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二章 終相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沒理她,繼續道:“你的性格從小就開朗潑辣,擅長交際,所以一開始我也沒想到那么多。但現在,我突然發現了一些問題,你這鬼丫頭,也是壞得很!”

  白牧野盯著于秀秀的眼睛:“你之前說要把月兒加入到團隊中來,說明她……一定是你認識的人,符武雙修……符武雙修……我去!”

  白牧野驚呼一聲:“我知道她是誰了!”

  于秀秀一雙大眼睛翻來翻去,嘰里咕嚕的,她就知道,這臭家伙一旦跟她攤牌,肯定能夠迅速推斷出全部關鍵信息。

  要是連這點能力都沒有,她會很失望!

  因為這都是他們很小時候就已經學過的。

  “原來是她……”白牧野臉上露出開心表情:“還真是女大十八變呢……”

  “變個毛,她現實中比這好看多了!”于秀秀白了一眼白牧野。

  蕭玥玥!

  這個黑域中的月兒姑娘,是蕭玥玥!

  比白牧野大了兩三歲,當年小白帶著林子衿逃離三仙島的時候,蕭玥玥也在暗中出了很多力。

  “她知道是我嗎?”白牧野問道。

  “不知道,她沒我這份強大的洞察力。”于秀秀有些得意的看著白牧野:“我都是上次跟你見面之后,才徹底確定的,哼,還記得嗎?就是你那句‘他死了嗎’?讓我徹底確定的!”

  白牧野:“……”

  早知道就不撩閑了。

  “我當時的確很生氣,差點就直接走人。不過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如果你不是小白,你不可能那么隨意的說出那種特別失禮的話來。當時因為當時場合不適合,我肯定當場就問你了!”

  于秀秀一臉怨念地看了一眼白牧野:“至于月兒,她只知道我進來尋找你們,并不清楚該死的小黑胖子就是她這些年心心念念的小白弟弟。”

  “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我們都已經長大……”白牧野輕嘆道。

  “是啊,月姐姐現在已經快要開始出島執行任務了。”于秀秀有些惆悵。

  “我接著捋啊……”白牧野說道。

  “我都告訴你了,你還捋什么?”于秀秀看著他。

  “嘿,秀秀,你說我們誰不了解誰呢?”白牧野笑嘻嘻地道:“小時候都是一張床上睡過的……”

  “你給我閉嘴!那時候你還尿床呢!還好意思說?”于秀秀臉色緋紅,瞪著白牧野:“再敢胡說八道,回頭我就告訴你家林子衿,說你調戲我!”

  “嘿,我那小媳婦只會認為是你勾引我的。”白牧野哈哈笑道。

  “呸!看看你這小黑胖子模樣,你不會真的變成這樣子了吧?”于秀秀一臉戲謔地看著他:“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哈哈哈!”

  “秀秀,你不用繼續轉移話題,你那點小伎倆,我倆都已經識破了,我已經把這里的地址發送給了她,她應該一會兒就到。”白牧野沖著于秀秀挑了挑眉毛:“還真得感謝你呢,不然我一時半會的,真未必能把她給認出來。”

  “你,你知道了?”于秀秀一臉不信地看著白牧野。

  “當然,小妖女嘛!”白牧野笑笑:“你不就想趁著我倆互相沒認出來的時候,狠狠打上一架嘛。”

  于秀秀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即覺得喜悅,又十分不爽。

  “你也不用不爽,我跟你說,子衿這會肯定也憋著一股勁,想要算計你呢!待會兒吧,咱們誰也別說,看她表演。”白牧野呲牙笑道:“看她能演到什么程度。”

  “那是你的小媳婦,你不心疼她,還要跟我一起戲弄她?”于秀秀一臉不信的看著白牧野。

  “嘿嘿,閑著也是閑著嘛。”白牧野作死地道。

  “真是的,你還是跟當年一樣,太狡猾了!”于秀秀一臉不甘:“本來還想好好捉弄你們兩個一番,結果倒好,一個比一個狡猾。”

  這時候,外面門鈴被按響。

  林子衿心情多少有幾分忐忑。

  就要見到日思夜想的臭哥哥了!

  這是約會呢!

  屬于我跟哥哥兩個人的約會!

  在他家……

  哎呀,好害羞!

  是不是可以抱抱了?

  不行不行,林子衿你要矜持一點,女孩子家不能太隨便,哪怕是哥哥也不可以……不不不,哥哥可以的!

  小妖女林子衿同學就這樣一邊忐忑著,一邊按響了門鈴。

  隨后,門打開了,小黑胖子大魔王同學站在大門口,沖著餅子臉村妞大聲喊道:“啊!”

  我去!

  林子衿差點被嚇一哆嗦,心說哥哥這是瘋了嗎?

  這是要干啥呀?

  “小妖女啊!你是那樣地美麗、動人!自從剛剛擂臺一別,已經過去三十分鐘!古人云,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轉眼間,我們已經像是二十二點八一二五天沒有相見了!”

  林子衿目瞪口呆地看著易容成小黑胖子的哥哥,站在別墅大門口的臺階上,用詠嘆的語氣,表情無比生硬地大聲朗讀著。

  哥哥這是瘋了吧?

  我的天吶!

  這是在對我表白嗎?

  感覺怎么這么傻?

  人家還小啊!

  林子衿忍不住用手去捂自己的大餅子臉,臉太大,兩只手都捂不住,太羞澀了。

  哥哥你這是在作什么妖啊?

  還有還有,不是什么見鬼的二十二點八一二五天,而是六年,我們已經六年沒見了啊!

  上次通過投影見面,根本就不算嘛,都抱不到,怎么能算見面?

  白牧野那張小黑胖臉上極具喜感,依然在大聲的說著:“對你,我日思,夜想。夜不能寐;對你,我一見鐘情!小妖女啊,我是那樣地喜歡你呀!”

  林子衿順著指縫,看見了白牧野身后,偷偷溜出來,趴在門框上露出半邊臉,笑得快要背過氣去的于秀秀。

  她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你給我閉嘴啦!臭哥哥!”

  林子衿終于受不了了。

  我刀呢?

  我今天要大義滅親!

  我要剁了我的哥哥,誰能借我一把刀?

  十分鐘后。

  小白在黑域中的別墅里。

  小白坐在三座沙發中間的那個座位上,于秀秀跟林子衿坐在兩邊的單人沙發上。

  三大戲精終于見面了,但飚戲并未停止。

  氣氛很安靜,安靜中帶著點詭異,詭異中還透著些說不出的喜感。

  “所以,你一早就認出我來了,假裝交朋友,想要跟我接近?”

  林子衿兩腿交疊,十分文靜的坐在那,若是原本形象,妥妥一個讓人移不開目光的超級小美女。

  但此刻嘛——

  一個大傻妞,兩根辮子垂在胸前,那張餅子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兩條大濃眉跟毛毛蟲似的趴在眼皮上,唯獨一雙神采奕奕的大眼睛,兇巴巴地盯著于秀秀。

  “你認識一個叫如花的大美女嗎?”于秀秀看著林子衿。

  “那我姐,咋地?”林子衿毫不含糊,張口就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小白,你管管你媳婦,哎呀……太丑了,簡直丑爆了,哈哈!”

  于秀秀越看林子衿這張臉越是覺得好笑,整個人完全沒辦法控制自己了。

  “還有你!”林子衿兇巴巴地怒視著白牧野:“很好玩是嗎?”

  白牧野一臉嚴肅:“我是認真的。”

  “我信你個鬼!臭哥哥,你最壞!”林子衿兇萌地道。

  但這表情,在這張臉上,真心接受無能。就連白牧野都只能在心里默念:我小媳婦不是這樣的……

  “好了,別說了,安靜一會兒,讓我冷靜一下,不然我怕今天會笑死在這里。”于秀秀毫無形象地盤腿坐在單人沙發上,懶洋洋靠在那,“現在我最漂亮!”

  “哼!”林子衿撇撇嘴,懶得理她。

  于秀秀深呼吸幾次,然后對林子衿說道:“你還好意思埋怨我?瞅瞅你們倆,一個小黑胖子,一個村姑大傻妞,一個大魔王,一個小妖女,嘖……這恩愛都叫你們秀到黑域來了!你們倆第一次見面就一眼認出我來,卻都在那裝,都不肯理我。要不是我長了一雙慧眼,根本就認不出你們來!我還沒找你們算賬呢,你們倒好意思反咬一口?”

  林子衿忽然笑嘻嘻地站起身,走到于秀秀跟前,伸出兩只胳膊摟著于秀秀的脖子,一臉親昵地道:“秀秀姐,人家都想死你了呢!”

  “少來!誰信吶?你趕緊去摟你家哥哥去,哈哈哈,真丑!”于秀秀往外推,太丑了,丑拒。

  林子衿也有點欲哭無淚,當時光想著讓作妖了,讓自己變得奇丑無比,讓臭哥哥認不出她來。

  卻忘記了一旦相認,這么丑……哥哥會不會嫌棄呀?

  心里想著,高冷超兇地霸道美少女林子衿同學忍不住擔憂起來,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白牧野。

  卻見白牧野拍了拍身邊的空位:“來,坐這兒。”

  “我要是你我就不過去,他剛剛還在戲弄你!”于秀秀抬頭看著林子衿。

  “哥哥那是對我表白呢!”林子衿一臉得意!

  說話間,林子衿美顛顛地跑過去坐在白牧野身邊,抱住白牧野一條胳膊,餅子臉笑得特別燦爛,兩顆大兔牙特別晃眼。

  “表白個鬼呀,簡直一神經病!而且肉麻死了……我不行了,要死了!”

  于秀秀徹底癱在沙發上,感覺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真的太丑了!

  丑爆了!

  “林子衿,你能變回原來模樣不?讓我瞅瞅,不然我怕留下心理陰影,還有你,小黑胖子……”于秀秀有氣無力地看著兩人說道。

  “不,我就喜歡哥哥這個熊樣!”

  “不,我就喜歡我家丫頭這個德行。”

  兩人異口同聲。

  然后相互對視一眼,都一臉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你倆果然是一對兒,倆神經病,我這輩子算是沒機會了……”于秀秀假裝一臉哀怨。

  “秀秀姐,你確定,你跟我們聯系不會有問題嗎?”林子衿收起玩笑,一臉認真地看著于秀秀問道。

  “能有什么問題?假期之前,不知道你家哥哥又干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壞事兒,島上一群老家伙聚在一起跳腳罵,一個個暴跳如雷的。不過罵完之后就在那惋惜,說這么好的苗子,硬生生給廢掉了……哎,當時我還擔心的要死,現在看來,我算是白為你們擔心了,你們一個個的,都快活地很嘛。”

  “你又偷偷監控那些人了?”白牧野問道。

  “這話說的,什么叫偷偷監控?我都光明正大地監控,反正他們又察覺不出來。”于秀秀撇撇嘴,有些不屑地道。

  “還是小心點,那些老家伙沒你想的那么簡單。”白牧野提醒道。

  “不用替我擔心,還是保護好你們自己吧。”于秀秀看了兩人一眼,實在是無力吐槽了,理智地選擇對兩人現在這幅樣子視而不見,“我在島上挺好的,現在我不找他們麻煩,他們就要感到慶幸了。”

  說著,她語氣略微變得有些低沉,輕聲道:“你們倆誰先說?”

  林子衿道:“哥哥先說,上次時間太倉促,都沒聽夠。還有,重點說說你的那些小伙伴,什么彩衣女神呀,什么司音妹妹呀,說說她們。”

  “了解得挺詳細嘛。”于秀秀打趣。

  “必須詳細呀,不然的話,以后萬一被人偷偷給搶走了,那我找誰哭去?”林子衿餅子臉上兩條又粗又黑的大濃眉沖于秀秀挑了挑。

  “少來,我又不會搶走你的哥哥。”于秀秀立即說道。

  “那誰知道呢,這鄰里鄰居地,偷偷摸摸爬過來也方便地很。”林子衿笑瞇瞇地道:“所以我宣布,以后我要跟你住在一起!”

  “丑拒!”于秀秀冷笑。

  “無效!”林子衿一臉得意,“小時候你就喜歡摟著我睡,好多年沒摟我,你一定很懷念吧?”

  于秀秀撇撇嘴,看著林子衿:“一點都不懷念!”

  “我不信!”林子衿露出小惡魔似的笑容。

  然后瞪著白牧野道:“還有還有啊,你那假期泡妞是怎么回事,你身邊那司音彩衣的,能解釋一下嘛。”

  “哎呦?假期泡妞,可以嘛少年!”于秀秀笑嘻嘻看著白牧野。

  “沒有的事兒!”白牧野矢口否認。

  “少廢話!趕緊交代,什么彩衣呀,司音呀,都誰呀?”于秀秀在一旁幫兇:“趕緊滴,小黑胖子!”

  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見面,注定了無論如何都嚴肅不起來。

  煽情都沒用!

  哭過之后照樣相互吐槽相互抹黑。

  這是從小養成的習慣,大家也不想改。

  這幾乎是他們當年在三仙島唯一的樂趣。

  白牧野說了自己這些年經歷的那些事,前面六年幾乎沒什么可說的。

  記憶被封印,噩夢伴隨。

  老頭子填鴨式的教育,學各種各樣的符篆師基礎知識。

  對白牧野來說,之前那些年實在有些乏善可陳,但對于秀秀和林子衿來說,卻是聽得津津有味,也不去催促。

  林子衿抱著白牧野的胳膊就沒有撒開過,于秀秀盤著腿兒坐在單人沙發上,一只手托著下巴,聽得十分入神。

  白牧野說到老頭子離開,把他一個人扔下的時候,林子衿和于秀秀都有點替他難過。

  玩鬧歸玩鬧,他們這群孩子,都遠比同齡人要成熟很多。

  缺乏父愛母愛的小孩子,內心深處都或多或少會缺乏一些安全感。

  所以三個幼時伙伴其實都能輕易讀懂對方的心。

  太多在外人面前永遠不會流露出的情緒,在這里無需流露,彼此都明白。

  “秦冉冉?那個歌星嗎?她找你畫畫?真是個小妖精!”于秀秀在小白一臉得意說起街頭賣畫賺錢時忍不住插嘴。

  “嘻嘻,哥哥不喜歡她!她之前還跟我說,認識了一個小混蛋,加了無數次好友都被拒絕了哈哈哈哈!”林子衿在一旁美滋滋地道,“我都不忍心打擊她,告訴她拒絕你那位是我家哥哥!”

  “你認識她?”白牧野有些驚訝地問道。

  “是呀,當然認識了,她可是個很厲害的符篆師呢,但沒有哥哥厲害。”林子衿笑吟吟地道。

  “繼續繼續,我們要聽彩衣女神和司音妹妹。”于秀秀催促起來。

  “別亂打岔!”白牧野瞪了于秀秀一眼,然后將老頭子走后發生的這些事情,大致跟她們說了一遍。

  包括假期前在麗明城發生的那些事情!

  兩女一開始都笑嘻嘻地打趣白牧野,但聽到最近發生那些事,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于秀秀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齊……那位是三仙島背后的人?”

  白牧野點點頭:“所以我為什么不敢輕易在黑域與你相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現在這樣子,雖然絕大多數人肯定認不出,但既然你能認出我來,就說明……我身上還是有破綻的。而且,我會偽裝自己,他們的人同樣也可以偽裝。到時候真的暴露,你會有很大麻煩!”

  “對呀秀秀姐,你有點太心急了。黑域重啟,所有人都知道三大帝國的超級天才們會相繼進來,你敢保證沒人盯著你么?”林子衿有些憂慮地道。

  “我是有點心急,但也是有原因的。”于秀秀說道:“我想找到你們組建隊伍,主要是前段時間,三仙島發現一處遠古遺跡,那里面有神像。當時三仙島一群老家伙們死傷慘重,才把這消息帶回來。”

  “神像?”白牧野微微一怔,想到身上的下品靈珠,看了看林子衿,他身上這幾顆,就是給子衿準備的。

  “對,這是個很確定的消息,當時我就想到你了。”于秀秀點點頭:“你們也知道,這些年來,我一直監控著他們,當我知道這個秘密的第一時間,就想要用最短的時間找到你們。”

  于秀秀看著白牧野:“只是我那會不知道你究竟在哪,我甚至不清楚你是否還活著……”

  三個人都有些傷感,這個完全不是演的,的確挺傷感的。

  “我當時就想,如果我能找到你們,那么一定要告訴你們這個消息!然后咱們在黑域中組成一支團隊,咱們本身就有默契,到時候,三仙島會派出大量的人去開發那處遠古遺跡。只要你們想辦法混進去,回頭我們就甩開那些人,自己單干!”

  于秀秀一臉堅決地道:“我比你們晚了六年,我早晚要脫離那座島!我早就做好了決定,如果我沒能找到你們,我就自己干!反正這一次,我一定要利用這機會,逃離那鬼地方!”

  “月兒也跟我一起!”

  她補充道。

大符篆師大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