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八章 流光月仙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改造之后的巨人古城,上方為巨大穹頂,跟四周城墻鏈接在一起。

  隨著這一聲冰冷斷喝,原本光線暗淡,透著一絲森冷氣息的巨人城試煉場里,面瞬間亮起無數道燈光!

  宛若滿天烏云被剎那吹散,陽光灑遍每一個角落!

  各種地下生靈被隔絕到百里方圓的不同區域內。

  聽見冰冷聲音瞬間,這些生靈立即變得有些躁動,不安的低吼著,而當燈光亮起的剎那,它們頓時安靜下來。

  這里無論發生變化之前,還是變化之后,從未有過如此明亮的時候。

  所以這些習慣了陰暗的地下生靈全都有些懵了。

  但片刻之后。

  絕大多數地下生靈,紛紛在各自區域仰起頭,朝著上方或憤怒嘶吼、或瘋狂咆哮、或寂然無聲但眼神森冷。

  大多實力不弱但智慧不高的生靈都忍不住狂躁起來。

  “閉嘴!”那冰冷聲音在這座古城中帶著一股強烈的威壓。

  所有躁動不安的地下生靈,須臾間安靜下來。

  哪怕白亮的光芒照得它們無比不安,可跟死亡的威脅比起來,它們還是選擇了安靜。

  “哎呀,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這不是三妹嘛!哦,我的天,真的是三妹!”一聲特別熱情的聲音驟然響起,接著,一道身形巨大的影子瞬間投影在試煉場的頂層空間。

  “三妹!”接著,另一道充滿激動的女子聲音傳來,千嬌百媚柱子哥出現在巨大影子身旁,一臉熱切的看向對面。

  盡管那里什么都沒有。

  “三妹,你終于肯現身了,之前我們就感覺到你的存在,但你始終沒有在試煉場里面說話,我們也就沒敢確認……”千嬌百媚的柱子哥面色緋紅,一臉激動。

  “我是來找李大頭的,沒你什么事,我不想見到你。”大漂亮沒現身,聲音依然冷冰冰的。

  “三妹,當年的事情……”柱子哥眼神中透著一絲焦急,似乎很急切的想要解釋什么。

  “別和我提當年!”大漂亮的聲音愈發冰冷。

  一旁的系統哥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柱子哥,讓她安靜一點。

  同時私下跟她交流道:你急什么,三妹既然肯露面,就是一個好的開端,說明她對當年的事情,已經快要放下……至少也是沒那么計較了。三妹脾氣不好臉皮兒還薄,這種時候,你就不要提這個,一句都不要提!不然再把她給激怒,可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消氣了。

  “唉!”柱子哥有點委屈:“當年你不也是……”

  “但她最生你的氣……行了,不說這個了,別忘了三妹最擅長的是什么。而且那件事也沒什么好解釋的,就是咱倆的錯,錯了就是錯了。”系統哥提醒道。

  柱子哥隨后冷靜下來,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對面,眼神中露出幾分哀傷之色,輕聲道:“三妹,對不起,驟然見到你,太過激動,是我失態了,你不喜歡見到我,我這就走……”

  “滾。”大漂亮的聲音依然冷冰冰的,似乎還帶著一股濃濃的厭惡。

  柱子哥眼中難掩失望,漂亮的眸子里蒙著一層淡淡水汽,但還是低著頭,快速消失在這里。

  系統哥臉上露出苦笑,看著空無一人的對面說道:“三妹你這又是何苦啊……”

  “誰是你三妹?”

  “好吧,流光月仙子法駕光臨巨人城試煉場,敢問有何指教?”

  “你要是再敢提這五個字,我就拆了你這狗窩!”

  “妹砸,你到底想要咋樣,這也不行那也不讓,給句痛快話行不?當年是我和你二姐做的不好,可你說這萬古光陰匆匆而過,我們……我們也已經變成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唉,如果道歉有用,我們愿意給你道歉一萬年,可問題是……”系統哥語氣中充滿哀傷,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悲涼氣息。

  “李大頭。”聲音聽起來依然冰冷,但卻比剛剛要強不少。

  “哎,你說你說。”系統哥臉上露出開心之色。

  在暗中跟柱子哥飛快交流著。

  “你看,我就說,三妹肯露面,肯定就是沒那么在意當年的事情了!”

  “嗯嗯嗯,只要她能放下當年的那些事情,她說什么你都得答應她!”

  “她就算沒放下,我敢不答應?”

  “說的也是……”

  “你說三妹會不會是因為那個少年來的?”

  “應該不會吧?不過三妹這種性子清冷驕傲到極致的一個人,竟然會心甘情愿留在一個少年身邊,也真是神奇。”

  這時候,依然沒有現身的大漂亮冷冰冰地道:“我不管你們沉寂這么久歲月之后,突然間冒出來是想要做什么……”

  “這個我可以告訴你,沒什么不能說,是身體中流淌著巨人族血脈的現代人類出現了!雖然她身體中的巨人族血脈還不到三分之一,但卻非常純凈,幾乎沒有任何瑕疵!干凈到這種程度的血脈,哪怕是在咱們那個時代,也是不多見的!隨著不斷的覺醒,她甚至有希望徹底恢復先祖血脈!”系統哥無比熱情地介紹著。

  “我沒興趣,我又不是巨人族的。”等他說完,大漂亮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系統哥有點無語,心說沒興趣你怎么不打斷我?

  但臉上卻依舊帶著熱情的笑容:“您接著說,接著說。”

  大漂亮道:“我不管你們之前是怎么打算的,以后百花城所有學校的學生來這里歷練,一律不準收費。”

  “可以!”系統哥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下來。

  區區百花城,無所謂的。

  他們的目標也不是這座小城。

  “但凡擁有飛仙星身份的人進來歷練,一律……七、八……算了,就九折好了,已經很便宜了,沒道理給他們便宜那么多。”

  系統哥:“……”他滿頭黑線一臉無語,但心中卻狂喜不已。

  三妹終究還是那個三妹!

  關鍵時刻,還是向著自己人的。

  “沒問題!”別說九折,就算大漂亮要他打五折,也沒問題。

  但再低就不行了。

  這不是大方或小氣,而是想要讓這座面積巨大的試煉場正常運行,需要磅礴的能量來支撐。

  否則每天的消耗都是一筆驚人數字,只出不進的話,是吃不消的,根本撐不了多久。

  “所有飛仙大學的學生,可以免費進入。”大漂亮繼續說道。

  系統哥稍微思考了一下,也同意了。

  單純一所大學加上百花城的那些學校,還是撐得住的。

  但如果換個人來提這種要求,絕對會被系統哥暴打一頓,然后給扔給那些窮兇極惡的地下生靈玩耍。

  就算有巨人族血脈的司音來提這要求,他也不會答應!

  一個條件都不會答應!

  給你們幾個小朋友免門票就行了,還想提別的要求?

  門兒都沒有!

  所以說,還是漂亮姐了解他們,親自出馬,輕松解決問題。

  “還有嗎?”系統哥笑瞇瞇地問道。

  “你們的定價太低了,你們已經太多年沒有好好了解過這個世界。不過既然已經公布了,也不好朝令夕改。回頭面對外星來的歷練者,價格翻個三五……算了,翻十倍吧”

  系統哥:要這么狠嗎?

  “反正遠道而來的,也不差那點錢,這準入條件可比另一個地方低多了。”大漂亮說完,就準備離開。

  “三妹……”被稱為李大頭的系統哥忽然沉聲說道:“真的不肯原諒你二姐嗎?”

  “沒什么原諒不原諒。”大漂亮的聲音變得沒那么冰冷,帶著一股淡淡的哀傷:“原諒也好,不原諒也好,終究都已經發生,終究不可逆。我現在……挺好的。”

  說完,她的聲音便沉寂下去,離開了。

  良久,美艷無雙的柱子哥出現在系統哥李大頭身邊,望著大漂亮消失的地方有些發呆。

  “她真的……變化很大呢。”柱子哥眼圈發紅的喃喃說著。

  “所以說,女人,還是需要愛情來滋潤的。”系統哥李大頭突然笑嘻嘻冒出這么一句。

  “滋潤你妹!胡說八道些什么呢?三妹哪有什么見鬼的愛情?”柱子哥瞪了系統哥李大頭一眼,突然輕嘆一聲:“她說的對,發生的已經發生,不可逆……所以哪怕我千般悔恨日夜難過,也都沒什么用。”

  “好了,知道沒用,就別再提了。總有一天,所有的恩怨都會煙消云散的。”系統哥李大頭輕嘆著。

  “三妹以前從不肯管這些閑事的,怎么這次卻……”柱子哥有些奇怪地看著系統哥。

  “這就不大清楚了,說不定是因為愛情。”系統哥一臉睿智。

  “你這混賬,說兩句就下道。”柱子哥瞪了他一眼。

  巨大的試煉場內,燈光一盞盞熄滅,直至徹底暗下去。

  那些幾乎忍無可忍的地下生靈們也終于放松下來,各自回到角落里繼續縮著。

  白牧野只覺得一會的功夫,大漂亮就去而復返。他甚至不知道大漂亮干什么去了。

  “搞定了。”大漂亮沖著白牧野露出一個得意笑容,還豎起一只白璧無瑕的胳膊,展開兩根修長玉指,沖白牧野調皮的比劃了一個“V”,看上去調皮又可愛。

  只是很了解大漂亮的白牧野卻敏銳地感覺到她的情緒很不穩定。

  白牧野拍了拍身邊的沙發:“漂亮姐,過來坐會?”

  “我還有事情要忙,你不是要去黑域嗎?”大漂亮臉色平靜的道。

  “大漂亮,做人得講良心啊,我身上那么多秘密,哪一件你不知道?怎么到了你這里,就郁郁寡歡,非要一個人受著?你有什么難過的心事,說出來……大家一起樂呵樂呵不好嗎?”

  “滾!”大漂亮翻了個白眼。

  然后似笑非笑地看著白牧野:“我又不是人,講什么良心?”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姐,給我講講你的過去吧。”

  大漂亮撇撇嘴:“億萬年孤獨,有什么可說的?”

  “我想聽嘛。”白牧野沖著大漂亮眨眨眼,賣了個萌。

  關鍵是長得好看,怎么賣怎么有。

  “都多大了還跟個小孩子一樣。”大漂亮有些無奈的看了白牧野一眼,臭小子知道她吃他這一套,從小就拿來對付她,百試不爽。

  “其實是個挺悲傷的故事,真的沒什么好說的。”大漂亮嘆了口氣,幽幽說起來。

  或許是被李大頭和二姐勾動了塵封已久的記憶,也或許是這么多年過去,很多事情真的徹底看開了。

  反正如果換做以前,大漂亮說什么都不會說的。

  “大約一億年前,曾經存在著一個極盡輝煌的古老文明。它將不同種類的文明完美的融合到一起,那是一個極度包容的時代,也是一個極具創造性的時代。特別美好。”

  大漂亮一雙極美的眸子里,閃著回憶的光芒。

  這位小姐姐,還真的……來自億萬年前的上古文明啊!

  證實了心中的猜測,反倒讓白牧野有種莫名的悵然。

  一個活了那么久的生靈,她的心里面,得裝著多少往事啊?

  怪不得一點都不單純!

  大漂亮太了解白牧野了,他的一舉一動代表著什么想法,她都清清楚楚。

  “你要是敢說一句我是老女人,小哥哥……以后你就有好日子過了。”大漂亮聲音嬌柔,表情嫵媚。

  但白牧野卻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義正辭嚴地道:“想啥呢,你這么年輕漂亮,水嫩水嫩的,看上去就像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誰敢說你老女人,我第一個不放過他!”

  大漂亮白了白牧野一眼,接著說道:“那個時代,星空下有四個特別有名的女人,分別來自四個不同種族。她們的外號響徹整片星空,反倒是她們的本名,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

  “來自精靈族的拂面風仙子,來自巨人族的傾城花仙子,來自人族的流光月仙子,來自妖族的寒冰雪仙子……”

  大漂亮聲音輕柔地說著,嘴角微微向上彎起,帶著淡淡的笑意,眼里卻充滿了無盡的哀傷。

  “讓我猜猜,姐姐是流光月仙子吧?”白牧野不愿看到大漂亮悲傷的樣子,笑嘻嘻的在一旁插話。心中卻在想,大漂亮現在這長相,別說在那個時代,就算在現如今這個時代,也是頂級的大美女。

  還有,在上古時代,漂亮姐她……竟然曾經是人族?

  “就你聰明。”大漂亮看了一眼白牧野,輕輕點點頭:“是,那個時候的我,是流光月仙子!”

  “然后呢?”白牧野看著大漂亮:“還有……巨人族的……傾城?花仙子?巨人族……咳咳,是修建那座巨人城的種族嗎?”

  很難想象,巨人族的傾城花仙子長得啥樣。

  “孤陋寡聞了吧?你覺得巨人族是什么樣的?”大漂亮瞥了白牧野一眼,笑瞇瞇問道。

  似乎對小白瞧不上巨人族,有點開心似的。

  白牧野多賊的一個人啊!

  大漂亮進入地宮的時候還沒什么太大反應,在第五層的時候還曾出手,狠狠坑了古琴城那群人一次。

  可到了后來,不知為什么,大漂亮就不再說話了。

  尤其是進了試煉場之后,更是一言不發。

  結合他目前所掌握的那些信息,那么很顯然,漂亮姐跟巨人族……或是跟巨人族里面的那位傾城花仙子之間,是有故事的!

  只是……巨人族到底怎么才能傾城,他還是有點想不出。

  “巨人……身高八到十米,力大無窮,擅長破壞……”白牧野隨口說著他在過去積累的那些知識。

  不過擅長破壞這個,他并不怎么相信。

  一個擅長破壞的種族,能建設出那種精致的宮殿?

  “行了,我跟巨人族沒什么仇恨,你也不用黑他們了。”大漂亮輕輕搖搖頭,坐在白牧野身邊,道:“巨人族跟人族沒什么分別,實際上,正常情況下,他們大多數時間,跟普通人是很難分辨出來的。”

  “一個那么高高大大,一個這么矮小,得多瞎才分辨不出來?”白牧野一臉無語的看著大漂亮。

  “你懂什么,巨人族之所以高大,是血脈力量膨脹所導致,但只要修煉了功法,將血脈力量封印起來,他們還是可以恢復到正常人大小的。只是后來很多巨人族人嫌每次封印解封的過程麻煩,干脆就不再封印自身血脈,任由其發展。不過依然還是有很多巨人族,是會選擇封印自身血脈力量的。這群人,可以跟我們這個群族的人類正常通婚……誕生下來的孩子,身體中便會擁有巨人族的血脈。”

  大漂亮看著白牧野:“你那個萌萌的隊友司音,她的身體中,就流淌著巨人族的血脈。”

  “司音?巨人族?”白牧野差點笑噴。

  真的,一個身高一米五幾的超萌大蘿莉,一個身高八到十米……跟一座小山似的巨人,怎么都扯不到一起去啊!

  “不然你覺得那第七層,憑什么讓你們進?”大漂亮說道。

  “這不都開放了嗎?給錢就能進……”白牧野嘀咕道。

  “那能一樣嗎?”大漂亮道:“那些人怎么可能有你們幾個這種收獲?”

  “是啊,我竟然還收獲了一根至尊權杖,如今看來,也是因為漂亮姐的原因吧?”白牧野道。

  “大概有點關系吧,不過更多還是因為你足夠優秀。”大漂亮輕描淡寫的道。

  可不得不說,也正是李大頭跟花仙子如此釋放善意,才真正打動了大漂亮。

  不然,漂亮姐姐記仇著呢。

  一億年怎么了?

  再過一億年,也不原諒!

  就不!

  就不!

  “按您這說法,那位來自巨人族的傾城花仙子,應該就在試煉場……那么問題來了,漂亮老師,跟您請教個問題,哪個是花仙子呀?”白牧野問道。

  “你口中那個看大門的哈哈哈。”大漂亮一邊說,一邊忍不住笑出聲。

  臥槽!

  白牧野整個人直接就驚呆了。

  “看大門的柱子哥……是傾城花仙子?”

  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誤會的,對吧?

  請問,這世界上,什么花又大又丑?特別好奇,誰知道趕緊告訴我。

  在線等,急。

大符篆師大符篆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