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章 搶生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等人瞬間閃到一旁。狂沙文學網  矮個子宗師看了一眼旁臉色蒼白的宗師,道:“老趙,來吧……”

  臉色蒼白的宗師點點頭,兩人同時向前逼)近。

  那大蚯蚓似乎也有些靈,仿佛有些畏縮,但卻還是張開那圓了咕咚地大嘴,露出里面一口鋒銳牙齒沖著兩個宗師示威。

  “小心它的口水!”白牧野大聲提醒。

  瞬間!

  兩名宗師手中的刀再一次如同燒紅了一般,猛地朝著大蚯蚓的腦袋斬過去。

  大蚯蚓張著嘴巴,還沒來得及吐口水,便被這兩名宗師給砍懵了!

  兩把燒紅的刀,硬生生切進它的腦袋,巨大的傷口一直延伸出好幾米長,把大蚯蚓這邊的腦袋直接給切成了三瓣,其中兩瓣兒跟一朵不太美麗地蔫吧花似的以一個小角度朝兩邊散開。

  鮮血頓時如同噴泉一般流淌出來。

  大蚯蚓另一頭還有腦袋,沒命似的往回跑。

  就像一座快速移動的山,帶著被砍成三瓣的腦袋瘋狂逃竄。

  那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兩名宗師打出這一擊之后,臉色更加蒼白了。

  只是矮個子宗師臉有些黑,看不大出來。

  白牧野看著兩人,小心翼翼地道:“要不要給你們補一下靈力?”

  矮個子宗師似乎喜歡白牧野的,笑著搖頭:“你才多少點靈力?別浪費了,我們一會就恢復了。”

  說著從上取出幾塊靈石,攥在手中,準備恢復靈力。

  另一個臉色蒼白的宗師看著白牧野一群少年,微微皺了皺眉,道:“你們一群小孩子,怎么跑到這地方來了?”

  姬彩衣瞄了一眼這兩名宗師,發現他們每個人手指上,都帶著一枚跟自己手上差不多的指環,又看看那兩個九級靈戰士,手上竟然也有。

  她接過話來,精致的臉上帶著幾分惶恐,道:“前輩們好,我們是百花城這一屆的百花杯冠軍得主,有資格進到這里,就想來歷練一番。可卻在這一層被一群人追殺,他們要搶我的戒指……”

  矮個子宗師瞄了一眼姬彩衣手上那枚指環,有些恍然地道:“小孩子家家,戴那么貴重的儲物戒指,肯定會引起人家貪心跟覬覦,真不知道你們的家長心怎么那么大,會讓你們來這里。”

  “我們偷偷跑出來的。”姬彩衣嘿嘿一笑,一臉憨。

  “那群人在什么地方?”另一個臉色蒼白地宗師問道:“他們是一群什么樣的人,你來給我形容一下。”

  姬彩衣道:“我們一直跑一直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有可能在四層的入口堵著我們。那群人,一共兩個宗師,還有幾個年輕人。”

  “她說的那些人,咱們進來時候好像見過,應該是從古琴過來的豪門子弟。”那邊脾氣相對溫和的九級靈戰士開口說道。

  “古琴?那么老遠來到這?嗅覺靈敏啊?”矮個子宗師嘆了口氣:“真是世風下,一枚儲物戒指雖說價值連城,但為宗師卻一點高手風度沒有,連個孩子都想搶,真不嫌丟人!”

  他說著,看著姬彩衣和白牧野等人道:“你們剛剛也算是幫了我們一個忙,不然我們想殺這鐵甲蟋蟀還真沒那么容易。這樣吧,你們在這等著吧,我們要去探索第六層,等我們回來,帶你們一起出去!”

  “謝謝前輩,可是這里……這里安全嗎?”姬彩衣問道。

  “這是鐵甲蟋蟀的地盤,正常況下,那大蚯蚓根本不敢來這地方,它不是鐵甲蟋蟀的對手。有它氣味在,幾乎沒什么地下生物會過來,你們安心留在這里就好。”矮個子宗師一臉慈祥地道。

  “那萬一……那些人追歸來了呢?”司音在一旁弱弱地道。

  矮個子宗師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司音,心說真是作孽,這么可的小姑娘,我要是她家長,說什么都得看好她,不讓她到處亂跑!

  這幫小家伙,還真是少年人膽大包天,不知死活!

  先前那脾氣暴躁的九級靈戰士忽然開口道:“你們如果不害怕的話,就一起下六層吧,跟在我們邊便是。你們若是能找到寶貝,自然是歸你們所有,當然,如果我們能用,我們會用錢來買,但賣不賣也都是你們的權利。”

  “冷鐵,這樣會不會?”另一個九級靈戰士有些遲疑。

  “這個小符篆師厲害,他能幫到我們。”脾氣暴躁的九級靈戰士冷鐵說道。

  矮個子宗師微微點頭,看著白牧野等人問道:“也行,也是個辦法,你們不害怕的話,暫時跟著我們也可以。你們放心吧,我們這幾個人,對你手上的儲物戒指沒什么興趣。”

  姬彩衣甜甜一笑:“前輩這話就見外了,我們雖然年齡小,也是知道好歹的,前輩們若是對我們有壞心思,也不用那么麻煩。”

  她說著,看了一眼劉志遠和白牧野。

  白牧野輕輕點點頭。

  在不知道他們手上有靈珠的況下,暫時跟著這幾個人,應該是能保證安全的。

  “行,那就麻煩前輩了!”姬彩衣道。

  有些時候,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出面,比年輕帥氣的小伙子更有用。

  老人家們其實也愿意跟年輕漂亮的小姑娘一起說說話,這樣能讓他們覺得自己更年輕。

  隨后白牧野等人知道,矮個子宗師姓彭,臉色蒼白的那位宗師姓孔。

  那兩位九級靈戰士,脾氣暴躁的叫冷鐵,另一個叫孫飛。

  出來歷人家也沒說,在這種地方,大家相互都留一手,實屬正常。

  而且他們也只簡單問了下白牧野等人名字,對于他們的出來歷,人家同樣也沒興趣打聽。

  這樣最好,如果有機會,將來離開這里之后,倒是可以結交一下。

  跟著兩個宗師,兩個九級大戰士下六層,大家心里感覺踏實很多。

  不過第六層的景象和混亂程度,卻超出了眾人的想象。

  這里一到五層整合到一起,應該算是一座完整的地下城。

  其中第一層和第二層,像是地下迷宮。

  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通道,彎彎曲曲,很快就能把人繞暈。通道兩旁則是大小樣式全都一樣的房間。如果手上沒有地圖,再沒點本事的話,根本走不出去。

  也不知當初那些城衛軍野戰部隊探索前兩層用了多少時間。

  第三層、第四層和第五層這三層,雖然空間非常巨大,占地面積極廣,但其建筑方式,卻是按照各種上古法陣的序列來排的。要是不懂上古法陣學,同樣很難找到出入口,一不小心就會饒到死胡同去。

  但若是懂上古法陣學的話,三四五層相對前兩層,還是比較簡單的。

  只要有跡可循,那就不難,白牧野到后期基本上不用看地圖,也能推斷出三四五層的出入口方位。

  三四五層的那些宮都很神奇!

  每一座宮里面,都有一張鍍金的王座,也不知這里曾經鬧的那些歲月中,是誰在坐這些王座。

  這些宮也像是被一股神奇力量給封印了一般,無盡歲月過去,竟然還保持在完好的狀態。

  尤其那些王座,看上去非常新,宮里面也是纖塵不染。

  非常之神奇,令人難以理解。

  這座地下城明擺著是用來住人而不是坑人的,迄今為止,他們尚未發現任何可怕的機關,只有那些可怕的地下生靈。

  說起來這也正常,畢竟無盡歲月過去,這里要是沒被地下生靈占領,那才奇怪。

  而到了第六層,給人的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這里像是一片大戰過后的城市廢墟!

  放眼望去,一片焦土!

  這里面的空間更大,他們從第五層下來的時候,走了足足小半天!

  雖然行進速度不算很快,但用了這么長時間才走到第六層,也足以看出這層的空間有多大了。

  這里面有殘破的宮,古老的山崖,長滿地下植物的平原,有山巒溝壑,甚至還有早已經干涸了不知多少歲月的江河湖泊……

  這地方根本就不像是被認真清理過,大量地下生物層出不窮,像五層的鐵甲蟋蟀和大蚯蚓,在這里幾乎每隔一片區域就能看見一個。

  還有十幾米長的大蜈蚣,比第二層恐怖數倍的大蜘蛛、螞蟻……還有一些上如同披著鐵甲的大老鼠。

  還有專門抓這種鐵甲大老鼠的巨蟒,見首不見尾,連兩位宗師見了都繞道走。

  讓這群人都感到很郁悶的是,第六層的地下生物不計其數,但這里有價值的東西,卻被劃拉得相當干凈!

  大家下來滿懷欣喜地找了半天,毛都沒找到一根!

  兩天后。

  “他的,那群城衛軍的野戰隊太專業了吧?連根毛都不給我們留,讓我們探索什么呀?這么多天,就特么弄到兩塊玉牌……還不知道里面有沒有封印著的功法。”冷鐵脾氣急躁,子也直的很。

  當著白牧野等人的面,也沒有去掩飾什么。

  經過兩天的接觸,這幾個人對這群孩子的表現都很滿意。

  尤其是白牧野和李敏,特別讓人喜歡。

  喜歡白牧野不僅僅因為他長得帥,更因為他的控制符真的是厲害!

  在清理那些地下生物的時候,小白只要出手,基本上就會將那些生物死死控住。

  這樣一來,他們殺起來簡直輕松加愉快!

  白牧野也趁機收集了大量地下生物的血液,大背包里面的各種試管都快裝滿了。

  這幾個人最喜歡的,其實是小白對學習的態度!

  哪怕是在這種地方,只要一有閑暇時間,就開始認真畫符。

  當然,畫的是個什么鬼他們一群戰士也看不出來。

  不過這么認學的孩子,還這么帥,肯定是特別招人喜歡的。

  至于李敏……則是因為這小丫頭太會來事了!

  讓大家都很意外的是,她居然還會做飯?

  本來這四個人都是用速食營養品充饑,沒想到李敏居然準備了廚具跟一些食材。

  雖然這里條件有限,但做出的東西味道相當不錯!

  會來事兒,嘴巴還甜,僅僅兩天時間,李敏就贏得了兩位宗師跟兩位九級大戰士的好感。

  也在不知不覺間,融進了小白他們這支團隊。

  加不加入兩說,但至少,大家已經成為朋友了。

  “你們之前就已經找到功法了嗎?真棒!”李敏一臉驚訝地問道。

  面對李敏的贊嘆,冷鐵卻撇撇嘴,說道:“是有一點小收獲,但這東西必須要專業儀器檢測過之后才能確定里面到底是什么。有些時候,是很高級的功法,有些時候,是不入流的低級功法。還有些時候啊……他個腿兒的,里面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糟心小故事!”

  孫飛在一旁看了冷鐵一眼,笑著道:“冷鐵,你別教壞小孩子,什么叫亂七八糟的糟心小故事?”

  冷鐵哈哈笑起來,搖著頭道:“也不知道那些上古先人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居然會用高級玉簡封印那些沒用的東西。”

  單谷眼睛瞪得溜圓,一臉感興趣地樣子:“冷哥,孫哥,我喜歡那些糟心的小故事和沒用的東西,可以分享一下嗎?”

  “去去去,你這種小孩別那么好奇,問多了傷腎。”冷鐵瞪了單谷一眼。

  熟了之后,脾氣暴躁的冷鐵反倒是最快跟他們打成一片的。他年齡本也沒多大,三十幾歲,聽孫飛說是條單狗,除了脾氣急之外,人還是很好的。

  進入到第六層的第五天,眾人終于再次在第六層發現了一枚玉簡。

  這一次,卻是司音發現的。

  要說人的運氣這東西,很玄妙。

  眾人在第四天晚上的時候,找到一片斷壁殘垣的古老建筑,趕走了占據這里的一群地下生物之后,便駐扎在這里,準備在這休息一晚。

  司音跟李敏還有彩衣三個女孩子,被大家保護在最里圈。

  白牧野、單谷、劉志遠和冷鐵以及孫飛五人在中間。

  兩位宗師守在最外面。

  一早起來的時候,司音無意中伸手一摸,白生生的小手上,竟然就出現了一枚巴掌大的玉簡。

  雖然那上面沾染了大量的泥土,看上去臟兮兮的,但任何一個有經驗的冒險者,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這是好東西!

  一群人頓時圍過來,臉上全都帶著興奮之色。

  隨后矮個子的彭宗師笑瞇瞇地給一群小家伙普及了一下這枚玉簡的價值。

  “雖然不知道里面封印著什么,但這樣一枚未經鑒定的玉簡,只要扔進拍賣行,賣個幾百上千萬還是很容易的。”

  “其實鑒定之后再賣是更好的選擇,因為只要功法等級夠高,那就不是千萬級可以買到的了。”

  “可若是選擇鑒定,也存在一定風險,因為它也有可能一分不值。”

  彭宗師笑瞇瞇地說道。

  冷鐵吐槽道:“是啊,雖說能被封印在玉簡中的功法一般不至于太爛,但這玩意兒,誰說的準呢?那個時代也有不少腦抽的大神,他們連各種小故事都敢往里面存,還有什么他們干不出來的?”

  單谷:我喜歡那些小故事……我對考古特別有興趣!

  “所以一直以來,這樣被坑的大有人在。”

  “那個時代的玉簡估計很便宜,就算不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有可能是一些初級的普通功法,爛大街那種。”

  “雖然也能賣幾個錢,但那種東西,真心沒啥價值。”

  孫飛在一旁補充道。

  事實如此,很多封印著功法的玉簡鑒定出來之后,都不如姬彩衣的初級中品暴擊術有價值。

  所以大多數冒險者在得到玉簡之后,根本不做鑒定,會將其直接扔進拍賣行進行拍賣。

  買家自然是不缺的。

  很多人喜歡尋找刺激,喜歡賭,他們管這種叫“賭玉”。

  一些富豪,幾百上千萬扔出去,就為了買這樣一枚上古玉簡來開,萬一開出一部稀有的高級功法,那就發達了。

  若是只開出一部普通不入流功法,或是一些裝著小故事的玉簡,權當花錢找開心,買個樂子了。

  “這枚玉簡,在第六層被發現,我想應該不至于太差,這樣吧,我建議你們回城之后,去一級主城找有信譽的鑒定機構做個鑒定。如果里面真的封印著一部稀有高級功法,我們出錢收!按照市價給。”彭宗師笑呵呵地說道。

  司音求助地看向白牧野等人。

  白牧野看了劉志遠一眼,大家現在都是一個眼神就能交流的朋友,劉志遠秒懂。

  笑著在一旁說道:“如果回頭真能鑒定出彭前輩和孔前輩還有冷哥孫哥能用的功法,我們直接復制一份送你們便是。要沒有你們帶著,我們也不敢下這第六層啊!”

  這是睜眼說瞎話,如果沒遇到這幾個人,他們也得下來。只是那樣還能不能找到這枚玉簡就兩說了。

  但什么時候說什么話,當著這幾個人,自然要說幾句他們聽的話。這種事兒,老劉再擅長不過。

  “那怎么行,說實話,我們其實不是什么專業的冒險者。我跟老孔,都是學院的教授,小冷和小孫,則是學院的講師。我們這次是利用假期過來探探險。所以事該怎么做就怎么做,按照規矩來。你們幾個小家伙也不用擔心什么,我們雖然都想尋到好東西,但還不至于見別人發財就眼紅起殺心。”

  彭宗師笑瞇瞇的給一群小家伙吃了顆定心丸。

  孔宗師的話不多,但這會兒也說道:“老彭說的是,你們不用擔心什么,你們先前說自己是高中生,小小年紀就能拿城際杯賽的冠軍,說明你們的天賦跟能力都很強。這兩天小白的本事我們也都看在眼里,我跟老彭都沒好意思提自己的份,不過現在還是提一句吧,如果有可能的話,你們可以免試來我們飛仙大學。”

  “哇!飛仙大學?”李敏發出一聲驚呼。

  姬彩衣跟白牧野幾人也全都一臉驚訝。

  飛仙星排名第一的高校!

  雖然在整個祖龍帝國,飛仙大學可能連前五十名都很難排進去,但卻沒人會否認它的實力。

  這是一所當之無愧的名校!

  不同于白牧野、單谷和姬彩衣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對李敏來說,她如果真能進飛仙大學的話,家里指不定高興成什么樣子。

  至于帝國的一流名校,平時做白夢的時候或許會幻想一下。但清醒之后,自己幾斤幾兩還是得有個清晰認知的。

  這玩意跟別人吹牛逼)的時候怎么吹都不行,但不能吹得自己都信啊!

  其實就連飛仙大學,李敏之前都不怎么敢去想。

  “孔老師,您這話,我可當真了啊!”李敏一臉驚喜地看著孔宗師說道。

  孔宗師有些驚訝,看著彭宗師哈哈笑道:“嘿,老彭,還真網到一個!”

  彭宗師也笑起來:“李敏,你認真的嗎?”

  李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當然是認真的,飛仙大學,那可是我夢想中的頂級學府!夢寐以求的地方啊!”

  “作為一名輔助系的符篆師學徒,你這幾天的表現已經有資格進入飛仙大學讀書。等這次回去之后,我會讓人專門給你發免試入學的邀請!”彭宗師一臉開心地道。

  “呃,彭老師,孔老師,我才高一,會不會太急了點?”李敏有些呆呆地看著兩個一臉開心地老頭,這結果讓她感到既驚喜又意外。

  “不急不急,高中那點文化課對你們來說根本沒難度,回頭入學之后補考一下,稍微學學就沒問題了!”彭宗師說道。

  “對,高中的文化課,沒難度的。”孔宗師道。

  那邊冷鐵跟孫飛倆小透明九級戰士根本就插不上話,看樣子也不想插話,一臉開心地在那傻樂。

  看得小白幾個人目瞪口呆,心說至于嗎?

  別說,還真至于!

  李敏的精神力天賦雖然不算太高,但也不能說是低。而且說起來,整個飛仙星,在他們這種年紀就精神力過百的人也沒多少啊!

  一旦出現這種精神力過百的少年,那些帝國一流名校常駐飛仙的招生老師們,就像一群發現了獵物的豺狗似的,才不管這獵物是誰的,反正發現一個搶一個。而且他們才不在乎什么分呢,他們相互之間有些時候都會爭得頭破血流,哪能輪到他們飛仙大學?

  跟孩子們講懷?講故鄉?沒用啊!

  誰不想上更好的名校?誰不想有更好的發展?

  說多了孩子家長都會跳出來怒懟:有本事你們成為帝國排名前十的一流名校啊!那就在你這上,哪兒都不去!不然憑什么阻止我家孩子的大好前途?

  說多了都是淚,這些年飛仙大學每況愈下的根本原因就是優秀人才大量流失。

  人才難留啊!

  給多少獎學金人家都不愿意留在這,還能有什么辦法?總不能硬把人扣下來吧?

  所以,一旦遇到心儀的,管你高一高二還是高三呢,先按住再說!

  真是那種特別優秀的,初一也行啊!

  文化課?慢慢補唄!

  有一流名師,還怕教不會你們文化課?實在不行就算藝術特長生嘛!反正畢業證保你拿到手。

  彭宗師挖了一個還覺得不太甘心,這群孩子們的人品他也是真喜歡。

  看著小白說到:“你們團隊要不要也考慮一下?肯來飛仙大學的話,什么都能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