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要讓那一天出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下線之后,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

  當年大家都在三仙島的時候,最鬼的人既不是白牧野,也不是林子衿……那個時候的林子衿還小。

  當時島上最古靈精怪的人,其實是于秀秀!

  她的感知能力超級強大,而且記憶能力應該是島上最出眾的那幾個之一。

  是一個過目不忘的頂級天才!

  如果說一開始大家住在一片別墅區算是巧合的話,那么后來于秀秀不斷接近他,不斷表示想要跟他交朋友……就有點不太對勁了。

  不錯,在正常情況下,一個像他這樣的高級符篆師,確實有讓人主動結交的資本。

  可問題是,于秀秀自己也是高級符篆師啊!

  她的天賦說起來也是最頂級那種,一點都不差!

  白牧野易容成的小黑胖子雖然強大,一路連勝,可黑域中能夠連勝的人多了。

  現在比他連勝場次高的人更是大把抓。

  為啥她不去跟那些人結交,卻對自己這個小黑胖子那么感興趣?

  想到這,白牧野忍不住用手扶額。

  真是后知后覺啊!

  怪不得她不生自己的氣,怪不得叫她小籠包她還挺美……這特么分明是一早就懷疑自己身份了吧?

  自己越是抗拒她,她就越是敢確定!

  因為如果不是知道她身份的話,為什么要抗拒?

  一個極其漂亮又天賦卓絕的大美女主動跟你交朋友,為什么要拒絕?

  人家又不是想跟你發生點什么,只是想交個朋友而已。

  根本就沒有拒絕的理由啊!

  白牧野臉上露出苦笑,他現在終于想明白了。

  于秀秀一定是早就從他的一些習慣上認出了他。

  沒揭穿,是因為他在演,她也便陪著演。

  可是這丫頭,她真的不怕受到三仙島的懲罰嗎?

  看來,下次去黑域的事實,真得找她好好談談了。

  好好活著不好嗎?

  年輕漂亮,雖然平,但那也沒什么呀?

  說不定以后還能長呢!

  好好活著不好嗎?

  就算真的想要反抗,也不能如此光明正大啊!

  之前那些鬼心眼都哪去了?被狗吃了?

  真當三仙島上的那群老東西是吃素的?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趕到學校。

  一群小伙伴們也都來的很早,期末考試,大家還是比較積極的。

  高中的文化課并不簡單,但對一群學霸來說,卻也談不上有多難。

  很順利的考完第一科之后,大家又繼續考了第二科、第三科……

  一整天的時間,都在忙著考試。

  等到最后一科考完,外面已經華燈初上。

  一群小伙伴們也都有點疲憊的揮手告別。

  明天就放假了!

  成績大概需要幾天才能出來,也沒多少人關心這個,反正都不會太差就是。

  幾個人約定好明天中午在姬彩衣那里集合,準備前往那座地下城事宜。

  回到家之后,白牧野再次進入了黑域。

  馬上就要出門很長時間,總不能帶著虛擬倉出去。

  有些話,還是今天就說清楚的好。

  他這邊一上線,那邊一些人頓時收到消息。

  顧英俊給他發來了一條消息:“魔王,上線了?”

  白牧野回了他一句:“回頭有事跟你說。”

  “好的!先去打擂臺了。”顧英俊回了一句之后,就沒動靜了。

  白牧野隨后聯系于秀秀,既然已經被她察覺到,那么再裝作不認識,就沒有意義了。

  必須要讓她警覺起來,讓她明白三仙島的那些手段。

  有些東西,她在島上,哪怕經歷了當年那件事,也未必能知道得多么詳細。

  可沒想到的是,白牧野上線一個多小時,也沒能聯系到于秀秀。

  一直沒來。

  這時候,顧英俊那邊再次聯系他,能感覺出他心情不錯,挺嘚瑟的。

  “打完兩場,連勝!今天不打了,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說?”

  “來我家吧。”白牧野給顧英俊發了個定位過去。

  那邊悶了很久,才回了一句:“我沒車……”

  三個字,加上一排省略號,是那么的委屈、弱小、無助。

  嘿嘿,小可憐!

  一個可能在現實中呼風喚雨的超級天才,進入到黑域之后,居然變得一貧如洗。

  原來黑域還有這種功效?

  可以讓那些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弟們感受一下貧窮的滋味?

  “我去找你吧,那家咖啡館。”白牧野說完之后,便出了門,開著造型拉風的跑車,一路風馳電掣,進入到主城。

  主城的路上人比之前多了些,人行道上人來人往,不少人都對白牧野這輛跑車投過來鄙夷的眼神。

  是的,一點都不羨慕!

  在黑域里面裝什么?再真實它也是虛擬世界!

  這種一看就是贏了幾場比賽,便迫不及待買輛跑車裝逼的!

  像我們這種一心提升自己的人,都把錢存起來買修煉材料了,所以我們也不是買不起,只是不想買罷了!

  有本事就在現實中比一比!

  白牧野從來不在乎這種內心戲,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再說,我在黑域有車有房那又不是我的錯!

  來到咖啡廳,看見顧英俊已經等在那里。

  并且也點好了兩杯咖啡放在那。

  坐下來之后,白牧野開門見山地道:“有件事,要求你幫個忙。”

  “哦?”顧英俊微微一怔,隨即眼中露出一絲驚喜:“找我幫忙?好啊?需要我做什么?”

  “你平日里的訓練方法,方便給我一份不?”白牧野道。

  顧英俊先是一愣,隨后笑道:“是要給你團隊中的弓箭手同伴?”

  白牧野點點頭,這個也沒什么可掩飾的。

  單谷的靈力天賦肯定是不如顧英俊的,但在箭術這方面的能力,卻未必就真比小顧差那么多。

  不同的訓練方法,也能產生不同的結果。

  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行,這個簡單,你留個郵箱給我,回頭我就給你傳過去。”顧英俊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隨后想了想,又道:“對了,光有訓練方法也不成,我的那些訓練方法,未必百分之百適合他。我這里呢,還有一部適合弓箭手的呼吸法。這個東西,外面應該很難得到了。”

  “啊?可別,這個就算了。”白牧野先是有點驚喜,不過隨即便搖起頭來拒絕。

  他不是不知好歹的那種人,小顧這人很熱情,跟他交朋友也很主動,但大家目前階段畢竟還不是特別熟悉。

  一部心法,還是外面很難得到的心法,價值肯定不會低!

  想想之前姬彩衣得到的初級中品暴擊術,只是初級……中品而已,價格都那么昂貴。

  “呵呵,行。”顧英俊笑著點點頭,然后看著白牧野:“就這點事?”

  “嗯,就這。另外,我可能還要出門一段時間,估計至少得十幾二十天才能回來,或許時間更長。”白牧野道。

  “假期出去歷練?”顧英俊想了想,道:“正好我這段時間也有這個打算呢,之前還在猶豫。既然你也要出去,那我也不來了。”

  兩人又說了一會話,顧英俊便告辭離去,回他的“鴿子籠”準備下線。

  所謂鴿子籠,就是白牧野一開始進入黑域時的那個小黑屋。

  主要功能其實跟別墅沒多大差別,就是感觀上不一樣。

  這就像很多人都說買那么大房子沒用,睡覺還不是一張床?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一間一眼就看到底的小屋子,跟一棟背山望水的奢華別墅,真一樣么?

  白牧野愉快地接受著路人的鄙視,開著跑車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又在這里等了一會兒,結果還是沒能等到于秀秀。

  看來這丫頭今天是不會上線了。

  想了想,白牧野還是給她留了一條信息,告訴她自己大概很多天不能上線。

  留言之后,白牧野沒有選擇進入擂臺,而是直接下線。

  好好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餐之后,白牧野先是在書房里畫了一會符。

  業精于勤荒于嬉,碎片時間要利用好。

  畫符對白牧野來說就是寫作業,他最喜歡寫作業了。

  中午,開著車來到了幾人的秘密據點。

  他來的時候,只有隊長一個人到了,正跟彩衣商量著什么。

  見他過來,兩人笑著站起來打了個招呼。

  劉志遠隨后投影出幾道光幕,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大量文字,還穿插著圖片。

  “你看一下,這是我們目前所掌握的那座地下城的資料。”

  白牧野點點頭,認真看了起來。

  “有點復雜啊。”白牧野輕聲道。

  “非常復雜,那是一座龐大的地宮,里面雖然被清理過一遍,但依然危機四伏。所以我們這次提出去那里,官方是不太贊同的。”姬彩衣在一旁眼睛亮亮的說道。

  不是,明明很危險的一件事,你眼睛那么亮是什么鬼?

  “對的,這次也是巧了,正趕上這座地下城剛剛清理完畢,太厲害的生物已經沒有了。按照規矩,達到了有限度的內部開放標準。所以他們不能拒絕我們的進入。但說起來,這種沒有經過反復探索的地下城,很可能還隱藏著許多難以預料的危險。”劉志遠看著白牧野:“這是在現實中,我們一定得小心謹慎。”

  “那是必須的。”白牧野點點頭。

  隨后,單谷和司音也來到這里。

  大家雖然已經同意帶著李敏一起,但這地方是幾個小伙伴的聚會之地,并不希望有外人過來,因此沒有叫她過來。

  等出發的時候,大家再碰面就好。

  白牧野看見單谷,想到什么,開啟了讓大漂亮幫他申請的那個虛擬郵箱。

  這種郵箱是不記名的,如果不想暴露身份的話,用來傳遞一些秘密信息最合適不過。

  打開之后,白牧野看見有一封郵件。

  也是唯一一封。

  “單谷,把你的郵箱給我,我發給你一點東西。”白牧野道。

  “好東西嗎?”單谷擠眉弄眼。

  “嗯,好東西。”白牧野一本正經地點點頭。

  “你們真無恥!”姬彩衣一臉嫌棄地翻了個白眼,青春期的男孩子們開始變得討厭了,想不到小白這么帥的人居然也學壞了!

  “我給他發一點弓箭手訓練教程,怎么就無恥了?”白牧野一臉疑惑地看著姬彩衣。

  姬彩衣:

  單谷在一旁:“臥槽!臥槽臥槽!白哥白哥,你你你你……你這從哪弄來的?”

  大量視頻,被單谷直接投放在半空中,里面都是各種各樣的弓箭手教程。

  有教如何發力的,有教如何運用步伐的……非常詳細。

  而且簡單通俗易懂!

  哪怕是白牧野這種完全不懂弓箭術的人,多看幾遍,也能學個虎皮色。

  “很高明?”白牧野對這方面的知識不太懂。

  “很高明?豈止是很高明?簡直太他媽高明了!”單谷眼睛瞪得老大:“這比我學的那些東西不知高明出多少倍!咦?這是個什么東西?呼吸法?我……”

  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那部呼吸法的電子文檔。

  只看了幾眼,單谷瞬間將它收起來,然后將半空中那亂七八糟的視頻教程都收起來。

  一臉火熱地看著白牧野。

  “你那啥眼神?”白牧野皺了皺眉。

  平日里外面的那些小阿姨老姐姐們就經常這么看他,總感覺像是要把他給吃了似的。

  那些都還能勉強忍忍,可單谷這眼神是什么鬼?

  還有,什么呼吸法?自己不是已經拒絕了嗎?小顧還是給發過來了?

  “哥,親哥,我的親大哥!”單谷差點就沖過來抱著白牧野啃兩口,整個都激動得有些面紅耳赤的。

  說實話,話癆單就是嘴巴欠了點,廢話多了點,但骨子里還是很高冷的。

  跟團隊里幾個伙伴向來談笑無忌,但卻很少有如此失態的時候。

  原本打算調侃他的姬彩衣也不由一臉莫名地看著白牧野,心說小白給單谷灌了什么迷魂湯?一副要愛上小白地模樣?

  “那部呼吸法很好?”白牧野問了一句。

  “操!好!太他媽好了!只用一個好字來形容它,簡直就是對它的一種侮辱!這簡直就是世間頂級的弓箭手呼吸法啊!”

  單谷一臉激動地看著白牧野,不說幾句粗話實在沒辦法表達出他此刻的激動心情。

  “真有那么好?”白牧野心有點微微往下沉,媽蛋,這個人情可是有點大了。

  小顧啊,你這么大方是不是有點太沒心沒肺了?

  就為了以后跟我成為隊友,在完全不了解我是個怎樣的人的情況下,就把這么貴重東西隨手送人了?

  雖然不清楚顧英俊那邊具體什么情況,但這種大禮,還是讓白牧野覺得有些壓力。

  哪怕小顧是被他給打服的,一心想要請他做未來隊友,這個禮物……也有點太大了!

  “真有那么好!哥,您千萬別懷疑我在這方面的眼界。這么說吧,這部弓箭手呼吸法,它的等級,至少在大宗師那個層級,品質,至少是大師級!我甚至懷疑它是完美級的東西!”

  單谷依然難掩激動之色:“哥,您這哪弄來的呀?”

  是啊,哪來的?

  其他幾個人也都一臉好奇地看著白牧野。

  雖說這不是他們用的東西,但見單谷這從未有過的失態模樣,也能想象得到它到底有多好。

  白牧野想了想:“別人送的。”

  幾個人一臉無語。

  單谷瞠目結舌地看著白牧野:“別人送的?”

  “嗯,對,一個挺厲害的弓箭手,我跟他說,讓他給我找一點弓箭手的教程,他說光有教程沒啥大用……”

  單谷在一旁:“沒啥大用?這東西用處大了去了!比我那些不知高明多少倍!”

  白牧野看他一眼:“然后他說,再送一部弓箭手用的呼吸法好了。我當時覺得有點不太好,就拒絕了,沒想到,他還是給發過來了。既然都發來了,那你就用著吧。”

  “不是,我怎么越聽越糊涂呢?”姬彩衣在一旁道:“一個挺厲害的弓箭手?你在哪認識的?虛擬社區嗎?對方跟你不是很熟?”

  姬女俠還是很聰明的,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之處。

  小白現實中整天和他們混在一起,哪里認識什么其他的弓箭手?

  再說了,得什么樣的弓箭手,有這個本事讓單谷心服口服啊?

  “算是虛擬社區吧,不過,不是正常的虛擬社區,是一個相對奇特的地方。”白牧野想了想,看著姬彩衣說道:“跟送東西的人,的確不是很熟。”

  “不是很熟就直接送了你一部這種級別的呼吸法?我天,那弓箭手是個女的吧?她一定是愛上你了對不對?”單谷覺得自己特別機靈,一下子就能抓到問題的重點。

  “男的。”白牧野說道。

  “男的?!!”單谷一臉驚駭,看著白牧野道:“哥,要不……咱不要了吧?”

  “你給我滾!”白牧野瞪了他一眼。

  單谷嘿嘿笑起來:“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也就是說,是一個我們進不去的地方?”姬彩衣看著白牧野問道。

  劉志遠看了一眼姬彩衣,覺得這句話,她不應該問出口。

  但姬彩衣卻沒看他,依然盯著白牧野看。

  白牧野點點頭:“很多人都進不去。”

  “你果然是個超級天才!”姬彩衣那張嚴肅的臉上,瞬間綻放出笑容來,說道:“行了,沒問題了。”

  “沒問題了?”白牧野感覺姬彩衣好像知道一點什么的樣子。

  姬彩衣卻不肯再說了,點點頭:“對,沒問題了,挺好的。”

  單谷在一旁:“你們在打什么啞謎啊?”

  姬彩衣道:“單谷啊,你可長點心吧!你以為你白哥為什么給你求這些東西?”

  單谷愣了一下,笑呵呵地道:“當然是對我好唄!”

  “那是肯定,但他是更不希望你掉隊啊。”姬彩衣輕輕嘆了口氣:“咱們都是沒有頂級天賦的那種人……”

  白牧野看著姬彩衣認真說道:“我不覺得未來有成就的就一定是天賦好的。”

  “嗯,這話我愛聽,但我還是想有那種強大的天賦啊!我也想去那個地方啊!”姬彩衣嘆了口氣,搖搖頭道:“算了,不說這個了,咱們準備出發吧!”

  劉志遠和單谷以及司音全都是一臉茫然,不清楚姬彩衣到底知道些什么。

  不過也大概明白了一些,白牧野一定可以進入一個他們沒有辦法進入的地方,那里……恐怕是天才云集之地!

  單谷臉上的狂喜和激動也漸漸褪去,看著白牧野,低聲道:“哥,對方肯毫不猶豫的就把這些東西送給你,是不是……想要在未來和你組隊?”

  姬彩衣看了一眼單谷,心說你總算是開竅了!

  白牧野笑了笑,沒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說道:“我的隊友,不管到什么時候,都是你們。”

  劉志遠卻在一旁輕聲說道:“如果有一天,我們實在跟不上你的步伐,你千萬不要為我們而停留。”

  白牧野看了劉志遠一眼,微笑著搖搖頭:“那我們就一起努力,不要讓那一天出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