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命影分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我去,那是個什么鬼?”單谷瞬間警覺起來,一臉驚訝的看著那邊。

  之前跟彭宗師和孔宗師等人在這第六層待了那么多天,也沒見過這種景象啊。

  “那好像是……一輛古老的……戰車?”

  白牧野如今精神力強大,目力極佳,看著那道煙塵,皺緊眉頭,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種已經荒廢了無盡歲月的地下遺跡里面,怎么會有這玩意兒?

  拉著那輛古戰車的,是兩匹黑色大馬,矯健而雄壯,足有兩米多高,在第六層的這片廢墟上疾馳,如履平地一般。

  戰車同樣也是黑色,看上去似乎還很新,閃爍著金屬的光澤,車上坐著一道身著藍衣的人,任由戰車疾馳狂奔,穩穩坐在那里,一雙眼綻放著冰冷光芒,直視著白牧野他們這個方向。

  “那個人……他的長相……”單谷一臉驚訝,“這不是那個神族嗎?他還沒死?”

  白牧野也已經看清楚戰車上那人的長相,眉頭緊鎖。

  心說這難道是那個幻影族的又一個影分身?

  真是難纏啊!

  十幾張符,瞬間出現在白牧野身體四周,像是一群圍著鮮花的蝴蝶,繞著白牧野翩翩起舞。

  就算是那神族,又能怎樣?

  打死就是!

  對神族,白牧野沒有半分同情憐憫之意。

  司音心中多少有點小緊張,但經過那一次的戰斗之后,她終于突破了一部分心理障礙,再次面對這種戰斗場面,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充滿恐懼了!

  現在這個團隊當中,除了小白哥就屬她最強。

  所以,不管怎樣,都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躲在彩衣身后,當一個小透明。

  她不要做司小慫!

  隨著身體中的血液開始沸騰,司音握著裂天錘的手,也漸漸變得穩定起來。

  她的眼神,也從有些虛,一點點……凝實。

  單谷彎弓搭箭,冷冷注視著那輛越來越近的古戰車。

  姬彩衣站在劉志遠身旁,手中兩把暗月之刃緊緊握著。

  劉志遠半個身子擋在姬彩衣身前,拎著出鞘的狂龍劍,一雙眼中,也充滿戰意。

  那戰車在距離幾個人還有一千多米的地方開始減速,巨大的慣性推動著它繼續前進,直到距離幾個人還有幾十米的地方,徹底停住。

  兩匹黑色大馬稀溜溜打了兩個鼻響,四只萌萌的大眼睛盯著白牧野幾個人。

  霍地!

  這兩匹大馬一張嘴,各自噴出一道火焰。

  繞著白牧野身體翩翩起舞的幾張符篆瞬間打在幾個伙伴和他自己身上。

  宗師級中品的主動防御符瞬間激活。

  這一次,可不是按照秒來計算!

  那火焰在幾個人身前一米多的地方,被防御符爆發出的力量給擋住。

  咔嚓!

  一張狂雷符瞬間劈向戰車上那藍衣人!

  那人的模樣,跟之前被他們干掉的神族生靈一模一樣。

  但他的眼神卻無比冷漠,看不出半點情緒。

  面對狂雷符,他依然巋然不動。

  戰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一道防御,瞬間撐開。

  狂雷符化作的雷霆劈在那防御之上,直接劈開一道巨大的口子,繼續向下,劈向那藍衣人。

  藍衣人古井不波的眼睛里,閃過一抹驚愕之色。

  看得單谷心中無比舒爽,讓你裝逼!

  藍衣人喉嚨里發出一道極為滄桑的聲音。

  “定!”

  那道閃電,竟然直接停在他的頭頂三寸處。

  光芒閃爍,卻無法寸進!

  單谷眼睛瞪大,這特么是什么神通?

  白牧野面色不變,再次激活兩張狂雷符!

  這種符篆,他手頭也沒幾張,必須得省著點用。

  那兩匹黑色大馬再一次噴出火焰,四只眼睛依然還是那么萌,但下手,應該說下口……卻黑的很。

  隔著防御,幾人都能感受到那股熾熱滾燙的熱浪。

  咔嚓!

  咔嚓!

  兩張狂雷符被激活之后,狠狠劈向戰車上那藍色身影。

  這一次,那藍色身影終于動了!

  他騰空而起,朝著白牧野這邊直接撲了過來。

  帶著一股強大無匹的氣場!

  這人的實力,絕對超越了白牧野他們在次元空間干掉那個神族。

  難不成……這才是他本體?

  “奶!”單谷大吼一聲。

  一張力量符直接拍在單谷身上,瞬間激活。

  宗師級上品的力量符,讓單谷整個人在剎那間有種自己就是神的感覺!

  手中這張后羿弓徹底被拉滿。

  兩支箭直接突破了音障,瞬間射向騰空而起的藍衣人。

  “奶……”司音聲音軟萌地喊了一聲。

  一張力量符拍在她身上。

  司音騰空而起,掄起手中裂天錘,狠狠砸了過去。

  在那一瞬間,仿佛有一道鮮紅血氣,在司音身上爆發開來。

  一旁的劉志遠跟姬彩衣不用喊,白牧野的符篆就已經拍過去了。

  啪!啪!

  一張力量符、一張增強攻擊符,在劉志遠身上被激活。

  劉志遠怒吼著沖向那兩匹噴火的黑色大馬,斜著一劍,同時斬向雙馬。

  敏捷符、速度符和力量符在姬彩衣身上炸開。

  姬彩衣的身影瞬間就消失了!

  高級符篆真的是太厲害了!

  姬彩衣感覺自己成了一個可怕的大刺客,整個人的狀態,簡直好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之前這幾天在次元空間中大家已經習慣了白牧野破開封印之后的符篆,但每一次被符篆加持,依然有種難以言訴的興奮感。

  姬彩衣的目標,同樣是那兩匹馬!

  這些符篆,是同時被白牧野祭出去的。

  宗師級的符篆師,就是這么強大,就是如此任性。

  與此同時,還有兩張控制符,夾雜在幾張劍符里面,暗戳戳拍向撲過來的藍衣人!

  藍衣人赤手空拳,面對被符篆加持之后的單谷射出的突破音障的箭,他微微一側身,竟然就給避開了。

  面對身上爆發著鮮紅血氣的司音雷霆萬鈞般的一錘,他一拳砸過去。

  一聲爆響傳來。

  司音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也被激活!

  宗師級,上品被動激活防御符,不但持續的時間救,威力也跟之前完全不同。

  這種不動如山,是真正的不動如山!

  哪怕司音騰空而起,哪怕藍衣人一拳砸在她手中的錘子上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

  但司音整個人卻依然沒有被擊飛,繼續保持著在天空中往前沖的狀態。

  竟是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掄起手中錘子,又是一錘,狠狠砸過去!

  一張劍符,化成一把飛劍,直接斬向這藍衣人的腰間,另一張劍符化成的飛劍,斬向藍衣人的脖子。

  同時,兩張控制符,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一張拍向藍衣人腳面,另一張卻是繞過去,拍向他的后背!

  藍衣人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如同能量爆炸般力量波動。

  試圖將這些符篆給振飛!

  但他終究不是大宗師!

  同為宗師境界,哪怕他是一個真正的神族,也根本不是一個同境界符篆師的對手。

  哪怕這符篆師身體中的靈力,不如他。

  一張控制符,突破藍衣人的能量爆炸,拍在他的腳面上。

  藍衣人當場就不能動了。

  咔嚓!

  咔嚓!

  兩張劍符,狠狠斬在他的身上。

  將這藍衣人身體直接斬成三截。

  但白牧野卻沒有絲毫松懈,一張狂雷符直接飛出去,隨時都可能被激活。

  果然!

  被斬成三截的藍衣人,凝實的身體瞬間化作點點光芒消失在空氣中。

  一道影子,出現在那里。

  只是這影子,卻如同人類高科技的投影一般,無比清晰!

  他一雙眼中,露出極度憤怒的表情。

  死死盯著白牧野。

  咔嚓!

  白牧野激活那張懸著的狂雷符,一道雷電,劈向這道影子。

  這影子當場被劈得身體僵直,哇的一下,噴出一大口淡藍色的鮮血。

  幻影族,只是以影子的形態存在,不太表他們真的是虛幻的,受到這種可怕的攻擊,還是會被傷害到。

  司音一錘子砸在這影子的腰間。

  頓時將那里砸出一個大坑!

  單谷又是一支箭,射向這道影子。

  這一次,這支箭直接射進影子眉心。

  可惜那里,沒有了那只豎眼。

  這道影子死死盯著白牧野,那股恨意幾乎要化成實質一般,可惜沒什么卵用。

  他雖然變成了影子,但白牧野的控制符依然可以死死控住他!

  他很想怒吼一句,為什么你這種年紀,卻有著宗師境界?

  可惜,喊不出來。

  咔嚓!

  又是一張狂雷符。

  白牧野心都在滴血。

  每一張狂雷符,都是錢啊!

  往外扔符,跟燒錢沒什么區別。

  這一張狂雷符下去,這道影子再次噴出幾口鮮血。

  麻痹!

  還不死?

  白牧野也怒了,干脆將身上剩下幾張狂雷符一股腦的扔了出去。

  這下干脆,幾道雷電一起劈下去。

  這道影子終于被徹底披散了。

  吧嗒。

  一個藍色的晶體,順著影子消散的地方掉落在地上。

  “哎呦我去……又一枚神族豎眼?這……這不是咱們干掉那個?”單谷沖過去,撿起地上那枚幽藍的神族豎眼晶體,好奇的放在手里打量著。

  那邊姬彩衣跟劉志遠,也已經把那兩匹黑色大馬給斬了。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白牧野趕緊走過去,收集了一點血液,還用手沾了一點,放在鼻子前面聞了聞。

  “好強的烈火屬性!”白牧野有些惋惜地道:“要是能馴服,以后沒事放點血,制作火屬性的符篆不缺墨水了。”

  幾個人:“……”

  白哥,我們就服您啊!

  不管到什么時候,腦子里想的都是跟符篆相關的事情。

  一個人能純粹到這個地步,也真是沒誰了。

  如果不是長的太帥,這種人肯定是注孤生的!

  完全憑實力單身啊!

  “這玩意兒……到底從哪冒出來的?他跟被咱們干掉那個神族,有什么關系?”單谷一臉疑惑地朝著那輛古戰車走去,“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單谷走過去,在那戰車上翻了一通,居然真叫他給翻出了一張不知什么獸皮制成的卷軸。

  拿回來遞給白牧野。

  幾個人瞬間圍過來。

  白牧野打開之后,看了幾眼,說道:“這個,跟被我們干掉那個,是同一個人,這個才是真正的本體!”

  “什么?他才是真正的本體?那之前那個紅色豎眼的呢?”單谷一臉驚訝。

  “那個是本命影分身。”白牧野一臉驚奇地道:“我之前學到的那些關于神族的知識里面,居然從沒提到過這個。”

  幻影族在整個神族的體系當中,不是什么大族,屬于數量比較稀少的那種。所以哪怕跟神族打了很多年,人類對幻影族的了解,依然是相對有限的。

  只知道他們可以通過附身,制造出影分身來,而這影分身,可以擁有被附身者的全部能力,以及本體的一部分能力。

  至于幻影族到底能制造出多少影分身,這個就沒有準確數據了。

  有說強大的幻影族生靈能制造成百上千的影分身,有說他們最多也就能制造三五個的。

  但關于本命影分身這個,卻是從來沒見任何典籍上有提起。

  這種能力相當神奇,有點像是復制了一個自己!

  被復制出來這個,如果不被告知,那么會覺得他才是真正的本體。

  因為無論能力,還是思想,還是記憶,全都跟真正的本體一模一樣!

  唯一的區別,就是眉心的豎眼!

  本命影分身眉心的豎眼,是本體給的。

  而本體上的豎眼,卻是天生的!

  對本命影分身,本體擁有著絕對的掌控權。甚至一個念頭便可決定其生死。

  對幻影族來說,狡兔三窟是必須的。

  他們在踏入人類的宗師境界之后,就已經擁有制造本命影分身的能力,但制造出來之后,多半會灌輸給本命影分身一些全新的記憶。

  這樣一來,看上去就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或者說……雙胞胎。

  如果有朝一日,本體不幸死亡,那么那道本命影分身,就會完全徹底的代替本體,成為單獨的個體活著。

  但如果是本命影分身死亡,本體會在第一時間感應到!

  幻影族這一生,可以擁有無數個影分身,如果他們的實力夠強大,甚至可以同時控制成百上千的影分身做著各自不同的事情!

  比如這個幻影族,其中一道影分身是羅飄飄,那么他完全可以讓羅飄飄回到人類的世界中,不露出任何破綻的以羅飄飄的身份繼續行走在人間。

  再有其他影分身,也是一樣,可以用那些人的身份,同時出現在世間。

  但他們的本命影分身,終其一生,卻只有一個。

  在感應到自己的本命影分身死亡之后,這個幻影族怒不可遏,第一時間回來想要給自己報仇。

  可惜,本體和分身之間,距離太遠的話,并不能實現思維共享。

  所以他沒辦法知道白牧野這群人到底是什么境界。

  他自己并沒有進入到大宗師的領域,他只是一個高級宗師層次的幻影族生靈,面對宗師境界的白牧野,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聽完白牧野的翻譯之后,幾個人全都一臉震撼。

  “想不到神族的能力竟然如此可怕,幸虧他們的修為提升得不如我們人類快。不然的話,這玩意兒活了幾千年時間,一旦成長為大宗師……甚至是更高的神級,咱們只要遇上,誰也別想活著離開了。”單谷心有余悸地道。

  他把這枚藍色的神族豎眼也扔給了姬彩衣,道:“又一枚神族之寶,這東西應該蘊含著很多關于神族的信息,可惜我們無法破解。”

  “無法破解,也絲毫不會影響到它們的價值。”白牧野說道:“一些神族的神通,都會封印在這豎眼當中。”

  “但我們沒辦法修煉啊!”單谷撓撓頭,有點郁悶的道。

  “那里面的東西……未必全都是神族的信息。”白牧野看著單谷,“還有可能是單純的靈力能量,或者……精神力。”

  “啥?你說神族之寶里面……還有可能是靈力和精神力?那豈不是跟靈珠和神像差不多了?”單谷一臉震撼。

  其他幾個人也全都驚訝的看著白牧野。

  “知識點,聽小白老師給你們講。”白牧野特認真的看著幾人。

  “神族之寶,封印著那個神族的全部信息,就算是被打碎的神族之寶里面,都能破解出很多有用的東西來。但對神族來說,它的意義更是非凡,因為它可以被神族吸收、吞噬……不然你們以為,這個幻影族的紅色神族之寶,又是從哪來的?他自己生出來的嗎?”

  白牧野看著幾個人,想起老頭子當年跟他說起這個的時候他的反應。

  跟這幾個人,幾乎如出一轍。

  “老頭兒,我也是讀過書的人,你別瞎忽悠,這種東西若是可以吸收、吞噬,那神族自己不早就打翻天了?”

  當年才十二歲的白牧野就已經特別帥氣,翻白眼都很帥。

  但老頭子是不慣著他毛病的,在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然后說道:“你當神族當中那些無上強者是怎么出來的?都自己修煉的嗎?天真!他們管這東西,叫做神格!吞了別人的神格,便可以強大己身。但吞噬人家神格,也不是沒危險的,一些強大的神族生靈,會在自己眉心豎眼……也就是這勞什子神格里面設下大量陷阱,一旦遭遇吞噬,便會發生無數不祥之事!或爆炸,或有毒,或是其他那些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手段……”

  “這也太邪惡了吧?”白牧野當時感慨的,是神族這種可以相互吞噬的手段。

  被封印了記憶的他,在那個時候,心靈特別單純質樸,覺得這種事情完全不能接受,也沒辦法理解為什么要這樣。

  其實,在三仙島上,相關的知識,他早就學過!

  并不比老頭子跟他講的東西少。

  “這也太邪惡了吧?”姬彩衣在一旁感慨道,一如當年的白牧野。

  “神族有神族的規則,正常情況下,強行奪取別人神格進行吞噬吸收的行為,終究還是會受到圍剿的。”白牧野說道。

  “如果他們的神格里面,真的封印著靈力跟精神力的話……如果我們又能夠檢測,那豈不是說……”單谷一臉憧憬。

  “歇歇吧,這么弱的神族,并不多。”白牧野看了他一眼:“幻影族從來都不是以戰斗能力著稱的。”

  說著,他揚了揚手中這張獸皮卷:“不過,這上面還記載了一點別的。”

  幾個人同時看向他。

  “關于第七層的線索,你們感興趣嗎?”白牧野問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