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八章 倒霉的龍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黑胖子被抽了一巴掌,那雙嘰里咕嚕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憤怒,但他開不了口,說不了話。

  小白又抽了他一巴掌:“問你話呢!”

  這時一旁有人提醒道:“兄弟,你那控制符是上品的吧?他開不了口啊!”

  “咦?上品控制符還能封禁說話嗎?”有人很好奇。

  “人家那符篆術本身就屬于極品功法范疇的!所以到了上品之后,可以封禁語言!”那人解釋道。

  一群人看向白牧野這個小黑胖子的眼神中,不由帶了幾分敬畏。

  實力強大的年輕高級符篆師,修煉的符篆術又是這么高級的,這種人,最好還是不要輕易招惹。

  那個假冒的家伙,還真是眼瞎,假冒誰不好,假冒這么厲害的一個主兒。

  另一個小黑胖子被抽了兩巴掌,話都說不了一句,不過一雙眼倒像是會說話一樣,盯著白牧野,充滿不服不忿。

  估摸著控制符的時間快要到了,白牧野毫不猶豫的又是一張控制符拍上去。

  說個毛!

  他也沒打算讓這家伙說話呀!

  能有什么可說的?

  這都是一場誤會?

  屁的誤會!

  要不是按照他的樣子塑造的個人形象,怎么可能像到這種地步去?

  所以,這家伙原本就沒有心存好意是一定的。

  而且黑域這種地方,人雜的很!

  就算同樣來自一顆星球的,都很難去定位尋找,更不要說,這里的超級天才們,很可能是來自完全不同的國家!

  別看現在抓著他,回頭人家換一副形象,往人群里一鉆,上哪找去?

  所以,管他那么多,先揍一頓再說!

  白牧野當場拳打腳踢,也沒想要弄死這家伙,但胖揍一頓出出氣卻是必須的。

  百分百真實,這個設定真好!

  拳拳到肉!

  小白現在擁有著四級靈戰士的體質,打起人來,那也是相當可怕的。

  說開碑裂石可能有點夸張,但一拳下去,打的一個沒有防備的人骨斷筋折卻是小意思。

  所以這小黑胖子算是倒了血霉,不能說,不能動,只能站在那里挨打。

  一開始那嘰里咕嚕的眼睛里還充滿不服不忿,后來是無比的憤怒,再后來是痛苦,等到最后……則變成了哀求。

  鼻青臉腫不說,身上的骨頭不知被小白下黑碎了多少。

  就連圍觀這些人都忍不住有些肝兒顫,心說這小黑胖子下手可真狠啊!

  不過這事兒要是換做他們,估計也不會輕饒了這個假冒自己的王八蛋。

  跟特么套牌車似的,干點壞事兒都栽到別人身上去了。

  這種混蛋就該揍!

  白牧野用了三張控符,打了這個假冒的家伙差不多五分鐘。

  這個倒霉的混蛋連喊疼的資格都沒有,到最后倒在地上,幾乎被打昏過去。

  鼻青臉腫,涕淚橫流。

  痘痘站在一旁,悄悄的給自己那些同伴發著消息,跟他們講述著發生了什么。

  那些剛剛直接被白牧野擊殺的人,有一多半都沒上線。

  但還是有幾個回來了,也在第一時間,看見了白牧野暴揍假扮者的場面。

  這些人心里叫好的同時,又不由得感到委屈和倒霉。

  但又特么沒辦法指責白牧野,因為剛剛好像是他們不由分說直接就動手了的。

  唯一一個反應慢一點,可能膽子也小一點的痘痘少年沒來得及動手,人家就沒殺……

  他們都不傻,看見這場面怎么還能不明白,龍傲天跟大魔王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這天殺的龍傲天自從進入到黑域,特么一場比賽都沒打,沒有在任何地方留下過龍傲天這三個字……甚至他在黑域中的名字叫不叫龍傲天都是兩說。

  該揍!

  活該!

  應該直接打死!

  幾個上來的超級天才猶豫著,湊到跟前。

  白牧野一看這幾人,眉梢一挑,停下手,也不打了。

  這幾人都一臉警惕的樣子。

  白牧野道:“看見了嗎?”

  “看……看見了。”先前那叫囂著罵他最歡的青年一臉慚愧。

  “就算他易容成跟我一樣,但他身上有我這股正氣嗎?他的眼睛,有我這么正直嗎?”白牧野瞪著那青年問道。

  正氣?

  正直?

  你們都是一模一樣的賤,誰特么能從你身上看見正氣啊?

  現在地上倒著的那位是被打的沒了人樣,看不太出來了,可之前這兩人站在一起,如果不是特別熟悉他們的人,誰能分辨出來?

  白牧野居高臨下,看著倒在地上這位,說道:“我這英俊帥氣的外表,你喜歡你就用去,記住啊,不要改,是個男人的話,你就千萬別改,你這一身賤兮兮的騷氣,哥已經記住了!所以就算你改了,哥也認得出你!你不改,以后你愛干啥干啥!大家也都看見了,他干的那些缺德事兒,和我無關!以后再有這種事兒,你們別來找我,哥叫大魔王!”

  白牧野說著,頭頂亮出明晃晃三個字——大魔王!

  眾人一陣無語。

  “記得哥這一身正氣!”白牧野看著眾人。

  然后拿腳踢了踢動都動彈不了一下的龍傲天——此時的龍傲天,控制符的力量已經消失了,但他被打懵逼了,連說話的力氣都幾乎沒有。

  “記住我的話,龍傲天,你要是個爺們,就特別別改你這張臉!哥一點都不在乎你潑臟水這種低級下作的舉動!”

  “好!”

  圍觀的人當中,有人忍不住大聲叫好。

  雖然大魔王這個小黑胖子似乎有點自戀,不過身為超級天才,誰又不自戀呢?

  只不過有人表現得直接一些,有人暗藏心里罷了。大家都是自戀的寶寶,誰都別說誰。

  “大魔王鐵骨錚錚!”

  “雖然是同樣一張臉,但大魔王卻一身正氣!”

  一些人也不知是真的佩服,還是出于什么目的,紛紛出言夸贊起來。

  有人帶節奏,就是不一樣!

  越來越多的圍觀人群中,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覺得,大魔王這個小黑胖子,真是不錯!

  就連剛剛被白牧野干掉這幾位,也都不由得生出這樣的一個念頭——大魔王,真是個剛烈的人啊!

  面對別人的質疑,一身鐵骨!

  這人,可以交個朋友!

  躺在地上的龍傲天,發出痛苦的呻吟,咬著牙,很想罵這群圍觀的捧臭腳傻逼——他他媽的不讓老子改,那是因為他以后干壞事,可以栽在老子身上!你們這群傻逼……都讓他給騙了!

  不過他根本沒來得及發出聲音,那幾個早就按捺不住的人,一股腦沖上來,對著他拼命拳打腳踢起來。

  “你麻痹的龍傲天,老子辛辛苦苦賺錢買點材料,都特么讓你給偷了!你說你算個人嗎?”

  “老子追求的女神,多么純潔的一個姑娘,讓你調戲得都不看老子了,你該死啊啊啊啊!”

  白牧野:“……”

  他眼睜睜看著這位龍傲天連下線這兩個字都喊不出來,活生生被幾個憤怒到爆炸的年輕人給揍死了。

  唉,真是凄慘啊!

  簡直是見者落淚聞著傷心。

  白牧野拍拍手,沖著那幾個人點點頭,然后沖著圍觀人群揮揮手。

  鐵骨錚錚大魔王施施然進了符篆用品商店。

  今天,真爽!

  買了一大堆材料之后,白牧野開著車往家走。

  此時的路上,各種車輛開始多了起來,路也不像之前那么冷清。

  白牧野優哉游哉的往回開著,也沒太注意后面的情況。

  距離他的車大約六七百米的樣子,另一輛造型夸張的跑車里,一個小黑胖子一臉憤怒,眼神幾欲噴火,死死盯著白牧野那輛車。

  “王八蛋!讓你家天哥吃了這么大一個虧,未了還往死里坑老子。這特么的,以后就算老子改了樣子,但這名字沒法改啊!真陰啊!”

  龍傲天咬牙切齒,這會兒他真有種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的感覺。

  別人看不出那大魔王的險惡用心,他這種壞的冒水的家伙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

  他可以栽贓大魔王,大魔王同樣可以栽贓他啊!

  只是最初的時候,他沒能想到這一點,現在卻等于挖了個坑,把自己埋進去了。

  必須得讓這個人知道,招惹了龍哥,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我倒霉被你抓住一次,但卻絕不會被你抓住第二次!

  可以后你就慘嘍!

  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我會經常光顧的!

  還有你身邊那些人……小妖女?嘔!她就算了,太特么丑了!下不去手。

  那個叫于秀秀的,還有那個叫月兒的,都是大美女,看哥到時候怎么頂著你的名字去調戲他們!

  龍傲天一邊在心里面發著誓,一邊跟蹤著白牧野。

  一口氣跟到了別墅區外面,他不敢繼續跟了。

  遠遠看著白牧野的車拐進了一個院子,他則坐在車里等。

  白牧野回到家之后,將符篆材料拿到房間里,直接開始畫起符來。

  各種特殊的屬性符篆術的確是好用,但說實話,從成本上考慮的話,還是之前的那些符篆更實用一些。

  越是威力巨大的符篆,前期的材料,后期的精神力需求越是巨大。

  反倒是他在精神力二十多的時候就可以使用的符篆術,相對來說,要求都是最低的!

  其實這種,對一個符篆師來說,反倒是最實用的。

  比如防御、速度、力量、凈化、耐力、敏捷這些輔助類的符篆術,白牧野現在用起來,簡直得心應手。

  再比如控制符和劍符,也同樣每天都在提升當中。

  這些符篆術,在上品的時候,就已經相當厲害,一旦從上品修煉到大師級,甚至完美級,那么將會出現那種返璞歸真的現象!

  這就像在真正的高手手中,一根柳條都能發揮出難以想象的可怕威力!

  白牧野也是最近這段時間才領悟出這個道理,所以他不再執著于那些威力強大的屬性符篆術,反倒是決定先將這些世人眼中相對普通的符篆術修煉到更高層級。

  畫符,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巨大的享受。

  所以他往書房這么一呆,就是一個晚上!

  別墅的燈,始終亮著的。

  龍傲天在外面等的有些焦急,心里面也無比郁悶。

  大魔王這王八蛋在自己的別墅里面藏女人了?

  不然干嘛不下線啊!

  那房子一整晚都亮著燈,他在干什么?

  一直到后半夜,那房間的燈都沒關。

  “媽的,這王八蛋喜歡開著燈?”龍傲天坐在車里罵罵咧咧,身體都有些僵硬,之前被打的心理陰影到現在都沒能消散。

  活活被打死的啊!

  “還有那幾個傻缺,你們都給龍哥等著,以后要是不把你們收拾得服服帖帖,大魔王就是你們孫子!”

  可憐的龍傲天同學縮在車里,一口氣等到天亮!

  終于,那別墅里面的燈光熄滅了!

  我草你終于下線了嗎?

  龍傲天在這一刻,差點淚流滿面。

  但他依然還是沒有沖動。

  他就像是一頭蟄伏在草叢中的老虎一樣,耐心的等待著獵物放松警惕那一刻。

  大約又過了一個多小時,他終于從車里面下來,伸伸胳膊伸伸腿,溜溜達達往白牧野那棟別墅走去。

  房子里一定有不少好東西吧?

  這么大一棟別墅呢!

  龍哥今天就先送你一個小禮物!

  等你下次上線的時候,一定會有種巨大的驚喜!

  龍傲天來到白牧野的別墅大門外,直接一翻身,身子特別靈巧的落入到院子里。

  來到別墅正門那里,他小心翼翼,準備開門。

  這是他的絕活,管你什么古老的機械鎖,還是現代的高科技電子鎖,只要是鎖,就沒有他開不開的!

  當然,他同樣擅長開女人的心鎖!

  開那把鎖,對他來說,成就感要更高一點。

  頂著小黑胖子的這張臉,他泡妞都無往而不利。

  其實力,可見一斑。

  就在龍傲天光明正大在那準備開門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聲清脆的招呼:“喂……小黑胖子,你干嘛呢?怎么一大早跑來了?”

  于秀秀差點就脫口喊出小白這兩個字,但她反應極快,直接給收了回去。

  哪怕這里沒有外人,也不能掉以輕心。

  龍傲天嚇得手一啰嗦,連忙把手縮回來,轉回身,順著回廊,看見大門外站著一個身姿妖嬈的年輕漂亮姑娘。

  于秀秀?

  龍傲天一臉鎮定,開口道:“你不也這么早就來了?”

  開口那瞬間,如果白牧野在這里,一定會被驚到。無論語氣,還是語調,竟然跟他一模一樣!

  不得不說,這位龍傲天,在這方面當真有著令人不可思議的天賦。

  “嘻嘻,我來不正常嗎?”于秀秀笑嘻嘻地看著他:“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實際上此時此刻,于秀秀的一顆心,已經是怒不可遏了!

  她一眼就看出這人不是白牧野!

  龍傲天的偽裝能力確實超強,就連聲音都惟妙惟肖。

  可他遇上的人,是真正擁有一顆慧眼的于秀秀!

  這也算是棋逢對手了。

  于秀秀對白牧野的了解根本不是龍傲天能想象的。

  他還以為自己騙過了于秀秀,看著那婀娜的身段,心里面頓時有些熱絡起來。

  真是個超級大美女啊!

  狗日的大魔王,龍哥今天就讓你知道,得罪龍哥的下場!

  “你自己進來唄。”龍傲天笑瞇瞇地看著于秀秀。

  多余的話,一句都不肯多說。

  他終究是不了解這女人跟大魔王之間的關系,不過這黑域里面,幾乎也不存在什么熟人。

  所以,只要小心一些,謹慎一點,就不會有什么問題!

  于秀秀看著他,說道:“身為鄰居,你這樣就有點不地道了,就不能過來給我開下門嗎?”

  哦,鄰居啊!

  美女鄰居!

  嘿嘿嘿,這個好!

  龍傲天那張小黑胖臉上露出笑容,一臉鎮定的走過去,把大門從里面給打開了。

  輕輕一按,大門無聲無息的向兩邊滑去。

  龍傲天上下打量著于秀秀:“又變漂亮了?”

  回答他的,是一張符。

  真的,如果可以重來一次的話,龍哥打死都不會給她開門。

  這一次,他是真的一丁點防備都沒有!

  一點一點都沒有那種!

  哪怕有一點點防備,也不至于被人用控制符給偷襲了個正著啊!

  這女人長得超級漂亮,那張臉也實在是太讓人分神了一點。關鍵是……他媽的下手太黑了啊!

  怎么跟那個大魔王一樣?上來就是一張控制符?

  高級上品的控制符拍在龍傲天身上,嘖,他再次陷入神不能動口不能言的地步。

  “王八蛋,姐你也敢騙?”

  一個大耳光旋風般抽了過來。

  龍傲天當場就被抽了個七葷八素。

  這他媽的……怎么連動手的程序都一樣啊?

  龍傲天突然有種想死的感覺。

  他想迅速求死!

  又一個!

  兩個耳光過后,于秀秀怒罵道:“欠了姐的錢不還,見了面還敢如此明目張膽的?狗東西!當初如果不是姐瞎了眼,以為同樣住在這片區域的人也會跟姐一樣有素質,怎么可能把辛苦賺來的黑域幣借給你?”

  于秀秀那條大長腿,看著是真養眼。

  筆直修長!

  可那條腿踹在人身上,也是真特么疼啊!

  不過……等等!

  她在說什么?

  我草!

  日啊!

  她不是認出我是假的,而是把我當成真的了?

  大魔王那王八蛋欠她錢?

  龍傲天整個人都快要瘋了,幾乎徹底崩潰了。

  之前被活生生打死,他都沒崩潰。

  一心想著怎么報復回來呢。

  可現在,他真的有點崩潰了。

  這他媽,叫什么事兒?

  我平白無故的,替大魔王挨了頓毒打?

  于秀秀一邊打,一邊罵,同時還不忘往他身上拍控制符。

  一口氣打了三四分鐘,似乎有點打累了,那光潔白皙的額頭上,還蒙著一層淡淡的汗珠。

  打人真是個體力活!

  有點累了。

  伸手抹了一把額頭淡淡的一層汗水,于秀秀沖著朝著倒在地上雙眼無神的龍傲天呸了一口,罵道:“狗東西!”

  然后揚長而去。

  龍傲天一臉絕望的看著那個婀娜多姿的背影扭動著纖細的腰肢漸漸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他現在,只想死。

  同時也想咨詢一下:身上骨頭被打碎一多半,還能撬鎖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