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戲精附體的少年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林子衿突然特別后悔。

自己沒事兒開什么觀戰權限啊啊啊啊啊啊他是哥哥他竟然是哥哥好想撲上去抱抱他啊你個該死的于秀秀  我說你怎么那么自然的說要把小黑胖子拉進團隊中來,在黑域組一個團。

感情你早就認出我來了是吧你也早就認出哥哥來了是吧湊表臉我們不主動與你相認那是保護你,你居然敢耍我們你給我等著,這件事兒沒完  林子衿當年跟白牧野在一起的時候,是沒見過白牧野使用符篆的。

可在她跟白牧野恢復聯系之后,白牧野每一場比賽的戰斗視頻,她都反反復復看過不下幾十遍  雖然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在看人,可白牧野戰斗中的一些習慣動作,她依然還是牢牢記在心里。

就為了有朝一日跟哥哥在一起的時候,可以不需要經過太多的磨合,就可以很默契的戰斗  可她怎么都沒想到,白牧野在進入到黑域之后,會易容得如此干脆徹底。

  所以之前見到白牧野的時候,哪怕她早就認出了于秀秀,但也完全沒往那方面去想。

就像白牧野沒想到她會把自己打扮成一個遠超年齡的餅子臉村姑一樣,她也沒想到白牧野居然會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小黑胖子我叫小妖女,哥哥叫大魔王這分明就是融入到骨子里血脈中的兒時記憶啊我怎么就忘了呢真是該死  小時候的習慣,早就融入到靈魂中。

當撕開那層迷霧露出真相之后,林子衿完全可以肯定,眼前這小黑胖子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哥哥他也認出我來了他也是剛剛才認出我來的  居然是在我認出他之前他就認出我了。

好過分應該我先認出哥哥才對呀但哥哥真的好帥呀  黑了也帥。

  林子衿感覺自己一顆心都要化了,又焦急無比,她更想現在就沖上去讓哥哥抱抱舉高高。

但卻不行所以她特后悔,開什么觀戰權限呢臭秀秀姐當年你就覬覦我的哥哥,現在還敢耍我們,良心都黑了,怪不得你那么小你永遠都別想長大了我要不要讓哥哥陪我演一場戲  林子衿的攻擊節奏絲毫不減,但卻調換角度,背對著看臺上的于秀秀,然后飛快沖著白牧野眨了一下眼睛。

她相信,哥哥一定能懂  白牧野秒懂。

  這丫頭果然還是認出他來了。

  只能說曾經的那些記憶,實在太刻骨銘心了。

  兩個把對方當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哪怕六年不見,哪怕易容到這種程度,依然還是能在短時間內認出彼此。

  哪怕于秀秀在這方面有著超強天賦的人,也需要通過一次次的試探,才能最終確認。

  但他們兩個,并不需要。

  白牧野連連后退,他想讓林子衿的連勝保持下去。

  林子衿頓時瞪大眼睛,她還想戲弄于秀秀呢,不想被于秀秀看出端倪。

只能找角度不斷示意白牧野來打我呀快點打我呀我很好打,一打就倒了  戲精附身的兩個人,頓時在擂臺上你來我往起來。

戰斗看上去更加精彩了  看臺上的那些人一個個全都看得大呼過癮。

  強大的高級靈戰士,大戰高級符篆師。

靈戰士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強大的屬性攻擊硬撼龜殼一樣堅硬的防御符。

真的是太精彩了  白牧野瞬間就明白了林子衿的心思。

  連勝,他們兩個其實都挺在意,但又都不在意。

  輸給對方,絕對一點難過都不會有的。

白牧野還是想放水,這可是自己小媳婦呀林子衿同樣想放水,這可是自己的哥哥呀  兩個戲精還都不想叫于秀秀看出問題,所以打的愈發激烈。

  白牧野眼角余光已經瞥見于秀秀剛剛坐立不安的模樣,知道她心里已經有所懷疑。

  所以不能繼續拖下去了,就在他準備找個機會,佯裝不小心被林子衿擊敗的時候。

  那邊的林子衿卻突然間向后縱躍出十幾米遠,一收鋤頭,餅子臉上露出一絲沮喪之色“大魔王,你果然很厲害,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

  看臺上頓時響起一連串的噓聲。

  “哎臥槽,這什么鬼”

  “什么嘛怎么就認輸了呢”

  “我靠,小妖女,你不會看上這小黑胖子了吧雖然你長得丑,但你是超級天才啊拿出超級天才的骨氣啊”

  “別認慫啊,他明明已經被你打到沒有還手之力了”

  “拿鋤頭刨他呀刨他腦袋”

  “刨個屁,小黑胖子的確是厲害,你們難道沒看出來他始終沒有盡全力嗎”看臺上還是有能人的,忍不住說了一句。

  “屁沒盡全力,我看他根本就是不行”

  “龍傲天,有本事你別跑,敢不敢約個地方,哥們”那青年還沒說完,就被幾個人捂著嘴給拖了下去。

人家明顯是個強大的高級符篆師,可以吊打同境界的靈戰士,還說個毛啊至于這么牛逼的符篆師卻為何又偷又騙,說不定是人家的業余愛好  白牧野一時不查,對面的林子衿干脆利落的認輸了。

  一百八十五場連勝,就這樣被林子衿輕而易舉的給放棄掉了。

  白牧野頓時微微皺起眉,看著林子衿。

  林子衿表情非常逼真,那張餅子臉上,寫滿了認真。

  還特么嘆了口氣“本以為終結我一百八十五場連勝的人,會是問君能有幾多愁姐姐,沒想到竟然栽在你手里。看來這黑域里面,真是有能人,俺得回家種地去了”

  說話間,林子衿沖著白牧野飛快眨了三下眼睛。

  三十分鐘。

當年的暗號啊  論演戲,大家都是專業水準,絕不摳圖,也不讀數字,更不用替身,都特敬業那種。

  “其實你也很不錯了,如果你能夠再努力一點,或許就能威脅到我了。”白牧野沖著林子衿挑了挑眉梢,小黑胖臉上滿是淡淡的得意笑容。

林子衿撇撇嘴,心說臭哥哥,你給我等著  沖著看臺上的于秀秀等人擺擺手,林子衿毫不猶豫的就下線了。

  這種時候,如果繼續留在擂臺上,很容易被于秀秀看出破綻來的。

  事實上,于秀秀的心里面,已經生出了強烈的懷疑。

  她甚至生出了直接跟白牧野攤牌的念頭。

反正這兩個臭家伙已經打了一架,雖然不算完美,但也終結了林子衿那臭丫頭的一百八十五場連勝,可以了  看臺上的天才們議論紛紛,雙方對立成了兩個陣營。

  其中一方認為小妖女是可以碾壓那個小黑胖子的,高級符篆師固然強大,但短板也十分明顯。

  “像小妖女這種強大的靈戰士是很難被鎖定的,而且她的寒冰屬性攻擊非常克制符篆,我不明白她為什么覺得自己會輸”

另一方面則認為小黑胖子根本沒盡全力,不然憑借他高級符篆師的水準,碾壓一個同階的靈戰士,還不是跟玩一樣  “你們難道沒看出那個小黑胖子,一直在戲耍小妖女嗎人家一開始是祭出了一張劍符的,一張符就把小妖女給打退了。你們是不是覺得那小黑胖子是個窮鬼身上就只有一張劍符如果隨后的戰斗中,他一邊開防御,一邊用劍符進行攻擊,小妖女又能擋住多少次”

  雙方都很難說服對方,不少人在看臺上吵得不可開交。

  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正主早已經全都離去了。

  但這場爭吵,也并沒有因此而結束。

  最近剛剛推出的黑域論壇上,依然有很多人在討論著這場戰斗。

  盡管雙方為誰更強大一些爭吵不休,但有一件事,幾乎是公認的。

那就是,那個叫大魔王的小黑胖子,絕對非常強  “除去一些有意藏拙的頂級天才之外,以目前排行榜的狀態來看,那位大魔王,應該擁有沖擊連勝榜前十的可能”

  “這種連勝榜,其實沒多大意義,過段時間開放的黃金榜,和未來將會開放的鉆石榜才是頂級強者們的游樂場”

同時,黑域論壇上還冒出另一個帖子警惕那位大魔王帖子里面義憤填膺的斥責小黑胖子大魔王假名龍傲天,不但是個大騙子,而且還是個該死的小偷  “我辛辛苦苦打比賽,攢黑域幣買來的符篆材料,幾乎被他偷了個精光龍傲天,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有本事你就站出來,跟我當面對質”

后面還有跟帖的  “這個龍傲天是個花心的大騙子,騙了我姐姐的感情,也騙走了我姐姐身上全部的黑域幣”

搞笑的是,這個跟帖后面,還有一個跟帖  “告訴你別亂說,他哪里有騙我了我是心甘情愿給他的我喜歡傲天,早就跟你說過,我的事情你不要多管,還有其他那些稱呼我家傲天是騙子的,我的事情和你們有關系嗎你們要是自己被騙,就把經過寫下來,別在這里誤導別人。還有說他偷東西的,到底怎么回事,你們自己心里沒點數要我這個知情人把實情說出來嗎”

  “擦,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白牧野回到別墅之后,看到黑域論壇上這些烏煙瘴氣的東西,也看得陣陣頭大。

我什么時候成龍傲天了這特么是什么破名字,哪有我的大魔王帥氣莫非是有人假扮成我的樣子干了這些事兒  不對呀,那龍傲天只要打個幾場比賽,名字就一定會出現在黑域的排行榜上。

難道說,那賤人一場比賽都沒打過然后扮成自己的模樣,自稱龍傲天,又偷又騙  白牧野恨得有點牙根癢癢,但這一切也都是他的猜測,他現在連到底發生了什么都沒弄清楚。

  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問個名字。

  雖然小黑胖子也不是他的真容,但卻是他在黑域中的固定形象,總不能讓人平白污了名聲。

  心里想著,白牧野給于秀秀發了條消息“你到我家來。”

  那邊秒回一條消息“你是不是起了什么壞心思”

  “什么壞心思”

  “就是那種羞羞的說不出口的呀”

  “我這人光明正大,沒什么是說不出口的,你說”

  “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嘛”

  “于秀秀,趕緊滾過來”

  一分鐘之后,門鈴被按響。

  看著走進來這漂亮少女,白牧野把她讓到屋子里。

  坐好之后,于秀秀抬頭看著白牧野“小黑胖子,叫我來干啥”

白牧野認認真真打量著她,看得于秀秀心里有些發毛,心說干什么察覺到我認出你來了,想要跟我相認本姑娘豈能給你這個機會  于秀秀看著白牧野,漸漸的,眼圈紅了,小嘴癟著,模樣特別委屈。

情緒一秒鐘醞釀到位  其實也是真實情緒的體現。

  于秀秀眼淚吧嗒吧嗒就掉了下來。

  可還沒等她開口呢,白牧野便搶先一步說道“你哭啥我又沒怎么著你。那個什么龍傲天,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于秀秀眼角幾滴淚十分尷尬的掛在那,有些茫然的看著白牧野。

心說難道小白真的沒發現這一切難道剛剛在擂臺上,林子衿那臭丫頭是真的覺得不是小白的對手才認輸的  其實這種情況,倒也正常。

  大家都是天才,除非看一個人不爽,或是被激怒,不然大多數時候,還都是比較理智和體面的。

  于秀秀茫然看著白牧野,下意識的道“什么龍傲天,我都沒聽說過啊”

  “你最近也沒怎么上黑域”白牧野看著于秀秀。

  以她的精神力,正常情況下,連勝榜上絕對會留下她的名字。就算連勝榜因為一些原因被中斷,但至少,憑她的實力晉升為黃金級也是毫無問題的。

  “是啊,忙得很呢,還累,都累哭了”于秀秀十分自然的伸出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淚珠。

  白牧野看著于秀秀,突然嘿嘿一笑“秀秀,你也從島上逃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  于秀秀差點瘋了,瞬間破功,張牙舞爪撲過來,打算把白牧野按倒在沙發上,揍他一頓再說。

  “哎哎哎,你要再這樣,我拿符控你了啊”白牧野一邊后退一邊道“君子動口不動手”

  “姐是女人小女人”于秀秀臉上還掛著淚痕呢,一雙眼卻無比明亮,看著白牧野“臭小白,你長本事了啊還要拿符控我來呀,控我呀控制住我之后,就可以任你為所欲為了呢”

  白牧野“”

  “哼,算了,不跟你鬧了,不然等你家那口子以后知道,指不定又得怎么吃醋。”于秀秀撇撇嘴,坐在沙發上,兩腿一盤,看著白牧野道“什么時候知道我知道的。”

  “上次見面。”白牧野道。

  于秀秀兇巴巴地看著白牧野“那為什么一開始不肯相認”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為什么你自己心里沒點數”

  “怕什么”于秀秀不屑地道“你都跑的遠遠地,還怕這個”

  “我那不是擔心你么”白牧野看她一眼“沒良心”

  “說我沒良心”于秀秀頓時怒了,瞪著白牧野“當年是誰給你們放風的是誰給你們出主意的又是誰,幫你們拖住那群老東西的知不知道姐犧牲了多少姐當年也想跟著你們一起逃的”

  “行行行,你說得都對,是我沒良心行了吧”白牧野有些無奈地聳聳肩。

“本來就是”于秀秀氣兒沒消,又瞪了白牧野一眼,再瞪一眼,又瞪  “不是,你就不想說點什么嗎干瞪眼干啥呀我臉上有花嗎”白牧野看著她。

  “真丑你現在這樣子,丑爆了”于秀秀樂不可支地道“不過,你沒有小妖女難看,她更丑”

  “小妖女”白牧野微微挑了下眉梢。

  于秀秀趕忙轉移話題道“算你反應得快,不然我還準備狠狠捉弄你一番呢”

  “秀秀,你為什么對小妖女那么感興趣你等等啊,讓我捋一捋。”白牧野微微皺著眉。

  “哎呀,捋什么呀,來,小白,跟姐說說,你這些年是咋過來的”于秀秀興致勃勃地看著白牧野“你跟林子衿還在一起嗎是不是經過童年的懵懂之后,發現彼此不合適,然后分手了”

  “少來,我們好著呢”白牧野冷笑道。

好個屁吧真在一起的話,你一開始會不知道小妖女就是林子衿  于秀秀智商高的很,早就分析出這兩人并沒有在一塊兒。

  “快說說。”她現在才不會告訴白牧野實情呢。

讓你耍我,今天姐也要好好逗逗你“那些等會再說,我先捋一捋啊。”白牧野根本不吃于秀秀那一套,他離開三仙島六年,但他從有記憶那天起,就跟于秀秀這群人整天混在一起說到了解,于秀秀肯定極為了解他跟林子衿,可反過來他和子衿,也同樣了解她啊  “你應該一開始看見我的時候,就已經有所懷疑了。”白牧野沒有用疑問句,而是用的肯定語氣。

  “然后,直到上次咱倆見面,你應該徹底確定我就是你的小白哥哥”

  “呸,我比你大”于秀秀在一旁反駁。

  白牧野瞄了她一眼。

  于秀秀一挺胸,炸毛道“咋沒你家林妹妹大是吧”

少年們,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