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四章 莫名的敵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安靜了一個假期的百花一中又迎來了開學季,一張張年輕的充滿朝氣的面孔看著就讓人歡喜。

  對絕大多數學生來說,他們已經兩個多月沒見,那種些許的陌生和熟悉交織在一起,讓人忍不住有些莫名的興奮。

  白牧野依然低調的戴著帽子跟口罩,有意思的是,不知是不是他引領起的風潮,一中戴帽子和口罩的人多了起來。男生女生都有。

  白牧野混在這群口罩帽子大軍當中,也沒那么扎眼了。

  來到班級,看見一群同學,微笑著打了個云招呼,回到自己座位上。

  李敏第一時間來到白牧野身旁,欲言又止。

  雖然之前已經在網上聯系過,確定了小白他們無恙,但在內心深處,那個結卻是一直沒有解開。

  來到白牧野身邊,猶豫著,不知如何開口。

  白牧野正要說話,那邊門口卻傳來一道聲音,

  “呦,李敏同學,一些日子沒見,變漂亮了呢!”單谷從門口進來,一眼看見李敏,笑嘻嘻打了個招呼。

  隨后,姬彩衣也從外面走進來,看見里面,開心的笑起來:“敏敏,你來的很早啊!”

  看見姬彩衣,李敏眼圈有些微紅,抿著嘴唇,似乎想要說些什么。

  白牧野在她身旁小聲道:“大家都把你當好朋友的!”

  “可是我……”小白這些人越是不怪罪她,她越是有種強烈的負疚感。

  為什么當時要猶豫那幾秒鐘呢?

  為什么小白他們幾個,見司音出事,就能毫不猶豫呢?

  說到底,還是自己勇氣不足。

  也難怪李敏糾結,她是真想跟這些人成為好朋友的,無話不談那種。

  想要徹底融入到他們當中去。

  但那件事情發生之后,李敏無比痛恨自己,也知道,自己跟他們,怕是永遠達不到他們之間的那種感覺了。

  就算不會有人怪她,但她自己過不去那道坎。這讓她無比的失落。

  幸好小白他們幾個都安然無恙,如果他們真的出點什么意外,她這一輩子都不會開心。

  “嘻嘻!”姬彩衣湊過來,主動張開雙臂,跟李敏抱了一下,在她耳邊小聲說道:“你當時離得那么遠嘛,門關的又太快了,那門要是再開一會,你說你會不會進來?”

  “當然會!”李敏毫不猶豫地道。

  “那不就完了嘛,糾結個什么?昨天晚上我還跟你說,讓你不要耿耿于懷。”姬彩衣說完,松開李敏,然后看著白牧野兇道:“你也不知道好好安慰安慰。”

  白牧野:“……”

  我這不是正準備安慰呢么。

  隨后司音和劉志遠也都從外面進來,紛紛跟李敏打招呼。

  司音還特意過來跟李敏抱了抱,姬彩衣和白牧野想趁機揉頭,卻被小機靈鬼司音迅速躲開。

  高級靈戰士就是不一樣。

  幾個人嘻嘻哈哈之間,這件事也就這么過去了。

  班級里的其他同學似乎感覺到這些人之間發生了點什么,但又看不太出來。只覺得很神秘很厲害的樣子。

  白牧野這些人利用假期進入遠古遺跡的事情,并非所有人都知道。

  穆錫坐在角落里,看見白牧野這些人現身,微微低下頭,心里面也松了口氣。

  一雙手在桌子底下用力的握了握拳頭,心想:你沒死,真的太好了!不然等我崛起那一天,一定會覺得寂寞的。百花城一中出來的符篆師,總要分個高下。

  班主任王良踩著上課的鈴聲來到教室,沒有長篇大論廢話連篇。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讓大家都收收心,爭取在新學期取得更好的成績。

  說完之后,他看向白牧野幾人,道:“飛仙的高中生聯賽即將開始,你們接下來的時間,還是跟上學期一樣,可以不用每天來上課,但最終的考試成績,卻必須要在及格線以上。”

  班級里面的那些同學全都羨慕的看著白牧野等人。

  不用上課,真是太爽了!

  白牧野卻有些不開心。

  如果不是比賽同樣非常重要,他最想安安安靜坐在教室里上課。

  寫作業不好玩嗎?

  還是畫符不開心?

  下午,符篆師課。

  符篆師班的幾個學生看著講臺上那張陌生的臉,都有些不太適應。

  “我是你們的暫時代課老師,你們叫我朱老師就好。”

  一個四十多歲,體型微胖,帶著眼鏡的中年人站在講臺上,面色平靜的看著下面六個學生。

  “你就是穆錫吧?”朱老師首先看向穆錫,臉上露出和善的微笑:“不錯,是個好苗子,以后再接再厲,爭取快一點提升,成為咱們一中的驕傲!”

  穆錫沒有太大反應,心里卻在想:董老師呢?

  朱老師隨后又看向李敏:“你應該是李敏同學吧?你也很不錯,看得出,你這個假期也有顯著提升。”

  朱老師又夸了孫聰聰和孫莉莉幾句。

  “我看過你們兄妹倆之前的一些資料,都很好!符篆師,是一門枯燥的職業,畫符不同于畫畫,沒什么樂趣可言……”

  這話白牧野非常不認同。

  畫符怎么就沒有樂趣?怎么就枯燥了?我就特別喜歡畫符!

  一個說畫符沒樂趣的符篆老師……會是一個好的符篆師?真能教好學生么?

  “你是萬全喜,你也很不錯!法陣型的符篆師數量很少,但只要能在這條路上走出來,未來成就還是會很高的!”

  穆錫這會忍不住舉手問道:“朱老師,董老師去哪了?”

  朱老師鏡片下的眼里帶著淡淡的笑意:“董老師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一時半會回不來。”

  “哦。”穆錫有些失落的低下頭。

  朱老師最后看向白牧野,眉毛突然微微擰了擰,臉色也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白牧野,知道為什么最后一個提到你嗎?”

  白牧野略微有些愕然的抬起頭,看了一眼朱老師,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重要的人物壓軸出場?”

  噗嗤!

  其他五個人,準確說是四個,全都忍不住笑出聲來。穆錫沒有笑,但眼里也沒有了過去那種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表情。

  白牧野的表現,確實無可指摘。

  雖然不及他那張臉,但也足夠優秀了。

  哪怕他再怎么覺得自己厲害,也不得不承認小白同樣很優秀。

  雖然精神力差了點,但那又能怎樣呢?

  在這高中階段,又有多少精神力超高的?

  朱老師重重拍了下桌子,發出一聲脆響。

  把下面幾個人都給嚇了一跳。

  之前的董穎老師雖然也很嚴厲,但卻沒有跟他們拍過桌子。

  “很好玩是不是?”朱老師皺著眉,一臉嚴肅地看著白牧野,聲音也冷下來:“是不是覺得拿個百花杯冠軍,就可以目無尊長了?看看你這樣子,像個學生嗎?”

  這啥情況?

  孫聰聰看了一眼萬全喜,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跟李敏。

  幾人相互對視一眼,忍不住將擔憂的目光投向白牧野那邊。

  穆錫微微低著頭,他覺得新來這個老師,有點不好相處。雖然他也不喜歡白牧野,但同樣不喜歡老師這樣莫名其妙的找茬。

  其實白牧野已經得到權限,可以不用上課。

  但他喜歡上課,哪怕聽說董穎老師一直沒回來,也并未因此打消他上課的積極性。

  “老師……”

  白牧野剛說了半句,就被朱老師粗暴打斷:“老師什么老師?我問你話呢,是不是覺得拿個百花杯冠軍,就可以目無尊長?”

  不讓說話嗎?

  白牧野面色平靜的看著這位中年老師,閉上嘴巴,保持著沉默。

  “老師問你話……”朱老師勃然大怒,看上去似乎隨時可能會出手一樣。

  李敏騰的一下站起身來,一臉認真的說道:“老師,請問白牧野怎么得罪您了?為什么您一來就要針對他?還有,我們的董穎老師呢?我們喜歡的的符篆老師是董穎,抱歉不是您。”

  “你……”朱老師大概沒想到會有別人跳出來,臉色頓時漲紅,并且十分僵硬。

  白牧野看了李敏,一眼,說道:“李敏,你坐下,這和你沒關系。”

  李敏大聲說道:“這和我有關系!這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關系!”

  她挨個看過去:“穆錫,孫聰聰,孫莉莉,萬全喜……我不需要你們表態,也不需要你們說什么,但我想說,什么樣的老師來教我們,跟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有關系的!我不想不明不白的多出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老師。請問白牧野做錯了什么?您上來就針對他?他剛叫了句老師就被您打斷,打斷之后您還接著問。”

  李敏一雙眼,冷冷看著朱老師:“請問,您是有病嗎?”

  哎呦我去!

  這懟的可有點狠了。

  就連孫聰聰這種平日里皮了吧唧的熊孩子都倒吸一口涼氣。

  心說李敏哪來這么大火氣?難道她跟小白老師有一腿不成?

  看著也不像啊!

  “你給我出去!”朱老師怒視著李敏,伸出一只手,用手指指著李敏:“滾!”

  李敏冷笑了一下,邁開兩條大長腿,直接往外走去。

  出去就出去,能怎么的?

  符篆師的這條路上,達者為先!

  董老師都不如白牧野懂得多!

  你還真以為人家坐在下面就是不如你了?

  對這種神經病一樣的人,李敏打心眼里瞧不起。

  一點都不知道尊重別人,還想得到別人的尊重,憑什么?

  就憑你頭上頂著老師那兩個字了?

  為人師表懂不懂?

  白牧野站起身道:“李敏,你等下。”

  朱老師怒視著白牧野:“你也給我滾!”

  白牧野停止,微微皺眉。

  超強的精神力讓他精準的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殺機。

  朱老師的手上,不知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張符!

  在白牧野看向他的一瞬間,朱老師鏡片下的雙眼綻放出一抹冰冷殺意。

  一張控制符,直接在他臉上炸開。

  這張控制符,不是傳說中的一秒,也不是兩秒,更不是三秒!

  時間整整過去了十秒鐘,朱老師依然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其他幾個人則都有些被嚇到了。

  誰都沒想到會發展到動手的地步。

  而且明擺著,這位朱老師是準備先動手的!

  他想干什么?

  小白老師果然不愧是小白老師,這反應也是屌炸天。

  毫不猶豫就動手。

  還真是強勢!

  白牧野就這樣靜靜站在那,等了大約十五秒左右,這位朱老師終于恢復了正常。

  “你,是高級符篆師?”他手里依然捏著那張符,目光陰冷的看著白牧野:“也就是說,你一直都在偽裝?”

  白牧野將自己的精神力封印到兩百零一,剛剛過高級,對他來說,這也談不上多高。但對別人來說,這份精神力,卻是驚世駭俗的!

  至少其他幾個同學全都傻眼了,包括跟他一起去遠古遺跡的李敏。

  更包括穆錫。

  穆錫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心中只剩下一個如同晴天霹靂般的聲音:高級符篆師?

  怎么可能?

  白牧野……一個入學的時候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家伙,怎么可能是高級符篆師?

  就算他得到了什么精神力寶物,也絕不可能提升得這么快呀!

  這怎么可能呢?我是不是在做夢?

  穆錫整個人都懵了,呆呆坐在那。

  晉升高級符篆師是吃飯喝水那么簡單嗎?

  白牧野則平靜的看著這位朱老師:“第一,你從哪來?是來這教學還是殺人?第二,我跟你有什么仇怨?你上來就針對我?我剛剛不用符控住你,你手里這張劍符就已經打出來了吧?你一個高級符篆師,平時都用劍符教育學生的?”

  白牧野這話一出,剩下幾個人紛紛看向這位朱老師的手,那手上,的的確確捏著一張符!

  “真是劍符?”穆錫眼神很好,從那符篆的紋路上認出那的確是一張劍符,當下一臉震驚。

  都快忘了白牧野為什么是高級符篆師了。

  幾個人瞬間聚在一起。

  包括已經走到門口的李敏。

  穆錫是攻擊型符篆師,李敏是輔助型,萬全喜是法陣系,孫聰聰跟孫莉莉兄妹兩人全都是防御型的符篆師。

  哪怕是跟白牧野有恩怨的穆錫,在這一刻,也毫不猶豫的站在白牧野身旁,手上瞬間出現五張劍符。

  一個假期,他也不是白過的!

  不但精神力有所提升,對劍符的掌控,也比過去強了很多!

  這個年齡的符篆師,成長速度是最快的!

  孫聰聰、孫莉莉兄妹各自的防御符也都取出來。

  萬全喜兩只手上都是符。

  教室里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就連白牧野自己都有些意外,他不過是一句猜測。

  畢竟一中也不是誰說進來就能進來的。

  尤其是教符篆這門課的老師,更是精挑細選。

  這人能出現在講臺上,就說明他應該是從正規渠道過來的老師。

  他只是感受到這位朱老師對他的強烈敵意,對方拿出了一張劍符,幾乎就要對他出手。所以他不可能坐以待斃。

  所以,如果他剛剛沒有扔出那張控制符,結果真的很難說。

  但他依然沒想到幾個同學竟然毫不猶豫的站在他這邊。

  “你們要造反嗎?”朱老師氣得七竅生煙,怒視著下面這幾個人。

  然后目光落到白牧野身上:“你居然敢對我動手?真是反了你了!還從來沒見過你這么膽大包天的學生,你一定會被開除的!”

  白牧野莫名其妙的看著這個人,到現在他都沒弄明白,為什么會被刻意的針對。

  如果他不是一名老師,他絕不會隱忍到現在,更不會只用一張控制符警告對方別亂來。

  但這人明擺著就是沖著自己來的,這就沒辦法忍了。

  白牧野看著身邊幾個人,笑著說道:“你們別那么緊張,都回去坐好,李敏,你也坐好,我來跟朱老師好好聊聊。”

  “我跟你沒什么可說,簡直無法無天,我教過的學生無數,成材的也一大把,還從來沒見過你這種學生,你出去……”朱老師怒不可遏,額頭青筋暴起,大聲斥責。

  白牧野看著他這模樣,突然輕笑起來,點點頭,站起身向外走去:“行,我出去。”

  “我也走!”

  “我也出去!”

  “這老師,我們用不起!”

  剩下五個人,連同穆錫在內,竟然一起站起身,要跟著白牧野一起往外走。

  “你們今天誰敢跟著他出去,明天就會被開除!”朱老師咆哮道。

  孫聰聰笑著回了一句:“拉倒吧,朱老師,整整十年時間,百花城才好容易劃拉出來我們這幾個人,您說開除就開除?您比校長都能!”

  幾個人一起往外走去。

  這的確大大出乎了這位朱老師的預料之外。

  他冷笑道:“那咱們就拭目以待!”

  白牧野突然轉回身,深深看了一眼這位朱老師,淡淡道:“你別自找麻煩。”

  在白牧野轉身的一剎那,這位朱老師瞬間出手!

  一道劍符,直接劈向白牧野!

  穆錫幾個人的反應全都慢了半拍,誰都沒想到這老師竟然真敢公然用劍符在教室里面攻擊自己的學生。

  但白牧野卻像是早有防備一般,身前瞬間爆開一道防御符。

  在這一剎那,白牧野直接解開了自己的封印。

  那劍符斬在白牧野的防御之上,連點漣漪都沒能泛起。

  隨后,同樣一張劍符從白牧野身上飛了出去。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他身旁的幾個人甚至到現在都還沒能從那震撼中回過神呢。

  這張劍符直接化成一把鋒銳無匹的劍,斬向這位朱老師。

  朱老師再次祭出兩張劍符,其中一張迎向白牧野祭出的劍符,另一張……卻依然刺向白牧野!

  這是要殺人!

  哐哐哐!

  在這一瞬間白牧野身上至少被打了三張各種不同的防御符!

  穆錫的三劍符也出手了!

  萬全喜急得夠嗆,這場地不適合施展法陣符啊!

  只能怒吼一聲狗賊受死來壯壯聲勢!

  一聲爆響。

  朱老師斬向白牧野劍符的那張符化成的劍,被白牧野劍符化成的劍直接撞的稀巴爛!

  符篆化成的劍光芒閃爍,直奔朱老師眉心劈過去。

  穆錫的三劍符這會也到了。

  白牧野略微一猶豫,那把光芒閃爍的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掉頭,劈飛了穆錫的三把劍。

  對方身份終究是老師,這里又是學校,他不想這樣不明不白的殺人。

  他的符速度太快了!

  哪怕斬落了穆錫的三劍符,依然如光似電。

  朱老師似乎想要閃避,但失敗了。

  光芒閃爍的劍,狠狠斬在這位朱老師肩膀之上。

  一條手臂,應聲而落。

  同時掉落的,還有那只手上捏著的好幾張符。

  無一例外,全都是劍符。

  至于他斬向白牧野的第二張劍符,打在依然沒有散去的防御之上,只引起了一點輕輕的波動,根本無法破開這道防御。

  出事了!

  在場這些人腦子里全都嗡的一聲。

  這可不是小事。

  學生跟老師在教室里面直接打起來,老師還被斬掉一條手臂……

  哪怕是穆錫這種膽子很大的人,也禁不住一陣陣脊背生寒。

  小屁孩子而已。

  哪里還顧得上小白為啥是高級符篆師?

  “去把校領導找來。”白牧野沉聲道。

  被斬落一條手臂的朱老師疼的面色扭曲的站在那,一臉駭然的看著白牧野。

  他身為一個高級高級符篆師,一身精神力已經達到兩百四十多。

  面對白牧野,卻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被碾壓著打!

  被按在地上摩擦!

  很顯然,之前得到的那些情報,全他媽都錯得離譜!

  這小子哪里是什么精神力羸弱之輩?

  去他媽他只是擅長的符篆術更多些……這特么分明就是一頭深藏不露的猛虎!

  更可怕的是,白牧野毫不猶豫的對他出手,跟他對攻。

  哪怕已經斬落他一條手臂,依然面色不變。

  這他媽的是個只會打比賽的學生嗎?

  太失策了!

  原以為不過是個少年,稍微一激就會熱血沸騰。

  再刺激的狠一點,就會引得他主動出手。

  只要白牧野出手,他還手……怎么還,都是正常的!

  沒想到對方的實力,徹底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栽了!

  這個跟頭栽的實在是太狠了。

  現在這情況,想跑都難。

  當然,如果拼著這條胳膊不要,應該也有機會逃走,可問題是,只要看看白牧野的眼神就能明白。

  這小王八羔子,是不會讓他逃走的。

  “我不問你為什么,想必你現在也不會回答我。我只想告訴你一句話,想要在一中這里撒野,就憑你這種貨色,還不夠格!”白牧野冷冷道。

  他在百花城,仇家不多。

  要么是跟麻爺有關,要么,就是跟他身世有關。看這貨的手段,不想三仙島出來的。

  那座島做事沒這么冒失,也沒這么掉價。

  無論哪一種,如今的白牧野心中都并不畏懼。

  他身上的符多著呢!

  怕個毛。

  這邊發生的動靜,很快驚動了很多人。

  瞬間招來一群圍觀的,都忍不住竊竊私語議論起來。

  想不到開學第一天就弄出這么大的動靜。

  所有人都是驚愕中帶著一絲莫名的興奮。

  姬彩衣、單谷、司音和劉志遠四人第一時間趕來。

  看著被白牧野等人堵在教室里,斷了一條胳膊的朱老師,幾個人也全都被嚇了一跳。

  “怎么回事?”劉志遠來到白牧野身邊問道。

  白牧野搖搖頭:“還不清楚,上來就針對我,還想要對我下手。”

  “你胡說八道!分明就是你偷襲導致!”朱老師冷冷的反咬一口。

  李敏在一旁道:“你當我們幾個都瞎了嗎?而且這里有視頻記錄為證!”

  姬彩衣幾人眼神瞬間冰冷下來,就連司音身上那股萌勁兒都不見了。

  只剩下兇。

  一群百花一中的校領導很快出現在這里。

  看見這一幕,也全都有些呆住了。

  好在這都是一群成熟的成年人,哪怕面對這種突發狀況,也都能快速反應過來。

  “趕緊帶朱老師去把胳膊接上……”

  如今的醫療技術很發達,斷掉的胳膊接回來是沒問題的,而且以后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但這件事太大了!

  而且影響太惡劣!

  動手的人……竟然是白牧野這種乖孩子?

  到底發生了什么?

大符篆師大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