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蚯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單谷出來的速度不算快,跟在劉志遠、姬彩衣和白牧野等人身后,站在大殿的門口。持著后羿弓的手有些微微顫抖,一雙眼里還帶著幾分茫然。

  眼看著那幾個人飛一樣的逃了,眾人沒有選擇去追。

  單谷喃喃道:“我這是……殺人了?我殺人了?”

  “我殺的。”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是我殺的,我看著我的箭射進他的眼睛、嘴巴……”單谷臉色有些蒼白。

  “單谷!”劉志遠低聲喝了一句。

  單谷有些茫然地抬起頭看著劉志遠。

  劉志遠道:“他們要殺我們!”

  “嗯,我知道,我知道,他們該死,他們都該死!”單谷點點頭。

  “這是現實世界。”劉志遠依然看著單谷的眼睛:“咱們不殺他們,他們就一定殺咱們。”

  “我懂,我懂的……”單谷繼續點頭,重復著:“他們的確就是該死!就是該死!”

  白牧野拉了一下還想說什么的劉志遠,輕輕搖搖頭:“讓他自己慢慢緩一緩。”

  這時候,李敏卻轉身回了那座大殿,站在那個已經死掉的宗師身邊,抿著嘴,神色有些猶豫。

  最終還是彎下腰,將這宗師身上搜查了一遍,找出不少東西。

  還有個人智腦,也一塊拿出來,交給白牧野,輕聲道:“通過這個,大概能查到他的身份。他的武器和其他東西都在這里。”

  白牧野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李敏,然后點點頭:“可以呀!”

  李敏便一臉開心,做這種事,非常挑戰心理承受能力。

  但她不想在這支團隊里面一點價值都沒有。

  倒不是說非要加入到白牧野他們的隊伍中來,而是不想讓自己那么無用。

  就算是做朋友,如果自己太菜,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人家越走越高,越走越遠。

  所以,一定要全方位的提升自己!

  “窮鬼。”白牧野看了一眼這位宗師身上的東西,忍不住咕噥了一句,然后默默將它們收起來。

  靈石和那些高級療傷藥還是有點用的,武器看上去也值點錢,不過這玩意兒有些敏感。

  所以白牧野把這位李宗師的武器又給扔了回去。個人智腦他留下來,打算回頭讓大漂亮去破解。

  惹上這樣一群人,總要知道對方的來歷才行。問別人,永遠不如自己挖出他們的根兒。

  隨后,白牧野看著地圖上那三個越跑越遠的家伙,然后再看另一支兜圈子的隊伍。

  他抬起頭,看著劉志遠道:“隊長,咱們現在有兩個選擇。”

  “第一,避開他們,咱們回去!一次性獲得了兩顆靈珠,咱們已經算是發了大財!”

  “第二,跟他們兜圈子,想辦法把這群人全部干掉。”

  全部干掉……有這個可能嗎?

  對方還有一個場域宗師,傷勢也談不上多重,那三個家伙跑掉之后,一定會第一時間聯系那位宗師。

  “咱們回去。”劉志遠沉聲道。

  從收獲上來看,他們這次地宮之行,算是超級成功!

  從歷練的角度來看,這些天他們經歷的事情,也讓他們收獲巨大。

  繼續留在這里,的確太危險了!

  這種地宮,真不是他們現在應該進來的地方。

  “那我們就趁著他們現在還沒回過神來,用最快的時間趕赴第四層入口。”白牧野說道:“一旦他們匯合到一起,估計會第一時間扔掉手中的通訊器。到時候大家又都回到原點,我們也看不到他們了。”

  “好,那我們盡快!”劉志遠點點頭。

  眾人稍作一番修整之后,立即出發,朝著第四層入口處而去。

  而此時,從這里跑掉的那三個人,也已經成功找到了那支還在兜圈子的隊伍。

  見四個人只回來三個,最強大的宗師卻不見了,這邊剩下的宗師和其他一男一女頓時心里一沉。

  “發生了什么?”這名宗師沉聲問道。

  “張宗師,不好了,那群小王八蛋不知道通過什么辦法,不但破解了我們對他們的定位追蹤,還反過頭來監控了我們。并且設下埋伏,坑死了李宗師……”那個完好無損的年輕人說道。

  “什么?老李死了?他怎么死的?”張姓宗師被驚呆了,心中一片冰冷!

  在這片地宮里面,他們這支隊伍的實力就算不是最強也差不到哪去。有兩名宗師坐鎮,基本是萬無一失的,如今竟然死掉了一個?

  就憑那群小東西?

  怎么可能啊!

  這件事……可有點太大了!

  “你仔細說給我聽,一絲一毫不要遺漏。”張宗師沉聲道。

  “他們手中的確有一顆靈珠,然后通過那顆靈珠設伏,騙過了李宗師,李宗師進去的一瞬間,他們就發動了……還是先前那種符篆法陣,那個符篆師特別可怕。”年輕人一臉悲傷,高貴氣質全然不見,眼里只剩惶恐:“那群小畜生太狡猾了!”

  “老李居然被他們給殺了?他們手里面還有靈珠……”張宗師沉吟著,眼神中光芒閃爍,開始合計起來。

  這件事鬧得有點大了!

  他們來到這里,是通過上層關系得到的入場資格,原本也沒打算殺人。

  畢竟在他們看來,這里應該沒有人比他們更擅長尋找寶物。

  同時對這小小的百花城,也充滿不屑,那些武者都如同螻蟻一般弱小,殺他們有什么意思?

  回頭還容易污了自己的名。

  可沒想到居然有人找到了靈珠,還是一群一看就特別稚嫩的孩子!

  他們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這種地方干掉一群人,對他們來說簡直毫無壓力。

  但這一腳,卻結結實實踹在了鐵板上。

  這個虧吃的,太大了!

  “去第四層的入口!這群小畜生殺了我們的人,肯定不敢繼續在這里停留,咱們去第四層入口堵著他們!”張宗師想了一會,便做出決定。

  剩下五個年輕人,自然全都聽他的。

  但那年輕漂亮但臉上被劃了一道血痕的女子卻看著張宗師說道:“咱們得把之前做了手腳的通訊器扔掉,他們當中有高手,可以反向追蹤我們。”

  “真是該死!”這種通訊器,價格非常昂貴,包括他們之前做手腳的納米設備,都屬于當下的頂級尖端設備。

  為了不讓對方反向鎖定追蹤他們的位置,現在只能忍痛把這些東西都扔掉。

  “先別扔,找點地底生物,把這些東西放到它們身上去!”張姓宗師沉聲道。

  “還是張宗師老成持重。”

  “張宗師想的更周到。”

  幾個人拍起這位張宗師的馬屁來。

  雖然他們身份地位都不低,但在這里,若是沒有這位張宗師保護他們,他們也是寸步難行。

  尤其在見識到那群少年的手段之后,這群人原本高高在上的那種睥睨心態蕩然無存。

  一想到這,幾個年輕人就覺得特別窩火。

  他們隨后專門找了一些地下生物,將身上的通訊器全部放到那些被打暈的地下生物身上,這才朝著第四層的入口而去。

  白牧野一行人也在快馬加鞭往第四層入口趕。

  在路上,大漂亮便提醒白牧野道:“那群人應該把通訊器放到地下生物身上去了。”

  “確定么?”白牧野問道。

  “可以確定,因為地下生物的活動區域,跟人類完全不同。”大漂亮說道。

  白牧野看著劉志遠:“隊長,他們應該也往第四層入口去了。根據剛剛他們的定位,估計會比我們更早到達那里。”

  “要是他們也在那設下埋伏,咱們恐怕不好應對啊。”單谷說道。

  “咱們如果再加快一點速度呢?”劉志遠問道。

  這時候,單谷突然指著前方:“可能來不及了!”

  前方的路上,突然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東西,將他們眼前的路徹徹底底堵死了!

  一個肉乎乎的東西,足有水缸那么粗,身體呈暗紅色,像是一條被放大了無數倍的大蚯蚓。

  “這是從哪爬出來的?”劉志遠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好惡心!”姬彩衣也咧著嘴角,感覺頭皮發麻。

  “我射它一箭。”單谷說道。

  “別,看它自己會不會退走。”白牧野道。

  就在這時,這條巨大的蚯蚓突然間張開嘴巴,沖著眾人發出一聲嘶叫。

  那嘴巴里面,全部都是無比鋒利的牙齒!

  看著就讓人脊背生寒。

  一大口黑色如同泥水般的東西,從這大蚯蚓嘴里吐出來,箭一樣射向這邊。

  劉志遠瞬間豎起手中那面大盾。

  如同瀑布砸在上面似的,發出一陣巨響。

  接著,令人感到恐懼的一幕發生了。

  劉志遠那面特別堅固的合金盾牌……竟然被腐蝕了!

  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幾乎是一瞬間,這盾牌居然就被腐蝕出了一個個大大小小地窟窿,有光透進來。

  這特么是口水嗎?

  強酸也沒有這么嚇人吧?

  就在這時,那條大蚯蚓再次發出一聲嘶叫。

  叫你麻痹啊!

  幾個人轉身就跑!

  合金盾牌都擋不住,他們幾個的身體能擋住?

  白牧野瞬間往小伙伴們身上拍了幾張速度符,大家跑起來更快了。

  那條巨大的蚯蚓看似笨拙,可實際上在這種地方它的速度一點都不慢,像是一條巨蟒,蜿蜒蠕動著,朝幾個人迅速追過來。

  “得想辦法干掉這玩意兒啊,不然我們別想出去了。”單谷一邊逃,一邊一支箭射向身后。

  箭到是毫無阻滯的射進了巨大蚯蚓的身子里,可對方竟然沒有一丁點反應。

  連痛苦的叫聲都沒有!

  繼續往他們這邊追過來。

  白牧野嘗試著打過去一張控制符。

  初級上品控制符在巨大蚯蚓身上炸開,大蚯蚓也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不到一秒鐘,就又恢復了行動能力。

  “這玩意兒品階非常高,幾乎控不住。”白牧野說著,又嘗試了劍符和爆裂法陣。

  劍符化成的劍,威力比單谷的箭要大一些,但也只是大一些而已。

  初級下品的劍符,能擁有這份威力,已經很了不得了。

  符劍斬在大蚯蚓那龐大的身軀上,只是留下一道很深的傷口,但完全無法阻止它。

  爆裂法陣也不行!

  恐怖的爆炸能讓它受一點傷,卻并不嚴重,法陣也能稍微困它一下,但同樣不長久。

  遲緩、衰老、衰弱……他都嘗試過。

  幾乎沒用!

  反倒徹底激怒了這個大家伙。

  這東西看起來很記仇的樣子,就這樣在后面一路狂追。

  看上去是要和他們不死不休。

  六個人只能順著原路,越跑越深,距離第四層的入口處,也越來越遠。

  那邊,張姓宗師帶著五個年輕人已經到了第四層的入口處。

  張宗師仔仔細細地查了這里的一切痕跡,最后認定那群小畜生還沒能離開第五層。

  “咱們就在這等著,就不信他們不回來!”張宗師一臉陰冷。

  人,他是一定要殺!

  下品靈珠,他也一定得拿。

  “不行就進第六層!”單谷一邊跑一邊說道:“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咱們很難干掉這個大家伙。”

  “你怎么知道它不會追到第六層去?”姬彩衣在一旁道。

  “這個誰敢保證?但到了第六層,說不定有更厲害的東西在那邊。你看它那么大,肉那么多,吃起它來總比吃我們過癮一些吧?”單谷在那苦中作樂胡說八道。

  “進入第六層,倒也是個辦法。”劉志遠想了想,說道。

  “為什么?不是越往下,越危險嗎?”姬彩衣問道。

  “是危險,但如果那些人一直守在前往第四層的入口,咱們去了也沒用。現在已經耽擱了這么久,人家說不定已經到了。就算咱們能繞開這東西,過去了怕是也會掉進人家準備好的埋伏里。”

  劉志遠說道:“所以,還不如先下第六層!咱們在第六層小心一點,多停留一些日子,把傷先徹底養好再說。我不認為那群人會一直有耐心守在那里。”

  “行,希望這玩意兒別跟著我們一起下去!”姬彩衣點點頭,心有余悸的看著身后遠遠跟著的大蚯蚓。

  怎么不來一條更大的魚,一口把它給吃了?

  劉志遠打開地圖,尋找進入第六層的入口,發現他們距離第六層的入口其實已經很近了。

  入口在一個角落。

  跟去第四層的入口呈一條斜線,但中間的路,卻彎彎曲曲,非常復雜。

  哪怕手里有地圖,也沒辦法取直線行走。

  因為身后那大蚯蚓一直在追,六人也不敢停留,一路跑到入口處。

  沒想到,這里有人。

  他們正在這里跟一只三米多長的巨大蟋蟀激烈戰斗中!

  蟋蟀通體黑色,渾身如披著鋼鐵鎧甲一般,輕輕一跳,就是幾十米遠。

  爪子上長滿倒刺,鋒利如刀,硬度堪比合金武器,不斷朝著那些人發起兇猛的攻擊。

  白牧野一眼掃過去,對方只有四人,但卻有兩名場域宗師坐鎮,另外兩個,也全都達到了九級靈戰士水準。

  運用的武技全都是火屬性技能,刀鋒燃火,看上去特別霸氣。

  四人攻防之間,配合得十分默契。

  這只大蟋蟀按照人類的境界劃分,大概也已經到了宗師級。

  防御太硬了!

  眼看著一名場域宗師狠狠一刀砍在它爪子上,卻是暴起一片火花,然后發出劇烈的金鐵交加之聲。

  根本砍不斷!

  準確地說,是因為它的速度太快,如同一道殘影。

  那刀根本砍不實!

  兩個場域宗師身上,居然都帶著一些傷,另外兩個九級靈戰士看上去倒是沒什么事兒。

  估計這兩位宗師仇恨值拉得太滿,大蟋蟀就沖他們兩個去了。

  兩個宗師身上的傷勢雖然不嚴重,但還是讓白牧野等人感到一陣恐懼。

  兩個宗師加上兩個九級大戰士都打不死的東西,要是他們遇到了,真能對付?

  這還只是第五層啊!

  第六層又會什么樣?

  單谷忍不住吐了句槽:“這就是所謂的清理過了?這玩意兒連宗師都打不死啊!”

  他們的到來,讓對方幾個人稍微警覺了一下,不過見是六個小朋友,立即不理會了。專心致志地對付起那大蟋蟀來。

  劉志遠看了一眼對方這四個人,輕聲道:“他們也不是咱們百花的。”

  姬彩衣點點頭,她也不認識這些人。

  這會兒,那條巨大的蚯蚓蜿蜒蠕動,也從后面追過來了。

  那邊正在戰斗的四個人全都微微一怔,其中一個九級靈戰士青年驚訝道:“死亡蚯蚓?不是說已經打死一只了嗎?怎么又冒出來一只?”

  另一個九級靈戰士青年則惡狠狠瞪了一眼白牧野這邊,沉聲道:“趕緊滾!要把它引過來,要你們的命!”

  滾是不可能滾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滾。

  因為后路被堵死,除非轉回頭跟大蚯蚓對上,不然往哪滾啊?

  劉志遠大聲道:“前輩,我們可以幫忙,幫你們打那大蟋蟀!”

  “呸,就憑你們?趕緊滾,聽到沒?一群小崽子跑到這地方來送死!”那脾氣暴躁的九級靈戰士大聲道。

  這時候,大蚯蚓已經不斷朝這邊爬過來了。

  估計也是感受到兩個宗師的場域,所以它沒有之前那么莽了,但依然朝著白牧野等人爬過來。

  非常堅持。

  鍥而不舍。

  那只黑色大蟋蟀再次躍起,逃離四個人的合力一擊。

  但它跳躍的方向,正好是白牧野他們這邊。

  后面有大蚯蚓,前面來了只大蟋蟀,這才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眼看這黑色大蟋蟀就要到白牧野等人面前了。

  白牧野突然間祭出四張控制符。

  啪啪啪啪!

  四張符,無比精準地接連打在大蟋蟀身上,這只防御恐怖的大蟋蟀,就這樣被控了!

  啪嘰一下,從半空中摔下來。

  這點高度肯定是摔不壞它的,但這卻有點嚇到了對方那四人。

  那兩名宗師的反應超快,瞬間沖上來。

  重重兩刀,斬在大蟋蟀防御最弱的關節連接處,將它后腿上鋒利如刀的小腿給斬斷。

  就是這玩意兒,攻擊力太猛了!

  白牧野再次出符控制,大蟋蟀被壓制得死死的,想喊兩嗓子都不行。

  這兩名宗師再次出刀,爆喝一聲,各自的刀像是被燒紅一般,刀鋒上甚至燃燒著幽藍的火焰,狠狠刺向大蟋蟀眼睛。

  噗噗兩聲響,兩把刀像是插在了水里。

  順著大蟋蟀失去防護地眼睛深深刺進它的腦子里。

  一股香味兒,立即傳出。

  大蟋蟀身子劇烈顫抖了一陣,終于不動了。

  “媽的,總算弄死了!”一個宗師臉色蒼白地抹了把額頭的冷汗。

  另一名矮個子宗師也抹了一把額頭汗水,看了一眼白牧野,點點頭:“小家伙,有點本事!”

  隨后看了一眼那條蠢蠢欲動的巨大蚯蚓,對白牧野等人道:“你們閃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