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六章 爆發的司小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山洞里,除了白牧野之外的所有人,全都向外看去。

  一道幽藍的影子,明滅不定的站在洞口處,手中拎著一把銹跡斑斑的刀,口中發出的森冷笑聲令人感到頭皮發麻。

  司音嚇得瞬間躲到姬彩衣身后,差點連裂天錘都給扔掉。

  “擋住他。”白牧野一邊畫符,一邊頭也不抬的道。

  單谷一箭射向這道幽藍影子。

  一聲金鐵交加的脆響,單谷這支箭被擊飛。

  嗖嗖嗖嗖……!

  單谷的箭又狠又快,轉眼間就是七八支箭接連射出。

  叮叮叮叮……!

  一連串金屬相撞聲音傳來,單谷射出去的這些箭全都被擊飛。

  他們甚至沒有看清楚這道幽藍影子是如何出手的。

  在單谷出手的瞬間,劉志遠猛然間掄起狂龍劍,狠狠斬過去。

  風雷斬發出雷鳴般的轟鳴,劈向這道幽藍身影。

  雖然之前就已經受傷,但在這一刻,劉志遠依然用盡了全力。

  一聲巨響。

  劉志遠身上那枚被動激活防御符爆發出一道強大屏障,同時激活不動如山的效果。

  但這道幽藍影子力量實在太大了,盡管劉志遠沒有再次受傷,但也根本沒能力再斬出一劍。

  接著,就在被動激活防御符作用消失的一瞬間,那道幽藍影子再次出手!

  手中銹跡斑斑的刀劈向劉志遠頭顱!

  就在此時,一直沒動的姬彩衣突然動了。

  她手中兩把暗月之刃綻放出冰冷光華,刺向這道幽藍影子的腰部。

  幽藍影子手中銹刀轉向姬彩衣。

  姬彩衣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也被激活。

  劉志遠順勢一劍刺出。

  幽藍影子往后一飄,退了幾步。

  那雙明滅不定的眼睛盯著山洞里面的幾個人,最后轉向躲在角落的司音,他的目光定住,然后發出一道極度冰冷的笑聲:“嘿嘿,就是這個味道……血脈的力量,真好!”

  說著,這幽藍影子還伸出舌頭,在自己的嘴唇邊舔了一圈。

  劉志遠感覺身體中血氣一陣翻涌,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

  對方的實力,遠超他們想象。

  剛剛雖然擋住了一波攻擊,但說實話,如果身上沒有被動激活防御符,山洞已經被攻破了。

  單谷再次射出五支箭!

  他身上的箭已經不多了,不敢浪費,可問題是,就算不浪費,他也沒辦法射中這幽藍影子。

  叮叮叮叮叮!

  又是五道金屬相撞的聲音傳來。

  單谷射出去的五支箭再次被擊飛!

  但姬彩衣跟劉志遠也利用這個機會,再次對幽藍影子發起了一波攻擊。

  小伙伴們相互之間的默契早已經形成一種本能。

  單谷騷擾,他們展開攻擊。

  如果對手是跟他們實力差不多,或者只比他們高出一截的話,這種攻擊方式,絕對可以讓對方應接不暇。

  可這道幽藍影子,是一個曾經實力無比強大的神族!

  哪怕被困在這地方六千年,他的實力也絕非這幾個人能比的!

  “你們都要成為我的糧食。”幽藍影子說著,他那明滅不定的身形,漸漸開始凝實。

  片刻之后,一個玉樹臨風的藍衣青年,出現在他們面前。

  這青年相貌幾位英俊,劍眉星目,披散著頭發,眉心處還生著一直暗紅色的豎眼。

  只是這豎眼看上去像是失去了光澤,如同一塊黯淡的紅寶石。

  一支箭,射向他的眼睛!

  藍衣青年揮動手中銹刀,狠狠斬向那支箭。

  劉志遠的風雷斬再次施展出來,瘋狂斬向這藍衣人的一條胳膊。

  姬彩衣施展出幽靈閃現,沖向藍衣人,再次試圖攻擊對方的腰腹。

  藍衣青年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手中銹刀一揮。

  劉志遠狂噴鮮血,跌跌撞撞向后退去,姬彩衣的身影瞬間爆退,但手臂之上,卻被劃開一道傷口。

  鮮血瞬間流淌出來。

  就在這時,五六張符篆瞬間飛出!

  它們在空中劃著弧線,每一張符篆都靈動無比。

  速度也是快到不可思議!

  控制、遲緩、劇毒!

  每一種符篆兩張!

  藍衣青年目光一凝,揮動手中銹刀狠狠斬向這些符篆。

  他的刀快到不可思議!

  在場沒有人能看清楚他出刀的軌跡。

  但這藍衣青年明顯是認真了!

  因為他的刀上,竟出現了一層淡淡的白光!

  那白光接觸到符篆之后,符篆自行激活。

  被這白光中所蘊含的力量,紛紛攪碎。

  白牧野心中微微一沉,說道:“攔住他,給我點時間!”

  從剛剛開始畫符,到他飛出去六張符篆再次逼退藍衣青年,一直到現在,他始終沒有停止畫符。

  在這過程中,竟然還在跟這些人交流!

  這不是一心二用,這是一心多用!

  藍衣青年站在洞外,一雙眼中綻放出一抹亮色,喃喃道:“我竟然看走了眼,沒發現這里原來還有一只……”

  “攔住他。”白牧野無動于衷,一邊畫幅,一邊從身上取出彭宗師跟孔宗師之前給他的那枚從寒冰巨鱷身上得到的靈珠,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下。

  他在賭!

  因為這種靈珠,是純粹的能量體,沒有人敢保證服用它之后,增長的究竟是靈力還是精神力。

  換言之,這種強大生物身上凝結出的寶物,靈戰士也能用,符篆師也可以。

  可它并非是靈戰士用了就漲靈力,符篆師用了就漲精神力的。

  究竟漲什么,根本沒人知道。

  就跟開箱子似的,沒有人知道究竟能開出什么東西來。

  賊刺激。

  白牧野在服用這顆珠子的時候,那藍衣青年微微一怔,隨即道:“那寒冰巨鱷竟然被你們給殺了?那是我培養了很多年的小寵物,原本打算留著自己用的!正好,你吞了它的靈珠,我吞了你……很公平!”

  藍衣青年揮動手中綻放著白光的繡刀,再一次沖了上來。

  劉志遠已經身負重傷,無力抵擋。

  單谷咬著牙,連珠箭瘋狂射出去。

  但沒用!

  他的這些箭,根本無法射中這藍衣青年。

  這時候,姬彩衣突然發出一聲大喝,身上爆發出一股雄渾氣息。

  關鍵時刻,她使用了一件用來保命的寶物!

  這東西可以在短時間內,將自身實力提升百分之三十。

  最多能堅持五分鐘,五分鐘一過,整個會變得十分虛弱。

  但這種時候,根本顧不上那些了。

  哐哐哐!

  姬彩衣一個刺客,擋在山洞門口,竟然硬生生跟這藍衣青年拼了七八招。

  就在她即將不支的瞬間——

  一張防御符拍在她身上。

  接著,敏捷、力量、耐力、速度、靈力補充……一共五張符,再次在她身上炸開。

  依然沒有停止畫符的白牧野微微皺起了眉頭。

  然后面無表情的往自己身上拍了兩張精神力補充符。

  一只手……接著畫!

  他此刻正在畫的,是爆裂法陣符。

  “白哥,奶我一下!”單谷在一旁喊道。

  一張力量符,拍在單谷身上。

  單谷手中后羿弓幾乎被他拉滿,然后一支箭狠狠射出!

  當這一聲凄厲的破空聲響起瞬間,那支箭,已經射到藍衣青年的面前。

  但卻在他眉心處大概五公分處懸停不動了!

  姬彩衣兩把暗月之刃,終于刺在這藍衣青年腰間。

  刀只刺進去不到一公分。

  隨后便像是刺在一面銅墻鐵壁之上,無法前進分毫。

  藍衣青年面無表情的抬起腳,一腳踹在姬彩衣肚子上,將還在跟手中刀較勁,試圖刺進他身體的姬彩衣踹飛出去。

  姬彩衣狠狠撞擊在洞穴深處的石壁上,身子軟軟滑落下來,嘴里吐出一口鮮血。

  單谷隨后接連射出三十多支箭!

  整個人也如同瘋了一樣,根本不顧自己是否會拉上手臂,是否會透支。

  這三十多支箭,終于再次將藍衣青年逼退。

  他不斷揮動手中綻放白光的銹刀,身子接連后退。

  但還是有一支箭,插在了他肩頭。

  藍衣青年發出一聲悶哼。

  終于,所有箭矢都沒了。

  藍衣青年側側腦袋,看了一眼插在肩頭這支箭。

  又用手摸了一把腰間那兩道正在流血的傷口。

  他的手中,有藍色血液。

  那張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露出一抹猙獰。

  “連如此弱小的人類都能傷害到我了嗎?還真是……太虛弱了呢!用你們人類的話說就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再次往洞穴這里走過來:“不過,你們人類還說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虎死不倒威……我就算實力不足當年的千百分之一,也不是你們這群弱小的人類能比的!”

  “你們,只能成為我的血……”

  他話沒說完,從山洞里面猛然間飛出十幾張符篆!

  繞著他,瞬間爆開!

  轟隆隆!

  山洞外面,如同爆發了劇烈地震一般。

  簡直地動山搖!

  白牧野的爆裂法陣,終于進入初級中品了!

  威力比之前更勝一籌。

  哪怕這藍衣青年有著宗師的境界,但在爆裂法陣的攻擊之下,依然受了傷。

  一大口藍色血液從他口中噴出,身上也被炸得破破爛爛。

  之前玉樹臨風的英俊外表,也變得灰頭土臉,看上去特別狼狽。

  嗖嗖嗖!

  三支箭——最后三支箭!

  瘋狂的射向這藍衣青年。

  神族怎么了?

  宗師了不起么?

  單谷的內心深處,爆發出一股從未有過的強烈信念。

  他的精神,也從未有過今天這樣專注。

  這三支箭,幾乎是他從小到大,迄今以來射出的最有威脅的三支箭!

  藍衣青年揮動手中綻放白光的繡刀,試圖將這三支箭擊飛!

  但這三支箭,竟然像是活物一般,速度奇快,又無比靈活。在即將到他面前的瞬間,竟然出現了大角度的方向變化。

  這種攻擊,著實令人感到驚艷!

  一支箭插在藍衣青年的大腿上,另一支箭,插在他肩頭,還有一支箭,貼著他的臉頰飛過。

  將藍衣青年的臉,刮出一道深深的血痕,甚至有鮮血滲出來。

  你找死!

  藍衣青年身子一抖。

  插在他身上的箭瞬間被崩飛。

  他的身上,也綻放出璀璨奪目的藍色光芒,所有傷勢,竟然在這一瞬間全部恢復了!

  這也是神族獨有的神通之一,通過燃燒自身的能量,恢復身體的傷勢,并在短時間,讓自己的狀態恢復到最佳。

  恢復了狀態的藍衣青年咆哮著,瘋狂沖向山洞這邊。

  姬彩衣跟劉志遠,都已經無力再戰。

  單谷連箭都沒了。

  白牧野也停止了畫符,正緊閉著雙眼,不知在干什么。

  司音兩只小手,抓著裂天錘的錘柄,身體都在微微哆嗦著。

  司音,不怕,你能行的!

  現在全靠你了!

  如果你也倒下了,大家就全完了!

  你一定要站出來!

  這種時候,你還在恐懼什么?

  能不能不要抖啊!

  單谷目光兇狠的盯著藍衣青年,往一旁吐了口吐沫,左手拎著后羿弓,站起身,右手撥了一下灰白的長發。

  然后,義無反顧的朝著洞口走過去。

  司音哆哆嗦嗦站起身,道:“單哥,你,你躲開!”

  單谷壓根就沒理她。

  這種時候,司音就算有膽量上,又能怎么樣?

  她一個只有區區五級的靈戰士,能頂什么用?

  還不如他這個六級靈戰士擋在前面。

  雖然不清楚小白到底在干什么,但到了這種時候,無論小白在干什么,都不重要了。

  擋住了,就能多活一會,擋不住,現在就死。

  死……?

  說真的,這群小伙伴們,沒人想過!

  雖然他們在虛擬世界中曾無數次面對過生死,雖然這次地宮之行,他們也經歷過生死。

  但要說距離死亡如此之近,這還是第一次。

  之前哪怕面對那個獨眼宗師,也只是無比的危急。

  看著幾乎要走進來的藍衣青年,單谷猛然間掄起手中的后羿弓,朝著對方瘋狂抽過去。

  一聲巨響。

  單谷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被激活了。

  不動如山的效果讓他站在原地沒動,然后他便看著那把生銹的刀,距離他的眉心只有十幾公分!

  被一股無形力量擋住。

  是防御符!

  電光石火間,單谷頭一偏,然后再次掄起手中后羿弓,抽向這藍衣青年。

  被動激活的防御符,時效很短,不足三秒鐘。

  整個過程也快到令人難以回過神來。

  當防御符失效的一瞬間,對方的繡刀狠狠砍向單谷的脖子。

  單谷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我真的要死了!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猛然間在單谷耳畔響起。

  接著單谷的身體就飛了出去。

  是那把繡刀被司音裂天錘擋住之后,那藍衣青年飛起來的一腳,將單谷給踢飛的!

  單谷口中噴血,同樣撞在洞穴深處的石壁之上,當場就昏死過去。

  “若不是死的不好吃,你們以為自己還能活著?”藍衣青年看著如同一頭奶兇奶兇的小豹子似的司音,笑吟吟地說道。

  司音在沖上來那一瞬間,渾身都在顫抖著。

  但在用裂天錘擋住藍衣青年砍向單谷那一刀之后,那種致命的緊張和心中的懦弱,像是隨著一聲巨響,煙消云散一般。

  戰斗,似乎不過如此呢?

  司音不知道的是,在她瘋狂的一擊之后,她看不見的身體內部,無數條血管當中,原本正常速度流動的血液,驟然間加快了速度!

  而且,越來越快!

  在熱血的刺激之下,她完全忘記了恐懼為何物。

  看向藍衣青年就像是看著虛擬世界里面的小惡魔一樣!

  她掄起手中的裂天錘,狠狠一錘子砸過去!

  轟隆!

  錘子跟綻放著白光的繡刀撞擊在一起,發出劇烈聲響。

  讓藍衣青年感到震驚的是,這個境界明顯不如其他人的小姑娘,竟然讓他有種不好招架的感覺。

  這時候,司音的第二錘又砸了過來。

  那張精致的小臉上,兇到無以復加。

  眼神就像是第一次走出巢穴,盯著獵物的小豹子,雖然奶里奶氣,卻同樣兇猛異常。

  一聲聲巨響,就在山洞口這里爆發出來。

  就連原本已經昏厥過去的單谷都給震醒了。

  跟姬彩衣和劉志遠一起,目瞪口呆地看著突然間爆發的司音。

  “司音她這是……這是覺醒了?”單谷吃驚問道,都忘記了身上傳來的劇痛。

  “是覺醒了……如果這時候她還不覺醒,那她才是真的沒希望了。”姬彩衣想要露出一個笑容,但卻沒辦法笑出來,身上的劇痛太強烈了,讓她連動彈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她努力想要看向白牧野這邊,想要看看白牧野怎么樣了,都很難做到。

  “小白他……”她問身邊劉志遠。

  “他好像……想要沖開封印。”劉志遠艱難地道。

  白牧野依然靜靜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他手中甚至還握著符篆筆,符篆筆下一張劍符,剛完成一半。

  “好鮮美的血脈力量,就是這個味道,就是這個味道!”藍衣青年一臉陶醉,無比懷念地道:“太久了……我已經太久沒有嘗過這個滋味了,真的是……太美好了!你就是我離開這里的那把鑰匙!吞噬了你的血脈,我就可以離開這鬼地方,我就可以出去,去吞噬更多你這樣的血脈!哈哈哈哈!”

  藍衣青年狂笑著,他眉心處那枚黯淡的豎眼,在這一刻仿佛都有光芒閃出。

  “你做夢!我不死你就別想進來!”

  司音的聲音又軟又萌,她很想努力做出一副兇巴巴地樣子,但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不會殺你的,我只會吞了你的血脈,我會給你留一點點血脈做種。然后把你帶在身邊,我要養著你,每當你的血脈恢復一次,我便可以吞噬一次!畢竟,你這種血脈天才,數量太稀少了。”

  藍衣青年眉開眼笑地道。

  哐哐哐!

  雙方一直在保持著激烈的戰斗。

  當司音身體中的血脈徹底燃燒起來之后,盡管整個人說話依然軟萌軟萌的,但她出手卻兇狠無比。

  哪怕她血脈力量覺醒也依然不是這藍衣青年的對手,哪怕她被震得五臟六腑都在翻騰嘴角都在流血,但她,卻是一步也沒有后退!

  她的境界,也在不斷向上攀升著!

  她從五級,輕而易舉突破了桎梏,踏入了六級!

  然后再次突破桎梏,踏入了七級!

  當她瘋狂調動身體中那股血脈力量的時候,她的境界,竟然再一次提升——

  突破了七級桎梏,踏入了八級!

  隨著血脈力量不斷覺醒,司音也變得越來越狂暴,整個人處在失控邊緣。

  這是血脈力量覺醒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這也正是寵娃狂魔司音爸一直以來最擔心的事情。

  但這時候的司音,戰力卻是令人感到震撼!

  踏入高級境界之后,她的戰力愈發恐怖,竟然能跟有著宗師實力的藍衣青年打個勢均力敵。

  對面的藍衣青年,臉上那燦爛笑容隨著司音的變化而露出震驚之色。

  然后,他一臉狂喜地道:“哈哈,你竟然……是這種血脈?真是想不到哇!在這里居然會遇到......什么叫驚喜?什么叫意外?什么叫驚喜交加?這就是啊!哈哈哈哈,數千年的封困……老子認了!”

  一股可怕力量,驟然間自他眉心處那枚如同黯淡紅寶石般的豎眼中,洶涌而出!

  如果說一開始他是因為感知到司音血脈中的力量才將她拉入這個次元空間,那么現在,他為自己的這個決定瘋狂點贊。

  否極泰來,就在眼前!

  這個漂亮的人類少女,簡直就是他最大的福星!

  “小姑娘,給我過來吧!”

  隨著藍衣青年的一聲咆哮,幾乎剎那間,他眉心爆發出的力量,向著司音洶涌而去,眼看著就要將司音給淹沒。

  就在此時,一張符,神出鬼沒,霍地出現,PIA地一下,拍在藍衣青年被劃出一道血痕的臉上。

  然后——

  炸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