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就是龍傲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回到樓上,白牧野看著大漂亮道:“給我查這個人。”

  大漂亮看著白牧野,突然輕輕一笑。

  “咋?”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著大漂亮。

  “沒事兒,只是突然間覺得,我家小哥哥長大了。”大漂亮似乎有點傷感,又有些欣慰的看著白牧野:“你罵他那段話,很解氣,也很爽!但說起來,你其實還是有點心軟呢。”

  白牧野瞪了她一眼,嘆了口氣,道:“如果這人,真像他說的那樣,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那也不能放過他。”大漂亮看了白牧野一眼。

  “我沒說要放過他,但未必一定要殺他。”白牧野道:“我連夏侯明和趙璐都能容得下,同樣可以容得下他,有能齊王陣營里多釘一顆屬于我們的釘子的機會,為什么不呢?”

  “但如果他不是什么良善之輩呢?”大漂亮問道。

  “那就讓他去死吧。”白牧野一臉干脆。

  “好!這才是我的小哥哥,有胸襟,有氣度,有格局。最關鍵的是,沒有婦人之仁!也沒有那些令人反胃的圣母心!”大漂亮夸贊了一句之后,開始查起來。

  查一個大人物,會很難,因為有身份地位的人往往對自己的信息都保護得非常嚴密,安全級別也都極高。

  但查朱達這種小人物,對大漂亮來說,真的不要太輕松。他們自己所謂的小心謹慎在漂亮姐面前什么都不算。

  算上星際網絡的延時,查清楚朱達的全部信息,前前后后加起來,也不過用了二十分鐘左右。

  “唉,人果然都是喜歡說謊的生物呢。”大漂亮嘆了口氣,將大量資料投放到光幕之上。

  白牧野看了,心中一陣陣惡寒。

  當時看那朱達痛哭流涕說自己是第一次干壞事,白牧野心里多少還是有些松動的。

  因為一個惡貫滿盈的人,一般很少會表現得那么慫。

  心里都清楚自己干的那些事兒,一旦被人抓住,肯定沒有好下場。

  明知必死,莫不如干脆點。

  免得死到臨頭還叫人嘲笑。

  但這位朱達先生,在演技方面,堪稱影帝級別。如果沒有大漂亮這種存在可以輕易拆穿他,說不定還真叫他給糊弄過去。

  被大漂亮投放到光幕上的這些信息,隨便哪條,都足以證明,這家伙死有余辜。

  類似這次針對白牧野這種的行刺,就有兩三起。

  每一次,朱達都會用一個全新的身份。

  這些身份,正常情況下,都是完美的,從出生到現在,全部履歷非常清晰,干干凈凈。

  朱達這名字,自然也不是他的真實姓名。

  至于他原本叫什么,就連大漂亮都沒能查出一個精準的答案來。

  因為關于他的原始信息,網絡上根本就沒有!

  “迄今為止,他一共作案十五次,全都是刺殺任務,男女老少都有。換句話說,這人是個冷酷無情的職業殺手,在他眼里不分什么老弱婦孺的。”大漂亮道。

  “真的是職業殺手?好像也不怎么樣嘛。”白牧野評價道。

  “那是他對你的誤判太嚴重了,不然你好好想想后果是什么?”

  白牧野思索片刻,默默點點頭。

  大漂亮看了白牧野一眼:“現在明白隱藏的好處了吧?”

  白牧野再次點頭,真的明白了。

  “所以以后哪怕對一個死人,也不要輕易說出自己的秘密。”大漂亮認真的道:“不要覺得勝券在握,就得意洋洋的炫耀。”

  白牧野有點臉紅,剛剛情緒激憤之下,他的確是有那么幾分炫耀的心思。

  “你有多大本事,不需要別人來證明,你本身就是這世上最優秀的天才!無論說不說,你都是。”大漂亮微笑看著白牧野:“就像你這張臉,不用你自己說,只要不瞎都知道你長的好看。”

  白牧野有點尷尬的笑笑:“知道了,漂亮老師!”

  “嗯,明白就好。”大漂亮說道:“那人交給我來處理吧。”

  這個朱達跟夏侯明和趙璐完全不一樣,是一個滿手血腥的職業殺手。

  這種人留下來,只能徒增后患。

  “你膽子那么小,還是我來吧。”白牧野看著大漂亮:“他該死!”

  “我膽子小?”大漂亮笑了笑,然后道:“別逞強了,這樣處死一個人,跟戰斗中打死敵人,可不是一回事。在這方面,姐姐膽子可比你大多了!”

  說著,她身形消失在這里。

  白牧野沒有強烈要求親手殺朱達,這畢竟跟畫符不同,不是他的愛好。

  大漂亮心疼小白,不想讓小白沾染太多這種事情。

  她更希望小白以后能夠成長為一個有胸襟有氣度有格局的人!

  至于一些臟活累活,還是交給別人干就好了。

  現在她可以代勞,以后會有別人爭著搶著去為小白做這些事的。

  她的小白最優秀!

  白牧野隨后給夏侯明發了一條消息過去,直接告知夏侯明朱達的身份,提醒夏侯明小心應對。

  麗明城。

  夏侯明在接到白牧野消息之后,也愣了老半天。

  最后只能苦笑一聲,說一句太他媽巧了。

  有誰能想到,麻爺當年扔出去的一枚棋子,竟然能混到齊王身邊,并擁有不低的身份地位?

  又有誰能想到,這人對麻爺如此忠義,在麻爺徹底倒下之后,還一心為他報仇?

  趙強?

  “好的,我知道了,放心吧,之前動手的時候,用的也不是組織上的人,收尾工作也都非常干凈。還有,趙強這人,我也記住了。如果以后有關于他的信息,我會及時傳遞給您。”

  夏侯明飛快的回復道:“另外,還有一件事,前些天趙璐長老突然公開夸獎了我在麗明城這邊做得很好,似乎有想要提拔我的意思。”

  “嗯,你就按照她的意思來就行。”

  看著白牧野的回復,夏侯明心中大定!

  這位公子爺……牛逼!

  居然真把趙璐長老給搞定了!

  白牧野當時收服了趙璐,卻并沒有跟夏侯明說太多。

  只是告訴他,白岳城那邊不會有什么阻礙了,如果趙璐提拔你,你受著就是。

  所以當時夏侯明盡管猜到一些什么,但也沒敢往深里去想。那是飛仙三十六大長老之一啊!

  無論是心智還是實力都是上上之選,哪有那么容易屈服的?

  現在他才敢確定,感情自己投靠這位年輕的主人,真的早把路給他鋪好了。

  如果說夏侯明之前心里還充斥著忐忑和不安,那么現在,這種感覺幾乎徹底消失了。

  通知完夏侯明之后,白牧野直接進了黑域。

  可能是他今天進入黑域的時間比較早,幾個熟人都不在。

  他準備到城里去買一些符篆材料,開著車來到主城。

  他這邊剛到符篆用品商店門口,車剛停穩下來,突然間有人在一旁大聲叫道:“龍傲天!”

  白牧野微微一怔,下意識看向那邊。

  發現正是之前在看臺上,曾對他破口大罵的那個青年。

  “我發現龍傲天了,趕緊過來……”那青年對著自己的通訊器一通狂吼,看上去是在碼人兒。

  白牧野皺著眉頭,關好車門,朝著這青年走過去。

  他比誰都想弄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現實中經常被人惦記也就罷了,特么爺在黑域里已經成一個小黑胖子了,也要被人往身上潑臟水?

  主角專有的招災體質嗎?

  真特令人惱火!

  那青年一看白牧野朝他走來,頓時色厲內荏的道:“你想做什么?”

  “別怕,我現在不會打死你。”白牧野道。

  聽聽這說的叫人話嗎?

  那青年臉色漲紅,羞憤交加,但他見過白牧野跟小妖女那場戰斗,心里很清楚自己打不過這人,于是干脆大聲道:“龍傲天,這是黑域,在這里你永遠不能真正殺死一個人!我是不會屈服的!”

  “是嗎?”白牧野小黑胖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雖然不能真正殺死,但可以殺很多次呀!見一次殺一次。”

  這青年也同樣是個超級天才,能進黑域的,沒有弱者。

  可面對大魔王一樣的白牧野,他是真心沒脾氣。

  “你,你不是騙子和小偷嗎?現在還想改行當殺手不成?”青年哆哆嗦嗦的道:“總有人能制住你的!”

  白牧野此時已經走到他面前,剛要說話,從遠處猛然間沖過來足有十幾個人!

  老遠就大聲呼喝著:“誰敢欺負我兄弟?”

  “龍傲天,看你這次往哪跑!”

  “操,總算找到你這孫子了!”

  呼啦啦,一群人瞬間沖過來,將白牧野圍在當中。

  剛剛慫的一逼那青年頓時來能耐了,冷笑看著白牧野:“龍傲天,想不到吧?你早就惹出公憤了!想要收拾你的人有很多!看你今天怎么跑!”

  白牧野如同看著白癡一樣的看了一眼這青年:“我不會下線嗎?”

  一群人:“……”

  還有這么騷的操作嗎?

  的確,黑域這里,只要不是在戰斗場地上,隨時隨地都可以下線的。

  黑域這里是給超級天才們歷練的地方,不是什么游戲世界,弄個強制PK不能下線的規定。甚至不需要能動彈,能說話就可以通過語音指令下線。

  “你無恥!”那青年怒視著白牧野。

  “不是,我怎么就無恥了?而且,什么見鬼的龍傲天?他誰呀?是抱著你們家孩子跳井了?還是讓你們頭上變綠了?還是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白牧野看著這群人問道。

  誰知不問還好,一問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頓時就有人忍不住對他出手了。

  “媽的,干他!”

  “揍他!”

  “弄死他!”

  “警告,主城不允許打架斗毆!”

  四周頓時傳來系統嚴厲的警告。

  在主城打架的代價還是挺大的。

  白牧野也不含糊,面對對方飛過來的幾張劍符,直接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

  沒出手還擊,是想看看那些主動出手的人會有什么下場。

  “注意,這里不是擂臺,此地非戰斗區域,在這里打架,造成的損失,一律十倍賠償!”

  警告的聲音再次傳來。

  這十幾個人根本不管那一套,直接朝著白牧野發起了攻擊。

  看那一個個咬牙切齒的樣子,似乎真的被龍傲天給綠了似的。

  白牧野開著防御符,根本沒還手,沒有一道攻擊能落到他身上的。

  “就不信這孫子能一直這么挺著,兄弟們,干他!”那青年大聲喊著。

  白牧野有點無奈的看著這些人,然后大聲問道:“系統,我現在要還手,造成的損失需要賠償不?”

  “被動反擊,無需賠償。”

  系統的聲音,讓這群人微微一怔,隨即更怒了!

  “媽蛋,賠就賠!多大個事兒?今天不干他一頓,心里不舒服!”

  “不就是一點黑域幣嗎?草,大不了多打幾場比賽就是!”

  “咱們現在都白銀了,誰還在乎那點黑域幣?干他!”

  狗日的靈戰士花錢地方不像符篆師那么多,手頭都有錢。

  哪里在乎那點賠償?

  跟瘋狗似的,瘋狂的往白牧野身上發起攻擊。

  其中有幾個靈戰士的攻擊非常兇狠,火屬性和水屬性的攻擊居然讓白牧野的防御生出了一點輕微波動。

  “系統大人,我現在算是被動反擊嗎?”白牧野笑瞇瞇問道。

  “算。”系統回答得言簡意賅。

  白牧野臉上頓時露出笑容,一個人打一群黑域天才,這種機會……也不多啊!

  嗖嗖嗖嗖!

  四張劍符,瞬間被白牧野祭出。

  “他還擊了,大家小心!”

  那青年大聲喊著,卻不曾想,那四張劍符……竟然全都是沖他來的!

  當即被嚇得魂飛魄散的,大喊了一聲我草之后,就被四張劍符化成的劍給剁了。

  天才也不行啊!

  年齡擱那擺著呢,八級靈戰士,面對宗師級上品劍符,哪有什么反擊的余地?

  四張劍符化成的劍輕而易舉的破防,然后將其擊殺,那青年慘叫著死掉了。

  黑域里面真實度百分百,死一次的感覺,絕對可以回味很久。

  那四把劍在斬殺青年之后,并未停歇,朝著其他人一路橫掃過去。

  有強大的盾戰舉起大盾。

  一聲巨響。

  大盾碎裂。

  那強大盾戰被攔腰斬成兩截。

  其他那些人也都沒能好到哪去。

  眨眼之間,十幾個人,就剩下一個十八九歲,滿臉長著痘痘的少年。

  他孤零零的站在符篆用品商店門前,仿佛是被秋風掃過的樹葉,一臉蕭瑟。

  “喂,痘痘,現在能好好說話了嗎?”

  痘痘是什么鬼?

  這十八九歲的少年……準確的說,已經是成年人了,但此時此刻,這個家伙卻是連個少年都不如。

  超級天才什么的,膽量也未必都跟白牧野似的。

  只能說他們在某些領域里面,的確很出色,是擁有天賦的天才,但在其他方面,未必比常人強哪去,甚至不如。

  “我不叫痘痘!”少年怒視著白牧野,但微微有些哆嗦的雙腿,出賣了他此刻的緊張。

  “痘痘,大家能不能心平氣和的聊聊?”白牧野沒理會痘痘少年的反抗,繼續問道。

  其他那些被砍死的人都已經下線,這里就剩下他一個。

  哦,還有不遠處越來越多的圍觀人群。

  那些圍觀的人全都一臉興奮!

  主城PK啊!

  而且還是一挑十幾個。

  “這小黑胖子真牛逼!”

  “我知道他,大魔王,初期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前陣子消失了很久,才在連勝榜被人壓過去,不過現在好像也已經打到白銀級了!”

  “真猛,這家伙是個全系的高級符篆師嗎?”

  那些圍觀的人興致勃勃的議論著。

  痘痘少年眼中閃過一絲委屈,他從小到大都沒受過這種羞辱。

  臉上長痘痘怎么了?

  那是青春的標志!

  其實以現在的醫療條件,處理這點東西實在簡單不過。

  但在這之前,他卻覺得這是一種標志,一種讓他引以為傲的標志。

  純爺們,才長痘痘!

  娘們和小白臉才追求臉頰光潔皮膚白皙!

  “問你話呢,你是不是也想跟他們下場一樣?”白牧野恫嚇道。

  手里面多了一張劍符。

  最近比賽獎勵的黑域幣越來越多,手里有錢,底氣十足,也不在乎浪費那幾張符。

  那些人被擊殺之后,一個上線的都沒有。

  那種心理陰影,對從來沒死過的人來說,絕對是無比巨大的!

  一時半會都緩不過來。

  承受能力弱一點的甚至得去看心理醫生進行調節。

  “你,你想談什么?”痘痘少年終于滿心恥辱的屈服了。

  “我想知道,龍傲天到底是誰?他怎么招惹你們了?還有,你們憑什么認定我是龍傲天?正好當著這么多朋友的面,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了!”

  這口鍋背得實在是太難受了!

  現實中跟齊王那些人的恩怨,好歹都是有因由的。

  可特么黑域里面這算怎么回事?

  平白無故的被人嫁禍,潑了一身臟水。

  這件事要是不能說清楚,白牧野渾身不自在。

  “你不就是龍傲天嗎?你,你這么厲害,敢做不敢當?”痘痘少年雖然屈服了白牧野的威脅,但這不代表他心里面沒有火氣。

  “我特么不是龍傲天,看好了,認準我這張英俊的臉,我叫大!魔!王!”白牧野怒視著痘痘少年,“聽見了嗎?痘痘?”

  四周一群看熱鬧的嘴角直抽,英俊的臉?

  你是不是對英俊有什么誤解?

  痘痘少年反駁道:“你跟龍傲天長相一模一樣,不是你,還能是誰?”

  我草!

  這特么還解釋不清了。

  就在這時,白牧野敏銳的往看熱鬧的人群中看了一眼。

  人群中,一個戴著兜帽和口罩的人迅速往后面縮去。

  此刻這里圍觀的人,已經有上百人,那人往后縮的很快,似乎下一刻就要徹底消失在人群當中。

  白牧野瞬間暴起,一張敏捷符和一張速度符直接拍在自己身上。

  全都是宗師級上品的符篆,他的速度在這一刻快到很多刺客和弓箭手都沒反應過來。

  白牧野瞬間沖進人群,下一刻,一張控制符直接拍了出去。

  因為他感覺那人要下線!

  控制符直接在那戴著兜帽的人身上炸開。

  那人頓時一動不能動了!

  這里的確沒有什么強制PK不能下線的規則,但身體動不了,話也不能說,連用語音指令操作光幕都做不到,自然沒辦法下線!

  白牧野一把將這人的兜帽跟口罩扯下來。

  隨后忍不住罵了一句:“靠!”

  人群中,瞬間傳出一陣驚呼。

  “這是雙胞胎嗎?”

  “我去……這太像了吧?”

  “這兩人居然一模一樣?”

  “真像啊!站在一起都分辨不出來!”

  被摘掉帽子跟口罩的這個家伙,跟白牧野小黑胖子的形象,幾乎一點差別都沒有。

  當然,還是有差別的。

  比如白牧野的眼神特別干凈,眼睛更漂亮!

  而這個假冒的家伙,因為身不能動口不能言,一雙眼嘰里咕嚕的,一看就是狡猾之輩。

  那邊那個痘痘少年也傻眼了,走過來,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嘴巴張著,一句話都說不出。

  氣不打一出來的白牧野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抽在依然被控的這個小黑胖子臉上。

  “你就是龍傲天?”

求新書保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