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三章 落入次元空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這些人對符篆的品類幾乎一無所知,除非打出去之后看效果,否則只看符篆本身,多看兩眼都會覺得迷糊。

  但他們也還是收起了這些符篆,并按照白牧野的要求,貼身帶好。

  隨后,白牧野又給了其他人一人一張。

  這東西沒必要給那么多,只要帶在身上,一旦激活便是瞬間全部激活。

  就連他現在都是現用現畫。

  隨后一群人朝著第五層的入口處走去。

  在路上,彭宗師跟孔宗師再次指點起幾個靈戰士來。

  經過大戰寒冰巨鱷這場戰斗之后,每個人的戰斗技巧,或多或少再次有所提升。

  用孔宗師的話說就是,理論結合實踐,永遠是最好的提升方式。

  司音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并非對兩位老教授的不尊重,而是覺得自己出來這一趟,除了一不小心歐皇了一回,撿了一枚玉簡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建樹。

  這讓她心里很失落,來之前,她就曾無數次在心里面給自己加油鼓勁,給自己打氣——

  不要拖伙伴們的后腿,不要成為那個累贅。

  但事實證明,真到了關鍵時刻,她依然難堪大用!

  她比誰都想改變這種情況,可問題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真的太難了!

  比不讓她吃零食難多了!

  司小音,你終究還是不行。隊長已經說了,他要漸漸轉型到分析師和教練角色上去,可你真能昂首挺胸地站在擂臺上面對那些對手嗎?

  你還是怕蟲子,還是怕疼,還是怕見血,還是膽小如鼠……不,連老鼠都不如,這里面的大老鼠都比你兇得多!

  司音慢悠悠的走在后面,腦子里走神,精致的小臉上寫滿了失落。

  我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真正長大呀?

  司音輕輕嘆了口氣。

  姬彩衣有些擔憂的回頭瞥了一眼落在最后面的司音,輕輕嘆了口氣,沒有上前去勸說什么。

  小女孩子也是要自尊的,這種時候對她說什么,未必能起到想象中的作用。

  司音的狀態,其他人也全都看在眼里,但大家都沒有去說什么。

  她現在需要自己去思考一些問題,無論是安慰還是訓斥,對目前這種狀態的司音,都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一群人的行進速度很快,跟普通人高速奔跑的速度差不多。

  這樣一來,心不在焉的司音落后的距離稍微遠了一點。

  大家也都沒在意,在第六層這種到處是廢墟的平原上,有什么東西都是一目了然,一眼能看出去老遠。

  幾乎不存在什么看不見的危險。

  可意外這東西之所以叫意外,是因為它往往來得很突然,不會給人絲毫的準備時間。

  司音一邊情緒低落的跟在后面,一邊還在心里面糾結著,努力思考著要如何才能改變自己這種慫慫的狀態。

  她不想成為司小慫!

  霍地!

  一道空間裂縫,驟然出現在她面前。

  毫無防備的司音幾乎是一頭扎進去,瞬間消失了身影!

  前面的一群人幾乎在這一瞬間,全部轉回身來。

  “司音!”姬彩衣大叫一聲,將速度發揮到極致,沖過來,但卻沒能抓住司音一片衣角!

  眼看著司音消失在那道空間裂縫當中,姬彩衣毫不猶豫便跟了進去。

  接著是白牧野、單谷和劉志遠!

  走在前面的彭宗師跟孔宗師連阻止都沒來得及。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了!

  李敏稍微猶豫了一下,一咬牙,就要往里面沖,卻被身邊的冷鐵一把拉住。

  “你們在這等著,我們兩個過去!”

  彭宗師跟孔宗師面色無比嚴峻。

  地下遺跡這種地方出現了次元空間,用膝蓋想都知道這不是什么好事!

  可就在他們兩個想要進去的時候,那道裂縫卻一下子關閉了!

  虛空中,什么都沒有。

  五個人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操!”脾氣急躁的冷鐵在次元空間裂縫消失的瞬間已經沖到近前了,差之毫厘,他沒能進去。

  幾個人全都愣在那里。

  包括孔宗師跟彭宗師這兩位老教授。

  這種情況,就連他們也從來沒有遇到過啊!

  太詭異了!

  感覺這次元空間就是沖著那幾個孩子來的一樣!

  “怎么辦啊彭老師,孔老師,怎么辦啊?”李敏急得都快哭了。

  她有些恨自己為什么要猶豫那么一瞬間?如果沒有猶豫那一下,她也就跟著進去了。

  他們會不會有危險?他們會不會怪我?

  后者李敏并不是特別擔心,自己這群同學接觸越久越是能感覺到他們的善良和美好。

  但前者卻是讓她無比揪心。

  大家都是一起出來的,眼看著就要過年了,要是他們再也回不來……天吶!

  李敏終于沒忍住,哭了出來。

  “別哭,他們未必有危險。”孫飛在一旁安慰了一句。

  但說實話,這話說出來他自己都沒底氣。

  他不是個單純的孩子,身為飛仙大學的講師,實際經驗且不說,理論知識是一點都不缺。

  但凡是這種突如其來出現的次元空間,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在神族生靈的刻意操縱之下;另一種是這次元空間本身就存在于這個地方,因為一些原因被激活,次元空間的門被開啟了。

  如果是后者,那么這些人福禍難料。

  因為沒人知道那次元空間究竟有多大,里面到底有什么。

  說不定還能在里面找到價值連城的寶貝呢!

  可如果是前者……那麻煩可就大了!

  但凡有操縱次元空間能力的神族,就沒有一個是弱者!

  正常情況下,次元空間幾乎不太可能出現在這種大地深處的遠古遺跡中。

  所以,但凡一個有經驗的人,稍微判斷一下就能得出一個不離十的結論——

  這次元空間,是被某個神族生靈,刻意操縱的!

  “這里居然有神族混了進來!”彭宗師一臉鐵青,心中充滿了憋屈和憤怒。

  “不應該啊……”孔宗師相對冷靜一些,他皺著眉頭:“咱們在這第六層已經這么久了,這里除了那些地下生靈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踏足。之前跟咱們差不多同時進來的隊伍,也幾乎沒有能夠到達第六層的。再說這一片平原,對方完全沒有可以藏身之地啊?”

  彭宗師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這種驟然開啟又驟然關閉的次元空間,下一次會出現在什么地方,它的門是否還會被開啟……根本就是一個未知數,留在這里,沒有任何意義。”

  “那門……不會在這個地方再度開啟嗎?”李敏哭著問道。

  “幾乎不會,所以我們留在這里,沒意義了。”彭宗師又嘆了口氣。

  那幾個孩子他都特別喜歡,哪怕是志不在靈戰士這條路上的劉志遠,他也很喜歡。

  都是好孩子,人品都沒得挑,天賦也都堪稱優秀。

  尤其是白牧野,更是讓他跟老孔都喜歡得不得了。

  說什么都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意外。

  “老師,會不會……就是一個偶然出現的次元空間,被誰不小心打開了門?”冷鐵在一旁問道。

  雖然清楚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人在這種極度茫然的時候,總要做點什么說些什么。

  “理論上來說,次元空間出現在任何地方都算是正常現象。但在這種遺跡里面出現次元空間的案例,這么多年來,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

  孔宗師說道:“所以我覺得,更大的可能,是有神族聽說了這個遺跡,想要混進來撿便宜的。在發現了這群孩子的天賦之后,想要順手毀了他們。”

  李敏在一旁哭得更兇了,抽噎著道:“怎么才能救他們?”

  “我們……只能祝他們好運。”孔宗師一臉苦澀地道。

  是的,只能祝他們好運。

  這絕非冷血無情。

  就算是大宗師在這里,也同樣沒辦法!

  神級強者有沒有招大家就不知道了,反正遇上這種情況,也只能說是太倒霉了。

  實際上,這些年來,這樣死去的人不知有多少。

  不能說是習慣了,但至少……對彭宗師和孔宗師來說,這種事情也是見怪不怪了。

  只是這一次,讓他們深感痛心。

  “走吧,咱們去五層,然后去看看,那些人是否還在那里堵著門,如果還在的話,就順手把他們解決掉。這也算咱們能為他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孔宗師嘆息著,朝前走去。

  “孔老師……”李敏哭著問道:“那他們,他們如果還能出來的話,會出現在什么地方?”

  孔宗師想了想,道:“也許還在這第六層,也許是外面的什么地方,這個很難說。畢竟這是空間的力量,我們也不是很懂。”

  “那,我可以在這里等他們嗎?”李敏低聲問道。

  孔宗師轉回身來,目光柔和地看著李敏,輕聲嘆息:“傻孩子,他們不會怪你,別做傻事,跟我們走,帶你出去!”

  李敏最終還是被帶出去了。

  彭宗師跟孔宗師以及孫飛和冷鐵這四人雖然滿心遺憾,但面對這種事情,他們束手無策,根本沒有任何解決的辦法。

  就像孔宗師說的那樣,只能祝他們好運。

  司音一頭扎進了次元空間,等她回過神來的一瞬間,人已經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接著她便看見其他四個人也跟著沖了進來。

  然后,那道空間裂縫,就一下子消失掉了。

  “天吶……這是什么鬼地方?”姬彩衣打量著四周,喃喃道:“這就是次元空間?”

  這是一個特別荒涼的地方,入眼望去,到處都是縱橫的溝壑,他們腳下就是一個數百米的深谷。

  遠處還有一座足有數千米高的大山,大山同樣光禿禿,一點綠色都看不見。

  這里的天是灰蒙蒙的,并不暗,但壓抑得人心頭難受。

  “我們不小心掉進了一個次元空間嗎?”單谷第一時間取出弓箭,警惕的望向四周。

  就在這時,前方那座數千米的大山上,突然間傳來一道冰冷的女子聲音:“螻蟻們,好好享受這場我精心為你們準備的盛宴吧!”

  “怎么是她?”

  幾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那一抹震驚。

  這個聲音,他們幾個都記得!

  正是之前想要坑殺他們那群人當中,曾經勾引過白牧野的那個年輕漂亮女孩。

  就在幾個人不明所以的時候,白牧野拉著幾人轉身就走,低聲道:“她是個神族!”

  “什么?”

  “快跑!”白牧野低喝一聲,帶著眾人瘋狂朝著遠離那座大山的方向跑去。

  “小帥哥,加油哦,快點跑,姐姐我就在這里看著你呢!”

  隨著這道聲音,眾人身后猛然間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這片深谷溝壑縱橫的大地……陷入了塌陷!

  漫天的煙塵四起,簡直遮天蔽日,眾人雖然在拼命奔跑,但依然沒能跑過這塌陷的速度。

  五個人一起朝著下面的深溝掉落下去。

  這種時候,除非有飛行符,不然一點辦法都沒有。

  好在他們腳下不是懸崖,所以雖然跟著塌陷一起掉落,但大家也都沒有受傷。

  可掉落到下面之后,頭頂各種巨石不斷向下砸落。

  眾人只能再次狼狽而逃。

  在這過程中,那道冰冷的女子聲音始終如同跗骨之蛆一樣伴隨著他們。

  “恐懼嗎?嘻嘻,恐懼是一種特別有意思的情緒。有些人在恐懼中能夠突破自身的極限,有些人則在恐懼中被下破膽子……小家伙們,你們是哪一種呢?”

  “我們是你爸爸!”白牧野大聲道。

  “呦,小小年紀,就想當人家爸爸,真是個有追求的小家伙呢,姐姐好喜歡。”女子冰冷的聲音中充滿調侃。

  白牧野一邊跑,一邊問道:“你不是人類嗎?怎么會跑到這地方來?”

  “嘻嘻,小弟弟,你不乖哦,你都已經猜到我是神族了,為什么還要問這種廢話?你很聰明,是個天才,這種無聊的廢話,不應該從你口中問出來呢。”

  白牧野說道:“有本事就當面鑼對面鼓地打一架,輸了我們認,贏了放我們走!敢嗎?”

  “哈哈哈,小老弟兒,這種小伎倆你也好意思用?看來你也沒有我想的那么聰明嘛!”

  “聰明不聰明不重要,能活下去才是關鍵。小姐姐,你要是不敢,就直接承認不敢。這也不丟人。”白牧野笑道。

  這里的塌陷相當嚴重,好在五人都不是普通人,這地方倒是困不住他們。

  只是那種巨大的危險氣息,籠罩在他們每一個人頭頂。

  對方的人群當中,竟然混進了一個神族,她選擇在這種時候發作,然后將這幾人弄進來,目的又是什么?

  難道是那顆下品靈珠惹的禍?

  “我說過,這是一場我精心為你們準備的盛宴,食材呢,就是你們自己。所以你們無需多問,也不要多說什么,靜靜享受便是。”冰冷的女子聲音中充滿戲謔。

  白牧野不在說話,只是帶著一群小伙伴們拼命往外跑。

  心中覺得十分憋悶,好像這段時間,一直就在跑了!

  先是被這女人的那群同伴追殺,然后又被這女人追殺……不是說隱藏在人類中的神族沒多少不說,大部分也都特別低調,不敢輕易現身嗎?

  為什么這個如此瘋狂?

  就在眾人從這瘋狂塌陷的地方逃離出來一瞬間,前方突然間出現了數千個小惡魔!

  排列得整齊劃一,像是專門在那里等待著他們一樣。

  “小惡魔大餐來啦!”那冰冷的女聲似乎有點興奮起來,忍不住咯咯笑著:“一群五級的小惡魔而已,少年勇士們,你們一定可以成功闖過這一關的對吧?姐姐看好你們哦!”

  數千個小惡魔就跟瘋了一樣,潮水般朝著五人蜂擁而至。

  一直沉默著的司音咬著牙,拎著裂天錘,第一個沖了出去!

  這一次,她沒有再哭著說都怪她這樣的話。

  她知道,無論她遇到多大的危險,身邊這幾個同伴都不會放棄她。

  這一次,敵人將突破口放在她身上,明擺著就是因為她是這五人當中最好欺負的那個!

  司音的心中,燃燒著憤怒。

  一錘子下去,至少有三四個五級小惡魔被她打的骨斷筋折,然后砸飛出去。

  劉志遠沉聲道:“別停留,殺出一條路,殺出去!”

  白牧野的符已經飛了出去,是劍符!

  還有精神力補充符。

  姬彩衣持著兩把暗月之刃,面色冰冷,朝著撲上來的小惡魔快速刺去。

  單谷的弓弦震動聲不斷響起,迅速擊殺著那些五級小惡魔。

  一邊殺,同時還一邊不斷回收箭矢。

  不然的話,他身上的箭,很快就會被用光!

  “哎呀,看來小惡魔對你們沒辦法造成太大的壓力呀,這怎么行呢?我加點有意思的東西進來吧。你們加油哦,姐姐看好你們!”

  就在這時,遠方傳來一陣兇猛的咆哮聲。

  八級生靈,龍麟劍齒虎!

  不是一只,是一群!

  “該死的賤人!”姬彩衣身上沾染著大量小惡魔的血液,看著白牧野和劉志遠:“在這里,我們一點屏障都沒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找個能守住的地方!”白牧野看向單谷。

  單谷瞄了一眼四周環境:“跟我來!”

  一群五級小惡魔被龍麟劍齒虎的吼叫聲給嚇到,瘋狂的四處亂跑,暫時也顧不上去攻擊這些人。

  單谷在前面帶路,朝著幾千米外的一座百米高的山沖去。

  正對著他們這面,是陡峭懸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