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三章 九等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你妹!

  這特么是要用狂雷符劈死我嗎?

  你個沒良心的!

  枉你長成這么帥!

  卻是個心狠手辣的家伙!

  白牧野身上瞬間激活一張飛行符。

  嗖的一下,斜著就躥天上去了。

  飛一樣的感覺!

  白牧野之前畫符的時候嘗試了幾次,只要找到平衡點,還是可以的。

  不得不說,符篆中蘊含的神秘力量,真的是太讓人著迷。

  白牧野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只雄鷹!

  自由的翱翔在天地之間。

  轟隆隆!

  一大堆狂雷符,追著他炸開。

  轟在他的防御之上,都裂紋了……好怕怕!

  白牧野的精神力卻始終在控符。

  一堆符篆,隨著白牧野飛行的瞬間,貼著地面,悄無聲息的不斷接近著那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家伙。

  “爆!”

  白牧野用防御符硬生生的扛著狂雷符的攻擊,突然喊了一聲。

  然后,就在這一瞬間,貼著地皮的那些符篆,瞬間爆開了!

  爆炎符!

  強大的火系攻擊符篆。

  那邊的另一個白牧野,在這一瞬間,身子同樣懸空而起,飛行的姿勢那叫一個瀟灑寫意。

  比白牧野這自認為是雄鷹展翅,實際跟大鵝飛天差不多的姿勢帥氣了不知多少倍。

  我草!

  白牧野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家伙飛上天空,然后轟過來一堆爆炎符。

  整個人都不好了。

  簡直無力吐槽。

  不是說特么跟我一模一樣啊?

  為毛他飛天的姿勢那么熟練?

  看上去瀟灑且自然,如此的輕松寫意?

  大鵬展翅?

  白鶴亮翅?

  狗日的系統作弊啊!

  白牧野直接打出一張龍卷風符篆。

  身前一道巨大的龍卷風,接天連地,瞬間形成。

  直接向著那些爆炎符席卷過去。

  氣系攻擊符篆——龍卷風!

  接著,白牧野再次拍出去十幾張氣爆符!

  夾雜著各種屬性的攻擊,在半空中炸開。

  雙方的戰斗,在沒有人見證的情況下,瞬間白熱化。

  全都浪到飛起,莽的一批。

  防御什么的,是要做的,不然沾上就死!

  哪怕是宗師級的符篆師,不做防御也經不起自己符篆的一次攻擊。

  但雙方的攻擊手段,那叫一個層出不窮,那叫一個精彩紛呈。

  如果有觀眾在這里,絕對會看得目瞪口呆。

  沒經驗的小朋友看見,甚至會以為這是兩個神符師在戰斗!

  兩人交戰處色慘斑斕,五光十色!

  各種屬性的強大攻擊符篆猛烈對轟,造成的效果太絢麗。

  這就是全系符篆師的恐怖之處。

  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下一刻要拿出來的符篆是什么鬼。

  全系對全系,當然可以防。

  但精力不能有一點點松懈,不然,就等著死吧!

  對面那個白牧野也不是吃素的,就像他駕馭飛行符比真正的白牧野輕松寫意一樣,人家對符篆術的運用和把控,只比這個真正的白牧野更強,一點都不弱!

  同樣浪到飛起。

  雙方的精神力都在高速下降!

  白牧野見對方上鉤了,瞬間開始穩了,幾張精神力補充符直接奶在自己身上。

  浪個屁啊!

  哪怕猜出這里是跟黑域差不多的虛擬世界,但死一次的滋味,都不用腦子想,就知道肯定無比難受。

  能活著,誰愿意死?

  玩個游戲控制的人物被偷襲打空血還特么想掀桌呢。

  一大堆劍符,順著白牧野的身上飛了出去。

  這玩意兒最實用。

  量大、管飽、損耗低!

  同時,精神力補充符不斷往自己身上玩命似的奶。

  同時又是一張飛行符被激活,現在還在高空中,要是忘了這茬,等會摔下去怕是得自己摔死。

  強大的氣系風屬性力量包裹著他,像風一樣自由。

  一大堆劍符當中,同樣暗戳戳的夾雜了一張控制符。

  這張控制符圍繞著那個假白牧野不斷飛行,尋找著機會。

  對面那位,反應相當迅速,一看白牧野不浪了,居然開始求穩,頓時也不再往外放那些消耗精神力巨大的符篆,同樣用劍符過來招呼。

  “雞賊!”白牧野翻了個白眼。

  然后直接拍出一張光系控制系符篆——爆閃!

  這東西特別缺德,就跟晚上開車開大燈的賤人一樣,能晃瞎人眼。

  天地之間,驟然間亮起一片白亮白亮的光芒,這光芒的強度,甚至比閃電的光芒更加耀眼。

  那個假白牧野瞬間失去了視野!

  這種東西,只要放出來,哪怕你再如何防備,也是沒什么用的。

  接著,白牧野緊隨爆閃之后拍出的另一張光系控制系符篆——光之枷鎖,直接在那片區域爆開!

  爆閃是高級符篆師就可以使用的符篆術,但光之枷鎖,卻只能到宗師境界才能制作!

  白牧野身上,也就這么一張!

  激活光之枷鎖,也必須得是宗師級的符篆師才可以。

  這東西一出,效果簡直太震撼了!

  四面八方,無數道光,形成一個巨大的牢籠,瞬間將那個白牧野困在里面。

  它跟單純的控制符還不一樣,單純的控制符一旦發揮作用,是身不能動口不能言。

  而光之枷鎖卻是將對方固定在一個區域內,那些光芒會不斷消減目標身上的靈力和精神力!

  不過那張一直繞著假白牧野的控制符也沒浪費,pia嘰一下在他臉上炸開。

  小白終于忍不住對自己下手了!

  畢竟這樣迷人的臉龐,有一張就夠了。

  “小樣,你雖然特別像我,但終究不是我,模仿哥是沒前途的!邯鄲學步,東施效顰,徒增笑爾!”白牧野露出一個帥氣迷人的微笑,扔出了一堆狂雷符。

  轟死你!

  天空中爆發出一連串恐怖的晴天霹靂。

  被光之枷鎖束縛的那個假白牧野只能眼睜睜看著一連串的雷電劈向自己。

  帥氣的眼睛里閃爍著幾乎要溢出來的委屈——

  被高級控制符控得連句遺言都沒機會交代,直接灰飛煙滅。

  “少年,你果然是真正的天才,你戰勝了自己,你……”

  “行了,別廢話了,放我出去吧。”白牧野從天空中落下,擺擺手,伸手抹了一把濕漉漉的頭發。

  他是贏了,但贏得非常僥幸!

  那個假的自己,技能再如何純熟,心性再如何像他,但假的終究是假的,永遠也真不了。

  人是這世上最復雜的生靈,上一秒還是這個念頭呢,特別堅定。

  但下一秒,可能隨時就會做出改變。

  比如上一秒想的是:我是不是應該接受她?

  下一秒卻有可能會變成:是作業不夠多還是游戲不好玩?做一只快樂的單身狗,凡事靠雙手解決不好嗎?

  這里系統模擬出來的白牧野,有一個巨大短板。

  他從始至終,都是在跟著白牧野的節奏走。

  而不是像個真正的活人一樣,會想方設法,主動去帶節奏,然后尋找機會。

  雙方在絕大多數東西都一樣的情況下,帶節奏的……基本上是掌握著先機的。

  當然,這種事兒,白牧野是不會跟系統講的。

  這里的系統能將他模擬得如此真實,已經夠厲害了,不能再教他了!

  不然有朝一日這系統如果跑出去,利用這種本事,模擬出一個更像他的人怎么辦?

  不能說小白腦洞大,實在是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還是存在的,而且不小。

  就像大漂亮那樣,在網絡上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如果她擁有足夠自保能力,絕對可以肆無忌憚的攻入網絡上的任何一個角落。

  在網絡中,白牧野想不出有什么地方是大漂亮攻不破的。

  “你還真是無情無義呢,忘了這些天是誰給你提供大量的符篆材料?忘了是誰讓你提升到如此強大?”系統的聲音變得有些幽怨。

  “放我出去吧。”白牧野道。

  “難道就不能在這里多留一段時間嗎?你們男人都是這個樣子嗎?”

  “放我出去吧。”白牧野又道。

  “你心真狠。”系統幽幽的道,下一刻,跟變身似的,聲音立馬恢復了激動和熱情:“少年,恭喜成功闖過兩關,作為獎勵,你可以隨機從這里帶走一件寶物!”

  “還有獎勵?”白牧野微微一怔。

  “當然有了!”系統的聲音無比熱情,“來來來,我最喜歡看手黑的人抽獎。”

  一個虛擬光幕,瞬間投影到白牧野面前,上面一個小按鈕。

  白牧野的手本來都已經放上去,快要觸碰到那個按鈕了,聞言又收了回來。

  沒好氣道:“你怎么知道我手黑?”

  “口誤,口誤!”系統的機械聲音一點歉意都沒有,“那就祝你開門紅,來吧,你是第一個抽獎的呢!”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按了一下按鈕。

  一陣毫無意義的畫面變幻之后,一枚黑色指環,靜靜出現在他面前。

  “哇!恭喜你,獲得了巨人城試煉之地的……九等獎!當當當當……空間指環一枚!”

  巨人城試煉之地?

  隨后白牧野就怒了。

  媽的,九等獎?

  哥手有那么黑嗎?

  “你們的獎品,一共分幾等?”

  “九等!”

  “最好的就是九等?”

  “一等。”

  不過,空間指環啊……好像也沒什么不好。

  這東西有錢也不容易買到,產量極低。

  像彩衣身上那種,就已經價值連城,但能裝的東西卻極少。

  據說真正的空間指環,來源于上一個文明。

  就是這片遺跡所在的那個時代。

  這時候,這枚黑色指環,出現在白牧野面前,他試了試,帶在中指上面正合適。

  于是,他把這枚空間指環帶在自己右手中指上,彎下其他手指,只留一個中指,左看右看。

  “這東西……能帶出去?”他問。

  “當然。”

  “這里不是一個虛擬世界嗎?”

  “少年,這就是你太幼稚了,虛擬世界算個什么玩意兒?這是小世界!擁有獨立法則的小世界!”

  熱情的聲音似乎有長篇大論的趨勢,正準備滔滔不絕呢,被白牧野無情打斷。

  “你可以給我一個關于這里的說明書,我可以回去之后慢慢研究。”

  “無情無義,給了禮物之后就這樣對我,本來還想開啟特權,讓你再抽一次的,既然這樣,那就算了吧!”

  “那你說吧,我洗耳恭聽!”

  “不,你沒機會了!”

  白牧野豎起了帶著空間指環的中指。

  “還是你們那個叫單谷的小朋友最可愛,他賊喜歡陪我聊天!”系統嘀咕了一句,把白牧野直接從這里踢了出來。

  下一刻,白牧野發現自己居然出現在第四層那座宮殿當中。

  小心眼!

  不過,看著手指上那枚指環,白牧野忍不住嘿嘿笑起來。

  九等獎就九等獎吧,空間指環呢!

  他嘗試著用精神力去溝通了一下。

  瞬間,一個很神奇的次元空間出現在他面前,他的精神力可以直接“看見”里面的場景。

  白牧野被震撼得不輕。

  記得彩衣說她那枚儲物戒指空間很小,只能放下兩把暗月之刃和一些小東西。

  可白牧野手上這枚空間指環,里面的空間竟然有一間房子那么大!

  這就有點霸道了昂!

  他直接把身上的大背包摘下來,隨手扔進空間指環當中。

  大背包神奇的消失了。

  “嘿,好玩!”

  下一刻,他用意念又把大背包從空間指環里面掏了出來。

  然后再用意念扔進去。

  再掏出來,再扔進去。

  玩了半天之后,依然樂此不疲,還嘗試著用指環去觸摸,發現也能收回去,頓時開心的發出十八歲年輕帥氣小哥哥的爽朗笑聲。

  “哈哈哈哈!”

  那根柱子上驟然傳來一道機械聲音:“你無不無聊?傻笑個毛!”

  白牧野被嚇了一跳,隨即怒視著柱子:“關你屁事!”

  “區區一枚空間指環,便歡喜成這樣,若是你抽到一等獎的那根至尊權杖,還不得活活笑死過去?”柱子的機械音沒有任何情緒,可卻愈發叫人感覺很嘲諷。

  “至尊權杖是什么玩意兒?哥稀罕嗎?”白牧野冷笑。

  他現在幾乎可以斷定,柱子上這個看大門的,等級應該稍遜里面那個比單谷還要話癆的系統,但也是個碎嘴子!

  而且很毒舌!

  “真是無知呢,你不是個符篆師嗎?那根至尊權杖,可以隨時讓你的精神力增幅百分之五十。”柱子上的機械音語氣平平地道。

  白牧野卻整個人都呆住了。

  精神力增幅百分之五十?

  那是什么概念?

  那是神器啊!

  比如一個巔峰級宗師,精神力滿值就是一千九百九十九,突破桎梏到了兩千,那就是大宗師了!

  如果這根碎嘴毒舌柱子哥說的是真的,那么一個精神力一九九九的巔峰符篆宗師,拿著至尊權杖,他的精神力豈不是接近三千?比一個精神力兩千的初級大宗師還猛?

  當然,賬肯定不能這么算,大宗師絕不僅僅是精神力高那么簡單。

  但在同境界中,精神力高出百分之五十,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了啊!

  “嘿嘿嘿。”白牧野露出一個特別符合別人心理預期的和善微笑:“能不能送我回去,再歷練一次?”

  “冒險者身份非人族天才,拒絕進入。”冰冷的機械聲毫不留情地傳來。

  白牧野:“……”

  狗日的你就在這等著我呢是吧?

  他現在有點不想說話。

  再看右手中指上的這枚空間指環,也沒了之前的興奮。

  “其實不給你那根權杖,也是對你好。”柱子哥似乎多少有點同情心,安慰了白牧野一句。

  白牧野沒理它,這東西毒舌的很,天知道搭理它下句是什么。

  “如果你拿著它,會被無數當世的強者盯上,至尊權杖,非至尊不能掌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很多人手上,它是一件不祥之物。”柱子哥說道。

  “柱子哥,我挺好奇的,你說我不是人族天才,難道我一個十七歲……哦不,已經過年了,我十八了……十八了?”

  白牧野嘀咕著,說道:“我一個十八歲的宗師級符篆師,難道還不夠天才嗎?還是說,我不是人類?”

  “你想多了,你是人類,但你不是人族天才,在我的判定中,只有血脈力量夠強的人類,才是人族天才。”柱子哥的機械聲音說的很認真。

  白牧野卻想罵人。

  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很多天,結果卻是這個二貨柱子哥只認血脈,不認精神力!

  果然還是智能等級差!

  LOW貨!

  白牧野在心里面吐槽。

  下一刻,一道身影瞬間出現,嘴里還在大呼小叫:“哎,系統哥,系統哥,咱有話好商量,你不是說最歡我嗎?你太無情無義了!要我陪你聊天的時候就說我最好,抽獎的時候就擺出一副公正系統的嘴臉,你就讓我再抽一次唄?就一次……操!”

  不用想,出來這家伙肯定是單谷。

  他最后發現自己被踢出來了,忍不住罵了一句,一抬頭,看見白牧野,頓時樂了:“嘿,白哥,咱抽了個空間指環!哈哈,怎么樣?牛逼吧?”

  白牧野默默對他豎起右手中指。

  “哎白哥你學壞了……咦?你怎么也有一個?那狗日的系統還說我這是唯一的!”單谷怒氣沖沖。

  “它沒跟你說這是九等獎?”白牧野面無表情地道。

  “說了呀,但它說這東西只有一個,我還尋思出來送你呢,居然騙我,是每個抽獎界面都有一個吧!日!”單谷怒氣沖沖,順手把指環戴在右手中指上,然后默默對白牧野比劃了一下。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懶得理他。

  “白哥,我跟你說,我最后成功的擊敗了我自己,我擦,你都不知道,我學的那些東西,那叫一個牛逼。真的,你那個朋友也厲害,我現在終于敢斷定,他給你那套弓箭手的呼吸法,是完美級!完美級啊!你那朋友真是個土豪……”

  看來單谷在里面也獲益匪淺,從他身上這股精氣神就能感受出來。

  不過——

  白牧野微微皺了皺眉,看了一眼單谷,有些嫌棄地道:“兄弟,你都餿了!”

  單谷微微一怔,聞了聞自己身上,然后又湊到白牧野身邊聞了聞,像一條好奇的小狗子。

  然后叉腰道:“你還說我,你自己也是臭的!”

  說著,用手捋了一下腦袋上都打綹了的灰白頭發,看上去就像個造型犀利的乞丐。

  這時候,姬彩衣也出來了,看了一眼兩人,然后默默拿出一枚黑色指環,走到白牧野面前:“喏,小白,這個送你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默默平伸出自己的右手。

  姬彩衣看了一眼,頓時怒了:“騙子系統,居然跟我說……”

  “只有一個!”單谷在那邊懶洋洋的接過話來,說道:“它跟我也這么說的。”

  這時候,劉志遠哈哈大笑著出來:“哈哈哈,兄弟,我弄了一枚空間指環,雖然是九等獎,但這東西真大啊,有一棟房子那么大,咱們以后不愁沒有地方裝東西了!都可以把家……”

  他說著,看著另外三人默默對他伸出手。

  只不過單谷豎起的是一根中指。

  “操。”劉志遠頓時不想說話了。

  “小白哥,小白哥,哈哈哈哈,我給你弄了個天大的寶物,真的,你肯定會特別開心!一直都是你幫我,我終于也可以幫到你一次了!”

  一連串歡快的笑聲,驟然響起。

  司音干干凈凈清清爽爽的從里面走出來。

  蘑菇頭秀發靚麗,精致的小臉上滿是興奮的動人紅暈,一雙萌萌的大眼睛充滿幸福光澤。

  白生生的小手上,帶著一枚黑黝黝的指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