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一章 被察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白牧野有些意外,看了顧英俊一眼:“跟我聊?”

  “嗯,可以么?”小顧一雙眼中帶著幾分期盼地看著白牧野。

  可憐巴巴的,拒絕的話似乎有點不太忍心啊。

  “行吧。”白牧野點點頭。

  “主城三十八號,有一家咖啡館,我請客,二十分鐘之后見!”小顧臉上露出喜色,飛快說完,轉身下線了。

  咖啡館?

  特么虛擬世界里面的咖啡館?

  精神享受嗎?

  白牧野心里面吐了句槽,隨后也跟著下線了。

  雖然不清楚顧英俊想找自己聊什么,但時間還早,去看看也沒什么。

  白牧野回到家之后,開上那輛拉風地跑車,一路轟鳴著這本主城而去。

  等他按照導航找到那家咖啡館的時候,顧英俊已經等候在這里。

  “抱歉,路上堵車,來晚了。”白牧野隨口說道。

  “堵車?”顧英俊滿頭黑線,你咋不說你去扔垃圾了?

  黑域里面會堵車?太敷衍了吧?能不能找一個像樣點的借口?這里面有車的人都沒多少吧?

  小顧無語地看了白牧野一眼,問道:“喝點什么?”

  “隨便吧。”白牧野說道。

  “行吧。”顧英俊隨手點了兩杯咖啡,然后看著白牧野道:“我叫顧英俊,祖龍帝國人,你呢?”

  啥意思?這是要跟我交往嗎?

  白牧野看了看他,道:“大魔王,祖龍帝國人。”

  小顧感覺有點郁悶,誰特么現實中叫大魔王啊?不過也能理解,人家不愿意暴露真正身份吧?

  超級天才嘛,脾性都不一樣。

  有些人從里到外都張揚的很,有些人則外表看上去很張揚,實則非常內斂,高調做事低調做人。

  這小黑胖子大魔王,應該就屬于后者。

  “真好!大家都是同一個國家的,我就怕你是神圣或者滄海的呢。”顧英俊很快調整過來情緒,微笑著說道。

  “哪好?”白牧野看著他。

  這種嘴毒腹黑臉也黑的胖子,你就不能搭他的茬,不然等不到說正事兒可能就想打死他。

  關鍵還打不過。

  “我想成為你的隊友。”顧英俊一臉認真地看著白牧野道:“可以嗎?”

  白牧野:???

  “現在?”他問。

  “以后。”顧英俊道:“看你年齡,應該也不大吧?”

  “我都老了,今年二十五歲!”白牧野隨口瞎扯。

  “我不信!你這年齡分明跟我差不多!你也不用否認,跟你說,弓箭手的觀察力特別敏銳。”顧英俊一臉真誠的看著白牧野:“我是真想跟你交個朋友,你現在怕身份暴露,不想留下信息沒什么。但我相信,未來我們總有一天,會在現實中相見的。”

  還想見網友?

  這嗑嘮的,怎么跟網絡相親似的?

  白牧野沒有再貧,看著他道:“為什么?”

  “因為你強大!”顧英俊說道。

  還真是直接啊!

  關鍵說的也沒毛病,你要這么說那我承認。

  “可以嗎?”顧英俊再次問道。

  “不是,我說小顧啊,你在現實中……沒有隊友?”白牧野看著他道:“我可是有隊友的。”

  “他們也如你這般優秀嗎?”顧英俊問道。

  “呃……這個,現在是差了那么一點,但我可以幫他們變強!”白牧野一臉認真地道。

  “你可得了吧,不可能的!”顧英俊搖搖頭,“咱們祖龍帝國,萬億人口,天驕數量雖然極其龐大,但說起來,真正的天才又有多少個?我雖然不清楚你在哪一顆星球上,但不管你在哪,你身邊的人,都絕不可能如你這般天賦!”

  “嘿,你這就是沒見識了吧?”白牧野看了他一眼:“紫云第一學院附屬中學呢?哪里天才扎堆,多強悍的人都有。”

  “你要這么說,那我沒脾氣。”顧英俊顯然也是知道第一學院附屬中學的,他看著白牧野:“但你是在那嗎?”

  “沒有。”這個倒是沒什么好隱瞞的。

  “你現在應該還在高中,以你這種天賦,目標肯定就那幾所頂級名校。到時候,我們商量好,報考同一所大學,將來一起做隊友吧!我一定會成為最強大的弓箭手。”顧英俊一臉自信地道。

  “你高幾?”白牧野看著顧英俊問道。

  “我高二,你呢?”顧英俊道。

  “我高一。”白牧野微笑著道。

  這時候,機器人將咖啡送過來,白牧野端起來聞了一下,別說,味道還挺香。

  “高一?你高一?”顧英俊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白牧野:“你多大?”

  “男孩子的年齡不能隨便問。”白牧野說道。

  顧英俊:“……”真想把咖啡潑他臉上。

  “你才高一,就已經是高級符篆師了?”顧英俊一臉的不敢置信。

  “是啊,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自己就是天才,這黑域里面到處都是天才,別告訴我你沒見過。”白牧野喝了一口咖啡,挺好喝,于是又喝了一口,還是挺好喝,再喝一口。

  “呵呵,跟你這種比起來,我算什么天才?”顧英俊有些自嘲地一笑,然后看著白牧野:“我可以留級,可以等你!”

  “兄弟,你就那么看好我?”白牧野微微挑了挑眉梢。

  顧英俊低下頭,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嘆息道:“我跟你對戰過兩次,太清楚你的能力和未來潛力,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拉攏你的人就會不計其數!如果我不能現在邀請你,我怕未來……會沒機會。”

  “你也是一個強大的弓箭手,無論在任何一支隊伍里,你都不可能缺少伙伴啊!”白牧野依然有些不理解。

  顧英俊看著他道:“一支頂級的團隊,無論出現在任何地方,都將成為敵人聞風喪膽的存在!我想加入一支這樣的團隊,如果你來當隊長,我服你!”

  被打服的!

  雖然這小黑胖子還沒展露出更多的符篆術,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斷,這絕對是個全系符篆師!

  這樣的人在團隊中,能把對手控到哭!

  白牧野低著頭,喝著咖啡沉思起來。

  片刻之后,他抬起頭,看著顧英俊道:“小顧,你說得對,我身邊的隊友,天賦的確不如我。但有一點,我們成為一支團隊,并不僅僅是因為天賦。”

  “我懂,更多是友情。”顧英俊點點頭,“我沒說要你拋棄自己的伙伴,但你想過沒有,你現在才高一,等到高三的時候,大家會選擇同一所學校嗎?就算會選擇同一所大學,就算都能考進去。但到了大學之后,彼此間的實力天差地別,到那時,你要怎么辦?你一個人扛得起一支隊伍嗎?要承受那么大的壓力,你有為他們考慮過嗎?他們真的愿意嗎?”

  “我想,我能。我想,他們愿意!”白牧野沒有太多猶豫,只在腦子里想了一下,便直接回答。

  顧英俊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眼神里充滿不信。

  “我不信。”

  他也是這樣對白牧野說的。

  他看著白牧野:“兄弟,我不清楚你了解過真正的大學團隊沒有。上了大學之后,一切都跟高中不同。我們會真正參與到遠古遺跡、次元空間的開發、清理當中去!那些都算是實習,但那是現實,現實中搞不好,是要死人的!”

  “如果你的隊友實力跟不上你,到那時他們將成為你最大的拖累!”

  “就算你可以承受這一切,但你能承受他們因為實力不濟慘死在現實世界的后果嗎?”

  白牧野笑了笑,說道:“在大學,一支團隊,不僅僅只有幾個人吧?”

  “當然,大學生的團隊,有六人、七人甚至八人的!整合起來,是一支攻守兼備的強大團隊。拆分開來,也可以同時應付不同的比賽和戰斗。”

  顧英俊說著,看著白牧野道:“你該不會是……覺得可以帶著你現在的隊友,做到這種程度吧?”

  白牧野一臉認真,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說出了自己的心聲:“他們或許沒有那么出色的天賦,或許現在也沒有那么優秀,但沒關系。你看,遠古遺跡里面,有提升靈力的靈珠、可以提升精神力的神像,而一些次元空間中,也有很多可以提升靈力、精神力的寶物。我的伙伴如果有天賦,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沒有的話……”

  白牧野看著顧英俊:“那我就讓他們有!”

  “你真是太自信了。”顧英俊搖頭苦笑起來:“或許以后你會慢慢明白吧。”

  “但我并不會拒絕你。”白牧野看著他道:“其實你的箭術,讓我嘆為觀止,我身邊的弓箭手隊友,比你差得遠。”

  “你說……你不會拒絕我?”顧英俊根本就沒在意白牧野后面那句話,對一個立志要做最強弓箭手的人來說,這世上的其他同齡弓箭手,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的。

  他只在意白牧野前面這句話!

  “當然,你很優秀,我沒道理拒絕你這種優秀的隊友。不過……”白牧野表情變得認真起來:“我現在對你,并沒有什么了解,你也不用跟我說那么多你的信息。我這人,更愿意相信我自己的判斷。所以,不是還有時間嗎?咱們先加個黑域好友吧。”

  “好的好的!”顧英俊一臉開心,頓時將自己的黑域通訊號碼告訴給了白牧野。

  隨后兩人互相加了好友。

  顧英俊說道:“你一定不會后悔有我這樣一個隊友的!”

  小顧開開心心的走了,白牧野卻坐在這里沒動。

  因為他進來沒多久,小籠包就跟來了,坐在咖啡廳的另一個角落。

  一個人,神色有些落寞的坐在那,面前放著一杯早就冷了的咖啡。

  白牧野心里面嘆息一聲。

  站起身,想了想,將桌上剩下的半杯咖啡端起來,朝著于秀秀那邊走過去。

  于秀秀是背對著白牧野坐著的,但對一個精神力極高的人來說,正面對著和背對著其實差別都不大。

  反正想要感知什么,神念一動也就知道了。

  所以她很清楚白牧野走過來了,背對而坐的身子有些發緊。

  白牧野繞到她正面,坐下來,將咖啡杯往桌上一放,一言不發,盯著于秀秀看。

  “你瞅啥?”于秀秀兇巴巴地瞪了他一眼。

  “還生氣呢?”白牧野笑著問道。

  “呵呵,有什么可生氣的?你我素不相識……”于秀秀撇撇嘴,有些傲嬌。

  “唉……”

  “你嘆氣干什么?”

  “秀秀……”

  “喂,你別這么叫我,我別扭。”于秀秀一雙明媚的眼睛看著白牧野:“你還是叫我小籠包吧,那樣聽起來習慣一些。”

  這么有自覺?

  “能夠清晰的認識到自身的不足,不錯。”白牧野夸獎了一句。

  “呸!”于秀秀轉過臉,怒氣沖沖地看著白牧野。

  未了,噗嗤一笑:“你這個混賬東西!”

  “不生氣了?”白牧野呲牙笑道。

  “不氣了,其實早就不氣了,只是有點委屈。”于秀秀癟癟嘴,神色有些黯然地道:“我知道,黑域中的每個人,都是有秘密的,我也不想去打探那些。只想能在這里結交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

  “嗯,我理解。”白牧野點點頭,小黑胖臉上露出一絲慈祥地微笑。

  于秀秀忽然皺著眉,一臉疑惑的看著白牧野:“你別動……就像剛才那樣笑,哎呀……你怎么不笑了?”

  白牧野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里面卻升起一股巨大的警覺。

  這貨終究是一個天資卓絕、精神力極高的符篆師啊!

  感知能力太特么的敏銳了!

  自己這種微笑,大概是從小養成的習慣。

  因為太帥,笑起來太招人,他便笑得很慈祥,跟個爸爸似的,努力讓自己看著更成熟一點。

  可連他自己都沒太注意這種習慣,又有多少人能關注到這個啊?

  “怎么了?我笑起來是不是很好看?”白牧野問道。

  “在你臉上,丑爆了。”于秀秀白了他一眼,道:“就是剛剛那一瞬間,你讓我想起了一個很久不見的朋友。”

  “哦,他死了嗎?”白牧野問道。

  “你才死了!”于秀秀突然有點要炸毛,是真的有點生氣那種,怒視著白牧野:“小黑胖子我告訴你,你叫我小籠包我不生氣,你不想跟我交朋友我也不生氣,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朋友!”

  “我不是那意思……”白牧野聳聳肩:“你看啊,現在科技發達吧?”

  于秀秀冷著臉看著他。

  “哪怕你們不在一個星球,哪怕不在一個國家呢……只要有個身份識別碼,是不是就能聯系到?你剛剛提到那個很久不見的朋友時,一臉惆悵,好像你已經失去他了似的。如果真的是朋友,想聯系就聯系呀!”

  于秀秀深吸了一口氣,轉頭望向窗外,眼圈有些微紅地道:“算了,不怪你,我們不談這個了。”

  “如果我不小心說錯話,我給你道歉啊。”白牧野小黑胖臉上露出一絲歉意。

  自己惹的禍,就得自己哄啊!

  誰能想到這么多年過去,提起他于秀秀還是會那么大反應。

  你這讓我情何以堪啊!

  “沒事,也是我反應過度了,以后你跟我開什么玩笑都沒問題,就是別再提這件事了。”

  于秀秀把頭轉頭來,幽幽說道。

  “行,不提了。”白牧野趕忙點頭。

  “說說你吧,為什么又想搭理我了呢?”于秀秀看著白牧野問道。

  “做人得講良心啊,是你不搭理我的好吧?”

  “明明是你不想和我交朋友。”于秀秀瞪了他一眼,“你現在說,你想和我交朋友,我就勉為其難的原諒你了。”

  “我有女朋友的。”

  “你要點臉吧!”

  “你沒那想法?”

  “沒有!!!”于秀秀有些要暴走的跡象。

  “那好吧。”白牧野有點勉強地點點頭。

  于秀秀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容:“咱們是朋友了吧?那,咱們組隊吧。”

  白牧野:“……”

  姑娘,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你如此執著?

  “你,我,小妖女,還有月兒!咱們四個可以組成一支很強大的團隊!你看,你是全系符篆師,我是小全系符篆師,小妖女呢,是一個強大的靈戰士!月兒是符武雙修的……就缺一個弓箭手了!到時候,我們近戰、中程、遠程全部覆蓋,可以縱橫黑域了!”

  缺個弓箭手?

  白牧野有點無語,心說小顧不就是么?

  “我能問個問題嗎?”他看著于秀秀。

  “你問。”

  “你為什么這么執著要在黑域中建立團隊呢?”白牧野皺眉問道。

  三仙島弟子,是決不允許輕易跟外界聯系的,于秀秀這種行為,簡直就是離經叛道啊!

  說真的,白牧野很為她的處境感到擔憂。三仙島那種地方,真的不是什么慈善堂。

  雖然不至于用養蠱的方式培養人才,但一旦發現島上弟子有背叛的心思,絕不會放過。

  他自己就是個特別明顯的例子,三仙島當年對他的追殺歷歷在目。

  有如此強硬的后臺背景,都硬生生被封印了六年,扔到飛仙這種窮鄉僻壤的邊境星球。

  如果不是他的天賦太變態,光是這六年封印,他的精神力就別想有寸進!

  哪怕換做于秀秀這種天賦的人,如果被封印六年的話,恐怕這輩子也基本上就到頭了。

  于秀秀沉默了一會兒,沖著白牧野輕輕搖了搖頭:“對不起,具體原因,我不能說。但我可以告訴你,我沒有半點想要害人的心思……”

  “不是說你害人,你這種小丫頭,能害誰呀?”白牧野看了她一眼。

  于秀秀又是愣了一下,神情似乎都有些恍惚。

  靠,這地方不能呆了!

  跟她太熟了,多說多錯!

  哪怕六年不見,哪怕把自己弄成小黑胖子,想要徹底騙過她,也太難了啊!

  “行了,不說就不說,我答應你,回頭我們等級晉升上去之后,大家可以一起組隊。不過,小妖女那里,你自己去說,我跟她不熟。”白牧野準備開溜了。

  “嗯,她那交給我了,不過,弓箭手,你去解決吧。那個小顧就挺不錯。”于秀秀瞇著眼看著他笑道。

  “行,那沒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現實中還有點事兒。”白牧野沖著于秀秀擺擺手,站起身,迅速溜掉了。

  于秀秀沖他揮揮手,當白牧野出門之后,她迅速用雙手捂住自己的臉。

  半天之后,才將手拿開。

  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平平無奇地兇。

  喃喃道:“真的是你嗎?是你嗎?是的……一定是你!”

  她有些無力地靠在柔軟的沙發上,一雙漂亮的眸子里,閃爍著燦爛的光芒:“你個混蛋,明明早就認出我來了,還沒事兒調侃我,埋汰我,該死的家伙,你給我等著!”

  “還有林子衿,你也混蛋!我光明正大擺著這張臉進來是干什么的?還不就是為了讓你們看見我之后能一眼認出來?”

  “你們倒好,一個個認出我來之后,誰都不肯相認,非要裝作不認識的樣子!回頭肯定說是為我好,可我根本不在乎呀!”

  “兩個混蛋,私奔了那么多年,以為換了一張臉我就認不出你們?忘了當年給你們出主意的人是誰了?忘了當年我對人的習慣動作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了嗎?臭不要臉的兩個死家伙,還真是一對兒……大魔王?小妖女?呸,秀恩愛嗎?肉麻死了!”

  不過旋即,于秀秀又忍不住笑起來:“現在最好玩的,是你們這兩個家伙接觸的太少,竟然都沒能認出對方來,讓你們一別這么多年沒有音訊,看我回頭怎么收拾你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