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自己打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出現在他們面前這五道身影,竟然是他們自己!

  無論長相還是氣質,全都一模一樣!

  單谷瞪大眼睛,看著遠遠走過來的那個“自己”,同樣一頭灰白的長發,同樣手中拎著后羿弓,弓上搭著十二支箭。“喂,你憑什么長的跟我一樣帥?”

  單谷怒氣沖沖地問。

  其他人:“……”

  白牧野同樣在打量著那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心中感到震撼。

  這并非是鏡像。

  對方的氣質雖然跟他一模一樣的好,長相也是一模一樣的帥,甚至連習慣動作都是一模一樣的瀟灑。

  但一看就知道,那不是鏡像,雙方的動作,并不同頻。

  那就像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人!

  司音一雙眼睛特別萌,看著那個正在打量她,如同雙胞胎姐妹的少女,那人的眼睛也特別萌。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仿佛還透著一絲淡淡的緊張。

  正如現在的她。

  這種如同照鏡子的感覺,讓她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劉志遠臉色沉靜,低聲道:“小心。”

  “你特么誰呀?跟你說話呢,你憑什么長的跟我……”頭皮一陣陣發麻的單谷看著對面那個“自己”問道。

  回答他的,是一支速度快到無與倫比的箭!

  他甚至沒看清楚對面那個“自己”是怎么出手的!

  是的,他平日里偷襲別人的時候,就是這樣。

  我自己的箭,難道我還躲不開嗎?

  單谷身形一閃!

  但那支箭卻像是已經料到他會這樣躲閃一般,稍微帶了一個弧度,射向單谷眉心。

  單谷大驚。

  這時候,白牧野卻直接拍出了一張防御符在他身上。

  對面那個“單谷”一支箭射在防御之上,接著一次性射出了五支箭!

  一人一支!

  與此同時,對面的幾個人,全都出手了!

  跟白牧野一樣的人一揚手,就是七八張符篆,控制符、劍符、還有打在身邊同伴身上的防御符、速度符、力量符、敏捷符……

  并沒有狂雷符!

  可白牧野現在身上也沒有啊!

  在這一瞬間,他明白了,對面這五個跟他們一模一樣的人,應該就是現在的他們投影出的分身。

  他們有什么,對方就有什么!

  但這個空間竟然有這種神奇的能力,真叫人感到不可思議。

  戰斗瞬間展開!

  打別人,哪怕是打宗師境界的神族,他們都毫無畏懼。

  可是自己打自己?

  這種感覺實在太怪異了!

  雙方戰力完全一樣,招式完全一樣,甚至連習慣都特么是一樣的!

  你是怎么想的,你對面那個全都能想到。

  這要怎么打?

  五個少年完全沒有這種經驗。

  哪怕他們經過這么長時間的歷練,彼此間的默契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全新高度。

  可問題是,對面那五個……也特么很默契啊!

  人家連交流都不需要,就知道對方想要什么。

  對面那個白牧野奶在自己同伴身上的符篆甚至比白牧野還要精準!

  這仗怎么打?

  硬著頭皮上吧!

  對面的劉志遠,掄起狂龍劍,轟然劈向真正的劉志遠。

  如果雙方再纏斗一會兒的話,就連白牧野跟姬彩衣這幾個人,都有可能分辨不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劉志遠大聲道:“小心,他們的實力應該跟我們一模一樣!”

  就這時,駭人的一幕出現了。

  對面那個假的劉志遠,竟然也大聲呼喊道:“小心,他們的實力應該跟我們一模一樣!”

  “操!”

  正在尋找機會偷襲的單谷忍不住罵了一句,原來是會說話的!

  結果,對面那個明顯是假的單谷,竟然也怒目圓睜:“操!”

  好在兩個弓箭手并沒有移動身形,所以還是很容易分辨真假的。

  兩個劉志遠也沒有打的太亂,大家也能分辨出真假。

  可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待會兒是否還能分辨出來,那就很難說了。

  這萬一把攻擊招呼到自己人身上可怎么辦?

  “他們不可能完全跟我們一樣!”姬彩衣愈發冷靜下來。

  身上有白牧野加持的敏捷和速度符篆,她就像是一個幽靈般。

  對面那個同樣光彩動人的姬彩衣也一臉冷靜的說道:“他們不可能完全跟我們一樣!”

  姬彩衣大怒,跟誰倆呢?

  她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幽靈閃現,潛行術!

  叮叮叮叮!

  須臾間,她跟另一個自己對攻了四刀。

  然后瞬間向后飄走。

  她的胳膊上,腿上,和手腕上,出現三道血痕。

  對方的胳膊上,腿上和手腕上,同樣出現三道血痕。

  自己打自己,真的是太難了!

  雙方幾乎連思維都是同步的!

  “陣型!”劉志遠沉聲喊了一嗓子。

  這時候,對面那個白牧野呵呵笑道:“沒用的!”

  一張被他祭出來,但卻一直沒有激活的控制符直接在劉志遠臉上炸開。

  一支箭,冷冷射向劉志遠眉心。

  白牧野怒喝一聲,一張劍符劃出一道優美弧線,斬在那支箭上,同時,也有七八張控制符,直接飛向對面。

  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沒有人知道!

  在這里死亡之后是不是就真死了,也沒有人知道!

  所以,誰都不敢冒這個險!

  如果早知道所謂的第七層是這樣一個鬼地方……估計他們也得來。

  少年的熱血跟中年人的沉穩,永遠有著鮮明的對比。

  轟隆隆!

  司音掄起大錘子,瘋狂砸向對面那個剛剛被白牧野控制符打中的“自己”,可就在這時,對面的白牧野同樣拍出一堆控制符來,一張符直接在司音身上炸開。

  隨后,雙方的控制符分別在對方身上炸開。

  根本擋不住!

  除了兩個白牧野。

  雙方拍向對方的控制符,都毫無意外的被攔住了。

  用的手段都一樣!

  兩張劍符,分別劈向兩張控制符。

  精準攔截!

  “小伎倆。”對面那個白牧野露出一個特別帥氣的微笑。

  “你怎么這么煩人?”白牧野皺著眉頭,看著自己身邊幾個被控的人,又看了看對面幾個同樣被控的人。

  暗戳戳的飛出去五六張劍符!

  那五六把飛劍狠狠斬向對面的幾個同伴!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對面那白牧野大笑幾聲:“你是在說你自己煩人嗎?”

  說話間,同樣幾張劍符,也直接飛向白牧野這邊。

  對轟!

  白牧野再次祭出一張符,這符篆被激活之后,竟瞬間暴漲成一道巨大光幕!

  群防!

  真正的宗師級符篆!

  雖然是不入品的符篆,但效果卻無比驚人!

  對面那白牧野打過來的幾張劍符,打在光幕之上,根本就無法攻擊進來。

  “你,你怎么可能有這種符篆?”對面那白牧野一臉震驚。

  “你終究不是我!”白牧野說著,對面幾張劍符化成的劍,狠狠斬落!

  對面在這一瞬間,也暴起一張光幕。

  “哈哈哈哈大傻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有的,我肯定都有!”對面那白牧野同樣激活了群防符篆,仰天大笑起來。

  別說,這豪放的樣子,還真是帥!

  但白牧野生氣啊!

  這特么什么玩意兒啊?

  這場戰斗要怎么結束?

  難道這個鬼空間,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跟自己戰斗?然后積累戰斗經驗?

  這樣有用嗎?

  見鬼的戰勝自己?

  太扯了吧?

  狗日的系統還特么暗戳戳地暗示自己不是人族,貓了個咪的,爸爸不是人族是什么?

  一股怒氣,從白牧野心頭升起。

  但強大的精神力,卻又在瞬間將這股怒火壓制下去。

  這種時候,不能亂!

  身邊的伙伴們,都指望自己破局呢!

  “我會的,你都會?”白牧野斜睨著對方。

  “當然,因為你就是我啊!”對面的白牧野沖著白牧野挑挑眉梢,樣子特別欠揍。

  “我會如你這般輕浮?”白牧野在拖延著時間,他在想辦法!

  “你就是這般輕浮,請正視自己的問題吧,少年!”對面的白牧野大聲嘲笑。

  “我有這么煩人嗎?”白牧野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被控的那些同伴,然后大聲道:“他們都說沒有!”

  “呸!”對面的白牧野冷笑。

  白牧野心中捉摸著:我身上有的符,對方都有,我會的本事,他也都會……那我若是現學呢?

  白牧野目光一凝,冷冷看向對面的自己。

  霍地,他直接調動全部精神力,然后……一場精神力風暴,瞬間朝著對面席卷過去!

  強大的精神力,是可以直接御物的!

  甚至可以御自己!

  把自己送上天空!

  雖然這樣做對精神力的損耗特別大,但在關鍵時刻,還是能收到奇效的!

  白牧野現在就在這么干!

  他不但用一場精神風暴席卷向對方,而且還把自己給送上了天空!

  他真正的飛了起來!

  精神力的損耗,如同開閘泄洪一般,這樣下去,恐怕不到三十秒他的精神力就會徹底耗盡!

  但他面色不變。

  兩張精神力補充符奶在自己身上。

  下面依然被控著的四個伙伴心中全都無比震撼。

  心道這又是什么手段?

  高級符篆師可以御空飛行了嗎?

  還是說,小白這個高級跟別人不一樣?

  白牧野學習的能力太強了!

  不管學什么東西,幾乎都是眨眼之間就會。

  所以,當他飛起來的瞬間,對面那個白牧野,也已經回過神來。

  他也在學!

  但真正的白牧野,打的就是這個時間差!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你妹的!

  他幾乎把身上全部的符篆,在這一瞬間,一股腦的撒了出來。

  所有輔助類的符,不管是什么,直接奶在自己身上。

  精神力補充、靈力補充、增強攻擊、防御、速度、力量、敏捷、耐力、凈化……

  管它有用沒用,奶了再說!

  事實上,白牧野從來沒有這么瘋狂過。

  他是一個超級天才,是一個神級學霸,他雖然有著年少的熱血,對外面世界充滿好奇,但在行事中卻一直冷靜的很。

  此時此刻,他卻像個瘋子一樣!

  想要真正擊敗自己,不打破常規,又怎么可能?

  這時候,另外那些符篆,控制、劇毒、遲緩、衰弱、衰老、劍符、爆裂法陣……

  一股腦的轟向對面的那個自己!

  你大爺的!

  你再想我,也沒我帥!

  去死吧!

  地上那個白牧野此時還在想著破局的方法,還在學習呢。

  其實雙方的時間差,不過那么兩三秒。

  但問題是,對習慣了一秒解決戰斗的小白來說,兩三秒……太久了!

  所以,下面的白牧野倉促應戰,試圖用防御符來阻擋這一切。

  但已經晚了!

  隨著白牧野剛剛那股風暴一般的精神力轟過去,他的動作出現了一個遲滯。

  一張控制符,趁著這個間隙,直接拍在他身上。

  沒選擇打臉,畢竟那張臉太完美,不太忍心。

  但接下來,大量的符篆,徹底將對面這個假白牧野給淹沒。

  最終,那張劍符化成的劍,直接刺穿家白牧野胸膛。

  假白牧野眼神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身形化作一片光芒,消失了。

  而白牧野此刻的狀態……簡直被奶到爆裂。

  他一拳轟向劉志遠,瞬間打飛。

  一腳踹在單谷胸口,踢飛。

  那股強大的力量,讓他在單純力量這方面,已經達到了高級靈戰士的水準。

  所以他這一拳一腳,毫無章法,但因為力量太大,所以產生的破壞力,也是無與倫比的!

  直接將那兩人給打成光芒。

  剩下嫁的司音和假的姬彩衣,他也沒有任何猶豫。

  哐哐兩拳,轟在對方的喉嚨上面。

  那兩個假人,同樣化作大片光芒,消失在空氣中。

  直到此時,控制符的時效……依然還在!

  白牧野從身上又摸出幾張凈化符,想了想,在幾個小伙伴眼巴巴的注視下,又揣了回去。

  能省則省。

  再過會兒就好了,暫時沒了敵人,沒必要浪費。

  足有兩分鐘,這群人才恢復了自由。

  一個個也不說話,全都看著白牧野。

  他們是真的被震撼到了。

  似乎直到今天,才真正發現,原來小白一個人可以打一支隊伍,真不是胡說八道的。

  他的潛力似乎沒有盡頭一樣。

  急了連自己都能打死。

  這個真的是太猛了!

  猛的一塌糊涂。

  幸虧跟小白是隊友不是敵人。

  “哥,要高級符篆師都像你這樣,以后我們還玩個屁啊?”單谷憋了半天,才說出這么一句。

  姬彩衣看了單谷一眼:“所以說,符篆師的價值,遠比同級的靈戰士高太多!”

  “他們沒我厲害。”白牧野實事求是地道。

  眾人:“……”

  單谷活動活動筋骨,道:“這是什么鬼地方?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這時候,上空那充滿激動的聲音再次響起。

  “少年們,恭喜你們成功闖過第一關!你們成功的贏得了團隊戰!現在,將進入第二關,挑戰自我!”

  還沒等眾人做出什么反應呢,一股力量瞬間將五個人分開,分別傳送到不同的區域。

  “靠!”空氣中,回蕩著單谷充滿怨念的一聲怒罵。

  白牧野發現自己進入到一個陌生的房間里面。

  那充滿激動的聲音再次傳來:“天才的人類符篆師少年,你的天賦是我生平僅見……”

  “你等會兒,你誰呀?”白牧野問道。

  他覺得很奇怪,自從到了這見鬼的第七層,大漂亮一點動靜都沒有!

  安靜得就像是沒在他身邊一樣。

  這不是大漂亮的風格。

  正常情況下,見到如此人性化的智能生命,大漂亮應該很激動的想要出來交朋友才對。

  他很聰明的沒有招呼大漂亮,但卻有種怪怪的感覺,感覺這充滿激動的聲音,似乎跟大漂亮……是同一種生命。

  “呵呵,我是一個活了無盡歲月的智者,當滄海變桑田,當天地翻覆,但一切熟悉的事物都變成過眼云煙,唯有我……這個寂寞的生命,還留在這個世間,靜待有緣人。”

  你看,吹牛逼都這么相似!

  “你是智能生命嗎?”白牧野問道。

  “智能?生命?”那充滿激動的聲音似乎有些疑惑,停頓了一下,道:“我就是我。”

  接著,他說道:“像你這樣的人類少年,簡直是整個人類陣營的福音……”

  “你確定我是人類?你們外面那個看門的可不是這么說的。”白牧野道。

  這件事像是一根卡在嗓子眼的小魚刺兒,不會把他怎么樣,但卻很難受。

  “哈哈哈,一個看門的弱智,他能懂個什么?巨人族是人類,你們現在的人類也是人類,還有很多古老的上古人類,都同屬人類陣營!不要計較太多。少年,現在是你需要挑戰自我的時候了!”

  “你等等,咱們先聊聊天唄?”白牧野走到房間的一張椅子處坐下:“我很好奇你口中的人類,都是些什么人?”

  “你就是你們現代人類中的一員,不要庸人自擾。”那激動的聲音依然很激動,“努力學習,將來去消滅那些邪惡的神族吧!”

  白牧野:怎么感覺那么像騙子?

  但隨后,房間里卻憑空出現了大量的符篆材料。

  白·熱愛學習·牧野的注意力一下子便被吸引過去!

  “這些……”白牧野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都有些被驚呆了,眼睛里都放著光。

  屋子里的這些符篆材料,竟然全都是宗師級的符篆材料!

  他雖然沒用過,但還是能辨認出品質的!

  檔次太高了!

  無論是符紙、墨還是符篆筆,全都是真正的宗師級材料。

  用來承載宗師級的符篆術,一點問題都沒有!

  “施展你所學的,制符吧!你可以在這里,修煉到天荒地老!可以將你的一身符篆術,全部提升到你想要的等級!然后,去挑戰自己,想辦法戰勝自己!”

  那激動的聲音說完,便寂然無聲。

  也不知道是藏在角落里偷窺,還是去應付其他人了。

  與此同時,姬彩衣面對著眼前的幾部功法,整個人都有些發呆。

  “這是……完美級的潛行術?完美級的幽靈閃現?完美級的刺殺術?完美級的暴擊?完美級的……”

  她整個人幾乎都要癱軟在那張木椅上。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那充滿激動的聲音笑著道:“完美級?不不不,它們遠遠達不到完美,真正的完美,是你徹底融會貫通。術永遠只是術,關鍵還要看使用它的人。所以,年輕漂亮的少女,去學習吧!你可以在這里學習到天荒地老,可以將你的一身刺客本領學到巔峰狀態!然后,去挑戰自己,想辦法戰勝自己!”

  單谷、司音、劉志遠……所面臨的情況,幾乎都跟姬彩衣的差不多。

  他們都在震撼中,感到難以理解,或者說,根本就無法理解。

  不過他們也多少有些明白了,這個所謂的第七層是怎么回事!

  這是一處真正的頂級歷練之地!

  而且這地方,存在著一個不可思議的智能生命。

  根據他們每一個人的特長,給出來的那些功法,竟然全都是完美級!

  這些功法隨便一本,拿去外面,都將引發一場慘烈的戰爭。

  姬彩衣無比震撼,她看著面前的功法,想起媽媽曾經對她說過的話——

  這絕對是那些黑域級和國寶級的天才們……才能擁有的資源!

  誰不學誰就是傻子!

  學會了,才是自己的!

  至于什么時候才能真正將這些功法修煉到完美級,那個不重要。

  重要的是,必須先學會。

  四個少年人,此刻心無旁騖。

  都在拼命的學習。

  至于白牧野,本來就特別喜歡學習的少年,已經開始了屬于他的幸福時光,開心的徜徉在符篆的海洋中。

  做著最讓他感到快樂的事。

  畫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