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八章 神族日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單谷在一旁說道:“給司音我沒意見,但我……還是算了吧,我剛剛踏入六級沒多久,給我的話簡直太浪費了!”

  “除了司音,給誰都是浪費。”姬彩衣沒揉到司音的頭發,也沒能掐到臉,有點不開心,看著白牧野道:“小白,咱現在雖然有錢,但也不能這么霍霍。我倒是覺得,不如兩顆都給司音,從八級沖到九級,然后再從九級沖到巔峰!這樣,咱們就能打造出一個超級戰士了。”

  從表面上來看,這當然是最好的選擇。

  一個十五歲的九級巔峰靈戰士,以司音的天賦,估計隨時有機會沖開桎梏,踏入宗師境界……這就有點可怕了!

  就算是黑域中的那些超級天才,也沒幾個能天才到這種地步的啊!

  雖說是靠靈珠硬莽上去的,可問題是,沒有天賦,就算一級莽到頂,也沒辦法突破那層桎梏!

  想到這個可能,幾個人都有點興奮起來。

  單谷道:“這樣最好,這樣最好了!我們現在已經有了一個高級符篆師,再來一個九級,甚至有可能是宗師級的靈戰士……哈哈,飛仙高中生聯賽上,還有誰能擋住我們?”

  就連最穩的劉志遠想到這種可能,眼里都忍不住露出憧憬之色。

  他們看過歷屆的比賽視頻,對飛仙高中聯賽的決賽層次都有所了解。

  雖然也有很多厲害的隊伍,可同時擁有高級符篆師和九級靈戰士的隊伍……幾乎是沒有出現過!

  一旦他們這個真的成了,那幾乎就是橫掃啊!

  他看著白牧野道:“我也覺得這樣很好。”

  白牧野看著幾人:“這樣是不錯,但你們有沒有想過一件事?”

  “什么?”姬彩衣看著他。

  “趙夢寧。”白牧野說道:“那個十九歲的天才符篆師,他是怎么死的?”

  “啊?不會吧……”姬彩衣道:“咱們這地處偏遠,怎么會有人把目光投到我們身上來?”

  “紫云星還是首府星球呢,”白牧野聳聳肩,“不也沒耽誤有人當街行刺?”

  “你這么一說,還真是有這個可能,司音現在就已經夠出挑了,十五歲的八級靈戰士,恐怕放眼整個祖龍帝國,都有資格被稱為超級天才了。若是真的把她打造成九級巔峰境界的靈戰士,想不惹人注目都不可能。”

  劉志遠沉吟著,然后說道:“你說得對,這件事情,還是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白牧野看著劉志遠:“你真準備接下來逐漸轉型到分析師和教練角色上?”

  “對,所以不用考慮我這塊,我的天賦我自己心里有數,就算強行用靈珠去堆,桎梏那一關……也不好破。”劉志遠點頭說道。

  “那好,這兩顆品相一般的下品靈珠,我建議給彩衣跟單谷。”白牧野說道:“使用之后,突破到七級,成為高級靈戰士。這樣既不惹人注目,也可以保證我們團隊的整體實力。”

  “哥,親哥!這樣真的太浪費啊!咱能不能現在不用它?”單谷還是覺得心疼。

  這些人說起來,真不是什么窮人家的孩子,不是沒見過錢,舍不得花那種。

  可這下品靈珠的價值太高了!

  哪怕它品相不完美,里面的靈力沒有那么多,但它依然是萬金難求的寶物啊!

  “有沒有辦法,吸收到足夠的靈力之后,就停止吸收?”姬彩衣在一旁沉吟著道:“剛剛那神族……在我們來到這里之前,是不是就在吸收靈珠?不然的話,為什么是十顆品相完好的,一顆品相一般的?”

  “對呀,他之前明明已經很虛弱了,可剛剛我們上來的時候,他的實力像是恢復了很多!如果不是白哥的狂雷符,我們依然不是他的對手。”單谷在一旁道。

  劉志遠也若有所思道:“咱們在得到靈珠的時候,也有一枚釋放過一次幻象……我們得到它的時候,品相看上去就沒有那么好了。那是不是說,有什么手段可以控制它靈力的涌出?”

  白牧野沉思起來,幾個人的這種說法,的確是提醒了他。

  但現如今關于靈珠的知識實在是太少了!

  他所掌握的關于靈珠的知識,就是必須一次性使用完畢。

  哪怕是一個一級靈戰士,使用了一顆可以拓寬四百點靈海的下品靈珠之后,也只能達到四級,因為四級之后,就會出現桎梏。靈珠中的靈力并不會幫助使用者沖開桎梏,其他的那些靈力,就會自然溢散。

  “你們說,被我們干掉的這個神族生靈,會不會掌握著這種方法?不過有些奇怪的是,他既然有這么多靈珠,為什么之前不用它們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最高?如果他那么做的話……這么多靈珠,應該都可以讓他踏入大宗師領域了吧?如果他是一個大宗師,我們怎么可能是他對手?”單谷在那分析著。

  “這是什么……是功法嗎?上面密密麻麻寫了好多文字,我看不懂。”司音在那邊說道。

  幾個人都是微微一怔,隨即將頭轉向那邊。

  司音手里拿著一張獸皮制成的卷軸,此刻卷軸是松散打開的狀態,上面密密麻麻啊,布滿了字跡。

  她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幾人,小聲說道:“你們說的那些,我聽不大懂,就隨便看看,結果找到了這個……”

  “拿來看看,說不定這上面有關于靈珠的秘密呢!”單谷頓時一臉興奮。

  “我,我不認識這上面的文字。”司音弱弱的道。

  “呃,我也不認識。”單谷湊過去看了一眼,有些尷尬的撓撓頭,然后轉向姬彩衣。

  姬彩衣搖搖頭:“你這種學霸都不認識的文字,我怎么會認識?”

  事實上,她剛剛偷偷瞄了一眼,是真的不認識。

  劉志遠說道:“我看看。”

  司音走過來,將卷軸遞給劉志遠。

  劉志遠勉強看了幾個字之后,苦笑著放下,道:“只能認出幾個字來,這應該是最古老的神族文字了。”

  “給我看看。”白牧野剛剛還在那琢磨關于下品靈珠的事情,此刻剛回過神來。

  “對了,怎么忘了我們的天才了?”單谷笑著從劉志遠手里拿過這獸皮卷,遞給了白牧野。

  白牧野打開之后,看了一眼,道:“這個……應該算是日記吧?”

  說著直接讀起來。

  幾個小伙伴:Σ(っ°Д°;)っ

  對小白,他們徹底心服口服了。

  初見小白,對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帥!

  帥得讓人連嫉妒心都生不出。

  然后就是他的精神力非常奇葩,正正好好的卡著入取線——

  關于這個問題,大家其實都好奇很久了,只是一直沒來得及問。

  再后來,大家成了隊友,成了關系親密的朋友,成了最好的伙伴。

  他們發現小白雖然精神力不高,但其他方面,都太天才了!

  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能給他們一些全新的驚喜。

  而且,這驚喜,一次比一次大。

  以至于到后面,哪怕白牧野突破封印,一舉展現出高級符篆師的能力,大家也都覺得這挺正常的。

  天才嘛,就應該是這樣的!

  不然還能怎樣?

  都被震撼得心靈麻木了!

  總不能每次都虎軀一震吧?

  可特么的,這家伙肚子里的東西,怎么像是永遠都掏不完一樣?

  連神族的古老文字都懂?

  所以小白開始讀這獸皮卷上文字的時候,就連劉志遠都因為太過震撼,根本沒聽清小白讀的是什么。

  “喂,你們幾個……”白牧野十幾個字,就停下來,一臉無奈的看著幾個伙伴。

  “小白,我有個問題,已經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想問你。”姬彩衣看著白牧野道。

  “你別當著老劉的面表白就行,給他留點面子。”白牧野道。

  劉志遠:我現在能不能打過這家伙?

  姬彩衣翻了個白眼:“我就不問你怎么什么都會這種問題了,我只想知道,當初封印你精神力的,應該是你身邊親人吧?”

  白牧野點點頭:“嗯,我家老頭子。”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我只想知道,他當初到底怎么想的?為什么要把你精神力封印到二十?難道就不能是三十、四十嗎?”

  “這么久了,你居然還在糾結這個問題?”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著姬彩衣。

  “不光我糾結,糾結的人多了!”姬彩衣撇撇嘴:“大家都好奇嘛!”

  “這有什么可好奇的,老頭子封印我精神力的時候,根本就沒考慮過什么符篆師班,他也從來沒想過讓我去學校學什么符篆師。他說去一中上學沒問題,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就好。高中里面的老師都弱得很,能教什么符篆術?”白牧野說道。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久久無語。

  超級天才身邊的人都這么有個性嗎?

  人家都想著能夠進入學校接受系統的教育,結果人家根本就看不上!

  “好吧,我以后再也不好奇這種問題了。你接著讀獸皮卷吧。”姬彩衣有些被打擊到了。

  “哦,我看看啊,這家伙在幻影族里面,地位不算很高,在當年神戰的時候……他還是個年輕人……哦,少年,熱血沸騰的跟著大人們一起參戰。”

  白牧野一邊看,一邊給幾個人翻譯著。

  “結果到了戰場上才發現,戰爭跟自己想的不大一樣,原來無所不能的神族強者,也會被擊殺,也會死亡……”

  “他有點害怕,于是就找了一個次元空間躲了起來,結果可能是因為倒霉吧,不知道什么人,把他所在的次元空間,連同他一起,給封印到這片地宮當中。從此后,他就徹底與世隔絕了。”

  白牧野嘴角也有點抽搐:“與世隔絕的孤獨活了數千年……擦,神族壽命怎么這么長?”

  單谷嘴角抽搐著:“臥槽……這樣也行?”

  劉志遠和姬彩衣也覺得十分無語。

  “不過這個家伙掌握的知識很豐富啊!由此可見,神族的基礎教育,比我們做的要好。但他們的人口數量,照比咱們人類,那就差太多了!”白牧野說道。

  “要神族數量跟人類一樣多,恐怕咱們早就被滅了吧……”單谷咕噥道。

  “他說自己被封印在這里數千年之久,無法離開這座地宮。甚至連前三層他都去不了。這里面有專門困神族的法陣……”

  “于是他就開始探索這地宮里面的一切,特別無聊的時候再培養一些地下生靈。那些鐵甲蟋蟀、大蚯蚓、寒冰巨鱷等地下生靈,幾乎都是他培養出來的。”

  “嘖,還是個馴獸師……”白牧野嘀咕一句,接著翻譯道:“他又在這里,找到了十二顆下品靈珠……十二顆?”

  白牧野翻譯到這里,抬起頭道:“他果然使用了一顆……不,應該是一顆半!他的確掌握著使用靈珠的方法!”

  劉志遠等人臉上露出振奮之色,單谷催促道:“快往下翻譯!”

  如果真能得到使用方法,那他們還怕什么?直接用靈珠提升就是了!

  一次使用一點,只要突破桎梏,便可以繼續使用!

  不過馬上,他們就被潑了一盆冷水。

  白牧野都有些郁悶的翻譯道:“他在這上洋洋自得的表示,慶幸自己生在神族,天生便對能量有著不可思議的理解和掌控能力。所以神族可以隨意使用靈珠,可以隨時停止吸收里面的能量。里面剩下的那些靈力,并不會溢散掉。他還說……恩?還說這仙女座遠古文明……其實應該算是神族的……分支?或者是……同源?應該是這么翻譯吧?”

  白牧野皺著眉,也多少有些不確定。

  他雖然精通神族文字,但對一些特別古老的詞匯,也沒辦法拿捏得百分百精準。

  “略過中間大段大段沒有什么意義的記錄,下面最新記錄的這些東西,也有點意思。”

  白牧野看著獸皮卷,說道:“他說終于等到地宮重見天日這一天,終于等到有人類進入,但困著他的法陣還在,他必須要通過某種血脈為媒介……只有吞噬這種血脈,才可以騙過這里的法陣。再吸收了這些年收集的靈珠,讓自身實力回到巔峰境界,到時候,就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這里,自由的行走在人世之間。但在這之前,他還是想找到這座地宮的第七層,他覺得這座地宮非常不簡單,第七層里面應該有著難以想象的寶藏。”

  獸皮卷寫到這里,下面就沒有了。

  估計發現司音,附身那個女人這些事兒,都還沒來得及記錄呢。

  “我去,不是吧?這王八蛋被困在這里數千年,都沒能找到第七層的入口嗎?”單谷在一旁一臉不可思議。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說的另一句話!”白牧野看著單谷,“以血脈為媒介!他說的,應該是司音這種超級天才的天賦血脈,這也解釋了為什么次元空間之門會突然出現在司音面前。”

  白牧野一邊將獸皮卷收起,一邊說道:“我猜,他吞噬了這種天才的血脈之后,便可以模擬這種血脈的人,制造出一個影分身!這里用來困住他的法陣,恐怕是那種超級強者的手筆——只困神族,不困人類!”

  劉志遠道:“如果是人類超級強者做的,為什么不直接殺了他?卻把他困起來,扔在這里?”

  白牧野道:“誰說是人類超級強者做的?就不能是他們自己種族的人干的?”

  “困自己人?他們想干嘛?腦子……”單谷說著,猛然間瞪大眼睛,道:“臥槽……還真特么有這個可能啊!”

  “如果真是這樣,這種布局,這種手段……當真令人感到恐懼啊。”劉志遠喃喃道:“咱們這個世界里,像這樣的地方,到底還有多少?將來又會有多少神族……以人類的身份行走世間?想想都令人覺得害怕。”

  “好在他被我們干掉了,不然一旦出去,絕對是一個超級大禍害!”姬彩衣喃喃道。

  “白哥,這兩顆品相一般的靈珠,我們暫時還是別用了吧。”單谷說道:“真的是太浪費了!”

  “是啊小白,哪怕它們里面剩下的靈力沒有那么多了,但這也是真正的寶物啊,這樣用掉,太可惜。”姬彩衣這個土豪小姐姐都完全舍不得。

  一想到那種損失,肝都顫啊!

  “行,十一顆品相完美的下品靈珠,咱們將來送給彭宗師跟孔宗師兩顆,這樣,品相完好的靈珠還剩下九顆。”白牧野看著大家:“你們四個,每人兩顆,剩下那顆品相好的,再加上兩顆品相一般的,暫時歸我。先放彩衣那里。大家有意見嗎?”

  “有。”單谷道:“你不能拿品相不好的,老劉說我矯情,但這件事,真不是我矯情,且不說你這一趟到底花了多少錢,單說功勞,你就已經是首功了!”

  “對,這個不是單谷矯情,他說的對。”劉志遠點點頭。

  “沒錯。”姬彩衣言簡意賅,態度明顯。

  “我也覺得小白哥應該多拿一些,而且我們之前也說過,收獲都是小白哥的,所以就算小白哥都拿走,我們也沒意見。”司音在一旁輕聲說道。

  “都別廢話了,隊長,你還記得我說過那句話嗎?”白牧野看著劉志遠。

  劉志遠點點頭。

  “那就拿著。”白牧野不由分說,替幾個伙伴做了這個決定。

  實際上,誰不想要?

  就算他們沒有分次使用靈珠的能力,但這種關鍵時刻能瞬間暴漲一級,并且將靈力全部補滿的寶貝,會有人不想要嗎?

  “我現在突然感覺到,有一條大腿可以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單谷笑得像個十六歲的少年。

  “從今以后,土豪小姐姐這個稱號退休了,你們只有一個土豪小哥哥。”姬彩衣坐在一塊木板上,笑得像個馬上十七歲的少女。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以后……還是你來做隊長吧!”

  “又想騙我是吧?我不做,隊長就是你。”白牧野瞥了一眼劉志遠。

  “行,活我來干,但咱們團隊的精神領袖,只能是你!”劉志遠的語氣中充滿不容辯駁的味道。

  白牧野笑著搖搖頭,隊長也好,精神領袖也好,他都不是很在意,他只喜歡學習。

  這張獸皮卷的價值很高,這上不但記錄了很多關于神族的隱秘知識,還有一些神族的小神通。

  應該是那家伙無聊時候隨手寫上去的。

  幾個人試了一下,絕大多數神通他們都是沒辦法學習的,但有一個,卻是他們都可以學的。

  那是一段咒語,專門用來開啟次元空間之門的。

  不過除了白牧野之外,其他幾個人念誦得都不算標準,畢竟他們并不熟悉神族文字。

  另外開啟空間門需要很強的精神力量,所以念誦咒語雖然會生出感應,但真正能打開次元空間之門的,卻只有小白一個。

  但這已經足夠了!

  也不知道這種咒語是通用的,還是只對這里有用,如果是通用的,那就厲害了!

  以后不管什么樣的次元空間,全都可以進出自如。

  滅掉這個神族的第五天。

  一群人終于決定離開。

  這五天當中,他們擊殺了大量空間生靈,收集了大量符篆材料,對白牧野來說,這些東西比靈珠更有價值。

  他隨便跟幾個人說了一下某些稀缺材料的價格之后,幾個人也全都激動了,打起這些次元生靈比他還來勁兒。

  大家的背包就那么大,也裝不了太多,挑最有價值的裝滿之后,留在這里的意義就沒有了。

  隨著白牧野一段精準的咒語,一道空間之門,出現在他面前。

  白牧野率先一步邁出,眼前一片荒涼。

  地宮第六層空間那斷壁殘垣的景象再次出現在他面前。

  白牧野長出一口氣,果然,還是在第六層空間!

  接著,姬彩衣、劉志遠、司音和單谷幾人相繼從空間門中走出。

  “真是太神奇了!白哥,你快試試,把這道空間之門關閉以后,還能不能在這里打開?”單谷一臉好奇的看著白牧野。

  開啟空間之門對精神力的消耗很大,如果是被封印的時候,估計他那不到四十點的精神力只夠開啟一次,而且維持的時間也是很短。

  但現在,對白牧野來說,開啟空間之門的這些消耗,完全是可以承受的。

  實在不行,奶自己一張精神力補充符就是了。

  他先關掉了這道空間之門,隨后,在心中默默念誦次元空間門的開啟咒語,一道門戶……就這樣出現在他眼前。

  “我進去看看!”單谷一邊說,一邊往空間門方向走去,“千萬別關門啊……”

  幾人全都啼笑皆非。

  單谷身影消失之后,過了一會兒,又再度出現。

  一臉驚喜的看著白牧野:“這個真是太好玩了!”

  “好玩個屁,你知道開啟一次需要消耗多少精神力嗎?”白牧野說道:“我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那些開放的次元空間要收門票了……”

  單谷眨眨眼:“這么說來,懂得這道咒語的人豈不是有很多?”

  “不對!不是這樣的!很多開放的次元空間,門是常年開啟的。雖然不清楚是什么力量在支撐著,但絕不是我們想的那樣。”姬彩衣在一旁糾正道。

  “對,而且很多次元空間,并沒有符篆師常年守在門口的。”劉志遠在一旁說道。

  “或許,是帝國研制出的其他辦法,代替了那道咒語。”司音在一旁猜測道。

  就在這時,荒涼的第六層空間遠方,泛起一道滾滾濃煙,像是有什么東西,正沿著一條直線,高速往他們這邊沖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