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二章 保平安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在距離寒冰巨鱷還有幾十米距離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意,這東西簡直就是一臺可以移動的超級大冰箱!

  簡直太冷了!

  感覺身體中的血液都要被凍住。

  白牧野祭出十幾張爆裂法陣符篆,分別落在不同方位。

  經過這段時間的大量制作,他的爆裂法陣符篆術已經達到中品水準。

  法陣符落地激活,爆發出雄渾的熾熱能量。

  這股能量跟寒冰巨鱷散發出的冰冷能量對沖的瞬間,正在高速移動的寒冰巨鱷身體被困住了那么一剎那——

  彭宗師手中的刀赤紅一片,發出凄厲破空聲。

  一刀斬出去,仿佛要將虛空畫出一刀巨大傷口!

  那邊孔宗師則繞到寒冰巨鱷身后,赤紅的刀狠狠切向寒冰巨鱷的大尾巴。

  李敏人還隔著很遠,但精神力補充符卻已經拍在白牧野身上。

  白牧野一出手,就是七八張控制符。

  一張接著一張,往寒冰巨鱷身上拍去。

  這條巨大的鱷魚實力太恐怖了!

  哪怕是上品的控制符,想要徹底控住它也沒那么容易。

  拖著沉重的身軀,依然想要張開大嘴吐出寒氣。

  但控制符的沉默技能發揮了作用。

  雖然小白很難徹底控住這大家伙,但它再想要往外吐寒氣,也做不到了!

  大嘴長得老大,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這時候,彭宗師那一刀斬在寒冰巨鱷的頭上,濺起一大片火花。

  將巨鱷頭頂那巨大的角質層削掉一大片,有鮮血瞬間噴濺出來。

  孔宗師斬向寒冰巨鱷大尾巴那一刀,同樣削掉了大量的鱗片。

  “控住了!”冷鐵大吼一聲,拎著刀就往寒冰巨鱷身體下面沖。

  然后猛然間躍起,狠狠一刀,劃向寒冰巨鱷的下巴。

  孫飛也沖上去,一刀刺向大鱷魚的喉嚨部位。

  這些人的體型跟寒冰巨鱷比起來,實在微不足道,但在寒冰巨鱷近乎被控的情況下,他們的攻擊,也都發揮出了之前達不到的效果。

  姬彩衣施展潛行術和幽靈閃現,拎著兩把暗月之刃,狠狠刺向寒冰巨鱷一只大爪子后面的筋!

  劉志遠則掄起狂龍劍,一招風雷斬,空氣中隱隱傳來一陣雷鳴之聲!

  這么多天一直被高人指點,也不是一點收獲都沒有的。

  他這一劍,狠狠斬在寒冰巨鱷另一只爪子后面的筋上。

  又快又狠,小宋家的狂龍劍銳利無匹,這一劍……深深砍進去。

  寒冰巨鱷那巨大的身軀都是微微一抖。

  見過一群雄獅圍攻大象的場景么?

  現在這一幕就非常相似!

  只是雙方體型上的比例,遠超雄獅跟大象之間的比例。

  單谷一箭又一箭的射向寒冰巨鱷那雙不太萌的巨大眼珠子。

  小宋家生產的箭矢尖銳無比,但面對寒冰巨鱷的大眼珠子,卻有些力有不逮。

  關鍵是單谷的力量,還是有些不夠。

  一連七八支箭射在同一個點上面,卻沒能破開寒冰巨鱷眼睛上的那層防御!

  媽的,膜老子都捅不破嗎?

  單谷怒了,大聲吼道“力量!”

  見白牧野還在拼命打控符,又喊了一嗓子“白哥請賜予我力量!”

  一張力量符及時地拍在他身上。

  初級上品的力量符,哪怕只有兩秒多,但對單谷來說,也是無比珍貴的兩秒鐘!

  這一瞬間,后羿弓幾乎被單谷拉滿!

  松手。

  嗖嗖嗖嗖!

  一連四支箭,排成一條直線,射向寒冰巨鱷其中一只大眼珠子。

  目標是同一個點!

  這一次!

  終于……破防了!

  第一支箭,射穿了寒冰巨鱷眼睛上的那層保護膜。

  第二支箭,又扎進去一點點。

  雖然箭矢很快被彈開,但對寒冰巨鱷造成的傷害,卻是巨大的!

  第三支箭,扎得更深了!

  但箭矢同樣被彈飛。

  到了第四支箭,終于刺進寒冰巨鱷的眼球!

  巨大的眼珠子上面像是扎了一根刺,可就是這根刺,卻讓寒冰巨鱷渾身顫抖起來!

  但因為被控,它吼不出來,更沒辦法做出大幅的動作。

  它的眼睛,開始流血了。

  所有人都在瘋狂的攻擊著這個龐然大物。

  所有人給它造成的傷害都很有限。

  哪怕劉志遠一劍砍在寒冰巨鱷一只爪子的筋上,可這玩意兒實在太大了!

  筋太粗了!

  而且堅硬無比!

  這么狠的一劍砍上去,連十分之一都沒能斬開。

  更別說斬斷了。

  司音拎著裂天錘,一臉焦急地在原地打轉。

  我該打它哪兒?

  只是這種時候,沒人有空指點她。

  自個琢磨去吧!

  李敏瘋狂往白牧野身上打精神力補充符,自身的精神力消耗也是極快,她不得不拿出幾瓶精神藥劑,一邊喝一邊控符。

  這種事兒,在之前別說做,想都沒想過!

  因為在擂臺上,對手幾乎不可能給你喝藥的時間。

  野外的戰斗中,這種機會同樣也是微乎其微。

  可現在因為寒冰巨鱷被小白給勉強控住,她竟然可以做到一邊喝奶一邊打架?

  這種感覺新奇無比,而且也特別舒服。

  讓她甚至有些忘記了恐懼!

  白牧野開始不斷拍出劇毒,衰弱和衰老這三種符篆。

  跟控制符交替使用。

  一張符只有兩秒多不到三秒?

  沒關系,老子有很多很多!

  他身上那個巨大的背包里面,幾乎一少半都是符!

  成本?

  這種時候誰去考慮那個?

  彭宗師跟孔宗師這兩位最強攻擊輸出者在這一刻,真的有些被震撼到了。

  他們為什么不想打這條明顯實力達到宗師境的寒冰巨鱷?

  不是有多怕它,而是害怕這群年輕人出什么意外。

  雖說在這種地方,出現任何意外都是正常現象,也絕不會有人去怪罪他們什么。

  但如果這些人真的發生點什么意外的話,他們會心疼死!

  真的,哪怕小白這群人最終也沒有選擇飛仙大學,他們也不希望這些孩子出現任何意外。

  這都是寶貝啊!

  是飛仙的寶貝!

  也是整個祖龍帝國的寶貝!

  孩子們代表著祖龍帝國的未來,所以只要能護得他們周全,這兩位就絕不會放棄。

  這世上,人心難測,壞人很多。

  但不可否認的是,心中充滿光和正能量的人,還是占了大多數。

  為人師者,自當為人師表!

  孔宗師跟彭宗師這兩位老教授、老學者,在這一刻幾乎將自己這輩子所學的戰斗技巧全部施展了出來。

  不為別的,就為這群少年人在這種時候,還有勇氣回頭,還有膽子逆行!

  你們這群小家伙都不害怕,我們這種老家伙,又有什么好畏懼?

  干就完了!

  寒冰巨鱷身上的刺骨氣息,漸漸變得衰弱起來。

  白牧野瘋狂疊加的那些劇毒、衰弱和衰老終究還是起到了作用。

  所有人都在瘋狂圍攻寒冰巨鱷,司音也終于找到了她的目標,她拎著裂天錘,戰戰兢兢走到姬彩衣身旁。

  然后掄起大錘子,跟姬彩衣一起,瘋狂攻擊那只大爪子上面的筋!

  白牧野沒有使用劍符,這里面巨大多數人的攻擊都比他的劍符狠,他只需要控死這頭寒冰巨鱷就行了。

  雖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控住,但這頭寒冰巨鱷想要移動一下,也是無比困難。

  想要張嘴發出神通,更是完全做不到。

  這場戰斗,整整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最終,彭宗師跟孔宗師終于破開寒冰巨鱷那堅硬得變態的腦袋,兩把燒紅的刀,刺進寒冰巨鱷的腦漿里面……

  結束了!

  當寒冰巨鱷那龐大身軀徹底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瞬間,白牧野身子一晃,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

  哪怕有李敏在一旁瘋狂的補充精神力,像他這樣拼命透支,也堅持不住。

  李敏也雙膝一軟,跌坐在地上,腦子暈的像是喝了兩斤白酒的年輕小姑娘,看誰都是重影的。

  “太累了……”她咕噥了一句,眼睛一閉就睡了過去。

  劉志遠渾身像是從水中撈出來的一樣,他面前如同柱子一樣的巨大鱷魚腳筋已經被徹底斬斷。

  姬彩衣跟司音那里情況也差不多。

  到最后兩人就跟打鐵似的,你一下我一下,人都快要麻木了。

  單谷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話癆如他,這會兒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冷鐵和孫飛也全都累壞了,默默坐在那,拿出靈石,開始恢復。

  這是一種本能。

  不管到什么時候,都不能放松了警惕。

  彭宗師跟孔宗師一身靈力也幾乎耗盡,兩人就坐在大鱷魚的腦袋上,看著被他們兩個破開的傷口。

  彭宗師道“老孔,我想吃腦花了。”

  “這不是有現成的?”孔宗師撇撇嘴,瞇著眼道“真是一群好孩子呀!”

  “怎么才能把他們帶進咱們學校呢?”彭宗師有些惆悵。

  “先把腦子里的東西取出來吧!”孔宗師說道。

  “嘿,你不說,我差點忘了!還以為它腦子里都是水。”

  “腦子里都是水的是你。”

  兩人隨后猜拳定勝負,孔宗師輸了,一臉嫌棄地屏住了呼吸,順著寒冰巨鱷那依然張開的巨大嘴巴走進去。

  來到上牙堂深處,開始猛的劈砍起來。

  醒著的人都看得一臉呆滯。

  “孔教授在做什么?”單谷看著冷鐵問道。

  “那塊有好吃的?”姬彩衣問道。

  “它的腦子里,應該有一顆類似靈珠的東西,那東西可以提升很多靈力!”冷鐵解釋道。

  “咦?還有這好東西?那之前那個鐵甲蟋蟀身上怎么沒有?”單谷問道。

  “那種純粹物理攻擊的昆蟲身上,幾乎不可能凝結出這種東西來。”孫飛在一旁說道“只有寒冰巨鱷這種擁有神通法術的生靈,腦子里才有可能會有,但也只是可能。”

  “那他怎么不從腦袋上的傷口跳進去?”單谷問道。

  “大概是彭老師想吃腦花,怕孔老師給弄臟了。”孫飛道。

  單谷“……”這個解釋我服氣。

  眾人在這里足足歇了一個晚上!

  白牧野跟李敏這兩個精神力透支的人從閉上眼睛睡過去就一直沒醒,直到第二天早上醒來,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我感覺自己精神力好像漲了呢!”李敏一臉驚喜。

  哪怕已經提前預定了飛仙大學,但她也希望自己能夠表現得更優秀一點。

  這種免試入學,最容易受人詬病。

  有實力的話,旁人自然說不出什么話來,可若是實力不濟,風言風語就足以讓人抬不起頭。

  白牧野沒出聲,但心中卻同樣感到一陣陣喜悅。

  他能很清楚的感覺到,他的精神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這就是厚積薄發嗎?

  壓了我六年時間,哪怕封印猶在,但也到了要爆發的時候了!

  早餐是烤鱷魚肉、燉鱷魚肉、炸鱷魚肉、燉鱷魚筋、鱷魚腦花……

  彭宗師想吃的腦花終于吃到了嘴里,味道簡直太美了!

  一開始姬彩衣跟司音是拒絕的。

  她們覺得這種野外的東西不經過特殊處理是不能食用的。

  但看著大家都在大快朵頤,也終于沒忍住那香氣的誘惑,伸了兩筷子。

  這一伸,就停不下了。

  這么大的一頭鱷魚,這群人一年都吃不完,所以每個人全都敞開了肚皮,撐的肚皮溜圓。

  隨后單谷等人驚訝的發現,自己體內的力量……似乎有所增長。

  一開始還以為是錯覺,可隨著鱷魚肉不斷進肚,這種感覺愈發明顯起來。

  “這玩意兒可以增進靈力?我靠,這是好東西啊!”單谷忍不住驚呼。

  彭宗師看了他一眼,說道“大概只對你們有用。”

  冷鐵點點頭“到了我跟孫飛這個等級,就只剩下美味了。”

  “可惜不能帶回去,不然可以賣不少錢。”白牧野一臉惋惜。

  眾人_

  吃過早餐之后,白牧野爬到大鱷魚身上,敲敲打打,從它身上弄下來一些鱗片。

  “這玩意兒能干嘛?制作盔甲嗎?”單谷問道。

  “磨成粉,制作符篆材料,用在寒冰屬性的符篆上,效果很不錯。”白牧野道。

  寒冰屬性?

  這小子一開始用來圍困寒冰巨鱷的符篆……好像不是單純的攻擊符,而是火屬性的法陣符吧?

  現在居然又談到了寒冰屬性?

  彭宗師跟孔宗師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見了那一抹火熱。

  哎呀!

  太喜歡了!

  雖然他精神力不算多么天才,跟李敏差不多,但他擅長的東西太多了!

  回頭把他介紹給那位全系的大宗師,那位指不定得興奮成什么樣子呢!

  “咱們出去!”彭宗師看著眾人說道“回去!”

  要回去了么?

  一群少年,包括冷鐵和孫飛,心中都多少有些不舍。

  還沒找到第七層呢……不過想想,那些專業的城衛軍野戰隊用了這么久都沒能找到,他們想要找到,絕對沒那么容易。

  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大家早已彼此熟悉,成了好朋友。這次分開,下次想要再見,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回去我就讓我們學校那位大宗師聯系你!”彭宗師決定了,不管有多難,都一定要把這群孩子爭取過去。

  尤其是小白!

  太優秀了!

  太出色了!

  之前殺鐵甲蟋蟀的時候這種感覺還不明顯,那玩意兒只是防御超高,速度超快而已。

  雖然有著宗師級的肉身,但弱點也是非常明顯的。一旦被控,弱點受到攻擊,瞬間就會被干掉。

  但這寒冰巨鱷不一樣啊!

  這玩意兒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宗師級生靈!

  有著堅固無匹的肉身,高速的移動能力,可怕的寒冰法術攻擊。

  正常情況下,就算三四個人類宗師級靈戰士,想要弄死它都得大費一番周章。

  但在小白的符篆之下,這可怕的大家伙,已經成了他們的腹中餐。

  “回去嗎?那我弄點肉下來。”白牧野走向巨鱷。

  “我也去!”

  “我也去……”

  “同去同去。”

  一頓肉,把大家饞蟲都給吃出來了。

  一群人圍在那里割肉。

  終于塞滿了身上的背包,彭宗師跟孔宗師看著眾人“走!”

  兩顆下品靈珠,四塊玉簡,一堆各種地下生物的血液,一堆鱷魚肉。

  這就是小白這群人這一次地宮之行的表面收獲。

  但實際上,他們的收獲,遠不止于此!

  認識了飛仙大學中身份極高的教授和青年講師,在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有用的知識;經歷了嚴酷的野外生存考驗,跟各種生靈戰斗的經驗遠非之前可比;見識到了人心險惡,經歷了生與死之間的大恐怖。

  可以說,這短短一個月的假期,他們得到的成長,比過去十幾年加起來……還要多。

  臨走之前,孔宗師從身上取出一枚珠子,遞給白牧野道“小白,這個送你了。”

  “這是什么?”白牧野愣了一下。

  昨天他打完寒冰巨鱷之后,見幾個小伙伴都還清醒著,于是安心的陷入了沉睡之中。后面發生的那些事情他全然不知。

  “寒冰巨鱷凝結出來的靈珠,這東西是純粹的能量體,應該對你的精神力增長有一些幫助。”孔宗師說道。

  白牧野曾經在書上見過相關介紹,但具體什么生物體內會凝結出這東西卻并不了解。不過卻知道這玩意兒價格相當昂貴!

  想想姬彩衣當初給他那枚精神力異果就知道了。

  “孔老師,我不能要這個,你們還是帶回去給更需要它的人吧。”白牧野搖搖頭表示拒絕。

  他真怕他使用了這東西,精神力也一點不漲,有錢也不能這么霍霍啊!

  太敗家了!

  再說沒有這兩位宗師,就憑他們這么群人,見到寒冰巨鱷只有跑的份兒。

  “沒有你,誰也打不成。”彭宗師在一旁說道“給你就拿著,別那么多廢話,你也不用因此感覺欠我們什么。還是那句話,孩子,雖然我們很希望你們未來能到飛仙大學來,但這最終的決定權,取決于你們自己。跟這些東西無關,這是你應得的!”

  孔宗師點點頭,將這顆發白的珠子塞到白牧野手里。

  “這……”白牧野想了想,從身上摸出幾張符來,給了他們幾個一人一張。

  “這是?”

  孔宗師幾個人一臉疑惑。

  “保平安的。”白牧野微笑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