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不給揉,不給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瞅瞅你那鬼樣子,嘚瑟啥玩意兒?”一個特別好聽的小哥哥的聲音傳來。

  接著,一張控制符,打在了司音身上。

  接著便是第二張、第三張……

  來不及畫宗師級的控制符,之前那些時間都短,還得靠量。

  “好了妹妹,你的表現已經足夠優秀了!好好休息下。”白牧野從司音身邊走過,一只手輕輕揉了揉被控住的司音頭發,給揉亂。

  大步走出的白牧野帶著一身超強的氣場,十幾張符篆圍繞著他的身體上下翻飛!

  就這些符!

  白牧野抬腿就是一腳。

  大長腿高高抬起,踹向藍衣青年的臉。

  啪唧!

  藍衣青年臉上出現一個四十三碼的大腳印。

  但有點尷尬的是,沒踹動。腳也有點疼。

  好吧,人家好歹也是宗師級體魄呢。

  白牧野凝聚精神力,一張劍符瞬間拍出去!

  劍符化作利劍,狠狠斬過去。

  盡管符還是那些初級符,可一個初級符篆師使用,跟一個宗師使用,那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咔嚓!

  劍符斬在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藍衣青年肩頭,一道清脆動聽的骨頭碎裂聲音——

  就像殺豬刀剁在大棒骨上的聲音。

  刀起刀落之間,甚至能讓人幻想到煮熟的大棒骨的香味兒。

  再來一點蒜泥……嘖!

  真香!

  藍衣青年的一條手臂被白牧野直接砍了下來。

  那里……成了一道虛影。

  臥槽?

  又一張控制符,在藍衣青年臉上炸開。

  看著他目眥盡裂的眼神。

  真好。

  白牧野露出一個特別帥氣的微笑,又激活一張劍符,一劍將藍衣青年的腦袋劈成兩半。

  嘖,腦袋那里,也成了虛影。

  一張靈力補充符,拍在自己身上,白牧野又是一道劍符炸開了!

  這一次,將藍衣青年攔腰斬斷。

  而藍衣青年整個人,也從凝實的身體,再一次成了那道明滅不定的影子。

  手中的繡刀,也在這一刻,哐啷一聲,掉在地上。

  控制符依然死死控著這個幻影族的神族生靈。

  但白牧野手中,也只剩下三張符。

  兩張控制符,一張劍符。

  一咬牙,將劍符激活,斬向這道虛影。

  劍符化成的利劍劃過這道虛影,明顯可以看見,虛影變得更加黯然了。

  原本幽藍的影子,此刻已經變成一道淺藍色的影子。

  然后越來越淡,近乎透明。

  “弄死他!”姬彩衣幾乎用盡力氣,在后面喊道。

  “我也想啊。”白牧野嘆了口氣。

  將近十八年手黑好容易才攢下來的人品,終于讓他真正歐皇一次,那枚靈珠進入到他身體中之后,轉換成了精神力。

  并順利突破精神桎梏——

  好吧,那玩意對小白來說從來不是問題。

  終于沖開那道封印,他現在,已經是一名宗師級符篆師了!

  但他手頭卻沒有宗師級的符篆。

  能把這幻影族的生靈打到這種地步,也是因為之前對方心思都在司小音身上,忽略了他這個恐怖的大符篆師!

  那些控制符,等級都不高,持續的時間都很短。

  時效一過,這道已經變得很淡很淡的影子口中發出憤怒無比的咆哮:“人類,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白牧野:呵呵噠。

  這幻影族生靈做夢都沒想到這群人當中竟然還藏著一只精神力如此恐怖的人類,哪怕是在當年那場大戰當中,他也從未見過如此年輕,精神力就高到這種地步的人類符篆師。

  簡直就是個妖孽!

  這樣的存在,就算神族里面也幾乎找不出來啊!

  影子飄起來,朝著山頂一溜煙飛走了。

  白牧野長出一口氣,轉頭看向司音。

  司音經過幾張控符的控制,血液當中那股洶涌澎湃的力量已經漸漸平靜下來。

  整個人也變得有些虛弱,但她這一次,卻成功突破到了八級!

  這對整個團隊來說,都將是一個振奮人心的重大利好消息。

  “你們等著。”白牧野再次坐下,開始畫符。

  這一次,他筆走龍蛇,畫符的速度跟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什么叫天才?這就是了……突破封印之后,竟然直接適應了高級符篆師的畫符方式……白哥真牛逼,威武霸氣!”單谷整個人都有了精神,就連身體中那劇烈的痛苦,都有些感受不到了。

  高級符篆師?

  哦,對了,我跟他們說,我精神力是兩百多……

  嗯,對,就是兩百多。

  超級天才跟妖孽還是有區別的。

  兩百多挺好的,免得嚇到人。

  白牧野心無旁騖地在那畫符。

  轉眼間,四張靈力補充符,四張治療符畫完。

  隨后,八張符,分別拍在四人身上。

  “我感覺我一下子充滿了力量,這就是高級符篆的感覺嗎?”單谷從地上爬起來,感受著自己的身體,一臉震驚的看著白牧野:“白哥,你這什么符?怎么除了靈力全部都漲回來之外,我的傷勢竟然也幾乎全部恢復了?”

  “哦,不入流的治療符。”白牧野一邊說,一邊繼續畫符。

  那幻影族的生靈并沒有死!

  沒人知道他是否還有什么后手,所以哪怕封印被沖開,也不能掉以輕心。

  宗師級的符篆師畫符是什么樣子的?

  更帥了!

  比他在黑域時候更帥!

  那種精神合一,畫符如同呼吸的感覺,實在太美好。

  四個傷勢幾乎全部恢復的小伙伴一臉呆滯的圍在他身邊,看著白牧野一手取材料,一手飛快畫符,全都看傻了眼。

  關鍵他一邊畫符,一邊還有一句沒一句的跟幾個人說話!

  這特么還是人嗎?

  這就是高級符篆師的能力嗎?

  好像之前聽李敏說過,她做不到這樣吧?

  單谷默默出去撿箭去了。

  姬彩衣拉著司音到一旁低聲詢問她此刻的狀態。

  劉志遠也出去陪單谷一起撿箭。

  沒法看了。

  再看下去,他們怕自己被打擊得當場退團。

  如果四個人全都退團的話,豈不是等于把小白給踢了?

  現在的情況是他們踢了自己都不會踢小白。

  這家伙真的是太變態了!

  沒有了打擾,白牧野畫符的速度更快了。

  精神力封印沖開之后,宗師級的白·帥·聰明·才華橫溢·天賦滿值·牧野腦子里,一下子多出了不計其數的符篆術!

  整個符篆師寶典當中,幾乎絕大多數的符篆術,都爭先恐后地往出冒。

  似乎還在吶喊著:選我選我選我!

  除了那些宗師級符篆師也沒辦法掌握的禁術之外,其他盡在腦海當中!

  這,才叫真正的全系符篆師!

  白牧野用事先早已經準備好的材料,不斷畫著同一種符。

  掌握的符篆術多,證明可選擇性多,不代表他都要畫出來。

  要畫也得畫他目前擅長的東西。

  狂雷符!

  這種符篆,他在黑域中已經將它練到接近下品品質。

  如今他身上的材料,大概能支持他制作十張左右的狂雷符。

  當這些狂雷符都畫完之后,他的狂雷符品質,應該就可以達到下品了!

  幻影族這種生靈,在整個神族的序列當中,談不上有多強,但地位卻不低,是相當難纏的一個種族,特別不容易對付。

  可這也得分他面對的是什么!

  如果是一個靈戰士,除非是能在境界上死死壓制他的人,有希望擊敗他。

  否則的話,就像白牧野剛剛對他出手,哪怕把他身上的顏色都打沒了,都快要給打成透明的了,卻依然很難打死他。

  關鍵時刻,人家還特么會飄走!

  打不過就飛,著實令人感到惱火。

  白牧野現在也能制作飛行符,但一來他沒材料,二來沒飛過,飛不好再一頭栽下去,摔個好歹不說,也影響帥氣。

  當他成功制作出九張狂雷符后,不得不有些遺憾的停手,因為用來制作狂雷符的墨不夠了。

  隨后,他又坐在那,制作了大量宗師級的上品符篆——

  精神力補充符、靈力補充符、被動激活防御符、速度符、敏捷符。

  整整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那幻影族的生靈也沒出現,姬彩衣幾個人都堵在洞口,守護在那里。

  當白牧野畫好最后一張符之后,往自己身上奶了一張精神力補充符。

  持久!

  量大!

  這才是真正的奶!

  畢竟不是所有的符,都是宗師制造。

  “走。”白牧野神采奕奕地看著一群伙伴。

  “嘿。”姬彩衣一只手搭在白牧野肩上,挑了挑眉毛:“小白。”

  “嗯?”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著姬彩衣。

  “以后我們是不是就特別牛了?”姬彩衣問道。

  “需要謙虛一點嗎?”白牧野看了一眼姬彩衣手臂上的血跡。

  “我覺得不需要。”姬彩衣臉上笑容燦爛,拍拍自己胳膊受傷部位,略微皺了皺兩條漂亮的黛眉:“已經不疼了。”

  “不需要謙虛么?”白牧野沉吟片刻,笑著道:“咱們以后會屌炸天!”

  這一刻,單谷、司音、劉志遠和姬彩衣四人臉上,全都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盡管危機尚未解除,但他們的隊友,卻已經成了真正的強者!

  未來,誰怕?

  山頂。

  那間小木屋里面,那道已經淡得不成樣子的影子一回來,便發瘋似的在那尋找著什么。

  很快,他找出來一把青色的珠子。

  這是他這么多年來,被困在地下遺跡的收獲。

  一共十二枚下品靈珠!

  “你們這群該死的人類,我會讓你們明白,惹怒一個神族的下場是什么!”

  影子一邊說,一邊開始瘋狂的吸收著這些珠子里面的能量。

  他的身影,再度開始漸漸凝實起來。

  兩個多小時過去,這顆珠子里面的能量,終于被他徹底吸干。

  “好浪費!”

  再次變成藍衣青年的幻影族生靈喃喃自語。

  他的實力,再次回到宗師境界,接著,他又開始了第二顆珠子的吸收。

  得吸干凈五顆滿滿的下品靈珠,他的境界才會恢復到巔峰級宗師的水準。

  但那群人隨時都有可能會過來。

  他必須要抓緊一切時間。

  三個小時之后,藍衣青年體內的靈力值已經達到六百!

  但就在這時候,藍衣青年心生警兆,整個人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一旁閃去。

  一道閃電,從天而降!

  轟隆!

  一聲霹靂。

  這道閃電直接將山頂那精致的小木屋劈得粉碎。

  藍衣青年無比狼狽的向后倒退而去。

  一支討厭的箭突如其來。

  這種攻擊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么意義,抬手就是巴掌,將這支箭拍飛。

  一張控制符直接在他臉上炸開。

  宗師級的控制符,效果完全不一樣。藍衣青年幾乎一下就感覺到不對勁。

  這是一個宗師級的符篆師!

  藍衣青年驚怒交加,想要說點什么,卻是口不能言。

  姬彩衣身形如同一道幻影,手中兩把暗月之刃割向藍衣青年的喉嚨。

  劃出一道深深傷口,有藍色的血液流淌出來,但卻并未能夠割斷這藍衣青年喉嚨。

  劉志遠掄起狂龍劍,一記風雷斬劈下來。

  劈在藍衣青年的頭上。

  司音跳躍起來,手中裂天錘緊隨劉志遠那一劍之后,狠狠砸在藍衣青年的頭上。

  發出一聲巨響。

  八級靈戰士的力量,竟然都沒能砸碎這藍衣青年的腦袋。

  但他也被砸蒙了。

  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樣子。

  就在這時,白牧野微笑著:“在一個厲害的符篆師面前,哪有你這種虛弱到極致的神族囂張的份兒?”

  再次激活一張狂雷符。

  咔嚓!

  一道閃電,從天空中劈下。

  這神族分支幻影族生靈化身的藍衣青年當場就被劈碎了肉身。

  同時身體也化作一道青煙,消失得無影無蹤。

  幾個小伙伴全都一臉呆滯。

  這是給打死了?

  還是又打跑了?

  白牧野的精神力是牢牢鎖定這藍衣青年的,所以心里面很清楚,這個家伙,被自己狂雷符給生生劈死了!

  “是那只豎眼!”單谷一眼看見了藍衣青年留在地上的那一枚豎眼,走過去撿起來,拿在手上反復觀察:“這就是神族之寶嗎?”

  劉志遠在一旁道:“他死了!”

  姬彩衣眼中露出興奮之色,道:“只有死了的神族,才會留下神族之寶!”

  “我們贏了?”司音拎著裂天錘,精致的小臉上,表情特別萌。

  “我們干掉了一個神族?”單谷手里面拿著那顏色黯淡的紅寶石一樣的神族豎眼,依然有些難以置信。

  隨后,這群人一起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則轉回身,看向剛剛被一道狂雷符披散的精致小木屋那里。

  他強大的精神力,跟那地方的一些東西產生了共鳴。

  “那里有好東西。”白牧野說道。

  單谷嗖的一下就沖了過去,下一刻,單谷忍不住仰天大笑:“白哥,我們這次……真的發了!”

  下品靈珠,整整十一顆!

  之前被這藍衣青年用掉了一顆,第二顆他只吸收了一半左右,看上去顏色有些暗淡。但剩下的那另外十顆下品靈珠,一個個顏色飽滿,一看就是幾乎滿值的真正至寶!

  姬彩衣跟劉志遠和司音也都圍過去,看著那里靜靜放著的十一顆下品靈珠,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他們之前費盡千辛萬苦,才從這地宮里面找到了兩顆下品靈珠。

  就為這,還遭到追殺,差點全軍覆沒。

  如果當時不是遇到彭宗師和孔宗師那群人,他們也只能逃向第六層,而失去兩個宗師和兩個九級戰士的幫助,他們在第六層肯定舉步維艱。

  到現在他們都不敢把身上有下品靈珠的事情說出去。

  哪怕他們都覺得彭宗師那群人是好人。

  可財帛動人心,千萬不要輕易嘗試去考驗人性。

  尤其是下品靈珠這種沒辦法用金錢來衡量的寶物,對宗師簡直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萬一被人知道,起了心思,他們又將如何抵抗?

  這次落入到次元空間,雖然有著少年熱血和不服輸的心性,但內心深處,誰不惶恐?

  就連一直看著特別淡定的白牧野,也不過是強壯鎮定!

  不然能怎么樣?

  大家一起哭著找媽媽?

  白牧野抬起頭,臉上露出一個微笑:“感謝彭宗師,感謝孔宗師,感謝他們送給我的那顆寒冰巨鱷靈珠。”

  其他幾人微微一怔,隨即想到白牧野當時就是吞了那顆寒冰巨鱷靈珠之后才突破的封印。

  “咱們,要不要送那兩位宗師兩顆下品靈珠?”姬彩衣猶豫著看向白牧野。

  “你們同意嗎?”白牧野看著幾個人。

  “同意。”姬彩衣毫不猶豫的點頭,“沒有他們的幫忙,或許就沒有你的突破。”

  “同意,這種事情沒什么好說的,我現在甚至對飛仙大學有了很濃厚的興趣。”單谷說道。

  “我也同意。”司音在一旁聲音輕柔地道:“其實都怪我……”

  姬彩衣將司音摟過來,用手揉了揉司音的頭發:“怪你什么?我們干掉了一個神族!一個真正的神族!我們收獲了十一,不對,十三顆下品靈珠!我們每一個人都得到了不可思議的成長!你的小白哥哥,終于突破了封印,成了高級符篆師!我們愛你還來不及……mua!”

  姬彩衣說著,照著司音精致的小臉狠狠親了一口。

  “呀!”

  司音一把推開姬彩衣,臉紅得跟個大蘋果似的,一雙大眼睛奶兇奶兇的去瞪姬彩衣,簡直萌到炸。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我也同意,但是……需要注意方式。”

  白牧野點點頭:“我明白,到時候我就說,我們得到了六顆。”

  “要說那么多嗎?”姬彩衣道。

  “要的。”劉志遠點點頭,道:“小白非常聰明。”

  “我也很聰明呀!”姬彩衣用手撓頭,“讓我想想,我肯定能想到原因的。”

  “小白哥的意思應該是回頭我們都會使用下品靈珠來進行突破吧……”司音一邊整理著自己被揉亂的頭發,一邊小聲說道。

  “我想到了……司小音,我也想到了!”姬彩衣癟著嘴,無奈的看了一眼司音。

  讓你揉我頭發還偷親我!

  司音心里有點小得意。

  “不過,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就要用靈珠來提升實力?那也太浪費了!沒必要!”單谷在一旁看著白牧野,認真地道:“還有啊白哥,雖然不知道你這次究竟花了多少錢來買符篆材料,但想來肯定是個天文數字,如果沒有你……”

  “要那么俗氣嗎?”白牧野微笑著:“我對錢其實最沒概念。”

  真的嗎?

  幾個小伙伴都斜眼看著他。

  “算了我不俗氣了,我是真想要啊!但現在肯定不能輕易使用它們,太浪費。”單谷眉開眼笑的蹲在地上,眼睛都快掉進那些青色的下品靈珠里面去了。

  “這些下品靈珠,小白來分配吧。”劉志遠看著白牧野:“我也拒絕不了這種誘惑,所以就不虛偽了。”

  “老劉你不厚道,你說我虛偽?”單谷瞥了一眼劉志遠。

  劉志遠哈哈笑道:“你那不是虛偽,是矯情!”

  “嘖,我居然被你說矯情……”單谷一臉無語。

  團隊當中,他一直覺得最矯情的人,是老劉啊!不過想想剛剛的表現,是有那么一點矯情,被嘲諷也活該。

  “行,我來分配。”白牧野笑著點點頭,“彩衣,你先把它們收起來。”

  姬彩衣小心翼翼地將十一顆下品靈珠都收到自己的儲物戒指里,頓時有種底氣十足,足到爆棚的感覺。

  這才是真·土豪小姐姐吧?

  “我現在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有錢人。”她幽幽道。

  “算上之前那兩顆,咱們現在一共有十三顆下品靈珠,品相完好的,有十一顆。還有兩顆品相相對一般的,咱們也沒有檢測儀器,沒辦法檢測出里面的靈力含量。我覺得,這兩顆,咱們可以先用掉。”

  白牧野看著幾個伙伴:“咱們現在,還不知道怎么離開這里呢,這地方也還有不少次元生物。回頭咱們出去之后,外面同樣未必一帆風順。所以,必要的戰力,還是要提升一下的。”

  劉志遠點點頭,說道:“我建議給司音和單谷。”

  司音一臉呆萌,小手連連搖擺:“不不不,我都八級了,我不要,給他們……”

  “你都八級了?”姬彩衣一臉呆滯的看著司音。

  劉志遠跟單谷也全都一臉震撼。

  他們知道司音剛剛肯定突破了,最后跟幻影族藍衣青年那幾下對轟簡直驚天動地。

  可誰敢去想司音已經八級了啊!

  “嗯,是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八級了……”司音有點不好意思一臉難為情的樣。

  “行了,你別說了,我有點心累,過來讓我揉揉腦袋掐掐臉。”姬彩衣嘆著氣瞪著司音。

  司音連忙往后退了兩步,又覺得自己現在已經比她厲害,不必怕她。

  于是又小心翼翼的走回來,氣哼哼道:“不給揉,不給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