賦更好一些,修煉起來更容易一些,但不代表最后有成就的,都是那些超級天才。你查詢數據那么厲害,其實分分鐘就可以弄出一張圖表來。你可以看看,現如今有名的那些強者,有多少是天才成長起來的,又有多少……是沒那么高天分的人成長起來的。”

  大漂亮聽了這話,忍不住笑起來:“行呢,這點小心思都瞞不住你……飯菜我都做好了,你吃過飯之后再去黑域吧,不然這一夜,恐怕又不會下線了。”

  白牧野嘿嘿一笑,跑去廚房,看見桌子上放著豐盛的菜肴,突然忍不住對大漂亮說道:“要不,咱回頭去定一個仿生人的身體?”

  大漂亮先是眼睛一亮,隨即搖搖頭,拒絕道:“還是算了吧,我突然……對那個沒什么興趣了呢。”

  “嗯?”白牧野一臉狐疑的看著大漂亮,心說真的假的?

  “真的,因為那種身體,其實沒什么意思,又不能修煉。”大漂亮說道:“如果以后有機會,我會告訴你,我需要什么樣的身體。”

  “行,只要我能弄到,就一定會幫你!”白牧野道。

  大漂亮開心的笑起來:“趕緊吃飯吧!”

  吃過晚飯,白牧野直接進入黑域。

  上來之后,直接收到于秀秀的留言,看了一眼,先是一怔,隨即皺起眉。

  隨后通訊器響起。

  “你上線了?”通訊器里面傳來于秀秀有些慵懶的聲音:“真是的,姐都給你看了一天的家了!”

  “你過來吧。”白牧野道。

  不到一分鐘,于秀秀就從那邊跑過來。

  進屋之后,白牧野看著她道:“你又把他給揍了一頓?”

  “嗯,那個該死的王八蛋竟然想要調戲我,簡直不知死活!”于秀秀冷笑著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白牧野也不由得有些無語。

  “他還記仇了……”他搖搖頭,隨后忍不住笑起來:“不過你這……也真狠啊,他到現在肯定都覺得咱們關系不怎么樣,白白替我挨了頓揍……哈哈哈,真是個倒霉催的。”

  于秀秀也忍不住笑起來。

  “對了秀秀,我可能又要很長一段時間,不能進入黑域了。”白牧野嘆了口氣,進入黑域的虛擬倉太特殊了,總不能帶著一個虛擬倉到處打比賽去啊。

  于秀秀看了一眼白牧野,忽然瞅了瞅他手指上的空間指環,說了句:“蠢!你手上是什么?”

  “啊?”白牧野微微一怔,隨即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空間指環,恍然大悟的一拍腦門:“嘿,這次還真叫你給說對了,我還真是蠢啊……”

  或許剛剛得到不久的緣故,他真的忘記了手上還有一枚空間指環,可以隨時將那虛擬倉裝著到處走!

  “等你打完飛仙的高中生聯賽,咱們的事情,差不多也就開始了。所以,你必須得跟我保持聯系。”于秀秀看著他道。

  白牧野點點頭:“黑域里面沒問題……但在外面,你方便嗎?”

  于秀秀笑了笑:“身份識別碼給我就好啦,這方面,姐比你可厲害多了!”

  白牧野撇撇嘴,把身份識別碼給了于秀秀。

  “等著我聯系吧!”于秀秀說了一句,然后道:“你最后把你別墅里面的值錢東西,那些符篆材料都放在你空間指環里,這東西是虛擬倉掃描進來的,在這里面一樣用。你放在這房子里,不安全……”

  說著,她看著白牧野:“法陣符篆術你可以吧?”

  “還行,會,但大部分都不精。”白牧野道。

  “會就行了,在院子里布置好法陣符,那王八蛋再敢來,你連面都不用出,直接就可以滅了他!小樣還挺執著,多讓他死幾次,他就知道厲害,不敢來這里瞎嘚瑟了。”于秀秀冷笑道。

  “還是您歹毒。”白牧野贊嘆道。

  “你給我滾蛋!”于秀秀瞪了白牧野一眼,自己先離開了。

  這段日子,她也忙得很,三仙島上,可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清閑。

  隨后,白牧野聯系了小顧。

  這家伙剛剛在擂臺上獲勝一場,開車過來的時候身上依然還帶著那股自信的氣勢。

  “行啊小顧,混到車了?”

  看著小顧同學開過來的那輛車,一輛很大的越野車,白牧野笑瞇瞇的夸獎了一句。

  “嘿,馬馬虎虎。”顧英俊笑道:“對了,馬上要開始的高中生聯賽,你要不要參加?”

  “我?我參加星球的。”白牧野看著他:“你呢?”

  “我不參加。”顧英俊搖搖頭,說道:“最近也有不少事情要處理,而且,我可能得轉學,去一個破地方上學,唉,真不知我家老頭怎么想的。”

  “去破地方上學?你現在不是在紫云嗎?”白牧野隨口問道。

  “我現在也不在紫云。”顧英俊似笑非笑的看著白牧野,心說想套我話?你都不告訴我,我也不告訴你!

  沒套出來,白牧野嘿嘿一笑,也不在意這個,問道:“你準備去什么破地方上學呀?”

  “這個真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我家老頭兒不讓說,高度保密,老大,這也就是你,換個人,我一句都不能透露的。”小顧微笑著說道。

  嘿,哥這就成老大了?

  白牧野也沒去糾正小顧同學的這個稱呼,對他來說,小白的確就是老大那個級別的了。

  畢竟是可以把他按在地上摩擦的符篆師爸爸。

  叫幾聲老大,也虧不著他。

  “高中其實很快就過去,關鍵是大學。”顧英俊看著白牧野道:“到時候老大只要告訴我是哪所大學,我一定考過去,咱們大學見就好!”

  白牧野笑笑:“行,就怕我到時候選的大學,到時候你未必會喜歡。”

  “哪能呢,憑您的實力,不管去哪所大學,對方肯定都爭著搶著要您!”小顧同學隨口拍了個馬屁。

  兩人又閑扯了一會之后,小顧告辭離去。說是還有不少作業沒寫完,走的時候還是一臉痛苦的樣子。

  可憐的孩子,寫作業多好玩。

  白牧野最想見到的林妹妹今天不知何故,并沒有上線。

  等了一會之后,白牧野沒有繼續等,選擇隨機匹配,打了幾場比賽。

  到了白銀級,地圖就已經不僅僅只局限于擂臺戰,開始出現其他地形。

  這種比賽一般來說,有可能耗時長一些,但趣味性和戰斗中的歷練收獲,卻是遠勝過擂臺賽的。

  第一個對手,遇到了一個攻防俱佳的大戰士。

  對方十七八歲,身材魁梧,一手持巨盾,一手持短斧。

  一個典型的近戰型靈戰士。

  雙方隨即到的地圖,是一片殘破的城市廢墟。

  在這種地方,雙方都占不到多大的便宜。

  可以掩護的掩體非常多。

  可以隱藏,可以偷襲。

  不過對方似乎對自己非常有信心,進入到戰斗場地之后,一路朝著中間區域沖去。

  并且不斷的大聲叫喊著。

  “出來呀!有本事你出來呀!是爺們就正面剛,別藏在角落里面躲貓貓。愿意玩游戲,回家找小朋友玩去!”

  白牧野站在一棟廢棄的大樓樓頂,看著由遠及近,一路往中間區域沖過來的這位,臉上忍不住露出幾分同情之色。

  下一秒,他直接飛了一張劍符出去。

  這么遠的距離,直接放風箏就行了!

  短兵相接什么的,首先,你得能上來這棟樓才行啊!

  連樓梯都沒有!

  白牧野是靠飛行符飛上來的!

  有實力的人就是這么為所欲為,且無恥。

  這就是地形的優勢!

  如果沒有飛行符,那么就算想要放風箏,也是存在一定危險性的。

  可現在,那個憨娃連樓都上不來,也沒那本事在短時間把這樓給拆了,只能在下面氣得直跳腳。

  面對突如其來轟過來的那道劍符,這名身材魁梧的年輕人舉起大盾,怒喝一聲:“嘿!”

  一聲巨響。

  大盾碎了。

  那道劍符化成的光劍,直指這年輕人的咽喉。

  “我……”這位九級靈戰士感覺自己特別憋屈。

  他忍不住抬起頭,看著廢棄大樓樓頂那道身影,那么遠的距離,就算目力極佳,也幾乎看不清楚長相。

  只能看見黑乎乎的一團,滿口白牙,似乎在笑。

  “你有這本事,還往樓頂跑什么?”

  白牧野笑呵呵的道:“這里看風景角度好啊!”

  這特么像人話嗎?

  “你怎么上去的?”他忍不住心中好奇,問了一句。

  “飛。”白牧野說了一個字,然后催促道:“別廢話,趕緊認輸吧,我著急,要趕下一場。”

  魁梧少年:“……”

  好委屈!

  連人家衣角都特么沒看清……就輸了。

  干脆利落的認輸,然后不甘的抬頭看一眼樓頂那黑乎乎的家伙,仿佛要把他的樣子記在心里,然后下線。

  那把依然光芒閃爍的符篆化成的光劍,被白牧野精神力駕馭著,朝著幾百米外另一棟廢棄的大樓射去。

  轟隆隆!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那棟大樓直接被這把光劍穿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嘿,嘿嘿。”白牧野咧嘴一笑,然后下線。

  下一場!

  這一晚,他在黑域中打了六場比賽。

  也有點巧,他今晚遇到的這些對手,全都是靈戰士,而且有意思的是,全都是那種近戰類型的。

  因為不是擂臺,而是各種地形,所以小白連防御符都沒用一張。

  基本上就是一張劍符搞定對手。

  除了最后那個對手之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