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九章 新的賽制規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于秀秀神清氣爽的回到隔壁家里,心說真好,連晨練都省了,要是每天都可以這樣鍛煉一次,好像也挺不錯的!

  狗東西,你冒充誰不好?冒充小白算你倒霉!

  她當時一眼就看出這人不是小白,隨后就想起之前那群狂罵小白的家伙,說些龍傲天是騙子小偷之類的話。

  因此在看見龍傲天的一瞬間,她直接就確定了這人的身份。

  所以說龍傲天就是個倒霉蛋兒,如果他能忍一時的話,只要跟于秀秀避開,換做旁人,還真未必能一眼認出他來。

  現在倒好,倒在小白家的門口,想死都死不成。

  過了好半天,他終于恢復了一點氣力,說出了那兩個平日不在意,但今天卻讓他激動萬分的兩個字——下……線!

  于秀秀雖然回家了,卻一直盯著小白這邊,見龍傲天下線了,這才微微松了口氣。

  基于對方小偷、騙子的身份,她決定要替小白看一段時間家。

  同時她也在通訊器上給小白留言,告知小白這件事情。

  白牧野在黑域里面呆了一夜,一大早,下線之后,神清氣爽。

  畫了一晚上的符,感覺精神特別飽滿,整個人的狀態也都非常好。

  隨后收到劉志遠發來的消息,告訴他一會老地方見。

  鍛煉之后,洗漱一番,吃完了大漂亮做的豐盛早餐,白牧野開著車來到他們的據點。

  其他幾個人,這會兒都已經到了。

  單谷看見白牧野,頓時一臉興奮,說道:“比賽的具體日期已經下來了!”

  說著,一揮手,面前出現一道光幕,上面是各種比賽規則和賽程。

  “三月十五號開始?”白牧野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皺眉:“比賽規則也變了啊……”

  劉志遠點點頭:“是啊,改變了,其實從百花杯上就可以看出來。”

  姬彩衣拿著幾瓶水走過來,一人扔了一瓶過去,然后坐在沙發上,突然說道:“對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幾個人看向她。

  “咱們在地宮里面得到的前兩顆靈珠……應該也有李敏的份兒啊!”

  “哎呦,你不說我都忘了這件事,是啊,咱們得到那兩顆靈珠的時候,李敏也是在場的。雖然她說了不要,但這種事兒,咱們一點表示也沒有,也是不應該。而且人家一直替咱們保守著這個秘密,挺不容易的。”單谷在一旁說道。

  “嗯,就算她之前就說過,有什么收獲她都不要,但那是她的想法,卻不能成為我們的態度。”劉志遠點點頭。

  老劉很穩,一點都沒表現出來跟白牧野商量過的樣子。

  這種事兒就算彩衣不提,說不定回頭司音和單谷也得提。

  之前沒提,只是被各種紛紛擾擾的事情搞忘了。等到想起來,肯定都會提。

  他們這群人,還真沒有那種特別喜歡占小便宜的。

  “小白,你怎么看?”劉志遠看著白牧野問道。

  看毛線啊!

  白牧野心道,你還真能裝……

  不過這種時候,他也不能跳出來拆老劉的臺,只能硬著頭皮道:“一顆靈珠,成交價格至少幾百億,那是可以讓宗師瞬間實力暴漲的東西。所以,賣是不可能賣的,我這里,還有幾十億……”

  “不行,肯定不行!”姬彩衣一臉堅決的搖頭道:“我們每個人分了兩顆品相完好的靈珠,其實已經算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怎么還能讓你拿錢?這件事,我是這么想的……”

  她說著,看向幾個人:“你們知道咱們的米線店現在每天營業額是多少嗎?”

  大家全都一臉愕然。

  回來之后,還一次都沒去過呢,知道個屁呀。

  姬彩衣嘆了口氣:“你們這些人……我就算夠遲鈍的了,你們比我還遲鈍!其實郭姐那邊,每個月都會把報表發給我們。雖然有智能系統在處理,但為了自己能弄懂,她還專門去學的。結果你們倒好,一個個,還真是甩手掌柜。”

  單谷道:“別說那些,趕緊說說,一天多少流水?”

  姬彩衣道:“目前為止,咱們在百花城一共開了六家店,一天的流水,大約在一百萬左右,一個月,就是三千萬,一年三個多億!怎么樣?都想不到吧?”

  幾個人全都有點懵,米線店而已,總店火爆尚可理解,畢竟是在黃金地段,那些分店一年也能產生那么大的利潤?

  “當然,前期店鋪的裝修什么的,也花了不少錢,很多分店都是租下來的,還要付租金。所以算下來,這第一年的利潤,恐怕只有大幾千萬的樣子。不過長遠來看,這些店鋪,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只可以生金蛋的母雞。”

  姬彩衣說著,忍不住笑起來:“你們不知道,我家里人都被驚呆了呢,他們之前考慮過做餐飲,但覺得做不出什么有特色的東西,于是就放棄了。沒想到,咱們幾個開的這家店,居然這么賺錢!”

  “以后,我打算讓郭姐和光哥他們繼續往其他城市拓展,但凡有我姬家生意的地方,咱們都可以把店鋪開過去。這樣,咱們的店,就不是什么小打小鬧了。”

  姬彩衣看著幾個人:“你們覺得,咱們分給李敏一點股份怎么樣?這股份,不要小白來出,從我們幾個人手上勻一部分給她。”

  “我沒什么意見,關鍵這樣……合適么?”單谷用手撩了一下灰白的長發,道:“我倒是沒別的意思,只是覺得,她會接受嗎?”

  “你要是直接分她錢,她更不會接受,你信嗎?”姬彩衣說道:“看來你們對李敏還是不算很了解,她這個人,怎么說呢,她是很聰明,但也很正的一個人……她應該是很想跟我們成為好朋友的,她很優秀,從不惹人反感,人品也沒問題。所以我覺得,我們多一個這樣的朋友,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司音小聲道:“對,一起尋到的寶物,沒道理就咱們幾個分,把人家撇下……”

  姬彩衣看了一眼司音,司音瞬間跑了,奶兇奶兇的盯著姬彩衣,頭發又不是你玩具!

  劉志遠看了看白牧野,白牧野輕輕點點頭。

  其實劉志遠想賣靈珠這件事,他本身就不是很贊同。但老劉當時態度很堅決,他也沒法多說什么。現在姬彩衣當面把這件事提出來,說的話也很有道理。那種大幾十億的利益,直接給李敏,她真的未必會接受。

  但米線店的一點股份,她肯定跟幾個人之前一樣,不會太當一回事。

  而且通過這種方式,也可以讓她徹底打開之前那個心結。

  說起來,五個人真的沒人怪她。

  “那就這么定了吧,小白,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來處理就行。”姬彩衣說道。

  白牧野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劉志遠挑了挑眉梢,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沒開口。

  大家雖然都清楚他的心思,知道他是想要走另外一條路。但如果一次又一次的提的話,還是會令人感到不舒服的。

  少年人,不愿談分別。

  “咱們來研究一下比賽的事情吧。”劉志遠轉移了話題。

  “首先是比賽規則,發生了改變。”

  劉志遠看著幾個人說道:“從一開始,就變成了各種地形的團隊戰斗,擂臺賽,被徹底摒棄了!所以,我們接下來這段時間,必須要把更多精力,放在熟悉各種地形的戰斗上。”

  “巨人城試煉場,就是一個不錯的地方,那里的系統,就可以模擬各種地形,而且真實程度,要比虛擬世界高出很多!”

  白牧野點點頭:“不錯,這個我贊同。”

  黑域的門檻太高了,而且說起來,就算是他,也不知道通過什么方式進入黑域。

  除非去問老頭子。

  但身邊這群人,除了司音之外,其他人……真的不怎么適合進入黑域。

  至少現在是不適合。

  一旦進去,自尊心肯定會被狠狠打擊。

  所以巨人城試煉場,是最適合的地方。關鍵他們這群人進入,還不收門票。

  “其實這種變化,我覺得是好事。”單谷道:“至少可以讓我們提前就熟練各種地形的戰斗方式,我們有司音在,有白哥在,沒什么可懼怕的。”

  司音有些害羞,小聲道:“我,我不行的。”

  “你行!”姬彩衣快速伸手,揉了一把司音的腦袋,頭發又順又滑,感覺特爽。

  司音噘著嘴,委屈的看了一眼姬彩衣,你非要把刺客的能力用在揉我腦袋上嗎?

  姬彩衣笑嘻嘻的道:“之前的戰斗,你已經證明了自己,你別忘了,那可是在現實中!現實中的戰斗你都不怕了,還怕虛擬嗎?”

  司音說道:“當時……不是生死攸關嘛,自然就忘記害怕了,可是真要在比賽中,一想到要對人發起攻擊,我就有點打怵。”

  “不用怕,你肯定是沒問題的!”姬彩衣鼓勵道。

  “嗯,我盡量克服!”司音一臉認真的用力點點頭。

  劉志遠接著道:“這次依然是十個賽區,咱們這個賽區,我已經研究過,并且已經做好了表格。”

  說著,他一揮手,一道光幕出現在眾人眼前。

  光幕上,一張張巨大的表格,里面密密麻麻,寫滿了文字。

  “哎呦,看著就暈,你還是給我們說說就好。”姬彩衣揉著太陽穴道。

  劉志遠有些寵溺的看了一眼姬彩衣,說道:“其實沒有多復雜,咱們因為是百花杯的冠軍,無需參加資格選拔賽,直接就可以進入到正賽當中。”

  “像咱們這樣的三級城市,每座城市只能有一支高中隊伍參賽,所以,三級城市,一共是一千支隊伍。”

  單谷搖頭道:“好多啊!”

  “十個賽區呢。”劉志遠笑著道:“二級城市,每座城市允許兩支隊伍參賽,一共是兩百一十六支隊伍,一級城市,每座城市允許五支隊伍參賽……”

  “擦!不公平啊!”單谷翻了個白眼:“咋,一級城市里面的隊伍就一定牛逼么?”

  劉志遠看著他道:“你好好想想一級城市的人口基數。”

  單谷頓時不說話了,的確,按照人口基數計算的話,一座城市只能派出五支隊伍參賽,人家可能還覺得不公平呢!

  “所以,參賽的隊伍總數,就是一千支三級城市的隊伍,加上兩百一十六支二級城市的隊伍,再加上,一百八十支一級城市的隊伍,一共是一千三百九十六支隊伍!”

  劉志遠看著這些人道:“然后,還會有四支隊伍,在三十六座一級主城中,通過抽簽產生名額。這樣一共就是一千四百支隊伍。”

  白牧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嘀咕道:“星球大戰啊!”

  這還是三級城市只能派出一支隊伍,二級城市只能派出兩支隊伍的情況下,像百花這種城市,其實派出三五支高中生隊伍,也是沒問題的!

  至于人口億萬的二級主城,派出十幾支甚至幾十支隊伍都沒問題!

  一級主城就更不用說了。

  所以現在這種情況,已經算是優中選優,精簡之后繼續精簡的結果了。

  “一千四百支隊伍,分成十大賽區。”劉志遠繼續說道:“每一個賽區,一百四十支隊伍,上來就是淘汰賽!”

  “而且這種淘汰賽,是隨即分配的!”

  劉志遠表情很認真,看著眾人:“在比賽之前兩天才能知道對手是誰,所以留給我們了解對手的時間,非常短暫。”

  單谷有些不在意的說道:“咱們有白哥……”

  劉志遠有些嚴厲的看了他一眼:“單谷……”

  單谷撓撓頭,嘿嘿笑道:“我懂我懂,不能什么都指望白哥,咱們自己也是要成長的哈……道理大家都懂,但只要有白哥在,還是會忍不住想要依賴他嘛。”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如果你只想打飛仙高中生聯賽的話,你可以不用太努力。”劉志遠一臉認真的看著他道:“可如果……你還想要去打帝國高中生聯賽,像萬雄學長他們那樣,為整個百花城乃至飛仙星爭光,想要在未來上一所名校,那么,你就必須要改變你現在這種心態。”

  “我知道了。”單谷腦袋耷拉下來,被訓了一通也是活該。因為自從地宮之行后,他心態的確有點過于放松。

  白哥太猛了!

  一個人能挑戰一支隊伍!

  再加上覺醒之后的司小音,同樣猛的一塌糊涂。

  有這兩尊大神在,整個飛仙高中生聯賽,誰能擋住他們?

  單谷甚至已經想到到時候要用什么姿勢舉起獎杯了……

  “不要小看任何一支隊伍,我手里的資料中,一千四百支隊伍全都有!”

  劉志遠看了單谷一眼,又看看其他人:“你們知道嗎?這一次的飛仙聯賽上,有些隊伍強大到讓我感覺吃驚。你們覺得有小白一個高級符篆師就夠了?錯了!今年參賽的隊伍當中,至少有十支隊伍當中,是有高級符篆師的!”

  “另外,還有幾支隊伍,里面有宗師級靈戰士。”

  單谷頓時瞪大眼睛:“啥?宗師級的靈戰士?鬧呢吧?這怎么可能?”

  姬彩衣和司音、白牧野也全都有些驚訝。

  高中生?宗師級?

  雖然是靈戰士,但這依然讓人感覺到震撼。

  “他們是怎么進入宗師級的,這個不清楚,但十有八九也是和咱們一樣,手上有靈珠。但這種人的天賦肯定也想當高!你們別忘了,很多人的天賦……比如說我,就算有靈珠,也不可能在短時間沖開宗師的那道桎梏!”

  劉志遠一臉認真的看著眾人:“而且,今年的參賽隊伍當中,九級靈戰士一大把,這些人……也都是隨時有可能踏入宗師境界的!”

  “我天……真是變態,他們也都是高一的隊伍嗎?”姬彩衣問道。

  “大多數都是高二的隊伍,還有一部分,是來自高三的。”劉志遠說道。

  “高三跟著湊什么熱鬧啊?他們如果真的打進前十,也沒辦法參加帝國高中生聯賽吧?”姬彩衣有些疑惑。

  “是沒辦法參加,但你們別忘了,比賽是有獎勵的!”劉志遠看著姬彩衣:“至于因此而空出來的名額,則是在十名以后的那些隊伍中遴選。”

  “咱們飛仙雖然是一顆偏遠的邊陲星球,但同樣是有頂級天才的!比如小白,比如司音……”劉志遠看著幾人:“我們區區一座百花城,都能出現萬雄,出現小白和司音這種天才,其他城市就不能出嗎?”

  他的目光,最后落到單谷身上。

  單谷雙手合十:“老劉,我的錯,我認真檢討,我一定糾正自己這種錯誤思想,一定會認真對待……”

  劉志遠看著他道:“飛仙高中生聯賽,我是有足夠信心的,雖然有幾支特別強大的隊伍,但我們還是有很大希望,可以劍指冠軍!”

  幾個小伙伴聞聽此言,全都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冠軍啊!

  獎勵什么的,大家并不是最在意的。

  但那座冠軍獎杯,卻是每個人都想親親抱抱舉高高的!

  “我這段時間,不僅研究了咱們飛仙的高中聯賽,我還研究了一下帝國歷屆的高中聯賽。”

  劉志遠說道:“你們想聽聽我的研究成果嗎?”

  “說啊。”單谷道。

  姬彩衣和司音也紛紛點頭。

  劉志遠道:“如果,按照我們這支隊伍目前的實力去打帝國聯賽,那么,咱們最終能夠進入到前三十,就算是運氣好!”

  “不會吧?”姬彩衣一臉驚詫。

  單谷也是一臉不信:“怎么可能啊?”

  劉志遠道:“帝國聯賽的規則,跟飛仙聯賽又不一樣。飛仙聯賽,是只能上四個人,沒有替補這一說。但帝國聯賽,不但是有替補的,而且今年還恢復了一些在之前曾經啟用過的規則,比如單人賽!”

  “單人賽是每支團隊可以派出三個人進行單挑,獲勝積一分,失敗零分。”

  “單人賽之后的團戰,獲勝方積六分,最后總成績,以單人賽和團戰的總分加起來為準。比如你單人戰勝了,但團戰輸了,那么還是輸了!”

  “但還存在一種可能,就是單人戰有輸有贏,團戰最后打平……這種情況,也是有可能發生的。”

  “帝國聯賽的團戰,是可以先后上場六個人的!四個,兩個替補。只要有人被判負,替補就隨時可以登場。這就非常考驗排兵布陣的能力,所以,真到那時候,我們也是需要補充新鮮血液的。”

  “帝國聯賽,考驗的更加綜合全面,我們必須要在比賽開始之前就拿到對方的資料,如果蒙著頭打,很容易翻車。我看過的那些視頻當中,通過排兵布陣輕松拿下比自己強的對手的,比比皆是!”

  “更別說,那些來自富庶星球的隊伍,絕對比我們想象中要強太多!我看過的上上屆帝國聯賽視頻當中,冠軍隊伍,是滿編的八個人,除了兩個符篆師是高級之外,剩下那六個靈戰士,全都是宗師境界!”

  眾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太特么嚇人了吧?

  “當然,人家也公開承認,是靠靈珠堆上去的!”劉志遠說道:“可問題是,單谷……現在給你用靈珠硬往上堆,你能保證突破宗師桎梏嗎?”

  單谷嘴角抽了抽,搖搖頭:“不能。”

  劉志遠又看向姬彩衣:“彩衣你能嗎?”

  姬彩衣也默默點點頭。

  這種大話,在場幾個人,除了司音之外,誰都不敢說。

  “那你再想想我們現在的境界,司音八級,她打到帝國聯賽的時候,使用靈珠,或許有可能突破到宗師。但你們兩個呢?現在都是六級靈戰士,高級都沒到。又哪來的信心,在帝國聯賽上殺到前面去?全憑小白一個人拼命?一個人扛著整支隊伍前進?那現實嗎?”劉志遠問道。

  單谷沉默半晌,搖頭道:“我不會讓那種情況出現。”

  見目的達到,劉志遠放過了單谷,接著道:“說起來,飛仙聯賽,還是相待簡單的,十大賽區的比賽,也比較簡單,一路淘汰下去就行。先是進七十,七十再進三十五,三十五進十八,到時候會有一支幸運的隊伍輪空。然后十八進九,九支隊伍八場比賽……今年跟之前不同的是,前三晉級決賽圈!”

  “之前好像是只有第一晉級決賽圈吧?”姬彩衣在一旁問道。

  “對,之前一直都是只有分賽區冠軍才能晉級決賽圈,但今年,卻是前三晉級決賽圈。所以今年飛仙的決賽,也會比以往更加激烈!”劉志遠說道。

  “三十支決賽圈的隊伍,通過抽簽,分成上下兩個半區,再通過抽簽進行淘汰賽,十五進八……還是會有一支幸運的隊伍輪空,先是八進四,然后半區半決賽、決賽……最后,上下半區的冠軍爭奪總冠軍,亞軍爭奪三四名。”

  劉志遠看著眾人道:“從現在開始,我不會上場比賽了,我會專門負責所有賽前分析,排兵布陣,以及賽前賽后的各種采訪,你們……專心比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