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四章 這個小白有經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姬彩衣嫌棄地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又看了看其他幾個人的狼狽樣子,再看看干干凈凈清清爽爽的司小音,忍不住問道:“不用說你的收獲了,我們都懂,司小音同學,我現在只好奇一件事。”

  “怎么啦?”司音奇怪的看著姬彩衣。

  “你為什么這么干凈?難道就因為你的血脈力量強大而受到了優待?”姬彩衣問道。

  “那里面可以洗澡的呀!我每天都在洗呀!怎么?難道你們這么多天……都沒洗過澡?”司音一臉奇怪表情。

  “可以洗澡?”姬彩衣覺得自己有種要崩潰的感覺,她看著司音:“我怎么不知道?”

  “你問那個大哥哥呀,它應該是個類似人工智能的生命體吧?很聰明的呢,一點都不死板,而且特別有智慧。”說起那個大家都咬牙切齒的系統,司音小臉上寫滿興奮。

  “你問它,它就給你開辟了洗澡的地方?”姬彩衣追問道。

  “對呀!”司音回答得理所當然,然后看著白牧野道:“小白哥,我給你拿到了一個天大的寶物,你一定會喜歡!”

  姬彩衣跟單谷翻著白眼伸出手,劉志遠跟白牧野面無表情的伸出手。

  四枚空間指環,就這樣出現在了司音面前。

  “呀,你們也拿到這個九等獎了?我還以為就只有我呢。”司音微微一怔,但臉上笑容絲毫不減,只見她,一伸手,從自己的空間指環里面,抽出來一根大約一尺多長,通體紫色的小木棍……準確的說,應該是一根小法杖。

  “系統大哥哥說這個是一等獎,叫至尊權杖!”司音一臉興奮的道。

  所有人全都目光呆滯的看著司音,把司音看得一臉害羞的樣子,怯生生的:“怎么啦?是不是……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我有點炫耀了是吧?我,我是不是有點得意忘形有點膨脹了?我回頭一定努力改正,不飄不飄……”

  司音說話的聲音本身就有點奶聲奶氣的,加上有點害羞,簡直萌死個人。

  可這幾個人卻全都有種被一股嘲諷風暴籠罩的感覺。

  司小音才是這“第七層”的運氣女神吧?

  簡直就是系統的親生女兒啊!

  虧他們剛剛還想戲弄一下司音,結果呢?

  人家不但渾身上下干干凈凈,不像他們幾個,包括小白在內,雖然還是辣么帥,可身上都已經有點餿了!

  任誰那么久不洗澡恐怕也都好不到哪去啊!

  而且最狠的是,他們每人都是九等獎,說起來空間指環這個獎勵也屌炸天了,可總覺得有點不爽,有種被系統戲弄了的感覺。

  結果司小音倒好,直接把那個一等獎給弄來了!

  要說這系統沒有黑幕沒人會相信!

  不過……

  單谷突然有點回過神來,側過臉,看著白牧野道:“我說白哥,我突然發現,你才是系統的親兒子啊!”

  “毛線,我連人族天才都算不上。”白牧野吐槽道。

  “不是,不是那么回事,你看啊,司音中了這個一等獎,可這東西……這東西是你用的啊!”單谷瞪著白牧野:“難道我們的暴力大蘿莉,還能拎著一根一尺多長的法杖去砸人不成?這玩意兒我聽系統說了,是增幅精神力的啊!”

  “是啊,我也突然反應過來,這拐來拐去的,系統最終不還是成全了你么?”姬彩衣看著白牧野說道。

  “我很開心的呀!我有裂天錘已經夠了呢,我現在都八級了,我……”司音在那努力解釋著。

  “好了,你別說了,我們都知道了。”姬彩衣施展幽靈閃現,沖上去飛快的揉了揉司音的頭發,揉亂,感覺好爽!

  心滿意足的又一個幽靈閃現跑了。

  司音噘著嘴,把那根紫色小法杖遞給白牧野。

  白牧野倒是也沒客氣,接過來之后,瞬間精神一震。

  法杖上那澎湃的精神力簡直太猛了!

  雖然他沒辦法量化自己的精神力到底增幅多少,但那種提升巨大的感受,卻是非常明顯的。

  “謝謝你,司音。”白牧野一臉認真對司音道謝。

  “不用謝我呀,系統大哥哥說了,這個本來就是給小白哥你準備的,結果你好像惹他不高興了,他想要懲治你一下……”司音聲音軟糯,奶聲奶氣地道。

  白牧野:“……”

  “你看,我說什么來著?白哥才是這系統的親兒子,什么非人族天才,肯定是那根看大門的破柱子嫉妒你!”單谷一臉確定的道。

  “你才看大門的破柱子,你全家都看大門的破柱子!”柱子哥的機械聲音響起。

  單谷:“嘿嘿嘿。”便宜占到了,你家單哥大度不跟你一般見識。

  “剛剛我拿著它的時候,都感覺精神特別好,小白哥你有什么感覺嗎?”司音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白牧野。

  其他幾個人,也全都看向白牧野。

  “感覺……”白牧野一笑:“超級好!”

  “耶!”司音歡快得跳起來。

  其他幾個人也全都一臉開心,相互擊掌。

  單谷道:“白哥以后就是大法師了,拎著一根法杖,橫掃所有對手!”

  “不行。”劉志遠在一旁搖搖頭:“太招搖了。”

  “是啊,這種可以增幅精神力的寶物,我之前只是聽說過,據說每一件這種寶物出現,都能掀起一番腥風血雨。”向來很莽的姬彩衣難得冷靜,看著單谷道:“這個,也是秘密。”

  單谷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點點頭道:“咱們經歷的這些事兒,哪一件不是秘密?唉,還是想想回去之后,要怎么跟家里人解釋咱們這段時間的經歷吧。”

  “統一口徑。”劉志遠道。

  “對!”

  大家紛紛點頭。

  “首先,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咱們的家人,應該在咱們失蹤不久,就會來到這里。”

  “但我們回到第六層的時候,并沒有見到他們身影,說明那個時候,他們還沒進來。所以,他們應該在我們打完那個幻影族本體之后,進入到第六層。”

  “那么……他們就有很大可能會看見那輛戰車。”

  劉志遠看著眾人:“他們一旦看見那輛戰車,根據那里留下的痕跡,很容易就能推斷出我們已經次元空間逃出來了。”

  “既然我們逃出來了,又沒有回家,那么,他們怕是會猜到我們進入第七層了!”

  劉志遠的分析能力,一直很強,而且他的這些分析,也算合情合理。

  不可能他們出了事,家里人一點都不關心,該干什么干什么。

  進入這片地宮尋找他們是必然的。

  那么肯定會根據李敏提供的消息,進入第六層展開搜尋。

  “所以,我們必須要統一好口徑,想好回去之后怎么說,他們既不會太擔心,也不會懷疑我們在撒謊騙他們。”

  劉志遠說到這,停了下來。

  “接著說呀!”單谷道。

  劉志遠卻看著白牧野:“小白,這個你有經驗,你說說想法。”

  “為啥我就有經驗了?”白牧野瞪大眼睛看著劉志遠,“我可是個好孩子!”

  “是不是好孩子,你自己心里沒數嗎?”姬彩衣吐槽道。

  “別這么說,咱家白哥肯定不壞,但要說是好孩子,咳咳,肯定都是被他外表給騙了的!”單谷道。

  白牧野攤開兩手,自己一個內心淳樸心靈純凈的乖孩子,被人如此誤解,無奈啊!

  “說別的咱都信,比如你長的好看,大家都認可。但要說你不騙人,我肯定不信。”單谷笑嘻嘻地道:“不過這也不怪你,你心里面不能說的秘密太多,所以就需要找理由去遮掩,你又那么聰明。所以老劉說你有經驗,沒毛病,這事兒我站老劉!”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快說。”

  土豪小姐姐連過程都省略掉了,顯然心里面也是認為白牧野騙人經驗豐富。

  “我爸爸說,越是好看的男孩子越是會騙人,小白哥帥出天際,估計這方面經驗一定很豐富吧?”司音在一旁補刀。

  白牧野看了一眼司音。

  司音嗖的一下藏到單谷身后去了。

  要是往姬彩衣身后藏,恐怕也難逃魔爪。

  “既然大家都這么信任我,那我就說說吧。”白牧野咬牙切齒的道。

  “快說快說!”單谷催道。

  “首先咱們進入次元空間這個是實錘,不需要編故事。”白牧野道。

  大家一起點頭。

  “但次元空間里面,究竟發生了什么,咱們得統一口徑。”

  “嗯嗯嗯!”四個人用力點頭。

  “里面有小惡魔,有巨人族,有龍麟劍齒虎,同時,還有一個可怕的神族生靈。”白牧野說道。

  “咦?不是說,不能提神族嗎?”姬彩衣糾正道。

  “不能提我們干掉了神族,不代表不能提神族。”白牧野說道。

  “對,小白果然經驗豐富。”劉志遠點頭,表示贊許。

  “你就坑吧!明明你心里也是這么想的。”白牧野瞥了劉志遠一眼,這家伙看著穩重成熟,其實蔫兒壞。

  劉志遠嘿嘿笑了幾聲,也不解釋。

  “這神族生靈,是一道投影。”白牧野接著道。

  “哎,這個高!”劉志遠豎起一根大拇指。

  神族投影這種事,并不算多稀奇。

  一些段位比較高的次元空間里面,經常會出現神族投影。

  控制著次元空間里的生靈,向進入的人類發起攻擊,有些時候甚至親自下場!

  那種已經開放了很多年,沒什么太大危險的次元空間中,這種事情就比較罕有了。

  反正總的來說,這種事兒大家都聽說過。

  “關鍵時刻,我的精神力封印被沖開,展現出了高級符篆師的實力,跟大家一起,從這神族投影的追殺中逃了出來。”白牧野道。

  “這個……能說?”幾個人都有些疑惑。

  不是說他們不相信自己家人,而是白牧野身上的秘密關系重大,一旦泄露出去,后果會很嚴重。

  “這個沒什么了不得,能說。”白牧野想起老頭子跟他說過的那些話,笑著點點頭:“但也告訴他們,我肯定會繼續封印自己的精神力,不會一下子展現出那么大的反差來。”

  回頭到了飛仙高中生聯賽的賽場上,如果白牧野直接亮出兩百點精神力,恐怕會嚇死一群人。

  會讓絕大多數對手連跟他們戰斗的勇氣都喪失掉,從而招來無數不必要的關注。

  他只想安靜的學習,沒事畫畫符寫寫作業不好嗎?

  “白哥,我以前也見過不少高級符篆師的戰斗視頻,我怎么感覺,那些人跟你比起來,都弱爆了呢?”單谷疑惑道。

  “我本來就比他們厲害!”白牧野說道。

  幾個小伙伴齊齊翻了個白眼,就連司音都翻了個特別萌的小白眼。

  小白哥吹起牛來,也真叫一個兇!

  “說后面。”劉志遠道。

  “我們跑出來之后,害怕那神族投影追殺,于是就打算趕緊回家!”白牧野道。

  “對,這句是關鍵!說明我們不是那種故意不回家的熊孩子!”姬彩衣一臉興奮。

  大家瞄了她一眼。

  “你看,小白有經驗吧?繼續繼續。”劉志遠搓著手,笑得一臉慈祥。

  白牧野瞪他一眼:“結果呢,從第六層的廢墟之上,猛然間沖過來一輛馬車,炎馬……對,那東西應該就是傳說中會噴火的炎馬吧?兩匹黑色炎馬拉的車!也不知道那兩匹炎馬發了什么瘋,居然向我們沖過來,并且發起了攻擊!”

  “同時,那輛車竟然也瘋了一樣對我們發起攻擊!”

  單谷:“哥,你等等,咱先慢點開車。炎馬對咱們發起攻擊沒毛病,那車哪來的?還有……車也成精了嗎?”

  白牧野一臉高深莫測:“我哪知道啊!”

  “不是……你這……”單谷瞠目結舌的看著白牧野。

  劉志遠在一旁幽幽說道:“小白說的很對,我們也不知道為什么。”

  “干嘛要這么編啊?”單谷還是一臉不理解。

  “因為……咱們跟影族生靈本體的戰斗痕跡,是沒辦法用區區兩匹炎馬就解釋得過去的,蠢貨!”姬彩衣在一旁抓住機會,會心一擊。

  單谷頓時被打得有些眩暈:“居然連你都能明白的道理……”

  “單谷,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正好我在巨人城試煉之地學到了不少新的殺招,你要不要試試?”姬彩衣一臉危險的看著單谷。

  “姐,有話好說,莫動手。”單谷秒慫,立馬一臉無辜的將頭轉向白牧野:“然后呢?”

  “我們跟那輛古戰車大戰一場,斬了兩匹炎馬,就走了呀!”白牧野道。

  “走……走了?就走了?”單谷目瞪口呆:“那第七層呢?”

  就在這時,身旁那根柱子上傳來機械聲音:“還真是愚蠢,不走了還能去哪?你們去探索第五層了,然后又去探索第四層了,至于為什么沒遇見,第五層辣么大,第四層辣么大,沒遇見不是很正常嗎?”

  單谷:“……”

  其他幾個人:“……”

  單谷:我特么又被這看大門的柱子給嘲笑了?

  白牧野則在心中暗道:果然是智能生命!是有獨立自主思考能力的!雖然柱子哥看上去比巨人城試煉場那位要稍微差一些,但這也絕對是一個真正的生命體。

  他現在對上古文明愈發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之前覺得已經很了解了,現在才發現,他所了解的那些,不過是一點皮毛。

  “之前檢測到你們身上就有四塊承載著功法的玉簡,你們估計想要圓謊估計并不容易。我好心大方一次,再送給你們兩枚玉簡,這樣,你們就可以說,又在這里面尋找到兩枚。然后你們就可以開開心心騙你們爸爸媽媽了。”

  柱子哥特大方,說完之后,直接從柱子里面飛出兩枚玉簡。

  哪怕大家之前在試煉場中都學到了完美級的功法,但對玉簡這東西,依然充滿了興趣。

  劉志遠認真對著柱子道謝:“謝謝您啊!”

  “有禮貌的少年,才招人喜歡。”依然是機械聲,平平無奇,但這里面蘊含的情緒,卻是讓每一個人都能清楚感受得到。

  白牧野這時候,走到柱子跟前,認真說道:“柱子哥,謝了啊,還有,也謝謝試煉場的管理員大人,這個恩情我會記住。另外,你們有什么需要我們做的嗎?”

  其他幾個人微微一怔,就連劉志遠都沒想到這茬。

  到現在他們才突然有點反應過來:這根會說話的柱子也好,還是試煉場那個聲音充滿激情的家伙也好,跟他們之前使用的人工智能……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啊!

  劉志遠瞥了一眼白牧野,心里面非常感慨。他甚至有種沖動,想讓小白別學什么符篆術,別當什么符篆師了。有這種智慧,根本不需要親自下場打打殺殺啊!

  但那只是他的理想,不是小白的,所以他忍住了。

  其實這還真不是白牧野這方面智慧高過眾人,而是他跟大漂亮打交道習慣了。

  內心深處是認同智能生命也是一種特殊的智慧生命體的。

  柱子沉默了一下,響起機械音:“謝謝你,非人族天才的少年,我們必須留在這,守在這里,等待未來的人族血脈天才……”

  白牧野:小心眼兒的柱子哥,什么時候都不忘記嘲笑我!

  “如果你們有需要,其實可以隨時回來進入巨人城的試煉場,雖然你不是人族天才,但我可以放你進去。”柱子哥補充了一句。

  “嘿,那我還真得謝謝您了,放心,我肯定會再來的!”不為別的,就說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還不用花錢的符篆材料,就有足夠的理由讓白牧野再次踏足這里。

  所以他說的也是真心話,如果有時間,他真的會再回來的!

  揮別了聲音機械話語毒舌人性十足的柱子哥,一群統一了口徑的小伙伴們終于離開這座讓他們經歷豐富收獲巨大的地宮,踏上了回家的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