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三章 姓白的你給我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你說的月兒,是蕭玥玥?”林子衿看著于秀秀。

  “嗯,就是之前跟小白對戰的那個月兒,坐在我旁邊的。”于秀秀說道。

  “呀,玥玥姐變化那么大……不對,她也易容了?”林子衿反應很快。

  于秀秀點點頭:“就我沒易容,是為了能讓你們看見我。”

  “秀秀姐,這么多年,你還是一點都沒變。”林子衿突然柔聲說道。

  或許是這張餅子丑臉有點看習慣了,或許是林子衿突然的真情流露,于秀秀多少有點習慣了這張臉,心里有些感動。

  笑著說道:“反正你們到時候得幫我!”

  “那是一定的!只是……哥哥的封印,那時候能解開嗎?”林子衿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嘿嘿一笑:“猜猜哥現在精神力多少?”

  于秀秀和林子衿同時看了一眼白牧野:“不猜!”

  跟我玩這套?

  白牧野笑呵呵的道:“我跟你們說說這個假期我都去了什么地方吧!”

  “先說你精神力多少!”于秀秀瞪著白牧野。

  “你們……”看著瞪起眼睛的兩個女孩,尤其林子衿的餅子臉毛毛蟲眉,瞪起眼睛特別可怕,跟門神似的,白牧野連忙說道:“不高,才四百一十七……”

  “才……四百一十七?”于秀秀一臉震撼的看著白牧野,“宗師?”

  林子衿也一臉震撼:“哥哥已經突破封印了嗎?”

  白牧野微笑著點點頭。

  林子衿和于秀秀全都一臉呆滯。

  這就……宗師了?

  十七……哦不,十八歲的宗師?

  兩個女孩的眼睛,在這一刻,全都變得無比明亮!

  “太好了!”林子衿歡喜到難以控制自己,哥哥踏入宗師境界,比她自己進入宗師都要高興一百倍!

  于秀秀長長松了口氣,微微仰起頭,任由歡喜的淚水順著眼角滑落,輕聲呢喃道:“真好!”

  是啊!

  真好!

  昔年島上一起長大的伙伴,費盡心思逃離出去,時隔六年之后,王者歸來,踏入宗師境界!

  還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情嗎?

  “秀姐,你呢?”林子衿看著于秀秀問道。

  “我?我才三百零一……哎,跟你家哥哥比不了呀。”于秀秀裝模作樣地在那嘆息。

  “秀姐,你是真秀。”林子衿翻了個白眼。

  三百零一點精神力還嫌少,還想要怎樣?

  前陣子死的趙夢寧被譽為國寶級天才,他死的時候都多大了,精神力才多少?你當誰都跟我家哥哥那么厲害嗎?

  “子衿你呢?”于秀秀看著林子衿問道。

  “我?我不如你們優秀,我的靈力,最近才漲到三百二十九,卡在八級巔峰那里很難受的,哎,太慢。”林子衿大餅臉上寫滿了惆悵。

  白牧野跟于秀秀兩人全都是一臉無語。

  太慢?

  你過了年才十五歲啊!

  在沒有使用任何外物提升的情況下已經是八級巔峰,那個桎梏對你來說是問題嗎?

  “你們倆不要那種眼神看我,我現在已經十五歲!十五歲了!已經很大了!”林子衿反復強調著。

  于秀秀突然有點不想理她。

  大餅子臉,毛毛蟲眉,丑!

  “小白,還是說說你假期都干了什么吧,子衿說你假期撩妹去了?”

  撩你妹啊!

  白牧野瞪了她一眼,說道:“我去探索了一處遠古遺跡……”

  隨著他的講述,兩女再一次被他的經歷所震撼,心情也隨著白牧野的講述起伏不定。

  都知道他寒假期間外出歷練去了,但卻沒想到竟然會經歷這么多事情。

  說是九死一生似乎有點夸張,但說他們經歷重重考驗,也歷經了生死,卻是一點不為過。

  被人設伏、被強大的宗師追殺、遭遇恐怖地下生靈……最后居然遇見了神族!

  面對這兩個關系最親近的人,白牧野并未隱瞞遭遇神族這件事。

  把林子衿和于秀秀都嚇得不輕。

  但同時又都感到十分欣慰,白牧野的團隊面對各種危險不離不棄,始終凝聚在一起。這樣的團隊,誰不想擁有?

  “那些混蛋居然敢找哥哥的茬,等回頭我過去把他們都打扁!還有那些該死的神族,太可恨了!”林子衿兇兇地道。

  聲音清脆動聽,又兇又萌。

  當然,別看臉。

  “百花城那種小地方居然有如此逆天的血脈天才?血脈覺醒之后從五級一躍晉升為八級?才十六歲?”于秀秀一臉震驚的看著白牧野。

  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百花城那小地方還有你白哥呢。”白牧野看了她一眼。

  “你又沒在那出生,星際移民而已。”于秀秀反駁了一句。

  林子衿在一旁說道:“司音嗎?我見過有她的視頻,特別漂亮可愛的一個小姐姐呢!”

  “有多漂亮?”于秀秀在一旁看熱鬧不怕事大的道。

  “特別漂亮的!”林子衿笑吟吟看著白牧野道。

  “你們不好奇我找到下品靈珠的事情?光盯著人家好不好看做什么?”白牧野有些無奈。

  “這個有什么好奇的,找到就找到了唄,反正也是你家林妹妹的,和我又沒關系。”于秀秀道。

  林子衿這時候卻有點反應過來,看著白牧野:“哥哥真的找到靈珠了?”

  白牧野點點頭:“見面之后就給你。”

  “嗯!”林子衿一點都沒客氣,用力點點頭,餅臉上滿是欣喜的樣子讓于秀秀很是無語。

  這還真是青梅竹馬的感情,咋地都喜歡啊!

  “那處遠古遺跡現在變成試煉場了?”于秀秀看著白牧野:“那你們有沒有進去感受一下,怎么樣?”

  白牧野說道:“我們那支團隊的收獲還是很大的,后面再進去的人,物質上未必會有什么收獲,但對個人的成長,肯定會有巨大的好處。”

  “呀,好想去你們那邊!”林子衿坐在那,兩只手托著腮,眼睛里充滿渴望。

  于秀秀有點看不下去:“我說林哥,咱好歹是個超級天才美少女,能不能有點矜持?”

  林哥……這個外號還是讓白牧野有點無語,明明是一個小鳥依人的粘人蟲,哪就林哥了?

  “矜持,好呀!”林子衿偏著頭看了白牧野一眼:“哥哥要報考什么大學?我也要去跟哥哥一起!”

  于秀秀:“……”

  算了,還是放棄對林子衿的治療吧,這姑娘沒救了。

  不過在內心深處,卻是有點羨慕人家是怎么回事呢?

  白牧野想了想:“現在還沒做最后決定,但有可能……是飛仙大學吧。”

  “飛仙大學?小白你沒發燒吧?”于秀秀看著白牧野:“那種野雞大學有什么意思?”

  “你們三仙島的孩子都這么囂張的嗎?星球排名第一的大學是野雞大學?”白牧野瞥了于秀秀一眼。

  “在整個祖龍帝國,它們連前五十都進不去,不是野雞大學是什么?”于秀秀撇撇嘴。

  林子衿卻有著不同的意見,道:“就算它是一所野雞大學,咱們去了之后,就不是了。”

  “嘖……你們倆,絕配。”于秀秀舉手投降:“隨便你們吧,你們愛去哪去哪,反正關于三仙島發現的遠古遺跡那件事,就這么說定了,什么時候行動,我會提前通知你們。到時候千萬記住,不要用你們本來面目,要易容。”

  于秀秀再三強調。

  在沒有足夠實力的時候,將自己隱藏得更深,的確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兩人都表示同意。

  不過林子衿和于秀秀還是有些擔心白牧野。

  她們跟孫瑞之前的感受差不多,都覺得白牧野有點危險。

  麗明城夏侯家、白岳城趙璐長老,雖然看似都被白牧野死死按在那,但真的都會那么老實嗎?

  如今又因為探索遠古遺跡,跟古琴城大族羅家、趙家結怨……

  白牧野剛剛也跟她們兩人說了,羅飄飄雖然不是死在他們手上,但這件事根本沒法解釋!

  在祖龍帝國,任何跟神族產生關系的事情,都是天大的事情!

  “麗明城那件事,我也是沒辦法,就算我什么都不做,他們也不會放過我。至于遠古遺跡里面發生的那些事,更不必擔心,都已經解決。古琴城羅家要真因為這件事沒完沒了,我也不怕他們。”

  白牧野看著于秀秀說道:“我今天說這些,不是讓你們擔心我的,而是讓你們小心自己的處境,這世界不太平的地方可不止我這里,所以一定要小心謹慎。尤其是你,秀秀。”

  “我你就放心吧,肯定什么事情都沒有!”于秀秀拍著胸脯保證,隨后問道:“對了,你認識那個弓箭手,沒什么問題吧?”

  “應該是沒什么問題的,特別大方的一個人……”

  想到他送給單谷那本弓箭手呼吸法,單谷說是完美級的,這個人情可是不小。

  “但具體有沒有問題,現在還說不好,再觀察一段時間吧。”白牧野說道。

  “哥哥,你說為什么那些人就不肯放過咱們呢?”林子衿在白牧野身邊,永遠都是那個當年的粘人的小姑娘。

  但如果有需要,她也隨時都可以變成那個堅強得嚇人的林哥。

  “是啊,一群臭不要臉的狗東西,等咱們以后成長起來,一個個找上門去跟他們算總賬!”于秀秀在一旁咬牙說道。

  “沒必要那么生氣,我們都在快速成長著,很快就會擁有跟他們正面較量的能力!相信以后我送的禮物,他們一定會很喜歡的。”白牧野笑著說道。

  林子衿跟于秀秀都忍不住輕笑起來。

  白牧野那兩顆雷埋的可是有點狠!

  如果真的成了,在將來的某天突然爆發,絕對可以讓那位齊王殿下感受到他們當年感受過的滋味。

  那種滋味,叫做絕望!

  隨后林子衿跟于秀秀也都說起了她們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

  林子衿的日子跟白牧野差不多,每天都在各種修煉、訓練中度過。

  最大的樂趣,就是回憶當年跟哥哥在島上的日子。

  直到重新聯系上白牧野,感覺人生才變得有意義起來。

  “你的資源,還是有點差了,不然你應該已經進入九級……甚至可能有機會沖擊宗師了!”于秀秀有些感慨。

  “沒關系的,我不急呢。”林子衿并不是很在意等級這東西。

  宗師她又不是沒打過,雖然沒贏,但也沒有輸得很難看!

  如果不是對方靈力太厚了,她肯定不會輸。等到了九級的時候,還可以再試試,說不定就能把一個弱一點的宗師給揍趴下呢。

  她最不怕的就是戰斗。

  于秀秀的日子就更不用說了,乏善可陳。

  比白牧野跟林子衿更加枯燥,唯一的樂趣,就是跟幾個伙伴一起算計島上的那些老家伙。

  “島上有一批很敵視你們倆的人,將來遇上,要小心一些。”于秀秀提醒白牧野跟林子衿,“回頭我會把他們的資料想辦法給你們帶過來。”

  說著,于秀秀站起身,抻了個懶腰,對兩人說道:“你們小兩口多年未見,多在這里留一會吧,本姑娘現在念頭通達,心情美美噠,要去打擂臺了,小白,你要加油哦,姐姐馬上就到黃金級了!”

  “我已經是了。”林子衿淡淡說道。

  “哼!”于秀秀皺了皺鼻子,撇著嘴走了。

  剩下兩人,林子衿迅速將模樣變回到現實中的樣子。

  那個超級短發美少女俏生生站在白牧野面前,張開雙臂:“哥哥,抱抱!”

  白牧野也沒用小黑胖子煞風景,變回到本來模樣,輕輕將林子衿擁抱在懷里。

  林子衿卻一把摟住他,精致的小臉貼著白牧野胸膛,輕聲呢喃道:“對,就是這種感覺,好懷念!在哥哥懷里,最有安全感了!”

  白牧野輕輕笑了笑,小丫頭還是一如當年的單純,別看整天嘻嘻哈哈,一口一個我是你的小媳婦。

  可實際上,十五歲的林子衿,依然還是個孩子。

  林子衿用力抱著白牧野,心里面有點小得意:嘿嘿,又把哥哥給騙了!他以為我還是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呢。這樣最好,就這樣一輩子做哥哥的小女孩。

  這次沒有了冷酷無情的鈕祜祿氏·白出來煞風景,林子衿耍賴似的靠著白牧野一直聊到深夜。

  哪怕到最后困得兩只眼皮直打架,依然舍不得從白牧野身邊離開。

  白牧野看了一眼通訊器上小顧同學發來的消息,看看靠著自己隨時都可能睡著的林子衿,給他回了個消息:今天忙,下次見面再說吧。

  那邊很快回過來一句:好,那我下線睡覺去了。

  白牧野就這樣抱著林子衿在黑域的家中客廳睡了一夜。

  林子衿第二天早上醒來,睜開眼睛便看見白牧野閉著眼睛的臉,她枕在白牧野的腿上就這樣睡了好幾個小時。

  “這是我這些年睡得最安穩最幸福的一覺!”

  林子衿一臉幸福地輕聲道:“我家哥哥最好看,怎么都看不膩!”

  再依戀,也終究要分開,好在只是暫時的,想要見面,他們隨時可以通過黑域相見。

  黑域的重新開啟,算是給這兩個苦命的娃一個短暫相聚的地方。

  林子衿要搬去于秀秀那里不過是個玩笑,私底下組成個團隊別人說不出什么,可這樣一群天才,要是真聚在一起,絕對會引起很多人的關注。

  白牧野為什么開誠布公的告訴她們兩個關于齊王的那些事情?

  就是怕她們不小心踩到什么坑里面去。

  這種事兒暫時也不能讓脾氣暴躁的老頭子知道,不然老頭子一怒之下說不定會怎么報復那邊。

  但告訴她們,卻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別看跟于秀秀多年沒見,但這群孩子從小在三仙島上積累下來的情誼,卻是比任何東西都牢靠的。

  人性通常經不起考驗,可總有例外的時候。

  沒有經歷過的人,很難理解當初他們在島上相依為命的日子是怎么過來的。

  所以白牧野相信于秀秀,就像這么多年過去,于秀秀從來沒有放棄過對他們的尋找一樣。

  林子衿依依不舍地告別了白牧野,又跑去跟于秀秀告別,被于秀秀好一番笑話。

  林子衿走后,于秀秀又專門跑過來笑話白牧野一通,然后給了白牧野一份她連夜整理出來的三仙島最新資料,囑咐他要多加小心。

  “我也給了你家林妹妹一份,話說林妹妹真是越長越漂亮了,你也越來越帥了,真好!”

  “秀秀。”

  “嗯?”

  “謝謝你。”

  “跟我客氣?”

  “那就不客氣了,有句話憋了很久,一直想對你說。”

  “說,說什么?你家林妹妹可是剛走,小白我告訴你,我喜歡你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我現在可做不出對不起自己姐妹的事情!”

  “不吐不快!”

  “那,你說吧……”

  “沒事兒多吃點木瓜……”

  “姓白的,你給我滾!”

  白牧野干脆利落的滾了,給小顧同學留了個言,然后下線。

  這邊剛出來,那邊就看見冷著臉的大漂亮翹著二郎腿坐在虛擬倉的外面,白牧野頓時一陣心虛。

  說好了晚上要吃好吃的,結果呢……在黑域里面待了一夜。

  “行啊,小白同學,現在都學會夜不歸宿了?”大漂亮瞥了白牧野一眼,淡淡說道。

  “嘿嘿。”

  “我昨晚做了一大桌子豐盛的晚餐,現在,沒了!被我分好類扔掉了!”大漂亮冷笑道:“而且從今以后,你自己學習做飯去,別想讓我給你做!”

  “漂亮姐,別生氣嘛,這不是太久沒進黑域,積壓的事情有點多……”白牧野小心翼翼地解釋道。

  的確有點對不起漂亮姐,枉費了人家一番心思。

  “哼,說得好像你是霸道總裁似的!”大漂亮瞪了白牧野一眼,怒氣沖沖地道:“下樓吃早餐吧!蔥花餡兒的包子,愛吃不吃!”

  白牧野頓時屁顛屁顛的下樓,大漂亮面無表情的飄在他身后。

  跟個美艷的女鬼似的,膽兒小的見到這一幕非嚇到不可。

  早餐非常豐盛,漂亮姐典型的嘴硬心軟,也就當年白牧野剛來的時候捉弄過他幾次,這些年愈發的寵著他,哪里舍得往他的包子里放蔥花呢。

  白牧野吃過早餐之后,心情舒暢的開著車去上學。

  一別兩月余,好懷念上課學習寫作業的幸福時光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