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六章 陰魂不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朱老師”沉默的看著白牧野。

  如果眼神能殺人,小白這會兒估計都成渣了。

  “你瞅啥呀?”白牧野皺著眉頭看著“朱老師”,“你能瞪死我不成?”

  “小畜生,你真能偽裝!”朱老師終于不再沉默,冷冷看著白牧野說道,“落到你手里,算我倒霉,要殺就殺,你別想從我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嗯,你開心就好。”白牧野搬了把椅子,坐在朱老師面前。

  朱老師直接閉上雙眼,也不再說話。

  白牧野坐在那里,自言自語道:“其實現在叫你朱老師,已經不合適了,因為你本來也不是什么老師。來到一中,目的就是想要殺我,可惜手段低級了點,讓人看不起。雖然看上去你年齡比我大很多,但因為你的手段太弱智,所以我還是叫你一聲小朱吧。”

  “朱老師”躺在箱子里,一言不發,但在聽見小朱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

  “小朱啊,你說你咋這么傻呢?這件事要是換做我,肯定不會這么干。既然都已經混進一中了,何必急于一時?你的時間就那么值錢么?”

  “就不能老老實實的,低調隱忍一段時間?你看,我身上有那么多值得夸贊的地方,你可以拼命拍我馬屁呀!”

  “讓我先喜歡你,然后信任你,到時你再找個機會,抽冷子下手,說不定你就成功了呢。”

  “可你倒好,上來就一副瞧不起我的樣子,試圖激怒我,徹徹底底的激怒我,然后又拿出一張符在手上,引誘我對你發起攻擊……你就不怕我當時就直接干掉你?”

  “哦,對了,你不怕,因為在你看來,我只是一個精神力二十多的普通人,呵呵,你真是個蠢貨,也不知哪個白癡給你的信息,是不是都從網上找的,從來都沒更新過吧?”

  朱老師躺在那里,身體根本動不了,但嘴巴卻是可以說話的,聽著白牧野在那一個人自言自語,罵他愚蠢,終于有些忍不住,閉著眼冷冷道:“你沒必要說那么多廢話,我說過,要殺要剮,隨便你!落到你手上,算我倒霉!”

  “別這么說!千萬別把自己包裝得這么大義凜然,立人設最容易崩。你要這么有骨氣,當時也不至于從醫院逃走,跟一條喪家之犬似的跑掉。”白牧野笑呵呵的道。

  “我那是要將你的真實信息傳遞出去!”“朱老師”冷冷道。

  “拉倒吧你,真能鬧,你知道個啥?還我真實信息,瞅瞅你沒出息的樣子。小爺真實信息是宗師!你看我驕傲了嗎?”白牧野冷笑。

  “哈哈哈哈!”“朱老師”突然間睜開雙眼,看著近在咫尺的白牧野,突然寒聲道:“你說我要是現在突然間對你暴起出手,會不會殺了你?”

  “哎呦你有點嚇到我了。”白牧野直起身子:“小爺身上還有被動激活防御符呢,你都沒聽說過吧?想出手就來呀?”

  “小兔崽子,你也別費什么心機了,干脆利落的殺了我,然后你就提心吊膽的活著吧!”

  “朱老師”冷笑道:“從今往后,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因為暗中將會一直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你。你最好什么時候都不要放松,因為你一旦放松了警惕,那個人會隨時給你致命一擊!”

  白牧野點點頭,道:“行,謝謝您提醒。”

  說著,他站起身,開始從身上往外拿各種符。

  “朱老師”躺在那,眼睛看不到白牧野拿出了一些什么符篆,嘴里卻冷笑道:“我說過,你不要枉費心機……想要通過折磨讓我屈服……”

  一張符,瞬間在他臉上炸開。

  一股強烈的無力感,瞬間從他身體蔓延開來。

  之前雖然被封印,但身體中的力量感依然還在。

  但隨著這張符在他身上炸開,“朱老師”一下子感覺自己變得無比虛弱。

  “這張符,叫衰弱,品階不算多高,我還沒能把它提升到上品,不過我的等級很高啊!宗師級的符篆,你可以慢慢享受。”

  白牧野說完,坐在椅子上,仔仔細細觀察著“朱老師”的反應。

  白牧野此刻封印全開,四百多點精神力的宗師出手,真的是不一樣的。

  如果他手上再握著那根至尊權杖的話,他此刻的精神力將達到驚人的六百以上!

  不過對付這種人,還不需要權杖的加持。

  “朱老師”一開始根本不相信什么狗屁宗師,這少年是個高級符篆師的事實,就已經徹底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

  如果之前就知道這個信息,他怎能落到這步田地?

  白牧野說的那些手段,難道他真的不明白嗎?

  正因為他所知道的白牧野,是那個人送外號“一秒哥”“兩秒哥”“不到三秒哥”,精神力連三十都不到的廢渣!

  他媽的,虛假資料害死個人!

  不過轉眼間,“朱老師”的一顆心,越來越震驚。

  這符篆的效果……怎么這么久?

  因為時間已經過去三十秒,但那股虛弱的力量,依然在他的身體中,不成有半分減弱!

  他現在感覺自己連說話的力氣都要沒有了。

  他難道真的是一個宗師境界的符篆師?

  不可能!

  他這種年齡,怎么可能成為宗師?

  就算用神像去堆,也不可能!

  從高級到宗師的那道桎梏,又豈是那么容易沖開的?

  而高級符篆師的符篆效果,通常來說,最強的水準,也就在半分鐘左右。

  可現在……都他媽快要一分鐘了!

  那股虛弱的力量不但沒有減弱,反倒愈發強烈起來。

  “朱老師”心頭一片冰冷,他現在才明白自己錯的有多離譜。

  也突然有點明白,為什么在麗明城,自己跟自己身后那些人……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但凡是跟他有關系的那些人,全死了!

  一個都沒剩下!

  三個九級靈戰士,兩個比他弱一點,但也踏入高級境界的符篆師,被人家一窩端。

  這少年……絕不是自己能夠招惹得起的存在啊!

  該死的王八蛋,你這一次……是真的害死我了!

  時間接近九十秒,那種虛弱的力量終于停止了。

  而此時,“朱老師”整個人也已經虛弱到完全沒有說話的力氣。

  白牧野拿出一張很久之前畫的靈力補充符,想了想,隨手拍在“朱老師”身上,這符篆補充的靈力極少,對“朱老師”的狀態來說,也不過是杯水車薪,根本不頂什么用。

  但卻可以讓他能夠勉強說出幾句話。

  “你……真的,是宗師境界?”“朱老師”到現在都不敢相信。

  “小朱,我是個誠實的人。實話告訴你,我這呢,還有大量各種符篆,剛剛那個,叫衰弱,我這還有一種符篆叫衰老。衰弱符,是可逆的;但衰老符,卻是不可逆的,它會讓你的身體機能,迅速衰老到連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你能活到那歲數的地步。喏……”

  白牧野說著,兩根手指,夾起一張符篆,沖他一揚眉:“宗師級,中品衰老符,很漂亮是吧?這可是控制住詛咒系符篆當中,很強的一種了呢。待會我會把它拍在你身上。”

  “小畜生……想不到,你竟如此歹毒?”“朱老師”忍不住無比怨毒的罵道。

  “小朱,你別這么夸我,我會不好意思的。”白牧野站起身,居高臨下,俯視著“朱老師”。

  突然間怒斥道:“姓朱的,我到現在都不認識你,跟你更是談不上任何的仇怨。而你在學校的時候就想要殺我,還想主動逼我出手,然后反擊,殺完我之后全身而退?我沒在學校當場殺了你,甚至阻止了我同學要殺你。不是我有多軟弱,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小爺不是一個圣母婊!操!”

  人們都只看見他這張臉好看,卻忽略了他的脾氣。

  面對白牧野的突然暴怒,“朱老師”一雙眼中,忍不住露出一絲淡淡的恐懼。

  這少年,著實太讓他感到震驚。

  此刻他的心里面,甚至沒辦法組織起有效的詞匯,來形容這個好看得不像話的少年。

  “不在學校殺你,是不想留下一身污名,因為不管怎樣,你到了學校,頭上頂著的都是一個老師的名頭!尊師重道那是傳統,哪怕你是個假的,哪怕是你主動想要殺我的,但我在那殺了你,依然會有無數圣母婊跳出來譴責我。我還要上學的,我還要好好學習呢!我不想從今以后走到哪,別人看向我的目光都充滿恐懼。小爺是個熱愛學習的好學生!懂?”

  白牧野一雙眼中,閃爍著極其冰冷的光芒:“我經歷過的那些事,都是你從來沒見過,想都沒想過的!所以,小朱先生,小爺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面軟的膽小如鼠的廢物!我敢干的事情,說出來都能嚇死你!就你這種垃圾,也配跟我玩這一套?”

  “現在你明白了嗎?你今天無論如何,都是活不了的!所以,每多在這世上停留一秒鐘,那都是我給你的恩賜!盡情呼吸人世間這夾雜著靈氣的甜美空氣吧!因為一會……你就再也呼吸不到了呢。”

  “你以為我真那么在乎你是哪來的?不錯,我是想弄清楚。但弄不清楚又能怎樣?”

  “從小我就明白一個道理,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如果我每天都把心思放在你們這群魑魅魍魎的垃圾身上,我還用不用上學了?還用不用畫符了?”

  “不要太拿自己當回事,還一雙眼睛在暗中盯著我,你他媽讓他來盯我一下試試?看小爺是不是分分鐘就把他揪出來就地打死?”

  白牧野如同發泄似的,怒噴一通,終于感覺念頭有些通達了。

  真的太不爽了!

  開學第一天,本來心情美美的。

  最近經歷了很多事情,如疾風驟雨。

哪怕比同齡人都成熟,但依然覺得身心俱疲乏力  眼下終于平靜下來,也沒有了那么多的煩心事,所有一切都朝著良好的方向去發展。

  現實中備戰飛仙高中生聯賽,沒事可以去巨人城試煉場溜達溜達,去黑域跟林子衿聊聊天,再順手虐一虐那些超級天才。

  這種生活對白牧野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

  誰能想到會遇上這種惡心人的腌臜事?

  這就像一盤香氣撲鼻的美味佳肴剛端上來,還沒等吃呢,就有一只蒼蠅PIA嘰一下撲上去。

  媽的,惡心死個人!

  白牧野拿著那張衰老符,毫不猶豫的往“朱老師”臉上拍去。

  “好好享受迅速變老的這個過程吧!因為很快,你連變老的資格都沒有!”白牧野說道。

  “住手!”就在這張符拍在他臉上的一瞬間,“朱老師”終于崩潰了,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就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大了幾分。

  “住手,我什么都說,留我一命,留我一條狗命……”“朱老師”痛哭流涕。

  那張衰老符,堪堪停在他的眼前,上面那復雜細密的銘文,看得“朱老師”頭皮一陣陣發麻。

  他甚至都不認識這符!

  別看他是符篆師,但他是個典型的攻擊型符篆師,他連防御符都畫得一般,最拿手的,就是劍符,最擅長的,就是突然暴起,發動攻擊。

  白牧野嘆了口氣:“我真的很想試試這衰老符的威力,你這人,忒沒勁。”

  這世上,哪兒有那么多不怕死的人?

  生死間有大恐怖!

  現實不是虛擬,虛擬世界真實度再高,心里也是有底的。

  不會真死!

  但在這現實中,一旦死了,那可就是死了啊!

  “我也是受人指使,為他搭上一條命,不值得,不值得呀……”“朱老師”躺在那里,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那道心理防線一旦徹底崩潰,再想挽回,根本不可能。

  白牧野收起那張符,對自己的控符能力感到滿意。

  剛剛那種情況,換一個符篆師,怕是想收手都來不及。

  他也懶得催,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看著躺在那嚎啕大哭的“朱老師”。

  “我什么都說,你能不能……放過我,饒了我這條狗命?我的命不值錢,一看公子您……就是大人物,殺我這種垃圾,真的會臟了您的手……”

  “朱老師”在那哭嚎著,語氣中充滿哀求。

  白牧野無動于衷。

  如果哀求有用的話,三仙島會不依不饒?齊王會一次次想要置他于死地?夏侯明會屈服?趙璐會妥協?

  這特么是一個危險而又恐怖還很骯臟的世界!

  那些齷齪,從來都是掩藏在高度繁榮的文明背后。

  有些幸運者,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但有些人,生下來就注定要承擔這些東西。

  比如他自己。

  “你要再廢話,我這張符立馬就會拍在你臉上。”白牧野幽幽說道。

  “是,是趙強派我來的。”“朱老師”認命似的說道。

  趙強?

  白牧野皺起眉頭,對這個名字感到無比的陌生。

  哪怕說是齊王派來的,他都不會有多奇怪。

  但趙強是哪路神仙?

  “趙強說,麻爺對他有恩,而你,卻是扳倒麻爺的罪魁禍首!他告訴我,說其他那幾個人,背景都很強硬,不好殺,只有你,沒什么背景,精神力也不高,他媽的……他騙了我,他騙了我啊!”

  “朱老師”說著,又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合著就特么看我好欺負是吧?

  “本來我好好的當我的高級符篆師,有體面的職業,有極高的收入,我吃飽了撐的……來干這種事兒?我,我也是頭一次做這種事啊!”

  白牧野坐在那里思索片刻,隨后恍然大悟。

  他知道那個趙強是誰了!

  就是當年光哥身邊那個小弟,那個小趙!

  因為被麻爺看中,硬生生逼得光哥把小趙推了出去。

  記得之前大漂亮查麻爺底細的時候查過這人,好像在第一學院當助教。

  這人在那時候似乎早跟麻爺斷了聯系,有了大出息嘛,基本上也不可能再回到百花這種小地方。

  白牧野當時也只是讓大漂亮監控他的動向,沒有把太多心思放在那人身上。

  沒想到那家伙竟然忍了這么久。

  不過,那位小趙……有這本事?

  隔著那么遠,就能把這個姓朱的安插到麗明城教育系統,讓他成為一名儲備符篆老師?

  白牧野問道:“你真名叫什么?又是怎么成為麗明城教育系統一名儲備符篆師的?”

  “我,我叫朱達,我的身份識別碼是……”朱達此刻終于有點平靜下來,說道:“成為儲備教師,非常簡單,只要有相應的資質就可以,我過去……過去從來沒做過這種事情,所以我的履歷非常干凈,他們從我這里,審核不出任何有異常的東西。自然不會拒絕我的加入。”

  “那你們,又是怎么知道百花一中會缺符篆老師的?”白牧野問道。

  “這……”朱達頓時有些猶豫起來。

  “說!”白牧野突然想到一種可能,眼神變得凌厲起來。

  “是,是趙強,通過手段,引開了一中原本的符篆老師董穎,然后……然后我才去的麗明城,成為儲備符篆老師之后,又拿錢……拿錢賄賂了一些人,得到了前往百花一中任教的機會。這個……不難的。”

  白牧野長出了一口氣,然后冷冷看著朱達:“董老師現在在哪?”

  董穎消失了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之前大家都覺得她是去忙自己的事情了,現在看來,她很可能會有危險!

  “我,我不知道,這件事是趙強做的,他只告訴我結果,沒有告訴我他怎么做的。”朱達說道。

  “趙強現在是什么身份,他在哪?”白牧野問道,他需要核實。

  “他表面的身份,是第一學院的一名助教,私下里……私下里……”

  “說!”白牧野厲聲喝道。

  “是齊王殿下的人。”朱達說完這句話,渾身上下所有力氣像是被徹底抽離了一樣,虛弱無比的躺在那,就像一條死魚。

  白牧野心里面有種日了狗的感覺,那個從百花城走出去,被麻爺大力扶植的人,竟然混到了齊王身邊?

  恐怕就連麻爺,到死都不知道他隸屬的組織是齊王的!

  所以趙強混到齊王身邊這件事,如果如果是麻爺的意思,那么只能說明一件事——

  這老王八,野心不小啊!

  那么早就開始布局!

  “他在齊王身邊,是什么身份?”白牧野問道。

  “他和我一樣,都是齊王收羅的人才,但他的身份比我高,應該是有資格可以面見齊王那種……”朱達說道。

  白牧野微微皺眉,有資格見齊王?

  那這趙強是否清楚齊王跟他之間的恩怨?又是否知道齊王想要殺他不是一天兩天了?

  這時候,為了活命的朱達繼續說道:“不過這次的事情,是他背著齊王干的,當時他許諾我,這件事如果做成了,就給我再提一級,說不定將來能有機會,親眼見到齊王殿下……”

  白牧野直起身,一雙干凈的眼睛里閃爍著濃濃的怒火。

  一群陰魂不散的狗東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