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下品靈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十分鐘后,對方一共八個人,鼻青臉腫的,全部被靈力鎖鎖著,失去了反抗能力。

  “現在能談了嗎?”白牧野問道。

  這群人全都一臉不甘地看著白牧野,心里面都憋悶著一口怒氣這個少年是個妖孽嗎?

  這才多大年紀,怎么動起手比他們這群老家伙還狠?

  不過,還是有點嫩。

  這也是他們唯一慶幸的地方。

  因為如果換做他們的話,早就把這些人給殺了。

  對了,那幾個小姑娘不錯,可以玩完再殺。

  這是一支經驗豐富的冒險團隊,而且后臺很硬,不然也不可能拿到這種地方的入場資格。

  打悶棍黑吃黑這種事情他們做過無數,早就輕車熟路。

  當他們留在后面的斥候發現白牧野這群人的時候,一個用得爛熟的套路直接就形成了。

  特別清新自然,這支隊伍沒有一個人有異議。

  在這種地方,尋什么寶貝,也沒有搶別人的來得快。

  這樣的事情,他們這些年不知做過多少。

  白牧野這時候則在耳機里面跟大漂亮溝通著。

  “沒有信號,無法聯接星際網絡,無法查詢這群人的身份。但他們一看就沒安什么好心,也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大漂亮輕聲說著。

  白牧野看著中年人道“為什么要算計我們?”

  “我們沒想算計你們,在這種地方,有點提防心里不正常嗎?”中年人沒開口,是那個最先被控制住的小五在說。

  “你們的提防,就是假裝跟地下生物作戰,然后引誘我們出去?”劉志遠問道。

  這群人頓時沉默起來。

  這特么沒法洗啊!

  他們用這種辦法,已經在這里坑了好幾個人!

  “這家伙身上帶著的是毒吧?”單谷在一個人身上搜出一些東西,擺在地上,指著那些零碎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走過去,打開幾個瓶瓶罐罐,聞了一下。

  然后不慌不忙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凈化符。

  被搜出東西那人頓時一臉失望,狗日的小東西怎么還有凈化符?

  “二下三入口那個人中的就是這種毒。”白牧野一臉肯定,然后看著這人“看來這種事兒你們沒少干啊?”

  “這是污蔑!你是神仙嗎?聞一下就知道?”這人一臉憤怒地道。

  “呵呵,我是符篆師,你可能不太理解一個符篆師掌握的知識有多么淵博,對這些東西有多么敏感。”白牧野說道。

  李敏站在一旁,心里一片茫然符篆師還應該懂藥劑學嗎?我怎么從來沒學過?大家是不是不是同一種符篆師啊?

  “怎么處理他們?”姬彩衣性格善良仗義,但也不是小傻白甜,在知道這群人想要算計他們之后,心里面充滿憤怒。

  不過要說在這把這群人直接殺了,她也下不了那個手。

  “不談了,咱們走吧。”白牧野道。

  什么意思?

  被靈力鎖鎖著的這群人頓時毛了。

  這雖然不是游戲地圖,打完怪過多長時間刷新,但被清理過的地方并不安全卻是每一個人的常識!

  這里面的地下生物多種多樣,就連一只螞蟻都能把他們都給殺掉。

  別說靈力被封印,就算沒被封印,他們想要從三下四都無比困難。

  這第三層的危險,就已經數倍于第二層了!

  “走吧。”劉志遠也點點頭。

  直接殺人,下不去手,放了這群人,更不可能。

  在這種地方圣母心,絕對會死的無比難看。

  所以就算司音和李敏她們有點于心不忍,但也都沒說話。

  白牧野毫不猶豫,起身就走。

  其他幾個人頓時跟上。

  “哎,咱們談談啊!別走啊!我們在這里得到了好東西,都給你們,放我們走,我們之間恩怨一筆勾銷!”那中年人終于急了,說話嘴里還漏風也顧不上了。

  白牧野回頭看了一眼“你們相互扶著,一點點走回去吧,能出去算你們命大,出不去……那就出不去吧。”

  隨后,眾人在那群人的怒吼叫罵聲中,一路往第三層深處走去。

  很快就把那些聲音徹底甩在身后聽不見了。

  “白哥,咱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太狠了?”單谷湊到白牧野身邊小聲問道。

  白牧野停下腳步,看了看單谷,又看了看其他人“你們也都這么認為嗎?”

  “不算狠,只是心里那一關,有點不太好過。”劉志遠實話實說地道。

  “對,那群人死有余辜,但一想到他們可能會因為我們死在那,心里就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姬彩衣道。

  “他們不會死的吧?”李敏說著連自己都不太信的話。

  司音不說話,大眼睛里也帶著幾分于心不忍。

  身后的地宮里面,肯定還有很多地下生物,一群被封住靈力的人,會有什么下場,幾乎可想而知。

  白牧野說道“我之前,經歷了一些事情,讓我學會了一個道理。”

  眾人看著他。

  白牧野說道“如果心慈手軟,最終倒霉的,一定是我們!”

  劉志遠點點頭“我贊同。”

  其他人也都默默點點頭。

  就像劉志遠和姬彩衣說的那樣,道理大家都明白,可心里面那一關,卻不怎么好過。

  但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這就是外出歷練的意義。

  危險,永遠不會只來自于野外的那些生物。

  更多時候,危險其實來源于同類。

  距離他們進入地宮,大概已經過去了十幾個小時,第三層他們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

  這還是在有地圖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地圖,恐怕他們現在還像是無頭蒼蠅一樣在這里亂竄呢。

  “休息一下吧。”劉志遠道。

  隨后大家隨便找了一個房間,這地方不用支帳篷,一條毯子基本上就解決了。

  劉志遠跟單谷還有白牧野守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姬彩衣、司音和李敏在里面。

  大家從背包里拿出吃的,默默的吃了一會。

  誰都沒有說話的心思。

  “第三層,只是被粗略清理了一遍,并沒有被徹底開發出來。”單谷吃著東西,突然說道“我們要不要在第三層尋找一下?”

  “我同意。”劉志遠點點頭“我也發現了,第三層只是被粗略的掃了一遍,并沒有被徹底清理過。”

  “先睡一覺吧。”白牧野看了一眼大家“都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

  地宮里面的照明設備散發著溫暖的光芒,大家雖然都很疲憊,但卻都沒有多少睡意。

  尤其司音和李敏還有姬彩衣這三個女生,都有些翻來覆去睡不著覺。

  “你們說,那幾個人,會不會死?”姬彩衣突然開口問道。

  “會。”劉志遠道“把他們留在那里,就沒打算讓他們活下去。”

  “他們真的十惡不赦么?”姬彩衣又問。

  劉志遠沉默了一下,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他們想要害我們,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為什么?我們都沒見過他們啊。”李敏在一旁忍不住開口。

  “哪有那么多為什么?黑暗森林法則而已。”白牧野隨口咕噥了一句“你們都不困嗎?這才第一天,之后還有很多天呢!”

  黑暗森林法則?

  那是什么?

  司音瞪大眼睛,李敏一臉不解。

  姬彩衣皺著眉頭,喃喃道“黑暗森林法則嗎?”

  “白哥,您可真有文化。”單谷忍不住說道“這個您都知道?”

  “什么是黑暗森林法則?”司音小聲問道。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像幽靈般潛行于林間,輕輕撥開擋路的樹枝,竭力不讓腳步發出一點兒聲音,連呼吸都必須小心翼翼他必須小心,因為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潛行的獵人,如果他發現了別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開槍消滅之。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就是永恒的威脅,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這就是宇宙文明的圖景,這就是對費米悖論的一種解釋。”

  單谷在一旁解釋道“先人當年還沒有走出銀河系時候就知道的道理。這個課本上沒有,但多讀些古老典籍,總會有所收獲。”

  “用在這里合適嗎?”李敏問道。

  “合適。”劉志遠回答道,無需太多解釋,畢竟大家都不傻。

  姬彩衣道“咱們的文明,其實也出現過數次斷層,好幾次都差點被徹底毀滅。但是還好,我們最終還是戰勝了對手,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人。”

  “所以,睡覺吧。”白牧野道。

  眾人“……”

  劉志遠靠坐在門口,看著閉目養神的白牧野,心中充滿了疑惑到底什么樣的人,能教出小白這種妖孽來呢?

  尤其他前段時間消失那么久,回來之后整個人身上的氣質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剛認識小白那會,就知道這人極聰明,但那時候的白牧野,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正常的少年。

  跟他們這些伙伴在一起,也顯不出任何特別成熟的地方。

  這才多長時間啊?四個多月而已,怎么就能發生這么大的變化?

  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如果劉志遠知道白牧野曾經經歷過什么,或許會理解。

  但現在,他只能表示迷惑。

  眾人只睡了大概兩三個小時,就被一陣悉悉索索地聲音給驚醒。

  首先醒過來的,是劉志遠,他眼里有些紅血絲,睜開眼的一瞬間,手中狂龍劍就順勢往門口劈下去。

  一道風雷斬,直接被激活。

  咔嚓!

  一聲脆響,瞬間驚醒了所有人。

  單谷和姬彩衣的反應也都極快,抓起武器就要進攻。

  但下一刻,他們都有些傻眼。

  剛剛睜開眼睛,人還有點迷糊的司音差點就發出一聲尖叫。

  一大群骷髏,堵在他們的門口,順著門往外看去,外面更是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個!

  剛剛被劉志遠劈碎的那個骷髏,大概是想偷偷摸摸進來。

  這個骷髏散架之后,剩下那些骷髏的眼睛里,原本平穩的火焰一下子猛烈燃燒起來。

  “靠,哪來這么多亡靈生物?”單谷大罵一聲,手中箭就嗖嗖嗖射出去好幾支。

  穿過幾個骷髏眼睛里的火焰,射在它們的腦殼里面。

  幾具骷髏頓時倒在地上。

  但是亡靈生物太多了,他們這邊的動靜,也驚動了其他所有的亡靈生物,一起朝著他們這里涌來。

  這座地宮,果然沒那么簡單!

  這場景不知道那些城衛軍的野戰部隊有沒有遇到過,反正是挺讓人頭皮發麻的。

  看來虛擬世界里面的地下地形,都不是憑空設計出來的。

  就在這時,白牧野突然攔住眾人的攻擊,他低聲道“等一下,有點……不太對。”

  “怎么不對?”單谷看著他。

  這時已經有骷髏要順著門框往里面鉆了。

  白牧野瞇著眼道“別著急,讓我想想。”

  “還想什么呀?都殺進來了!”單谷張弓就射,又是幾支箭射出去。

  白牧野用力的揉著腦袋“媽的,這該死的封印!”

  說話間,他直接拍出一張凈化符,拍向一只骷髏。

  一道流光之后,那具骷髏消失得無影無蹤。

  “幻術!”一旁的李敏突然間大聲道“這是幻術!”

  “怎么可能?如此真實,怎么可能是幻術?”單谷一臉不解。

  白牧野一把將他扯到身后,然后低頭尋找起來“這里肯定有陣眼,這地方是法陣!”

  “我靠它們又殺進來了!”單谷大聲道,他覺得小白有點魔怔了。李敏也跟著發瘋。

  這明明就是真實的骷髏,怎么就是幻術了?

  就連司音都站起身,一臉恐懼地輪著裂天錘猛砸,阻擋這些骷髏。

  白牧野在房間里到處尋找,終于在一塊顏色相對較暗的地磚前停下腳步,蹲下身子看了半天,沖著劉志遠喊道“隊長,過來幫我把這塊磚撬開!”

  劉志遠愣了一下,但還是走過來,看著那塊地磚,猶豫了一下,然后從身上取出來另一把短劍,用力的撬向這塊地磚。

  六級靈戰士,撬開這塊磚沒多少難度,隨著這塊磚被撬開,下面頓時露出一個不算太大的空洞來。

  一個四四方方的小箱子,就在那空洞里面擺放著。

  隨著這塊地磚被撬開,外面大量的骷髏幾乎是在一瞬間,全部化作光芒消失了。

  這一幕實在是太神奇了,簡直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單谷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順著門看出去,自己幾支箭掉落在走廊地宮的對面墻下地上。

  這地宮的墻壁極為堅固,箭射不透。

  他喃喃道“怎么會這樣?”

  劉志遠呆呆的看著那個箱子,他沒想到居然會有這種收獲。

  箱子里是什么?

  一只白皙的手,順著劉志遠身邊伸過來,一把抓起那四四方方小箱子上面的把手,把它拎了出來。

  是姬彩衣。

  她笑道“開箱子這種事兒,我最喜歡。”

  說著,她看向白牧野“能開嗎?”

  白牧野往后退了兩步“要不,你試試?”

  姬彩衣頓時瞪了他一眼“你這是什么意思?里面有機關不成?”

  白牧野道“這種事兒誰敢說?”

  姬彩衣被他嚇得不敢動了。

  莽又不是傻,總不能明知有危險,還非得堅持吧?

  “所以,還是我來開吧,跟你說,我開箱子從來都是歐皇級別的。”白牧野一邊吹噓,一邊隨開了這個箱子,因為他已經猜到這里面是什么了。

  咔吧。

  一聲脆響,嚇了眾人一跳。

  白牧野沖他們呲牙笑道“沒事兒。”

  “呼!”

  眾人長出一口氣。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你明知道沒危險是吧?”

  “嗯,以前的時候,多少有過一點了解,這種東西叫夢幻之源。其實說穿了,就是幻象的源頭。這幻象之所以如此真實,是因為有強大的能量源在供應。我們在這里睡覺,應該觸發了這里的機關,然后出現這些骷髏。如果我們拼了命的跟這些骷髏戰斗,哪怕就算一直打到我們累死,恐怕也不會有什么結果。”

  白牧野看著眾人解釋道“只要找到夢幻之源,就可以解了這種幻象,然后呢,還可以得到這些幻象的力量源泉。”

  他看著箱子里面靜靜放著的那顆珠子,還有包圍著這顆珠子的樓控裝置,忍不住有些感慨道“真精致啊!想不到那個時代的人,竟然這么厲害。通過一顆靈珠,就能制造出這種骷髏大軍的幻象來。只可惜,這玩意兒的用法早已失傳了,再好……我們也不會用。”

  白牧野說著,伸出手,將安放在鏤空裝置中間的那顆青色珠子取出來,沖著幾人呲牙一笑,一掃多年手黑的郁悶“怎么樣?哥是歐皇吧?”

  說真的,這幾個人全都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他們甚至到現在都有些反應不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

  怎么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就找到了一顆下品靈珠?

  要不要這么神奇啊?

  “白哥,你這些……都跟誰學的?”單谷瞠目結舌地看著白牧野。

  這些知識簡單嗎?

  說出來之后,好像也沒多難,大家都能很容易就理解了。

  可問題是,這么偏門的冷知識,就連單谷和姬彩衣還有劉志遠這些學霸都完全不知道!

  你說黑暗森林法則,這個沒問題,古老典籍上有記載。可這種機關術幻象,白牧野又是如何知道的?

  這真的有點太過神奇了。

  “嘿嘿,學的有點點雜嗷。”白牧野笑了笑,腦子里卻忍不住想到三仙島……你到底是個什么地方?

  這座自家先祖參與建立起來的神秘勢力,真的只是培養人才那么簡單?

  這種對外界來說根本就接觸不到的知識,在三仙島……卻只是孩子們的啟蒙知識罷了。

  只是用來增強小孩子學習興趣的小故事而已。

  但,真他媽有用啊!

  難怪三仙島上的財富如此驚人……

  白牧野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幾個人依然一臉呆滯的,這豈止是學的有點雜?

  這知識豐富的……有點可怕了吧?

  “喏,大家要不要看看?看完就收起來吧。”白牧野微笑著“我說過,我們一起努力,不讓那一天出現的。”

  一枚下品靈珠,其靈力含量可以直接造就一個宗師級別的高手!

  當然,這只是在沒有桎梏的情況下,理想中的完美狀態。

  因為到了四級以上的靈戰士,每提升一級,便需要打破一道身體中的桎梏。只有打通這道桎梏,才能真正提升等級。

  像白牧野現在這種,處在四級巔峰狀態,如果沒有適合他的靈戰士功法去修煉,那么他也沒辦法突破這層桎梏。

  也就是說,靈珠這東西,對宗師級以下的靈戰士來說,并不適用。

  但這卻是一筆驚人的財富啊!

  對一個宗師境界的靈戰士來說,能瞬間多出四百多點靈力的靈珠,就是這世上最頂級的寶物了!

  因為它不僅僅是增量那么簡單,而是拓寬靈海的寶物!

  一個初級宗師,剛剛踏入宗師境界的時候,靈海只能容納四百點靈力。

  消耗之后,或修煉,或通過靈石進行補充,可以補回到四百點。

  隨著境界提升,靈海不斷擴大,靈力越來越多。

  一顆下品靈珠,直接可以將剛剛踏入宗師領域的初級宗師靈海擴大一倍!

  這才是靈珠的真正價值!

  除了靈珠,還有一種封印著大量精神力的神像!

  一座下品神像,可以讓進入宗師境界的小白瞬間直奔中級宗師而去。

  所以,靈珠和神像,都是真正的至寶!

  大家拼命往遠古遺跡里面跑,目的是什么?

  還不是為了它們?

  拍賣行里,一顆這樣的下品靈珠,就算掏空白牧野身上目前所有的錢,恐怕也只能叫一次價。

  “咱們這是……發財了?”土豪小姐姐姬彩衣拿起白牧野手中這枚青色珠子,喃喃說道。

找到寶貝了,大家多投幾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