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漂亮升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玩意兒,如果是滿的,怕是得上百億了吧?”單谷嘴角抽搐著說道。

  “不清楚,但我猜可能不太夠。”劉志遠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淡定下來,說道:“這種東西,根本就是有價無市!能得到它的,基本上都是武者,只要是武者,基本上就不太可能會把它賣掉,除非得到它的人,永遠沒希望踏入宗師領域。”

  “沒錯,對于真正的富豪來說,估計上千億也是肯花的。”姬彩衣幽幽說道:“這東西不僅僅提升境界,更能增加壽命啊!”

  “所以我們這是得到了一件價值無法估量的寶貝?”李敏依然沒能從那震撼中緩過神來,目光有些呆滯的問道。

  這種沖擊對一個少女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簡直太不可思議也完全超出了她對財富的認知。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它只是一筆財富,但對以后的我們,它代表著未來。”姬彩衣看著她道。

  青色的下品靈珠在每個人手里傳了一遍,最后又回到白牧野手里。

  “小白,這是你的。”姬彩衣深深看了一眼白牧野道:“咱們早就說好的。”

  白牧野搖搖頭:“它是我們大家的,誰先踏入宗師境界,它就是誰的!”

  宗師境界是想進就進的嗎?

  一群少年相互看了一眼,都沒出聲。

  九級靈戰士的桎梏哪有那么容易就沖破?否則宗師級強者不得到處都是?

  就算家里有礦,可以一路氪金,也得有那個本事才行!

  再說,他們現在甚至沒辦法想象這顆靈珠的價值究竟有多少,但幾十上百億是一定的。

  這么貴的玩意兒,就連姬彩衣都不敢像城際變異副本那會兒那般豪氣,大聲說這玩意兒歸我了,回頭我給大家錢。

  土豪小姐姐也給不起啊!

  太貴了!

  “被激活了一次,不知道還剩下多少靈力,”白牧野有些惋惜地道:“不過終歸聊勝于無。”

  依然很牛逼了好嗎?

  其他五人一起看向白牧野,就連司音的小眼神都特可愛。

  所有人的精神,都被這一顆下品靈珠給徹底振奮了。

  就連司音都沒那么害怕了。

  用這玩意兒提神,當真是太爽了。

  “如果我們要是找到一大堆這東西,就用它來不斷拓寬靈海,用一顆升一級,哈哈,三顆直接干到九級,回頭的飛仙高中生聯賽上,估計我們可以一路橫掃了!”單谷在那幻想。

  “別做夢了,整個地宮里面,有沒有那么多下品靈珠都不知道呢。”白牧野潑了一盆冷水過去。

  “人嘛,總是要有點理想跟追求的不是嗎?”單谷笑嘻嘻地說道。

  一顆下品靈珠,讓大家都變得興奮起來。

  倒是劉志遠,冷靜提醒眾人:“別忘了剛剛發生的那件事。”

  當然不會忘,一群窮兇極惡的冒險者使用陰謀詭計想要害他們,要不是隊長夠冷靜,小白夠果斷,他們這會兒怕是已經被人家給坑了!

  這件事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里。

  第三層太大了,接下來兩天,他們都在第三層進行尋找。

  可惜的是,沒能再找到第二顆下品靈珠,其他那些上古時代的傳承之類也都沒看到。

  反倒是跟不少可怕的地下生物戰斗了很多場。

  進入地宮的第四天。

  一群人終于決定去第四層。

  當他們來到三下四的入口處時,發現了戰斗過的痕跡。

  地面上留有大量鮮血,但卻沒有任何東西留在這里。

  單谷自告奮勇道:“我先下去探探路。”

  劉志遠沉聲道:“我來。”

  說著,他取出盾牌,又穿好防護鎧甲,看了一眼其他人,說道:“我先下,然后是單谷,然后是小白,你們三個跟在后面,一起下!”

  說完,劉志遠順著第三層的通道往下走去。

  通道很長,而且……沒有燈。

  這里的照明設備,被人破壞掉了。

  就算這里發生過戰斗,也不至于把所有照明設備都破壞,這明擺著是有人故意這么做的。

  所以大家都非常謹慎。

  大家盡量屏住呼吸,不讓自己發出太大聲音,但還是有輕微的腳步聲響起。

  下到底層之后,下面傳來的光亮讓眾人都下意識的松了口氣。

  單谷卻在白牧野身后低聲提醒道:“注意!”

  單谷話音未落,就聽見一聲巨響傳來。

  一支箭狠狠射在劉志遠的盾牌上。

  接著,空氣中傳來一連串凄厲的破空聲,無數的箭矢射向舉著大盾的劉志遠。

  巨大的金屬撞擊聲形成了成片的轟鳴聲,仿佛下面有千軍萬馬一般。

  劉志遠前行的路幾乎都被徹底擋住。

  因為角度的原因,大家看不到下面的情況,只能順著縫隙看見大量箭矢瘋狂射向這里。

  劉志遠不得不往后退去。

  他后退的速度不算快,給身后眾人留出足夠反應的時間。

  箭矢終于停止了。

  還沒等眾人緩過神來,一連串密集的腳步聲響起,聲音整齊,動作如一。

  眾人一看,臉色都有點變了。

  足有數百個手持兵器盾牌的骷髏兵,整齊劃一地朝著他們走過來。

  “退回去!”劉志遠低聲說了一句。

  隨后眾人開始朝著第三層退去。

  可沒走多遠,就聽見身后同樣傳來一陣密集的腳步聲。

  身后有人!

  這下可把眾人驚得不輕。

  第三層幾乎被他們溜達個遍,而且剛剛下來之前,也全都做了大量的檢查工作。

  確保萬無一失之后才下來的。

  怎么這么一會兒的功夫,身后就冒出來一群敵人?

  這是什么情況?

  “沖出去!”劉志遠猛然間加快了腳步,舉著盾牌,朝著下面沖過去,手中狂龍劍揮動,直接跟那群沖進來的骷髏戰士打了起來。

  咔嚓!

  咔嚓!

  狂龍劍揮動,風雷斬使出,劉志遠像個狂戰士一樣,瘋狂往下突進。

  大量的骷髏戰士被砍成碎骨。

  白牧野則不斷將靈力補充符拍向劉志遠。

  單谷手中的箭不斷射出去。

  司音小臉緊繃,猶豫著,拎著裂天錘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

  終于,她快步上前,大聲道:“單谷讓開!”

  單谷微微一怔的功夫,司音就已經沖上前,利用劉志遠的盾牌做掩護,掄起手中裂天錘,狠狠朝著那些骷髏兵砸過去。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連串的骨頭碎裂聲,這些大概中級戰士水準的骷髏兵被一個個砸得粉碎。

  這時候,身后的那些骷髏兵也開始冒頭了。

  單谷跟姬彩衣瞬間回身,將李敏保護起來。

  姬彩衣施展幽靈閃現,迅速點殺沖在前面的骷髏兵。

  單谷則在一旁策應。

  李敏也拍出靈力補充符為他們兩個補充靈力。

  六個人就這樣,迅速突進到第四層。

  等到他們看清第四層的情況時,頭皮都是一陣陣發麻。

  入眼望去,密密麻麻,全都是骷髏!

  一些骷髏的骨頭特別亮,還閃爍著光芒。還有一些則比較暗淡,少數骷髏還缺胳膊少腿的,不知道生前遭遇了什么。

  所有骷髏的空洞眼眶中,都燃燒著火焰。

  整個場面,給人一種無比詭異地感覺。

  “這特么到底是幻象還是真實的?”單谷一邊不斷射箭擋著身后的骷髏,一邊問白牧野。

  白牧野說道:“都是能量化成的,找不到機關陣眼,它們就都是真的!除非我們能找到那個地方。”

  “那快找啊!找到了咱們還能收獲一枚珠子呢!”單谷大聲道。

  白牧野一臉無語,心說你當珠子那么容易找呢?

  不過幻象出現在這里,并且被激活,一定是有什么人觸發了這里的機關。

  那么,這個地方應該真的有一枚珠子。

  白牧野開始努力尋找起來。

  說來容易,但事實上并不好找。

  之前能找到,是因為機關就在他們暫時休息的房間里。

  根據法陣推算能倒推出來。

  可第四層跟前三層不同,全都是那種巨大的宮殿,天知道機關會被放在哪座宮殿里。

  而且放眼望去,到處都是手持兵刃盾牌的骷髏戰士,密密麻麻的,想殺出一條路來都不容易。

  這些骷髏戰士雖然單體的境界都不高,但數量卻有上千。

  這么多中級戰士水準的骷髏兵,哪怕硬生生的往上堆,也不是他們這幾個人能吃得消的。

  如果白牧野的精神力沒被封印,應該沒什么難度,但是現在……太難了!

  “只能一個一個的搜。”

  白牧野根據法陣的陣眼設置推算了一下,道:“去左邊那個大殿!”

  第四層入口處左手邊是一間巨大的宮殿,此刻大門敞開著,里面源源不斷有骷髏兵走出來。

  劉志遠舉著盾牌,一邊砍殺,一邊苦笑道:“就算虛擬世界中的副本,也沒有這么瘋狂的場面啊?”

  “所以現實永遠是沒有邏輯也不會跟你講道理的。”白牧野在一旁為他和司音補充著靈力,同樣一臉郁悶回應著。

  六個人終于殺出一條血路,殺進左邊這個宮殿。

  大家一眼看見了宮殿的盡頭處,一個金光閃閃的巨大王座擺在那。

  “擦……那是黃金制成的嗎?”單谷一邊出箭,一邊忍不住吐槽:“為什么城衛軍的野戰部隊沒有把它被搬走?”

  那王座的確像是黃金制成,顏色太純正了!

  這里的骷髏兵倒是沒有那么多了,不過感覺戰力要比外面的高一些。

  打進來之后,劉志遠道:“關門!”

  宮殿的門是朝里開的,白牧野跟單谷兩人頓時沖過去關門。

  劉志遠跟司音拼命頂住外面蜂擁而入的骷髏戰士。

  姬彩衣則跟李敏一起,阻擋那些大殿里面的骷髏戰士。

  宮殿的大門發出沉重的咯吱聲,正在緩緩關閉當中。

  只剩下兩米多的縫隙時,劉志遠跟司音同時后退,白牧野和單谷一人推著一扇門,狠狠關上。

  兩聲沉重的巨響,宮殿大門被他們給關上。

  那邊劉志遠隨手拿過沉重的金屬門閂,將大門鎖死。

  外面不斷傳來一聲聲重擊。

  眾人也來不及休息,開始清理大殿里面的骷髏戰士。

  十幾分鐘之后,這些骷髏戰士終于被清理干凈。

  幾個人也全都累得幾乎要癱倒在地。

  “白哥,快找找,能不能在這里找到陣眼……”單谷一屁股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大聲說道。

  白牧野四下尋找著,用精神力一點一點探查。

  最終他的目光落到那王座之上。

  “不會在那上吧?”單谷有些驚訝,順著白牧野的目光看過去。

  王座像是跟大地融為一體的,根本看不出任何可能存在機關的跡象。

  白牧野搖搖頭,然后一步一步,走向那王座。

  轟隆!

  一聲巨響,自宮殿門外傳來。

  大門被撞擊得狠狠一顫,眾人全都下意識回頭看去。

  白牧野沒理會,在那扶手上拍拍打打,最后找了一個地方,輕輕拍了一下。

  外面喧囂的聲音頓時消失。

  一下子從無比吵鬧變得落針可聞。

  幾個小伙伴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被震撼到了。

  “不是,你這……太厲害了吧?這是法陣學?”劉志遠都無語了。

  “符篆師都這樣嗎?”姬彩衣看著李敏。

  李敏白皙漂亮的臉上露出比姬彩衣還強烈的困惑,搖搖頭:“沒有啊……我從來沒學過這些啊!”

  這時候,白牧野從王座的扶手下面,摳出來一顆青色珠子。

  可這珠子剛一到他手,頓時化作齏粉,灰飛煙滅了。

  “是一顆已經徹底失去能量的珠子,這珠子放在王座扶手這里,應該就是控制這群骷髏兵的。”白牧野不無遺憾地嘆了口氣。

  到現在都不知道這些骷髏兵戰士是怎么被喚醒的,又是誰,觸發了這里的機關。

  但可惜的是,珠子已經沒有能量了,估計釋放的太狠了。

  劉志遠笑著道:“行了,別惋惜了,不可能所有好事兒都叫我們給趕上的。”

  大家心中雖然都有點遺憾,但也清楚,他們的運氣已經夠好了。

  幾個人在大殿里休息了一會,外面已經徹底沒動靜了。

  劉志遠打開門栓,小心翼翼拉開一扇門,往外看去。

  外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剛剛那密密麻麻的骷髏戰士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看來,有這些骷髏出現的地方,應該就有珠子,但珠子里面還能剩下多少能量,這個就不好說了。”劉志遠分析道。

  “關鍵這些骷髏是被誰給召喚出來的?”姬彩衣一臉疑惑:“當時城衛軍的人告訴我們,說有好幾支隊伍已經下來了。咱們這幾天其實就看見了那一支隊伍。其他隊伍都哪去了?”

  “你懷疑這些骷髏,是有人下來到處搜尋東西的時候給喚醒的?”單谷看著姬彩衣問道。

  姬彩衣點點頭:“我覺得應該是這樣,他們不小心激活機關,發現異常之后,直接就跑了。”

  白牧野看著其他那些宮殿,幾乎每一座,都一模一樣。

  第四層更是巨大無比,想要挨個走完每一座宮殿,恐怕半個月時間都不夠。

  這些宮殿當年都是什么人住的呢?

  它們會不會也是按照法陣順序排列出來的?

  白牧野想著,看了一眼單谷:“你爬到大殿頂上,拍幾張照片回來給我看看。”

  單谷:“……”

  雖然不清楚小白在鬧什么幺蛾子,還是聽話的爬了上去。

  這點高度對他來說,實在小兒科的很。一會兒的功夫,各種照片就傳遞給了白牧野。

  白牧野根據這些照片,又打開了之前他們得到的那份資料,開始比對起來。

  “你在干嘛?找規律?”單谷忍不住問道。

  白牧野點點頭,也不說話,繼續比對著。

  “我突然間覺得,我就像個文盲。”單谷自嘲地道。

  過了一會,白牧野果然在這上發現了一些規律,他站起身,道:“咱們去下一座宮殿。”

  按照心中的猜測,白牧野跟眾人接連走了五六座宮殿,但都一無所獲。

  每一座宮殿里面,都有一張王座,看上去都像是純金打造而成,不過經過劉志遠隨身攜帶的檢車儀器檢測,發現這些王座只是鍍了一層金。

  “要真的是黃金制成的,之前進來的那群人不會放過的。”劉志遠檢測完之后對大家說道。

  黃金在如今依然是貴重金屬,它的形成條件非常苛刻,但魔導性能非常好。用來制作一些精神系的武器,是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

  “估計當年這里的每一座宮殿中,都有一個王。”單谷在那猜測著。

  雖然搜了幾座大殿都一無所獲,但大家都沒有灰心。

  有一枚下品靈珠墊底,他們這一趟,怎么都算是大賺。

  等搜尋到第九座宮殿的時候,在這里,白牧野終于有所發現!

  這一次,機關并不在王座上,而是在墻壁的壁畫上。

  那上畫的應該是一頭史前巨獸,模樣跟獅子差不多,渾身長著火紅長毛,一雙眼跟銅鈴似的,往外鼓著,張著血盆大口,露出里面尖銳鋒利的獠牙。

  機關設在這頭紅毛獅子的尾巴尖上,也只有小白這種精通法陣精通機關的人才能發現一絲端倪。

  換做不懂的人,估計是找不到的。

  白牧野走過去,輕輕按了一下壁畫獅子的尾巴尖,眾人腳下突然間傳來一陣強烈的轟鳴聲。

  接著,大殿正中的地面被分開,一個如同升降機一樣的裝置,從那下面緩緩升起。

  大廳里面傳來一陣嗡鳴的聲響,那裝置仿佛正在運行著,發出嗡鳴聲響。

  就在這時,單谷突然大叫了一聲:“都趴下!”

  一股猛烈的波動,猛然間在那裝置上爆發開來。并非炸彈之類的東西,而是純粹的能量波動。

  但非常洶涌!

  六個人沒有一個能站穩的。

  這股能量要是再強烈一點,他們身上的防御符估計都有可能被激活。

  “這是個什么玩意兒?”單谷趴在地上問白牧野道:“你認識嗎?”

  白牧野苦笑著搖搖頭,他雖然掌握很多關于上古文明的知識,但也并非真正的百科全書,總有他弄不明白的東西。

  比如這個裝置是干什么用的,白牧野就完全不懂。

  這玩意兒想不懂裝懂都沒辦法裝。

  波動之后,這裝置便安靜的在那里不動了。

  六個人緩緩圍過去,也看清楚了這裝置的具體面貌。

  這是一個多面體,像是水晶一樣,晶瑩剔透。

  剛剛那強大的能量波動,就是從這東西上傳出來的。

  白牧野伸出一只手,小心地放在這上。

  隨后,開始用精神力感知。

  腦海中瞬間出現了一大段稀奇古怪地文字。

  哪怕他對上古文字有過一定的研究,但面對這些文字,也有種無能力的感覺。

  這時候,那水晶一樣的裝置上,再次傳來一陣陣能量波動。

  白牧野腦海中的古怪文字更多了起來。

  “這是在跟我溝通嗎?”白牧野有些無語的苦笑起來,關鍵聽不懂啊!

  他嘗試著用精神力跟這東西建立連接,但對方沒有一點回應。

  “這應該是上古文明的某種器物,大概相當于咱們現在的人工智能?”姬彩衣圍著這裝置疑惑地道。

  大漂亮突然在耳機里跟白牧野說道:“你想辦法把我接進去試試。”

  “啊?太危險了吧?”對這種不確定的東西,白牧野不想輕易去嘗試。

  “沒什么危險,放心吧。”大漂亮說道。

  能讓膽小如鼠的大漂亮這么說,估計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

  白牧野隨后將個人智腦跟這抓裝置聯系起來,下一刻,耳機中傳來大漂亮的驚呼。

  “好東西呀!”

  “可以讓我進行一次升級!”

  大漂亮說著,立馬沒了動靜。

  我靠!

  人呢?

  白牧野差點就失聲喊出來。

  身邊這些伙伴可是不知道還有大漂亮這樣一個存在。

  他們都一臉茫然看著白牧野的動作。

  大漂亮沒說多長時間,白牧野也只能在這里等著她。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大漂亮興奮地聲音在白牧野耳中響起:“真的可以讓我升級,我比以前運算速度更快了!”

  “這是個什么玩意兒?”白牧野疑惑地問道。

  “我不知道,反正它對我有用。如果你能多找到一些這種東西,我的能力將會比以前有質的飛躍。應該可以輕松破掉二級主城的防御了!”

  大漂亮信心百倍地道。

  不過……咱沒事去破人家二級主城防御做什么?

  咱是守法好良民,不要總想著干壞事。

  白牧野收回個人智腦,眼看著明顯沒什么能量波動的水晶裝置又一點點沉了下去。

  “就這就沒了?咱們什么都沒得到?”單谷一臉不甘。

  其他幾個小伙伴也都有些不舍地看著那水晶裝置徹底沉入到地下。

  地面再次恢復到之前的狀態。

  “咱們走吧。”白牧野也沒去解釋大漂亮升級這件事,這事兒,還是不說的好。

  隨后的幾天時間里,白牧野一直按照法陣運行進行推斷,又先后找到了四處跟那種水晶裝置一樣的東西。

  每一次他都會讓大漂亮偷偷去升級一下。

  直到最后一次,大漂亮說她要沉睡一段時間。

  “我有種感覺,我這次醒來之后,將比之前變得更加強大很多倍!”大漂亮很有自信地說完,便進入了沉睡當中。

  除此之外,白牧野等人,則是一無所獲。

  此時距離他們進入到地宮,已經過去十二天。

  按照收獲來說,他們依然屬于真正的勝利者。哪怕那顆下品靈珠里面的靈力沒多少,那也是妥妥的極品寶物。

  “咱們要是能找到提升精神力的遠古神像就好了。”第十三天上午,單谷一邊無聊的到處踅摸著,一邊說道。

  就在這時,他身形突然站住,低聲道:“小心!”

  從那邊拐角處,突如其來的,走出來一群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