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二章 寫作業最快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若干天前。

  百花城內,一群面色嚴峻的人整裝待發。

  司文山臉色蒼白,整個人看上去也比之前老了不少,似乎失去了精氣神一樣。

  宋星雨專程再次從外地趕回來,一身霸道女總裁的氣場消減很多,雖然看上去很穩,但眼里卻滿是擔憂之色。

  在她身旁,站著兩個老者,白發長眉,皆沉默不語。

  單谷一群家人全都皺著眉頭,滿臉苦大仇深。

  劉志遠的父母也都沉默著。

  孫岳琳和孫岳峰姐弟兩人站在人群中,同樣默然不語。

  現場氣氛極為凝重。

  噩耗來的很突然。

  之前沒人想到這群孩子會出事。

  那處遠古遺跡雖然是最近才在內部開放,可實際在很多人眼中,它的危險性并沒有大到那種地步。

  至少不太可能讓一支團隊全軍覆沒。

  沒錯,下到四五層以后,各種地下生靈非常可怕。

  可那群孩子并不傻呀!

  他們非但不傻,而且都非常聰明。

  雖說都有著年少的熱血和沖動,但隊伍中既有白牧野這樣的控制系符篆師,也有劉志遠這種少年老成的隊長把關。

  真遇到危險,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撤離。

  這并非是家長們過于盲目相信自己的孩子,而是事實如此。

  根據李敏回來匯報給他們的信息,得出的結論也是這樣。

  這是一場意外!

  很少有人知道,這處地宮已經被發現十幾年之久!

  并非是很多人認為的一兩年。

  城衛軍的野戰團隊一點點推進,一點點摸索,幾乎將一共六層的地下遺跡的所有情況,全部掌握在手。

  否則姬家也好、司家也好,是不會輕易允許自家孩子跑到那種完全不在掌控的危險地方進行歷練的。

  孫恒和孫瑞已經回歸第七軍團,他們沒能等到小白回來聚餐。軍令如山,使得他們必須在年前回歸。

  所以到現在,他們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孫岳琳和孫岳峰也根本不敢在這時候就把消息告知給他們。

  不然以瑞叔和他們父親的脾氣,很有可能會直接殺回來。至少十分偏愛小白的瑞叔一定會回來。

  而這種時候,就算他們回來,意義也不大。

  那種突然出現的次元空間,根本不是誰能控制的。

  盡管大家都清楚希望渺茫,但還是必須要盡人事,要去地下遺跡進行尋找。

  用姬彩衣母親宋星雨的話說就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她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不信孩子們已經遭遇不測。

  司文山心中充滿悔恨,為什么要放手?為什么要答應放她出去?他們都還是一群孩子啊!

  但他又沒有辦法去怪任何人。

  畢竟李敏說的已經很清楚了——

  司音一頭撞進一個次元空間,白牧野等人距離近一些,毫不猶豫就跟進去了。

  她當時猶豫了不到十秒鐘,那次元空間的門就關閉了!

  就連飛仙大學的兩位教授都沒能進去。

  這說明什么?

  說明女兒的那支團隊,是一支真正的團隊!

  在危險來臨那一瞬間,任何人都沒有半點猶豫!

  團隊中的所有人,沒有任何人對不起他的女兒,如果真出什么事,反倒是他女兒連累了其他隊友……

  所以司文山盡管內心深處遭受著巨大的折磨,可臉上卻不能表露出分毫。

  也沒人怪罪李敏,當時跟李敏一同歸來的彭宗師和孔宗師還有孫飛、冷鐵那幾人也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這只是意外。

  李敏強烈要求要跟著他們一起尋找。

  她現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沒有跟白牧野他們一起進去。

  但她的父母并不同意,司文山和宋星雨這些人,同樣也不同意。

  “已經搭進去五個孩子了,不能再讓孩子遇到危險。”

  宋星雨看著眼睛紅腫的李敏,柔聲道:“阿姨理解你的心情,放心吧,他們我都了解,不會有人怪你的。”

  飛行器很快出發,這群人來到這處遠古遺跡之后,并未受到攔截。

  之所以耽誤了幾天,是因為宋星雨專程從娘家請來兩名家族的老宗師助陣。

  他們從一路高速行進,進了第六層,然后幾乎將整個第六層給翻了個遍。

  他們找到了那條被打殺的寒冰巨鱷尸體,也找到了孩子們留系的痕跡。

  司文山潸然淚下。

  其他人也都寂然無語。

  隨后,他們找到了……那輛古老的戰車。

  這個發現讓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

  “孩子們,沒死!”跟著宋星雨的一名年老宗師瞇著眼,跟另一名宗師一起,蹲在那輛古戰車跟前研究半天。

  最后得出結論。

  “真的?”承受了巨大壓力的司文山終于有種心中照進一束光的感覺。

  但在內心深處,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畢竟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們看,這兩匹炎馬,它們死去的時間并不長,而且這道傷口,看見了嗎?這道傷口,應該是大劍造成的。”其中一名宋家老宗師一臉自信的看著眾人:“從這傷口基本可以判斷,出手的人,應該是他們團隊中那個姓劉的孩子。”

  劉志遠的父親一臉震驚:“這也能看出來?”

  “呵呵,關于這幾個孩子,我們之前已經掌握了足夠的材料。那個身份是符篆師的孩子,不是送了他們一些兵器嗎?那些兵器,產自我們宋家的一個分支,被稱為小宋家。”宋家這名宗師微笑著道,“宋家打造出來的兵器,我們基本都能從傷口上判斷出來。”

  宋星雨站在一旁,臉上也終于露出輕松笑意:“對,不要懷疑鐵匠家族的專業性。”

  在幾乎確定孩子們沒事之后,宋星雨也終于變得愉悅起來。

  她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信息,她很清楚白牧野那孩子不簡單。

  如今看來,果然不出所料。

  她之所以敢放心大膽的不去管姬彩衣他們這群孩子的事情,除了她本身就比較心大之外,更多原因,是因為白牧野。

  “這匹炎馬身上的傷口,應該是暗月之刃……嘖,那個符篆師少年可以呀,出手還真是大方!小宋家的兵刃,還真不是誰都能拿到的,他居然能給自己的隊友們人手搞一件。”那名宋家的老宗師都忍不住有些感慨:“是個仗義的孩子!”

  “小宋家的兵刃……”在場眾人都一臉震撼。

  孫岳琳看了弟弟一眼,孫岳峰搖頭苦笑,低聲道:“瑞叔說前陣子他們去了一趟麗明。”

  “臭小子真是有幾把刷子!”孫岳琳低聲嘀咕。

  孫岳峰心道:那可不是幾把刷子!

  在場其他人還沒能從震撼中徹底回過神來。

  那可是價值數千萬,就算有錢也未必能買得到的兵器!

  在場眾人都忍不住嘖嘖稱贊起來。

  他們當中有人知道白牧野送了自家孩子一點禮物,有些人壓根就不知道。

  畢竟白牧野送完兵刃沒多久,他們就一起出發去了地下遺跡。

  之前不少人對小白的了解只局限于表面,經歷了這件事,他們才突然發現,那個少年符篆師,要比他們想象中,厲害的多!

  這時候,一直蹲在那,同樣在觀察這兩匹炎馬尸體的孫岳峰突然站起身,說道:“從這兩匹炎馬的死亡時間可以判斷出來,他們已經從那處次元空間逃了出來。但我們幾乎翻遍了整個第六層,卻沒能找到他們……這說明,他們可能進第七層了。”

  孫岳琳一臉嚴肅的看著弟弟:“你確定?”

  “除了這個可能,我想不到其他的。”孫岳峰微笑著道:“打鐵這世上最專業的是宋家,研究動物尸體……我不敢說自己是最專業的,但至少,我也是很專業的。判斷個死亡時間,還是完全沒問題的。”

  在場這些人對孫氏姐弟其實都不算特別了解,但知道他們可以代表白牧野的家人,也知道他們的父親是誰。

  所以見孫岳峰如此肯定,全都在心里面松了口氣。

  “根據李敏之前跟我們說的時間,和這兩匹炎馬的死亡時間一比對,就會得出這個結論。當然,前提是宋家的前輩判斷無誤,這炎馬身上的傷口,就是小宋家的武器造成,而那群孩子手上,又的確有小宋家的兵器……”孫岳峰道。

  宋星雨點點頭:“這點不會錯!而且彩衣給我發過消息,說小白送了她兩把暗月之刃。”

  “那也就是說,這群孩子從次元空間出來之后,又跟這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打了一架,殺了兩匹炎馬,然后找到了進入第七層的入口?”姬彩衣的父親在一旁問道。

  “雖然是推斷,但我覺得真相應該不離十。”孫岳峰點點頭。

  “這,不可能吧?”司文山一臉震驚,“不是說城衛軍的野戰隊用了很多年,都沒能找到第七層嗎?”

  “他們找不到,不代表別人找不到,尤其是尋寶這件事,很多時候還是需要一點運氣成分的。”一個宋家老宗師笑著說道。

  他也是認同孫岳峰的推斷的。

  “呼!這群小東西,真是太膽大包天了,不行,這次之后,我說什么也不能再讓他們冒這種險了。”司文山剛才聽說孩子們應該都還活著,松了口氣。

  可轉念就聽說他們可能進了第七層,一顆心又直接懸起來,不由自主吐露了心聲。

  宋星雨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倒是覺得你沒有那個必要。”

  “唉……”司文山嘆了口氣。

  面對強勢的宋星雨,他是不敢支毛炸刺的,但心里面的不情愿,也是溢于言表。

  “你家女兒,如果不是因為你這樣護著,早就成長起來了。”宋星月撇撇嘴,淡淡一笑:“經過這一次,恐怕你就算想攔……也攔不住了!”

  宋家的老宗師說道:“孩子嘛,總是要經歷一些危險,才能真正成長起來的。說起來,這個姓白的孩子,我倒是真想認識認識,不簡單啊!”

  另一個宋家老宗師點頭:“不錯,從現場的戰斗痕跡中,多少能看出一些東西。那孩子的本事,可遠不止你們給的那點資料。”

  孫岳琳跟孫岳峰姐弟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只是笑笑,誰都沒說話。

  宋星雨看著兩人道:“兩位叔叔,這件事……”

  “我們懂,明白,來之前,家主就已經有過交代,放心,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從我們這邊泄露出去的。”

  宋星雨點點頭:“那就多謝兩位叔叔了!”

  她看了一眼眾人:“既然這樣,我們還是回城等著吧。古琴城的羅家和趙家,我也需要和他們好好聊一聊。”

  基本上可以確定孩子們安然無恙,那么另外一件事,就提上了這群人的日程上。

  李敏跟彭宗師和孔宗師見到他們之后,并未隱瞞任何事情,將小白他們跟古琴城羅家和趙家子弟之間發生的沖突,也都說了。

  之前著急找孩子顧不上這事,現在不著急了,這件事自然被提上了日程。

  “對,不能什么事情都讓孩子們去承擔,咱們的孩子受點委屈沒什么,但想要殺咱家的孩子,這事,就得好好說道說道了。”宋家的一個老宗師說道。

  另一個老宗師點頭應是:“為點利益臉都不要了。”

  這群人從地宮出來之后,便匆匆離去。

  他們本以為幾個孩子很快就會回來,誰曾想,這一等,幾乎就是一個月!

  白牧野根本沒有多少想要挑戰自己的想法。

  至少在這些符篆術全部熟練之前,他是沒那個興趣的。

  畫符多好玩啊!

  寫作業不快樂嗎?

  滿屋子的符篆材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上哪找這種機會去?

  他不知道這些材料是怎么憑空變出來的,但有種感覺,這種地方,似乎跟黑域差不多!

  這些材料雖然無比的真實,跟真的沒什么兩樣,但十有是帶不出去的。

  既然這樣,為什么不干脆就在這里,把目前所有能學習的符篆術,全都擼一遍再說?

  在黑域還得通過打架獲取黑域幣才能購買呢。

  在這里,壓根就不需要!

  他畫了這么多天,根本就沒見這些材料減少過!

  幸福!

  真他媽幸福!

  能寫作業的日子簡直就是神仙過的日子!

  這才是一個頂級天才,應有的資源和待遇。

  大漂亮始終沒冒頭,白牧野也沒喊她。

  就這樣,他一個人在這里安靜的畫符,時間一天天過去。

  就像之前那充滿激動的聲音說的那樣,在這里學習到天荒地老都沒問題!

  天荒地老是不可能的,白牧野心里面有數。

  他倒是無所謂,估計消息傳出去,也就琳姐跟峰哥會擔心,反正這時候瑞叔跟恒叔也已經歸隊了,就算著急也回不來。

  但這幾個小伙伴,他們的家可都在這百花城,如果太久回去,恐怕他們的家人真會被急瘋了。

  這么多天,他幾乎將目前所掌握的符篆術,全都嘗試了一遍。

  那感覺,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

  雖然不可能,但真想在這里畫到天荒地老。

  如果這里的材料能帶出去的話,那就算耽誤了飛仙高中生聯賽他都在所不惜。

  但看著干畫不少的符篆材料,他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過心中還是感到很震撼的。

  這地方……很牛逼啊!

  畢竟這些符篆材料,那也是需要能量來具現的!

  而具現這些高級符篆材料所需的能量,顯然是一個天文數字。

  換算成靈珠的話,不知得耗掉多少顆。

  也難怪那幻影族生靈對這里念念不忘,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地方……還真是埋藏著無數的寶藏!

  只不過這寶藏跟很多人想象中的,不大一樣罷了。

  大約進入到這里二十天的時候。

  白牧野終于決定,要挑戰自己。

  當他提出要求的時候,那始終保持著熱情,充滿激動的聲音隨之傳來。

  “少年,不需要繼續學習了嗎?你看,這里符篆材料那么多,可以讓你隨意的畫符,難道你要放棄這里的幸福日子,也放棄我了嗎?”

  白牧野認真想了想:“滾!”

  媽的!

  這東西肯定跟大漂亮同出一源!

  簡直就是戲精本精!

  什么特么玩意兒?

  還想忽悠爺!

  包里面的寒冰巨鱷肉已經吃光,那些可以補充身體能量的高壓縮食物也所剩無幾。

  繼續留在,等著被餓成地老天荒嗎?

  “還真是無情。”那充滿熱情和激動的聲音似乎有些惆悵:“那好吧,帶著你畫好的符篆,去面對你自己吧!祝你勝利。”

  下一刻,白牧野眼前場景一變!

  他出現在一片荒野當中。

  這片荒野十分巨大,一眼居然望不到盡頭。

  至此,白牧野幾乎可以百分百確定,這地方,就是一個類似黑域的真實虛擬世界。

  只是不知道上古那個時代的人,究竟怎么做到的,居然連虛擬艙都不需要,就那么一道光門,進來之后,就什么都搞定了。

  這技術看上去,比現在還要先進啊!

  果然一個文明有一個文明的厲害之處。

  不能因為自己生在當下,就認為古人無能。

  這片荒野中有高矮不同的山,有河流,有湖泊,還有一些濕地。

  基本上算是一處野外全地形了。

  要在這里挑戰自己嗎?

  白牧野身后的大背包里面,裝滿了各種各樣的符篆。

  這一次,是真的全啊!

  詛咒系符篆、輔助系,各種元素系,林林總總,大量符篆應有盡有。

  土、水、火、氣、光、暗、特殊……甚至還有極少數的復合型符篆!

  也就只能在這種地方,才能做到如此奢侈了。

  換做在外面,光是這些符篆材料,恐怕就是一筆難以想象的天文數字了。

  很多東西,就算有錢,也根本買不到!

  以白牧野現在這幾十億身家,根本就不夠看。

  遠處,一道氣場強大,無比帥氣的身影,同樣背著一個大背包,緩緩出現在白牧野視線中。

  沒說的,干就完了!

  白牧野當場激活一張防御符,沒有使用元素防御符篆,因為元素相生相克,比如他用一張黑暗之盾符篆,對方只需要一張光球符篆就能破掉。

  宗師級上品的防御符,純粹能量凝結,管你什么屬性,只要能量不空,防御就一直都在!

  隨后,至少有二十多張風刃符篆,被白牧野直接祭出。

  風刃!

  氣系符篆術中最常見的一種。

  但威力卻相當恐怖。

  特點是速度快,而且足夠凌厲!

  對面那個白牧野,則瞬間支起了一道光之屏障!

  呦呵?

  小樣的,上來就用光系的頂級防御符是吧?

  光之屏障,哪怕宗師級符篆師去畫,也會顯得有一點勉強的。

  白牧野記得自己只畫了一張,這種符篆術對精神力消耗極大。

  對方上來就用光之屏障,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換做是我,應該不會這么干啊?

  我這真是在挑戰自我嗎?

  那些風刃打在光之屏障上,無一例外的,全部被攔下。

  對面那白牧野露出一個特別帥氣的笑容,連白牧野自己都被感染到了——

  原來他們沒騙我,我平時笑起來,真的那么好看!

  一大堆狂雷符,瞬間劈向白牧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