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尋求突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情緒低落的李敏跟著彭宗師、孔宗師以及孫飛和冷鐵四人從第五層一路來到第四層入口處,在這里,他們并沒有看見任何人。

  彭宗師和孔宗師倒是發現了一些殘留在這里的痕跡,證明的確曾有人守在這里。

  李敏一直沒說之前他們曾設伏擊殺過對方一名宗師這件事,她還在心里期盼著小白他們都能平安歸來,要說也是讓小白他們說。

  “看來是等不及,提前走了,但我已經知道那些人的身份,等回去之后,一定會找個機會好好跟他們說道說道這件事!”彭宗師皺著眉頭說道。

  孔宗師想了想,說道:“幾個孩子目前下落不明,這件事還是暫時壓下的好。如果他們將來能回來,再去追究也不遲。”

  李敏有些猶豫,他們之前設伏擊殺對方一個宗師這件事,其實很難一直瞞下去。只要回頭彭宗師和孔宗師想追查,就一定能夠查出來。

  孫飛發現李敏似乎想說什么,在一旁問道:“李敏,你有什么話想說嗎?想說就說,我們都是你未來的老師,有什么困難,可以跟我們講。”

  冷鐵點點頭:“對,有什么事情就跟我們說,我們會替你做主!”

  李敏看了幾人一眼,道:“其實,我們雖然是被追殺的一方,但真正吃了大虧的人,是他們。”

  “嗯?”幾個人都是微微一怔。

  李敏道:“那些人想要搶我們的寶物,我們打不過對方兩名宗師還有好幾個高級靈戰士,只能選擇逃走,但他們緊追不舍。于是小白設計,坑殺了對方一名宗師……”

  幾個人全都一臉呆滯,吃驚的看著李敏。

  冷鐵:“什么意思?對方一名宗師被你們殺了?”

  李敏點點頭:“是的……”

  “我……”冷鐵想說什么,但卻發現自己什么都說不出口。

  他看了一眼彭宗師跟孔宗師,眼神里充滿了佩服。

  這兩位飛仙大學的教授可是從一開始就在打小白這群人主意的,而那個時候,他跟孫飛兩人雖然也覺得這群少年很優秀,但卻并不認為他們優秀到可以讓兩個飛仙大學教授如此激動的地步。

  直到后來,面對寒冰巨鱷的時候,小白那群人的表現,令他刮目相看,心里面才認同了兩位教授的做法。

  也是從一刻起,冷鐵才開始特別希望小白這群孩子能夠進入飛仙大學。

  但他就算腦洞再大,也想象不出這群孩子究竟是怎么算計一名宗師的。

  那是宗師,不是一頭豬啊!

  孔宗師看著李敏,沒問她為什么之前不說這種幼稚問題。

  人家雖然是一群孩子,也懂得交淺言深的道理。

  “能說一下過程嗎?”孔宗師溫和的問道。

  李敏想了想,整件事情里面,除了得到下品靈珠這件事不能說之外,好像也沒什么是不能說的。

  于是便將跟那群人是如何相遇,又是如何被對方盯上,再到對方見財起意,不斷追殺他們又被他們設計反殺的過程大概講述了一遍。

  那個財,自然也換成了彩衣之前的說法——儲物戒指。

  眾人聽完,都是一臉驚奇。

  “小白除了符篆術特別有天賦之外,竟然還擅長網絡方面?這個真的是太厲害了!”孫飛一臉震驚。

  身為一個名牌大學的青年講師,孫飛骨子里還是很驕傲的。他是個驕傲但并不自負的人,對真正有才華有天賦的年輕人,有種發自內心的喜愛。

  “嗯,小白發現了對方可以定位到我們,于是開始反向追蹤。在發現他們兵分兩路之后,設下埋伏,通過法陣符圍困,然后我們一起同心協力,殺死了那個可怕的宗師……老師,對不起,我們也不是有意想要隱瞞這件事情,我們只是……”

  “明白,孩子你不用解釋那么多,這件事換做我們,也不會輕易往外去說。但你記住,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你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李敏點點頭。

  孔宗師溫和的說著,然后看著李敏:“如果回頭真有麻煩找上門,你也不用擔心什么,報上飛仙大學名號,然后及時跟我們求援!”

  李敏眼中露出感動之色,看著孔宗師幾人:“謝謝老師。”

  “不用謝,保護自己的學生,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彭宗師擺擺手,說道:“既然如此,對方剩下那幾個人,也未必敢在這里停留多久,畢竟你們這群孩子,并非是一群沒有反抗之力的弱者。”

  “對,那些人應該都已經走了,那這樣的話……老彭?”孔宗師看著彭宗師。

  彭宗師說道:“咱們先離開這里,暫時不動聲色,回頭讓學校給李敏發特殊錄取通知書,只要李敏安全到校,沒人敢跑到咱們那去撒野!等將來幾個孩子真的出來,如果那邊再不依不饒,那就讓他們知道,咱飛大為什么能被稱為名校!”

  隨后,彭宗師和孔宗師帶著一群人,進入第四層,一路不停歇的朝著遺跡外面走去。

  幾個孩子失蹤的事情,應該也瞞不了多久,他們打算先去一趟百花城,跟李敏一起,把具體情況說明一下。

  不管怎樣,也都應該讓他們的家長知道這件事。

  這種意外沒人愿意看到,但既然發生了,也不能隱瞞。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

  張宗師帶著剩下四個年輕人,一臉喪氣地從地下遺跡里出來,所有人都灰頭土臉,身上一點精氣神都沒有。

  這一趟百花城地下遺跡之行,對他們這群人來說,簡直喪到家了!

  張宗師簡單應付了幾句城衛軍野戰隊的盤問,便帶著幾個人匆忙離去。

  到現在,他都沒想好要如何善后!

  死了幾個隨從沒什么大不了,關鍵問題是,不但李宗師死了,羅飄飄竟然也失蹤了!

  那群小畜生不但運氣好到爆棚,被他們找到下品靈珠,實力竟然也如此可怕。

  誰能想到,區區一個少年符篆師,會掌握著那么多種符篆術?

  這實在令他們始料未及!

  李宗師的死,讓他們相當意外。

  簡直太倒霉了!

  堂堂宗師,栽在一群小孩手里,死不瞑目啊!

  死一個宗師,這件事不小,但說起來也沒什么大不了。李宗師孑然一身,背后也沒什么特別拿得出手的勢力。

  簡而言之……死了就死了吧。

  人在江湖飄,總不能一直是你算計別人,別人不能算計你吧?

  所以李宗師的死,大家只是有點傷感而已。

  可羅飄飄的失蹤,這件事就太大了。

  張宗師跟李宗師這兩人是被這五個年輕人背后家族請來做護道者的!

  這五個年輕人,身份地位都不簡單。

  尤其是羅飄飄跟氣質高貴的青年趙魯東兩人,分別是古琴城羅、趙兩大家族的嫡女跟嫡子!

  剩下那三位,背后家族雖然不如趙家跟羅家那么勢大,但也都不是尋常人家。

  如今除了羅飄飄之外這四人都無大礙,雖說沒能在遺跡中尋找到什么有價值的寶貝,但至少人沒事。

  只要人沒事,那么對他們背后的家族就算是有個交代。

  畢竟他被請來的目的是保護這幾個年輕人,而不是幫著他們尋寶。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羅飄飄,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失蹤了!

  要說是她自己走的,恐怕沒人會相信。

  這片地宮,就算是宗師強者都不敢到處亂竄,更別說一個高級靈戰士。

  他們之前在五進四的入口埋伏著,準備堵白牧野那群小兔崽子,可一連等了數日,都沒能等到。

  幾個年輕人忍不住有些急躁起來,其中羅飄飄表現得尤為明顯。

  她是最想得到靈珠的人!

  所以她的活動范圍稍微大了那么一點,想要提前探查白牧野那群人是否過來。

  結果,一去不復返。

  到現在張宗師都不清楚羅飄飄到底去了哪,甚至連她是否還活著都不知道。

  他們一群人在五層整整尋找了好多天,最終也沒能找到半點羅飄飄留下的痕跡。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些人隨后又在第五層遭遇了各種恐怖的地下生靈,被它們追殺,最終不得不狼狽的從第五層逃出來。

  在趙魯東的強烈要求下,張宗師只能放棄尋找,帶著他們這群人離開了地宮。

  飛行器上,張宗師目光閃爍,整個人都在沉默著。

  其實如果身邊這四個年輕人嘴嚴的話,把羅飄飄的失蹤栽到白牧野那群人身上是最好的!

  栽贓嫁禍這種事情,他一直爐火純青。

  可現在的問題是,身邊這四個年輕人都是知情者!

  一旦他們泄密,那么這栽贓嫁禍的計劃不但沒法成功,連他自己,都要受到更大連累。

  就在這時,趙魯東突然說道:“張宗師其實也不必太過在意這件事……”

  “嗯?”張宗師抬起頭,看了一眼氣質依舊很高貴的趙魯東,想從他表情當中看出他的心思。

  趙魯東一臉微笑,看了一眼另外那沉默的兩男一女,淡淡說道:“羅飄飄這人,歷來心狠手辣,又自負的很,其實……我們大家都不怎么喜歡她。”

  “趙哥說得對。”

  兩男一女當中的那個相貌不算太漂亮,但氣質很好的年輕女子沖著張宗師點點頭,道:“羅飄飄其實一直都特別驕傲,目中無人的很。她出事,純粹是她自己作出來的,跟張宗師您無關。”

  剩下那兩個年輕男子也紛紛應和。

  這些年輕人,一點都不傻。

  雖說已經出來了,張宗師在這種地方對他們下殺手的可能性并不大,但這種事情,誰說的準呢?

  如果一個人真到了窮途末路,做事又哪里會考慮那么多的后果?

  張宗師何嘗更不明白眼前幾個年輕人為什么這么說,他苦笑著搖搖頭:“該怎么樣就怎么樣,我沒能保護好羅小姐,是我的失職……”

  “不,張宗師您可能沒聽明白我的意思。”趙魯東微微一笑,說道:“我說這話,真的不是因為別的原因,我的確不喜歡羅飄飄,甚至很討厭她。”

  張宗師微微瞇起眼,看著趙魯東。

  趙魯東沖他點點頭:“您為何不將這件事情,干脆利落的栽到那群少年身上去呢?他們殺死了李宗師,殺死了我們那么多隨從,那么……他們順手把羅飄飄也給宰了,這很奇怪嗎?”

  張宗師沒吭聲,而是冷靜的看著趙魯東,沉默半晌,開口問道:“我沒記錯的話,趙公子家,跟羅飄飄的家里……是世交吧?”

  “是世交。”趙魯東點點頭,“不但是世交,我們兩家長輩還想撮合我們倆在一起呢。”

  “那趙公子?”張宗師沉吟著,看著趙魯東。

  “哈哈,她看不上我,我也不喜歡她,如今她消失了,我挺開心的。我們就說她有可能是被那群少年給擄走了……”趙魯東看著張宗師:“反正我們的確不知道她為什么消失的,不是嗎?就算有朝一日她真回來了,也怪不到我們頭上來吧?”

  “趙公子為什么肯幫我?”張宗師看著趙魯東。

  他很清楚,這件事如果趙魯東點頭,剩下那三個人基本上都不會再有什么意見。

  “嗯,多結交一個張宗師這樣的高手,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壞處啊。”趙魯東一臉輕松地道。

  “如果趙公子真的肯幫張某將這件事掩飾過去,那么張某便欠趙公子一個大人情!將來若有需要,張某定義不容辭!”張宗師心里松了口氣,同時對趙魯東感激不盡。

  他是真不敢動手殺這四個年輕人,顧忌太多了,后果太嚴重!

  如今趙魯東肯主動幫他遮掩,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但心里面更多的,卻是感動。

  “那就這么說定了,羅飄飄……十有八九是被那群百花城的少年給擄走了,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趙魯東一錘定音。

  其他兩男一女紛紛點頭:“不錯,就是這樣!”

  張宗師沖著幾個年輕人一抱拳:“幾位的情分,張某領了!”

  “如果將來有一天那幾個小畜生真的僥幸從地宮里面逃出來,張宗師應該知道怎么做吧?”趙魯東問道。

  “當然知道!”張宗師面色陰沉地點點頭:“我不會放過他們。”

  單谷攙著劉志遠,司音和姬彩衣相互攙扶著,順著這座大山不斷向上攀爬。

  山壁陡峭,很多地方連路都沒有,換做一個普通人來這里,哪怕是最擅長攀巖的人,見了都會絕望。

  幾個少年雖然實力都很強,但也攀爬得十分辛苦。

  “單谷,不用扶著我了,我已經好多了。”劉志遠停下腳步,抬頭向上看,沉聲道:“如果那真的是一個神族中的幻影族的話,我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現在看來,十有八九。”白牧野說道。

  “所以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稍作休整,之后再做打算吧。”劉志遠嘆了口氣。

  他是希望能盡快干掉那個神族,可剛剛經過白牧野提醒之后,幾個人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如果那真是一個可以施展影分身的幻影族,那么以他們幾個的能力,想要對付這樣一個至少宗師境界,還擁有各種神通的敵人,幾乎是不可能贏的。

  “幻影族,擅長依附在別人身上。一旦被他尋找到適合占據的身體,他便可以分出一道影分身。這道影分身擁有被依附者全部能力的同時,還擁有本尊十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能力。”

  “低級影分身面對攻擊同樣會受傷,高級影分身的弱點會越來越少。咱們今天遇到的這個影分身,被我們攻擊的時候也會受傷甚至死亡,就說明他的等級并不是特別的高。而這,其實就是我們的機會。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要做好準備。”白牧野低聲給大家介紹著幻影族的一些特征,這些知識,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掌握。

  劉志遠等人雖然對神族也有一定了解,但知識面卻并沒有白牧野這么寬廣。

  “也就是說,那個女人……應該和神族沒什么關系,只是被幻影族占據了身體?”姬彩衣看著白牧野問道。

  “現在看來,應該是這樣。”白牧野點點頭。

  “那她也活該!”姬彩衣道。

  “當然。”白牧野點點頭。

  這時候,單谷在半山腰處相對平緩的區域,發現一個山洞。大概四五米深,不規則的圓形洞口,直徑大約兩米。

  幾個人來到洞口處,白牧野看著司音道:“你拿錘子砸一下洞口旁邊,用點力氣。”

  司音:“……”

  雖然不太理解,但還是掄起裂天錘,狠狠往山崖上砸了一下。

  一聲悶響,司音的錘子狠狠砸進石頭里,周圍有些碎石被震落下來。

  “行,挺結實的,咱們進去吧。”白牧野點點頭。

  單谷一臉奇怪的看著白牧野:“白哥,我發現你經驗挺豐富啊?這都能想到?”

  司音依舊一臉茫然:“什么意思?”

  白牧野看著司音笑了笑,道:“如果這山崖的石頭不夠堅硬,對方只要把咱們堵在山洞里,朝著山崖狠狠轟擊下,咱們就被埋了。”

  “啊!”司音被嚇了一跳,大概腦子里瞬間想到被活埋的場景,小臉都嚇得煞白。

  姬彩衣有些無奈地搖搖頭,說道:“我跟單谷守在洞口,小白,你是要畫符吧?”

  白牧野點點頭:“對,畫符!”

  必須得畫符了!

  他之前雖然帶了很多符,但在面對寒冰巨鱷那一戰中,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當時來不及去想太多,現在卻是覺得很心疼。

  喵了個咪的,打沒了多少錢啊!

  這不是虛擬世界!

  現實中,符篆師打寒冰巨鱷的這種戰斗,一場仗打下來,消耗的金錢可以讓普通人感到絕望。

  李楠楠被騙了一個多億算什么呀?

  小白這一場就能打沒兩個億!

  不然就算再怎么想要拉攏他,彭宗師跟孔宗師也不會輕易將那顆靈珠給他。

  的確是他應得的。

  除了畫符,白牧野還有另一件事要做——突破封印!

  之前沒怎么著急,想著按部就班的慢慢來就好。

  反正以他的天賦,突破封印也不需要太久,高三畢業之前,肯定進宗師境。

  尤其最近精神力增長速度開始加快,按照這個速度,可能連高二都沒上,他就已經突破了。

  所以他一直很淡定。

  可現在不行!

  一個最差實力在宗師境界的神族,隨時可能出現在他們面前,對他們舉起屠刀。

  如果他不能在這里突破封印的話,那么,他們這五個人就算再怎么配合默契,再如何拼命……恐怕都沒有任何機會。

  白牧野打開大背包,開始取出各種符篆制作材料,符篆筆、墨。

  然后將背包往身前一橫,就要開始畫符。

  想起之前李敏的話,單谷忍不住道:“你還真可以呀?”

  “別打擾我。”白牧野頭也不抬,提筆就畫。

  就在此時,洞口傳來一陣森冷笑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