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多少有點意外,自己送單谷一點關于修煉的資料,竟然讓幾個聰明而又敏感的伙伴一下子想這么多。

  他不希望大家因為這件事而產生什么心理負擔,于是拉著幾個人圍坐在沙發上。

  “我之前就跟你們說過吧?我精神力超級高?”

  “我其實是一個超級天才。”

  “好吧,我都承認了。”

  “還有什么想問的,你們就問吧。過了這一村,可就沒有這一店了。”

  白牧野說完,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單谷一臉滑稽地看著他:“哥,您是跟我們搞笑呢吧?”

  姬彩衣也是一臉無語:“本來的確有點難受,但看你現在這樣子,我忽然很想笑是怎么回事?”

  司音:“發生了什么?”

  劉志遠若有所思地看著白牧野問道:“你真的精神力超高?”

  “真的。”

  “有多高?”這話是姬彩衣問的。

  “我入學的時候,是二十……”白牧野看著他們:“現在已經三十九了。”

  “都知道你二十……啥?你說你精神力現在多少?”單谷一臉震撼地看著白牧野。

  姬彩衣和劉志遠也都被驚嚇到了。

  司音在那想了半天,才一臉驚喜地道:“呀,小白哥你精神力長的這么快?”

  大家:“……”

  司小音你是不是故意慢半拍的?你有這么笨嗎?

  “對,我現在精神力三十九,但這……卻是被封印之后的。”白牧野笑笑:“我早和你們說過,我很厲害的,可是你們不信啊?”

  “不是,你這種誰能信啊?”單谷一臉哀怨地看著白牧野:“誰敢信?”

  “其實之前,我倒是懷疑過。”劉志遠若有所思地道:“一個精神力只有二十出頭的人,是不可能擅長那么多種符篆術的,尤其那些遠不是你擅長的全部。但我們從來沒敢去往你精神力真的那么高那方面去想啊……”

  “是啊,我們之前真當你是在開玩笑,白哥,能透露下,你精神力到底有多高嗎?”單谷笑嘻嘻看著白牧野,其實內心深處依然沒能從剛剛的震撼當中緩過來。

  而且在內心深處,還涌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白哥真的是兄弟!

  哪怕他骨子里是個特別敏感的人,但在這一刻,心里面除了感動,也不可能生出其他想法。

  他沒那么不知好歹。

  “高到傳出去說不定會有人想弄死我。”白牧野看著他們:“兩百多!”

  “臥槽,兩百多?你的真正實力是高級符篆師?十七歲的高級符篆師?靠靠靠,千萬別說出去!”單谷被嚇到了。

  劉志遠看著單谷,然后又看看彩衣跟司音,一臉認真地道:“這件事,是我們團隊最大的秘密!”

  “對,最大的秘密,跟誰都不準說。”姬彩衣看著單谷。

  單谷:“看我干啥?我能出賣白哥不成?”

  “你話多,言多必失。”姬彩衣道。

  “我是嘴巴里水多又不是腦子里水多!這事兒不是開玩笑,我心里面有數。”單谷一臉認真的保證。

  白哥給他弄來了這種級別的呼吸法,他要再把白哥給賣了,那還是人不了?

  “嗯,這是我們最大的秘密!”司音在一旁說道。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道:“志遠說得對,如果……未來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們完全跟不上你的步伐了,你不要顧慮我們,我們不但是隊友,更是最好的朋友!”

  “對,你走的越高,我們越開心。以后出去都可以跟人家吹牛的。”單谷道。

  “是的呢,我們都希望小白哥以后有特別特別高的成就。”司音一臉憧憬。

  白牧野笑著道:“我們是一個團隊,永遠都是,所以,我們要一起前進!”

  “對,永遠都是!一起前進!”劉志遠說著,伸出一只手來。

  五只手,搭在一起。

  下午。

  大家前往百花城的航空中心,準備出發。

  “那座地宮距離百花城大概一千多公里的距離,其實很近的。”

  車上,劉志遠給幾個人介紹著,然后說道:“但彩衣那邊得到的消息,這次去那里的人,不止我們這些,還有一些其他人在。所以我們也要多加小心。我再強調一遍,這里是現實世界,人心難測。而且一旦進了地下城,就等于失去了所有文明律法的庇護。在那里,我們只有靠自己。”

  劉志遠說得很直接,大家都能明白,各自點了點頭。

  在航空中心這里,五個人見到了已經等候在這里的李敏。

  看見眾人,李敏臉上露出開心笑容,主動走過來一一打招呼。

  然后拉著姬彩衣的手說道:“彩衣,謝謝你們啊,還肯帶著我這個拖累。”

  “怎么就是拖累呢?我知道你的符篆術也很厲害的,到時候還指望你給我們回血呢。”姬彩衣拉著李敏的手,笑著說道。

  李敏是輔助系的符篆師,靈力補充和精神力補充都不錯,而且還擅長速度和力量這兩種符篆。

  雖然都是初級下品,但多一個輔助,大家也都很開心。

  李敏這時候還不知道他們要去的地方是哪,反正有人帶,跟著就是了。

  幾個人上了一艘小型航天器,只有十幾個座位。

  航天器上,也就只有他們這幾個人。

  “這是私人航天器嗎?”李敏上來之后,坐在柔軟舒適的座椅上,有些好奇地問道。

  單谷笑著回答:“這是彩衣家的。”

  “哦……”李敏聲音中,帶著一絲驚嘆和幾分羨慕,她家庭條件也不差,但也沒壕到擁有私人航天器這份上。

  姬彩衣笑著道:“都是家里面的,也不是我多有本事。”

  單谷道:“會投胎也是一種本事。”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

  隨后,航天器很快起飛,快速而又平穩地飛在天空中,朝著目標方向快速飛去。

  白牧野覺得應該給李敏介紹一下情況,于是便跟她說了一下。

  “呀,剛清理出來的地宮?”李敏眼神里沒有恐懼,更多的是驚喜。

  沒經歷過這種地方的人,多半都是這反應。

  尋寶嘛!

  但隨后,她便有些歉意地看著幾個人:“我這……之前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話,我就不來了。”

  一個剛剛清理出來的遺跡,價值是不可估量的。

  尋常人根本就沒有機會進入,所以明白這個道理的李敏頓時知道自己占了人家多大便宜。

  “沒關系的。”單谷微笑著道。

  “這樣,回頭里面的所有收益,我都不要,我只是想要鍛煉一下自己。”李敏一臉認真地道。

  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都忍不住笑起來。

  李敏被笑得莫名其妙,疑惑地看著大家。

  單谷道:“我們的所有收益,都是白哥的,哈哈!”

  “啊?”李敏一臉不解。

  “他們開玩笑的。”白牧野笑著搖搖頭,他不想把自己送他們貴重武器的事情說出來。

  李敏點點頭,聰明的沒去多問。

  哪怕大家是同學,但想要融入到對方的集體中,最好的方式就是再主動一點,勤奮一點,有點眼力見。

  最重要的一點:別那么好奇!

  這些李敏都沒問題,她本身就是個情商很高的女孩子。

  一千多公里的距離,對于巨大的飛仙星來說,并不算什么。對百花城來說也算是近郊。

  飛行器飛了大約三十多分鐘,就到達了目的地。

  這是一片群山,這處地宮,是在群山深處的一處大山坳里發現的。

  距離這里不遠的地方,還有一處已經開放了上千年的次元空間。

  那處次元空間幾乎已經到了免費開放的程度,雖然還在收門票,但價格卻非常低廉。

  跟個大公園差不多,哪怕普通人也都承受得起。

  因此在來的路上,他們遇到很多大大小小的飛行器,還有開著飛車來的。

  這種也真是心大。

  飛車這玩意兒在野外,一旦遇到危險,連點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這種意外,其實每年都會發生很多次。但很多人依然不在意,認為這種事不會輕易發生在自己身上。

  到了目的地,眾人從飛行器上一下來,就感受到了一股緊張氣氛。

  這里戒備森嚴,大量穿著制式裝備的城衛軍守護在這。

  飛行器一降落,頓時有人上來檢查各種證件和文件。

  見是一群少年,很多人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胡鬧,這是誰放過來的人?”一名首領模樣的城衛軍遠遠看著從飛行器下來的一群人,皺起眉頭問身邊的人。

  “他們是這次百花杯冠軍得主,按照規矩,是有資格進入地宮的。”身邊有人低聲解釋了一句。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別人不清楚,你們不知道那里面的危險嗎?一群小屁孩,仗著精良的裝備和一點手段,贏個沒什么卵用地百花杯,便以為可以闖這種地方嗎?”

  這里的首領是一名中校,看上去四十多歲,一臉威嚴。

  雖然都是城衛軍,但跟常年駐守在城里的那些城衛軍不同,他們這些人,屬于城衛軍里面的野戰兵種。

  專門負責遠古遺跡的發掘和清理工作。

  這是一群常年行走在生死邊緣的人,對生死這種事兒看得很淡。但也不希望眼睜睜看著一群孩子去送死。

  這地方號稱是清理完畢了,可實際上,只不過是大概過了一遍篩子,里面是否還隱藏著巨大的危險,誰都不敢說。

  所謂的內部開放,其實不過是給有資格進入的人一個尋寶的機會!

  當然,這也是城衛軍的數量不夠,清理不過來。

  希望通過招募一些有資格進入的強者進來,幫著一起清理!

  等到反復篩查,確定沒有危險之后,會專門投放一些低等級的生靈進來,作為歷練場所。

  所以那些前期有資格在這里面探險的人,尋找到的東西,自然歸他們自己所有。

  但同樣,如果死在這里面,城衛軍也是絕不會負任何責任的。

  “他們的比賽視頻我看過一點,實力并不弱,而且,他們這次過來,好幾個方面都打了招呼。”身邊一名城衛軍輕聲說道:“有孫家,還有關城主。”

  “孫家居然都打了招呼?”城衛軍首領微微一怔,隨即若有所思地問道:“他們怎么說?”

  “那邊說,不用給什么照顧,也不用管這群小家伙,讓他們自己闖蕩去。”

  “居然是這種招呼?有點意思。”城衛軍首領那張黝黑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如果對方打的招呼要是那種:幫我們好好照看一下孩子,不要讓他們有什么危險……

  哪怕打招呼的人是孫家的大佬,按照這位城衛軍首領的性格,也會硬邦邦地懟一句:我們又不是保姆!想找人孩子,去幼兒園找去!

  是的,就是這么耿直。

  因為這關系到生死,馬虎不得。

  但人家的意思不是讓他們照顧,而是讓他們不要阻攔。再加上本身也是夠資格進來,這就沒問題了!

  反正出了事,也沒人會怪罪到他頭上來。

  司音一下飛行器,看見這種場面,心里就忍不住有點緊張。

  “那些城衛軍好嚴肅啊。”單谷在一旁小聲說道。

  姬彩衣看著劉志遠去跟上來檢查的城衛軍交涉,回頭瞪了單谷一眼:“廢話少說。”

  李敏一雙眼四下打量著,臉上也帶著幾分緊張。

  她對白牧野輕聲說道:“我就帶了兩百多張成品符,會不會不夠啊?”

  白牧野道:“不夠現畫。”

  “啊?在這種環境畫符?”李敏一臉驚訝地看著白牧野。

  “是啊,不然你以為呢?誰出門能帶幾千上萬張符?又沒有儲物戒指那種神器。”白牧野說道。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下意識地說道:“我有一個,但很小,不過用來裝符的話,應該可以裝很多。我把它給你吧。”

  說著就要從手指上往下摘一枚指環,不過動作在做到一半的時候,頓了一下,臉色微紅地道:“現在不行……等我回頭清理出來的。”

  白牧野想起上次她給自己精神力異果的時候,那個仿佛憑空變出的小木盒,忍不住道:“你還真有這東西啊?”

  “這玩意兒死貴死貴的,其實對我來說,沒太大的作用,不過給你用倒是正合適!”姬彩衣一臉不在意的道。

  “別,你還是自己留著裝點東西吧,你的匕首裝在那里是最適合的。”白牧野說著,拍了拍身上背著的大背包:“我這里,東西全著呢!”

  野外生存還得帶一堆工具呢,他們這是地宮探險,怎么可能一點準備都沒有?

  就連李敏,身上都同樣背著大背包。

  李敏在一旁,很是羨慕白牧野跟姬彩衣他們的這種感情。

  她知道姬彩衣跟劉志遠才是一對,但卻能感覺到他們五人之間的那種親密無間的關系。

  她也有隊友,是一支高二的團隊。在那支隊伍里面,她也像個小公主一樣被寵著。

  但卻沒有白牧野他們這些人這種感覺。

  心里不由有些后悔,早知道這樣,當初還不如加入他們的隊伍了呢。

  一場比賽雖然只能上場四個人,但沒人規定一支隊伍不能有更多人啊!

  司音也從來都不上場,但人家的關系不還是那么好?

  她想起剛剛白牧野說的話,忍不住問道:“你能在這種環境下畫符?”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一臉認真地道:“你也必須能!”

  “我……我畫符需要特別安靜的環境,但凡有一點打擾,我就容易出錯。”李敏有點郁悶的道。

  姬彩衣跟單谷和司音微微一怔,他們是見過小白現場畫符的,這家伙在哪都能畫,走到哪畫到哪。有些時候手里面根本沒有符篆筆,手指都是比比劃劃的畫符動作。

  但卻沒往畫符場地那方面去想過,現在終于發現,小白跟其他的符篆師,真的是不一樣的!

  這就是超級天才跟普通人之間的差距嗎?

  而且他們團隊中這位超級天才,不但天賦極高,而且……似乎也比別人更努力啊!

  “習慣就好了。”白牧野看著李敏說道。

  這時候劉志遠已經回來了,對著眾人點點頭:“好了,沒問題了,大家準備出發吧!”

  “嗯,走嘍,尋寶去嘍!”單谷一臉開心。

  就連白牧野,心情也禁不住有些激動。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真正的進入到遠古遺跡中。

  回頭會有怎樣的際遇?

  會找到下品靈珠嗎?

  每個人心里面,都是充滿了期盼,都在憧憬著。

  一群人來到洞口的時候,突然間被一個人攔住,正是這里的那名城衛軍主官。

  他看著幾個少年,目光在白牧野身上稍微停留了一下。

  好帥的男孩子!

  “下去之后,注意一點。這里面的團隊,不止你們一支。有些不是百花城的,真要遇到危險情況,不要手下留情。”說完之后,這名城衛軍首領便轉身走了。

  什么意思?這下面危險的不僅僅是地宮本身?

  幾個少年都露出若有所思地神色。

  劉志遠則很及時地說了聲謝謝,然后看了一眼幾個同伴:“走吧咱們。”

  地宮的入口,被城衛軍清理和重新建設過。非常寬大,六米多寬的一條水泥路,一直向下延伸。

  道路兩旁豎著明亮的照明設備。

  幾個人沒有車,只能走路進去,單谷一邊走一邊說道:“感覺我們像是走向另一個世界呢。”

  “少胡說八道。”姬彩衣瞪了他一眼。

  單谷嘿嘿一笑,一呼一吸之間,已經開始了那部弓箭手呼吸法的學習。

  之前雖然也知道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在內心深處,單谷還是有著一股屬于少年的熱血,和不服輸的驕傲勁頭的。

  直到他見到這部呼吸法,終于明白了自己之前不過是井底之蛙。

  雖然白牧野沒說那么多,但這種事兒不難猜,一定是對方想要跟他成為隊友,才送出如此大禮。

  既然如此,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辜負白哥這一番心意!

  我的天賦是不如那些超級天才,但我一定會努力達到自己所能達到的極限,然后再突破它!

  不能給白哥丟人!

  更不能拖他后腿!

  這條路并不長,大約只有六七百米,很快就到了盡頭。

  前方雖然依舊明亮,但一股陰森的氣息,瞬間撲面而來。

  司音打了個哆嗦,忍不住躲到了姬彩衣身后。

  幾個人都覺得身上稍微有點冷,相互看了一眼,面色都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劉志遠將長劍從劍鞘中抽出來,那鋒銳的劍鋒讓他心里面多了一些安全感。

  單谷也將弓持在手中,弓弦上搭著六支箭。

  這不是他的極限,但卻是他的最強攻擊極限!

  姬彩衣兩手空空,如果有需要,她的暗月之刃會在一瞬間出現在手中。

  司音也把裂天錘取了出來。

  劉志遠道:“我跟單谷在前,小白在我倆身后照應,彩衣跟司音在小白身后,李敏在最后負責彩衣跟司音的輔助。”

  “好的!”

  大家對這個安排都沒什么意見。

  這不是大家可以隨便莽的地方,聽從安排,是第一要素。

  “大家不用擔心,這地方屬于入口處,就算這地宮里面有什么東西,也不可能跑到這兒來。”單谷回頭看著眾人笑著道。

  大家當然都清楚,可清楚歸清楚,緊張卻是一定的。

  真正的地宮,從這里開始。

  根據之前得到的資料,這地宮一共應該有七層,目前探索出來的,有六層。

  最后一層的入口已經過去兩年時間,都沒能找到。

  很多人甚至認為這處地宮并不存在第七層。

  可根據一些先進的儀器探測,發現第六層下面確實是中空的。

  儀器不會出錯。

  這是星際時代,這些儀器連一顆星球的質量都能輕易測算出來,又怎么可能探不明白一處地宮?

  但遲遲找不到第七層入口,官方也有點沒了耐心,于是干脆內部開放這里。

  看看其他人進來,有沒有希望找到第七層。

  因此大家進來之前,就早已經被告知,一旦發現第七層,盡量不要自行探索。

  可以將進入的方法上交,會得到無比豐厚的獎勵!

  這種獎勵,絕非城際聯賽冠軍的獎勵所能比的。

  對于那些專業的冒險團隊來說,這才是他們的心頭最愛。

  探索未知領域,固然可能收獲更加豐厚。可因此喪命的幾率,同樣也是無限增大!

  幾個人的小團隊也早就商量好,不要心急,一層一層往下探索。

  一旦遇到危險,立即想辦法退出。

  堅決不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